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热门小说 > 女频言情 > 你是我逃不脱的宿命

你是我逃不脱的宿命

君未拂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穿越之后,对这个快捷新奇的时代,叶昭苏接受良好,只是这穿越第一天,便遇上了绑架现场,一群人拎着棍子围住她。叶昭苏一边装柔弱麻痹敌人,一边想着怎么出招能够更加帅气,只见前一秒这些人还露着猥琐的笑,下一秒都捂着身体的某一部位痛苦哀嚎。

主角:叶昭苏,苏朝野   更新:2022-08-09 09:39: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叶昭苏,苏朝野 的女频言情小说《你是我逃不脱的宿命》,由网络作家“君未拂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穿越之后,对这个快捷新奇的时代,叶昭苏接受良好,只是这穿越第一天,便遇上了绑架现场,一群人拎着棍子围住她。叶昭苏一边装柔弱麻痹敌人,一边想着怎么出招能够更加帅气,只见前一秒这些人还露着猥琐的笑,下一秒都捂着身体的某一部位痛苦哀嚎。

《你是我逃不脱的宿命》精彩片段

夕阳倾洒,染红了一片云霞,落日的余晖逐渐没入大地的地平线之下,天色昏暗下来。

雾城,武阳学院。

晚上八点左右,大学生们陆陆续续地走出校门,终于等到放假了,所以没过多久,人便走得差不多了。

“轰——”天空炸响,雷云翻腾,藏在其间的闪电时隐时现,伴随着雷鸣轰响,像是某种暗藏的预示,让人心惊胆颤。

狂风呼啸,路边绿化树植被吹得摇摇晃晃,裹挟着风沙吹乱小贩子的小车,顿时抱怨声和汽车的尾声交织重叠,好不热闹。

此时,在一条偏僻的小巷,巷口处昏昏暗暗的路灯懒懒地照亮小块地方,却是照不进巷子里去,那里漆黑一片,所以格外渗人。

周边是老化的房屋,这片地区除了零星的老人住在这里,平时也没有什么人路过,这里就看成了混子约架的好去处。

“有,有人吗?”娇娇细细的声音在巷子响起,一个面色苍白,神色惊恐的少女跑进了巷子,却只见黑压压的一片墙壁横在前方。

是死路。

她面露绝望,一边捂着胸口大喘气,一边回头,光线很暗,却还是隐约看见不远处追上来的一群人,少女更是心慌意乱。

“噗通”一声,少女被一块废弃的铁皮绊倒在地。她惊叫一声:“啊!”

“在那边,大哥!”那群人明显听到了女孩儿的呼声,开着手机照明功能,向这边摸索了过来。

女孩咬咬牙,想撑着从地上爬起来,但长期的不运动和幼年的一些事让她的身体一直比正常人瘦弱,半小时的逃跑已经使她感觉到全身又软又酸。

这一摔,她便觉得有些站不起来了。

刺眼的灯光照了过来,打在少女脆弱苍白的脸上,膝盖处传来火辣辣的痛感,不过这时的她已经无意识去想了,眼皮不停地往下坠……

【滴!灵魂融合中——】。

【1%2%……99%……100%】。

【融合成功!】机械的声音在脑海响起后不久就归于平静。

叶昭苏睁开双眼,眨了眨眼,蝶翼似的睫毛忽闪忽闪,略显凌乱的头发被耳边的汗水沾湿,她抬手往后捋了捋。

周围黢黑黢黑的,可明明刚才她还在和看戏吃瓜呢……咋个一转眼就落得这副模样了?叶昭苏一时还没搞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

“大哥,她在这儿!”粗沙的男声在后面响起,叶昭苏有些疑惑望去。

她撑着地慢吞吞地站起来,发现膝盖处擦出的伤口,鲜红的血液映在白皙的腿上,看起来触目惊心。

有些疼。

叶昭苏心想,不过此时的她关注重点不在这里,她察觉周身凉飕飕的,便低头看见自己白皙光滑的双臂和修长笔直的双腿,蓦然生出羞耻之意——这,这太放荡了!

“给我把她绑了!”未等她细想,一群身着“奇装异服”的黑衣男人就围了上来,还有几个拿着奇怪的“石头”在照明。

叶昭苏见他们气势汹汹,人手拎着棍子,再加上刚才的那句话——绑?我这是……遇上打劫的了?

