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热门小说 > 女频言情 > 藏着一座气运祭坛

藏着一座气运祭坛

叮叮小石头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陈渊是从平安县衙穿越过来的,他前世作为一名衙署,说不上“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钟”但也从胸怀大志到胸无大志!如今穿越到这玄幻世界,意外发现脑海中藏着一座气运祭坛,从此只要按照要求献祭气运,便可得到天机指引。

主角:陈渊,苏紫悦   更新:2022-08-09 09:38: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陈渊,苏紫悦 的女频言情小说《藏着一座气运祭坛》,由网络作家“叮叮小石头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陈渊是从平安县衙穿越过来的,他前世作为一名衙署,说不上“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钟”但也从胸怀大志到胸无大志!如今穿越到这玄幻世界,意外发现脑海中藏着一座气运祭坛,从此只要按照要求献祭气运,便可得到天机指引。

《藏着一座气运祭坛》精彩片段

平安县,县衙。

陈渊幽幽醒来,嗅到了一抹酒气,腹中有些不适,胃酸翻涌。

“我…我不是在洗脚吗?怎么身上会有酒气?”

众所周知,喝了酒,不让……

对,就是开车!

而明天就是陈渊最喜欢的八十八号回老家相亲的日子。

陈渊才在百忙之中抽出来点时间跟八十八号道别。

日久生情,他们也算是有点“交”情了。

陈渊聚焦的眼神在四周略一打量,有些惊愕。

木质的简陋桌椅,微微发黄的柱子,还有身上铺盖着的青色被褥。

“这…这是哪儿?”

陈渊站起身,快速冲到水缸前,然后僵在了原地。

水面上倒映出一张人脸,浓重的剑眉,高挺的鼻梁,深邃的瞳孔,坚毅的面庞。

但,这不是他!

“我……我穿越了?”

就在陈渊怀疑人生的霎那间,忽然,他沉默一瞬,目光一窒,忽然想到自己突然猝死,警察会不会翻看自己夸克浏览器的搜索记录?

“艹!!!”

陈渊清楚的记得他没开无痕浏览!

浑身碎骨他不怕,要留清白在人间啊!

紧接着,还不得等陈渊羞耻懊恼,回忆社死的时候,

一股潮水般的记忆汹涌而来,钻入大脑,并快速流动。

陈渊,大晋王朝青州南陵府平安县的一名衙役,月俸不到二两银子。

父母早年间病逝,被大伯抚养长大,后来大伯也得了重病,因放心不下他,托关系使银子让他进了衙门。

想到这里,陈渊心中一阵轻松,自己现在了无牵挂,孤身一人。

最重要的是,父母双亡的人一般都不简单。

沉默良久后,房间内响起了陈渊的试探声音:

“系统?”

但很可惜,系统没有搭理他。

“签到?”

陈渊又道。

“没有任何的金手指,这可怎么办...”

县衙内,陈渊眉头紧锁。

七日时间,陈渊呼唤了不知道多少次系统,但是一次都没有得到回应。

如果是普通古代世界也就罢了,但这几日陈渊已经了解到,这是一个武道至上的超凡世界。

传说中,有强者一剑断江,拳碎青山

若是自己的资质绝顶陈渊也不会如此期待金手指,但他尝试着修炼,然后就发现自己天赋似乎还很一般。

完全没有一个穿越者该有的风姿。

“算了,好歹有个衙役身份...”陈渊叹息了一口气。

几日时间,陈渊接受了现实,金手指没有青睐他。

唯一值得欣慰的是自己并不是地狱开局,有县衙捕快的身份,再怎么也不会穷困潦倒,只要接受自己的普通就好。

“渊哥儿,捕头召集!”

正在陈渊胡思乱想的时候,一道年轻的身影匆匆忙忙的闯了进来。

“怎么了?”陈渊立刻站起身,伸手以极快的速度摸住了腰间的刀柄,显示出了他内心极度的不安全感。

“铁手的踪迹找到了!”

陈渊目光深缩,这几天“铁手”这个名字可没少在他耳畔响起,筑基境界炼血层次的好手,一连在平安县犯下了数次命案。

县令大人震怒,责令限期将铁手捉拿归案。

连累的陈渊都没有好好休息过,但是铁手就像是人间消失一般丝毫的踪迹都没有,没想到现在竟然找到了,怪不得捕头黄兴这么急着召集衙役。

“走!”

