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热门小说 > 历史军事 > 给活人抬诡棺之后

给活人抬诡棺之后

香豆布丁作者 著

历史军事连载

李北是孤儿,从小被爷爷在村口捡回来,一直抚养长大。而爷爷靠抬棺材这门活儿,把他养到了十八岁。可爷爷做了这么多年抬棺人的活儿,每次只抬死人,不抬活人。如今,被富豪找上门,竟要他们爷孙俩抬活人。爷爷闻言脸上情绪不好,警告李北,如果情况不对,赶紧把棺材丢掉。可当那棺材真被抬起来时,诡异从此降临。泥地涌出污血,青龙缠鬼棺现世!

主角:李北   更新:2022-08-09 09:37: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李北 的历史军事小说《给活人抬诡棺之后》,由网络作家“香豆布丁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李北是孤儿,从小被爷爷在村口捡回来,一直抚养长大。而爷爷靠抬棺材这门活儿,把他养到了十八岁。可爷爷做了这么多年抬棺人的活儿,每次只抬死人,不抬活人。如今,被富豪找上门,竟要他们爷孙俩抬活人。爷爷闻言脸上情绪不好,警告李北,如果情况不对,赶紧把棺材丢掉。可当那棺材真被抬起来时,诡异从此降临。泥地涌出污血,青龙缠鬼棺现世!

《给活人抬诡棺之后》精彩片段

我叫李北,我不知道自己的父母是谁,是爷爷在村口把我捡回来养大的。

爷爷是个抬棺人,要是谁家有人去世了就会来找爷爷去抬棺材,靠着抬棺材这门活儿爷爷把我养到了十八岁。

一个月前我过了十八岁生日,爷爷答应让我跟着他一起抬棺材,从小就耳濡目染抬棺材的事儿,这方面我也比较了解,一个月下来我跟着爷爷在这大山里抬了十几口棺材。

今天,在村里五爷的介绍下,我和爷爷来到小王庄这边抬棺材,没想到在五爷的带领下,我们来到大富豪王启明的家门口。

“老五,这李启明家谁去世了啊,怎么一点风声都没有听说呢。”爷爷压低声音问五爷。

“谁说有人去世了?”五爷奇道。

“没有人去世让我们来抬啥棺?”爷爷愣住了。

“是啊,五爷,没人去世让我们来抬啥棺,你该不会是逗我们玩的吧?”我咕哝道。

“北子,咋说话呢,我怎么会逗你玩呢,就算逗你玩我也不能拿这事开玩笑。”五爷没好气道。

“五叔,八仙都到齐了吗?”这时候一个西装革履的中年人从屋里走了出来,向五爷问道。

这人就是王启明,这十里八乡有名的大富豪,他是一个传奇人物,听说生意做得很大。

“已经都齐了,就等着到时辰呢。”五爷说。

“五叔,这事儿你跟他们都交代清楚,不要搞砸了,事成之后我还有红包给他们。”王启明说。

“放心,这事儿包在五叔身上,不会出事的。”五爷拍着胸脯保证。

“八仙全部到这里来,我把今天的活儿给大伙儿讲一遍。”五爷提高嗓门喊道。

所谓八仙就是对抬棺材人的雅称,一口棺材八个人抬,所以称之为八仙。

“今天大伙儿是给王老板做事,只要大家把事做好了,王老板不会亏待大家的。”八仙聚齐后,五爷站在石头上大声道。

“今天我找你们八仙来不是抬死人的棺材,而是来抬活人的棺材。”五爷继续说。

“什么,抬活人的棺材?”

“五叔,你有没有搞错,我还第一次听说还可以抬活人的棺材呢。”

“抬活人的棺材,难道把活人装进棺材里面,开什么玩笑啊......”

抬活人的棺材,那是什么鬼?

