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热门小说 > 历史军事 > 纵使深情来时已晚

纵使深情来时已晚

桃花妖作者 著

历史军事连载

结婚三年,苏娴做着陆枭的妻子,本本分分,尽职尽责。她不仅要满足他的个人需求,要时常去探望他爸妈,还要每天帮他打发外面找上门,自称怀了他孩子的小三小四。日子充实而无趣,终于,在陆枭白月光高调归来的当天,苏娴提出了离婚。她什么都不要,只要她妈妈的治疗费用。本以为从此不再有牵扯,一场陷害,苏娴以蓄意谋杀陆枭白月光的罪名锒铛入狱!

主角:苏娴,陆枭   更新:2022-08-19 19:03: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苏娴,陆枭 的历史军事小说《纵使深情来时已晚》,由网络作家“桃花妖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结婚三年,苏娴做着陆枭的妻子,本本分分,尽职尽责。她不仅要满足他的个人需求,要时常去探望他爸妈,还要每天帮他打发外面找上门,自称怀了他孩子的小三小四。日子充实而无趣,终于,在陆枭白月光高调归来的当天,苏娴提出了离婚。她什么都不要,只要她妈妈的治疗费用。本以为从此不再有牵扯,一场陷害,苏娴以蓄意谋杀陆枭白月光的罪名锒铛入狱!

《纵使深情来时已晚》精彩片段

入秋的江城有些凉意。

“我怀孕,已经8周了,孩子是陆总的。”

“陆太太,陆总是爱我的。陆总并不爱你,你有的就是陆太太的身份而已。”

“你和陆总结婚三年,却没有孩子,你还有什么脸面占着陆太太的位置?”

......

一个穿着宽松连衣裙,踩着平底鞋的女人,画着精致的妆容,全身高奢品牌,边上还跟着两个保姆,身后带着三个保镖,居高临下的看着苏娴,那口气都是嚣张的。

苏娴安静的坐在沙发上,看着面前的女人,而后,她无声的叹息。

再抬眼的时候,苏娴的眼神平静,口气也显得温和的多。

“你叫什么名字?”苏娴笑着问着。

李璐一愣:“......”

大概没想到江城还有不认识自己的人。她是国民女神,圈内的顶流,她这张脸,家喻户晓。李璐觉得苏娴是故意的。

“李璐。”李璐的口气不太好了,“陆太太,识趣点,签字离婚,不要再缠着陆总。”

她看着苏娴,倒是没想到,一个看起来温柔的女人,在看向自己的时候,眼神却又显得极为的散漫和慵懒,是完全没把自己的威胁放在心上。

李璐忽然就有些不淡定了,她还没来得及再说什么,就看见苏娴站起身,微笑着看着李璐,这样的笑意并不达眼底。

苏娴走到李璐的面前:“李小姐,一年来和我说怀了陆枭孩子的女人,不下三十个。”

李璐脸色变了变。

“你不是第一个,也不会是最后一个。”苏娴还在笑。

李璐被苏娴笑的有些毛骨悚然,苏娴的手很淡定的放在李璐的小腹上,李璐下意识的后退了一下。

“你要做什么!你不要想害我肚子里的孩子,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李璐很紧张的护着自己的肚子。

“你确定这个孩子是陆枭的?”苏娴又笑。

“当然是陆总的。”李璐很肯定。

“好。”苏娴眉眼噙笑,“那李小姐一定不知道,陆枭做了结扎,就为了避免麻烦。既然李小姐笃定了这个孩子是陆枭的,那不如就生下来?正好,陆家也很想要一个孙子,一定不会亏待李小姐的。”

这话已经让李璐的脸色变了:“......”

“但是呢,这里面若是有什么差池,李小姐可知道后果?”苏娴的口气冷淡了下来。

原本的慵懒好似变得锐利,直落落的看着李璐,李璐整个人都有些颤抖了。

“陆枭最讨厌的就是背叛,更不用说是喜当爹了,嗯?”苏娴已经在李璐面前站定了,剩下的话,苏娴就没再说。

而李璐早就没了之前来时的弱不禁风,转身就飞快的走了。

苏娴在警告自己,甚至陆枭都不用出现,苏娴就可以让她从江城彻底的消失了。

......

