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热门小说 > 武侠仙侠 > 九个未婚妻让他吃软饭

九个未婚妻让他吃软饭

春闺梦里人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这一次下山,夏凡就是想凭借着自己真实的本事,在花都闯荡一番,偏偏临行前,被师父硬塞了九份婚书,让他下山完婚。就知道这老头子凭白无故的放他下山,不是可怜他在山上孤单无聊。下山历练的夏凡第一件事,便是退婚,九个未婚妻他一个都不要,这要是真成了他还不得吃一辈子软饭,那这一身通天的医术岂不是浪费了,他现在只想悬壶济世,治病救人。

主角:夏凡,宋惜   更新:2022-08-09 09:36: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夏凡,宋惜 的武侠仙侠小说《九个未婚妻让他吃软饭》,由网络作家“春闺梦里人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这一次下山,夏凡就是想凭借着自己真实的本事,在花都闯荡一番,偏偏临行前,被师父硬塞了九份婚书,让他下山完婚。就知道这老头子凭白无故的放他下山,不是可怜他在山上孤单无聊。下山历练的夏凡第一件事,便是退婚,九个未婚妻他一个都不要,这要是真成了他还不得吃一辈子软饭,那这一身通天的医术岂不是浪费了,他现在只想悬壶济世,治病救人。

《九个未婚妻让他吃软饭》精彩片段

海云大厦大门口,夏凡摆了个地摊,在那里叫卖。

“金凤丸!金凤丸!不要9999,不要6666,只要八百块!最后一瓶金凤丸,跳楼大甩卖,只要八百块!”

一个穿着OL套裙的漂亮女人,捂着肚子走了出来,她是海云拍卖的评估师宋惜。

见到此女,夏凡顿时便两眼放光。

“小姐姐,一看你这脸色,就知道是气血不畅,内分泌不调!每个月的这几天,你都特别痛吧?瞧瞧你这,都痛得直不起腰了。我这小葫芦里装着九颗金凤丸,一日一颗,连服九天。保管你从此以后,每个月的那几天,非但不会再有半点儿疼痛,还生龙活虎,抓得了小三,打得过流氓!”

宋惜柳眉倒竖,眼神一凌,嘶声吼道:“你就是个流氓!赶紧收了你的破摊给我滚!要不然,我可叫保安了!”

“小姐姐你别这么凶嘛!我这摆的不是摊,我这是在悬壶济世,是要为小姐姐你解决每月那几天的烦恼。”

夏凡打开葫芦塞子,倒了一颗药丸出来,继续自吹自擂的介绍。

“我这金凤丸用的是独门秘方,是用九九八十一味名贵药材,花了七七四十九天炼制而成。八百块你买不了吃亏,买不了上当。只需一个疗程,保你终身无恙,生的孩子,那是白白又胖胖。”

好声好气的劝他走,这货不听,居然还在跟自己耍嘴皮子?肚子本就痛得难受的宋惜,直接气炸了!

“保安!快来把这臭流氓给我轰走!”

见保安真来了,夏凡赶紧收了摊,撒丫子开跑。

“不买我的金凤丸,还叫保安轰我走?这次你要痛十天!下次你得痛半个月!痛不死你!半年之内不治好,你连孩子都生不出来。”

宋惜气得咬牙切齿,恨不得将那混账的狗嘴撕得稀烂!

夏凡不是怕保安,是突然改了主意,不想让二师姐苏晴知道,他人已经到中海了。

因为,海云大厦是海云集团的总部大楼,苏晴是集团的董事长,大夏十大财阀,中海首富。

死老头把他赶下山来,是叫他去迎娶他的未婚妻的。那死老头,居然给了他九张婚书?他才不会听死老头的话,才不会娶这九个女人。

他要退婚!

要把这九份婚约全都退掉!

自己那五个师姐,个个都是天香国色,要什么未婚妻?

九个未婚妻,从哪一个开始退啊?

要不看命?

抽到谁,就先退谁!

夏凡闭上眼睛,将手伸进洗得褪了色的帆布口袋,随意的从里面抽了一张婚书出来。

宋惜?

好!

就先把这位姑娘的婚给退了。

一个小时后,宋家别墅。

看着眼前衣着朴素的少年,看着那张红艳艳的婚书,宋开福先是愣了几秒,转而喜笑颜开。

“你是夏凡?夏贤侄?”

“是的!”

夏凡赶紧点头,问候说:“宋叔叔你好,我今天是来......”

“我知道!我知道!当年你师父跟我家老爷子立下了婚约,让我女儿宋惜嫁给你。今天,你是来提亲的?”

