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热门小说 > 女频言情 > 嫁给死对头后只想气死他

嫁给死对头后只想气死他

花惊鹊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穆乐乐从小恣意妄为,集三千宠爱于一身,但她没想到,会在婚姻大事上摔了一跤。爷爷逼她嫁给首富唯一继承人晏习帛,非说对方浑身上下都是有点。可穆乐乐自己知道,晏习帛是她针对许久的死对头,她不可能心甘情愿嫁他为妻。于是,她表面糊弄爷爷和晏习帛柔情蜜意,背地里搞小动作,妄图气死便宜老公。岂料,晏习帛耐心相当好,不闷不响的让她怀上宝宝!

主角:穆乐乐,晏习帛   更新:2022-08-09 09:37: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穆乐乐,晏习帛 的女频言情小说《嫁给死对头后只想气死他》,由网络作家“花惊鹊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穆乐乐从小恣意妄为,集三千宠爱于一身,但她没想到,会在婚姻大事上摔了一跤。爷爷逼她嫁给首富唯一继承人晏习帛,非说对方浑身上下都是有点。可穆乐乐自己知道,晏习帛是她针对许久的死对头,她不可能心甘情愿嫁他为妻。于是,她表面糊弄爷爷和晏习帛柔情蜜意,背地里搞小动作,妄图气死便宜老公。岂料,晏习帛耐心相当好,不闷不响的让她怀上宝宝!

《嫁给死对头后只想气死他》精彩片段

西国L市,穆家庄园。

夜色已深,家中还灯火辉煌。

穆老爷子躺在病床,身子骨越来越不行了。

入秋后,凉意袭体,更是咳出了血。

如今,他虚弱的靠在床上看着一旁西装革履的男人,“习帛,我刚才的话,你愿意吗?”

晏习帛今年27岁,是个孤儿,自小被父母丢弃在孤儿院,后来被穆老爷子所收养,陪着他的孙女长大。

毕业后就进入穆氏集团陪在穆老爷子身侧,是公司的执行总裁,也是穆老爷子最信任的人。

就算是报恩,他也不会拒绝穆老爷子的任何要求。

“穆爷爷,我答应你,娶乐乐。”

穆乐乐今年23岁,穆氏集团千金大小姐,以性格骄纵而出名。

西国,无人不知这位大小姐。

穆老爷子因为她是穆家唯一的孩子,独宠这位孙女,硬是把她宠的无法无天。

大学毕业,她整日不做正事,出门寻事滋事。

这可愁死了穆老爷子。

晏习帛靠在椅子上,想到将要成为自己妻子的女孩儿,眸子一闪,淡淡说道“可是她不愿意嫁给我。”

穆老爷子沉沉道:“只要你愿意,我有办法让她答应嫁给你。”

晚归的穆家千金回来了,穆乐乐面容娇小,身材偏瘦,一双有灵气的眼睛最吸引人的注意。

娇生惯养的她仿佛是公主般优雅,当然也带着公主的脾气。

她胳膊甩着包包,哼着小调进入客厅。

管家等候多时了,“小姐,老爷找你。”

“我爷爷还没睡呀,晚睡对身体不好的,这老头子一点都不知道养生,她怎么能像我们年轻人一样熬夜呢?”

穆乐乐嘴巴快速的吐槽亲爷爷。

屋门打开,她露出一张可爱的小脸,“晚上好,我亲爱滴爷爷。”

穆乐乐最会唬人,长着一张骗人的小脸儿,嘴巴经常哄得人找不到东南西北。

她每次要被穆老爷子教训时,她能凭借自己神一般的“演讲”让穆老爷子火气全消。

“进来。”

穆乐乐进入爷爷卧室,她又看到守在爷爷身旁的晏习帛,顿时没了好气。

她偷偷翻了个白眼。

晏习帛知道这位千金小姐对自己有成见,他已经做好一会儿被她骂的准备了。

“乐乐,你嫁给习帛吧。”

穆乐乐当事人愣了三秒,“啥玩意?我嫁给谁?”

穆老爷子咳嗽,他重申一遍,“你,嫁给,晏习帛。”

“我呸!我不嫁,爷爷,你脑子糊涂了吧。我现在怀疑你是他亲爷爷,你把公司总裁职位给他,你现在还要把你宝贝孙女也给他?你怎么不把你自己给他?要嫁,您老嫁。我青春大好嘉年华,我才不嫁给他。”

穆老爷子被气的剧烈咳嗽,“嫁给习帛委屈你了?”