陈渊没敢耽搁,这时候要是给捕头掉了链子,以后少不得自己的苦头吃,而捕头在平安县的权势很重。

不仅是他身上的九品官身,还有他平安县黄家的背景。

就算是县令、县尉两位大人,也不得不正视他。

为了抓捕铁手,县衙内无事的衙役倾巢出动,足足二十余位,再加上上百的白役临时工,阵仗不可谓不大。

铁手虽然是炼血层次的武者,但是即便是高他一个层次黄捕头,也不愿轻易接下他的那一双铁手。

至于陈渊,只是衙役中最普通的炼皮层次,勉强称得上是武者。

“陈渊、王平,你们带着八个白役守住北街。”

“李...”

黄兴一脸凝重的扫过了八个衙役以及几十个白役,低声道:

“不论铁手从哪个方向逃离,不惜一切代价给我拦住他,谁敢偷奸耍滑,让铁手逃离,事后别怪我翻脸不认人!”

黄兴体型高大的身躯,带给了众人一股压迫之感。

“是,卑职遵命!”

陈渊的声音汇入了齐声中。

黄兴嘱咐过之后,带着一众衙役开始挨家挨户的搜查,铁手的踪迹最后便消失在这方圆几千米内。

“渊哥儿,我有点紧张。”

身旁的王平压低了一些声音。

陈渊心中虽然也非常慌乱,毕竟是第一次面对这种实力非凡的江湖武者,据传铁手在平安县已经沾了不下十条人命。

但是表面上,陈渊还是保持了基本的镇定:

“别慌,捕头是炼骨层次的高手,加上一众衙役辅助,擒住铁手不难。”

王平似乎被陈渊身上的镇定感染了一些,轻声道:

“渊哥儿,我怎么发现你这几天有些跟以前不一样了?”

陈渊心头一惊,身上的汗毛炸起:

“哪里不一样了?我还是从前的我。”

“说不出来,就是感觉...反正是感觉不一样了,前几天叫你一起去勾栏,你也不去了。”

“大丈夫生于天地间,岂能堕落至此?”

“我...”

“有动静!”陈渊的低声传到了王平和几个白役的耳中。

陈渊的话音刚落,众人便听到了几道尖叫,紧接着就是捕头黄兴的怒吼:

“铁手,受死!”

“哼,一群衙役捕快也想抓老子,下辈子吧...”

“快,追!”

黄兴的语气有些惊怒。

“不会这么倒霉吧...”陈渊暗自咽了一口唾沫,双手紧紧握住了长刀。

然后

陈渊便看到了一道消瘦的身影疾驰而来,在其身后,是紧跟着的捕头黄兴。

“拦住他!”黄兴大吼。

陈渊左右一看,几个白役刀都拿不稳了,只剩下王平和自己挡在了路中央。

“滚!”

铁手一声低喝,手臂瞬间变青,朝着陈渊和王平抓来。

“杀!”

王平率先动手,吼声似乎是在给自己力量,握着刀就要砍那只手掌。

“砰!”

手掌与长刀碰撞,王平的长刀瞬间断裂,整个人被铁手轰飞,随后只见铁手阴冷一笑,脚下生风就要捏住陈渊的脖子。

“唰!”

霎那间,就在王平被击飞的一瞬,一把石灰扬起,铁手捂住眼睛,陈渊持刀一捅,后方的黄兴及时赶到,一掌轰在了铁手的后背,让他一个趔趋,脚步不稳的划了几步。

“噗。”

长刀透胸而过。

陈渊表情一僵,一股清凉的气流从铁手的尸身传入脑海中。

 


“天眼!”

“气运祭坛!”

“献祭气运就能指引机缘!”

“慈恩寺,”

陈渊僵硬的待在原地,此刻在那股清凉之气的涌入下,他隐约看到了脑海中那一尊布满血色纹路的残缺祭坛。

“原来...我是有金手指的!”陈渊闪过了这个念头。

“陈渊,做的不错!”