我把目光望向了爷爷,只见爷爷眉头拧成了一个川字,脸色无比难看。

“五爷,你得把话讲清楚啊,我们都只是给死人抬棺,还从来都没有抬过活人的棺呢,到底啥叫抬活人的棺材?”有一个大叔问道,顿时其余的人也跟着附和了起来。

“大家稍安勿躁,不管是抬活人的棺材还是抬死人的棺材,都是一样的抬,所以大伙儿不要害怕,听从安排就可以啦。”五爷喊道。

“哪里有这样的事,这棺材是乱抬的吗,你找我们来的时候只是说抬棺材,现在居然冒出来一个抬活人的棺材,你必须得把这话讲清楚。”有人反对道。

我也急忙跟着点头,这话有道理,听五爷说什么抬活人的棺材,顿时有一种上当了的感觉。

“李老头,平时你的见识多,还是你给大伙儿说说吧。”五爷对我爷爷说。

“五爷,到底抬活人的棺材是个什么鬼?”我一脸不善的盯着五爷,感觉这事就是他给我们挖的一个坑,看爷爷的脸色,这抬活人的棺材肯定不是什么好事。

“要不这样吧,我再去找王老板说说,给大伙儿再加点钱。”见我爷爷脸色依旧是不好看,五爷无奈的说,急忙跑去找王启明。

“李师傅,你见多识广,你就跟我们说说啥叫抬活人的棺材呗,我们还是第一次听说呢。”有人喊道。

爷爷点了一根抽,抽了一口,道:“这抬活人的棺材我也只是听说过,还没有见过。”

“我听说抬活人的棺材就是扎一个纸人放在棺材里,然后把装有纸人的棺材抬去给葬了。”

“为什么要抬一个纸人去下葬呢?那也应该叫抬纸人啊,为啥要叫抬活人的棺材呢?”我不解的问。

“我听别人说这个纸人不是普通的纸人,而是被那些道士画了符的纸人,纸人还穿上了活人的衣服,睁着大眼睛,看起来就像是个活人一样,所以就叫做抬活人的棺材。”爷爷解释道。

“原来是这样,我还以为是真的抬一个活人去葬呢。”我在心中咕哝着,松了口气。

就在这时候五爷过来了,对大伙儿道:“刚才王老板说了,每人的酬劳翻一倍,要是大伙儿把事做好了,每人还给大红包。”

“嘿嘿,翻一倍呐,一千块就是两千块,五百块就是一千块,那我和爷爷两人加一起岂不是就有三千块呐,这笔生意赚啦。”我心中一阵窃喜,盘算了起来。

其余几人也是这般,脸上露出了欣喜之色。

“还有没有谁要退出的,要退出的就赶紧说。”五爷扯开喉咙喊道,腰板挺得笔直,他就不信这么多钱还有人会退出。

“五叔,你跟王老板说,这活儿我们给他干了,而且还会干的漂漂亮亮的。”有人笑着说。

“那成,今天你们八仙就以李老头为首,所有的行动都听李老头的安排。”五爷喊道。

“没问题,李师傅的安排我们信服......”

“爷爷,我们发财了,三千块嘞。”我无比兴奋的对爷爷说,一次拿三千块,我可是从来都没有拿过。

爷爷的眉头依旧紧皱着,把我拉到一边,低声说:“北子,这趟活儿你就别去了,换其他人来顶替你。”

“我不,这可是一千块呐,哪里去找这样的好事。”我摇头。

“北子,这抬活人的棺材没这么简单,邪门的很呐。”爷爷压低声音说。

“爷爷,能有什么邪门的,我又不是第一次抬棺材,再说了,不是还有你在嘛,我就跟在你后面就行了。”我嘿笑道。

“你这孩子,就是倔强。”见实在无法劝我退出,爷爷只好作罢。

“北子,待会你就在我后面抬,要是情况不对,你立马就把棺材给扔掉。”爷爷低声对我。


“爷爷,这半路扔棺材可是大忌啊,这禁忌不是你教给我的吗?”我睁大眼睛望着爷爷,很是不解。

“你听我的就行了,要是你不听,那就别去了。”爷爷板着脸,态度无比强硬。

“我听,我听还不成吗。”我急忙点头。

“李老头,棺材已经准备好了,你们去屋里抬出来就可以了。”十一点四十五分的时候五爷过来和爷爷说。

“老五,你跟我交个底,这王启明家好端端的为什么要抬活人的棺材啊?”爷爷低声问。

“这事我哪里知道,反正你去抬就可以了,别人又不会亏待你。”五爷不耐烦的说,走开了。

“这个老王八蛋!”爷爷低声咒骂了一句,招呼着我把棺材杠扛到堂屋里去。

我来到堂屋里,只见屋子的正中央摆着一口红漆棺材,棺材比我见过所有的棺材都要大,几乎有两米长了,而且棺材被刷的鲜红无比,像是染了血一般,上面还雕龙画凤,做的很是气派。

