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热门小说 > 武侠仙侠 > 捡漏小贩的逆袭人生

捡漏小贩的逆袭人生

梦一刀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在这个古玩市场上,有各种各样稀奇古怪的事物,其中当属小贩徐文幸运,偶然黑价购进一个仿品瓷瓶,本以为能够卖个好价钱,却意外从中获得鉴宝传承。这可是比原价售出都要之前的东西,不仅改变了徐文的命,也就此开启他的逆袭人生。

主角:徐文,楚原   更新:2022-08-19 19:03: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徐文,楚原 的武侠仙侠小说《捡漏小贩的逆袭人生》,由网络作家“梦一刀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在这个古玩市场上,有各种各样稀奇古怪的事物,其中当属小贩徐文幸运,偶然黑价购进一个仿品瓷瓶,本以为能够卖个好价钱,却意外从中获得鉴宝传承。这可是比原价售出都要之前的东西,不仅改变了徐文的命,也就此开启他的逆袭人生。

《捡漏小贩的逆袭人生》精彩片段

“杀千刀的胡老三,这么黑心,也不怕头顶生疮!”

北城古玩老街的右侧,徐文骂骂咧咧地将自己的地摊摆好,脸上透着对其口中胡老三的怒意。

胡老三叫胡成,干匀荒货的买卖,通俗一点来说就是走街串巷下乡进农村收古玩的贩子,在这条街上也算有点名气,平日里要有点什么古玩店坐商们瞧不上的小玩意儿,也就会落进古玩老街的摊上。

而就在前几天,徐文花了三千五,从胡成手里收了几尊做旧的赝品青铜器和仿郎窑红瓷瓶,当时看它们品相还不错才拿下,可谁料想在第二天和某个老摊贩的闲谈中,才得知胡成卖给自己的东西,要价比别人都高了近两倍,徐文这才明白吃了亏。

“还是太年轻啊!”

他忍不住叹了口气,说起来,当下的小摊子自己接手也才半年,好多东西都在慢慢摸索中,没什么经验,若非如此,怎么可能会吃那混账胡老三的亏?

垂眼扫过摊角一尊样式秀美的红釉瓷瓶,徐文不禁有些咬牙切齿时,那瓶口处,却突兀绽出一抹妖异的红芒。

猝不及防的他只觉得两眼一痛,脑海里一阵天旋地转,耳畔像是有人在絮絮叨叨地说着什么。

不知过了多久,那些声音才突兀止住。

徐文猛地按住自己的额头,感受到上面细密的冷汗,再看向那红釉瓷瓶时,不禁有些后怕。

若非现下是青天白日,自己一准儿得吓得原地蹦起来。

他敢肯定,刚才,绝对不是自己的幻觉。

这个红釉瓷瓶,有问题!

目光小心翼翼地扫过它的瓶身,徐文的脑海中却莫名浮起一段仿佛早就熟知了的讯息,他下意识地就给念了出来:“釉色不纯,口部顺流和釉底极薄,胎质差......真正的郎窑红瓷器红釉呈顺流增厚,且底部釉色带些许苹果绿与米黄,这个仿品,可以说是最次的劣质货,即便只是初入行的生手也能一眼看穿......”

说到最后一句,徐文的声音戛然而止。

他瞪圆了眼睛,有些难以置信地自语道:“这是什么回事?!”

方才那些听起来就相当专业的鉴定评语,是自己说的?!

开什么玩笑?!

要有这份能耐,他还摆什么摊儿啊?

一惊一乍的徐文,暗自惊疑的同时,又将视线投往了另一侧从胡成那里收来的三件青铜器上。

这些赝品,清一色的都是仿商晚期的饮酒器具弦纹爵,

“第一件爵口太薄,尾钝,仅这两点便可看出仿样太差......第二件赝品倒是有了些火候,只可惜毁在这字口上,做旧手法简直是不忍直视......”

几乎就在徐文聚起精神看向几件青铜器的那一刻,脑海里,与之相关的鉴定讯息蹭蹭直冒,

此时,他才反应过来,自己似乎,有了鉴定古玩的本事?