捕头黄兴夸奖了一句,走上前拍了拍陈渊的肩膀,让他的意识瞬间回转,之后,便看到了顺着刀身流到手上的鲜血。

铁手瞪大了眼睛,似乎是没想到自己竟然死在了一个小小的衙役手中。

长刀插在铁手的左心口,刀身没入一半。

陈渊微微喘息心中闪过一抹庆幸。

幸好自己机灵,早就备了一包石灰粉藏在胸口。

否则,看铁手一掌轰飞王平的架势,自己也绝对好不到哪里去。

“好小子,竟然还藏了一包石灰粉。”黄兴没有在意陈渊的呆滞表情。

认为他是在铁手的压迫之下,一时没有回过神儿来。

陈渊挤出一丝笑容:“终归是将这恶徒杀了!”

“回去之后,本捕头为你向县尉大人请功。”

黄兴很高兴,击杀铁手,县令和县尉那边也有了交代。

捕头看似有官身,又有黄家这个地头蛇的背景,但是县令大人若是不高兴了,拿捏他也十分的难受。

“呃…呃…”

王平的细微声音从不远处传来,陈渊很快反应了过来,松开了手中的刀,去搀扶王平。

没有支撑,铁手的尸身轰然倒在地上。

“怎么样…还能动吗?”陈渊扶住王平问。

“别…别动,断…断了……”

“断了……几根肋骨…他娘的铁手…还真狠!”

王平倒吸着凉气。

捕头黄兴查探了一番铁手,确认没有任何的问题,转身走到王平身前道:

“此次记你一功,放心,必有奖赏。”

“谢……谢大人。”

黄兴的目光变得阴沉了一些,扫过几个白役,淡淡道:

“将王平送到医馆。”

他没有过多的苛责,这些白役本就是徭役的一种,干干活,欺负欺负老百姓还行,真到了玩命的时候,一点胆子都没有。

……

……

深夜。

陈渊躺在床上,一直在思索着今天传入脑海中的一股意识。

金手指!

他也有金手指!

只不过不同的是,他的金手指有点特别,需要吸收气运才能引动。

否则,就算陈渊按部就班一辈子,也不会有任何的反应。

而今天,就是吸收了铁手身上的神秘气运。

才让金手指有了反应。

他的金手指叫做气运祭坛,只要吸收气运就能为他指引机缘。

而气运似乎并非是每个人都拥有,也并不是实力强就有。

更像是一种神秘能量。

以气运为名而已。

毕竟,铁手这个家伙实在并不像是传说中那种主角。

至于天眼……

则是气运祭坛被引动之后,传入陈渊脑海中的一部瞳术。

只要修行了这门瞳术,就能在百米范围内察觉到身怀气运之人。

将他击杀,身上的气运就会被气运祭坛吞噬吸收。

慈恩寺,金刚经。

便是吸收了铁手气运之后指引的机缘。

“这...岂不是要我猎杀天下的气运之子!”

陈渊心中一阵后怕。

这是要走上大反派的道路上啊,而且,不用想也知道,能身怀气运之人,或许都是武道资质顶尖的天才。

这些天才背后可都是有后台的!

打了小的来老的这种事,小说里已经是老的能再老的套路了!

“而且...今天,我杀人了!”

近距离,一刀捅入胸口,铁手死不瞑目。

但是真正让陈渊有些心惊的是,他居然没有任何反常的表现,甚至…有些激动。

嗜血。

这是陈渊脑海中闪过的一个词。

沉默了一刻钟,陈渊闭上了眼睛。

清晨,万籁俱寂,东边的地平线泛起了一丝丝亮光,小心翼翼的浸润着天幕。

平安县,北门。

一道身着衙役制服的男子,骑着一匹棕色马匹,离开了平安县城。

此人正是陈渊。

而他此行的目的,便是脑海中那座气运祭坛传来的信息,慈恩寺,金刚经。

天大地大,也不如金手指大!

