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热门小说 > 女频言情 > 在九零年娇养反派大佬

在九零年娇养反派大佬

二中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一场意外,盛小景穿进一本小说。从此,她从现代程序员成了九零年代的农家女,丈夫还是个山里汉,家有四个和她没血缘的小崽崽。可熟知书中剧情的盛小景害怕极了,毕竟,丈夫和四个孩子都是本书反叛。丈夫江渔火是带领全村造假的黑心大老板,四个孩子贩卖、走私什么事都敢干。为了挽救这一家五个反派,盛小景开始培养孩子们还没形成三观,同时用爱感化江渔火做个好人!

主角:盛小景,江渔火   更新:2022-08-09 09:38: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盛小景,江渔火 的女频言情小说《在九零年娇养反派大佬》,由网络作家“二中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一场意外,盛小景穿进一本小说。从此,她从现代程序员成了九零年代的农家女,丈夫还是个山里汉,家有四个和她没血缘的小崽崽。可熟知书中剧情的盛小景害怕极了,毕竟,丈夫和四个孩子都是本书反叛。丈夫江渔火是带领全村造假的黑心大老板,四个孩子贩卖、走私什么事都敢干。为了挽救这一家五个反派,盛小景开始培养孩子们还没形成三观,同时用爱感化江渔火做个好人!

《在九零年娇养反派大佬》精彩片段

“这好好的姑娘,干啥投河?”

“投个屁!她是被老刘家那口子捉奸捉到去沉塘……这盛家闺女,不仅偷人,嫁出去不到半个月,她爹也被她克死了。”

“这么过分!这要是我家人,我一棍子敲死她。”

“现在可不半死不活了嘛。”

两个山野大汉一个嚼着地瓜,一个啃着窝窝头,碎碎叨叨。

……

被他们讨论的主角盛小景,身上淌着水,湿漉漉的坐在地上,看着这些穿着上个世纪的老旧衣服,一个个活像在演年代剧的人,脑袋嗡嗡响。

一些信息涌入了她的脑海。

她,21世纪的新时代女性,俗称“社畜,”穿着她的格子衫,梳高刘海,在程序员岗位上发光发热(摸鱼看小说),然后……穿进九十年代的小说里了!

她在这本《我在九零发家致富当老板娘》的书中,成了同名同姓的炮灰女配。原主顶着绝美的长相,脑袋空空,莫名其妙就招来招村里人“非议”,什么狐狸精,孟浪的帽子全往她的身上扣。

因为这,炮灰女配被娘家人推出去,嫁给了村里的外来户。

盛小景:“……”

现在这剧情,炮灰女配结婚了,但还是不甘心,嫌弃巴巴地从那男人家里跑出来,想溜。

结果不小心撞见老刘偷情,被老刘媳妇误会。

“你这个狗娘养的小婊子,就凭你,也敢勾引我们家老刘。”一个穿着灰布裙的肥胖的妇人走到盛小景跟前,双手叉腰,眼里透着鄙夷。

至于一旁的村民,眼神里更是不屑,讥嘲,责备,什么都有。

盛小景心底闷雷滚滚,郁闷连连。

她怎么摊上这事?

刘家媳妇挺直了大肚皮,趾高气扬,“今儿个,村里人都在这,我非给你点颜色瞧瞧,让你好好长点记性。”

她高抬起手,就要去锤盛小景的脑袋。

“唔呦呦!”刘家媳妇的手腕被人扣在半空,她缩紧肩膀,“疼疼疼!松开!”

盛小景抬头,对上一双深邃的眼眸。

来人长相俊朗,剑眉星目,鼻梁高挺,肤色是阳光健康的小麦色。

他身上穿着质朴的白色背心,身材健壮有力。

“那是我媳妇,你凭什么对她动手动脚?”

男人皱了皱眉头,甩开刘家媳妇,在盛小景面前站定,“跟我回家。”

盛小景愣了一下,这好看的男人,谁?

“哎!我说江渔火,你娶这一破烂货有啥用?还护着她!”刘家媳妇镇定下来,戳着盛小景的鼻子开炮。

盛小景眉头一挑,江渔火的基本情况,跃然浮现在她的脑海里。

江渔火=书里的黑心老板。

他一人造假,带领全村致富。

最后,锒铛入狱。

只是,谁能想到,他前期居然是这个样子的?

