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热门小说 > 女频言情 > 此生非你不可

此生非你不可

木尧辛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蒋依依的心中始终有个不能提及的伤痛之所,直到遇见那个外表高冷内心温暖明媚的男孩,照亮了心中那块阴暗的角落,给了她足够的信任,陪伴她一起远行。他们顺理成章的走到了一起,也经历了一些风风雨雨,舆论的波及,但最终欧阳成也仍旧陪在她身边,只因从一开始他便认定了自己。

主角:蒋依依,欧阳成   更新:2022-08-19 19:03: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蒋依依,欧阳成 的女频言情小说《此生非你不可》,由网络作家“木尧辛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蒋依依的心中始终有个不能提及的伤痛之所,直到遇见那个外表高冷内心温暖明媚的男孩,照亮了心中那块阴暗的角落,给了她足够的信任,陪伴她一起远行。他们顺理成章的走到了一起,也经历了一些风风雨雨,舆论的波及,但最终欧阳成也仍旧陪在她身边,只因从一开始他便认定了自己。

《此生非你不可》精彩片段

早知道会发生这么窘迫的事情,蒋依依怎么也不会坐上这趟车。

或者干脆当初就不该答应李晴儿来B市陪她过假期,再或者就算“锥刺股”也绝不能让自己睡着在车上……

可是,就算有n多种办法,也无济于事了,事情已经发生了。

“喂,醒醒,到站了。”富有磁性又带点温柔的男声在耳边响起。

“啊?”蒋依依勉强睁开惺忪的睡眼,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自己是在车上?!。

可自己的头侧靠在……邻座人的肩膀上?!难怪这一路睡的这么香。

意识到自己的处境后,蒋依依迅速的清醒过来,猛然抬头,却撞进对方深邃的眼眸里。

蒋依依的第一反应竟然是——这个人……长得真好看。

对视几秒后,蒋依依方才慌乱的回过神来,低头连声道歉“不好意思……不好意思……”。脸上的绯红让原本白净的皮肤更显柔嫩可人。

对方只是简单的两个字“没事。”便拎着双肩包下了车。这两个字平淡的让蒋依依听不出埋怨还是气愤,也无心去分析,只是沉浸在自己的无限懊悔中。

她赶紧的下了车,跑离了车站,生怕再跟刚才坐一起的男生多呆一分钟,尽管对方也已经说过了“没事”。

出了车站迅速打了辆出租车钻了进去,待安静下来,刚才车上的那一幕又浮现在眼前。

“额……怎么能靠着一个陌生人的肩膀睡着呢……”蒋依依心里嘀咕着,忍不住长舒一口气以缓解自己的尴尬。

“哎呀,不就是不小心睡到人家肩膀上了嘛,这有什么,至于像犯了多大错似的吗?”见面后好友李晴儿听完蒋依依断断续续,遮遮掩掩的讲述后满不在乎的说。

“可是,我好像不止靠他肩膀睡了一下,我印象中,自己一上车就睡着了,下车还是他把我叫醒的……”蒋依依越说声音越小,显然有些不好意思了。

“哦,那这人也挺有耐心的。不过,话说,你有那么困吗,车上还能睡那么死?”李晴儿反过来找蒋依依的错。

“还说呢,我这是刚参加完学校的数学建模竞赛,已经两晚上都没睡觉了,一出赛场就上车了,能不困吗?”说到原因蒋依依憋了一肚子的埋怨。

“好啦好啦,我不是想你了吗,下次再有时间我去你学校好吧?”

已经是大一下学期了,上学期大家都忙着熟络新同学也没顾上老同学。下学期一开始,因为假期也没见到蒋依依的李晴儿开始想念起这位一起念小学、初中、高中的发小了,便使了浑身解数把她哄了来。

想来两人从小到大几乎没有分开过,只是到了大学分在了不同城市。李晴儿很想跟蒋依依一起,只是她既不能拖住蒋依依这样的学霸留在B市,又不愿花过多的时间提高自己无能为力的成绩。

索性,自己选择了B市的美术学院。画画是两人的共同爱好,而走特长生渠道也让李晴儿如愿进入理想的学校。

“我其实也很想来啊,只是刚才车上太尴尬了。”像蒋依依这种心地过于善良的女孩肯定又在想“给人家添麻烦了”。

“好啦,你又不认识人家,只是陌生人而已,又不会再见面了,有什么可尴尬的,管他呢。”

在李晴儿的宿舍睡了整整一下午,到了晚上七点才醒来,蒋依依揉揉惺忪的睡眼准备起来安抚一下抗议的肚子。

“你总算醒了,我还以为你要睡到天亮呢。”在镜子前面化妆的李晴儿头也不回的说。

“额,晴儿,你这次cosplay的什么呀?”

