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热门小说 > 女频言情 > 修仙两千年后归来做奶爸

修仙两千年后归来做奶爸

吾为卿狂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白北浮修仙两千年,在他获得无上修为后,意外沉睡了五百年。可当他醒来,却发现自己身处陌生的现代。自己摸不清情况就算了,身边竟然还有个小奶娃娃,身份是他的女儿。晴天霹雳的白北浮彻底懵了,他甚至连孩子母亲的身份都不知道。但毕竟,身为人父的责任他还是有的,他开始专心养娃。很快,修仙界都传开了,不可一世的修仙大佬白北浮成了宠娃狂魔!

主角:白北浮   更新:2022-08-19 19:04: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白北浮 的女频言情小说《修仙两千年后归来做奶爸》,由网络作家“吾为卿狂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白北浮修仙两千年,在他获得无上修为后,意外沉睡了五百年。可当他醒来,却发现自己身处陌生的现代。自己摸不清情况就算了,身边竟然还有个小奶娃娃,身份是他的女儿。晴天霹雳的白北浮彻底懵了,他甚至连孩子母亲的身份都不知道。但毕竟,身为人父的责任他还是有的,他开始专心养娃。很快,修仙界都传开了,不可一世的修仙大佬白北浮成了宠娃狂魔!

《修仙两千年后归来做奶爸》精彩片段

华夏,泰山。

山脚下,有工人在起重机的协助下,朝着山体钻打着。

“轰隆隆~!”

不时有人在那里吆喝着:“陈师傅,那边钻机角度在调整五度角!”

山体内里公认施工不过数十米边上的一处山腹中。

白北浮被一阵记起钻大的震动声震醒。

一双璀璨的眼眸缓缓睁开,瞬间两道刺目的光芒从他那璀璨如星辰般的眼眸中射出。

瞬间照亮了整个山洞。

下一秒,光芒消散。

山洞重新陷入黑暗之中。

“是、谁......在惊扰本座!”

刚刚苏醒的白北浮,本来还有些迷惘的眼神,渐渐变得灵动起来。

只见他一个随意的起身,身上的衣物却传来一阵“嘶嘶”声。

原本水火不侵的锦绣华袍,在他起身时的瞬间,化作了片片碎布,洋洋洒洒的飘落下来。

只是瞬间,一具身材比例完美的男性胴体出现在这个黑暗的山洞里。

“这是......”

白北浮沉默的看着碎裂一滴的衣袍碎片。

陷入了一阵沉思之中。

我这是沉睡了多久?天蚕丝织就的华袍都碎了?

他沉吟了片刻,一个挥手,一道光芒从其手上飞出,原本黑暗的空间瞬间光明起来。

此时看去。

才看到其所在的环境只是一处简陋的山洞。

一个由不知名草叶编织而成的蒲团摆在他的身下外。

十几平方大小的山洞中,再也没有其他的事物。

“现在是什么年代了?!”

白北浮体内的神识瞬间破题而出,只是转瞬间,就将山洞外的场景给扫描了一遍!

奇怪的铁制工具在不停的钻击着山体,一块块坚硬的碎石掉落,随着被巨大的铁制工具装着碎石泥土塞入巨大的车斗之中。

然后甩动着底下奇怪材质的轮子,速度极快的朝着远处驶去。

“这是、木牛流马?”

在白北浮的印象中,这是只有墨家传承,鲁班绝艺才会制作的道具。

沉睡了不知多少年月的他,默默的感受着外面出现的各种新鲜事物。

有人手中拿着古怪的金属器物,在那里开凿山石。

每一击之下,力量不弱于大秦时期,踏入后天一重的武者。

一块块坚硬的石块,在那金属器物的撞击下从山体上凿落。

有那金属巨兽伸出一只巨大铲子模样的铁臂,将碎石铲起倒入另一旁等候的额木牛流马体内。

这一切看的白北浮一阵新奇。

他默默在心中一番运算,发现世间咦再次过了五百余年!

“五百六十年了吗?不知道这世间还是不是姓朱小子的朝代!”