不等夏凡回话,一个风韵犹存的妇人走了出来,她是宋开福的老婆林小玉。

“提亲?穿成这样来提亲?就算是个乡巴佬,就算是再穷,买不起新衣服,去借一身穿着来,那也是个态度。”

“人家夏贤侄大老远的赶来,就已经可见其诚心了!至于穿什么衣服这事,咱们家没那么多穷讲究。”

宋开福热情的把夏凡请进了客厅,然后拉着林小玉去了隔壁房间。

“十八年前,要不是孙神仙救了老爷子的命,宋家哪有今天?这份婚约是老爷子跟孙神仙立下的,是为了感谢他的救命之恩,咱们必须得遵守!女儿必须得嫁给夏凡!”

“是他救回了老爷子?呵呵!有科学依据吗?现在的我,可是仁心医院的主任医师,是医学教授!江湖术士的鬼把戏,骗得了你们,骗不了我!孙十五要真是个神仙,怎么没能让老爷子长命百岁?连活到八十八,都还差两天。老爷子走了,立下的婚约自然得作废!女儿绝对不能嫁给江湖骗子的徒弟,只能嫁给宫俊豪,宫少!”

“你不要胡来!”

“是我在胡来吗?胡来的是你!女儿绝对不能嫁给那个乡巴佬,绝不能嫁给那个小骗子!你立马去把这婚给我退了!”

“当年立下了婚约,现在退婚,那不是言而无信吗?”

“什么叫言而无信?现在都什么年头了?还搞这套?因为一份婚约,就把女儿嫁给一个来路不明的小骗子,嫁给一个乡巴佬去当村妇,我绝对不同意!这婚,你不去退,我去退!”

说完,林小玉从包里抽出了一张百元大钞,回到了客厅。

眼前的一幕,让她震惊了。

那个乡巴佬,居然翘着二郎腿坐在家里新买的真皮沙发上,还抓了一把果盘里的瓜子,在那里嗑。

乡巴佬就是乡巴佬!

真是没礼貌!

林小玉冷着脸,问:“瓜子好吃吗?”

“挺好吃的,比村里的南瓜子好吃多了。”

“这瓜子是进口的,一百多一斤,当然好吃了!”

林小玉把那一百块递给了夏凡,说:“你跟宋惜的那份婚约,不作数!这一百块钱,算是你跑这一趟的路费。另外,盘子里剩的这些瓜子,你打包带走吧!一个乡巴佬嗑剩的,脏!”

“你的意思是,退婚?”

“你不愿意退?”

“退!必须退!强扭的瓜不甜嘛!”

夏凡拿起了那一百块,说:“这一百块归我,婚书留给你们。你们是撕了也好,烧了也罢,随你们的便。”

这时,一个漂亮女人,捂着肚子,把身子弓得像虾米一样进了门。

“妈,我回来了!”

卧槽!

居然是她?


宋惜卡白的鹅蛋脸大惊失色。

“你怎么在这里?”

女儿这一问,让宋开福不禁想,莫非两人已经见过面了?于是大喜过望,赶紧开口道:“夏凡是你的未婚夫,来见一见未来的岳父岳母,那是应该的嘛!”

“未婚夫?什么未婚夫?”

宋惜先是懵了一下,然后反应了过来,怒不可遏的指着夏凡的鼻子问:“爷爷十八年前给我立的那婚约,是你这个臭流氓?”

“小姐姐,我坐了一天一夜的火车,没来得及洗澡,身上是有些臭,但我不是流氓啊!所以,你不能喊我臭流氓。我姓夏名凡,你可以叫我夏凡!也可以叫我凡哥!”

夏凡晃了晃手里的那张百元大钞,说:“你与我的婚约,刚才我已经给退了。这一百块,就是你妈给我的退婚凭证!婚约我已经退给了你家,就在茶几上!”

“你要退婚?”

“不退婚干啥?把你这蛮不讲理的母老虎娶回家过年啊?娶了你,日子还过不过了?”

夏凡的回答,让宋惜简直不敢相信。

一个臭流氓,居然嫌弃她?居然主动要退她的婚?

凭什么啊?

她可是女神,追她的男人犹如过江之鲫,都排到三环外去了。

一个臭流氓,大混蛋,有什么资格退她的婚?

她感觉自己受到了莫大的侮辱!

就算要退婚,也是她宋惜退!轮不到这个臭流氓来退!

宋惜突然想到了一个事,顿时心生了一计。

宫俊豪那只臭苍蝇,每天都缠着她,烦都把她烦死了。那就索性用这个臭流氓,去对付那只臭苍蝇,让他们狗咬狗,彼此臭死对方。

“我不同意!”

宋惜这表态,让林小玉大为震惊,她直溜溜的看着女儿,不可思议的问:“你......你说什么?这臭流氓答应退婚,你说不同意?”

“小玉,年轻的时候,你不也叫过我臭流氓吗?这臭流氓都叫上了,说明女儿跟夏贤侄,至少是有了一定的感情基础。至于最后能不能结成百年之好,那得日后再说。但是现在,退婚肯定是不合适的。老爷子在九泉之下,也不会认可啊!”