显然面对眼前这个顶着一头灰色假发,浓黑的眼线,一身黑衣的造型装扮,蒋依依倒显得很是淡定,因为平日里见惯了她的各种造型。

“我爱罗呀!怎么扮的不像吗?看不出来吗?”李晴儿一连反问。

“你扮过那么多,都不记得了。咱们出去吃东西吧,我好饿。”

“好吧,赶紧起来走吧。”李晴儿边擦手边走出来。

“我的衣服呢?”穿着睡衣起身的蒋依依把床翻遍了也没找到自己脱下来的衣服。

“晾衣架上呢。”李晴儿指指阳台。

蒋依依抬头看到了自己的蓝色牛仔裤和白色体恤衫正湿漉漉的挂在衣架上。

“幸好你起得早,不然我能无聊到把你身上的睡衣也扒下来洗掉。”李晴儿是个稍有洁癖的人,总感觉这个不干净,那个也有点脏,宿舍的洗衣机基本被她霸占了。

“可是,我穿什么呀?”蒋依依双手一摊无可奈何的说。

“穿我的啊。”李晴儿一副早有准备的样子,递上了一件大红色V领短款连衣裙。

“我不太习惯穿你的裙子。”蒋依依撅着嘴,把“你的”俩字强调的很重。

“那就饿着吧。”李晴儿假装要收起裙子。

“穿就穿嘛,赶紧走了。”蒋依依难耐肚子空城计愈演愈烈,抢过裙子套在了身上。

“你看,多好看,你就是太不会打扮自己了,真是白白可惜了这一张脸蛋和这曼妙的身姿。”李晴儿的旁敲侧击丝毫没有让蒋依依心甘情愿的顺从。

看着镜子里一身大红色连衣短裙的自己,蒋依依总有说不出的别扭,“晴儿,这领口是不是太大了?这裙摆是不是太短了?这颜色有点太艳丽了吧?”她终于找到了别扭的所在。

“不会啊,多好,你看,这性感的锁骨,这修长的双腿,至于颜色吗?则能烘托出你的另一面——妩媚动人。”李晴站在蒋依依背后,双手搭上她的双肩,在她耳侧低语。

“呃……晴儿,你好肉麻。不过讲真的,能不能换件保守点的?”蒋依依一脸哀求的样子。

“这件是我所有衣服里最保守的一件。”李晴儿直起身子理理一头假发说。

“好吧,赶紧走吧,大小姐。”蒋依依拉起还在镜子面前端详妆容的李晴儿出了门。

 


已经八点了,两人决定去肯德基,主要是蒋依依觉得肯德基能最快的填饱肚子。

不过如果蒋依依知道接下来会遇到让自己尴尬万分的人,那么她宁愿选择饿着肚子在宿舍呆着。

只是生活没有如果,它总会称职的让该遇到的人相遇。

尽管是晚上,但市中心丝毫没安静多少,夏天的夜市是最靓丽的风景线,夜里的凉爽加上低廉的价格,足以吸引够多的人。

相对于外面熙熙攘攘的人群,肯德基里倒是安静了许多,两人排队商量着吃什么。

“李晴儿!”一个温柔好听的声音打断了两人的对话。

还没等蒋依依将面前这个一身白衣,一头红发的造型反应过来,对方就冲着李晴儿直呼“你这是……我爱罗!”

“你是……白小南!”李晴儿兴奋的叫起来。

待两人相互评论对方一番后,李晴儿这才想起介绍蒋依依。

“哦,这是我闺蜜,蒋依依,A大的,来陪我过假期的。依依,这是郝安琪,共同爱好者。”

所谓共同爱好,显然从两人的装扮就能看出——cosplay。

寒暄过后,正好轮到三人点餐,而郝安琪又另点了一份说还有人要来。待三人坐定,郝安琪口中的那个人恰好来了。

“这么容易找到我,我刚还想给你打电话呢。”郝安琪有些俏皮的对来者说。

“你这身装扮,想找不到都难。”来者略皱一下好看的额头,显然对郝安琪的装扮充满无奈,却又带些宠溺。

蒋依依抬头,瞬间后悔出来吃东西了,因为来者正是白天长途汽车上靠人家肩膀睡觉的男生。虽然蒋依依有点脸盲,但车上跟男生那么近距离接触的几秒钟,足以让她记住这个相貌出众的男生。