这还不是重点,重点是,这个江渔火心狠手辣,无恶不作。

书里有一段,江渔火幼受人欺辱,辛辛苦苦赚钱买来的肉包子被村里人踩踏。等赚钱后,他就让小弟把那个人抓起来,让人喂他吃肉包子,吃到噎死。

恶毒心思,可见一斑!

但,这个黑心老板,就是她嫁的外来户?

盛小景眨巴眨巴眼,书里盛小景受人教唆,还和这个外来户离婚了,离婚后一生过得穷困潦倒,三十出头,生病没钱治,活生生耗死了。

啧。这么看来,江渔火虽然是个黑心老板,但他起码有实力,好好教化一下,能让他“改邪归正”吧?

短短一会功夫,盛小景琢磨着,她要抱紧江渔火的大腿!

这时,江渔火照着她的后衣领,把她从地上提了起来。

盛小景:!?

“不许走,你们不许走!”

刘家媳妇把宽大的袖子挽了上去,叫叫嚷嚷,“这婆娘偷人,今儿个,你们非要给我个说法才行!”

她不光自己吵吵,还拾掇其他村民拦截他们,“大家伙也帮帮我,这个小贱蹄子不要脸!这事儿,不能就这么算了!”

盛小景娇眉蹙起,抬头瞅了江渔火一眼。

他那么心胸狭隘,不把偷人的事说清楚,回去以后,她怕是得被他拨皮抽筋哦?

盛小景打了个寒噤,扭头一瞥,目光无意间在一个年轻朴素的小姑娘的身上停留。

小姑娘眉眼灵动,手里抓着一根麻花辫,眼神古怪地看着她。

盛小景直觉她的眼神不怀好意,多看了几眼。

“看什么看!贱人,别看我家婉婷!”赵老汉把赵婉婷拉到了身后。

婉婷?赵婉婷?

这不是书里女主角家的好闺蜜吗?

当初炮灰女配会和江渔火离婚,可有她一半“功劳”。

盛小景灵动的眼眸眯紧。

“恶心巴巴的破裤档,瞎偷人,我们家好好的老刘也被你糟蹋了。”刘家媳妇一屁股坐在地上,蹬腿把胸脯拍响,一连串撒泼动作行云流水。

她口里的老刘全程没敢吱声,老老实实地低着头,弓着背,交叉着手,站在她的身边。

村民手里有些操着家伙,眼里皆是鄙夷。

“没嫁人,这盛小景的名声就不好,都嫁人了,还这个丑德行,真真给我恶心得隔夜饭都要呕出来!”

“老刘多好一人,也在这烂人身上翻跟头了。”

一盆污水,算是牢实的泼在了盛小景的头上了。

江渔火眉梢一挑,说到底他现在是盛小景的男人,没道理放着她不管,他目光炯炯地骚过那些村民,正要开口。

盛小景忍着恶寒,冷冷一笑。

“我可没和老刘偷情。”原主懦弱,觉得说了也没人信她,便自诩高洁,憋着,她可不一样。

“我是撞见了老刘偷情,他想要杀了我!被你看见了,误会了!”

盛小景还原事情真相。

江渔火看了盛小景一眼,决定静观其变。

村民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她没偷人,谁信?

还老刘杀人,谁信?

杀人这么大的事,村民们权当盛小景是狗鸡跳墙,从兜里摸出一把瓜子,“咔擦咔擦”的磕了起来。

“盛小景要是没偷人,太阳打西边出来!”

“对,要是真没有,我地里还没挖的土豆全部给她!”


盛小景不慌不忙,“真正和老刘偷情的,是她!”

她小手一抬,精准地指向了赵婉婷。

“你胡说八道什么!”赵老汉第一反应就是把闺女从盛小景的指向下拉开。

盛小景的声名太臭了——

“都这样了,还不死心,还往别人身上泼脏水?真不要脸了?”

“江渔火,你这婆娘这德行,你不能一句话不说。”

“我看,刚刚沉塘没把她弄死,再抓她浸猪笼吧!”

老刘听见盛小景那话,胆战心惊,声音明显中气不足,“盛小景,之前是你勾引我的!你别把别人祸害得跟你一样了!”

“我就是一时糊涂,不然就是倒贴我银钱,我也不去碰你。”

盛小景还被提着,拍了拍江渔火的手,想让他把自己放下来。

江渔火目光凉凉,那眼神跟看一个死人没区别。

也对,那么大顶绿帽子……

盛小景顿时觉得脖子凉飕飕,露出一个谄媚的笑后,扭开了头,“你们家姑娘还没结婚吧!”

