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热门小说 > 女频言情 > 双面伊人

双面伊人

息夫人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岳伊没想到自己精心设定的小白花人设,竟然受到了傅言尧的欢迎!本来是她反向推理的人设,傅言尧最讨厌的女人类型,没想到竟适得其反。人设被扒没了不说,男人还死活不同意离婚,岳伊看着自己那些奖杯奖项,欲哭无泪的望着男人,心中只念叨着“完了,完了”,这回底都被他抖落干净了。

主角:岳伊,傅言尧   更新:2022-08-19 19:03: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岳伊,傅言尧 的女频言情小说《双面伊人》,由网络作家“息夫人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岳伊没想到自己精心设定的小白花人设,竟然受到了傅言尧的欢迎!本来是她反向推理的人设,傅言尧最讨厌的女人类型,没想到竟适得其反。人设被扒没了不说,男人还死活不同意离婚,岳伊看着自己那些奖杯奖项,欲哭无泪的望着男人,心中只念叨着“完了,完了”,这回底都被他抖落干净了。

《双面伊人》精彩片段

深夜,傅宅,一道纤细曼妙的影子从房间里溜出,悄然推开了傅家掌权人傅言尧的房门。

岳伊轻车熟路又小心翼翼的摸上床,手刚接触到被子,就被人擒住了手腕。

“啊,好痛。”岳伊轻声嘟囔了一句,听起来委屈极了。

傅言尧顺手开了灯,骤逢光亮,那双深邃的黑眸微微眯起,拢着眉峰,无奈又恼火,“岳伊,你又想做什么。”

他五官本就生得极好,而且久居高位更显得眉眼冷峻,被那双黑眸一盯,饶是傅氏集团的总监经理见了都要身子打颤,何况眼前这个小可怜。

果然,岳伊被他气场所摄连忙低下头,嗫嚅道:“……我来尽妻子义务。”

傅言尧目光锐利盯着她,“我妈又给你打电话骂你了?”

岳伊抿了抿嘴,不敢说话。

傅言尧的母亲不满于儿子娶一个要家世没家世要能力没能力的乡下女人,经常会摆婆婆的款训斥岳伊。

这一点傅言尧也很清楚,想到母亲,傅言尧眼里闪过一丝不耐,但是看到眼前女子瑟缩的身子,得益于多年的教养,他还是放缓了语气。

“岳伊,领证当天我就告诉过你,咱们的婚姻只是做戏给长辈们看,等时间到了你拿着你应得的走人便是。”

岳伊闻言红了眼睛,梗着脖子说:“我不离婚,我们村的人都瞧不起离婚的人。”

傅言尧嘴角抽搐,他忘了,眼前这个妻子是穷乡僻壤里长大的,明明21世纪了,但是思想十分保守。

简直没法交流,多说无益,傅言尧直接按了铃叫傅宅的佣人上楼。

“送少夫人回房间休息。”

值夜的佣人兰姐在心里叹了口气,看来少夫人又失败了。

等岳伊一步三回头被兰姐带走,傅言尧又给保镖兼助理莫志谦打了个电话,“你是怎么保护我安全的,岳伊又偷溜进来了,看不到吗?”

莫志谦在电话那头笑作一团,“老大,我只负责保护你的安全,可不负责你的贞操。”估计傅言尧要发火,莫志谦连忙丢下一句:“少夫人可是你合法妻子,进你房间我凭啥管啊。”

就利落挂了电话。

说起来莫志谦真挺佩服岳伊的脸皮和毅力,平均一周三次的频次趁夜溜进老大的房间,只可惜次次都被老大赶出来。

但是屡败屡战,绝不言弃。

岳伊拉着兰姐的手,抬起的眸子如蒙了一层雾,又委屈又可怜,“兰姐,你说言尧到底喜欢什么样的啊?”

