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热门小说 > 女频言情 > 墨少鲜妻权势遮天

墨少鲜妻权势遮天

陌上瑾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上一世,宋卿语是名利双收的女模特,她明明事业一片光明,注定会大红大紫。但没想到,一场陷害,她被人冤枉入狱。好不容易煎熬到出狱那一天,她刚刚出来,就被人推下楼梯摔死。甚至全尸都没有,死相凄惨。再睁眼,她发现自己竟然回到了高中时代,成了一个又丑又胖的女生。不管现在长什么样,她都要努力靠近前世的真相,给自己报仇。可那个高不可攀的商坛巨擘墨北琰,竟总对她告白!

主角:宋卿语,墨北琰   更新:2022-08-09 09:38: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宋卿语,墨北琰 的女频言情小说《墨少鲜妻权势遮天》,由网络作家“陌上瑾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上一世,宋卿语是名利双收的女模特,她明明事业一片光明,注定会大红大紫。但没想到,一场陷害,她被人冤枉入狱。好不容易煎熬到出狱那一天,她刚刚出来,就被人推下楼梯摔死。甚至全尸都没有,死相凄惨。再睁眼,她发现自己竟然回到了高中时代,成了一个又丑又胖的女生。不管现在长什么样,她都要努力靠近前世的真相,给自己报仇。可那个高不可攀的商坛巨擘墨北琰,竟总对她告白!

《墨少鲜妻权势遮天》精彩片段

江城,寒冬。

今天是宋卿语假释第一天。

她想给陆离个惊喜,所以出狱后没给她打电话,而是直接打车回家。

五年前,宋卿语因为交通肇事逃逸罪被判刑,财产也全都被没收。好在陆离想办法把公司奖励她那套公寓留了下来,让她不至于出狱后无家可归。

回家前,宋卿语在楼下超市买了几袋泡面和一些清洗用品。五年没住人,家里说不定都有蜘蛛网了。

然而推开房门的第一时间,宋卿语就发现她的担心纯粹是多余。

家里干干净净,明显刚打扫过,衣帽间甚至还插着新鲜的玫瑰。

一低头,宋卿语才注意门口放着一双男士皮鞋。

陆离……

她的男朋友,怎么会跟她带过的艺人,在她的卧室里滚床单?

好在这五年的监狱生活,早已将她磨砺地足够镇定冷静。

她平静地进屋换好鞋进屋,给自己倒了杯水,坐在沙发上,沉默而耐心地翻阅着桌上的时尚杂志。

卧室里,床上纠缠在一起的两人,沉浸在极致的愉悦里。

“阿离,我想给你生孩子,好不好?”情到深处,沈巧音紧搂着陆离的身体轻声问了句。

不料男人在听到这话时,动作却停了下来:“你知道现在还不是时候。”

沈巧音没想到他反应会这么大,委屈地坐了起来:“为什么?宋卿语都已经进监狱了,为什么你还不肯娶我?你到底要我等到什么时候?”

陆离没说话,而是披上外套走出了卧室。

推开卧室门,乍看到沙发上从容不迫翻着杂志的女人,陆离的瞳孔狠狠一缩,身子也僵在了原地。

宋卿语当然也注意到了陆离。

只见她缓缓放下杂志,抬起头朝着陆离露出一个微笑:“陆总,好久不见。”

陆离被她的笑晃花了眼,直到听到她的声音,才确定自己没有看错,沙发上坐的这个女人,竟然真的是宋卿语。

陆离的脸色瞬间变得像调料盘一样精彩:“卿语?你怎么会在这里……”

宋卿语晃了晃手中的钥匙:“陆总不是说这套公寓还在我名下?那我出现在自己家里,应该不奇怪吧?”

话音刚落,沈巧音紧跟着也从卧室出来了。

在看到宋卿语时,刚刚还残留着潮红的小脸,瞬间白得跟见了鬼似的:“宋、宋姐,您……不是还在监狱吗?”