叶昭苏黑眸一亮:好久没有遇上这种好事了!

下一刻,她娇美的脸颊上浮现两抹红霞,像是急的,她撑着站起来,往后退了两步靠住了墙,神色恐慌,细长的手指攥紧衣服,声音颤抖:“你,你们要干什么……”

带头大哥大笑起来,瞧着少女慌张失措的模样,像一只误入猎人陷阱的小白兔,红着眼,乖巧柔弱地令人忍不住想要欺负。

他心生恶意,“干什么……叶小姐,哥哥只想让你陪我们玩个游戏……”说着他一只手伸向了少女。

谁玩游戏要扛棍子的啊!!!

叶昭苏面上慌得一批,苍白的小脸上挂着摇摇欲坠的泪水,惹人怜爱。

“嘤嘤嘤,你们,你们别过来,我害怕……”

“害怕什么,哥哥……”疼你。

还未说完,快要摸到少女脸的带头大哥只是恍惚了一瞬,迎面而来地就是一道带着风的黑影。

“砰!”下一刻,他便飞了出去,砸在地上发出巨声,掀起阵阵尘灰。

空气似乎凝滞了几秒。

“大哥!”少顷,其他人才反应过来,连忙跑过去扶起带头大哥。

带头大哥又怒又羞,气急败坏地大吼:“你们一起上!给我把她绑了!”

被一个瘦弱的女生一脚踢飞,男人的脸上很是挂不住,他气恼的同时,生出古怪的想法:真是邪门,怎么这么大的力气……

他回想起来,明明还给她打了麻药,但她还是很快苏醒过来,趁他们不注意就跑了。

他突然有些不好的猜测。

果不其然,在七八个的大男人的围攻下,女孩儿面上害怕,透澈轻灵的眸子蒙上薄雾,怯弱开口:“嘤,别过来,我,我真的害怕……”

她说着害怕,但在一个绿发高个子男生袭过来时,她一手拧住对方的手臂,没等他挣脱,便听到“咔嚓”一声,男人的手就软趴趴的垂着了。

“啊——”他凄厉大叫,霎时脸色通红,冷汗大冒。

“砰!”

“啪!”

少女在“害怕”下,踹飞一群人,棍子七零八落,地上哀嚎一片。

“都说了……”

你害怕什么?!地上几人又听见女生的细语声,疼痛的同时忍不住腹诽。

“……我害怕控制不住自己。”叶昭苏又慢吞吞地说出后半句话,看着地上脸青红交加的脸,叹息一声。

唉,多少年了,都没人和我“玩”了,好不容易遇上胆子大的,结果又弱的不行。少女一边摇头,一边踏着小步子迈向站在不远处看呆了的带头大哥。

带头大哥早就慌了,刚想跑了去告诉雇主,但下一刻就看见女孩儿微笑地站在她面前。

他顿时不敢动了,粗黑的眉毛皱成一团,露出谄媚的笑:“叶小姐……不,叶姐大,今儿我们迷了眼,不小心打搅了您,那个……我们认错,以后再也不会发生这种事了……您看,现在能让我们走吗?”

叶昭苏漆黑的眸子盯着他,让他感到毛骨悚然,顶着压力,他脸上的笑越来越僵硬,在他快要坚持不住的时候,女孩儿甜甜一笑。

“你们刚才想要打劫我?”

全部打残!


“轰!”一声巨响过后,豆粒大的雨珠打在头上,开始稀稀落落,只是片刻,雨便大了起来。

“哗——”风势猖狂有力,将雨逼得又急又猛。

公交站台,冷清的灯光打在少女身上,她只穿着简单的校服,凌乱的头发披在身后,露出一张不施粉黛依旧令人惊艳的白玉脸庞,只是有些苍白,看起来娇小柔软。

叶昭苏懒懒地坐在公共椅子上,似乎毫不在意这暴雨,只是若有人在这里,便会惊讶地发现,这倾斜的雨竟然丝毫未落在她身上!

