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热门小说 > 现代都市 > 封总追着要养孩子

封总追着要养孩子

白茶玖玖作者 著

现代都市连载

意外撞见男朋友出轨,叶语瑶以为已经够狗血的了,没想到,渣男的出轨对象竟然是她妹妹。天雷滚滚后,她竟然还惨遭男朋友和妹妹算计,与不知名老头一夜荒唐。事已至此,她意外怀上三胞胎。因为意外重重,大宝不幸夭折。五年后,叶语瑶再回国时已是国际顶级设计师,带着龙凤胎归来撕渣男,虐白莲。岂料,她突然发现,所谓老头竟是高富帅,大宝也还好好活着!

主角:叶语瑶,封绪寒   更新:2022-08-09 09:38: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叶语瑶,封绪寒 的现代都市小说《封总追着要养孩子》,由网络作家“白茶玖玖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意外撞见男朋友出轨,叶语瑶以为已经够狗血的了,没想到,渣男的出轨对象竟然是她妹妹。天雷滚滚后,她竟然还惨遭男朋友和妹妹算计,与不知名老头一夜荒唐。事已至此,她意外怀上三胞胎。因为意外重重,大宝不幸夭折。五年后,叶语瑶再回国时已是国际顶级设计师,带着龙凤胎归来撕渣男,虐白莲。岂料,她突然发现,所谓老头竟是高富帅,大宝也还好好活着!

《封总追着要养孩子》精彩片段

锦城,晚上十点。

狭窄的单人病床上,叶语瑶从一阵晕眩中醒来,没等她完全清醒,一道滚烫似火的男人身躯旋即笼罩下来。

下秒,一只强有力的大手钳制住她的手腕,压在她的头顶。

昏暗的室内,男人棱角分明的脸庞看得并不真切,但极具侵占性的气息让人不由颤栗。

这般旖旎的氛围下,叶语瑶反应过来,倏地睁大清澈的双眸,失声尖叫道:“你是谁?放开我!救……唔……”

话音未落,男人微凉的薄唇精准堵住她的红唇,力道透着一丝狠劲。

“不想遭罪就给我安分点!”

清冷压抑的嗓音在她耳边响起,无形中带着警告的意味。

叶语瑶惊惧不已,愈发剧烈地挣扎起来。

一只手挣脱钳制,扯断了男人腕上的手串,檀木珠子四处散落,掉落在地。

只是,她的力道对男人来说不痛不痒,窈窕的身姿很快被紧紧压住,与对方毫无缝隙地贴合,身体也丝毫不受自己控制。

混乱中,不适的痛感侵袭而来,叶语瑶小脸煞白,全身颤抖不已,两行清泪无声地从眼角滑落……

***

叶语瑶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离开医院的。

等到回过神,她已经强撑着酸软的身子走了好长一段路,来到叶家大门外。

她面如死灰,手里紧握着自己的手机,身上白色的连衣裙随意套在身上,裸露在外的肌肤布着清晰暧昧的伤痕。

一个多小时前,她受异地出差的男友穆子灏所托,提着果篮去医院探望他生病的奶奶。

可是到了医院之后,她不知怎的,在某间精神科病房,被一个男人给夺去了清白!

在这之后,那个男人起身离去,半点留恋也无,像是完成了什么任务。

她甚至都没有看清那个男人的样貌!

想到这,叶语瑶眼眶一热,强压下内心翻涌的委屈,缓步走进叶家别墅的大院子,只想赶紧洗去残留身上的陌生气息。

屋门是虚掩着的,她推开门,匆匆踏入屋内,连鞋子都来不及脱。

“灏哥哥,我们的计划肯定没问题的,你就别皱着眉了。”

刚走到客厅门口,一道娇柔的女声从里边传来。

叶语瑶一怔,下意识朝客厅内看去。

只见客厅内,一男一女背对着她这边的方向。

叶语瑶一眼就认出了这两人,是她的男朋友穆子灏,以及亲妹妹叶如芸。

没等她反应过来,不远处的叶如芸踮起脚尖,在穆子灏那张俊俏的脸庞落在一吻。

叶语瑶瞳孔骤缩,紧接着,便听叶如芸轻声安慰道:“我姐姐已经被送到李总那里去了,这次你和他的那笔合作肯定能拿下,到时穆叔叔对你刮目相看了,自然就让你接管家里的生意了。”

“这件事情不会有其他人知道吧?”男人声音淡漠,不见一丝情绪。

叶如芸笑脸盈盈,“放心吧,除了你之外,只有我和我妈知道,她只是我们捡来的赔钱货,还真当自己是我们叶家的大小姐了?”