他低头感慨了一声。

白北浮。

先秦时人士。

始皇嬴政一统天下的第二年,他出生在当时的氏族大家——郿邑白氏。

一岁能言,二岁识字,三岁习武。

五岁入得先天,感悟天地半步宗师!

六岁时,被偶一到咸阳的一名道家真修看中。

被暗中收入座下,得传【太阴幽荧元神卷】真修之法。

随后他在师尊的指导下,打坐炼气,一晃三年过去。

某一日,这名神秘的师尊突然从他的身边消失。

从此,白北浮再也没有见过自己的这位得传大道的师尊。

十年后,十九岁的他迎来了自己第一次转生大劫。

经过九死一生的劫难,他渡过了【太阴幽荧元神卷】功法中提到的第一次天劫,修为成功的进阶到了功法中提到的——筑基境界!

渡过劫难,油尽灯枯的他,不知为何,陷入了一种无法言喻的沉眠中。

春去东来,时间飞逝。

等他重新出世的时候,发现那个强绝一世的大秦。

早已成为了历史。

那个时候。

白北浮才知道他渡劫后陷入了一种古怪的沉眠中。

这一睡,就是七十八年!

当时的王朝,早已经是大汉的天下!

......

第二次渡劫。

等他再次醒来,已是百余年后,那时候还是大汉的天下,只是皇帝换了几莊。

他的修为晋入了金丹境——一粒金丹吞入腹,我命由我不由天!

也是这一次,他突然明白到。

每一次渡过所谓的天劫,他总会不由自主的陷入沉眠之中......

十余年后,第三次大劫,匆匆两百余年,元婴境。

大汉刚亡,那时候好像有个角诸葛的小子很对他的胃口,他便传了一些小发书给对方......

第四次......

他记得,无聊事创建了一个组织,只是忘记了叫什么名字......那一次,他沉睡了三百年多年。

第五次......

他苏醒过来,时间却是又过了五百余年。

再次醒来,感受到体内磅礴的法力。

这一刻,他有一种感觉。

只需要他,挥挥手......

似乎,天地都在他的掌握之中!

收回心中的思绪,白北浮叹了一口气,身上一阵法力波动。

一件跟之前一般无二的锦绣华袍浮现,脚下踏着流云靴,腰间盘着一条蟠龙紫金腰带。

一头及地的墨黑长发,被他从蒲团上拔下一根草叶,随意的绑在身后。

强大的神识,瞬间朝着山脚下的方向扑去。

只是念动之间,白北浮感受到一处人们聚集的城镇,心中一动。

修长的身影,瞬间从山腹内消失。

随着他的离去,原本明亮如白昼的闪动,瞬间重新恢复到了之前漆黑的模样。

黑暗中一个小小的蒲团静静的躺在那里。

一道道闪动着莹光的矩阵脉络,在虚空中隐现几次后,消失在了虚空之中。

......

“轰隆隆~!”

巨大的雷鸣声,在泰安市的上空响起。

团团乌黑的云层不断聚集,狰狞的雷霆在其中游走。

狂暴的雨水,从天上落下,将整个城市笼罩在了一片雨幕之中。

繁华的东岳大街上,行人不停的奔跑,狼狈的躲避着这突如其来的暴雨。

一道有些狼狈的身影,在众人看不到的方向,朝着城市中一角坠落而去。

“大意了!”

泰安市,东岳大街末尾的一处小巷深处。

白北浮有些狼狈的身影从中站起,一手倚着身旁的墙壁,从地上站起。

望着头顶上虽看似依然狂暴,实则却是威势不在的云层。

心中一阵郁闷。

就在刚才。

从闭关之地出关的他。

本想着在这个隔了五百多年的世界走走,感受一下天地的变化。

离开了闭关之地的矩阵掩护,他那强横至极的气息顿时引起了天地的反噬。

没有丝毫的征兆,第六次大劫来临!

刚从沉眠中醒来的他,不愿再次经受大劫而沉眠,很是果断的施展了【太阴幽荧元神卷】中记载的一种自封秘术。

以元神为天地熔炉。

将一身惊天的修为自封在了元神深处!才能从天劫中的天道意识下脱离了出来。

让白北浮自己没有想到的是。

自己的这一次自封修为,因为用力过猛。

被封了个九成九!

