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热门小说 > 现代都市 > 他亲手取她心头血

他亲手取她心头血

春雷炮作者 著

现代都市连载

当初拼命救下战神君华的人明明是敖雪薇,可他却认错人,把别的女人当成了救命恩人,视作白月光。甚至,她还被诬陷成了伤害他白月光的恶毒女人。为了给故作羸弱的白月光蓄精元,君华竟然想取敖雪薇的心头血。若她不答应,他就让她满族跟着殉葬。在战神君华眼中,她只是交出自己一点血液。可当敖雪薇真的在他面前奄奄一息时,他才知道,她交出心头血,是会死的!

主角:敖雪薇,君华   更新:2022-08-19 19:04: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敖雪薇,君华 的现代都市小说《他亲手取她心头血》,由网络作家“春雷炮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当初拼命救下战神君华的人明明是敖雪薇,可他却认错人,把别的女人当成了救命恩人,视作白月光。甚至,她还被诬陷成了伤害他白月光的恶毒女人。为了给故作羸弱的白月光蓄精元,君华竟然想取敖雪薇的心头血。若她不答应,他就让她满族跟着殉葬。在战神君华眼中,她只是交出自己一点血液。可当敖雪薇真的在他面前奄奄一息时,他才知道,她交出心头血,是会死的!

《他亲手取她心头血》精彩片段

敖雪薇撑着虚弱的身体回到天界,脑中都是太医的话——

“你在魔界受了反噬,又体质特殊,心头精粹可以温养原神,但同时消耗过度,会威胁性命,几个月内不要再动用神力,否则,必会损害原神,再重下去,将会魂飞魄散!”

她沉重的走着,清丽的脸上尽是凛意。

他们龙族一族,心头精粹可以救人,但稍有不慎,也会毁掉自己。

她在魔界为了救受伤的君华,动用了心头精粹,这才会落得如此。

但君华是她的夫君,她无论如何,都不能不管他。

不过,算起来,君华历劫也该回来了,怎么还不见人?

她正想着,就听几个仙婢叽叽喳喳议论着什么——

“战神君华历劫归来了!而且还带着一个魔族女人回来!”

“长得可好看了,你们是没看战神看她的眼神,可宠溺了!”

敖雪薇僵住。

她与君华不过大婚数月,他便下凡历劫,她空等他数月,他竟已归来带了别的女子……

敖雪薇身形一闪,便疾步回到战神殿。

刚一进门,她就看到那位她阔别许久的丈夫,正坐在庭院中,与一个容貌美艳的女子谈笑风生。

她看清楚那女子的样貌,心中骤然翻滚起惊涛骇浪——

不可能,这张脸根本不可能出现在这里!

这明明是君华下凡历劫时,她化作一个魔族小妖的模样!

这张脸,怎么会出现在这女子的身上!

敖雪薇心生警惕,周身气场也跟着冷了下来。

君华听见声音,抬起头来,冷峻的脸上一双幽凉的眸从敖雪薇身上扫过,眉宇蹙起。

敖雪薇脸色微白,启唇问向君华:“将军,这个女人是谁?”

君华伸出修长的胳膊,将女人拉到自己身边:“洛樱在本神历劫在魔界时,救过本神一命,她在魔界无依无靠,便随本神来了天界。”

名为洛樱的女人往君华身边凑了凑,一脸的惊恐模样。

什么……洛樱!

这个名字也是她在魔族是所起的名字!

而且当初救他的人是她,化名为洛樱的人,也是她!

“将军,不是,当初你在历劫下凡,遇到危险,救你的人是我,不是她!”

君华眼中倏然浮起冷意,“敖雪薇,扯谎也要有个依据,本神在魔界历劫,即使神力全失,也分得清是谁出手相救的!”

敖雪薇漂亮的眼眸蓦地睁大,连连摇头,“不,不是这样的!”

是她化作一个魔族小妖的模样,是她救下的他!

这个假洛樱有问题!

她还没解释,君华便径直道:“本神,已经请天帝下旨赐婚,日后,洛樱便是战神殿中的侧妃了。”

轰——

敖雪薇神色骤变,霎时间,脸上生机全无。

“你要娶别的女人……你怎么可以娶别的女人!”

君华一声冷笑,看向敖雪薇的眼神中充满了嘲讽,“有何不可?怎么,你父亲可以以龙族地位逼压天帝,让天帝给你我赐婚,本神就不能娶别的女人?”