兰姐也是在傅宅做了很多年的佣人,但是看着岳伊这模样,实在说不出口。

巴掌脸,颇有古意的柳叶眉,长发披肩,眼睛又大又圆,眸光如水,就跟小动物的眼神一般。不管怎么看,都是个小美人。

虽然出身穷乡僻壤,但并没有土包子味。

只是……太幼态了。

傅总并不喜欢又软又糯的小白花,喜欢杀伐决断可以与之并肩的女强人啊。

何况傅总心里早就有一个白月光了。

不过雇主家的事兰姐不能多说,只能摇头,“少夫人,我是做佣人的,哪里知道傅总的心思。”

送岳伊到了房间,兰姐见她垂着脑袋实在可怜,又不忍心的安慰道:“也许是结婚不久,傅总和您还不熟悉,多熟悉熟悉就好了。夫人,您早点休息吧。”

“哦。”岳伊的声音软软的,低落的应了一声。

兰姐见她关了房门,才放心的回一楼去了。

而进了房间的岳伊一改刚才的柔弱,快步走向梳妆台,一边将散落下来扮柔弱的长发扎起一边抽空去看手机,微信已经有十几条未读信息。

都是Zero发的,大意就是拍卖会都要开始了,你丫怎么还没来!

岳伊没回消息,也没有着急,慢条斯理从梳妆台里挑选化妆品,细细勾勒着眉眼。

化完妆又将直发卷成大波浪,从衣柜暗门里拿出一条露肩的红色长裙换上。

再看镜子,里面的女人烈焰红唇,红裙妖娆,一头大波浪卷发,眼尾挑起,跟带勾子一般,显得美丽又危险。

哪还有半点小白花的柔弱。

手机连续震动起来,岳伊低头瞄了一眼,点了接听,“催什么,我不到,他们敢开拍吗?”

Zero被她的理所当然给无语到了,是不敢开拍,毕竟这次的拍卖品还在这位大小姐手上。

“等了你一个小时了,拍卖品再不来,你小姑子就要把华鼎会场给掀了。”

岳伊蹙起眉头,“傅言蓉也去了?”

Zero笑了一声,不怀好意道:“何止,岳菁菁也来了。”

====

华鼎会场,傅言蓉正坐在二楼贵宾席生闷气,陪同熬夜参加拍卖会的傅母谢艺华心疼女儿,倒是按捺着心底的燥意,拍了拍傅言蓉的手背,“都等了这么久了,也不在乎多等十五分钟。”

傅言蓉如何不明白这个道理,何况今日的拍卖品是国际知名设计师One的手稿,别说多等一个小时,就算是等到明天,她也得等。

“妈,爷爷是不是老糊涂了,竟然想让那个土包子负责傅氏旗下的珠宝设计公司。”傅言蓉满眼都是讥诮,“就算咱们家家大业大,也经不起那什么都不懂的土包子折腾吧。”

想到那个什么都不懂、被骂几句只会含着一包泪看着自己的乡下媳妇,谢艺华也是满心不痛快,她儿子多优秀啊,非被老爷子逼着娶了这么个女人。

谢艺华甩了甩脑袋,似想把岳伊那小白花的懦弱模样从脑中甩出去,冷冷道:“你今天拿到One的手稿,傅氏旗下公司大量生产,所盈之利一定会让老爷子刮目相看,到时候,珠宝设计公司就是你的,轮不到那土包子插手。”

这也是傅言蓉心中所想,虽然背靠傅家她早就跻身华国名媛,但是在家做靠哥哥养的米虫并非她想要的。

哥哥不是喜欢乔沁那种女强人吗,哼,她也可以!

母女俩正各自想着自己的心思,突然看到一楼人群有些骚动,傅言蓉眼露期待,“是不是One到了?”


一楼大门处有一个穿着水蓝色长裙的女人被人簇拥着走了进来,傅言蓉看了一眼就失去了兴趣。

不是One,众所周知,One只喜欢穿大红色的衣裙。

谢艺华比她心思深,见簇拥着那个女人的是华鼎会场的高层,不由奇怪:“这是哪家的小姐,之前从没见过。”

华鼎会场背后的势力不容小觑,能让这些高层簇拥着,应该不是普通身份。

上流社会都是有圈子的,傅言蓉听她这么说也仔细看了几眼,“眼生,可能是哪家流落在外的私生女?”