苏娴看着李璐离开,默默的叹了口气,她这个工具人陆太太当的很称职。

这些上门闹事的女人,苏娴从最初被吓的不清,到现在不到十分钟就可以解决一个人。忽然,苏娴就觉得一点成就感都没有了。

她低敛下的眉眼,若有所思,但很快,苏娴眼角的余光看向了在楼梯拐角处的陆枭。

这人什么都看见了,也听见了。但这人就和局外人一样,在看着热闹。好像这样的事,就不是他招惹来的。

苏娴无声的嗤了一声。忽然,苏娴的腰间传来一阵迥劲的力道。很快,苏娴就落入了一堵坚实的胸膛。

混合着烟草味的成熟男性的气息传来,苏娴不用抬头都知道,是陆枭。

“老公——”苏娴软着嗓子叫了声。

陆枭嗯了声:“今天去看妈了?”

这个妈,是苏娴的母亲。苏美玲最近身体的情况反反复复的,时好时坏,住在瑞金医院里。

苏娴点点头。

转瞬,她整个人已经被陆枭转了过来。这人一边问,薄唇一边落在了苏娴的唇瓣上,苏娴没反抗,任这人亲着。

随着陆枭的动作,苏娴下意识的用手搂着这人的脖颈。她觉得自己挺没骨气的。典型的嘴巴说着不要不要的,身体却格外诚实。

气氛忽然变了调。

“苏娴,我怎么不知道我结扎了?”陆枭咬着苏娴的唇瓣问着。

苏娴呃了声,有些尴尬的:“总要打发的不是?”

结婚三年,苏娴就是陆枭的工具人。在陆家哄着陆家的几个老人开心,还要处理缠着陆枭的女人。

塑料夫妻感情。

“你最近对我很有意见?”陆枭又问。

苏娴默了默:“不敢。”

“不喜欢应付这些女人?”陆枭仍然在亲着。

“也不会,浪费个十分钟,就是她们花样都一样,没挑战了。”苏娴含糊不清的回着。

陆枭:“......”

然后他气笑了。他发了狠的咬着苏娴。

苏娴被咬的有些疼,含含糊糊的,倒是不想说话。她忍不住开口:“你外面的女人那么多,回来还折腾我干嘛?”

“吃醋?”陆枭看向苏娴。

苏娴:“......”

吃个鬼醋,你全家才吃醋呢!

苏娴闷了,干脆不说话了。

主卧室内,气氛变了调。入秋的江城,还带着一丝丝的燥热。

久久不散。

......

事后,陆枭松开苏娴,直接去了洗手间。

“老公。”苏娴忽然开口叫着陆枭。

陆枭的脚步停了下来,等着苏娴把话说完。苏娴咬唇,低头在思考什么,陆枭也没催促。

一直到苏娴开口:“我们离婚吧。”

原本还淡定的男人,眉头瞬间拧了起来。再看着苏娴的时候,口气也跟着沉了下来:“苏娴,你说什么?”

“陆枭,我们离婚吧。”苏娴是连名带姓的叫着。

陆枭没说话,他转身已经朝着苏娴的方向走来。这人生来就自带迫人的气势,一步步朝着你走来的时候,几乎让人喘不过气。

但苏娴的脸色却没任何变化。

一直到陆枭高大的身形在苏娴的面前站定,苏娴这才平静的开口:“她不是回来了?我看见新闻了。”


宁湘回来了。

那是陆枭心里的白月光。而她苏娴,不过就是陆枭的工具人。刺激宁湘的工具人而已。陆枭做的一切,都是为了逼宁湘回来。

现在人回来了,她这个工具人难道不应该退位了吗?又何必自取其辱呢?