如今的他。

只剩下了区区炼气境的力量,也是如此,才弄得如此狼狈!

“此次的大劫,为什么来的如此突兀?!”

从天劫中脱离的白北浮。

缓过气来,扬着头看向空中渐渐散去的雷云。

冥冥之中,总感觉自己好像遭受了什么算计一般。

“咚~!”

他突然一捂胸口!

心中感到一阵阵的心悸。

窸窣~!

同时,一阵窸窣声传来。

白北浮神情变得冷冽,猛然看向了小巷不远处的一个纸堆方向。

那里。

似乎有什么东西,在拱动着那些随意堆砌的纸箱。


白北浮尽管修为大部分都自封了.

元神更是化作了一座熔炉,封锁一身恐怖的法力,无法动用。

如今,只剩下不过区区炼气境的修为。

但是分化出一缕神念,查看一些凡物还是能做到的!

心动而念动。

下一秒。

纸堆中的情景浮现在他的心神之中。

然后......

两千余年来泰山崩于前而不变色的北浮天尊,脸色突然大变!

犹如见到了鬼一般,整个人愣在了那里!

那里。

赫然有一名不过三四岁左右的小女孩,满眼天真的坐在那里!

可能是因为,身上压着的纸箱,让她难受。

才让她有些不舒服的在那里拱动着身体,想将身上的纸箱给抖下去。

随着白北浮的神念落在她的身上。

小家伙像是也感应到了一般。

拱动的身体猛然一僵,有些怯生生的小心转过头,看了一眼白北浮这边的方向。

然后下一秒。

她像是想到了什么可怕的东西。

小小的身体颤抖着,不安的朝着纸堆的深处缩去,像是一只受惊的小老鼠一般!

“师尊?不对,她的身上,怎么会有我的血脉?!”

心神印照中,那个一身破烂,脏兮兮的小家伙。

有些憔悴和消瘦的小脸,赫然有几分相似传授他无上仙道的师尊——寒月!

不!

如果将白北浮自己的容貌加入进去,那个正撅着屁股朝纸箱堆里拱的小家伙。

就是他和自己师尊两人容貌的结合版!

六分像他,四分像师尊!

也是如此惊人的发现,才让在长达两千多年孤独修行中,逐渐变得冷漠的白北浮这般失态!

下一刻。

他身形一动,出现在纸堆前面。

“呀~?”

一声稚嫩的伢语中,小家伙被一只手从纸堆中提了起来。

小小的手脚,在空中扒拉着抓来抓去。

却无法抓到什么东西。

气的小家伙,在那里“呀~”“呀~”发出稚嫩的叫声。

白北浮将她转了过来,对向了自己的方向。

“......”

小家伙突然消停了下来,怔怔的看着他。

四只大小眼,在这一刻,对视了起来。

几秒后。

“粑、粑粑!”

本停止了摇摆的四只小小的手脚,重新恢复了动力。

努力的摆动着,想要朝前扑去。

“爸、爸爸?”

这一声呼唤,直接轮到白北浮怔在了那里。

在这一愣神的功夫。

手中一个抓不紧,小家伙“噗通”一声直接扑在了他的怀中。

“粑粑~~”

小小的脑袋,用力的在他的怀中拱着。

一声声“粑粑~”直接将白北浮给惊回了神。

“我不是你爸爸!”

白北浮一把将小家伙从怀中抓了出来,一脸冷漠的说道。

“粑、粑粑~!”

小家伙这次学精了,不在朝着前面摆动四肢。

稚嫩的双手直接抓住自己“粑粑”的手,就顺着要爬过去。

“我不是你爸爸!”

“粑粑~!”

“我说了,我不是你爸爸!”

“粑粑~!”

“......”

“你们给我放手......呜呜......”

一声尖锐的女性尖叫声,打破了一大一小的拌嘴模式。

“哼!”

白北浮口中冷哼一声。

逐渐有些不耐烦的情绪,似乎是有了发泄的端口。

他的神念,瞬间朝着小巷中扫了过去。

五名一看就是那种混混无赖的青年,此时正围住一名穿着白花小连衣裙的女孩在那里动手动脚。

几人中一名黄毛在那里一边动着手,一边在那里调戏着女孩。

“喊啊,继续喊啊!看看有没有人出来帮你!”

