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热门小说 > 女频言情 > 渣女你又要抛弃本王

渣女你又要抛弃本王

君逸然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轮回了整整八世,姜清颜终于重生了!经历了被人诬陷清白,眼瞎心残的死无全尸的结局。这一世她带着超强空间归来,发誓要改写命运,脚踩仇人,绝不重蹈前世覆辙。只是这摄政王是怎回事,前世没有他的戏份啊,怎么如今主动送上门认亲。

主角:姜清颜,君倾澜   更新:2022-08-09 09:36: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姜清颜,君倾澜 的女频言情小说《渣女你又要抛弃本王》,由网络作家“君逸然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轮回了整整八世,姜清颜终于重生了!经历了被人诬陷清白,眼瞎心残的死无全尸的结局。这一世她带着超强空间归来,发誓要改写命运,脚踩仇人,绝不重蹈前世覆辙。只是这摄政王是怎回事,前世没有他的戏份啊,怎么如今主动送上门认亲。

《渣女你又要抛弃本王》精彩片段

“淹死她,别让她再给夜王府丢脸!”美妇人怒不可遏的声音响起,听的姜清颜脑子一个激灵。

“呼——”她用力仰头浮出水面,贤太妃那张雍容华贵的脸,惊的她头脑一阵抽痛!

她死后轮回八世了,这是……重生了?

“淹死她!”

姜清颜还没来得及整理思绪,按着她脑袋的太监便要再对她动手,她反手扼住太监的手腕,将其拖入水中,然后撑着岸边一跃而起,跳到了贤太妃面前。

“姜清颜,你反了!竟敢害哀家!”贤太妃被姜清颜溅了一身莲花池的水,连连后退,仪态都有些保持不住了。

姜清颜冷眼从她脸上扫过,贤太妃浑身一僵,顿时被她看得动弹不得。

这眼神好凌厉!宛如开过锋的刀刃,寒光四溅。

姜清颜一个只会给夜王府抹黑的废物,怎么会有这种眼神?

贤太妃还未回过神来,便看到姜清颜一阵风似的从自己面前吹了过去。

姜清颜没心思跟贤太妃计较推她入水这事,现在她要立刻赶到君倾澜身边去,挽回她的错!

前世,她鬼迷心窍对护了她一辈子的君倾澜厌恶至极,为了她喜欢的穆王君月轩,屡屡伤害君倾澜。

在明知道他前次出征,战中受重伤毁容的情况下,诬蔑他谎报战事,并未受伤。

朝野皆知,被君月轩拿住了这个把柄,诬陷他欺君之罪,逼得君倾澜不得不当众摘下面具,自证清白。

他毁容的半张脸暴露于人前,传入街头巷尾,人人耻笑。

就连那三岁稚童,都知道夜王君倾澜半张脸形同鬼魅般阴森恐怖。

这对君倾澜,是极大的羞辱。

姜清颜越想,心中就越发愧疚了。

她还未赶到勤政殿,便看到众朝臣都散了出来,文武百官身穿朝服各有风姿,可她一眼就看到了君倾澜。

他的身影颀长挺拔,墨色长袍无风自扬,与生俱来的尊贵气息让他宛如谪仙,贵重出尘,可唯独他那张脸……

那是老天爷最为偏爱的精致五官,只是皮肤被灼烧,留下了斑驳的花痕,将他拽入地狱。

姜清颜触到他的眼神,浑身一震。

前世她被君月轩和慕楚瑶骗出夜王府,作为要挟君倾澜的把柄。

君倾澜明知是陷阱,身中三箭,还是冲到她身边,杀了君月轩和慕楚瑶来救她。

她临死前,君倾澜满眼恨意的凝视着她,双眸沉戾嗜血,“姜清颜,你杀死本王的侍卫逃出来,就为了找死?君月轩就这么值得?你为了他连自己的命都不顾,还要赔上姜逸的性命!”