傅言蓉这么猜测是因为华国的名媛数得上名号的都在交际圈里见过了,这位没见过,只可能是哪家上不得台面的私生女。

傅言蓉顿了一下,“妈,你觉不觉得她朝我们走来了……”

二楼是贵宾席,这女人能上二楼不奇怪,但是明显是冲她们来的。

谢艺华和傅言蓉都陷入了深深的疑惑,难道是认识的?

“傅夫人,傅小姐,打扰一下,这位是岳小姐,今天拍卖会中第二件拍卖品的收藏者,岳小姐托我们引荐,不知道二位是否介意。”走在前头的华鼎会场经理十分有礼,毕竟傅家是拍卖会的常客。

华国知名的大家族里并没有岳家,但是今天拍卖会的第二件拍卖品是赫赫有名的蓝田玉,据传是战国时代流传下来的。

没想到收藏者竟然是这么年轻的女子,谢艺华压下心头的疑惑,温婉一笑,“当然不介意。”

听她这么说,经理连忙做了介绍。

“傅夫人、傅小姐,我叫岳菁菁,很高兴认识二位。”岳菁菁连忙打招呼,见二人浑身都是高定,所有出现在二人身上的物品都价值不菲,岳菁菁目光深处流露出羡慕。

如果不是父母看走眼,嫁进傅家的是她才对,那她也能拥有这些了。

顶层监控室里,岳伊面罩寒霜,“这枚蓝田玉是我爷爷戴在脖子上的,怎么会出现在岳菁菁手里。”

Zero自看到第二件拍卖品的收藏家名字是岳菁菁就查了这件事,解释道:“云城医院那边的人说最近岳家生意出了问题,你爸一家焦头烂额,在医院看望岳爷爷时发现了脖子上的蓝田玉,就偷偷取走了。”

岳伊闭了闭眼,压住心头的怒气,岳成涛是她的父亲,在云城生意做得很大,赚了不少钱,有钱了就抛弃了重病的糟糠之妻,另娶了美貌娇妻。

在母亲病死后,岳伊跟着爷爷在云城乡下生活,没享过岳成涛半点福。

结果爷爷昏迷后在医院住着,反倒被岳成涛偷了贴身佩戴的蓝田玉。

“你别急啊,蓝田玉就在华鼎会场,咱们给岳菁菁制造点意外,不是难事。”Zero看不得岳伊生气的样子,连忙安慰她。

岳伊冷静下来后看着监控画面里正与谢艺华、傅言蓉相谈甚欢的岳菁菁,唇角一勾,冷冷道:“你以为岳菁菁是想靠蓝田玉卖出一大笔钱救岳成涛的生意?”

Zero摸了摸下巴,“难道不是?”

“她是想借蓝田玉和傅家搭上关系。”岳伊揉了揉眉心,傅言尧的身份曝光之后在岳菁菁眼里就是一块唐僧肉,现在唐僧肉被她吃了,岳菁菁可不得想方设法弄回去。

“不至于这么无耻吧,当初傅言尧去提亲,可不知道岳家有两个女儿,还以为就岳菁菁呢,是岳成涛自己给岳菁菁拒了,拿你顶上的,现在又后悔,不觉得打脸啊。”Zero啧啧称奇,见人无数,岳家这三口真是刷新了他的认知。

和岳成涛三人比,岳爷爷和岳伊简直不像岳家的人。

岳伊翻了个白眼,拒婚的时候岳成涛可不知道傅言尧是傅氏集团的总裁,不过有长辈的信件为证,岳成涛不好反悔,记起了还有一个女儿丢在乡下养着,连忙叫出来应付这门婚事。

连彩礼都只要了十万。

而监控里,谢艺华和傅言蓉都面露惊讶之色,“什么,你是那土包子的亲妹妹?”