“鬼个感情基础!谁要跟一个臭流氓有感情基础啊!不同意退婚,那是老娘要利用他!”

宋惜在心里嘟囔了一番,才接过宋开福的话。

“老爸说得对,我跟夏凡的这份婚约是爷爷立的,虽然现在讲究的是恋爱自由,但爷爷他老人家的遗愿,不能不尊重!所以,我决定先跟夏凡相处一个月。在这一个月之内,他得扮演我男朋友的角色,但不能行使男朋友的权利。”

“小姐姐,我可不是二傻子。只干活不拿钱的事,我干不出来。你要我扮演男朋友的角色,没有问题,但你得给钱。基础费用,一万块一个月,办别的事情,根据事的难易程度按次数收费。”

除了手上这一百块,夏凡身无分文。他不想去师姐那里吃软饭,摆了半天地摊,金凤丸一颗都没有卖掉,还给保安追得满大街跑。

宋惜无语了,爷爷给自己订的这门亲事,这货是个什么奇葩啊?

“还收月租?你以为你是移动啊?”

“只要给钱,我也可以联通。”

“微信打开,二维码给我扫一下。不就一万块吗?我转账给你!”

夏凡直勾勾的盯着宋惜的手机屏幕,她刚输完了一个“1”和四个“0”,还没来得及输密码。

这女人,突然捂着肚子,蜷缩在了地上。

卧槽!光顾着忽悠这娘们兜里的钱了,忘了她正在痛经。

夏凡赶紧从帆布口袋里掏出了那个小葫芦,倒了一颗金凤丸出来,然后对着林小玉命令道:“去倒杯白开水来。”

“你要干什么?”

“你女儿痛经痛成了这样,我给她吃药啊!我这是金凤丸,一颗下去,十秒钟起效。”

“滚开!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我可是医生,你这江湖骗子的鬼把戏,骗不了我!”

林小玉一把推开了夏凡,把宋惜扶到了沙发上。然后,她从小药箱里,给女儿找了几种药出来。

晃了一眼药名,夏凡提醒说。

“你这配的确实是缓解痛经的药,用的还尽都是些中成药,想尽量把对身体的伤害降到最低。不过,你这药不对症!只要你喂下去,保管你女儿立马会刀绞一般痛,会痛得在地上打滚,全身冒冷汗。然后,晕厥过去!对了,她的心率也会迅速加快!呼吸还会变得急促!”

“少在这里胡说八道!一个乡巴佬,对治疗痛经,莫非比我这个妇科的主任医师还专业?”

林小玉一把将手里的药喂进了女儿嘴里,端着水杯,用白开水给她送服了下去。

“这药吃下去,是特别容易猝死的。不过有我在,你女儿猝死不了。毕竟,那一万块钱,她还没给我呢!”

“你个乡巴佬才要猝死!”

林小玉话音刚落。

“啊......啊啊......”

宋惜便捂着肚子,痛苦的叫着,在沙发上滚了起来。

“不让我给她吃金凤丸,那就把她弄地上来吧!地上比较宽,在沙发上滚,一会儿摔下来,把漂亮的脸蛋给刮伤了,就不好看了。”

“你个混账!你给我滚!”

林小玉又气又急,破口大骂。自己配的药,女儿吃了应该会缓解疼痛啊!怎么会加重呢?

“小玉,要不让夏贤侄试试?他毕竟是孙神仙的徒弟。就算没有十成,七八成至少也是有的。”

“试试?试什么试?江湖骗子的徒弟,就是个小骗子!赶紧打120,叫救护车!”

“林姨,你可是中海最好的仁心医院的妇科主任。打120叫救护车,哪家医院的妇科医生,能比你更专业?”

夏凡这话,把林小玉问住了。


“小玉,你看女儿都这样了,让夏贤侄试试吧?”

“妈,要不让这臭流氓试试?”

宋惜这不是相信夏凡,她是痛得难受,病急乱投医。

“把你那药给我。”林小玉伸手道。

她才不会让这个乡巴佬给女儿喂药呢,那会脏了女儿的身子。还有,她得检验一下,夏凡拿出的药丸,到底是用什么做的?

虽然她学的是西医,但对中药材还是有所涉猎的。在接过药丸之后,林小玉放在鼻尖处一闻。

是一股香味?

但她闻不出来是什么药材,于是对着夏凡问:“你用什么药材搞的?”