君华的话掷地有声,每一个字都如同冰针,扎在敖雪薇的心上,寒冷彻骨。

敖雪薇脸上难看的很,“可你明明答应过父亲,这辈子只娶我为妻,你怎么可以说话不算数!”

她声音满是凄苦,“而且,我才刚刚成为你的妻子不久,要让我和龙族的颜面放在哪里!”

君华却笑了,他看着敖雪薇,语气却极尽讽刺:“天帝已经准许我择日完婚,至于龙族……龙敖雪薇,当日我因龙族胁迫不得不娶你为妻,可你以为,如今的龙族还是当年碰不得的龙族吗?”

听到君华的话,敖雪薇一阵晃神。

君华说的不错,自对天界俯首之后,龙族势力就被一再削减,曾凌驾于众神之上的龙王,如今也只是众神之一罢了。

君华,确实不再需要忌惮龙族的威胁了……

这也就意味着,他也无需再为了天界忍辱负重,看她脸色做一对恩爱夫妻了。

所以,他想娶谁都可以了。

敖雪薇心中一阵抽痛。

但正是因为如此,她才不能同意!

她退让了,龙族在天界的地位只会更低!

她眸光瞥向那一脸娇弱的洛樱,又朝男人道:“将军,我绝不会同意此事!也绝不容许这个女人踏进府门一步!”

君华脸色一沉,咬牙冷笑:“敖雪薇,看来是本神离开这段时间给你太多自由了,让你太把自己当回事了?”

他扬声唤来侍卫,“将雪薇上神送回房里,好生看管,没有本神的允许,不准她踏出房门半步!”


敖雪薇被君华关在偏殿,一连几日,不见外面的人影。

战神殿的侍卫们也是冷言冷语的。

这日。

她忽然听到外头一阵吵闹,像是有什么热闹的事发生。

她冷下脸色,来到房门口,推开门。

院子里只有两三个仙婢聚在一起说话,冷清的气氛与院子外面的热闹格格不入。

“殿中发生了何事?”

三个仙婢转过头看见她,却也没有多大的敬畏,带着些敷衍的叫了一声夫人:“今日是大人和二夫人成婚的日子,故而热闹。”

“什么……”敖雪薇顿时一阵心惊,君华到底还是娶了洛樱!

她立时就要出去,却被院门处的法阵拦了下来。

敖雪薇心头骤痛——

君华!你便这么绝情!

一旁的仙婢道:“二夫人和大人情投意合,又有救命之恩,大人疼爱她自然是应该的。夫人,您要是识趣点听话些,也少的连累我们这些下人……”

“再多说一句,本夫人割了你的舌头!”敖雪薇厉喝,她威压尚在,一句话就压的那仙婢不敢出声。

敖雪薇转身向屋子里走去,脚步迫切。

她必须立刻找到方法离开这里,那个洛樱根本是心怀不轨之徒,留她在身边,是养虎为患!

她看着偏殿外压得极紧的法阵,眉宇蹙起,正考虑要动用神力。

就在这时,身后忽然传来一个低沉冷涩的声音:“雪薇,你在做什么?”

闻声,敖雪薇立刻转身,看着出现在屋子里的男人,目色微喜:“师兄!”

她的师兄龙渊,龙王义子,年少有为,深的她父亲信任,亦是龙族少主,未来的龙王。

龙渊快步走向敖雪薇,看出她要动用神力,温润如玉的脸上透出一抹冷意,“这个时候,你还敢动用神力?”

他来之前,天医已将雪薇的情况悉数告知,这几个月内,她若是敢动神力,必会反噬自身。

敖雪薇微讶,“师兄,你都知道了?”

龙渊脸上浮起无奈之色,“我若不来,你便要不顾生命危险,也要出去了?”

敖雪薇咬唇,言简意赅道:“君华要娶的那个女人不是好人,我必须去阻止他!但殿外被他设了结界,我没有办法。”

她抬眸看向龙渊,眉眼中浮起微光,“师兄,你神力高超,定有办法帮我的对不对?”

