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热门小说 > 历史军事 > 狗王爷竟有读心挂

狗王爷竟有读心挂

不改颜作者 著

历史军事连载

她原来是华夏的顶级特工,却在半年前穿越古代成了可怜孤女,与此同时她还绑定了“京城签到”系统,没想到系统出现了偏差,将她和顾璟羡一起绑定了!为了圆满的离开这个世界,苏从瑶决心自己一个人完成任务,狗王爷一点用处都没有……谁想一次巧合,她发现顾璟羡居然有读心挂,这下子她终于明白为什么虐渣那么顺利了。

主角:苏从瑶,顾璟羡   更新:2022-08-19 19:03: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苏从瑶,顾璟羡 的历史军事小说《狗王爷竟有读心挂》,由网络作家“不改颜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她原来是华夏的顶级特工,却在半年前穿越古代成了可怜孤女,与此同时她还绑定了“京城签到”系统,没想到系统出现了偏差,将她和顾璟羡一起绑定了!为了圆满的离开这个世界,苏从瑶决心自己一个人完成任务,狗王爷一点用处都没有……谁想一次巧合,她发现顾璟羡居然有读心挂,这下子她终于明白为什么虐渣那么顺利了。

《狗王爷竟有读心挂》精彩片段

璟王府。

苏从瑶是被痛醒的。

一睁眼就发现自己趴在雨中,头顶大雨倾盆而下,身下血水和雨水交织。

几个凶神恶煞的丫鬟手拿带刺的短棒,正满面狰狞。

“你这贱婢,竟敢李代桃僵,骗王爷与你同房!”

“就是,一个庶出的小姐,还敢跟咱们大小姐夺宠,也不看自己什么德行!”

恶毒的话不绝于耳,带着利刺的短棒劈头盖脸地落下。

嫣红的血迹一点点从单薄的衣襟渗出,苏从瑶咬紧牙关!

她,苏从瑶,本是华夏S级的特工,有颜有钱有身材,活得逍遥又自在。

谁知这贼老天不知道是不是看她过得太好了嫉妒,居然让她在执行任务的过程中莫名其妙地穿越了!还一穿过来就被人像狗一样打成这样?!

我!特!么!

强忍着浑身的剧痛,苏从瑶努力梳理着脑海中原主的记忆。

原主苏从瑶,尚书府庶出小姐,亲娘死了,亲爹不疼。

昨日,本是尚书府嫡女,也就是原主名义上的长姐苏云锦和当今璟王顾璟羡的大婚之日。

原主奉命伴嫁,入王府为妾,谁知喝了一杯酒后却忽然昏厥,醒来便出现在了顾璟羡的床上。

本该是顾璟羡与王妃洞房的日子,却被一个侍妾抢了先?

王府尊严受辱,顾璟羡为此大怒。

于是,便有了这一幕。

原主是被活生生打死的,否则,她还不一定能穿过来。

突然,一把火红的油纸伞出现在了头顶。

来人居高临下晲着苏从瑶,嘴角噙了几分冷笑:“苏从瑶,你还不承认勾引王爷,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

苏云锦!原主的长姐,尚书府嫡女,今日的王妃!

苏从瑶盯着那张脸,脑中忽然闪过了一个画面!

她想起来了!

昨晚那杯酒就是苏云锦给原主的,原主喝了那杯酒就没了知觉!

她被算计了。

否则,凭原主那个胆小鬼,又是一个侍妾的身份,又怎会自不量力去与苏云锦这个王妃抢洞房!

“是你,一切都是你搞的鬼,苏云锦,你这个毒妇!”

身体里残留原主的滔天怒恨,苏从瑶不受控制发疯一般地抓住了苏云锦的衣角。

苏云锦被她拽得失力,一个踉跄摔在了雨里。

正欲发作,一阵脚步从回廊处传来。

苏云锦忙敛怒色,勾唇一笑,用只有两人能听到的声音说道:“苏从瑶,你知道的未免太晚了,想跟我斗,你差得远了,你和你娘一样,只不过是条不会吠的野狗罢了!”

说着,苏云锦扯下了头上珠花,披头散发的哭道:“从瑶,你居然打我,明明是你对不起我,呜呜呜......”

话音未落,一道颀长清峻的身影大步流星步入雨中。

男人二十三四岁的年纪,生得英武俊朗,棱角分明,一身玄色的蟒袍以金丝刺绣,贵气逼人。

正是璟王顾璟羡。

他伸手抱住了苏云锦,皱眉问道:“怎么回事?”

