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热门小说 > 女频言情 > 七零娇娇被缠哭

七零娇娇被缠哭

桃木木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上一世,周晚晚是现代女明星。虽然没有红透半边天,但也算是圈子里十分抢手的御用女配,好不容易还清千万债务,以为自己有时间谈场恋爱。没想到,穿越这种奇葩的事也能轮到她头上。再睁眼,周晚晚回到了七零年代,不仅如此,她还是一个待字闺中的农家女。这个时代资源困乏,幸好周晚晚身怀空间。只是,那个高大帅气的男人,总是自诩年纪大会疼人,过来自荐枕席!

主角:周晚晚   更新:2022-08-19 19:04: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周晚晚 的女频言情小说《七零娇娇被缠哭》,由网络作家“桃木木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上一世,周晚晚是现代女明星。虽然没有红透半边天,但也算是圈子里十分抢手的御用女配,好不容易还清千万债务,以为自己有时间谈场恋爱。没想到,穿越这种奇葩的事也能轮到她头上。再睁眼,周晚晚回到了七零年代,不仅如此,她还是一个待字闺中的农家女。这个时代资源困乏,幸好周晚晚身怀空间。只是,那个高大帅气的男人,总是自诩年纪大会疼人,过来自荐枕席!

《七零娇娇被缠哭》精彩片段

“不要!”

周晚晚惊醒,她记得自己为了救一个溺水的小孩,可自己却被河里水草缠住。

周晚晚不甘心啊,虽说已经三十岁了,可是在二十一世纪也还算是黄金单身的年纪啊,本打算还完债务就该好好谈个恋爱的,谁想年纪轻轻就香消玉殒!

咳咳……

周晚晚猛咳了几声。

屋子里一股煤烟味,呛得周晚晚嗓子不舒服。

周晚晚掀开一股子霉味的被子,起身下床。打量着目测不到十平米的屋子,阴冷潮湿,靠床的一面有个小窗户,灰青色的窗帘破了几个手指大的小洞,掉皮的墙壁上糊着几张发黄的报纸。还有一碰就吱嘎响的破桌子,说是桌子,其实就是几块高低不平的板子钉成的。桌角旁放着一个锈迹斑斑的破炉子,这煤烟就是从这窜出来的。

咳咳……

又是一阵咳嗽……

周晚晚眼神一凌,她要是再晚一点醒,估计就直接一氧化碳中毒了。

捂住口鼻,周晚晚把桌上一个掉漆的搪瓷缸里的水倒进煤炉里,直接给扑灭了。

吱嘎——

门被推开,屋子里顿时亮了好几个度,一个脸色青黄,身材干瘪的女人端着粥碗进来。

周晚晚看清女人的五官时突然头疼起来,她扶着桌角慢慢蹲下,一幅幅画面在脑子里快速的闪过,周晚晚这才弄明白,自己这是穿越了。

1979年,冀省偏远的大石村,穷!

原主是被淹死的。

等她消化了原主所有信息再抬头时,眼前的女人一脸担忧看着她。周晚晚心里紧了紧,这是原主的母亲单芬……是个哑巴。

可能是受原主的影响,周晚晚心里莫名有点苦涩,她正要开口说话时,一道闷沉的脚步声近了。

一个身材高大的老太太走进屋里,先看了眼低头缩着肩的单芬,冷哼一声,扭头又去看周晚晚。

“丧门星,跟你哑巴娘一样,贱坯子,给你找个正经人家不要,非要跑,周家养你这么多年,你就这样报答周家?既然没死,三天后就嫁去刘家。”

老太太气势汹汹,几句话就把周晚晚的大事给定了。

单芬红着眼圈跪在地上,头在地上咚咚咚地对着老太太直磕头。

周老太嫌弃地的看了一眼:“你要是真为她好,就劝她老老实实嫁进刘家,你们娘俩还有好日子过。”

单芬只是不会说话,耳朵是能听见的。听见周老太的话,呜呜咽咽的直摇头。

周晚晚眉头微蹙,眼前这个头高大的老太太就是原主的奶奶,原主跳河也是跟这奶奶有关系的。

周老太的大孙子周小川21岁了,看中邻村的刘家的刘小妹,刘小妹家有个傻哥哥,26岁了没娶亲,刘家提了个条件,那就是周晚晚嫁给刘家傻儿子,刘家就让刘小妹嫁给周小川,而且不要彩礼。