客厅外,叶语瑶小脸血色尽褪,满脸不可置信。

叶如芸亲昵地挽住穆子灏的胳膊,仰头撒娇道:“对了,明天就是我们恋爱一周年的日子了,你答应陪我过的,可别食言呀。”

每一番话宛如无形的利刃,猛扎在她的心口。

叶语瑶全身心都在发痛,几乎站不稳身子。

她今晚所遭遇的一切,竟是自己的未婚夫和亲妹妹合伙策划的,这两人还早就瞒着她勾搭在一块了!

什么在外出差是假的!

骗她去探望奶奶也是假的!

她是叶家小姐的身世……也是假的!

叶语瑶眸光死寂,唇角咧出一抹绝望的冷笑。

……

十个月后,某家私立医院内。

叶语瑶全身虚脱,被护士推出了手术室,转到了普通病房内。

在她的床边,围着三张小床,上面分别躺着三只可爱的粉团子。

许是知道妈妈的辛苦,他们同样安静地熟睡着。

不久,有两道身影悄然推开病房门。

为首的男人走到其中一张小床旁停下,拿起挂在旁边的登记表看了一眼。

确定是一名男婴后,他果断抱起那个熟睡的小团子,转身就走。

同伴见状,不由叫住他:“任特助,剩下两个孩子怎么办?”

男子头也不回,语气淡漠:“封少只需要一个继承人。”

同伴一噎,旋即跟上脚步,“行,我们走吧。医生那边我已经打了招呼,会告诉她三胞胎中的老大器官发育不全,不幸夭折,这个女人应该不会有所怀疑。”

“嗯。”男子满意颔首,转而低声道:“吩咐下去,从今天起,取消对这个女人的监视,不用再管她的死活。”

“封少那边……你还打算继续瞒着么?”同伴问。

男子呼吸一窒,沉默点头。

虽然他们的计划一开始就出错了,但是这个女人恰巧怀孕了,而且怀的还是三胞胎。

按照原计划,只要有女人生下他们封少的孩子,并且愿意舍弃抚养权交给封家,这就够了。


五年后,锦城的威斯顿酒店内。

一位神秘的天才设计师低调入住,身旁还跟着两只萌萌哒的小包子。

安置好一切,她出了房间,助理陈远开始汇报:“Anata老师,在我放出您要到Z国的消息后,国内不少上流社会的人士想要跟您寻求合作,其中就有您让我留意的豪门叶家。”

闻言,叶语瑶眸光一沉,轻“嗯”一声,没再多说什么。

当初她死里逃生,远走异国。

这五年,她也不是白过的,现在有能力回来跟他们算算账了!

“对了,Anata老师,明天上午十点,您需要跟市长千金见上一面。”陈远翻开手中的日程表,同时不忘提醒:“她这一单是您此次在国内的重要合作。”

“嗯,我知道了。”

叶语瑶淡淡颔首,转而问道:“其它意向呢?整理出来了么?”

陈远点头,递上随身携带的文件,“请您过目,我把较为重点的合作放在前面。”

叶语瑶伸手接过,目光在上面扫了一眼,极快地做出决定:“这两天跟谢家约一下见面时间吧。”

锦城的豪门圈内,叶家和谢家一向不对付,不管在哪个方面,两家都能斗个你死我活的。

这次她就帮谢家一把!

“好的。”

简单的谈论后,陈远没再多待,旋即去落实她所交代的事情。

叶语瑶往原路返回,同时扯下口罩透气。

走到拐角处,一道小身影突然蹿了出来,撞到她的腿上。

那道小身影始料不及,直接摔坐在地。

叶语瑶一怔,低头看到一张粉雕玉琢的脸蛋。

下秒,对方刚露出一副戒备的神色,她旋即俯身扶起,柔声关切道:“宝贝,你怎么出来了?有没有摔疼?”