这是一个某点十年老书虫的觉悟。

他昨晚睡得并不好,脑海中一直在回想着铁手被自己捅死的那一瞬间,以及传入自己脑海中的信息。

所以,天刚蒙蒙亮便迫不及待的赶往了此行的目的地。

慈恩寺,位于平安县北十里之处,是一个小寺庙,二百年前西域佛门传道中原,佛门寺院开始在大晋王朝遍地开花。

慈恩寺便是其中极不起眼的一支。

放眼天下慈恩寺不算什么,但平日里,也是香火不绝。

曾经,前身也曾时常跟随大伯烧香拜佛,是以,陈渊对于路途并不算陌生。

一路上,陈渊都在思索脑海中那座残破祭坛所传出来的信息,气运、机缘等字眼,不断被陈渊琢磨。

用了将近半个时辰的功夫,陈渊策马抵达了慈恩寺前。

如今天下灾劫四起,百姓生活的都比较艰难,前往慈恩寺烧香的人也少了许多。

将马匹交给寺院中的僧尼看管,陈渊找到了熟识的僧人,想进藏经阁一观,里面经书并没有什么神功秘法,全部都是佛门经文。

所以并不禁止香客进入。

“这些就是寺中的所有金刚经吗?”陈渊看着身前的十几本经文问道。

那青袍僧人微笑颔首:

“寺中金刚经全在此处,陈施主要作何用?”

沉吟了一瞬,陈渊解释道:

“大伯生前最喜金刚经,过几天便是大伯忌日,陈某想将这些经文全部带走烧给大伯,望大师能够...”

那僧人眉头轻皱了一下,摇摇头:

“陈施主,这些金刚经若是只带走一本,贫僧尚能做主,可全部带走需要主持同意。”

陈渊笑了笑,递过去一两银子。

“望大师看在我一片孝心的份上,能通融通融。”

僧人目光在四周打量了一番,不动声色的将银子收入袖中,双手合十道:

“陈老施主在世时,常来寺中烧香,贫僧自然不会不近人情,想必主持也会同意。”

“多谢大师。”

陈渊将经书收起,心中轻笑。

真香定律,永不过时。

即便是出家人也不例外!

 


晌午,陈家小院内。

陈渊仔细翻阅着这些经书,眉头越来越皱:

“这金刚经内,究竟有什么隐秘?”

翻阅了数遍,陈渊看到的只是普普通通的经文,完全没有任何印象。

“难道真要水浸、火烧...”权衡了片刻时间,陈渊下定了决心。

想到就做。

陈渊拿着一根火折子,来到了前身父母以及大伯的灵位之前,放了一个盆,随后结结实实的拜了三下,口中还念叨着:

“虽然没有见过你们,但是你们既然是这具身体的父母,那也就是我生理上的父母,爹娘、大伯在上,保佑孩儿开出点好东西!”

宛如开盲盒一般。

陈渊撕下一半经书,随后将火折子吹着。

一页页的经书被烧成灰烬,陈渊的面色始终冷静,但是还剩下最后三本金刚经的时候,还是不由的担心是不是自己的方法错了?

深吸了一口气,陈渊没有换一种方法,一狠心将三本金刚经一股脑的都扔进了火盆之中。

陈渊的目光凝重的看着火盆中的燃烧的经书。

终于,一抹金灿灿的亮光出现在火盆之中,陈渊抑制不住的自己的激动,迅速将火扑灭,随后伸手将那一抹金灿灿的东西从灰烬中拿了出来。

那是一张薄如蝉翼的金色纸张,但是不知是用何材质制成的,陈渊使劲用手扯了扯都没有撕破。

定住心神,陈渊的目光放在了纸张之上,上面写着密密麻麻的西域梵文小字,以及一尊双手合十的佛陀图画。

不过,陈渊可以认出,因为早年间大伯曾经信佛,懂些梵文,而原身也在潜移默化之下,熟悉了一些梵文。

他接受了原身所有的记忆,也对这些梵文不陌生。

这很合理不是吗?

金色纸张最上方有五个大字。

金刚琉璃身!

陈渊只感觉心脏在砰砰砰的跳动。

金刚琉璃身,佛门炼体神功,乃是武者筑基境最顶级的炼体神功之一,在江湖中享誉盛名!