苏娴低头,很淡的笑了笑,有些嘲讽。但这样的情绪,忽然让苏娴闷了一下。说不上为什么,明明不应该有感觉,但此刻却又钝钝的疼。

偏偏站在面前的男人,一句话都不说,就只是看着。苏娴被看的有些头皮发麻。

“你想要什么?”陆枭很久才淡淡开口,波澜不惊。

好似他们谈的不是离婚,就只是今天的天气如何。但苏娴知道,陆枭并没反对离婚。

她笑的很灿烂,好似离婚对于苏娴而言,反倒是一种解脱。

“要我妈妈的医疗费吧。”苏娴提了一个不太过分的要求。

他们当时结婚。也不过就是因为陆枭需要一个工具人,而苏娴要钱。

陆枭听着苏娴的话,眼神带着几分的深意。

平心而论,这3年,苏娴把陆太太的角色扮演的很好。从来没任何过分的要求,陆家的人很喜欢苏娴。而对陆枭,苏娴从来不曾越雷池一步。

说苏娴是陆枭的工具人,陆枭不也是。

想到这里,陆枭倒是安静了一下:“现在这栋别墅我过户给你,你就留在这里。我搬出去,另外,我会给你五千万的支票,负担你妈妈全部的医疗费。”他说的大方。

“谢谢老公。”苏娴眉眼弯弯的,冲着陆枭笑了笑。

一声老公,让陆枭忽然又跟着平心顺气了。但还没一会,苏娴递过来的文件,让陆枭的脸色瞬间沉了下来。

那是离婚协议书。

“我已经签好字了,上面写的是我净身出户,你确定下没问题的话,就可以给律师处理了。”苏娴很主动的把协议放到了陆枭的手中。

陆枭接过,随手翻了翻。协议是苏娴拟的。但是所有的条款都是对陆枭有利的。就连离婚后,苏娴也不会公开她是陆太太身份这点都写上去了。

就像是苏娴对陆太太这个身份没任何的眷恋。好似打工人不想干了,大大方方的对着老板丢了辞职信一样。

顺心的感觉又被暴躁给堵住了。

“好。”陆枭连废话都没有,点头应允。

离婚是该离。但是离婚也应该是陆枭提出,而非是苏娴。

所以下一瞬,陆枭就已经夺回了主动权:“我会让宋律师联系你。”

苏娴嗯了声。

“协议里面把我之前说的加上去,另外,我们离婚,这3个月,我不希望陆家的人知道。”陆枭说的干脆利落。

苏娴拧眉。倒是没想到离婚还要和陆枭纠缠。但是想到对自己很好的陆家人,苏娴最终应承了下来。

陆枭就没再多说过一句话。而后,陆枭转身就走进淋浴房。淋浴房内传来流水的声音,还有那重重的关门声。

苏娴耸耸肩,不知道自己哪里又把陆枭给得罪了。

想不明白的事情,那就不要想。

而这一夜,陆枭就如同这3年来的每一天,从来都不曾留在这别墅过夜。别墅内,仍旧只有苏娴。

翌日,苏娴就已经从别墅搬出。

陆枭在出差,苏娴搬走的消息,还是管家告诉陆枭的。走的干干净净的,除去自己来时的东西。什么都没带走。

就像是对陆枭毫不留恋,有些迫不及待的离开。

管家在碎碎念,说的都是苏娴的事情。

陆枭捏着脑门,有些头疼。脑子就只剩下【苏娴】两个字在嗡嗡嗡的。

最终,陆枭直接挂了电话。

......

一个月后,江城人民医院。

苏娴低头看着手里的报告单,上面明白的【确认妊娠】这四个字刺的她有些晃眼,是怎么都没想到,自己竟然怀孕了。

这个孩子是陆枭的。

说来也神奇,结婚三年,陆枭都在避孕,他们很清楚,这种协议婚姻,不适合多一个孩子,那就是制造麻烦,所以这三年,没任何意外发生。

偏偏在离婚后,竟然有了这样的意外,而那天晚上,是陆枭知道宁湘订婚的时候,他失控了。

而苏娴大意了。

这下,苏娴越发显得懊恼了起来,她的眼神就没从【确认妊娠】四个字上离开。

一旁的医生倒是见怪不怪的:“如果不想要这个孩子的话,尽早来处理,免得后面麻烦。”

医生的声音倒是把苏娴拉了回来,她的眉眼平静,淡淡开口:“这个孩子我不要,医生,什么时候可以手术?”