姜清颜眼中顿时泪意汹涌,走上前嗫嚅着嘴唇,“王爷……”

“姜清颜!”君倾澜皱眉,墨眸中冷光乍现,嘴角勾起冷嘲的弧度,“让你失望了,本王没犯欺君之罪。”

他眼中是对姜清颜毫不掩饰的厌恶,尤其是看到她这急匆匆赶来,想看他像被人痛打的落水狗一样兴奋又激动的样子。

君倾澜心中想要掐死她的邪念,再次涌了出来。

可他突然感觉浑身一凉,随即便是一阵温软,女人的身躯,柔柔软软的覆了上来,她像软的没有骨头一样,脸颊贴着他的胸口,嘤咛出声,“王爷,对不起……”

“轰——”

君倾澜觉得自己耳边出现了幻觉,他用力甩掉身上的女人,看着被她沾上水渍的袍子,冷怒道:“你又想玩什么把戏?”

不知道打哪儿弄的一身狼狈过来,叫这文武百官瞧见了,又说他与王妃宫中淫、乱,好让皇上治他荒淫无道的罪?

姜清颜爬起来,浑身凉意,嗓音微哑,“妾身冤枉王爷,都是妾身的错。”

她实在太对不起他了。

君倾澜这次没有听错,他怀疑的目光落在姜清颜身上,她又换了把戏?

成婚五年,她对他从未有过好脸子,更别说这样泪眼汪汪,看似可怜的跟他道歉了!

君倾澜不会相信她。

他正要判断,她是否又跟君月轩出什么陷害他的招数,便听得身后一人开口嘲讽,“夜王与王妃,果然是天生一对啊!王爷才现了真容,王妃便这般赶过来了。”

两人同时朝声音的来源看过去,看到了穿着红色缎袍的吏部侍郎林钦。

他是君月轩的人,这次君倾澜在朝上被揭发,便是他向皇上首告,表面上行监察百官之责,实际上帮助君月轩对付君倾澜。

是羞辱君倾澜最狠的人。

姜清颜眼中顿时闪过一丝冷芒,“谁给你的狗胆,羞辱本王妃和王爷?”

林钦正抚须笑着,笑意骤然僵硬在脸上,他望着姜清颜这绝美的脸,一时呆怔不已。

姜清颜素日里见了他,都因为君月轩,对他和颜悦色。

别说他羞辱君倾澜了,就连他挤兑她几句,她都得憋着对他好声好气的,现在竟敢训斥他?

她疯了吧!

林钦个头矮小,气焰却高,斜睨着姜清颜,语气中含着威胁,“王妃这是在维护夜王爷呢?便不怕穆王爷生气?届时……”

“啪!”

姜清颜甩手就是一巴掌,“怎么?本王妃维护不得自己的夫君了?”

这下,别说林钦愣了,君倾澜眼中的疑惑,都更深了。

他拧眉凝视着姜清颜,她今日是疯了不成?

君月轩身边的一条狗,她素日里都看的比他重要,今天竟然为了他,当众打林钦?看起来挺像是在维护他的样子!

君倾澜嘴角邪勾,他倒是要看看,姜清颜这次打算演什么把戏,还能怎么害他!

姜清颜感觉到了他嘲讽的目光,可她不会要求君倾澜现在相信她,接受她的好意。

只是现下羞辱他的人,她得替他解决了!

林钦挨了打又挨骂,登时有些吹胡子瞪眼,“夜王妃!你如此行为,休怪本官不客气了!本官定会禀明穆王爷,让他为本官……”

“啪!”

他话还没说话,姜清颜又是一巴掌。

“夜王妃!你欺人太甚!”

“啪!”

又是一巴掌。

“夜王妃你……”

“啪!”

姜清颜打林钦像打傻子一样,左右开弓,面容冷静,下手沉稳,确保每一个巴掌,都在林钦脸上,留下了难以磨灭的痕迹,让他一张扁平的脸,逐渐变得红润,肿胀。

 


“本官……本官……”

林钦一开始还呜呜咽咽的,后来发现姜清颜的眼神越来越冷,周身的压迫感越来越强,登时不敢再多说了。

他怕自己这张脸保不住!

可姜清颜没打算放过他。

在文武百官都看戏似的围成一团的时候,姜清颜淡笑道:“林大人,身子虚就回家多补补,若一直这样弱不禁风,本王妃打起来都嫌不够爽快。”

林钦脱口就要骂一句,你才身子虚,你全家都虚!!!