“我提前假释了。”

宋卿语坐在那里,明明是在笑,可沈巧音还是觉得那笑容里像是藏着把尖刀,一刀一刀地剜在她脸上。

“那个,陆总,我待会儿还有个节目需要准备……要不我先走,您跟卿语姐好好聊?”

沈巧音实在承受不住宋卿语这样的眼神,只好转头向陆离求救。

陆离看着她楚楚可怜的样子,心里一软,点点头答应。

沈巧音原本以为宋卿语不会那么轻易放自己离开,没想到宋卿语竟然什么都没说,只是冷笑着目送她离开。

离开走宋卿语公寓后,沈巧音脸上的惶恐瞬间不见不见,取而代之的是深不见底的狠毒和恨意。

她拿出手机,熟悉地拨出一串号码。

“宋卿语回来了。”

“没错,就在她的公寓。”

不知道电话那头说了什么,沈巧音忽然勾起唇,脸上浮现出一抹阴诡的笑容。

“好,我会亲眼看着她是怎么死的。”

公寓里。

沈巧音离开后,陆离很快镇定下来,试图跟宋卿语讲道理:“卿语,我知道你现在很生气,但我跟沈巧音真的只是逢场作戏……”

“逢场作戏需要生孩子?”

陆离想都没想,脱口而出:“我从来没有想过要跟她生孩子!”

“呵……”

宋卿语冷笑了声,明显不相信。

陆离见状,似是下了什么决心般,信誓旦旦道:“卿语,我说过我的妻子只可能是你,如果你不相信,我们今天就可以去领证!”

宋卿语却像是听了什么笑话:“陆总觉得我现在这样,像能跟你去领证的样子吗?”

陆离一愣,这才注意到她身上穿的还是入狱前那件单衣。而他刚才被她强撑出的气势震住,竟没发现她的脸早就被冻得通红。

“你等下,我去给你拿衣服。”

陆离边说边朝着卧室走去。

宋卿语看着陆离忙着献殷勤的样子只觉得无比嘲讽。

在监狱里待了五年,看多了人性的冷漠恶毒,她对陆离劈腿其实早就有了心理准备。

陆离是个男人,有生理需求很正常。

五年前他们俩在一起时还没到上床那步,要他在这五年里为她守身如玉,换了任何一个男人都未必能做到。

如果今天出现在这里的是其他女人,她可能真的会选择原谅陆离。

可这个人,偏偏是沈巧音。

沈巧音是宋卿语退出模特圈,转行做经纪人后带的第一个模特。宋卿语对她投入很多心血,甚至想过把她培养成超模,继续自己没走完的路。

可谁也没料到,五年前的某天,沈巧音出了车祸,撞到了围栏。

沈巧音那时候才十八岁,遇到这种事吓慌了神,第一时间打给了宋卿语。

宋卿语知道这种小事故顶多扣分罚款,为了降低影响,就让沈巧音先走,对随后赶来的交警谎称是自己开的车。

等到一切都快处理好的时候,交警却突然将她抓起来,说她还涉及另一场车祸。直到这时,宋卿语才知道沈巧音在撞到围栏之前,还在几公里外撞了人!

也就是说,沈巧音是先将人撞伤逃跑,跑了几公里撞到围栏车抛锚了,才打电话找宋卿语救场。

而无论是在电话里,还是在宋卿语提出让她先走的时候,沈巧音都没提过撞人的事。

所以,等宋卿语知道事情真相的时候,再想反悔已经来不及了,只能替沈巧音将这个锅背下去,替她坐了整整五年的牢。


嘟嘟――

口袋里的手机突然震动起来,宋卿语拿出来一看,竟然是沈巧音的电话。

这个贱人还敢给她打电话?

宋卿语压抑着眼底的怒火,走到窗边接起电话。

“宋姐,我没想到你会这么快出狱,今天的事情真的不怪陆总,要怪就怪我吧,是我勾引他的……”

手机里,沈巧音的声音楚楚可怜,好像被坐牢被劈腿的人不是宋卿语而是她。

宋卿语冷笑,这算什么?以退为进?她真以为自己会像以前那样心慈手软?