听傅言蓉这么称呼岳伊,岳菁菁心中暗喜,看来岳伊在傅家并不受喜欢,既然如此,接受她的可能性就很大。

毕竟她与岳伊比起来简直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姐姐只是从小跟着爷爷在乡下生活,比较质朴而已。”岳菁菁柔声解释道。

傅言蓉并不知道云城发生的事,瞧着岳菁菁进退有度,不卑不亢,不由嘟囔道:“也不知道大哥怎么想的,放着你不娶,去娶一个乡下长大的。”

在她看来,反正在爷爷的强势要求下非要在岳家娶一个,还不如娶岳菁菁。

大厅的灯光忽然全部关闭,两秒后又重新打开。

这是华鼎会场的规矩,代表拍卖即将开始。谢艺华和傅言蓉来此的目的便是手稿,见拍卖会开始便不再理会岳菁菁。

第一件拍卖品就是One的设计手稿,是One亲自拿出来的。

一袭红裙摇曳,衬得人肌肤胜雪,比肤色更绝的相貌,也不知道是怎么长得,又古典又妖娆。

会场静了一瞬,One接过主持人的话筒懒懒道:“珠宝设计的手稿而已,起拍价一元,无上限,价高者得之。”

虽说起拍价低,但是来这里的人非富即贵,一楼的人举牌便报到了十万。

傅言蓉不甘示弱,频频举牌。

最后以一百五十万的价格成交。

傅言蓉颇为得意,这群人,也想跟她抢?

接过工作人员的材料签了字,傅言蓉眼珠一转,“我要见一见One。”

工作人员有些为难,“One是不接触买家的。”

“我代表傅家,有很重要的事要与她商量。”傅言蓉语气强势,她就不信One一点面子都不卖给傅家。

工作人员只能去一边沟通,没多久后回来说:“傅小姐请,One在Vip休息室等您。”

岳伊确实很好奇傅言蓉为什么非要见自己,不过她也不怕,以现在的模样,谢艺华和傅言蓉做梦都不可能把她和傅宅那个小可怜形象的自己联系到一起。

只是没想到进来的人除了谢艺华和傅言蓉,竟然还有岳菁菁。

岳伊眼眸一眯,有了另一个主意。


凌晨四点,傅言尧的私人手机铃声响起,傅言尧睁开眼睛满目的戾气,本来就因为那个小可怜爬床没睡好,谁这么不长眼这个点找他。

见是自己妹妹的号码,傅言尧接通后没说话。

另一头傅言蓉声音有几分慌乱,带着哭腔,“大哥,你快来救我,华鼎会场的人要控告我偷了拍卖品。”

傅言尧坐起身,眸子里的情绪隐去,声音沉冷稳重,“到底发生了什么,你跟我说清楚。”

“我找One谈个事情的功夫,结果拍卖品就被偷了,唯一的钥匙就在我身上……华鼎会场的人现在不让我走,大哥,怎么办啊。”傅言蓉慌乱起来,眼泪都要流出来了,一番话更是说得颠三倒四。

One?那个知名设计师?傅言尧自觉指望不上她,简短说了句自己就过来。便挂了电话。

五分钟后,傅宅的司机已经开着车在楼下等着,而莫志谦在上车后将Ipad递过去,“这是刚查到的。华鼎会场今天有场夜拍,夫人和二小姐都去了。第一场是One的手稿,二小姐拍到了,拍完后要求见One,然后在Vip休息室谈了一会,结果就十五分钟的功夫,第二件拍卖品蓝田玉被人偷了……不巧的是,保险箱的钥匙出现在二小姐的手包里。”

傅言尧眸光锐利盯着Ipad里播放的华鼎会场今夜的拍卖视频,目光在红裙女人身上盯了两秒,这身影给他一种难以言说的熟悉感……但是视频一转,正好录到One那双似狐狸精一般的勾子眼眸,傅言尧便移开了目光。

女人在他面前都乖得很,起码看起来都很乖,这一款应该没见过。

下一秒扫到贵宾席的谢艺华和傅言蓉,傅言尧点了暂停,“岳菁菁怎么会出现在这。”

莫志谦是跟着傅言尧去云城提亲的人,当然也知道岳菁菁,闻言笑得十分诡异,“她不止在这,而且丢失的蓝田玉,就是她的。”

傅言尧眼里闪过一丝嘲弄,不知道岳家在这件事里充当了什么角色。

==

“快,傅总来了。”华鼎大楼门口的保安一见那车牌便反应过来,在对讲机里通知了一声,迎了上去。

有莫志谦在,旁的人压根就近不了傅言尧的身,莫志谦扫了保安一眼,“Vip休息室在哪。”

“在顶楼。”

刚到休息室门口,就见警察已经拉了警戒线在查案。

傅言蓉一见他就哭着扑了过来,“大哥,你终于来了。这些人太过分了……”

傅言尧闪身绕过,傅言蓉直接扑到了莫志谦身上,莫志谦笑笑,“二小姐,要不……你先坐坐?”