棺材用九张四方长凳搁着,其中东南西北四个正方位的长凳下面还有一盆清水,长凳摆在了清水中。

屋子里有一个穿着黄色道袍的老道士,他身穿道观,手持道袍,有一股仙风道骨的味道。

这种搁棺的法子我还是第一次见到,忍不住围着棺材瞧了起来,很是新奇。

棺材盖已经钉钉了,我们直接抬走就可以了。

“小娃娃,不要到处乱看。”老道士喝道,很是不客气。

我撇了撇嘴,牛气什么,那么牛逼你自己来抬棺啊。

“北子,不要在别人家里乱看。”爷爷也提醒我。

我将棺材杠压在了棺材上,很是熟练的将棺材绑好,左右两边分别站四个人抬棺,爷爷抬龙头,我站在爷爷身后。

“起棺!”爷爷大喝,八仙一起用力,将棺材抬了起来。

“爷爷不是说棺材里只有一个纸人吗,怎么这么沉。”我在心中咕哝着,这口棺材真他妈的沉,比我之前所抬的棺材都要沉,压得我都快伸不直腰了。

将棺材抬出了家门口,五爷对爷爷道:“李老头,将棺材围着村子先左转三圈然后再右转三圈,最后把棺材抬到贝阳山去。”

“五爷,哪里有将棺材抬着这样走的道理,不是转一圈就可以了吗?”我忍不住叫道,这么重的棺材还要绕那么多圈,这不是折腾人吗?

“那老道长的吩咐,我也没有办法,你们按我说的去做就可以了。”五爷摆手说。

“爷爷,这分明就是坑人啊。”我不满的叫道。

“北子,闭嘴,我们走!”爷爷看了五爷一眼,吆喝着口号,抬着棺材向村里走去,棺材后面也没有跟随送葬队伍,就我们八个人抬棺材。

当我们把棺材抬到村口的十字路口时,刚好就看见一辆大货车飞驰而来,一只大黑猫在路上慢悠悠的走着。

大货车呼啸而过,大黑猫发出了一声惨叫,黑猫的血液从车轮子下面溅射了出来。

溅射出来的血液飞射到了棺材上面,也飞射到了我的衣服上。我穿的是白色的麻衣,那些血液飞射在衣服上格外的刺眼。

货车飞驰过后,留下了满地破碎的尸体。

黑猫的脑袋被撞飞到我的脚下来了,我低头看去,正好看到了一双血淋淋的眼睛,那双眼睛正怨毒的盯着我。

看到那双血淋淋的眼睛,我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急忙转过头去。

爷爷回头看了我一眼,见我满身是血,顿时脸色巨变,喃喃道:“猫死在棺前,人头拿命填!”