“宋姐,我知道你心里肯定很恨我,因为我不但害了你坐牢,睡了你男朋友……而且,还害你扭伤了脚踝,永远不能再回到T台。”

宋卿语猛然瞪大眼睛:“你说什么?”

沈巧音故作疑惑:“宋姐难道忘了吗?六年前,你突然从台上摔下来,导致右脚踝韧带永久性撕裂,这辈子都不能再穿高跟鞋再走秀……这都是我做的呀!”

宋卿语脑子里嗡地一声炸开。

“竟然是你……”

浑身的血冲到头顶,宋卿语在气愤到极点的时候,却突然感觉到一阵寒意从背后传来。

下一秒,她只觉得一股巨大的力量猛地推向她的后背,狠狠将她从阳台上窗边推了下去!

身体正在急速下落,手机里却传来冰冷森寒的笑声。

“宋姐,你飞起来的样子可真美,要不要我帮你录下来,等你到了地狱,没事的时候还可以翻出来看看?”

宋卿语目恨得眦欲裂,连怕死都忘了,只恨不得能将沈巧音千刀万剐!

哐当――

一声巨响从澜坊街上头传来。

两边路人匆忙抬头,却见一个人影从广告棚上快速下坠。

与此同时,一辆黑色劳斯莱斯突然从路口开了过来。

车度太快,司机虽然看到了极速坠落的身影,也根本来不及刹车,最终在身影坠地瞬间蹍过去,又滑行了一米后才停下来。

刹那间,整条街陷入死一般的寂静。

几秒钟后,一个身穿制服的男人从驾驶室走下来,走到宋卿语尸体前检查过后,起身对车后座那人道:“先生,人已经死了。”

车窗摇下了一个缝,外面的人看不清那人的脸,却隐约能看到他低头,似是看了眼手表。

随后,清冷低沉的声音从里面传来:“你留在这儿处理,如果死者家属闹事,就打电话给阮正凌。”

司机恭敬点头道:“是。”

几秒钟后,劳斯莱斯重新发动,扬长而去。

周围众人虽然议论纷纷,却没人敢拦着。因为刚才那个男人从后座走出来换到驾驶室时,所有人都看清楚了男人的脸。

江城权势遮天的商坛巨鳄,墨北琰。

“天呐,这么胖的人居然也敢来报名模特大赛,她是脑子进水了吗?”

“还有,你们看她身上穿的什么?鸡毛?简直要笑死我了,我第一次看到有人披着鸡毛参加模特大赛!”

“等等,她怎么突然不动了?不会是晕倒了吧?”

“喂,你醒醒,模特大赛马上要开始了!”

好吵……

宋卿语模模糊糊睁开眼,却见一个个身穿奇装异服的身影,在自己面前不断晃动,就像一群开屏的孔雀。

宋卿语呆呆望着这些人,脑子里有点转不过来。

她明明记得自己被人从十一楼窗口推下去,应该已经死了才对,可这是哪里?难道她还活着?

就在这时,后脑突然传来一阵剧痛。

紧接着,大量根本不属于她的信息,快速地涌入她的脑海中。

“白卿语,女,16岁,江城一中高一学生,身高175,体重175,受最近热播韩剧《超模之恋》影响,决心成为一名模特,在家人的鼓励下报名参加了2017届新面孔模特大赛……”

体重175斤还敢参加模特大赛?

宋卿语总算知道刚才那些女人为什么会围着她笑个不停了。

更夸张的是,这个白卿语似乎完全不在乎自己的体重,参赛前居然还在吃薯片,然后好巧不巧,就在刚才,被一块薯片给噎死了!

再然后,原本已经死掉的宋卿语,就这么莫名其妙重生在了这个叫白卿语的大胖子身上……

“喂,胖子,你没事吧?”