早年间原身刚得到县衙的炼体功之时,了解过一些这方面的东西,其中就曾听闻过金刚琉璃身的名声。

仔细斟酌数遍之后,陈渊心下已有定量,有他原有的修为基础在,入门应该不难。

心中将所有杂念摒弃,陈渊专心致志的站立在小院之内,双手摆出一个奇异的姿势,随着阳光照耀在陈渊的身上。

一股隐隐炽热的气息附着在皮肤之上。

陈渊默默运转金刚琉璃身,一些细微的金色斑点,开始浮现在他的身上。

足足保持了两个时辰,陈渊额头依然充满了汗水,才停止了继续修行,其身上的点点金斑也隐了下去。

陈渊眼中闪过一丝精光,不愧是佛门炼体神功,仅仅是第一次修行便让陈渊感觉到了差距。

他这几日也修行过县衙的炼体功,现在一对比,完全不是一个层次的功法。

唯一可惜的是,金刚琉璃身是残缺的,只能修行到炼罡境。

不过,短时间内已经足够用了。

就陈渊这几日所知,武道共分六境,世人称通天六境。

乃是三千年前,人族武皇一统天下之后,将世间纷乱境界梳理,为后世武者开辟前路。

这是陈渊翻阅史书时,上面的总纲。

初来这个似是而非的古代世界,陈渊除了呼唤系统之外,就是了解这个世界的历史,县衙中记载的不多,但也足以让陈渊有个片面的了解。

而陈渊所知道的只有前面两大境界,武道筑基、纳气凝罡。

武道筑基分为三个小境界,筑基三炼,是为炼皮、炼血、炼骨。

其中捕头黄兴便是炼骨层次的武者,一跃数丈,掌碎青石不在话下。

至于他,之前只是修行着衙门最基础的炼体功,用了年余时间才迈入了炼皮层次。

空有一副好皮囊,修行天赋非常一般。

与衙门中的衙役无二。

如果没有金手指辅助,陈渊曾经也想过,可能他的上限就是炼血层次了,至于炼骨,没有资源辅助很难。

陈渊得到金刚琉璃身之后已经决意,从头开始修行,打好基础。

虽然无人教导指引,但是陈渊自己坚信这一点。

万丈高楼平地起,靠的就是根基。

武道筑基这四个字,陈渊品味了许久。

而且重新炼皮,有之前的根基加持,陈渊能快速的入门,并不会将自己仅有的一点实力废除。

由于昨日陈渊击杀铁手有功,捕头黄兴特许他在家休养三日无需去县衙。

王平同样如此,他断了几根肋骨,休养的时间更久。

现在陈渊初得功法,只想安安稳稳的修行几日再说。

拿起县衙配发的制式长刀,陈渊一板一眼的开始挥刀。

县衙内想要修行刀法,必须要功勋或者是拿银子去换,但是陈渊的来县衙的时间太短,手上的银子也完全不够。

所以只是从老捕快那里学到了几手,陈渊现在正搜寻着记忆,按照老捕快讲述的要点去练刀。

说实在的,陈渊心中也有一个剑仙的梦想,但是现在没有条件,只能利用最实用的刀去增强实力。

连续挥刀一百次,陈渊只感觉自己的臂膀有些酸痛。

歇息一阵之后。

陈渊旋即重新摆起了金刚琉璃身的架子沐浴在阳光之下。

保持着一个动作,心神好似进入了一个虚无的境界,身上的汗水不断滴落。

在其身下,已经有了些许的阴影。

那是一滩汗渍。

天赋不够,毅力来凑!

三日时间,说长也长,说短也很短。

除了前日去王平家中探望了一次,陈渊就一直窝在家中,摸索着金刚琉璃身这门炼体神功。

只可惜,进展速度只能算一般。

三日时间才堪堪入门,将身上修出了五分之一的金色斑点。

这还是陈渊有之前的一些底子辅助,否则...恐怕会更加艰难。

而炼皮层次,只有将金漆布满全身,才算是将炼皮层次修到圆满。

陈渊大致的估算了一些时间,至少需要四个多月左右的时间,才可以炼血!

虽然这相比普通炼体功来说已经很快了,但陈渊并不满足。

因为金刚琉璃身这门炼体神功,在大日普照之下可是能够加成的。

“看来...要想办法搞点银子了...”陈渊看着水缸中映出的模样,神情闪过一抹凝重之意。

资源,尤其是武者修行所用的资源,需要大量的银钱!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