可是话到了嘴边,他看到姜清颜身后,那煞神一样半边脸丑陋却气场强劲的君倾澜,顿时缩了缩脖子,灰溜溜的跑了。

“哈哈哈!”

“林大人莫不是妾室纳多了?身子这般弱不禁风!”

“林大人,慢点跑,别摔着了!”

朝臣里,不乏看笑话的,出声揶揄。

可是君倾澜没有兴趣看这种笑话,他怀揣着对姜清颜的疑惑,居高临下的命令她,“回府!”

姜清颜原来被他这样吼了,不是跟他大发脾气,就要抓着他狠狠咬一口,绝不与他妥协。

因为她是姜国公府千娇万宠的嫡女,除非她自愿,否则没人能这样对她。

可是如今,她低垂着眼眸,站在君倾澜面前,乖巧的不像话。

她那双小鹿眼里,带着几分湿意,看向君倾澜的时候,眼神愧疚无比,“是,王爷。”

她福了福身,便站到君倾澜身后了。

君倾澜轻嗤了一声,转身就走,他心道:这个疯女人今日又受**了,回了王府,且又有得折腾!

姜清颜长舒了一口气,看到君倾澜的眼神,也知道他害怕自己犯病。

没错,前世她除了识人不清,被人诓骗死的凄惨,她还有点精神上的疾病。

喜怒无常,时常在自己都没有意识的情况下乱发脾气,等她回过神来,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做。

不过,她临死前都知道了,这是慕楚瑶和君月轩对她的迫害。

慕楚瑶那张楚楚可怜的脸,在告诉她实话的时候,显得格外柔弱,“颜颜,你还不知道吧?

当年你嫁进夜王府之前,月轩哥哥就给你下了药,那药名叫牵正散。

会让你情绪失控,做出伤人伤己的事情来,大夫却又无从察觉。

你嫁进夜王府,伤了君倾澜不说,连你自己的儿子,都被你打的郁郁而终。

刚刚从王府的高楼上跳下来了呢!”

“他的小身体摔在地上成了一滩肉泥,捡都捡不起来!

不知道你看了,会不会有点心疼他这个野种?

哈哈!对了,当年你会被人欺辱,也是我安排的!

你恨了君倾澜这么久,应该也还不知道,当年君倾澜救了被人欺辱的你,立刻就封锁了消息!

是我命人散布出去,然后栽赃给君倾澜的,君倾澜从始至终,都在绞尽脑汁的保护你!而你却……”

对他多番伤害,无视他所有的保护,多次在他背后捅刀子,最后险些害死他!

君倾澜身中三箭,将她的尸体扶起,急匆匆为她找大夫的时候,她的灵魂还飘在空中,她看着他痛恨却依旧是那副保护的姿态。

明明错的是她,他却无端自责的,为她一夜白了头。

哪怕他后来荣登帝位,都没有重新立后,而是把她的牌位,放在了皇后的凤座上。

他遵从了对她爹的承诺,倾他一生守护她,连死后的哀荣,都不曾有半分懈怠。

也许是老天爷觉得她愧对君倾澜太多,才不让她彻底死透。

她轮回了八世历练,又给了她一个弥补君倾澜,弥补她前世亏欠的机会!

此生,她定要挽回一切,叫害过她和君倾澜的人,血债血偿!

“王爷,姜逸少爷又不吃饭了。”

一道声音把姜清颜的思绪扯回,君倾澜已经下车了,王府门前,站着府中二管事元嬷嬷。

她是王府里的老人了,专管王府后院之事,姜清颜的儿子姜逸,一直都是她在照顾。

因为姜清颜情绪不稳定,时常会打骂姜逸。

而姜逸脾气性格也有些古怪,所以姜逸便一直是元嬷嬷在带,元嬷嬷心疼可怜他,却没有办法劝住他。

姜逸只听两个人的话,一是姜清颜,二是君倾澜。

君倾澜回头看了姜清颜一眼,眸光凌厉,像刀锋一样凌迟着她,仿佛在责问:看你干的好事!

姜逸本就瘦弱,情绪敏感,今日必然是听闻姜清颜背后害他,又被抓入宫中,才不肯进食!