突然发生这样的事,抬棺的八仙都懵了,不知所措,目光望向了爷爷。

“血,北子,你脸上有些血!”一大叔向我呼喊。

我急忙用袖子抹去,顿时就将袖子给染红了。

“刚走到村口就被血溅了一身,这不吉利啊。”我咕哝着,使劲的搓着脸上的猫血。

“北子,闭嘴,我们就当什么都没有看到。”爷爷呵斥,脸色无比难看。

“棺材向左边靠,不要从这猫头上面过去。”爷爷喊道。

八仙急忙向左边跨了三步,避开了猫头。

按照抬棺的规矩,已经抬起来的棺材只许前进不许后退,更不能左右移动,我们这么做其实已经坏了规矩。

但是不坏规矩的话,棺材就得从猫头上面压过去,那样的话......更让人觉得瘆得慌。

经历了这事儿,我们八仙抬棺的气氛变得凝重了起来,我也闭嘴不说话了,低着头跟随着爷爷的脚步一步一步的走着。

就这样我们抬着这口异常沉重的棺材围着村子左转了三圈,每一圈最起码有上千米远,左转了三圈后我衣服都在滴水,脚下像是灌铅一样。

“我不行了,我要休息了,我要休息。”我大喊,我实在是走不动了。

“北子,让你平日多锻炼你不锻炼吧,现在走不动了吧。”一个大叔笑着说。

我翻了个白眼,谁说我平时没锻炼,关键是这棺材重的邪乎,把棺材扛扛在肩膀上压得我连腰都伸不直了,而且还感觉它是越来越重。

“你们就不觉得重吗?”我转头看其他几人都是一脸轻松地样子,不解的问。

“不重啊,挺轻的。里面就装着一个纸人嘛,能有多重,肩上大概就三四十斤的样子吧。”一个大叔回答,其他几人都点头。

“三四十斤?怎么可能,我都觉得有一百多斤了。”我叫道。

“你小子就不要瞎叫喊了,我们都是抬的同一口棺材,怎么可能会不一样的重。”一大叔笑骂道。

“北子,你就坚持一会,就我们八个人,你想要歇口气这棺材向哪里落啊,总不能就这样落在地上吧,李师傅你说对吧。”另外一人说。

“北子,坚持住。”爷爷沉闷的说了一句。

我硬着头皮将棺材抬到了贝阳山,到了墓地,急忙将棺材丢在了长凳上,躺在地上喘着粗气。

“特么的,差点就压死我了。”我骂咧着。

“北子,你这身板不行啦,抬口棺材就累成了这样子,看来你是吃不了这口饭咯。”五爷早就在这里等着我们,笑着对我说。

我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站着说话不腰疼,有本事你来试试。

爷爷把我从地上扶着坐了起来,把我后背的衣服撩开看了看,脸色顿时难看到了极点。


我没有看到的是,我抬棺的双肩已经变得漆黑一片,像是抹了一层锅底灰一般。

“爷爷你这是咋了,脸色怎么这么难看?”我不解的问。

“北子,你跟我说实话,抬棺的时候你是真的觉得棺材很重吗?”爷爷一脸严肃的问。

“当然是真的,压得我腰都伸不起来了。”我揉着酸痛的肩膀说。

“那么沉你为什么不把棺材丢掉,我不是跟你说了嘛,情况不对就把棺材丢掉。”爷爷怒喝。

“哎,我不是勉强还撑得下去吗,要是再多一分钟我就要扔棺材啦。”我向爷爷吐了个舌头。

“李老头,阴宅就挖在这里,对着正北方位,挖六尺三分,一分不能多也不能少。”过了一会,五爷对爷爷说。

爷爷沉着脸没有理会五爷,而是拿着铁锹开始挖阴宅了,其余几个八仙也急忙干活了。我也不好意思一个人在一旁偷懒,拿了把洋镐过去帮忙。

“啊,下面有血!”挖了大概十分钟的样子,我惊呼了起来。

我一洋镐挖下去,突然地底就冒出血来了,没一会的功夫附近的泥土都被染红了,而且还有血液在向上面冒。

挖阴宅挖出血来,这可是不详的预兆。

见到这一幕,我爷爷额头青筋直跳,大吼道:“李树根,你们之前没有敬阴宅吗?”

动土之前必须烧香敬拜,这是规矩。

“你们是八仙又不是我是八仙,这些事难道也要我来做吗。”五爷没好气说。

“李树根,要是出了什么事,我要你好看!”爷爷大怒,一脸的狰狞。

“北子,赶紧拿香火敬拜。”爷爷对我喊道。

我急忙拿了一把长香点燃插在了阴宅边,又烧了一大叠纸钱。

我爷爷双手合十对着阴宅拜了三拜,然后跳进阴宅中小心翼翼的用手清理着泥土,没有一会就把表面一层沾有血液的泥土清理出来了。

在阴宅下面,盘着一条胳膊粗细的大青蛇,那青蛇脑袋上面有一个血洞,血液正是从青蛇脑袋上面流出来的。

这条大青蛇的脑袋刚才被我一洋镐给钉穿了,现在都已经死翘翘了。

“啊,下面怎么会有那么大的一条青蛇?”看到那条大青蛇,我惊呼了起来。

爷爷眼睛死死盯着那已经死掉的青蛇,过了十几个呼吸急忙从阴宅中爬起来,找了一个高地向四周看去。

片刻后,爷爷惊呼道:“糟了,要出大事了,青蛇缠鬼棺!”

我也急忙从阴宅中爬了上去,站在爷爷身边不解的问:“爷爷,什么叫做青蛇缠鬼棺啊?”

爷爷身体颤抖,脸色惨白无比,嘴唇都在颤抖,眼睛死死盯着前方,惊恐到了极点,似乎是要发生什么大事一般,就连我的问话都没有听到。

“呜、呜呜......”

这时一只猫头鹰飞了过来,站在不远的树梢上呜呜的叫声,那声音瘆人无比,听的人身上都起满了鸡皮疙瘩。

呼......

突然卷起了一股冷风,吹的地上的纸钱漫天飞舞,有好几张都落到我脚边来了。

我猛地打了个哆嗦,突然间有一种脊背发寒的感觉,神经兮兮的向四周看去。

“爷爷,你说话啊,到底怎么了?”爷爷还保持着刚才那个姿势,我吓的推了推他的胳膊。

爷爷收回了目光,脸上没有一丝血色,哆嗦着对我说:“北子,这活儿咱们不能干,把钱退给他们,我们赶紧走。”

“爷爷,到底......”

“什么都不要问,要出大事了,你按照我说的去做就可以了。”爷爷打断了我,拉着我向山坡下跑。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