这在农村叫换亲,本来这不是新鲜事,有些人家穷,娶不起媳妇,就拿家里的闺女换亲,可那也不是盲嫁,男方家里的家境人品也要过得去才行的,没有为了儿子不顾女儿死活的。

可周家就偏偏做了这样的事,周老太当家做主,拿周晚晚嫁给傻子给自己宝贝孙子换亲。

周晚晚母亲是哑巴,父亲死了,母女俩在周家就是万人嫌的存在。

在周老太的眼里周晚晚唯一的价值就是长的不错能给孙子换亲。

原主自然不肯,开始想逃,被抓回来后打了一顿就给关起来了。单芬心疼女儿,趁着大家都下地干活把门锁给砸了。

周晚晚就又跑了,这次她没跑太远,周家人就追上来了,周晚晚心灰意冷就跳了河。

周晚晚觉得原主真傻,为这事就要死,她是一点没考虑她死了,母亲单芬的日子咋过,这一家子除了母亲单芬,没一个好东西。

“奶奶,您要是不取消这门亲,我敢在成亲当天就死刘家,到是恐怕刘家更不会让刘小妹嫁进来吧?”

到时就算周家不计较周晚晚死在周家的事,刘家恐怕还要恨上周家,又怎么会把刘小妹嫁过去。

“你……”

周老太果然气的说不出话,顿了几秒。

“要是不嫁,就和你妈滚出周家,周家不养白眼狼。”

孤儿寡母离了周家哪里有活路?周晚晚好吃懒做拿什么养自己?周老太就是赌她不敢,小蹄子也敢拿捏她,毛还没长齐咧!

果然单芬一听要赶她们走,一张青黄的脸吓得煞白,那眼泪就断了线似的直掉,嘴里呜呜咽咽,爬到周老太脚边,又是一顿磕头。

周老太讥笑,这样的反应是在她意料之中,就是还戳在原地的周晚晚让她眉头皱纹又紧凑了些。

“怎么?你还没想明白?”

周老太不满意别人挑战她的威信。

单芬回过身就要拉周晚晚一起跪下,周晚晚顺势把单芬从地上拉拽了起来。

“妈,别怕!有我在!”

周晚晚这句话声音不大,却似乎有某种魔力,让单芬的内心奇迹的平静了些。

周晚晚把她妈单芬拉到自己身后,才对周老太道。

“奶奶,我刚刚的话不是说着玩的,不过既然您要赶我们走……”

那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周晚晚不想走吗?不,这么狗血的人家她可待不下去,前世她可是个被爸妈宠着的小公举,哪里受过这个气。

就是后来爸妈飞机失事,家里生意倒了,她肩上担着巨额的外债,她也没遭到这样的对待,相反那些叔叔伯伯体谅她一个还没毕业的小姑娘,也没天天追债。

她自己也在学姐的帮助下进入了娱乐圈,只是她的长相不符合当下女主角的审美,只能演演女配,可就是这样她也还是混的风生水起,几千万的巨款也还清了。

这样没有一点人情味的周家哪里值得她继续待下去,只是也没有这样灰头土脸被人赶出去的。

万一周老太要在村里人面前嚼什么舌根,她和妈妈单芬才是真的没有活路呢。

走,

可以,

她得堂堂正正!

周晚晚把腰背挺了挺!

“这间屋子是我爸盖的,还有村里分的自留地也有我和我妈一分,至于钱财……”


周老太瞪着混浊的双眼,她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

这小蹄子是在提分家?她怎么敢。

周老太气的抄起桌上的搪瓷缸就扔了过去。

咣——

周晚晚稍微偏头,搪瓷缸只是碰到了她几根头发丝,就掉到地上。

周老太不觉解气,回身再要找东西却发现屋子空空,除了床和破桌子,多余的东西一件没有。

周晚晚冷笑,“奶奶,别费劲了。刘家我是不会嫁,属于我的东西,你要是不给,我可以告到县里。你们和刘家合谋逼婚,我跳河都不肯放过我,我就不信县里的领导不管,你们不在乎我的死活,我相信有人在乎,我要是死了,你们就是逼死我的凶手,凶手是要坐牢的,奶奶,您不会不懂吧?”