“他这样的身份,配不上我。”

“我看是你配不上习帛。人家哪点不比你强?学习,能力,做人比你强百倍,是你配不上他。”

穆乐乐激动的指着晏习帛说:“他这样的身份,怎么能配得上我?我是穆家大小姐,他就是给我家打工的。”

穆老爷子被气的手抖,他手捂着胸口,咳嗽的快要吐了。

晏习帛急忙拿出纸巾递给穆老爷子。

当纸巾拿走时,穆老爷子竟然咳出了血!

看到猩红的血迹时,穆乐乐紧张了,她才意识到事情严重性。

这个世上,她就只有爷爷了啊。

她推开一旁的晏习帛,把自己的斜挎包扔到晏习帛怀中,她坐在床边吓得拍爷爷后背,不知不觉泪流出来,她哭腔说:“爷爷,你别吓我啊。算命的说你活到108不是问题,你别咳血啊。”

她看着爷爷又咳血了,穆乐乐吓得大哭。“怎么办呀爷爷,你别咳血了,我怕你死哇,爷爷你别咳了,呜呜。”

管家授意,“小姐,我家有个老话,垂危的人家中要办一件喜事来冲喜。”

穆乐乐哭着哭着顿住了,她小哭音说:“可是,可是我怕再给我爷爷找个伴儿,我奶奶的棺材板会压不住。”

“噗”穆老爷子没忍住,一下子喷出口中的血浆,全喷在地上。

血溅到了晏习帛锃亮的皮鞋上。

就连晏习帛如此淡定的人也差点被她一句话气笑。

穆老爷子看着孙女,“是你嫁给习帛来给我冲喜,不是我娶新老婆。”

他没死也能被孙女给气死。

“呜呜,爷爷,我不愿意为了你牺牲我幸福。”

穆老爷子继续咳嗽。

接下来的几日,穆乐乐哪儿都不敢去,陪在爷爷身边,只要她说不嫁人,穆老爷子就咳血,后来还气昏迷了一次。

穆乐乐撇嘴,委屈的答应了,“我嫁人好不好,你别咳血了爷爷。”

……

自从穆乐乐答应结婚后,穆老爷子的身体一天比一天好转。

转眼两个月后,婚期到了。

穆乐乐坐在新娘房被人伺候着梳妆,想到自己要嫁的人,她就双手托着下巴,一番嫌弃。

自从她出生起,身边就有一个比他大五岁的男孩儿,告诉她这个不能做,那个不能做。

爷爷批评她也是,“乐乐,你跟习帛学习学习。你今年又考了倒数第一,习帛是全校第一。”

小时候在学校,他的情书全是通过她的手送过去的。

穆乐乐是在初中的时候和晏习帛决裂的,因为她发现,自己身边的朋友全是因为晏习帛才和她玩儿的。

种种原因,她看不起这个寄宿自己家,从小一起长大的新婚丈夫!

“新郎来接新娘啦,快撒糖。”

门口一声声热闹,接着是礼炮响起。

晏习帛被众人拥着进入穆家大厅,他手捧着玫瑰,去到新娘房间。

推开门,仿佛是一束光照入。

刺眼的光让别人的眼睛睁不开,他的眼睛却不舍得闭上。

床尾站着满身洁白如公主的女孩儿,他从小陪伴到大的女孩儿。

她美艳的仿佛是世界上最耀眼的珍珠,比手中玫瑰娇艳,比世间一切好看。

晏习帛的手紧了紧,他朝着身着婚纱的穆乐乐走去。

晏习帛是西国的贵公子,众人趋逐的对象。

他的面颊冷硬,凤眸深邃,一八七的身高刚好能完美的包裹住穆乐乐的小身躯。

女人吃他的颜,男人看重他的本事。

都说穆老爷子眼光长远,二十多年前就收养了这个潜力股男孩儿。

穆氏集团在晏习帛手中,更上一层楼。

金融危机让数以千计的公司都破产,只有穆氏集团在晏习帛的手中,冲破了限制,一跃成为了西国首富。

旁人纷纷羡慕不已,果然最好的还是留给了自己。

反观,大家都觉得穆乐乐配不上他。一个性格骄纵跋扈,惹是生非,秉性不好的人晏习帛怎么能娶她?


