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热门小说 > 现代都市 > 傲娇战神化身忠犬王爷

傲娇战神化身忠犬王爷

十三幺作者 著

现代都市连载

都说这燕王府的大世子,放荡不拘不拘小节,从不拘泥世俗偏见。这不倒霉的魏紫,刚刚穿越过来,便被这口碑不佳的世子爷看上,从此踏上了你追我跑的困境中,了解之下,魏紫看到了风澹渊许多不一样的地方,比如说男人傲娇但不纨绔,放荡但不下流……难道说相处就了她居然真的对风澹渊动了心?

主角:魏紫,风澹渊   更新:2022-08-09 09:38: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魏紫,风澹渊 的现代都市小说《傲娇战神化身忠犬王爷》,由网络作家“十三幺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都说这燕王府的大世子,放荡不拘不拘小节,从不拘泥世俗偏见。这不倒霉的魏紫,刚刚穿越过来,便被这口碑不佳的世子爷看上,从此踏上了你追我跑的困境中,了解之下,魏紫看到了风澹渊许多不一样的地方,比如说男人傲娇但不纨绔,放荡但不下流……难道说相处就了她居然真的对风澹渊动了心?

《傲娇战神化身忠犬王爷》精彩片段

宁县,考古挖掘现场。

千年古尸即将现身,考古队的新手们好激动,好兴奋啊。

教授魏紫波澜不惊地吩咐助手:“等下每人发一个呕吐袋,别污染了挖掘现场。”

果不然,等棺木打开,激动兴奋就变成了比谁吐得更厉害。

只有魏紫和几位老手沉着地检查古尸。

“女性,年龄应该在20岁上下——”

“魏教授,为什么她的姿势这么古怪,双手好像在推什么东西?”吐完的新手凑过来问。

魏紫指了指棺盖:“看看上面有什么?”

“咦,这个痕迹很奇怪,不像虫子咬的,倒向用手挠的......”新手骤然回过神来,瞪大眼睛结结巴巴地说:“她入棺的时候没死——活埋啊!”

另一个新手指着女尸下身黑乎乎的一团东西:“这又是什么东西?”

魏紫略一思忖,回:“应该是胎盘。死者产下孩子不久,陷入昏迷假死状态,被当成死人下葬。死者在棺木中苏醒,排出了胎盘。”

“啊?!”新手们目瞪口呆,脑中纷纷浮现了一副可怖的画面:

一个产妇,在黑漆漆的棺木中绝望地悲鸣,想要推开棺盖,却在氧气的消逝中,被活活闷死......

太惨了!

“魏教授,她手腕、脚踝上戴了东西......像铁环,好奇怪,带铁链还能解释是罪犯,带铁环什么意思?”

魏紫一时也没想到,可等她仔细看了棺木内壁,才明白过来:“你们看,内壁上有纹路,如果我没记错,这些纹路是古巫术的一种,结合女尸四肢上的铁环,意思是困住她的魂魄,让她不得往生。”

“啥?”新手们又一次被震惊了。

被活埋已经够惨了,还要被巫术镇住不得入轮回?!

这位女尸生前到底是做了什么罪大恶极的事,才被如此对待啊!

魏紫在棺木的角落里,发现了一枚小小的玉簪。

古朴简单的设计,只在簪头雕有一朵盛开的花。

她的身边,几个新手在嘀咕:

“魏教授好厉害啊,什么都知道,而且那么恐怖的事她一点表情都没有。”

“当然厉害,考古和医学双博士,精通多国语言,妥妥的超级学霸啊!关键还长得那么美!至于为什么没表情......嘻嘻,传说她面瘫啦——”

魏紫早已习惯被别人议论,她并不面瘫,但有些社交恐惧,不喜欢跟陌生人交流。

她专注地看着簪子。

簪子上的花,应该是牡丹花后“魏紫”。

和她的名字一样,好巧。

她突然对女尸的故事有了那么一点点的好奇......

 

千年之前。

魏紫在剧烈的疼痛中苏醒。

她浑身抽搐着,呼吸急促且短暂,眼前一阵阵发黑,大脑缺氧越来越厉害。

无数陌生的记忆像潮水一样涌入脑中。

向来以淡定著称的她,这次终于不淡定了:她竟然穿越了!穿越到了白天挖掘出的那具女尸身上!