嫁给傻子?她是疯了吗?原主都知道反抗,没道理她要同意吧。

周老太气的双眼直喷火,“你个丧门星,你要毁了周家?我掐死你!”

周老太说着就伸着两只手扑过来。

单芬吓得挡在周晚晚前面,周晚晚冷冷道:妈,让她掐,掐死了我,你就去派出所报案,我看周家出了个犯人,在村里还能待的下去。”

周老太双手一顿,双眼恶狠狠盯着周晚晚。

此时她真想把周晚晚撕碎吃了,可是周晚晚的话让她有所顾忌。小蹄子果然不安好心,一心就想毁了周家。

周晚晚把妈妈单芬拉到一边,“奶奶,您是真不想分家?不分也行。这辈子我也不打算嫁了,我准备守着我妈一辈子在周家,以后就得靠大伯一家养着我和我妈。”

周老太一愣!一辈子待在周家,还要她们养?做梦吧。

周老太此时看见她们娘俩更觉碍眼,小蹄子好吃懒做,还要让她们养,周老太心里十分抵触。

“你们可以滚,不过想分东西可不行!”

“奶,我不想分了,我觉得分家不好,不分家我也有地方住,还不用操心吃喝!”

周晚晚干脆坐回床上,“妈,我发着烧呢,我想吃煮鸡蛋补补身子。”

呸——

周老太气的手抖,她还没说吃鸡蛋补呢,这小蹄子还真敢提,鸡蛋多金贵,那是农村人最重要的营养来源,这家里的鸡蛋都是要留给家里男人吃的,在农村男人是主要劳动力,自然就得吃好的。

周老太气的头疼,突然觉得还是把这搅家精分出去的好,“滚滚滚,滚出周家,以后再想回来可不行”。

周晚晚心里松了口气,终于同意了。

单芬听的是心惊肉跳,她不知道自己女儿打的什么主意,她一惯是没啥主见,就是忧心分出去这日子咋过?

周晚晚觉得分家要趁早,省得周老太回头反悔!

“奶奶,您要是担心我以后日子过不下去反悔,咱们可以找村长签个分家协议,白纸黑字,我不会抵赖!”

周老太一听,是这个理,迅速去请了村长,周家就住在村长家隔壁,村长于得利来的快。

村长于得利是个50多岁的男人,听说周晚晚主动提分家,觉得这丫头估计是脑子坏了,不由劝说几句,“丫头,你要和你妈分出去,咋过日子你想过没?家里没有劳动力,就算分给你们地,你们能种好吗?”

于得利觉得这孤儿寡母的,他能帮一把就帮一把,周晚晚要嫁刘家傻子的事他也听说了,虽说周家干的不地道,可过日子不就是这样嘛!

刘家儿子傻,可刘家条件比周家要好些,嫁汉嫁汉就是穿衣吃饭!过两年再生了娃就有盼头了,到底是年轻啊,经得事少。

于得利把手里的烟袋在桌角上磕了磕,“周婶子啊,孩子小不懂事,不知道过日子的艰难,要我说分家的事就算了。”

周老太叹气,“村长,我这孙女心大了,嫌我找的人家不好,一心想飞枝头变凤凰呢,我想留也留不住啊!”

于得利又重新打量了周晚晚,飞枝头变凤凰?于村长突然想到自家和周晚晚年纪相当的儿子,顿时脸色变得难看,怪不得前两天自家儿子总说周晚晚嫁给傻子可惜了,还让自己去周家劝劝。

于得利想到这顿时觉得不得劲,“既然小晚决定要分,那就分吧!只是,你们想好怎么分了吗?”

周晚晚笑道:“谢谢村长,既然要分,那索性就分远点,虽说我现在住的房子是我爸盖的,但是出出进进都在周家院子里。我想要莲花塘边周家的老房子,还有挨着老房子的两亩地,大米要50斤,还得分我们200块钱。”

周老太尖叫起来,“200块钱,你怎么不去抢?”

于得利也皱眉,200块可不是小数,农村人一大家子省吃俭用一年也才攒100来块,这200元就是要攒上两年的存款啊,于得利也觉得周晚晚要的太多了。

周晚晚自然是明白在70年代,200块的分量,不过她要是不狮子大开口,周老太又怎么会轻易把房子和地给她呢!