突然,有人捅了捅宋卿语的胳膊。

宋卿语扭头,映入眼帘的是一张妆容艳丽的脸,只可惜这人五官长得很清淡,这样的妆根本就不适合她。

“白卿语。”

那女人一怔:“什么?”

宋卿语淡淡重复:“我叫白卿语。”

谁知道那个女人却突然笑了起来:“原来你就是J班的白巨人啊!”

白卿语在江城一中确实有这么个称号,所以眼前这个女人跟她是一个学校?

宋卿语反问:“我认识你吗?”

那个女人完全没听懂宋卿语不想搭理她的意思,反而挺直了腰板,一脸骄傲地自我介绍:“我叫苏沉锦,也是江城一中的,不过我在A班。”

女人话音刚落,周围就传来细碎的讨论声。

“哇,她们俩居然是江城一中的,好厉害!”

“能考进江城一中确实厉害,可你难道没听到,那个白巨人是在J班,这也能叫厉害?”

“什么意思?J班怎么了?”

“江城一中每个年级总共A—J十个班,A班最好,依次递减。至于吊车尾的J班,谁都知道那里面全是靠关系和塞钱进去的,连其他学校的差生都不如呢!”

“原来是这样啊,那A班岂不是很厉害?”

“那当然,我听人说,只要能一直留在A班,高考就肯定能考上重本!”

“哇……”

周围传来一片羡慕的抽气声跟恭维声。

苏沉锦听得心花怒放,神色也越发骄傲,见宋卿语不搭理她,就跟另外几个外校女生攀谈了起来。

宋卿语对身后的嘲笑声充耳不闻,直接起身走向卫生间。

卫生间里有面落地镜,宋卿语从头到脚,仔细打量了一遍这具身体。

相比于别人怎么看,她更在乎的是,这个身体是不是真的适合做模特。


前世她做过超模,也带过新人,很清楚这个行业有多残酷。

如果一个人的身材或者脸蛋不适合做模特,就算她付出再多的努力,也都是白费。

虽然前世没能成为国际超模是宋卿语毕生的遗憾,但如果白卿语的身体根本不适合走这条路,那么她还不如现在就退出。

好在这次老天没有让她失望。

白卿语虽然长得胖,但是上下身、手和腿的比例都非常完美,脖子虽然粗但是也不短。

至于罩杯……

白卿语低头,看着身前,有点无奈。减肥的话,应该也能把胸减下来吧?

最后,就是白卿语这张脸了。

眉毛偏淡,眼间距略宽,眼睛略细,山根虽然还算挺括,但鼻翼偏小,嘴巴也是小巧的樱桃唇。

这样小巧秀气的五官,其实不太符合现代人的审美,尤其是放到白卿语这张全是肥肉的脸上,简直就是一场灾难。

但,如果白卿语瘦下来呢?

宋卿语突然生出了一丝期待,因为白卿语的五官这虽然不符合主流审美,却非常有特色。

如果瘦下来后,脸型恰好跟五官完美匹配,那必定将是一种无可复制的美。

宋卿语突然有种强烈的感觉,这样一具身体,天生就应该属于T台,而不是被一堆肥肉淹没!

虽然白卿语报名这次模特比赛只是心血来潮,但宋卿语却不想放过这个机会……

只是,以她现在这个臃肿肥胖的身体,要怎样才能通过这次海选呢?总不能真的披这一身花花绿绿的鸡毛去吧……

宋卿语走出女卫生间,正想着要不要找人借件外套,不料刚好看到一个身影从另一头的男洗手间走出来。

宋卿语眼睛陡然亮起来,就好像一头饿狼看到一只兔子主动跳到自己面前。

“先生,我可以借下你的外套吗?”为了表达自己的诚恳,她还着重强调了一句:“你放心,我很快就还给你。”

男人眼里闪过一丝明显的诧异。

就在这时,宋卿语却突然听到不远处传来一声:“57号白卿语,后台准备!”

来不及了!