颇觉震惊的徐文,立马就想到了先前红釉瓷瓶上的那一抹红芒,以及那些令人心烦的低语声。

这些,应当是都能联系在一起的!

毕竟他在没见到那红芒时,可鉴不出摊子上的货品真假!

“如果真有了鉴宝的本事,我还摆什么摊儿啊!”

略微的惊异过后,徐文并未急着狂喜,而是悄然思忖起来,

他在北城这条古玩老街也混迹了些日子,自然清楚,拥有一手鉴宝本事的行家们,到底有多吃香。

即便不靠着帮人鉴宝赚钱,以后随便捡个几件漏,就要比自己现在摆摊的收入要高不知多少了。

可关键问题来了,他又怎能保证,脑海里的那些讯息是对的?

徐文暗自思量着,脑袋缓缓地扭向了第三个弦纹爵,嘴里再度念出了评语:“爵流口厚,尾尖,腹部呈卵状,流口双菌柱虽绿锈极深,却不掩其精巧,要说最大的遗憾......大概就是这鋬下铭文模糊断掉了,哎,好歹也是商晚期时物,也算是个真品......哎哎?”

商晚期的物件!?

徐文掐了一下自己的大腿,只觉如在梦里。

他反复看了那件弦纹爵足有七八遍,脑海里的讯息与之前是一字不差。

将之拿起,徐文心里先是惊喜了一下子,旋即便涌起了更多的怀疑。

想要确认是否真品,也只有到那些坐商们的古玩店里,走上一遭了。

打定了主意,他并未急着行动,而是细细地观摩了自己摊位上的所有物件,在确定只有弦纹爵这一件被评为老物件之后,这才收拾好摊位,随意朝着左近一家名为聚宝斋的古玩店走去。

踏入大堂内,映入视线的,是一名穿着黑云纹唐装的八字胡中年人,正靠在躺椅上闭目养神的情景。

见对方似乎并未觉察到有客上门,徐文轻轻咳嗽了一声。

中年人这才便睁开了眼睛,见来者是个背着大包小包的年轻人,那对八字胡微微一抖,起身,略显圆润的脸庞上,挂起了平淡的笑意:“鄙人楚原,聚宝斋的老板,请问这位*,有什么指教?”

“来出个物件。”

徐文放下几包仿品,如是言道。

楚原点头,瞥了一眼包裹空隙露出的一件仿品边角,没问是什么物件,反而饶有兴趣地道:“看*似乎是做门外营生的吧?居然也有物件来出手,这可真是稀奇。”

门外营生,指的就是古玩街上摆摊的贩子,这类人通常是属于被捡漏的对象,除非有祖传的物件,否则,自个儿有没有好东西,一般是辨不出来的,是以他们基本上也不会进古玩店。

“确实挺稀奇的。”徐文微微一笑,从包里拣出那件弦纹爵,递了过去:“商晚期青铜弦纹爵,还请楚老板看看。”

“哦?”楚原讶然了一声,看了一眼徐文那稍显稚气的脸庞,轻轻笑了起来:“我这间聚宝斋可是很久没有见过商周的青铜真品了,倒要好好看看。”

第二句话的语气很平淡,言下便是透露出了一个并不怎么信任的意思。

这也难怪,毕竟徐文在他眼里只是一个门外营生的年轻‘同行’,此时拿出了一个青铜酒器,说是商晚期物件,其中所含水分,应当是很大的。

年纪方面的问题,暂且不说,倘若真的懂古玩又怎会跑去当个摆摊贩子?

 


只不过,开门做生意,讲究一个和气待人。

再加上现下没生意也的确有点无聊,看看也无妨。

抱着这样的想法,楚原从旁拿出一只放大镜,观摩了起来。

徐文的表情看起来很淡定,但其攥紧得有些发白的手掌,却表明了并不平静的内心情绪。

那件弦纹爵是否为真品的结果,已经关乎到自己之后的命运会如何。

紧紧地盯着楚原气定神闲的脸庞,他的手心,已有汗水渗出。

一分钟,两分钟,三分钟

转眼间,小半天已经过去。

就在徐文心里愈发没底的时候,他注意到,楚原的脸色,发生了变化。

多出了一种很细微的惊异。

难道说?