君倾澜大步朝姜逸的院子走去,姜清颜连忙跳下车,也跟在了他身后。

“王妃也要去?”元嬷嬷见状,拦了一拦。

她眼中闪过的,是本能对姜清颜的厌恶。

她也是为人母的,没有天底下哪个母亲,从小讨厌自己的孩子,听旁人挑拨离间,就伤害夫君,伤害孩子的!

况且,这姜逸还不是他们王爷的儿子。

是姜清颜在寻找君月轩的路上被人欺辱而怀上的!

说不好听些,是身份不明的野种!

当初是姜国公亲自登门,与王爷恳谈一夜之后,他们王爷才忍着屈辱娶了怀孕的姜清颜,让她生下孩子。

但王爷也从未苛待过孩子,反倒是比姜清颜这个亲生母亲,待他还温和一些。

姜清颜知道元嬷嬷对她厌恶至极,却坚持跟着君倾澜,去了姜逸的院子里。

她的脚步比君倾澜要急迫的多。

只不过君倾澜怕她又害孩子,在她疾步冲进房间的时候,一把将她给拽住了,“你又想干什么?”

“小逸!”

姜清颜的呼唤声响起,屋中,虚弱躺在榻上的孩子,倏地睁开了眼。

姜逸生的一副世人都艳羡的好样貌,五官俊秀,舒眉朗目,虽然还只是个五岁的孩子,却不难想象,长大之后,是怎样的仙人之姿。

只不过,他脸上似覆了一层寒霜,没有一点孩童的稚气,冷的像冰。

“王爷,我想抱抱小逸!”

姜清颜双眼泛红,看向君倾澜的眸中带着一丝恳求。

她的孩子!

她疏忽了多年,冷落了多年,时常让他挨打受挫,最后被她害的抑郁而终的孩子!

除了君倾澜,她也欠小逸一条命!

欠他母爱,欠他的……太多了!

 


君倾澜冷冷皱眉,“你离他远点,他也许能好些!”

他一把拽过姜清颜,把她丢到了门口,让元嬷嬷带人看着她,自己大步垮进了房间里,走到软榻边上。

他掀袍坐在了姜逸身边,嗓音冷沉,却暗含关心,“为何不用饭?”

姜逸天生孱弱,不会说话,平时走两步都有些难,如今不吃饭,更是在折磨自己的身体。

姜逸的目光,引着君倾澜,缓缓落在了姜清颜身上。

娘亲。

他似乎有些发烧了,小脸通红,紧抿的唇带着几分倔强。

明明还是个孩子,却有着不符合他这个年纪的成熟。

君倾澜看得出,他想要姜清颜陪他,怕他与姜清颜闹起来。

他惩罚姜清颜,不管姜清颜怎么对他,他都心爱姜清颜这个娘亲。

君倾澜神色冰凉,让人端了饭放在姜逸身边,然后起身腾出位置,把姜清颜按在了软榻边上,冷冷警告:“你老实点陪着他,他再出什么事,本王便将你扔出王府。”

“是,谢王爷关心小逸。”

姜清颜的一反常态,只是令君倾澜疑惑。

王府里元嬷嬷等人,却大为震惊,只差说姜清颜是不是被什么东西附体了。

继而看到她给姜逸喂饭的时候,他们更是有些忍不住的开始捧住自己的下巴,生怕掉下来太多,回头合不拢。

唯有姜逸眼神很冷静,就连那一丝激动的涟漪,都被他很好的掩藏在眼底。

只是,他很配合,乖乖的吃下了姜清颜给他喂的饭。

姜清颜给他盖好被子,俯身要亲吻他的时候,他微微有些抵触,可到底没有拒绝。

温软的唇,落在他半边脸颊上,带着一股强烈的热度,伴随激烈的心跳声,姜逸的心,狠狠颤抖了一下。

她跟以前不一样了。

姜逸黑宝石般的眸子,从姜清颜脸上掠过。

姜清颜说想陪着他,君倾澜表面上什么都没说,却派了元嬷嬷留在院子里,叮嘱道:“若她有异动,立刻将他们分开,请大夫来救治姜逸。”

元嬷嬷福身,“是,王爷。”