此时此刻,她已经生下了孩子,即将假死。

而接下来要发生的事,她更清楚:

她会被活埋,被巫术困住,不得往生!


强大的求生意志,让魏紫快速冷静下来,她狠狠咬了自己的舌尖,趁那一点刺激,她开始调整自己的呼吸。

烙在骨子里的高超医术,让她沉着地自救。

“宋妈,宋妈......”魏紫唤这个屋子里唯一可信的人,原主的奶妈。

宋妈已经吓得六神无主,握住魏紫的手颤着声说:“小姐......小姐你坚持住啊——”

“坚持什么?回光返照而已,也罢,赶紧交代遗言吧。”面相不善的稳婆凉凉道。

“宋妈,帮我......把胎盘排出来......”魏紫很清楚,如果不排出胎盘,就算不被活埋,她也会死于大出血。

“好好好——王婶子,求求你,帮帮忙。”宋妈恳求稳婆。

稳婆站着不动:“人都快死了,还忙活什么,我出去洗洗手。”

宋妈见稳婆走了,想要去拦,却被魏紫唤住:“不必求她......我宫缩强度不够,你用手把胎盘取出来......”

“小姐,我不行的——”

“你行的,别怕。照我说的做,先把手洗干净......”

宋妈见魏紫额头满是青筋,用尽了全身力气在说话,一咬牙,捋起袖子去洗手。

宋妈的手不甚利落地在魏紫体内掏,魏紫疼得几乎窒息,眼前又是一阵一阵的黑。

“出来了出来了!”宋妈拿着一团血肉模糊的东西,差点哭出声来。

“宋妈,你做得很好......接下来,你帮我排恶露......”

又一次,魏紫疼得差点死过去。

可她终究是熬过来了。

“小姐,没事了,没事了......”宋妈用血淋淋的手擦着泪,擦了一脸的血。

魏紫仿佛又在鬼门关走了一道,浑身虚软,连呼吸都吃力。

这具身体实在太虚弱了,难怪才会陷入假死。至于被活埋,她现在明白了,不是她做错了什么,而是有人不想要她活着。

“小姐,小姐!”

小丫鬟翠翠哭着跑进来,跪在魏紫面前,满脸都是鼻涕眼泪:“陈嫂......陈嫂她从我手里抢走了小少爷,要溺死他!”

“天哪——”宋妈悲呼。

魏紫紧紧抿着唇。

她不但占据了原主的身体,还拥有她所有的记忆。

原主也叫魏紫,是云国皇商嫡女,因生母早逝,性格懦弱,在魏家没地位也没声响。

十六岁时,燕王府拿着两家曾经的约定来求亲。原本是天上掉下的大馅饼,却因新郎是常年缠绵病榻的二世子,魏家连庶女都不愿去,最后原主被推了出去。

反正都要得嫁人,原主哭了几夜,认了命。

谁知就在定亲后不久,她被一个陌生男人夺去清白,还怀了身孕。

这桩丑闻,使得魏家被剥夺了皇商资格。

魏老爷大怒,魏家主母魏庄氏借机将她赶出魏家,扔到乡下别院。原主在别院里凄凄惨惨地过完孕期,等快要生产时,魏庄氏却带了人来给她生孩子。

其中缘由,原主怕是不知。

魏紫却猜到了。

原主的棺木里有巫术禁锢阻挡她轮回路,而魏庄氏来自南疆,曾是巫女。

也就是说,魏庄氏想借原主生产,闹成一尸两命,让她以正当理由死去。

可原主很争气,孩子平安生了下来。

那就只能由魏庄氏特地派来的陈嫂动手了。

“翠翠,拿被子裹住我。宋妈,背我出去。”

“小姐,你不能见风的——”

“见风不会死,可我不出去,孩子就死了。”魏紫喘着气打断她。

翠翠和宋妈只好依命行事。

院子里,魏家的下人陈嫂倒提着孩子,正要将赤(chi)裸的孩子扔进水里。

“住手!”魏紫厉声道。

陈嫂被喝得一怔,她从来没听过柔弱的魏紫用这种口气说话。

不过,陈嫂很快反应过来,皮笑肉不笑:“孩子病了,活不成了,与其留在世上受苦,还是早点让他走了吧。”

魏紫双目凌厉:“这孩子是燕王府大世子的儿子,你敢杀他?”