龙渊的脸上这才浮起些许无奈与宠溺,“只要是你想,我便会帮你。”

他朝外看了一眼,沉吟道:“这阵法能够感应你的气息,给我一件你的贴身之物,我来冒充你,你敛起气息,离开这里。”

敖雪薇向来对龙渊的话坚信不疑,没有任何犹豫,她摘下随身香囊交到了龙渊手里。

龙渊将香囊收入怀中,用神力替敖雪薇化了一道贴身屏障,助她离开。

敖雪薇着急离开,没有看到,在她离开后,男人一双眸子变得猩红起来,身上也遭受重创,如有万剑刺穿肌肤一般,他的身上,落下一道道红印子。

其实,这个法阵,是君华专门为敖雪薇所设,她在这里,便会平安无事,若她想离开,只有一个办法——

换一个人替她承受所有反噬。

但,这反噬,将会蚀骨灼心!

仿佛有烈焰燃烧在身上,龙渊的唇角渐渐渗出红色,他依旧望着她的方向,神色渐渐变得温柔:“傻丫头……”

那香囊不过是他诓她而已。

……

殿中一派喜气。

众人簇拥之下,君华看着一袭喜服的洛樱,眸中一派温情——

“本神对洪荒起誓,今日与洛樱结为秦晋之好,若有违背……”

“将军!”

一道急切的女声从远处传来。

众人转头,只见敖雪薇闯进殿中,红衣赤足,雪肤乌发,姿容绝美。

她脸色发白,定定的看向君华:“将军,你不能娶这个女人!”

她深吸一口气,一字一顿道:“当初在魔界救了你根本不是她!”

此话一出,众神脸色皆有些微妙,洛樱更是脸色一白,眼神心虚的闪了下。

她看了看身侧的君华,定住心神,上前笑道:“姐姐,指认别人是要有证据的,你没有证据,实在冤枉了我!”

“证据?好,我就给你证据。”敖雪薇冷冷一笑,“不知你可认识天界法术,问心诀?”

问心诀能够清楚的映照出一个人内心的过去,然而发动此法需要耗费大量的神力,以她现在的状况根本无法承受。

眼下事态紧急,敖雪薇也顾不了那么多了。

掌中神力凝结成一团刺眼的光芒,敖雪薇作势就要对洛樱用法。

而,就在这时!

君华先一步把洛樱拉倒了自己身后,朝着敖雪薇抬手就是一掌!

这一击用了十成力,敖雪薇根本没有料到,生生受下这一掌!

刹那,她跌倒在地,唇角渗出红色。

见状,君华微怔。

敖雪薇神力不在他之下,眼下怎么如此轻易就败在他的手上?

君华不自觉向前迈了一步,却立刻被洛樱拽住胳膊。

她拉住君华胳膊,娇弱道:“将军……妾身心口疼……”

君华再不看敖雪薇。

他心疼的抱起洛樱,朝着殿外走去,声音焦灼的唤道:“快传太医!”

敖雪薇看着他们离开的背影,心口剧痛。

她想要撑起身体,终于是承受不住那蚀骨之痛,眼前一暗,晕了过去。


她想要撑起身体,终于是承受不住那蚀骨之痛,眼前一暗,晕了过去。

-----------------------------------

周身剧痛,敖雪薇恍惚中睁开眼睛,刚要起身,就被人按住了——

“夫人,您身受重伤,刚缓过来,还不能下床。”

敖雪薇顺着那双手望去,看到一张圆嘟嘟的小脸。

她并不认识这个仙婢。

仙婢见敖雪薇有些困惑,解释道:“我叫涣竹,是龙渊上神让我来照顾您的。”

涣竹说着,端来一碗汤,把敖雪薇昏迷之后发生的事情依次讲述。

龙王得知发生之事,大怒,亲自来了战神殿大闹一场,硬生生把这场婚礼叫停了。

可即便如此,洛樱成了二夫人的事也已经板上钉钉,如今已被君华接进了主院里,贴身照顾了。

敖雪薇垂下眸,心中憋闷,她终究还是没能阻止那个假洛樱入住战神殿。

涣竹将汤端到敖雪薇身前,“这是龙渊上神特地让我送来的,有温养神魂的效用,是上好的补品,夫人快喝些吧。”

敖雪薇接过来,问道:“龙渊呢,他在哪儿了?”

事情闹得这么大,龙渊替她脱困,必然得罪了君华,想来不会好过。

“这……”涣竹有些迟疑,龙渊上神吩咐过的,不许说他的情况,可是夫人这么担心他……

敖雪薇眉眼觉出不对,神色顿时一厉:“说!”