“王爷,从瑶她......”

苏云锦未语泪先流,一下子扑进了顾璟羡的怀里。

看着苏云锦狼狈的模样,以及落在地上的伞,顾璟羡眸中怒火骤升!

寒眸剔向地上的苏从瑶:“苏从瑶,你太放肆了,竟敢对王妃动手,来人,把她送入东侧院,没有本王的允许,谁都不许给她送衣服和饭食!”

狗男人,知不知道你姑奶奶是谁!

苏从瑶很想分分钟灭了这个狗男人,奈何伤重再撑不下去,眼皮一合,就这样陷入了黑暗。

......

半年后。

天色将黑,被钉死的东侧院却飘出了一阵肉香。

火光映出了一张清丽脱俗的面孔,虽然未施粉黛,却依然美得倾国倾城。

此刻,她正蹲在地上,哼着小曲快乐地烤着串。

身边孜然、辣椒面以及芝麻竟是一样都不缺。

一阵滋啦滋啦的油响,一把串已经烤好,一口撸下,唇齿留香。

“嗯,不错,味道刚刚好。”

正吃得过瘾,门忽然被人踹开,一个云鬓朱钗的女子脸色阴沉地走了进来,身后还跟了两个膀大腰圆的丫头。

“苏从瑶,你这个贱人,竟然没死?!”

苏从瑶不紧不慢地从地上站了起来,似笑非笑地看着对面的苏云锦。

不知不觉,她已经从现代穿过来半年了,当时晕得太快,后来才知道,与她一起来的,还有一个名叫“京城签到”的系统。

本想替原主报仇,却因系统限制,无法随意离开这个小院。

不然,苏云锦哪还能逍遥到今日?

回想原主死前的不甘,苏从瑶的嘴角勾出了一丝森冷:“你这种贱人都还活得好好的,我凭什么要死?”

“放肆,竟然敢和我如此说话,来人,给我掌嘴!”

眼见苏从瑶不但活蹦乱跳,还有肉吃,苏云锦差点气炸了肺!

自打那日之后,她就再也没来过东侧院,今天忽然兴起,便过来看看苏从瑶的尸体有没有被野狗叼走,不想却看到了这一幕。

两个丫头对苏云锦唯命是从,已撸胳膊挽袖子的冲了过来!

苏从瑶不慌不忙地撸下了最后一口肉,一个旋风腿将两个丫鬟全都踹倒在地上。

苏云锦不由张大了嘴,这还是那个弱风扶柳的苏从瑶了吗,这个贱人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厉害了?

立即骂道:“反了,你竟然敢还手?!”

苏从瑶不屑一笑,讥讽道:“这两个狗丫头以下犯上对我动手,苏云锦,你倒是说说,反的到底是谁?”

苏云锦这才想起苏从瑶还有个侍妾名分,不由咬牙切齿。

“论尊卑,我是妃,你是妾,论家势,我姨娘是当朝的贵妃,你娘不过是个商户的女儿,你凭什么和我比高低?区区一个侍妾,与丫鬟有何分别!”

“春桃绿柳,还不给我教训这个贱......”

“今天我倒想看看,究竟是谁教训谁!”

没等她说完,苏从瑶已鬼魅一般地来到了苏云锦的面前,抡圆了手臂,又是一顿打耳光!

苏云锦终日养尊处优,哪受过这种罪,几巴掌下去,脸颊顿时高高肿起,发丝凌乱地倒在了地上。

她惊恐的张着嘴,见鬼一般地看着苏从瑶。

“你......你敢,我......我这就去告诉王爷!”

“你尽管告诉,姑奶奶不介意送你一程!”

苏从瑶飞起一脚,直接将苏云锦踹出了院子。

眼见苏从瑶如此生猛,两个丫鬟哪里还敢动手,顿时都连滚带爬地跑了。

看着狼狈逃窜的三人,苏从瑶嘴角微扬。

按原主记忆,顾璟羡该是很喜欢苏云锦这个绿茶婊的,而她不过是个附带品。

呵。

苏从瑶面上显出几分不屑,她才不管这狗王爷究竟喜欢谁,只求能出去透透气!

再者说,这半年她通过四处签到,得到了不少五花八门的奖励,虽然都是一次性的,但若拿出来,也足以吓死一批人。

只要她能在今天零点之前,完成最后一处签到打卡,她将不再受系统的限制。

到那时,就算苏云锦不来,她也会找她算账!