“你带她上卫生院的医生那儿瞧瞧,看看她是不是怀孕了,就知道我有没有说谎了。”

赵婉婷好歹是跟着主角混的人,书里关于她的“上位史”可不少。

赵老汉看向赵婉婷,见她脸色发白,双唇颤抖的紧张模样,有些起疑了,眼下,只能凶盛小景了,“你可给我闭嘴吧!”

“你自己脏得要死,就要拉着我家姑娘下水。心眼怎么坏呢你!”

盛小景淡定道:“你可以不相信,但赵婉婷怀孕也有些月份了,没多久就会显怀。”再怎么嘴硬没用。

老刘的手心直冒冷汗,他使劲地往衣服上磋,麻制的衣服上贴上他一个接一个的湿手印。

到底和老刘朝夕相处那么多年,他的反常,刘家媳妇看得出来。

刘家媳妇把眼睛瞪得跟牛眼睛一样大,死死地盯着老刘。

老刘不敢看她,腰也挺不直,看向别的地方。

盛小景慢慢悠悠又道:“刘家媳妇,你家老刘不是什么好人。”

“你最近是不是感觉胸闷气短,走几步路就大喘气?”

刘家媳妇的身体状况被盛小景说中了,眼睛一眨一眨的。

盛小景伸长脖子,让自己看起来挺拔有气势一些,“那可不是因为你太胖了造成的哦。”

“而是,你们家老刘早就在你的饮食里下药,就等着把你药死,娶别人。”

“我撞见老刘和赵婉婷是一码事,又听见他密谋杀人。他们两就一个接一个地往我身上踩!”盛小景晓之以情动之以理,一副要留清白在人间的真挚模样,“我的名声已经被一些地痞无赖诋毁,我也不怕了。”

“我们去派出所找警察同志说理去。如果证明,老刘和赵婉婷并非如我所言,我负全责,我自个去坐牢。”

盛小景信誓旦旦,娇俏真挚的小脸全是较真。

村民都是墙头草,渐渐被说动了。

不知道谁,就嘀咕了一嘴,“我上次在后山,好像看到老刘和赵婉婷鬼鬼祟祟。”

——“我上回撞见老刘去抓药,说要去毒老鼠。他买的是慢效药,药店的的还很纳闷。”

——“说来,这盛小景和老刘也没交集呀。怎么就能勾搭上?”

刘家媳妇从地上站了起来,脸上的肥肉跟着一蹦一蹦的,“她说的是真的?”

“刘全有,你没有心!”刘家媳妇戳着心口,“这些年我对你们老刘家掏心掏肺,你就是这样对我的?”

“好!你偷人,还想弄死我!”

刘家媳妇嚎了一嗓子,“我死,你也死!”

她向着老刘扑了过去,去掐老刘的脖子。

老刘挣扎着,脖子都被勒得青筋暴起,“你别听那些。”

一憋不住,吐露了一句,“我就是想要个儿子,有什么错。”

刘家媳妇嫁给老刘这么些年,一直没有娃娃,她一直计较着,一听这话,更是炸毛,“好啊,我让你上十八层地狱里找你儿子去!”

……

“哎,还有赵婉婷,她也不干净,大家伙别让她跑了。”

摇摆不定的村民们操起了锄头。

“抓住她!”

……

场面一片混乱。

盛小景还被江渔火提着,身子一轻,被他扛上了肩头。

江渔火步伐稳健地把她带走。

盛小景的小肚子被他坚硬的肩膀膈得生疼,“你放我下来吧,我不跑的。”

而且,她在书里人生地不熟的,能去哪?

江渔火把她放下来,横眉一竖,凶神恶煞,“你是我花钱买来的。跟我回去以后,老老实实的。要是再跑,老子打断你的腿。”

“不跑不跑。”盛小景皮笑肉不笑,“老公这么好,我跑去哪呢?”

“哼。”江渔火懒得理她,大步迈进,“跟上。”

盛小景提着不便利的湿裙,迈着短小的步伐在江渔火背后跟。

在现实世界,她就缺少锻炼,这会没走两步,就开始“嘿咻嘿咻”的大喘气,步频也渐渐慢了下来。

狗男人!活不到结尾的垃圾大反派!