钱她会慢慢挣,可是房子不是一时半会能解决的,她必须保证分到房子和地。

“于叔,我和我妈分出去,这会又不是秋收的时候,再说我要的是两亩瓜地,要卖上钱还得两月,总不能饿死吧?”

周晚晚红着眼,眼泪在眼眶里打转。

周老太差点把牙咬碎,小蹄子真敢要,“房子和地,你拿去,我再给你加5斤面,钱我是没有。”

她手里的钱还得留给周家长孙娶媳妇呢,怎么能便宜这小蹄子。

周晚晚用袖子抹了抹眼泪,“于叔,这……”

于得利叹口气,“周婶,要不你再给加5斤面,估计也够她们娘俩撑到秋收了。”

周老太额头的皱纹都能把蚊子夹死,最终还是不情不愿地点头。

于得利把分家的协议写好,周晚晚用红印泥按上手指印,周老太也在边上按上自己的。

协议一共是三份,周老太拿一份,周晚晚留一份,还有一份存村里。

周晚晚送村长于得利出门,“于叔,谢谢您,等我搬了家再上门道谢!”

“哎呦!”

于村长脚下绊了个跟头,踉跄了一下。

周晚晚赶紧上前扶了一把,“于叔,您慢点。”

于村长摆摆手,“没事没事,你们以后好好过日子,少生事。”

周晚晚撇嘴,人不犯我自然相安无事。

周晚晚准备回屋收拾东西,就见周老太丢过一袋米一袋面。

“马上滚!”


单芬背着包裹跟在周晚晚身后,时不时往后看。

周晚晚放慢脚步和妈妈单芬并肩,“妈,我和您说,咱们搬出来太对了,以后就能自己做主,您放心,我肯定让您过好日子。”

周晚晚知道妈妈单芬一时不好接受,就算在周家,没有人对她们好,她也拿那些人当家人,心里还是对周家有依赖的。

周晚晚也不心急,一个人的覌念转变需要时间。

“小晚,你真搬出来啦?你真了不起!我帮你提个包裹!”

上前搭话的是一个梳着两条粗辫子的女孩,圆脸很亲和,就是身上的衣服穿的还不如周晚晚好呢。

周晚晚略微想想就记起女孩是谁了,“艳萍,谢谢你。”

周晚晚也不跟她客气,女孩叫王艳萍,是原主唯一的好朋友。

“小晚,你和单姨要搬到哪里去啊?要不你嫁给我大哥吧,你知道的,我大哥喜欢你!”

艳萍对着周晚晚挤眼笑道。

周晚晚愣了几秒,原主还招了个桃花吗?这段记忆怎么没有呢?周晚晚猜测要不是原主不知道人家喜欢她,要不她就压根不喜欢艳平哥哥,所以没放在心上。

“艳萍,我现在不想谈个人问题,我刚搬出来,我说过要让我妈过好日子的。”

周晚晚一点也不想嫁人,虽说上辈子没谈恋爱是个遗憾,可现在她是18岁的周晚晚啊,结婚什么的还太早了,再说两辈子了,难道不该找个两情相悦的?

艳萍有些失望,“小晚,你是村里长的最好看的,我知道我哥是配不上你,可是我哥他人好,一定会对你和单姨都好的。”

这会单芬都打起来精神,用手推了推周晚晚,手里比划着。

周晚晚看懂妈妈单芬的意思后真想扶额,怎么一个个都想她结婚啊。

“妈,我肚子饿了,咱们快点走吧。”

单芬一听果然加快脚步,连带着把刚才的话题也给忘了。

周晚晚冲艳萍歉意笑笑,“艳萍,我不是嫌弃谁,我是真的不想这么早结婚。”

“没事,就算你不做我嫂子咱俩也是好朋友。对了,外面传你想飞枝头变凤凰,你知道不?”

艳平小声道。

变凤凰啊?这村里有贵枝让她飞吗?她怎么不知道?

艳萍见周晚晚没明白,索性把话说明白,“于涛。”

啥?

于村长的儿子于涛?

原主喜欢他吗?没印象啊!既然没印象,那就是不喜欢,再说就算原主喜欢,她也不可能替她完成心愿,最多是好好照顾妈妈单芬。

“你真不喜欢于涛?”艳萍不死心又问了一遍。

周晚晚重重点头:“嗯!艳萍,我只想挣钱吃饭!”