既然借用了原主的身体,她的债,她就会一分不少地替她讨回来!


回想原主临死时的凄惨,苏从瑶目光微凉。

穿越来的时候这副身体已经出现了心衰的症状,导致她差点再死一次,很庆幸,第一处签到的地方就璟王府,因为东侧院算是璟王府的一部分,所以她原地不动就签到成功了。

在一众奖励中,苏从瑶挑选了恢复所有体能,之后便开始了京城半年游,只是系统有个限制,每次完成签到,她都会被瞬间传送回这间院子,除非有任务,否则无法离开。

而且任务的最长时间只有两个时辰,这让苏从瑶十分不爽,好在,任务就要结束了,只要她完成了终极皇宫打卡,以后行动就都不会再受限制了。

脑中再次闪出苏云锦诬陷原主的画面,眸中的色彩逐渐森冷。

当日原主伴嫁入府,却被苏云锦灌了迷药,送上了顾璟羡的床。之后苏云锦又带人抓奸,将原主活活打死。

开始苏从瑶还想不通,苏云锦贵为王妃,为什么非要想这么一个蠢办法?

直到她捋了N遍出嫁前的记忆,才知苏云锦早与人苟且,非完璧之身。本想借苏从瑶的身子骗过顾璟羡,谁知那天顾璟羡喝得太多,白和苏从瑶躺了一宿,啥也没做成。

到现在也未行同房之礼,这招也算是伤敌八百,自损一千。

可怜原主对这个同父异母的姐姐一直敬爱有加,直到快死了才发现苏云锦是何其的歹毒,只是这一切都来得太晚了。

毒妇,且让她再嚣张一日......

等她从皇宫回来之时,便是她整治苏云锦之日!

门外,苏云锦早已连哭带嚎的跑到了顾璟羡住的天麒阁,却被告知顾璟羡今夜仍然在皇宫回不来,不由气得双眼喷火,将屋子里的水壶花瓶全给砸了。

死皇上天天有病,他怎么不早点病死,害她想见顾璟羡一面都难。

看着镜中红肿的脸颊,苏云锦不禁越想越生气,她泼妇般的拍着大腿,尖着嗓子喊道:“回不来也得回,就说苏从瑶要杀我,他若不回,我就吊死在这儿。”

“是。”

小童无奈,只得去皇宫通传,与此同时,一道黑影也飞出了王府。

这个人正是苏从瑶。

作为最终任务,这次和以往有些不同,打卡的地点指定在了皇上住的永寿宫。

为了以后可以自由行走,苏从瑶也下了血本,使用了一次性任务奖励,一炷香时间的隐身功能,之后又通过另外一个名叫皇城导航仪的奖励,轻松地找到了永寿宫。

远远便看到永寿宫内站了一堆丫鬟和太监。

苏从瑶不禁有些好奇,反正隐身时间还没结束,那些人都看不见她,索性大大方方地走了进去。

与此同时,脑海中也显示了是否立即打卡签到的字样。

为免立即被传送走,苏从瑶决定溜达一下再点,却在这一众人中看到了一个熟人。

竟然是璟王顾璟羡。

此时,顾璟羡一身湛蓝的长袍,端坐在床前的软凳上,高瘦的身板挺得笔直,颇显挺拔陡峭。

一张俊脸和原主记忆中的一样,眸似星辰,眉如远山,两片薄削的双唇微微抿起,气韵不凡。

再看床上那个盖着金龙锦被的中年人,心中顿时明了。

怪不得狗王爷没去找她的茬,原来是皇上病了。

回想他对原主的冷漠,不由义愤填膺,伸手在他胳膊上狠狠地掐了一把。

手臂上的刺痛让顾璟羡心头一惊,立即回过了头,最诡异的是,他居然还听到了一个陌生女人的声音。

狗王爷?找她茬?

她是谁?

眼见顾璟羡左顾右盼,苏从瑶不禁笑了出来。

还以为姓顾的多胆大,呸,怎么不把你吓死。

真不知道苏从瑶喜欢他什么,竟然甘愿做妾,简直傻的够可以,偏偏这狗王爷听信谗言,宁愿要个残花败柳也不要苏从瑶,被带绿帽子也是活该。

顾璟羡更惊了,谁在说话?

为什么别人好像听不到?

苏从瑶又是谁?

忽然,他脑中闪出了一张苍白的毫无血色的脸,眼中色彩顿深。

莫非那女人死了?