涣竹咬了咬唇,直接跪下了:“奴婢本来不该多嘴的,龙渊上神为了牵制阵法损了神魂,现在正在龙族养伤。”

什么!

师兄不是说,只要他拿着她的东西换下她,就不会有事么!

怎么还会受伤!

敖雪薇几乎要控制不住下床,却被涣竹死死拦住,“夫人,龙渊上神叮嘱过,不让您乱动,而且他现在还在养伤,知道您为他担心,只会更难过,怕是到时候连伤都养不好了!”

“可他是因我而伤,我怎能不管他!”敖雪薇脸上尽是自责。

涣竹连忙又道:“此时已经惹怒战神将军,若夫人现在还反而去看龙渊上神,反而会给他带来无端之祸!”

敖雪薇微怔,这小丫头说的没错。

她不能辜负他的好意,还反而害了他。

敖雪薇垂下漆黑的眸,叹了一口气,她欠师兄的实在太多了……

她恢复情绪,淡淡看了一眼涣竹:“起来吧。”

涣竹这才站了起来,又道:“龙渊上仙让我告诉您,一定要注意自己的身子,好生养着,这汤……”

“我喝就是。”敖雪薇无奈一笑,舀了一勺汤送到唇边,正要张口,屋门却被人大力推开。

砰——

那门被撞的极为响亮。

涣竹看到来人,迅速靠到一边静候。

敖雪薇转过头去,只见君华一脸阴沉的立在门外,看向敖雪薇的神色充满了讥讽:“敖雪薇,你可真是好手段,呆在屋子里哪儿也去不了,还能哄的龙渊为你尽心尽力,甚至不惜损伤自己!”

敖雪薇面色微黯,心中怒火陡生:“你不要把所有人都想的跟你一样!”

“跟本神一样?”君华冷嗤一声,走上前来居高临下的看着她。

他忽然伸手,狠狠打翻她手中的汤,阴狠道:“多亏你和你父亲做的好事,洛樱受惊过度,不仅元神受损,现在命也保不住了!敖雪薇,你枉为上仙,做事怎能如此歹毒!”

敖雪薇一惊。

洛樱本是魔族之人,煞气太重,来到天宫自然会不断受反噬。

可,怎么会连命都保不住?

这……绝不可能!

“如今我给你一个将功补过的机会,龙族体质特殊,心头血可滋养万物元神,你是龙族王女,血脉最为纯正,想来功效自然更好。”君华语气不容置疑,“洛樱因你受伤,你须救她。”

敖雪薇僵住,心口像是被长剑贯穿,撕心裂肺的疼起来。

她现在元气大损,神力几乎散尽,全靠这全身血脉撑着。

一旦失去了心头血,失去了护体本源,她这副身子也就再存不下什么神力了。

届时,她将跌落仙位,与凡人无异

——甚至比寻常凡人更为脆弱。

可此时,君华却要她献出自己的心头血,去救他爱的女人!

敖雪薇敛起同意,苍白的唇瓣发出颤音:“洛樱受伤你如此着急,可你有没有想过,拿走心头血,我又要如何?”

君华微怔,狭长的黑眸迅速闪过什么,旋即别开了脸,强硬道:“你是龙族,自然可以自愈。”

好一句可以自愈……

敖雪薇闭了闭眼,声音透着十足的疲惫:“假如……救她的代价是要我死呢?”

“敖雪薇,你把本神当傻子么?”君华眯了眯眼睛,透出一丝危险的气息。

敖雪薇咬了咬惨白的唇瓣,“若我说的是真的呢?”

君华冷哼一声:“你若不想救,自然有的是理由,但,你以为,你还有拒绝的权力吗?”

他伸出长袖,手中动用神力,挥舞成一个画面,空中浮现便出了龙族的情况——

龙族边境处,大批魔族正在进犯,哀嚎遍野,血肉横飞。

敖雪薇一慌,龙族实力早就不比当初,怎么可能扛得过魔族的侵犯!

她慌了神,眼中猩红一片,仓促拉住了君华的衣袖,声音带着几分祈求:“将军,请你帮帮龙族吧……”

他是战神,他的兵力遍布天界,只要他肯,一定可以打败魔族!

君华低头,神色冰冷的看着敖雪薇,语气中不带一丝感情:“你交出心头血,本神出兵保你龙族,很公平。”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