听着苏娴的答案,医生快速的翻看了一下手中的记录表,冷漠开口:“最快也要一周后,都排满了。你说你们这些年轻人,怎么都这么不懂事呢?避孕都不会吗?”

医生一直在絮絮叨叨的,苏娴一句话都没说,就只是礼貌的颔首示意,很快,她就站起身,跟着护士去预约好了流产手术的时间。

而后,苏娴拿着预约单,头也不回的就朝着医院外走去,她只是请了上午的假,下午还是要回到公司去上班的,打工狗没有时间自由的权利。

......

入夜,苏娴从一辆黑色丰田里下了车,开车的是苏娴的同事。

苏娴站在原地,头发随意的扎了一个鱼骨辫,冲着车内的人挥挥手。

不知道对方说了什么,苏娴笑的很灿烂,而后她才站直身体,看着黑色的丰田离开后,苏娴才转身朝着公寓走去。

她走到公寓入口的时候,就看见陆枭熟悉的高大身影,倚靠在门板上,仍旧是黑西裤,白衬衫,衬衫的扣子矜贵疏离的扣到最上面,整个人看起来禁欲无比。

修长的手指夹着一支烟,冷淡的抽了一口,整个人就被烟雾给笼罩了。

但这却丝毫不影响陆枭这人给人带来的胁迫感,特别是现在这人连眼镜都不戴。

在苏娴看来,陆枭不戴眼镜的时候,是连人都不想做了。

这是本能的意识,苏娴没再靠近,就这么和陆枭保持了适当的距离,她猜不透陆枭为什么忽然来找自己。


他们离婚一个月,也没见陆枭主动出现在自己面前。

“过来。”陆枭的眼神锐利的看向了苏娴,口气是命令的。

苏娴理都没理,一动不动的站着。

在苏娴看来,没走都算给陆枭面子了,她又不是陆枭养的宠物,凭什么这人让自己去,她就去?

“苏娴,过来。”陆枭这一次连名字都叫上了,声音也越发显得胁迫了。

苏娴这才开口:“陆总,我们离婚了,你没权利命令我做任何事情,你有话的话,就在这里说就可以了。”

这个是拒绝的意思,还拒绝的明明白白的。

在苏娴的记忆里,陆枭最不喜欢有人反抗,这种时候,这人应该恼怒的走了,而不是在这里和自己纠缠不清。

结果苏娴失算了。

陆枭就这么掐灭了烟头,一步步的朝着苏娴的方向走来。

在黑夜之中,陆枭的身影逐渐的逼近苏娴,给苏娴带来莫大的心理压力,下意识的,苏娴后退了一步,但也只是一步。

苏娴就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了。

“苏娴,谁准你勾三搭四的?”陆枭的口气是质问的,活脱脱的当众捉奸的丈夫。

苏娴冲着那个男人笑的时候,明艳动人,这是陆枭从来没见过的苏娴。

他们结婚的时候,苏娴就只是顺从,就算对你笑,那笑意就和公式化一样,恰到好处。

笑意甚至不达眼底。

而现在,苏娴却在陆枭面前,表露了完全不一样的一面。

灵动而真实。

可苏娴这样的一面,却是对别的男人展现的。

陆枭越想越觉得不是滋味,就好似结婚的几年,他就是被苏娴给忽悠了。

倒是苏娴无辜的看着陆枭,眉眼弯弯的:“陆总,我们离婚了也,难道我还不能找新欢?毕竟陆总都搂着旧爱了?”

说着,苏娴挑眉:“宁小姐知道您来找我了吗?不然我通知一下宁小姐?”

话音落下,苏娴还真的要给宁湘打电话。

但苏娴的这个电话还没打出去,她的手机直接被陆枭抽走了,苏娴还没来得及反应,陆枭阴沉的声音传来:“苏娴,离婚是你认为的。”

苏娴傻眼。

这种事还有她认为的?

他们连离婚协议都签了。

没给苏娴反应的机会,陆枭一字一句的开口:“离婚协议我还没签字,所以在法律上,我们还是夫妻关系。既然是,你就没资格朝三暮四。”

苏娴:“......”