魂魄来找他了?

残花败柳又是什么意思?还有什么绿帽子?

惊愕之际,那声音又说道:

看什么看,姑奶奶就是苏从瑶,姑奶奶还没死呢,狗男人,你不是喜欢苏云锦那个破鞋吗,还真以为她摔坏了腰,不敢和你同房,蠢货,她只是早和别人私通,怕被你发现罢了。

回想苏云锦几次支支吾吾不愿和自己同房,顾璟羡的眼中顿时闪出了一道戾色。

难道,这声音说的都是真的?

这时,一个太监走了进来,对顾璟羡耳语了几句。

苏从瑶赶紧凑过去听,那太监已经出去了。

顾璟羡也跟着站了起来。

苏从瑶不由起了好奇之心,正要跟出去看看,却听床上响起了一声呻吟。

身为一个特工中唯一的大夫,她顿时职业病复发。

接着,诡异的一幕发生了——

皇上身上的被子竟然凭空自己掀了起来。

丫鬟们顿时吓得脸色发白,惊叫着争先恐后地往出跑。

苏从瑶耸了耸肩,伸手按上了皇上的脉搏,原来是得了心肌缺血症,估计是熬夜熬多了。

这种病倒也不难,立即掏出随身携带的银针,在皇上的身上扎了几针,银针拔出之际,皇上已然睁开了眼。

苏从瑶心急想看顾璟羡到底为什么走,便在皇上耳边大声说道:“皇上,您日理万机,记性肯定好,我现在就把治病的药方告诉你,你可得记住了。”

苏从瑶爆豆般的说完,便选择了确定签到,叮的一声轻响,眼前顿时一黑,等她睁开了眼,果然已经回到了东侧院。

接着,就听系统兴奋地说道:“恭喜宿主,从今日起,终于可以自由离开这间小院,系统奖励白银十万两,黄金一千两,布匹......”

奖励犹如大雨,倾盆而下,瞬间就把苏从瑶砸懵,最后,系统又十分清脆地说了一句。

“系统升级,宿主任务改变,帮助宿主见到的第一个男人完成愿望,圆满达成后可离开这个世界。”

苏从瑶的嘴顿时张成了O形,居然能离开?

这简直比什么奖励都让她高兴,没有手机电脑的日子,她早就受够了。

不就是找个男人吗,这还不容易,三条腿的蛤蟆难找,两条腿儿的男人却多的是。

这时,一阵脚步传来。

被打成了猪头的苏云锦带着面罩寒霜的顾璟羡,飞扬跋扈地走了进来。

叮咚一声脆响,系统欢快地说道:“系统检测到男人出没,恭喜宿主与顾璟羡绑定完成,请宿主再接再厉,早日完成任务。”

苏从瑶顿时僵住,有没有搞错?!!


怎么会是这个狗男人?

苏云锦已经抽抽噎噎地哭了起来。

“臣妾好心来看从瑶,她却把臣妾打成了这样,王爷,你可要为臣妾做主啊,不然臣妾就当场撞死在这。”

顾璟羡双眼微眯,看向了苏从瑶。

她果然没死。

难道刚才在皇宫听到的声音真的是她?

心念刚起,那熟悉的声音便又响了起来。

狗王爷,杀千刀的狗男人,为什么回来得这么快,只要他再晚上一点,姑奶奶就不用和他绑在一起了,气死了,气死了!

狗王爷?杀千刀的狗男人?

听到谩骂,顾璟羡不禁咬住了后槽牙,脸上却并没有表现出什么。

他平淡地看向了苏从瑶,声音毫无波动地问道:“真是你动的手?”

“是又怎么样,难道王爷是要婢妾站在这里等着挨打?”想起原主的遭遇,苏从瑶清丽的小脸顿时冷了下来。

顾璟羡的眸中顿时闪出了一丝异色。

是她!

可是......她先前并没张嘴,莫非,他听到的是她的心声?

系统和绑定又是什么意思?

惊异之际,那声音再次响起。

何必和狗王爷浪费唇舌,他若肯听解释,便不会把她关在东侧院,和他说话,简直就是浪费吐沫星子。

顾璟羡脸色顿沉,就算他信错了人,苏从瑶这个死女人也不该一口一个狗王爷,简直可恨!