小男孩愣了愣,漆黑的眸子泛起疑惑。

这人……谁啊?

虽然有很多恶心的女人争着攀附他爸爸,想给他当后妈,但是眼前这个女人触碰他、靠近他,他竟然不觉得讨厌。

“你还给自己换了身小西装呀?我怎么不知道你有这套衣服?”

愣神间,轻柔悦耳的女声再次响起。

封亦霖微抿小嘴,眸中的戒备淡去,依旧安静地盯着她。

女人唇红齿白,肤如凝脂,琼鼻樱唇,柳眉下一双清澈如水的杏眸,盈着他从未体会过的温情。

见他一声不吭,叶语瑶疑惑,摸了摸他的小脑袋:“怎么不说话了?是哪里不舒服吗?”

这次,封亦霖总算以摇头回应她。

叶语瑶松了口气,转而牵起他的小手:“那我们回房间陪卿卿吧。”

封亦霖微愣,目光落在两人牵着的手,漆黑的眸子亮晶晶的,任由她带着走。

一大一小很快到了房间门口。

“滴——”

刚用房卡刷开门,一阵嘈杂声从身后的过道传来:“找到小少爷了吗?”

封亦霖身子一怔,顿时如梦初醒,匆忙甩开叶语瑶的手,拔腿就跑。

叶语瑶神色错愕,连忙追上去,“小衡,不许乱跑!快回来!”

封亦霖置若罔闻,小小的身影旋即消失在拐角处。

与此同时,酒店房间内。

叶奕衡放下手中的平板电脑,疑惑地看了眼微敞的房门。

嗯?他怎么听到妈咪在喊他?

不过,他又没有乱跑,应该是听错了吧!

……

这边,叶语瑶没料到“叶奕衡”跑得这么快。

她追到另一条走道时,那道身影恰好闪进前方一间总统套房。

叶语瑶眼皮一跳,更是加快脚步:“小衡,你再乱跑,妈妈要不高兴了。”

说着,她走到那间总统套房的门前。

门是虚掩着的,想到自家宝贝刚跑进去,叶语瑶敲了敲门:“抱歉,打扰一下。”

“……”

没有任何回应。

叶语瑶见状,直接推门而入。

一进门,一道颀长的身影恰好从不远处的浴室出来。

略显昏暗的房间内,男人身形挺拔,宽肩窄腰,下半身随意地系着一条浴巾。

他精壮的上半身淌着水珠,顺着腹部惹眼的肌肉线条滑落,不难猜出是刚洗完澡。

叶语瑶脚步一顿,霎时不争气地咽了口唾沫。

男人若有所察,敏锐地望向她。

叶语瑶一怔,神色局促:“抱歉,我是进来找我儿子的!刚刚我敲门没听到回应,所以进来看看。还请你见谅!”

男人眸光一凛,缓步朝她逼近,嗓音清冷:“演够了么?”

这些借故靠近他的把戏,他早就看腻了!

“演?”叶语瑶面露疑惑。

眼见那道身影愈发靠近,她正要出声解释,目光却在看清男人长相的那一瞬,倏然惊愕地睁大双眼。

只见男人脸庞棱角分明,挺鼻薄唇,一双勾人的凤眸狭长且上挑,带着别样的风情,却又透着森冷压迫的寒意。

而这双狭长的凤眸和高挺的鼻子……莫名让她联想到她的宝贝儿子叶奕衡!

邪门!竟诡异地相似!

愣神间,那道颀长的身影笼罩下来,语气自带威压:“谁派你过来的?”

叶语瑶不由后退,眉目间仍残留着惊愕,反问道:“你是谁?”

“呵。”封绪寒不怒反笑,眸光陡然凌厉:“真能装。”

叶语瑶后背撞上墙壁,这才发现无路可退。

只是,男人还在逼近,她下意识抬手,刚想推开他靠近的坚实胸膛。

不料下秒,封绪寒一把攥住她纤细的手腕,强势且霸道地扣在她的头顶。

两人姿势暧昧,身体几乎贴在一起,叶语瑶却是浑身一震,脑海中涌起某些不堪的记忆。

“你真以为凭这种把戏就能爬上我的床?”