孩子的身世不堪是一回事,可身份毕竟摆在那里。陈嫂犹豫了。

这时,一道霸气又带着几分不羁的声音,自门口传来:

“杀人啊?我瞧瞧,这手法如何,上不上得了台面?”


魏紫循声看去,只见一道修长挺拔的身影跨入内院。

男子身穿玄色锦袍,赤红大氅,黑红之色,衬得他白净的面庞越发英武俊美。

风澹渊,燕王府大世子,赫赫有名的战神,云国第一美男子,也是这个孩子的亲生父亲。

原主的记忆在魏紫脑中翻滚。

那晚,她作为燕王府二世子的未婚妻去参加风老太太的寿宴,不胜酒力,在王府休憩。

黑沉沉的夜,风很大,有人进入她的房间,撕开了她的衣服......

痛苦的一夜,原主吓得连喊都不敢喊,生怕惊动了谁。

那是原主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见到传说中的杀戮之神风澹渊。

他在她面前,毫不避讳地穿上长裤、内衣、中衣......长长的黑发散在身后,他眉目凌厉,红唇鲜艳欲滴,像极了传说中的妖孽。

原主缩在床尾,吓傻了。

风澹渊扫了眼床单上盛开如牡丹的血迹,漂亮的唇微微一勾:“害怕了?别怕,叫什么名字?”

原主怎么还说得出话来?

风澹渊又笑了笑,眸色却越来越深,低低的声音宛如鬼魅:“我呢,最喜欢细皮嫩肉的小姑娘,但是你太瘦了。看在昨晚服(fu)侍我的份上,我让人给你一个痛快。就一刀,头滚下来,人啊——就死了。”

“啊——”原主终于尖叫起来。

“就这胆子,还做间谍?想整我,至少找个能干的人,简直侮辱我的智商。”风澹渊掏了掏耳朵,神情慵懒。

此时,风澹渊的手下已将孩子夺了下来,正小心地用布抱着。

陈嫂不知道来者是谁,只觉得风澹渊浑身气势逼人,但她是奉皇商魏家主母之命行事,腰杆子也是很硬的:“你谁啊,快把孩子还给我!”

手下包好了孩子,抱到风澹渊面前。

风澹渊扫了一眼,修长的手指碰了碰孩子的脸,满脸嫌弃:“怎么这么丑?”

“把孩子给我!”陈嫂大叫。

风澹渊眼皮子一抬,手下立刻抓住了陈嫂。

“这种老婆子就不值得做成菜了,让她闭嘴。”

风澹渊语气依旧淡淡的,可听到陈嫂的耳里却跟催命符一样,她慌了:“你到底是谁?”

“说来说去就这两句话,聒噪!”风澹渊语气有些不耐烦。

手下依命行事,手起刀落,陈嫂的舌头被割了下来。

翠翠吓得尖叫,可当风澹渊的眼神扫来,她立刻捂着了嘴。宋妈浑身发抖,差点跪在地上。其他魏家的婆子下人一个个怕得要死。

唯一面上镇定的魏紫,脑中也是绷紧了一根弦,本就惨白的脸色隐隐发青。

“我的孩子,也敢动手?给你主子一句话:谁给她的熊心豹子胆!”风澹渊厉声斥责。

征战多年,他即便什么都不说,站在那里便已气势骇人,此时语气一重,更是如王者一般霸气磅礴。

稳婆吓得失(hi)禁。风澹渊眉一皱,她顿时晕了过去。

“扔出去。”

扫了一圈人,风澹渊的眼神在魏紫的脸上多留了片许,语气淡淡:“孩子我带走了,如果有意见,上门来问。”

魏紫一咬牙,大声说:“站住,你不能带走孩子。”

她的“大声”,却因产后虚脱,落在风澹渊耳里是软绵绵的。

他微微勾了唇角,表情似笑非笑,眼神却冰冷凌厉:“哦,你有意见?”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