苏云锦哪知两人心中各有想法,见顾璟羡不动,立即梨花带雨地扑进了他的怀里。

“王爷,她是臣妾的妹妹,臣妾哪会对她动手?这半年若没臣妾暗中接济,她怕是早饿死了。只是......臣妾不知是做了哪门子孽,怎会落得个里外不是人。王爷,臣妾心好痛。”

顾璟羡却如同雕塑,动都没动,一双深潭般眼睛仍然目不转睛地看着苏从瑶。

刚才光顾着听心声,竟不想只是半年不见,苏从瑶非但没有清减,反而比以前更加的珠圆玉润,韵味十足了。

“王爷?”

苏云锦不禁有些慌,瞧着王爷的神情,怕不是看上了这个贱人?

顾璟羡垂下了眼眸,目光微凉。

“你先退下。”

“什么?”苏云锦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她的脸都被打成猪头了,顾璟羡竟然让她退下。

立即抽抽噎噎地说道:“王爷,你打算怎么惩罚她,看在我们姐妹一场的份上,王爷......千万别弄死她......”

苏云锦向来都是婊中的典范,就算心中恨不得立马弄死苏从瑶,嘴上却不会那么说。

苏从瑶忍不住呸了一口,当年若不是这个绿茶找准时机跟顾璟羡卖惨,她何至于被关在此地。

这话顾璟羡自然也听到了,心中越发生疑。

再看苏云锦,眼中霎时就多了几分疏离。

一甩袍袖道:“既然你们姐妹如此情深,那本王就不罚苏从瑶,这件事到此为止了。”

苏云锦彻底懵了。

“......不罚了?”

顾璟羡嘴角微扬,笑容里带着几分戏谑。

“这难道不是王妃所求的吗?”

不等苏云锦开口,他又说道:“来人,带王妃回去休息,你们,也全都退下。”

苏从瑶也是吃惊不已,小嘴微张地看着顾璟羡。

狗王爷没吃错药吧,居然没罚自己?

难道他已经知道了当年自己被苏云锦喂药的事了?

可他若知道,为何半年后才来东侧院?

这似乎有些说不通。

苏云锦更是差点惊掉了下巴,这算怎么回事,挨揍的可是她。

她不死心地拽住了顾璟羡的袖子,哭着说道:“臣妾不走,从瑶她打了臣妾,就算臣妾不怪她,王爷难道也不管管吗?”

“她是你的妹妹,你都不怪,本王何必怪她,还不退下。”

顾璟羡推开了苏云锦的手,语气蓦然冷冽。

苏云锦心头一跳,她很清楚顾璟羡的脾气,只得躬身告退。

小院瞬间清静,只剩苏从瑶和顾璟羡两人,气氛一时有些沉闷。

“既然王爷已经断了案,还留在这里干什么,时候不早了,我要睡觉了。”最后还是苏从瑶打破了沉默,毕竟被人一直盯着实在是不舒服。

顾璟羡哼了一声,脚步仍然未动。

“这半年,云锦到底有没有接济过你?”

接济?

苏从瑶讥讽一笑,毫不客气地质问:“当年长姐命丫鬟特制了带利刺的棍棒打婢妾,莫非王爷看不见?难道王爷觉得这种人还会接济我吗?”

顾璟羡皱了皱眉,当时雨下得太大,什么都看不清,他根本就没注意那么多。

“那你又是为何跑到本王床上的?”

苏从瑶抱着肩膀,看傻子一般的说道:“婢妾怎么知道?那日,婢妾只是喝了一杯酒就晕了。哦对了,那杯酒就是您那亲爱王妃亲自倒的。”

“既然如此,当日你为何不说?”

大婚之日,他被几个皇弟灌得酩酊大醉,醒来便见苏云锦在哭,身边躺的竟是苏从瑶。

他顿时大怒!

古代尊卑有别,便是同日嫁入,洞房也不会轮到妾,再加上苏云锦哭得如此悲戚......

若非看到苏从瑶把云锦打倒在雨中,他也不会一时气恼,将她关入荒废的东侧院。本想过几天就把她放出,父皇却突然病倒,他几乎都在宫中度过。

半年来反反复复忧心父皇的事儿,倒把苏从瑶给忘了。

“说了有用吗,王爷已经先入为主,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婢妾困了,王爷也请回吧。”

心中却忍不住骂道:狗王爷,你装什么傻,那日我血流成河,莫非你心瞎,眼也瘸?

她居然又骂他!

接连被骂,顾璟羡终于忍无可忍。

“苏从瑶,你太放肆了!”


章节在线阅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