男人出声冷嗤,目光触及那双失神的清澈杏眸,心里顿时升腾出一种古怪的感觉。

叶语瑶强行从回忆脱离,奋力挣扎:“放开我!”

蓦地,一股清冽的馨香掠过男人的鼻尖,带着莫名的熟悉感。

封绪寒有片刻的怔忡,不由俯身靠近,几近贴近她纤细白皙的颈窝,鼻尖那股馨香更加清晰。

瞬间让他有种回到五年前某个夜晚的错觉。

叶语瑶全身紧绷,立刻找准时机,对着他修长的脖子狠狠咬了一口。

封绪寒吃痛地闷哼一声,手中的力道一松。

叶语瑶拼尽全力,挣脱开他的钳制,拔腿就往房门跑去。

萦绕在鼻尖的馨香消散而去,男人眸光幽暗,挪步追上前。

一道小身影恰好从屋内的小房间内跑出来,及时拦住他的去路:“爸爸!”

封绪寒脚步一顿。

只见自家儿子板着小脸,出声指责:“你太凶了!吓到那个阿姨了,不准再跟过去吓她!”

封绪寒双眸微眯,抬手抚向发痛的脖子,面色不虞:“怎么?你们认识?”

封亦霖摇摇头,“不认识。但是她应该是来找我的,她刚才把我当做她的儿子了。”

闻言,封绪寒剑眉微蹙,敛眸沉思。

这么说,是误会她了?

但那个女人确实奇怪,竟然让他回想起五年前那个销魂蚀骨的夜晚。


“爸爸,我想让她当我妈妈,可以吗?”

愣神间,奶声奶气的声音再次传来。

封绪寒迎上他期待的目光,莫名觉得好笑:“为什么?”

话刚落,助理任旭快步走进房间,紧张问道:“封少,我刚刚听到这边传出动静,您没事吧?”

父子俩的对话就此被打断。

男人幽幽抬眼,神色恢复原有的冷漠。

他思考片刻,冷声命令:“刚才有个女人闯进我房间,你去查一下。”

“是!”

……

这边,叶语瑶逃出总统套房,抬眼就见一道熟悉的小身影站在不远处。

叶奕衡看到她跑来,顿时跟一个小大人似的皱着眉头,叉着腰道:“谈完工作了吗?怎么还不回房间?小心被人贩子拐走哦!”

话刚落,叶语瑶俯身抱起他就跑,同时不忘回头扫了眼走廊。

好在,那个男人并没有追出来。

叶语瑶松了口气,低头看着怀中的小包子,心有余悸地念叨:“小衡,还好你没事!以后不准乱跑了,知道吗?”

叶奕衡无奈抿嘴:“行吧。”

只是出个房间而已,就被说是乱跑。

这也太严格了叭!

回到酒店房间,两个小包子很快玩到一块去。

叶语瑶惊魂未定,独自坐在沙发沉思,脑海中浮现起刚才那张俊美妖孽的脸庞。

她看了看正捣鼓电脑的叶奕衡,顿时一阵头疼。

太像了!

这相似度极高的眉宇,简直可以说是复制的迷你版!

可是五年前那天晚上,她是被穆子灏他们送到一位李总的床上。

而且当年,她从叶如芸的嘴里得知,那位李总貌似是个老头,应该不可能是那样一个血气方刚的男人才对……

想到这,叶语瑶太阳穴突突直跳。

难不成她漏掉了什么讯息?

“妈咪,我们接下来会住在锦城吗?”

叶卿卿跑了过来,眨巴着漂亮的杏眸望着她。

叶语瑶心里软得一塌糊涂,眸光温柔:“是呢,我的小宝贝。等中介那边帮我们找到合适的房子,我们就可以搬过去住啦。”

现在她心里又多了一个疑惑。

所以,除了报复穆子灏他们之外,还要彻底搞清楚当年那个男人的身份!