宋卿语一急,干脆直接拽住男人的衣领一扒,然后没等男人反应过来,踩着高跟鞋蹬蹬蹬就跑远了。

墨北琰:“……”

“堂堂M.H集团总裁,被女人当众扒衣服……哈哈哈……”

一个身材高挑纤细的女孩儿突然从后面走出来,拍了拍男人的肩膀,笑得直不起腰。

“你说我要是把这个消息发到微博上,微博服务器会不会瘫痪?”

墨北琰看她一眼,神色淡漠:“微博会不会瘫痪我不知道,但我可以肯定你会。”

“啧啧,一点幽默感都没有,难怪找不到女朋友。”

女人一脸扫兴,说完这话后就从墨北琰身边走过去,从后门进入评审大厅,刚好轮到宋卿语出场。

宋卿语一出现,台下评委席立刻就炸了。

“这些工作人员是怎么搞的,这种体型不是应该第一时间淘汰掉吗?”

“就是,这么胖来参加什么比赛,来搞笑来还差不多!”

宋卿语像是完全没听到台下众评委的议论,挺直了腰背,姿态优雅,步伐从容。

宋卿语大半个身子都被裹在外套里,尽管体型还是有些庞大,但是那些令人作呕的肥肉都被小心遮住了,只露出雪白的脖子和小腿,看起来倒像是一只慵懒恣意的黑天鹅。

她一步步走来,最后停在T台最中央,微微昂起下巴俯瞰着台下,就像高贵的女王站在城楼上,俯瞰着那些被自己统治的臣民。

明明是再普通再简单不过的一个动作,却愣是让台下评审团在一瞬间安静下来。

所有人都感受到了来自舞台上的强大气场。

两秒后,女王转身离场,优雅谢幕,背影挺拔而高贵。

然而,细心的评委却发现,在宋卿语转身的瞬间,她眼角好像有一滴泪滑了下来。

这滴眼泪落地毫无征兆,却莫名地击中了很多人的心。

海选结果要一周后才通知,所以宋卿语没有在后台逗留,直接去更衣间换回自己原来的衣服。

直到走出了赛场,想要把衣服还给刚才那个人,宋卿语才发现自己刚才太着急,竟然忘了要联系方式!

正当宋卿语觉得头疼的时候,一个低沉好听的男声突然从身后传来:“刚才为什么掉眼泪?”

宋卿语一愣,扭头看向身后,整个人都傻了:“墨北琰?”

宋卿语前世并没有见过墨北琰,但却没少听过他的名字。

这个男人虽然名义上只是M.H集团总裁,权势却横跨军政商三界,偏偏又长了张比明星还更帅的脸,简直就是天生的少女心收割机。

除此之外,墨北琰还被称为杂志界的销量保障。

因为,无论哪期杂志,只要提到他,哪怕只是一句话,一张图,绝对都能卖断货!

可是,这个男人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墨北琰没有在意她的失态,又重复了一遍刚才的问题:“刚才在舞台上,为什么掉眼泪?”

宋卿语沉默了片刻后,故作轻松地撒了个谎:“我听到了他们在嘲笑我,所以忍不住有些紧张……”

墨北琰没说话,一双深若寒潭的眸子紧盯着她。

宋卿语知道他一个字都没信,但却不想再多说:“墨先生如果没什么事的话,我先走了。”

不知道为什么,从见到墨北琰第一眼开始,她就觉得这个男人很危险。

宋卿语虽然不至于怕他,但也不想给自己惹麻烦,所以这种危险人物她还是敬而远之的好。

谁知道才刚迈出一步,男人却突然拽住她的手臂:“衣服不打算还了?”

衣服?

宋卿语一愣。

低头看向自己怀里的大衣,脑子里嗡地一声就炸了。她、她刚才扒的居然是墨北琰的衣服?

宋卿语头痛抚额,她刚才到底是有多瞎,才会连墨北琰都没认出,就直接动手扒了他衣服。

好在墨北琰看起来不像是要找她算账的样子。

宋卿语将衣服还给他,道了声谢谢,见他似乎没打算继续为难自己,便转身离开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