盛小景在心里骂着,等她在这个世界混熟了,看她跑不跑。

隔着老远,江渔火都能听见她的喘息声,余光里,看她快要和大地融为一体,大发善心地放慢了脚步。

“上来。”

江渔火的脸僵硬涨红,蹲在了盛小景面前。

盛小景脚瘫手软,也不矫情,趴江渔火的背上去了。

江渔火步伐坚定的驮着她。

盛小景眼尖,看到村头的拖拉机,“我们坐那个回去吧?”

江渔火冷梆梆的声音传到了盛小景的耳朵边,“快到了。”

盛小景没吭声,瞧着上车的人,交了一张纸币。

害,明白了。

……

“到了。”

江渔火的声音虚无地传来,盛小景呆呆地看着面前的破旧草屋。

这是……反派头子的家?

这,风刮大点都能把他们家房子吹跑吧!

“先去房里把湿衣服换了。”

盛小景进了江渔火指的房间走去,一推开房门,沉郁的泥土气息扑面而来,房间里漂浮着诡异的气味,混杂着汗臭、熏得叫盛小景想吐。

盛小景深吸了好几口新鲜空气,走了进去,合上了门。

桌椅板凳倒是齐全,屋顶漏光,阳光折射下,游尘漂浮。

盛小景打起精神,开柜子,找衣服。


柜子里,男人和女人的衣服分开堆放,女人的衣服看上去不是很好,但和男人的衣服对比下来,好的不是一点两点。

看得出来,这个江渔火对原主还是不错的。

盛小景拎上衣服开换。

“咿呀。”门毫无征兆就开了。

“我还要出去,你……”江渔火的声音戛然而止。

盛小景半露整个小肩膀,雪白滑嫩。

她赶紧揪上衣服,把自己捂得严严实实。

看她那副只露出脑袋的防备模样,江渔火轻哼道:“就你那样,我还瞧不上睡不动。”

“赶紧换完衣服就出来。”他转身把门给盛小景关上。

盛小景在他身后吐舌头。

活不到大结局的渣反派!

狗男人!

不敲门,不懂礼貌的野蛮人!

盛小景在心里骂骂咧咧,磨蹭了一会,才走了出去。

一眼就看到了站成一排的四个小萝卜头。

四个小萌娃怯生生地瞅了盛小景一眼,一个个的,就往江渔火身边躲。

盛小景愣了一下。

她差点忘了,江渔火还有四个小孩。

四个小孩子低头盯脚尖,胆怯地回避着盛小景的视线。

江渔火眉梢一挑,一股凶戾的气息从他的身上蔓延了出来。

他肯娶盛小景,就是为了让她照顾孩子们。

本来他就疑心他不在家,盛小景会不会欺负小孩。

现在看来……

盛小景的眼珠子咕噜噜的转。

书里,这四个小萝卜头,以后可坏着呢。

一个成了写小黄书的。

一个和他老爸一起搞造假。

一个跑去贩卖军火。

一个搞起了走私古董的勾当。

这一窝子都是要被拖出去打靶的大坏蛋。

但没想到,小时候这么可爱!

这么说来,他们都还是幼苗苗,好好教化,还能成为正义向上的可爱小红花!

盛小景兴奋地搓手手,她对萌物没有抵抗力。

她黏糊到小萝卜头们身边,挨个摸着他们的小脑袋,“你们都好可爱。我喜欢你们。”

江渔火:?

盛小景的眼神在四个小不点身上打转,问江渔火:“你刚刚要和我说什么?”

“我要出去一趟,你留在家,看好孩子们。”江渔火说道。

盛小景做了一个“OK”的手势,眯眼微笑,露出一口白牙。

江渔火眉心跳了跳,隐隐觉得不能把孩子们交给她。

还有——“这手是什么意思?”江渔火伸出结了厚茧的长指,一弯曲,也做个“ok。”

盛小景:“……”

“就是好的意思。”盛小景道。

“哪学得乱七八糟的东西?不要教坏小孩子了。”

但,时候不早了,今天的晚饭还没着落,江渔火得出发了。

盛小景高兴的冲江渔火挥了挥小手。

“霸霸,早点回来!”

四个小不点叽叽喳喳。

江渔火在一阵狐疑中出发离开。

盛小景蹲在地上看萌娃,“小宝贝们,你们叫什么名字?”