“嘿,那小子跑了。不找你找谁?!”

“要么还钱,要么你来抵债!”

“毛哥,你别说,这个小妞还挺水嫩的!吴匝那小子,艳福不小啊!”

“......”

白北浮看到这里,嘴角微翘,心中不知道起了什么样的念头。

他看了看爬上手臂的小家伙,皱眉想了想。

感受着体内传来的那股血脉相连的悸动感,还有那熟悉的容颜。

他突然叹了一口气。

随手一扒拉,将小家伙直接放在了自己的肩膀上。

就这么托着她,转身朝着小巷半道处走了过去。

“嗯?”

感受到小巷深处传来的脚步声,几名青年顿时停下了手中的动作。

纷纷一脸凶恶的朝着那边望了过去。

“小子,识相点,赶紧滚蛋!”

当他们看到,小巷深处,走出一名浑身破烂,头发脏乱的青年时。

顿时一个个的不耐烦起来。

一名头然青绿发色的混子,脱离了几人,嘴里骂骂咧咧的走了出来。

伸出一只手,朝着白北浮的脑袋就拍了过去,口中还不忘骂上两句脏话:

“哪里来的垃圾乞丐,赶紧滚,别碍着爷......”

“砰~!”

话还未说完,青绿发色的混子突然一个躬身,弹飞了出去。

狠狠的撞在了一旁脏乱的墙壁上!

“我最讨厌,别人乱用手指我了!”

白北浮嘴角微微一扬,露出一抹冷漠的笑容。

趴在他肩膀上的小家伙,童真的眼睛里面,闪过一抹兴奋光彩。

一只小手,在那里摇曳着。

嘴中跟着在那里喊着:“呀~!呀~!”的稚嫩声。

突如其来的变化,让在场的众人一时间愣在了当场。

“青头!”

“这个小子,敢动手!”

“干了他,毛哥!”

“......”

剩余的其他四个混子,当即脸色一变,纷纷朝着对面的白北浮围了过去。

“小子!你可知道,我们的老大是谁?!”

被称为毛哥的混子,一头黄发,眼睛狭长,耳朵嘴唇上都钉着耳钉和唇钉。

看向白北浮的目光中透着一丝忌惮。

刚才青头倒飞出去的身影,就算是他都没有看清,对面的这个男人是什么时候出的手。

“我们毛哥跟你说话呢!小子,听不到?!”

边上的混子,看到白北浮一副冷漠的表情,顿时心中恼火。

当即上前,一个大耳瓜子就扇了过去!

“砰!”

又是一声闷响过后。

毛哥眉毛狠狠一皱,这次他死死盯着对面,还是没有丝毫的收获。

自己的小弟,就倒飞了出去!

“混蛋!”

“该死的,二子!”

剩余的两人,看到这里,脸上露出一抹怒意,两两联手直接冲了过去!

“小子,给我去死吧!”

眼见着自己的另两名小弟也冲了过去,毛哥脸上的肌肉不由的抽动了一下。

当下顾不得对方的古怪,抄起身旁小巷中的散落的木棍,一齐扑了上去!

毛哥不信了,你就算能打又怎么样,他们三个人一齐上。

还不信拿不下那个乞丐一般的青年?!

“哼!”

白北浮冷哼一声,身形微微一动。

在肩膀上小家伙“呀~!”“呀~!”的稚嫩童音中。

几脚踢出。

只是一个照面的功夫,三人就跟破麻袋一般倒飞了出去。

先是狠狠的撞击在墙壁上,然后滑了下来。

做完这一切的白北浮,像是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

看也没看那几名晕死过去的混混,他身体一跨,跨过几人的身体。

径直朝着小巷外走去。

“等、等等~!”

那边,萧若刚将自己身上凌乱的衣服整理好,就看到了自己的救命恩人准备离开的身影。

急得她在那里大声喊道。

白北浮看也没看她一眼,几步拐出小巷,来到了繁华的东岳大街上。

下一秒。

他一脸懵逼的看着周围的环境,穿着清凉的少女,奇怪的交通工具。

还有那层层叠高的高楼大厦,一度让他怀疑,自己到底沉睡了多久!