“乌鸡,三黄鸡,白羽鸡,反正用了一大堆鸡,取了它们身上不同的部位。总之,这一颗金凤丸,光是成本,至少要小一万。”

真正的金凤丸需要用九九八十一种鸡,身上的八十一个部位,来进行炼制。

夏凡搞的这个是精简版的,是偷的村东头王大婶家那养了五年的老母鸡做的。

疗效比真正的金凤丸要差一点儿,但差不了多少。

用这精简版的金凤丸,宋惜这痛经的根是断不了,但至少可以让她恢复成普通女人的样子。

经期正常,痛感能忍。

“用了一大堆鸡?”

林小玉再闻,发现这颗小药丸,确实是鸡汤的那种香味。至于药的味道,她是一点儿都没有闻到。

“你没有加别的药材?”

“男人是龙,女人是凤!凤乃百鸟之王,鸡也是百鸟之一。所以,女人的身体出了问题,以百鸟为药,方是正统,才能药到病除!”

“胡扯!你这些江湖骗子的话术,骗骗没文化的傻子还可以,想骗我,没门!不过,既然你这药丸没有加乱七八糟的东西,我就拿给宋惜试试。要她吃出了问题,拿你是问!”

林小玉绝不会相信这药会有什么效果,但药的成分是鸡,吃下去应该是不会对身体造成损害的。

于是,她喂给了女儿。

药丸一下肚,宋惜那原本像是冰窖一般的小肚子,顿时就产生了一股子暖流。

疼痛,瞬间便减轻了!

额头上的冷汗,也没有再冒。

一分钟后,她便能从沙发上坐起来了,肚子几乎是不痛了。只是因为之前的疼痛,消耗了大量的体力,让她的身子有些虚。

“肚子还痛不?”夏凡问。

“不痛了。”宋惜答。

“不痛了就好。”

夏凡赶紧掏出手机,打开了二维码,递到了宋惜面前。

“干啥?”她问。

“说好的一万块,赶紧扫给我,别赖账!”

这货真是个混蛋!

宋惜没好气道:“欠着!”

“欠债不还,那我就只能在你家赖着,白吃白喝白住了!”

夏凡不是要耍赖皮,是他手里一共就一百块钱,连最便宜的小旅馆都住不了。

“住我家可以,一个月房租一万块,正好抵消你那一万。吃饭喝水,另外算钱!”

“不行!这乡巴佬不准住咱们家!”林小玉必须拒绝!

就算这臭小子的破药丸让女儿不痛经了,他也只是个乡巴佬,怎么能住在自己家?

“小玉,咱们家从来都是少数服从多数。女儿同意夏贤侄暂住在家里,我也同意。我跟女儿两票赞成,你一票反对!所以,未来的一个月,夏贤侄就在家里暂住。至于他跟女儿的账,让他俩自己算去!咱们老两口,只需要好吃好喝的供着就行。”

“你们两个同姓的,联合起来欺负我一个外姓的是不?”女儿不听话,老公也不听话,林小玉真的是气死了!

突然,宋开福的手机响了。

接完电话,他一脸焦急。

“老太太病了,在仁心医院抢救,咱们赶紧过去。”说完,宋开福看向了夏凡,邀请道:“夏贤侄,要不你也一起去看看?”

“宋开福你什么意思?叫这个乡巴佬去,你是不相信我们仁心医院的医疗水平?”

“仁心医院是中海最好的医院,我怎么会不信你们医院的医疗水平?叫夏贤侄去,是想着在老太太抢救回来之后,用中医的一些方法调理调理,会不会恢复得快一些?”

“带他去吧!花了一万块的月租,不能白瞎了那些钱啊!治病用不上,跑腿总用得着吧!”宋惜再一次站在了老爸这一边。

宋开福叫夏凡去,是想着让他出手,看能不能把老太太的陈年旧疾给治治。宋惜叫夏凡去,是想告诉宋家的那些亲戚,尤其是奶奶,她有未婚夫,绝对不会接受宫俊豪的追求,好叫他们趁早死心!

仁心医院,抢救室。

老太太秦淑芬脸色惨白,并没有醒来。显示屏上曲线的弧度越来越小,数值在一点一点的回落。

“林主任,你家老太太这一次,恐怕是很难救回来了。这把年纪,很多药没法给她用,更没法给她进行手术。现在只能保守治疗,用温和的药物,尽可能的多维系几天。”

说话的许卫军,是仁心医院的副院长,权威专家,国内的学科带头人。

夏凡走到了病床边上,将秦淑芬手背上插着的,那正在输液的针头,轻轻拔了出来。

“你在干什么?”林小玉急了。

“最开始屏幕上那数字是25,现在变成24了,可见输这玩意儿并没什么用!”

夏凡将针头从输液管上扯了下来,一针扎在了秦淑芬的胳膊上。屏幕上的数字飞速上涨,变成了38,竟一下子恢复到了正常数值的百分之八十。

许卫军瞪大了眼睛,惊呼道。

“这?这怎么可能?你用的这是什么针法,居然有机会把老太太救回来?”


章节在线阅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