徐文的心底里刚诞出一抹期盼,便听得门外,陡然间响起了一道令其印象深刻的尖锐声音:“楚老板,我又收到了一些老物件,特意先来照顾下你这聚宝斋的。”

他转过头来,就看见,一名身材瘦弱的男人,正扛着一小包东西,往大堂内走。

对方似乎是此时才注意到了徐文,脸上先是闪过一抹愕然和慌乱,旋即便被很好的掩盖住:“哟,徐文,你怎么也来聚宝斋了?”

徐文眯起眼睛,脸上闪过一抹愠怒。

来者,正是胡成。

望着那张有些黑瘦的脸庞,徐文恨不得当场就要骂上两句,但转念又想到现下还未等到楚原鉴定的结果出来,便冷哼了一声,理都不理。

胡成见此,心知自个给其黑价的事儿肯定被知道了,他嘿了一声,倒也不觉得有什么,这条古玩街上的商贩们,不少仿品赝品的来源,都是靠着他,徐文也是其中之一,即便是吃了黑价又能如何?还不是得打碎牙往肚子里头咽?不然以后找谁供货?

徐文这小子,不敢得罪自己!

如此想着,胡成不禁感到三分得意,他咳了一声,一脸神气地走到徐文身旁,刚要开口,就眼尖地注意到了楚原手里的弦纹爵,顿觉眼熟的他,很快便认出来那正是自己卖给徐文的,不由哈哈大笑:“徐文啊徐文,你想钱想疯了吧,这不就是我卖给你的一个赝品青铜器吗?还拿到古玩店给人家楚老板看,不嫌丢人啊?”

徐文看都不看他,只是盯着楚原的神情。

后者还在观摩中。

而胡成也不觉得尴尬,继续喋喋不休道:“这也就是楚老板人好,肯给你看看,一件赝品,又有什么......”

“这不是赝品。”一直低头的楚原忽然抬眼,纠正道:“这是一件商晚期的弦纹爵。”

胡成一怔,瞪大了眼,嘴上有些不信地道:“楚老板,您开玩笑呢吧?”

“我不会在这种事情上开玩笑。”楚原神态认真,“商前期的弦纹爵,乃是平底,二柱较短,而这件弦纹爵,为凸底,二柱又离流折较远,正是商晚期的风格。”

胡成愕然地呆在原地,对徐文的轻视以及嘲弄,悉数转变为了对自己的痛恨!

那件青铜酒器,之前是被一个老农附送的,他随意将之丢在角落里好久,这次也就是顺带着黑价捎给徐文,没过古玩店那一手,结果居然成了真货?!

此刻的徐文在听到楚原的回复后,心里莫名一松,紧跟着,身子一颤,被铺天盖地的狂喜所淹没。

讯息是对的!

他满脑子所想的满是‘发了’这两个大字。

从红釉瓷瓶瓶口飞出的红芒,还有耳畔的低语所带来的鉴宝能力,就像是自己继承了某个鉴宝大师的记忆,现下的徐文,说自己成了拔尖的行家里手,绝对不是夸口!

站在对面的楚原看出了徐文的那种狂喜,不由得摇头一笑,径直言道:“*是叫徐文是吧?徐兄弟,这件弦纹爵,我记得你之前说,是要出手的。”

沉浸在喜悦当中的徐文很快反应过来,应答道:“对。”

“在出价格之前,有些话我要先说清楚。”楚原语气温和,“虽说青铜弦纹爵在我这小店里近些年少见,可在外头却并不算稀罕物件。”

“徐兄弟得知自己捡漏,拿了个真品,高兴是应当的,但不要太过惊喜,因为,这件弦纹爵的价格,可能没有你预料的那么高。”

“预料的高?”徐文悠然一笑,言道:“青铜器的市场我也是有些了解的,受众虽然没有玉瓷字画之类的古玩那么多,但价格方面,应当是在一个中上游的水准,这件弦纹爵造型古拙精巧,除了铭文模糊之外,其余的地方,可是保存相当不错的。”

话说到了这个份儿上,楚原自然也听得清楚言外之意,他自嘲道:“看来是我小看徐兄弟了,你心里想必已有了价,说说吧。”

“九万。”徐文比出一个手势。

“九万啊......”楚原沉吟了一声,试探地道:“八万五如何?”