四个小萝卜头阴恻恻有些小怨念,娘亲麻麻果然很讨厌他们,都来这里住了那么这么长时间了,连他们的名字都不肯记。

“江楼。”最高个的小男孩的小表情冷冷的,先开了口。

“江小枫。”矮个一点的男孩腿脚有些不灵便,怯生生地把坡脚往身后缩。

“江小傲。”小男孩一脸脏兮兮的,鼻尖擦破一点皮。

“江月儿。”四宝里唯一的小女孩,她把左耳上的头发挽下来,挡住耳朵上的助听器。。

“好哒好哒,我记下了,以后再也不会忘。”盛小景点点头,挨个摸了四个小萝卜的脑袋。

江楼突然握住了盛小景的手,把她往旁边拉。

“大哥哥大哥,你要把娘亲麻麻带哪去?”三张小嘴巴前后不一发问。

“我和娘亲妈妈有话要说!”江楼坚毅的小脸上写满了倔强。

盛小景跟他到一旁,就见小家伙仰着小脑袋,“我知道你不喜欢我们。爸爸爹爹走了,你不用演戏,但你别欺负我弟弟妹妹,有什么事,冲我来。”

盛小景估摸,应该是原主不满现状,趁江渔火不在,欺负了把心里的气撒在了这四个小朋友,“别怕,以后不会了。”

“哼。”江楼一副不信的样子,转身背过小背篓。

背篓虽然小,但挂在江楼身上,还是大得夸张。

“你背背篓去哪?”盛小景疑惑。

“我去采野菜。你放心,等爹爹爸爸回来,和以前一样,我就说是你采回来的。”江楼冷着小脸。

盛小景:!

这原主炮灰女配不当人啊!

这境遇再怎么不好,也不能让一个小孩子替她干活。

她连忙去抢江楼的小背篓,“你还小,以后别去!”

“哼。我是看爹爹爸爸辛苦,想帮帮爸爸爹爹,不是为了你。”江楼傲娇道。

盛小景眉头皱了皱,“那我跟你去!你教我辨别一下野菜,以后我去。”

“嗯哼。”江楼傲娇地抬起小脑袋,他才不相信盛小景呢。

他从旁边拿起一个小竹篮,挂在短小瘦纤的胳膊弯上。

盛小景舍不得这么小的孩子干活,要去帮江楼提竹篮,江楼就挺直了小身板,迈着大跨步往外走。

“你们要乖乖在家,不许乱跑哦。”江楼的小脸认真真挚。

“好哒!”

“大哥,快点回来哦!”

“大哥拜拜!”

三个小萌宝,奶声奶气地对着江楼挥挥小手。

“对的哦,小宝宝们,你们在家里等我。”盛小景跟上江楼的步伐。

“麻麻,你也要走吗?”三个萌娃异口同声。

“我和小楼一块去。”盛小景笑眼弯弯,“宝贝儿要乖哦。”

“嗯嗯好哒,我们听麻麻的话。”三个小宝贝齐刷刷点头。

盛小景出去的时候,还关上了门,生怕三个小娃娃到处乱跑,走丢了。

关好门,她再跟在江楼后边。

江楼七岁了,在四个小宝贝里,属他年纪最大,有着不属于他这个年纪的心思和成熟。

盛小景看着他瘦小的背影,心里不是一点感触都没有的。

小家伙的步伐短小,盛小景很快就赶上了他。

江楼一见她靠近,就像点着的炮仗,小跑了起来,远离盛小景。

盛小景追赶,几个来回下来,她的体力告竭。

穿书前,她做过最用心的运动,就是从公司——家,这两点间的运动。

盛小景渐渐卸了力,“小楼,你等等我。”

江楼不理睬,却不自觉地放慢了小脚步。

盛小景慢吞吞的跟,一直跟到了山脚下。

江楼放下小竹篮,小脸真挚地摘野菜。

盛小景上气不接下气地跟了过来,认真学习,“这个就是野菜吗?叶子圆圆扁扁的。”

“嗯。”小江楼沉默寡言。

“行,我知道了,你到旁边歇会。我摘就行。”盛小景拍拍胸脯,蹲在地上,拿着江楼摘的野菜,一边对比一边摘。

江楼瞧她摘得认真,拖着小竹篮,到另一边摘野果子去了。

走的时候,小家伙三步一回头,还是觉得有些奇怪。

这个妈妈跑出去一趟,怎么跟换了个人似的。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