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热门小说 > 现代都市 > 意外隐婚顶级总裁

意外隐婚顶级总裁

flower蛋蛋作者 著

现代都市连载

一场意外,乔以乐与顶级豪门继承人司彦凡睡到了一起。事后她慌忙逃窜,连对方的脸都没敢看。两人再次相见,乔以乐对司彦凡有一种莫名的熟悉感,但却不认为和他认识。于是,尽管她对他又亲又抱,也没记起那晚的事情。看着这个女人一次又一次的占自己便宜,司彦凡不仅不生气,甚至还有一种想让她继续的冲动。于是,外界传言冷若冰山的司彦凡,成功变为妻奴!

主角:乔以乐,司彦凡   更新:2022-08-09 09:38: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乔以乐,司彦凡 的现代都市小说《意外隐婚顶级总裁》,由网络作家“flower蛋蛋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一场意外,乔以乐与顶级豪门继承人司彦凡睡到了一起。事后她慌忙逃窜,连对方的脸都没敢看。两人再次相见,乔以乐对司彦凡有一种莫名的熟悉感,但却不认为和他认识。于是,尽管她对他又亲又抱,也没记起那晚的事情。看着这个女人一次又一次的占自己便宜,司彦凡不仅不生气,甚至还有一种想让她继续的冲动。于是,外界传言冷若冰山的司彦凡,成功变为妻奴!

《意外隐婚顶级总裁》精彩片段

轰隆轰隆!

惊雷伴着闪电划开漆黑夜幕,豆大的雨珠不断落下砸在宽阔的马路上,到处震耳欲聋,透着森然冷意。

昏暗的房间里没有一丝亮光,妖冶紫色落地窗帘被拉上,不透一丝空隙。

房间正中欧式大床上,一对男女正亲热着。

乔以乐脑袋晕沉沉,浑身像是散了架。

不知过了多久,等她清醒时,四肢酸痛无力,等意识到发生了什么,她整颗心整个人完全僵硬……

“乐乐,我不强迫你,我等你到新婚夜。到时候,你完完全全属于我。”

脑海里闪过穆谦说的话,如果知道她……他会怎么看她?嫌弃憎恨厌恶……

不,不!为什么她会在这里,为什么要发生这种事?

那杯水……有问题!

她从没想过,有一天亲生父亲竟亲自推她入火坑。为什么要这样做,乔宅就这么容不下她吗?

悲伤委屈过后,她心中只有怒火,完全顾不及在床上背对着她的男人。她咬牙下床,这个房间里的一切,刺激着她的每一根神经。再不走,她会疯!

然而,就在她穿好衣服准备离开的那刻,一只强有力的臂膀突然伸出猛地拽住她。

低沉森冷的男人声在黑暗的房内响起,带着刺骨冷意,“唐家给了你什么好处?”

她的心本就跌落谷底,占她便宜的男人还和她说莫名其妙的话。被亲爸陷害的痛苦滋味没有消散,火气立刻就上来。

“你有病,什么唐家,我不知道!放开我!”她一边说一边挣脱他,他的劲太大她根本逃离不了。

“我是有男朋友的人,被你无故占了便宜,我没告你已经很仁慈了!”无可奈何,乔以乐一边甩一边叫喊。

半躺在床上的男人倏然起身,手腕向内翻转,她啊了一声就撞入他硬挺的胸膛,肌肤相亲。

乔以乐惊慌起来,挣扎着就要起身却被男人扣在怀里,骨节分明的大手在她脸上描摹,黑夜中她看不清他的长相。

男人的食指在她下巴处停住,冷眼瞥向床单上的痕迹,轻声笑道,“有男朋友的纯洁女孩儿?”

她愣住,她和穆谦交往多年,他并没有碰她,可他那是对她尊重不强迫她。

“你收钱替人办事而已,还敢报警?”冷冽的声音,霸道的口吻,嚣张的姿态。

这个男人就像王者,而她卑微如蝼蚁,自尊被践踏一地。乔以乐被刺激地双拳握紧,整个人都在抖。

男人看到她这个样子,眼神一冷,“既然是唐家送来的,我就这样放过你,未免仁慈。”

话落,他搂住乔以乐的力道骤然一紧,结实有致的身躯将她压住。乔以乐的心吊到嗓子眼,因为放了药的水,她失去清白。这次她彻底清醒,不能再被他占便宜!

乔以乐紧紧抿唇,双手冷不丁摸到床头柜上,她摸到了烟灰缸!就在男人低头吻她脖子的时候,她猛地抬手,朝他后脑勺上狠狠砸去。

男人的动作停了下来,她紧张地呼吸着。如果没有成功,死的就是她,他会折磨死她!