王艳萍啧啧直摇头,“小晚,你说不喜欢于涛我信,你说你要赚钱,你怎么赚?你要去城里找你大姨帮你介绍工作吗?”

周晚晚大姨是县城的高中老师,每回来都带城里的好东西,王艳萍也尝过,对城里很向往。

“这个嘛,没想好,但是我从周家搬出来,肯定得要赚钱过日子嘛!”

王艳萍觉得这话从周晚晚嘴里说出来怪怪的,从来不爱干活的人说要挣钱就很稀奇,从周家搬出来还能说是为了拒婚,可是说挣钱就比较没有可信度了。

艳萍看了看单芬又看了看周晚晚,“小晚,你要有难事就找我哥,他指定帮忙!”

周晚晚既感动又无语,这是除妈妈单芬外第一个对她示好的,周晚晚觉得就算自己不喜欢艳萍哥哥,以后见到也要客气客气。

几人说着话就来到荷花塘,老房子还是周老爷子在世的时候盖的,有两间,后来周家人口多了,老房子不够住,就找村里又划了块地重新盖的房子。这老房子就当看瓜的房子了。

周晚晚放下东西,推开大门,屋里空空荡荡,不要说床了,就是一张吃饭的桌子都没有,因为靠近荷花塘,墙皮都出现霉点,周晚晚视线往上,房顶缺了几片瓦,也幸好今天没下雨,要不外面下大雨,屋里该下小雨了。

“小晚,那我回去了,明天我有空再来找你。”

王艳萍说完就走了,现在正是农忙,艳萍来找周晚晚已经耽误了一会了,再不回去,她妈该拿棍子追她了。

周晚晚和妈妈单芬把屋子里外都打扫了一遍,带来的被子又搭在树上晒晒,两间房,周晚晚和妈妈单芬正好一人一间。

做好这些,周晚晚肚子咕噜咕噜叫起来,单芬笑着把带来的生锈炉子生上火,煮了点地瓜粥。

母女俩吃了饭,单芬把拆下的被罩拿河里去洗,周晚晚继续归置房间,一归置才知道缺的东西不是一两件啊,看来她得快点挣钱才行。

周晚晚抬头看看房顶,最先要解决的是下雨漏雨的问题。

房顶的阳光直射下来恍得周晚晚眯着眼,耶?这顶子咋还冒绿光呢?

周晚晚顺着光照折射的绿光找到反射点,地上啥也没有啊,这一抹绿是咋反射出来的?

周晚晚用一根树棍在地上划拉了几下,发现土很松,她就继续用树棍在土里撬了撬,好像有一个硬硬的东西。

周晚晚几下就把里面的硬东西给挖出来了,是一个祖母绿颜色的吊坠!一看就是好东西,周晚晚上辈子是买过珠宝的,这吊坠的成色一看就价值不菲。

周晚晚心中一喜,难道这是周家祖传的宝贝?

周晚晚把吊坠对着太阳照了照,突然吊坠折射出更强烈的绿光,一下子就把周晚晚吸了进去,周晚晚感觉到周边的环境一下子就变了。

脚下一条小河清澈见底,小河对面一片果园,其中一棵树枝还伸过河这边,枝吖上还结了个大桃,周晚晚顿时口水就要流下来了,她伸手要去摘,可是树枝就怎么也够不着。

耶,怎么摘不到?周晚晚大急,她想迈过去,往果林走去,发现怎么也迈不过去,就像对面的景色只是一幅画,根本不是真实存在的,周晚晚心里疑惑极了。

这是怎么回事?周晚晚低头去触碰河里的泉水,这次她倒是能摸到,她鞠了一把尝尝,很清甜,似乎是泉水,那这里是哪里?

她觉得好像是一道绿光把她带进来的,左手还攥着那块吊坠,周晚晚想到这会不会是一些小说里常说的空间啊?

周晚晚试着用意念控制这里,“我要出去。”

果然周边一下子就变成破破的周家老房子,周晚晚再用意念说进去,几乎就是呼吸间就转换了空间,周晚晚觉得很神奇。

这对她来说简直是意外的收获啊,只可惜,那么多水果不能摘,也不知道这空间出什么问题了。不过眼下虽有空间,倒是没大用处。

周晚晚听到脚步声,赶紧从空间里退出来,把吊坠藏在上衣兜里。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