晏习帛走到穿婚纱女孩儿面前,她傲娇一哼,脸别向了一边。

晏习帛看着可爱的她,嘴角微勾。

他把捧花塞到穆乐乐的怀中,拦着穆乐乐的细柳腰枝,弯腰一把公主抱起她。

吓得穆乐乐嫩藕双臂下意识的环着他的脖子,美眸瞪圆控诉他。

今日是晏习帛的大喜之日,他心情不错,全程嘴角洋着笑容。

他抱着穆乐乐下楼,走出客厅,将她送入车中,前往婚场。

晏习帛和穆乐乐都没有父母,二人少了许多复杂的工序,到了后,二人直接并排走入婚姻长廊。

穆家大小姐结婚,惊动了西国各大名豪。

众人纷纷前来道喜,穆老爷子既是男方人又是女方人。

他在人群中,人逢喜事精神爽,穆老爷子双目炯炯,精神健旺。

“穆老,恭喜恭喜啊。”

“同喜同喜。”

新人在台子上互相交换戒指,穆乐乐嘴巴撅的老高,晏习帛的嘴角一直含着盈盈笑意。

为她套上婚戒,晏习帛看着她的目光柔和了。

一天的忙碌,傍晚送走宾客,晏习帛被穆老叫走,和他谈了一番话,才放他回到新房。

新房内,穆乐乐还是白天的装扮,她穿着婚纱,掏出一张离婚协议书,“啪”的一声拍在晏习帛的面前,“签字,离婚。”

晏习帛脱去外套,坐在沙发上,他拿起桌子上的离婚协议书看都不看就在上边签了字。

穆乐乐看着他干脆利落的样子,“晏习帛,你别想贪图我家公司。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有个地下情妇,你打算娶我后霸占我家公司,然后和你的情妇双宿双飞。你做梦去吧!”

晏习帛抬眸,眼睛一瞬不瞬的望着她,这眼神带着压迫,让穆乐乐的心没来由的紧张。

“洗澡睡觉去吧。”

晏习帛不想搭理她,他起身解开衬衣打算去浴室洗掉头上的啫喱味道。

穆乐乐被他无视的满身怒火,她提着婚纱追着晏习帛,“懦夫,从小到大你都是这样,你吵不过我就逃避。你除了会这样还会如何,晏习帛,你情妇跟着你这样的窝囊废也是眼瞎了,就你……”

“说够了没有!”晏习帛转身,盯着穆乐乐厉呵一声。

穆乐乐被他的气势吓的后退了一步,“你,你吼我干嘛,我又没说错。你包养着情妇,又娶我。你就是大写特写的渣男,死渣,渣死你了。”

晏习帛进入浴室,打开水龙头杜绝外边的声音。

门外,穆乐乐嚷嚷他了一会儿,没声音了。

晏习帛等了五分钟,还没有声音。

他忽然打开门,看着地上扔着洁白的婚纱,而穿婚纱的人已经没影了。

新婚夜,新娘子跑了!

半个小时后,海棠酒吧。

“来来来,我们庆祝一下,我们的乐乐新婚夜快乐。”吵闹的舞池,里边形形色色男女在蹦迪。

一旁,围聚了一群富二代,一起举杯庆祝。

中间坐的人正是白天刚和晏习帛拜完天地的女子。

穆乐乐掏出自己的银行卡递给一旁的朋友,“本小姐今日开心,全场我买单。”

周围人都在欢呼,这位大小姐有钱,出手总是最阔绰。

“乐乐,你新婚夜逃出来,晏总不说你吗?”

“呵,他就是破打工的,他还敢管在我头上。”

家中,晏习帛的短信收到一条他在海棠酒吧消费80W的短信。

他起身拿着车钥匙出门捉新娘。

不一会儿,晏习帛到了。

他进入后,看着卡座里的人,很快便找到了穆乐乐。

她正和朋友指着台子上的几个领舞评价那个人的身材好,没有看到晏习帛的出现。

晏习帛出现,周围的人瞬间秉着呼吸。

就是这位爷当年以穆乐乐兄长的名义教训过她们家族的企业,勒令他们不许和穆乐乐交朋友。

如今,这位爷成为了穆乐乐的丈夫,他们平时都是私下里偷偷玩儿的,都不敢被晏习帛发现。

今日,被抓现场了。

穆乐乐被人拍拍肩膀,“乐乐,你转过身看看。”

“转啥呀,你看台子中间的四号,那小弟弟简直是人间极品啊。”

朋友又拍拍她,“你老公来了。”

“狗屁老公,老娘单……啊,晏习帛!”穆乐乐一个转身被突然出现的男人给吓了一跳。

上次她来酒吧,被晏习帛抓回去后,直接给送出国了,并且他给爷爷洗脑说海外留学更适合她。

害得她一个人在国外,打电话寻死觅活又装病的才被接回来。

晏习帛气的牙关紧咬,他上前,拽着穆乐乐的细手腕,一个哆嗦把她拽到自己怀里,二话不说,拽着她离开酒吧。

走到门口,晏习帛沉声警告,“穆乐乐,今天晚上是新婚夜,你敢逃了?”