只是五百余年的时间而已,怎么这个世道,就、就变了?!

“我、还在九州吗?!”

他开始怀疑起自己所在的天地起来,要不是听着周边的人说话他能听懂。

尽管有些词语听不明白什么意思,比如手机?撸啊撸什么的。

此次的苏醒,似乎有些别于往常。

“现在是什么时代,什么王朝?”站在街道中心的白北浮抬头看着周围陌生的环境,嘴里低声自语。

恰在这时。

身后的小巷中,萧若从中追了出来。

“你、你等等~!”


“你、等等~!呼、呼~”

萧若看着眼前站着的青年,因为追的急了,有些喘不过气来。

“呀?呀?”

似乎是感应到她的呼喊,趴在白北浮肩膀上的小家伙。

麻溜的转过身体,一脸好奇的看向了她。

“咦!”

这个时候,萧若才看清楚,对方肩膀上还有一个看起来三四岁左右的小女孩。

“有事?”

白北浮回过神来,眉头微皱,看了过去。

“你......”

萧若本想说感谢他的救命之恩什么的。

只是目光一落在对方的身上,瞬间就挪不开眼了。

虽然此时的白北浮,一身的衣物因为雷击的原因,显得很是破烂。

脸上更是黑灰一片,一头的秀发杂乱的像是几十天没有洗过一般。

依然掩饰不了,那股子天生自带的贵胄气息,还有那两千余年来修炼《太阴幽荧元神卷》不断优化的绝世容颜!

白北浮看着陷入呆愣中的女人,似乎早已习以为常。

摇了摇头,转过头不在理会对方。

看着眼前繁华的街道,因为他的一身装扮,外加上肩膀上趴着的小家伙形象。

引起了一些行人的注意。

“那个乞丐,长的挺俊的啊!就是可惜了,那么年轻,就不学好!”

有老人叹息白北浮的年轻,也恨其年纪轻轻就做乞讨。

“可惜了,还有个小娃娃,才几岁大!”

有看热闹的,发现他肩膀上的小家伙后,开始在那里指指点点,议论纷纷起来。

“这么年轻的乞丐,竟然还有娃娃!真是让人难以置信!”

“那个小娃娃不会是拐来的吧?”

有人担忧的说道。

“......”

白北浮看着渐渐围过来的行人,听着那些人口中渐渐有些变味的话语。

他眉头微微一皱,一丝不耐在他的眼中闪过。

“不好!”

回过神来的萧若,一看到白北浮眼中闪过的不耐神情。

心中顿时一惊。

回想起了前面小巷里,正在躺尸的五个混子。

她深怕白北浮一个不耐,将眼前这些路人当做了那些混子一般。

直接出手打人就不好了!

急得她当即一把上前,顾不得别的直接拉起对方的手。

朝着自己不远处的出租屋跑去。

“你......”

白北浮被她的举动,给弄的愣了一下。

“别说话,赶紧跟我走!”

萧若赶紧打断了他的话,健步如飞的跑在前面。

白北浮见状,眉头微挑,看到肩膀上没心没肺的笑着的小家伙。

随即摇了摇头,也不在说话,任由对方拉扯着自己的手朝着她所住的出租屋跑去。

“哎,刚才那两人真是奇怪了!”

“那个姑娘,怕不是有病吧?怎么突然拉着一个乞丐就跑?”

一种围观的行人,看着两人离去的方向,议论纷纷。

“呼~!呼~!”

萧若一口气跑回了自己所住的出租屋,将门关上,背靠在门板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累死我了!”

萧若抓着身前的衣领,在那里挑起扇了几下风。

下意识的就要脱掉衣裙,去沐浴室里好好冲个凉。

“呀~!呀?”

一声伢语,将她给弄的僵在了那里,刚刚抬起了一半的衣领被她猛地压了回去。

“啊~!”

一声尖叫。

这个时候,萧若才有些迟钝的反应过来。

自己好像拉着一个人,一起跑了回来?!