***

翌日上午。

因为今天要洽谈业务,叶语瑶提前找好了锦城资质最好的高级托管中心。

于是,吃过早餐不久,托管中心的员工亲自上门,接走了两个萌萌哒的小包子。

偌大的酒店房间很快剩下叶语瑶一人。

她从行李箱里翻出一个包包,去到洗手间。

片刻后,镜子里,她身着中性风格的衣服,那张清丽冷艳的脸蛋,俨然变成一张白嫩清秀的正太脸。

而她乌黑及背的秀发,已然变成干爽及耳的男士发型。

叶语瑶满意地看着易容后的自己,不紧不慢地收拾好东西。

这五年,她除了在国外发挥自己的设计才能之外,还认识了一位技艺高超的贵人。

为了学这精湛的易容术,她还特地拜人家为师,想着以后回国能用上。

不久,助理陈远过来接她。

一打开门,看到眼前清秀的小帅哥,陈远不由愣住。

“是我。”叶语瑶好笑地看着他的反应,挪步从他身旁走过,声音也变得中性:“走吧,办正事去。”

陈远缓过神,旋即跟上前,眸中满是惊愕。

没想到他这位Boss摘下口罩长这样!

这张脸,再加上这一身中性风的装扮,如果不特地表明性别,恐怕没人能猜到她是个女的!

“陈助理,在任何合作上,没必要跟人袒露我的真实性别,这点还请你帮忙保密。”

走在前方的叶语瑶突然出声嘱咐。

陈远闻言,顿时恍然大悟:“好的。”

也是,身为国际上知名的服装设计师,是该保持神秘!

……

出了酒店,两人坐车抵达市中心一家高端的美容院。

这里是锦城的名媛贵妇经常光顾的地方,那位市长千金所约见的地点就是在这里。

片刻后,在一位美容师的带领下,两人抵达一间独立的休息室门外。

美容师抬手示意:“程小姐就在里面。”

“好的,谢谢。”

陈远客套的回应刚落下,休息室内突然传出一道骄横的女声:“他都受伤了,我还费那么多心思做什么?我看今天没必要见那位设计师了!”

叶语瑶微微扬眉,顿住敲门的举动。

紧接着,一道略显年长的女声响起:“你说什么傻话?我可是花了大价钱把这位设计师请到国内的。下个月就是封老爷子的寿宴了,到时封少肯定会露面。”

“露面有什么用?他又不见我!昨天本来约好见面的,结果他派人过来告诉我,他儿子走丢了,要临时取消见面。”

里面的人儿仍在耍脾气,话中满是怨气。

“今天我主动打电话问他什么时候有空,他助理告诉我,封少昨天被猫咬伤了,要养一周!”

门外,叶语瑶听得头大,不由感到同情。

屡次邀约却被放鸽子,这明显是没戏啊!

“笃笃笃——”

身旁的陈远直接敲响房门,出声自报家门:“请问程小姐在吗?我是设计师Anata的助理,我们已经到了。”

话落,休息室内安静一瞬,这才传出回应:“进来吧。”

两人推门而入,一位装扮精致的中年女子面露笑意,率先迎上前,“请问哪一位是Anata?”

叶语瑶走在前方,微微勾唇:“您好,是我。”

程思茜正坐在沙发上生闷气,闻言,下意识朝他们的方向看去。

叶语瑶正好看向她,白净的脸庞泛起温润的笑意:“这位就是程小姐吧。您好,很荣幸见到您。”

看着眼前这位干爽清秀的小帅哥,程思茜的怒意散去,忍不住多瞄几眼,语气矜持:“嗯,你好。”

帅是挺帅的,就是身材清瘦,个子矮了点。

和睦的洽谈就此开始。

程思茜表示自己对礼服没什么特别的要求,让叶语瑶按照她的外形和气质自行发挥就行。

叶语瑶会意,正拿出皮尺打算给程思茜量三围,一道突兀的敲门声恰好响起:“笃笃笃——”

紧接着,娇柔的女声传来:“程小姐,你在吗?”

叶语瑶眸光一沉,倏地看向门口。

这个声音,她怕是到死都会记得!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