“该死的女人。”森冷的声音从他薄薄的唇瓣间溢出,黑夜中他的眼睛仿佛在发光,幽冷的光。

他的手即将抬起,乔以乐害怕的闭上眼睛。但是,就在她以为会怎样的时候,突然没了动静。

她睁开眼睛发现男人已经晕了,成功了!

没有多想,她立即推开男人。因为太惊慌,她根本没有开灯看男人的长相,慌张的冲了出去。


酒店外寒风刺骨,雷声滚滚大雨如注。乔以乐冲出来的片刻就被水淋湿,想到经历的非人对待,她的心一揪一揪地在抽。

早上七点,乔以乐到了乔宅,抬手颤抖地输入电子密码,却发现密码不对。

她焦急地按着,生怕被早起晨跑的人看到,“密码被人改了?”

意识到这点后,她瞬间跌落谷底,刚把她卖了就将大门密码改掉,扫地出门很彻底!

就在这时,门吱嘎一声开了,穿着佣人服的张妈看到乔以乐时鼻头酸了,“大小姐,昨天二小姐私自改的密码,我给您开门。您昨晚去哪里了,精神好像不太好,您怎么了?”

张妈是乔家的老佣人,看着她长大,妈妈去世后,在家里唯一给她温暖的人。

乔以乐不想张妈担心,强颜欢笑道,“我没事,爸爸……起了吗?”

现在她已经叫不出爸爸两个字,他亲自给她递水。喝完后,她没了知觉。

“老爷起了,正在吃早饭。大小姐,您先上楼收拾一下再去大厅,从后面楼梯去房间。我怕老爷看到您失魂落魄的样子不高兴。”

乔以乐心里泛酸,冷笑一声,“他应该很高兴。”

能不高兴吗?她被不明来历的男人上了,他的目的达到了。

乔以乐走向大厅,听到后妈的叫嚷后,她不禁放轻脚步。当听清时,她整个人懵了,呆愣在原地。

“什么叫人不见了,昨天明明送过去了!钱总虽然是卖海鲜的,但钱多啊,他老婆生不出儿子。万一乔以乐生出个儿子,也能捞笔钱!”

乔以乐眼睛登时睁大,仿佛失去焦距。后妈出馊主意,爸爸同意,两人合伙把她卖了!替人家生孩子捞钱?

此时乔宅一楼厅堂内,赵瑜情绪激动,嗓门像是装上喇叭一样,“我和你说,那杯水,我和她爸亲眼看着她喝的,出不了错!钱总是不是年过半百,自己不行,故意耍赖不认账啊?”

站在大门外的乔以乐死死地握拳,一股股怒火腾腾往上,气地她身体直抖脑子发晕。

后妈在电话里讨价还价,将她的身体明码标价,甚至生了孩子,孩子的价码都在说。而她的亲爸,表情毫无变化正在慢慢的吃早饭。

乔以乐再也控制不住,她直接冲了出去,“为什么要这么做!”

正在打电话的赵瑜吓地脸色一白,不过片刻后恢复常色掐掉电话,“乐乐,这么早就回来了?”

乔以乐看向赵瑜,冷笑道,“怎么,我不该回来该在哪里?”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嗯,你昨天在哪里?”

都到这份上了,赵瑜还在装疯卖傻,乔以乐握紧拳头。赵瑜和自己没有血缘关系,妈妈死后赵瑜进门,她从没正眼看过这个后妈。但是乔正,她生理学上的父亲,为什么要这样做!

乔以乐看向面色平静的乔正,脸上带了丝凄然,“你有这么缺钱?卖起女儿来了。好歹是西城企业协会的人,你要不要脸?”

啪——,筷子被猛地放在桌上,乔正倏地起身,一板一眼地说道,“钱总我调查过,虽然五十几岁长得也不好,但是产业多,他老婆得了绝症活不了多久。你嫁过去,给他生个孩子,钱总一死,钱家上亿的财产都是你的。”


在乔以乐心中,乔正向来严肃。她没想到,有一天这么无耻的话会从他嘴里说出来。到底时间改变一个人还是她从来没有看清自己的父亲?

“乔正,我已经是成年人,在法律上有权利自己做主。你们私自将我卖了做出那种事,就不怕我告你们?”乔以乐声音很大,她以前说话向来温柔,这么大的声音别说赵瑜,乔正都没见过。

“爸爸为了你好,你去房间冷静一下。你和钱总的事,板上钉钉了。先怀孕,等他老婆死后,他就会娶你。”

赵瑜也跟着帮腔,“是呀,乐乐,你要体谅父母的良苦用心。”

乔以乐看到赵瑜得意的样子,立即呛道,“我的妈妈去世了,只有她才会对我良苦用心。你们都是豺狼心!”