蒋依依将头埋的很低,生怕被认出来。

“这是欧阳成。这是我cosplay朋友李晴儿,这是她的朋友蒋依依。”郝安琪一一介绍着。

蒋依依只好抬头微笑以示礼貌,然后又迅速的低头吃东西。

还好对方没有提起白天的事情,只是李晴儿似乎完全忽略了蒋依依的存在,和郝安琪沉浸在角色扮演的话题中。

蒋依依完全插不上嘴,不过想到自己不在李晴儿身边,她也有这么个朋友陪伴也挺好,不像以前上学那会,看谁谁不顺眼,只跟自己合的来。

为了避免和对面的男生说起白天的尴尬事情,蒋依依只能专心吃东西。面对欧阳成的默不作声,蒋依依有些庆幸的想“也许他根本没认出我来。”

怎么会呢?一个靠着自己肩膀睡了一路的人,长长的头发就那样随意的搭在自己身上,发梢落在手背痒痒的。

怎么会认不出来呢?

一向不爱和别人近距离接触的自己竟然没有推开靠在自己肩膀上的那个人。

只是现在对面的她和白天却截然不同,白天的白色T恤像个素净、单纯、未经历世事的小女孩,现在的她却妩媚的如同聚光灯下拍封面的明星。

看着她专心致志的吃东西的样子,欧阳成竟不自觉的想起了童年时的一个小女孩,也是穿着大红色的裙子,坐在他对面狼吞虎咽的吃东西。姥姥在旁边不停地提醒“乐儿,慢点吃,慢点吃。”而女孩也只是抬抬眼,用一双会说话的眼睛瞅着姥姥算是回应,眼光收回时,也不忘瞅瞅他暗示自己马上吃完。如此匆匆不过是为了白天约定好的去看合欢花。

想起当时的情景,跟现在竟如此相似。而面前这个女孩也有几分似曾相识的感觉。欧阳成忍不住的笑意从心底升起。

看蒋依依差不多解决了桌上的大部分食物后,欧阳成突然说了句“还要再点些吃的吗?”

蒋依依猛地把头从食物堆里抬起来,对上欧阳成的目光,确认他是在问自己。赶紧将口中的食物咽下,慌忙摇头说“不用了,不用了。”而后不自然的低头去喝橙汁,快速避开了对方的眼神。

像是个罪犯在逃避警察的审问,生怕一不留神就被看出了破绽。

不过,这眼神好熟悉的感觉。

李晴儿这才注意到蒋依依吃了那么多,惊讶的说“依依,你饭量又见长啊!喏,把我的这个给你吃。”

蒋依依给了她一个白眼说“我吃饱了。”

饭后告别了郝安琪和欧阳成,蒋依依如释重负的拉着李晴儿赶紧走。

“依依,你着什么急呀?你到底吃没吃饱?”李晴儿问。

“你说呢?”蒋依依给了她一个白眼,“你俩给了我那么充足的时间。”

“哎呀,我这不是碰到了共同爱好者,探讨一下嘛。”李晴儿顿了一下,突然说“哎呀,忘记探讨一下,她怎么找到个这么帅的男朋友了。”

“男朋友?那个男的?”蒋依依有些吃惊的问。

“虽然没直接问,但大晚上的一起出来肯定是男女朋友关系吧。”李晴儿对自己的推测深信不疑,而后才反应过来蒋依依有些吃惊的表情,“不是,你什么时候也这么八卦了?至于这么吃惊吗?”

“他,就是今天车上那个……”蒋依依有些语无伦次。

“你靠人家肩膀睡觉的那个男生?”

“嗯,嗯。”蒋依依连连点头。

“哦——”李晴儿长吁一口气,而后不以为意的说“放心吧,我不会告诉安琪你借她男朋友肩膀睡觉的。”

“李晴儿,你……”蒋依依被李晴儿这句话气的语塞。

“好了,知道很丢人的事,没关系,以后不带你见郝安琪了。”依旧无所谓的表情。

“你……”跟李晴儿辩论什么事情,即使是她的错,最后永远都是自己无言以对。

 


周日下午,蒋依依就要返校了。临走前,李晴儿非要心血来潮的嚷着要给蒋依依化妆,并美其言说可以返程途中来个艳遇什么的。

李晴儿倒真希望有个人能一辈子守在蒋依依身边照顾她,给她足够的爱。

虽然她知道,现在有姑姑一家、国外的小姨的爱,足够让蒋依依不再回顾悲伤的过去。

可李晴儿感觉的出来,尽管蒋依依现在表面堆满笑意,努力学习,积极生活,仿佛一切和原来一样。但是她能感觉出蒋依依内心深处的那一缕悲伤,安静的躺在那里,只是不愿意去碰触。