“本小姐在一个小时前和你离婚了,鬼和你新婚夜,我是单身!”

晏习帛拿出手机,找到穆老的手机号,他恐吓穆乐乐,“我现在就打电话告诉爷爷,我和你签了离婚协议书。然后再把你一个人送出国,这次,你割腕自杀我都不会把你接回来。”

“你卑鄙无耻下流王八蛋。”穆乐乐对着晏习帛的脸就骂。

晏习帛喉结滚动,“自己上车。”

穆乐乐被逼的没骨气的打开车门,自己钻了进去。

晏习帛从另一侧上车。

回到家中,她率先进入婚房,一把将新郎官推出去,脾气坏的冲他嚷嚷,“分房!”

“大半夜的,吵什么?”穆老披着外套走出来。

晏习帛:“乐乐要和我分房睡。”

“分什么房,像话吗?你们两个敢分房,明日我就断了乐乐的所有银行卡。”

穆乐乐生气的鼓着嘴,“爷爷~我为了你牺牲我一辈子的幸福给你冲喜,你竟然为了一个外人要把我往火坑里推?你知不知道你眼前的人渣有情妇?”

“你哪只眼睛看到了?习帛是你丈夫,你就得相信他是爱你的。”

穆乐乐对着晏习帛,恶劣的说:“呸,恶心人。”

当年把自己一个人扔到国外自生自灭,还让她的银行卡绑定他的手机号监视自己所有行踪,并且害得她交不到好朋友,让她一直活在他的阴影下……这是个狗屁爱。

穆老盯着孙女给孙女婿留门,他看着晏习帛进入婚房,并对一旁的佣人吩咐,“守好小姐和姑爷的门口,今晚姑爷再被赶出来,立刻通知我。”

婚房内,到处都是红色,床罩上象征“早生贵子”的果仁也被她一巴掌打到地上。

她拿起床上的枕头,一下子仍在沙发上。


晏习帛看着火大的女孩儿,他坐在沙发上,脱掉鞋袜,直接躺在沙发上睡觉。

穆乐乐看着他竟然能安稳入睡,她故意发出很大的声音去浴室洗澡,手机放大声音乐,东西扔在地板上扰他,不让他好好睡觉。

可惜,穆乐乐都失败了,沙发上的男人纹丝未动,身上直接盖着自己的外套就睡着了。

穆乐乐泄气,她穿着睡衣,直接躺倒在被窝里,用被子狠狠地蒙着头气呼呼的睡觉。

十分钟后,她睡着了,沙发上的男人眼睛睁开。

嫁给一个从小讨厌到大的人,谁都接受不了。

哪怕他们是一起长大的“青梅竹马”。

他起身,静悄悄的走到床头柜处,掀开她被子,露出她的小脸,让她别被被子憋坏。

关了室内的灯,晏习帛重新躺回沙发上睡觉。

忽然,手机响了。

他接通电话放在耳边,那边是一个女人的声音,她声调微弱,似乎是哭了许久,“习帛,恭喜你结婚了,祝你新婚快乐。”

晏习帛烦躁的将通话挂断,手机放在一边。

心乱了,他这晚一夜没睡。

翌日,穆乐乐从床上醒来时,室内已经没了晏习帛的影子。

“跑的还挺快。”她出门,看到在晨练的爷爷,有时她会怀疑,自己结婚会不会是被爷爷骗的?

这老头子的身体没那么糟糕啊。

太极拳打的比她都标准。

“爷爷,你说我要是和晏习帛现在离婚,你会不会继续咳血啊?”

穆老爷子追着就想打孙女,“不离不离,我骗你的”

清晨,一则消息,再次让穆家客厅发生水火不融景象。

“震惊,穆氏集团大小姐新婚夜惊现海棠酒吧去蹦迪!”

有图有真相,还有视频。

不知道是哪个无聊媒体记者,爆出穆乐乐新婚夜去酒吧的料,还让她上了头版新闻。

穆老爷子看着清晨的报纸,他气的手抖,“穆乐乐!我真是把你惯得无法无天了。管家,把穆乐乐的所有卡给我停了。”

多少人求着想把女儿嫁给晏习帛,晏习帛都看不到眼中,最后还是他装病,骗晏习帛娶了他没人要的孙女,结果,他孙女不想着如何把晏习帛留在身边,竟然在新婚夜去酒吧!