徐文笑意不减,回答道:“十万。”

“徐兄弟,还价不是你这么还的啊。”楚原苦笑。

“我自认给出的价格还算是有诚意。”徐文语气复归平和,“去年在咱们这北城古玩老街一家名为‘纳宝斋’的店内,有两尊弦纹爵,被人十八万买走,如果我没记错的话,那两尊,可还比不上我这个。”

楚原陷入沉思,五个呼吸后,他拍板道:“好!九万就九万。”

“你做了个很明智的选择,楚老板。”徐文轻描淡写地道,“要是刚才你接着还价,我就会带上东西直接走人。”

楚原闻言,还想谈笑一句,但见徐文那副神情,心里便有数,得知对方多半不是在开玩笑,便只是打着哈哈应付了过去,浑然没了之前那种营造出来的淡然坐商气度。

一旁的胡成愣愣地看着两人讨价还价到一锤定音,又听见徐文手机里传来的到账提示,只觉得心脏在一阵一阵的抽痛。

九万块钱啊!

他倒腾赝品物件,即便是行情好,也得大半年才能弄到这些钱,还必须是劳心费力地起早贪黑!

那个弦纹爵,本该是他的!这些钱,也应该由他来赚的啊!

“徐兄弟,下次再有好物件,记得再来聚宝斋,我会给你一个满意的价钱。”

交易完毕后,心情不错的楚原习惯性地客套了一句,尽管他知道每一回到这里来的客人鲜有下次能再来的机会,因为老物件,并不是那么好到手的。

何况,从刚才胡成的话中可以得知,徐文,只是凑巧捡了个漏

 


幸运儿不可能一直都有,古玩市场上,每天最多的,仍旧是那些费时费力到头来还是亏了本的可怜买家。

“好啊,也许我们再过不久会继续交易。”徐文点头,楚原的客套话他自然听得出来,但也不妨事。

“但愿如此......”已经开始构想这个弦纹爵转手能赚多少钱的楚原,话语忽而一滞——他见到被冷落在一旁的胡成,面色已有些发青,捂着心口,脸上不由得闪过一抹了然与关切:“胡兄弟,你没事吧?”

没事?

我有没有事你瞧不出来?还明知故问?

楚原眼中的那一丝同情被胡成很好地捕捉到,他几乎要暴跳如雷,可最终还是克制住。

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胡成强迫自己露了个笑脸,冲着徐文言道:“恭喜啊徐文,看见没,在我这,你就捡了漏,那价钱没白花吧......”

面对张口说出如此**话语的胡成,若换做先前,徐文只怕早就忍不住跳脚大骂,可现在他反倒没了那份心思,只是转身扛起自己的包便走。

胡成见此,已克制不住青筋绽起,用极为尖酸的语气道:“徐文你有种,捡个漏连人都不叼了,好得很,以后买赝品别找老子供货!卖谁都不卖给你!”

“那九万块钱,我看你能不能用上一辈子!”

听着他近乎抓狂一般的声音,已经走出聚宝斋的徐文,不禁暗自感叹。

买赝品摆摊?自己现在,还需要干这个门外营生么?

胡成啊胡成,你现在心疼的,只是那一件真品弦纹爵,可你哪里又明白,真正的宝物,压根就不是它?

——

将自己那些除了红釉瓷瓶之外的仿品都低价处理掉,徐文慢悠悠地找了间古玩街外的小饭馆,点了一份牛肉火锅和几个小菜,庆祝今日所发生在身上的奇遇。

他想起先前同行们询问自个儿是不是转行了的话语,不由得轻笑了起来。

说是转行,倒也不假,毕竟在外面摆摊卖赝品,和给人鉴宝或捡漏,根本就是两码事了。

瞥了一眼被包裹住只露出瓶口的红釉瓷瓶,徐文自言自语道:“因祸得福,莫过于此吧。”

他吐出一口气,正准备好好享受一番牛肉火锅时,坐在隔壁桌两个客人的谈论声,引起了他的注意。

“寒河鬼市今年是怎么搞的,居然提前一个星期就开市?”