屋内,姜清颜把姜逸抱了起来,放回了床上,轻轻拍着他的后背,哄他睡觉。

姜逸侧着身子背对她,保持着他一贯不愿意面对人的样子。

孤僻清冷,像是完全将自己封锁起来,封印在冰山之中一样。

姜清颜心里的愧疚,翻江倒海起来,她轻拍着姜逸,柔声道:“小逸,娘对不起你。

不求你原谅,但是你要相信娘。

现在开始,娘一定会好好疼爱你,治好你,让你跟所有的小孩子一样,幸福快乐。”

姜逸没有闭上眼,也没有给姜清颜回应,可他小手捂着半边脸颊——

是姜清颜刚刚亲过的地方。

王府书房。

支摘窗外,月光寒凉,一层银白落在男人的身上,为他笼上了一层寒霜,越发显得他五官锋利,只不过此刻他半边脸上戴了银面具,整个人透着一股神秘的性感。

他轻启唇,嗓音冷凉,“姜清颜今日去见君月轩了吗?”

一道暗影悄无声息落下,追影低声道:“并未,贤太妃听闻王爷出事,便将王妃抓入宫中惩罚,王妃没有机会与穆王见面。”

君倾澜眉头紧蹙,“没见君月轩,这番做法,更加不可理喻!明日找个大夫过来给她看病。”

追影低声道:“王妃从不看大夫,只怕不会答应。”

“去找,明日本王亲自去看着。”君倾澜嗓音冷沉,强势,不容拒绝。

追影默默退下。

姜逸的房中,姜清颜正站在窗边,凝望着月色。

月光幽幽,如银白霜华一样铺满了大地,她伸出手,幽凉的风轻抚过她的掌心,一缕银光闪过,她被带进了空间里。

如她所料,从第二世开始便出现在她身体里的空间,被她重生带回来了!

她刚刚进入的时候,这里虽然山清水秀,但能用的东西很少。

是她自己慢慢耕耘,一世又一世的积累,才造就了现在的六层宝塔。

还有种植着各种珍稀药材的药田,以及一片清凉的灵泉,还有她那八世人生里积攒下来的财富宝藏。

取之不尽用之不竭,她过了百年时间,历尽艰辛,才有了这一世重生。

佛说,心有枷锁,不入轮回。

她心上重重的枷锁,这辈子势必要跟那些人清算,把她亏欠的,全都弥补回来!

“呼——”

从回忆里抽离,姜清颜深吸了一口气,她得先从治好现在身体里的病开始。

牵正散这东西,她在一世朝代中经历过,知道怎么解除药性。

她在空间里自己抓了药配了药,吃下之后,身体就明显有了些疲惫感,她得先睡一觉,休息好之后,再做其他事。

可姜逸的床,是不允许其他任何人碰的。

她观察了,他极为敏感,只要有人靠近三步之内,他就会醒过来。

于是姜清颜就坐在他床边的一把椅子上,撑着额头,眯了一觉。

门外,有静悄悄的脚步声,借着她没有关上的窗户,窥伺着屋内的一切,她闭上眼,假装什么都没发觉,安心睡了过去。

第二天一大早,夜王府就有客人登门了。

女子身穿天青色苏绣抹胸长裙,腰系白绸,面如梨花,唇似初樱,挽起的云鬓上,一支银蝶飞舞水晶钗,淡然出尘,优雅华贵,尤其是她轻拢在眉心的一缕担忧,更添了几分婉约柔美的气息。

她莲步轻移的往姜清颜的院中走去,轻声说着:“颜颜被太妃责罚险些淹死,这样的大事怎能现在才告诉我?

若是她将火发在孩子身上,有个好歹,我可怎么放心得下?”

“真是有劳慕小姐担心了!”她身边,姜清颜的丫鬟春杏连忙应声。

春杏明面上是伺候姜清颜的,实则早就被慕楚瑶买通。

在姜清颜身边挑拨离间,伤害她和夜王府每个人的关系。

昨日姜清颜会被贤太妃责罚,就是春杏在贤太妃身边人面前,说了些大言不惭的话,将贤太妃气得实在忍不下去,才派人抓了姜清颜进宫。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