这次,必须给她一个教训。

穆乐乐的所有银行卡全部停了。

俗话说的好,钱不是万能的,但是没钱是万万不能的。

穆乐乐深知这一点,于是她跑去了穆氏集团让晏习帛给她的卡解封,他是穆氏集团的掌权人,他的话没人敢不听。

穆乐乐踩着高跟鞋,明明是冬天,她却为了美只穿了薄薄的打底裤,上衣是时下最流行林小V领的衬衣,外边是一个宽大的披衣,提着限量款的包出现在晏习帛的办公室。

“晏习帛,爷爷把我卡冻住了,你把我卡解封了。”她出现就是命令的语气。

晏习帛靠着椅子,淡定的看着她,“找爷爷解封去。”

穆乐乐一巴掌将他的笔记本合上,语气不善的吼,“他要是愿意给我解封,我来找你干嘛?”

晏习帛看了眼她刚才用力拍的一巴掌,他抬眸,一双锋利的深眸凝望穆乐乐的脸,“新婚夜去酒吧喝酒让我在全国面前丢尽了脸,今天又来办公室对我大呼小叫,你凭什么认为我会帮你解封银行卡!”

穆乐乐看着晏习帛,他敢埋怨自己?

“晏习帛,你认清楚你的位置。穆氏集团是我的,你就是给我打工的,你得听我的吩咐。你不听我的,小心我撤你职。”

晏习帛起身,他俯视身材娇小的妻子,“公司交在你一个废物手中,撑不过一年就要宣布破产。”

“你说谁是废物!”穆乐乐双眸喷火。

晏习帛瞥了她一眼,厌恶的错开。

“穆乐乐,公司我只帮你撑到你25岁生日,之后穆氏集团的死活与我无关。你若还是这番骄纵脾气,穆氏集团未来破产都是你一手造成的。”

穆乐乐眨眨眼,听他这语气,等到她25岁,他就要离开了?

“呵呵,说的比唱的还好听,等我25岁生日时你离开,你怎么不现在离开?你就是骗我爷爷的信任,害的我爷爷让我嫁给你,然后你一步步独吞穆氏集团。”

晏习帛看着嘴巴说难听话的穆乐乐,她对自己的意见成年累月的积累,早就深重了。

“出去!”

穆乐乐赖在办公室,“你把我卡解封了我出去。”

下属来到办公室对晏习帛汇报工作进度,看到穆家那位脾气不好的大小姐在,为了避免祸及池鱼,立马闪退。

晏习帛后来起身,他拿着电脑和文件外出办公,办公室就让她一个人坐着吧。

总裁办的秘书看着憋屈的总裁,连董事长都尊重他,他却娶了全世界唯一不尊重他的穆乐乐为妻。

这已经不是总裁第一次被气出来了,大家都不敢言语上级家事。

办公室内,晏习帛的手机忘了带出去。

这时,晏习帛的手机响起,来电人不是别人,正是他的“情妇”。

穆乐乐拿起他的手机,嘴角勾起一抹坏笑。

她没经过晏习帛同意,直接接通电话放在耳边。

“喂,我是穆乐乐。”

一声童音拿着手机喊晏习帛,“爸爸,爸爸。”

穆乐乐:“……”

晏习帛的情妇还给他生了儿子!

她怒火中烧,推开办公室的门,走到门口,对着晏习帛的脸就是一巴掌,“人渣!”

说完,将他手机扔给他,转身气走了。

总裁办的人皆震惊的看着眼前一幕,总裁被打了?

晏习帛看到手机上的来点人,他拿起手机放在耳边,“喂?”

“爸爸,妈妈睡着了,叫不醒,呜呜”

晏习帛挂了电话,他放下手中的公务,拿着车钥匙立马离开。

“典典,我马上到。”

穆乐乐上车后,生气的大叫一声。

她开车回到家中,看到在诵经的爷爷,她走过去,一把夺走爷爷手中的“静心经”,摇晃着穆老爷子,企图吼醒爷爷,“晏习帛就是个人渣败类畜生,他连儿子都有了!爷爷,你要让我喜当妈嘛?”

穆老爷子看了眼急躁的孙女,他嘴巴念:“莫生气莫生气,气出病来无人替,不孝孙不孝孙,此生全是来还孽……”

“爷爷,你这次就算是把血槽吐空,我也要和晏习帛离婚,离婚,离婚!”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