话落,她飞一般地跑上楼,她不想再看到他们丑恶的嘴脸。

转身的那刻被高领盖住的脖子隐隐露出,眼尖的赵瑜立即发现上面的吻痕。等乔以乐的身影完全消失后,赵瑜乐呵呵地说道,“肯定和钱总做那事了,我都看到吻痕了。”

说完,赵瑜立即拿出手机,嗖嗖一封短信发了出去,告诉女儿乔雨芸,事情成功了。

乔雨芸看到短信后,双眼眯起嘴角上扬,低声呢喃,“敢和我斗,乔以乐你没那个本事,穆谦迟早是我的。”

很快,她立即拨通电话,“叫你蹲守拍的照片可以发了,A大论坛,迅速发。”

乔雨芸越说越得意,只要帖子发出去照片曝光。穆谦肯定要和乔以乐分手,穆家是西城豪门,容忍不了闹丑闻的女人。

而A大呢,西城最著名的一流院校,能进去的人不论贫富等级只需优秀。学校对校风建设尤其重视,论坛丑闻帖刚发出来就引起全校轰动。

照片的女主角乔以乐是A大的风云人物,她的男友可是品学兼优的豪门公子哥穆谦,有名的校草!几分钟内,帖子瞬间红了,大红加粗飘旗。A大所有学生都在讨论,闹得沸沸扬扬。

等乔以乐知道的时候,已经拎着行李到达A大附近的公交站台。乔宅离A大不远,应张妈的请求她都是住乔宅。现在出了这档事,她彻底心灰意冷,索性收拾行李到宿舍住。

她刚下车手机就震动,是闺蜜时小镜打来的。她不想接,但时小镜接连打了好几个,肯定出事了。

可是乔以乐没想到出事的主角竟然是她……

“乐乐,你别到学校,在附近咖啡店等我。关于你的事,事态控制不住,你到学校会被一堆女人追着打!千万不能来!”

乔以乐还没反应过来,时小镜就挂了电话,她没干伤天害理的事,怎么会被一群女人追着打,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揣着满满疑惑,乔以乐走向咖啡店。只是,她还没走几步,突然觉得前面的男人背影特别熟悉,熟悉到她马上就能知道是谁。

是穆谦,他怎么在这里?乔以乐就要叫他,可半道上却出现一个身材玲珑的女人,定睛一看,就是她的妹妹乔雨芸!

两人手挽手颈首交缠十分亲密,如同热恋中的情侣一般。

乔以乐全身僵硬,呼之欲出的穆谦两字卡在喉咙口。

她的双手紧紧握住,悲愤交缠冲至脑袋。

不,不可以!

乔以乐不管不顾的追上去,她要拉住穆谦盘问他。可刚追了几步,后面突然冲来一群不断叫嚣的女人。

“前面就是乔以乐,瞒着穆男神在外面偷人,不要脸!打死她!”

“乔家虽不是豪门,但比一般家庭都好,她衣食无忧还卖身。”

“骨子里就犯贱,和家庭条件无关,贱女人!”

一声声贱女人传入乔以乐耳中,愤怒的女人们将她包围,她眼睁睁的看着穆谦和乔雨芸消失在拐角处。

她撕心裂肺地叫道,“穆谦!”

然而,他充耳不闻,完全不顾她扬长而去,这还是爱护她的穆谦吗?

“现在叫穆谦,和野男人上.床的时候怎么没想到?”

尖利的指责声落下,包围她的女人纷纷举起拳头朝她打来。

乔以乐左闪右闪可人太多,拳头重重的落在她身上,啪嗒——,发绳掉落,她瞬间披头散发,狼狈不堪。

脑海里穆谦和乔雨芸颈首交缠的样子挥之不去,心被狠狠揪住,拳头落在身上的痛意早已令她麻木。

“活该你被穆男神抛弃,表面清纯,骨子里贱。”

“和她妈妈一个德性,年纪轻轻偷人呢!”

乔以乐双手倏然握紧,狼狈的神情在听到妈妈的那刻彻底变了,再抬头时眼里早已一片狠厉。

“闭嘴!”

她训斥出声,与此同时伸拳而出,利落的左勾拳后右腿飞速出击,将最近的女人一把撂倒。

接连背叛令她失去理智,更忘了妈妈离开前带她去了一家武馆研习数月。

“啊!你……”

“我们快走吧,她竟有身手!快走,警察来了。”

一声过后,乔以乐看着嚣张的女人们一窝蜂逃跑。紧接着,警察朝她走来。

她刚要开口,手机震动起来,一封短信传了进来。

“钱总中午去学校门口接你,以后你住钱宅,S级奔驰,车牌四个六。”

乔正的短信,亲自发的一封……

呵呵。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