“这你就不清楚了吧?我可听说了,今年是因为有一场拍卖会,定下的日子又偏偏和鬼市冲撞了,为了避免产生一些不必要的麻烦,所以鬼市开放的时间才被调整提前。”

“那拍卖会有什么了不起的,咱们这的哪条古玩街没举办过?”

“嘿,你孤陋寡闻了吧?这场拍卖会排场可不小,周围六个市的收藏玩家们都要到北街来,比咱们这单独举办的要隆重多了。”

徐文听到这里,脸上露出些许思索。

寒河是南城的一个大型古玩市场,那里跟其他地方不同,鬼市一年只开一回。

而这鬼市,说白了就是夜间的古玩集会,比以往的白天市集要更加盛大。

里头什么物件都有,鱼目混珠的赝品假货,尘埃掩盖的历史珍奇,夏鼎商彝,秦砖汉瓦......要想要有所收获,那就得看买家的功底深不深,运气好不好了。

因为不是白天,打眼的几率,可要高上很多,一般的老手,翻船的都有不少。

可徐文不怕,于他而言,这是个绝好的机会。

若能在鬼市内多捡些漏,自己到时候也就有了资本,去那个拍卖会一观了。

如是想着,徐文夹起一块牛肉放入嘴中时,在一旁同样默默听着那两个客人对话的饭馆老板,却是突然开了口:“我看二位这架势,应该也算鉴宝这一行里的老手了吧?”

这话就带着些奉承意味了。

那两个正在谈天的客人闻声一怔,连忙纷纷摆手道:“惭愧惭愧,我们也只不过略有研究罢了。”

说是这么说,但他们脸上也是情不自禁地浮起了一丝得意。

谁都喜欢听好话。

“那可巧了,二位,我家里吧,其实正好有个老物件,是之前一个欠钱的朋友拿来抵账的,不知道二位能否给掌个眼?”那老板搓着手,“这顿当我请客。”

“你倒是算盘打得精啊。”其中一人无奈一笑,言道:“拿来看看吧。”

老板嘿然一笑,急忙转身进了里堂,不多时,他手捧着一个朱漆斑驳的木柜,从里头走出。

那两人起初还颇有兴致,但在细观了片刻后,均是摇了摇头。

那个老板见状,忐忑不安地问道:“二位瞧出什么来了?”

其中一人叹道:“这是一个很普通的柳木柜,有点年月,但并不是什么老物件,卖不了什么钱的。”

老板啊了一声:“我看它挺像个老物件啊。”

两人顿时笑而不语,某些外行看见一些比较旧的东西,都会认为是老物件,可老物件,又哪里是那么好到手的?

见这二位客人没有再说话,老板脸上出现几分懊恼,叹了口气,嘟囔道:“早知道就不答应他抵账了,坑我八百块钱啊。”

“你就算打个新柳木柜也值不了八百块啊。”另外一人忍不住嘲笑,“这也就是你碰上我们,要换做一般古玩店的老板,指不定当场就给你甩脸子看呢。”

满心后悔的老板闻言苦着脸,正要收起那个木柜时,冷不防一只手忽然按在了柜顶上。

紧跟着,一道男声自他耳畔响起:“老板,你这个柜子我倒是有些兴趣,卖不卖?”

老板猛地一怔,冲来人看去,是一个模样稍显稚气的年轻人。

对方手拎一个被包裹住的红釉瓷瓶,一脸的和气。

来者正是徐文。

坐在餐桌旁的两名客人此时也是微微愣住,随即,便有一人好心提醒道:“*,这就是个旧的柳木柜子,不值钱。”

“没关系,我挺喜欢这种具有年代感的物件。”徐文微微一笑,接着又将视线看向老板,重复问道:“你这个柜子,卖不卖?”

 


章节在线阅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