抱着身前的丰满,萧若满脸通红的望着眼前,虽然形象脏兮兮,却一脸淡然的青年。

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开口,跟对方交流。

“你、你、我.....我......”

萧若结巴了半天,急的她差点没哭起来。

“现在是什么年份,什么朝代?”

白北浮倒是很自然,打量了一番屋内的陈设,看着女孩突然开口问道。

“啊?”

萧若被这突然的问题,给弄的愣了一下,看着眼前虽然有些脏乱但是不掩其绝色美颜的青年。

心中一阵乱想,自己不会真的碰到个傻子了吧?

居然在那里,问她现在是什么朝代,怕不是看小说看多了,出现妄想症之类的病情吧?

想到这里,萧若有些可惜的看着白北浮,眼中看向对方的神情变得柔和了几分:

“现在是2017年了!朝代...我们现在不叫朝代,而是叫做华夏!”

“2017年?华夏?”

白北浮不清楚,所谓的2017是什么年代,但是不妨碍他对于后面朝代说法的理解。

“如今的皇帝是谁?可还是老朱家的那些小崽子?”

他眉头微皱,继续问道。

此时,萧若已经将白北浮当做了脑子不正常的一员。

对他问出的这种让人啼笑皆非的问题,已经不觉得奇怪,回答的语气变得更为的柔和:

“现在已经没有皇帝了!至于你所说的老朱家......”

萧若沉吟了一下,怎么说,她也是师范学院毕业的人。

对于一些历史文方面还是有一点研究的,稍稍一想,大概也猜到了对方口中的老朱家。

应该就是那个大明王朝!

“你说的应该是明朝时期的朱元璋那一朝皇帝吧?”

“那都是五百多年前的事情了。”

白北浮听后,沉默了许久,忽地在那里低叹了一句:

“世事变化,物是人非......”

又一次醒来,五百年过去,物是人非。

认识的那些人,一个个的早已作古,消逝在了时间长河之中。

看着眼前陷入沉思中的男人,萧若不知怎么得又看的痴了起来。

“咕噜~!”

突然,一声古怪的声响。

在安静的房间内响起,将两人给惊醒了过来。

四道目光齐齐落在了白北浮肩膀上趴着的小小身影上。

“呀~!饿~”

小家伙感受到两人的目光,满眼可怜巴巴的看着白北浮,小嘴轻启:

“粑粑~”

“呀~!饿~!”

“......”

白北浮低着剑眉,沉默的看了小家伙一会,“我不是你爸爸!”

语气中透着冷漠,对于这个蕴含着他血脉的小孩。

本身没有丝毫的感情。

两千多年的人生生涯中,他什么样的事情没有碰到过?!

要不是小家伙身上确实蕴含着他的血脉,容貌上又有几分像自己那个神秘的师尊。

尤其是气息上,似是而非的带有一些师尊——寒月的独特道韵。

他在之前的小巷里,早就已经将这个小家伙给丢出去了!

哪里还会容忍这个小家伙,趴在自己的肩膀上喊饿!

“粑粑~!”

小家伙似是没有听懂他话里的意思,依然在那里叫着“粑粑~”,双眼可怜兮兮的看着他。

“我冰箱里,还有一块蛋糕!”

萧若看着小家伙那可怜兮兮的模样,当即忍不住母爱爆发。

急忙在那里说了一句,然后就跑去厨房里。

没有多久,拿着一块还包装完好,巴掌大的蛋糕走了出来。

......

夜晚。

海市第一人民医院,住院部。

徐豪一脸冷漠的站在一张病床前,看着眼前插着吸氧管的黄毛。

眼神闪烁,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在他的身后,没有多久的时间,一名身穿短打短袖上衣的精壮男人走了进来。

在他耳边小声的说了一句:“豪哥,阿毛他们几个当时应该是在追某个家伙的烂账。至于小巷里发生了什么,目前还不清楚。”

精壮男人想了想,继续补充了一句:“那处小巷,过于偏僻,没有监控。”

“......知道了!”

徐豪深吸了一口气,看着病床上躺着的弟弟,眼神中闪过一抹狠戾的神情。

转身离开了病房,临走前交代了一句:

“等他们几个醒来,问问当时发生了什么事情!”

“是,豪哥!”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