现在的李晴儿基本都不敢跟蒋依依谈及过去,怕会触及她内心的痛处。

假装一切都已经过去。假装的好了,只有自己痛苦,身边的人都能开心。这样挺好。

耐不住李晴儿的威逼利诱,蒋依依最后以“只能化淡妆”为要求顺从了。

自从那次事故后,蒋依依变得很听李晴儿的话。

蒋依依终于赶着点坐上了返程的车,待气喘吁吁的坐到座位上,车子就开动了。

而她完全没有注意到在欧阳成也在这趟车上,就在同排座位另一侧靠窗的位置静静的看着她。两个小时的车程,她没再睡着,只是一直静静的看着窗外的风景,安静到仿佛一切都静止了。

车到站后,欧阳成跟在蒋依依身后下了车。车站外熙熙攘攘的人群、嘈杂的黑车拉客的声音,以前都会让他迅速打出租车离开。而这次,欧阳成却跟在蒋依依身后不急不慢的挪着脚步。

最后跟着她走进一堆人群里。

一群人围着的中间是跪在地上的中年妇女,身旁躺着未满周岁的婴孩,面前铺着一张大纸板,大致写着“孩子得了重病需要筹钱医治,好人有好报。”之类的话。女人只是低着头沉默不语。倒是围观的人议论纷纷:

“看那孩子挺健康的,就是睡着了吧。”

“这种都是骗人的,日收入可高了。”

“可不是嘛,在这跪了好几天了。”

……

的确,这种情况太多了,每个车站几乎都有,组团乞讨、有预谋的骗术……大多数人都不愿再相信,也不再愿浪费自己的同情心。

而蒋依依却愣愣的站在那里,眼睛里含着泪花,仿佛沉浸在某种回忆里。而后将一百元钱放在了那位妈妈的手里,迅速离开,因为她知道接下来那个人肯定会磕头致谢,而自己不忍去看。

蒋依依甚至小跑了起来,一直到了公交车站牌。

欧阳成鬼使神差的竟然也跟着来等公交车。待6路公交车开起来,欧阳成坐在蒋依依的斜后座,看着阳光洒在她的长发和脸庞,擦过唇彩的嘴唇都闪烁着金色的阳光,白皙的皮肤透着些许的绯红,整个人在阳光下熠熠生辉。仿佛以为安静的天使。

欧阳成心底升出一丝庆幸,幸好自己这次没有打出租车。

欧阳成不相信一见钟情,但却相信这种感觉。被莫名的吸引、莫名的想去靠近、莫名的忍不住多看几眼那个安静、淡雅、仿佛有心事、也许有故事的女孩。

中途两人都没有下车,最后一站通往A大。欧阳成忍不住有些兴奋,两人应该是同一所学校。最后一站A大终于到了,果然蒋依依下了车。欧阳成紧随其后了车。想追上蒋依依,说一声“好巧啊。”

可走在前面的蒋依依却在校门口被一辆红色的敞篷跑车拦住了。

正当蒋依依不知所措的时候,车主探出头来说“嗨,又见面了。”语气带着几分询问,看来以前不认识。

“你是?”蒋依依努力在脑海中搜寻这张帅气、带着邪邪笑意的脸,虽然张扬的漂染成棕色的头发,以及那棱角分明的脸和好看的恰到好处的五官,都那么让人忍不住多看一眼。

可蒋依依再怎么努力想也还是失败了,应该没见过呀,完全不认识啊。

“上次开车把你裙子弄脏了,特意买一条新的给你,算是赔偿。”说着,车主从车窗递出一个包装特别精美的礼袋。

欧阳成远远看到这一幕,先是一愣,然后失落感扑面而来,甚至自己也不知道这失落感来自哪里,也仅仅是见过两次面而已……为了避免尴尬自己拉着皮箱朝学校南门走去。

鬼知道为什么明明计算机系在南校区,他却硬是跟着蒋依依在北门下了车,就在拿行李耽误这一会的功夫,她却已经……

“幸好耽误了这一会,不然哪知道人家名花有主,岂不更尴尬?”

“耽误的又岂止是这一会儿?晚了太久了,从开学到现在一学期都已经过去了!”

这一堆乱七八糟的想法突然间全都冲了出来,欧阳成努力甩了下头让自己冷静下来,一向理智又稳重的他不知道自己怎么会有这么奇怪的想法。

于是他只能加快了脚步迅速离开。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