傅言蓉一僵,猛然推开莫志谦。一个保镖也想占她便宜。

“傅总,深夜打扰,真是抱歉,实在是蓝田玉价值高昂,我们也没办法。”华鼎会场的经理讪笑着打招呼解释道。

傅言尧瞥他一眼,“价值高昂,便能将罪名栽到我傅家头上。李经理,你们华鼎拍卖会是不想在羊城开了吗?”

谢艺华自儿子进来底气便足了很多,当即道:“就算蓝田玉价值再高,我傅家还买不起吗?需要偷?”

华鼎会场的人背后有人,难道她傅家没有?

李经理一脑袋冷汗,老板为什么非要将应付傅总的任务交给他。

好歹还记得老板教的说辞,李经理连忙摆手,“不不不,傅夫人,傅总,二位误会了,我们华鼎会场可从没说过傅小姐偷了拍卖品,只是会场安保森严,只有两套钥匙,一套为密码锁,只有我们老板知道。另一套是钥匙,在卖家、也就是岳小姐手上。现在拍卖品不见了,岳小姐手里的钥匙又出现在傅小姐的手包里,我们总得将这件事查清楚给岳小姐一个交代啊。”

被他提到的‘岳小姐’没想到是在这种境况下与傅言尧相见,只能挤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表情,期期艾艾道:“姐夫,我是岳菁菁啊。”

傅言尧黑眸扫了她一眼,毫无波动。

倒是李经理被这声‘姐夫’惊到了,之前是隐约听说傅总结婚了,搞半天蓝田玉的卖家就是他小姨子?

难怪刚才岳菁菁一再说相信这件事与傅小姐没有关系,蓝田玉丢了就丢了,她不追究。

“啊……原来几位都是一家人啊,这可真是大误会。”李经理皱着脸,越发觉得被老板坑了。人家一家人,说不报警就不报警呗,为什么非要找事。

老板说会场要为卖家的藏品的安危负责,就算岳菁菁不追究,会场也应该追究,所以就报警了。

傅言尧淡淡扫了岳菁菁一眼,“蓝田玉价值再高昂傅家也给得起,但是傅家的名声不能坏。既然已经报了警,我想看看会所的完整监控,这要求不高吧?”

“不高不高,都在这了。”李经理连忙递上电脑,为何配合警方,监控都拷出来了。

“对了,One之前不是在休息室吗,怎么出了这么大的事,她先走了?”傅言尧眸光锐利,盯着李经理。

被陡然提到的岳伊正和Zero坐在车里看监控,岳伊啧了几声,“你这经理不行啊,完全被傅言尧压着打,输了气场就算了,还输了智商。”

Zero扶着额,“我的姑奶奶,傅言尧在羊城跺一跺脚都有人跟着胆战心惊好吗,你以为都跟你一样,敢耍到人跟前。”

监控里李经理解释了One从头到尾没有接触过傅言蓉和岳菁菁,没有偷钥匙的嫌疑,所以做了笔录就先走了。

傅言尧倒是没有纠缠这个问题,径自看着电脑里的监控。

岳伊注意到他看监控并不是一个个视频看,而是全部打开、倍速播放。

岳伊不由凑得离屏幕更近,傅言尧这种看似闲散实则如蛰伏的猎豹一般的姿态,真帅哎。

正看得入神,傅言尧猛然转头盯着墙角的摄像头,眼神如有实质一般隔空与岳伊对上。

岳伊吓了一跳。

下一秒,屏幕滋拉几声,完全黑屏了。

Zero有些惊讶,“看来被发现了。”

岳伊则捂着心跳不已的胸口,靠,更帅了。

越来越不想离婚了怎么办。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