还能这样?陆枭难道不是应该迫不及待的就要签字离婚了吗?

毕竟宁湘回来了,这一个月,陆枭都和宁湘纠缠不清,多少次媒体都传出他们同居的消息了。

苏娴是真的以为自己从这段三角关系里脱身而出了,结果陆枭现在倒好,当头给了自己一棒,他没签字?

靠!凭什么!

“媒体是不知道你是陆太太,但是陆家的人清清楚楚,你这种事要传出去了,被爷爷知道,你要怎么收场?”陆枭居高临下的质问苏娴,“我也没大度到让我老婆给我种一片青青草原。”

陆枭的声音越发显得咄咄逼人的:“之前你上的是谁的车?”

是一点都没放过苏娴的意思,修长的手已经扣住了苏娴的手腕,微微用力,就直接把苏娴带到了自己的面前,苏娴猝不及防的,整个人贴着陆枭。

鼻尖闻见的都是这人身上淡淡的烟草味,还有熟悉的香水味,那是宁湘惯用的品牌。

到苏娴很快也回过神,她嗤笑一声,直接推开了陆枭,一点都不客气:“陆总,宁小姐知道你还没离婚吗?”

“你威胁我?”陆枭微眯起眼神看着苏娴。

苏娴认真的点头,一点否认的意思都没有:“陆总,我们桥归桥,路归路不是挺好的。您只要签个字,送到民政局备案一下,您就自由了,也不用被我威胁,难道不是吗?”

苏娴觉得再也找不到比自己更好的前妻了,事无巨细的给前夫追妻铺平道路。

就连这个婚内有的孩子,苏娴都没想通知陆枭,所以陆枭还真的不要得寸进尺,兔子急了还咬人呢。

而苏娴的态度,是彻底的把陆枭给激怒了,陆枭没见过这样的苏娴。

结婚三年,苏娴在陆枭面前都是小鸟依人,对陆枭提出的任何要求从来都不会拒绝,甚至陆枭都说不清苏娴的底线在哪里,不断的试探苏娴。

但偏偏,苏娴就像一根极好的弹簧,总能伸缩自如,根本摸不到苏娴的底线在哪里。

那时候的陆枭觉得苏娴真的把自己当成全世界了。

而现在的事实是,苏娴毫不客气的给了陆枭一巴掌,啪啪打脸。

越是这样的想法,陆枭的眼神也跟着越发的阴沉,迥劲的大手就这么捏住了苏娴的下巴,半强迫的让苏娴看向了自己。

苏娴拧着眉,桀骜不驯的样子。

“苏娴,你迫不及待的和我离婚,是因为今天的男人吗?”陆枭在质问苏娴。

苏娴倒是一点都不客气的怼了回去:“是啊,所以陆总不要拦着我找幸福。”

“他知道你结过婚吗?”陆枭的手心收紧了几分。

“知道知道,还知道我离婚了。”苏娴应的很没正经。

陆枭被苏娴的坦荡荡怼的一句话都说不上来,就只能这么阴鸷的看着苏娴,两人的气氛有些僵持。

忽然,陆枭的手机响了起来。

苏娴一点都不客气的,就伸手探入了陆枭的口袋,把手机勾了出来。

这样的动作,在陆枭看来,几乎就是放肆的,而苏娴的手,碰触到陆枭的大腿时,那种燥热的感觉,瞬间就从脚底蹿腾上来。

眼神里的占有欲,忽然就怎么都藏不住了。

偏偏,陆枭的耳边传来的是苏娴一点都不负责的声音:“陆总,您的白月光呢,不然的话,我替您接了?”

直接了当的威胁。

而手机屏幕上,确确实实就是宁湘的电话。

宁湘和苏娴不一样,宁湘缠人,只要看不见陆枭,就会疑神疑鬼,不断的打电话,一直到找到陆枭位置。

苏娴则可以当陆枭完全不存在一样,去哪里,都可以不闻不问。

“接。”陆枭的眸光落在苏娴的身上,一瞬不瞬的。


章节在线阅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