【请宿主尽快回到叶家,根据检测,该身体很快发生晕厥,发烧等不良反应!】系统机械的声音又在脑海中回响。

【你是何物?】叶昭苏扯了扯及膝的短裙,还是很不适应,白皙的手指上印着一团红——那是打人时留下的痕迹。

黑黝黝的天色下,大雨好似给空气蒙上了一层薄纱,落在公交站台上的雨水冲击着横版,发出沉闷的声响。

【系统无忧号为您竭力服务。】还是不带一丝情感的声音。

叶昭苏垂着眸子,不知在思考什么,她一只手无意识地敲着铁椅。

忽然,脑袋传来一阵晕眩感,晚上发生一系列事情的后遗症一下子涌上来,一时让她脸色煞白。

“滴——”倏然间,一辆黑色低调奢华的布加迪停在前方。

片刻后。

“哐!”的一声,车门被打开,首先出现一把黑伞,撑开后,一个男人走了出来,长腿一迈,走进了站台。

“叶昭苏。”冷峻的声音在头顶上方响起,由于头晕,脑海处传来撕裂般的疼痛,让叶昭苏有些反应不过来,过了好一会儿,她才顺着声源处望去,打量了一下来人。

入眼的是男人一双漆黑深邃的眼眸,好似一滩深潭,诱人却又极致危险,其间包含着掺着碎冰的寒冷,像天山亘古不化的极冰,冷漠不近人情。

高挺的鼻梁下是一张紧抿的薄唇,好看的唇形上沾了些水汽,看起来染上了胭脂,引人遐想。光滑紧绷的下颚线延至耳边,划出恰到好处的弧度,每一笔似乎都是上帝的精雕细琢。

真好看。

叶昭苏迷糊地想着,只是怎么感觉,这美男越瞅越熟悉呢……

就好像,好像那谁……

嘶——不记得了。

她皱了皱眉,轻轻摇了摇头,男人身上有一种特殊的气运,浓浓的煞气萦绕在他周围仿佛命不久矣似的。

此时她眼前出现了重重叠影,思维卡壳,竟鬼迷心窍地冲男人道:“这位美人,是要带我回家吗?”

苏朝野低眸看着少女姣好的容貌,眼神迷离,浑身散着慵懒的气息,同时带着病态的娇弱感,好似温室里脆弱的花蕊,让人忍不住下意识呵护。

不知想到什么,他面色严肃,直直地将目光放在少女身上,语气冰冷:“半夜不回家,你想上天吗?”

女孩听后,娇娇地笑了,她想站起来,却因为腿软踉跄了一下,苏朝野下意识地伸过手抱住女孩。

叶昭苏搂住男人精瘦的腰,一直向上,直到环住他的脖子,凑上前,一股特有的药香萦绕在他的的周围,少女身上的馨香刹时让他愣住了。

她气息不稳地呼了口气,灼热地气息扑洒在男人的脖颈处,只听她慢吞吞说:“我不上天……”

后面的话未说完就没了声,下一秒,女孩温热的肌肤停在了他的脖颈处。

像是没有防备心一样,叶昭苏头一靠,直愣愣地倒在男人的怀里,晕了过去。灯光之下,女孩儿眉心一颗红痣格外鲜艳。

苏朝野一怔,幽暗深邃的眸子滑过一丝疑惑,修长的指件虚虚碰了一下那颗红痣,心底的那个念头忽而疯狂上翻。

是你……

你来了。


黎明破晓,柔和的阳光洒满城市,撕开迷雾,露出原本的喧嚣与繁华。

雾城远郊。

半山腰处,梧锦别墅。

“嘶——所以,我拿回了自己的灵魂,但是为了融合这里,所以做好人好事,积累功德?我怎么这么亏!”冷色格调的房间里,叶昭苏靠在床头,苍白的小脸带着不忿。

【为了不被排斥,为了更好的提高身体素质,回到原来的正常水平,请宿主完成要求。】不带感情的机械音继续响起。

“咱就说咱一个柔软可怜的弱女子,走一步喘三下,整天提着口气过日子,你们竟然还让我干这个做那个,是不是不太人道?”叶昭苏西子捧心态,微微锁着眉心,偶尔清咳几声,好似真的命不久矣。

【宿主做一件善事便可恢复一成功力。】犹豫半天,脑海中的系统才说道,似乎真的很纠结,它……不能直接帮主人!

叶昭苏眸子闪过一丝深意:这么执着让我做善事,是因为……什么呢?为什么总感觉这家伙……莫名地熟悉。

“笃笃笃!”三声急忙的敲门声响起,打断了接下来的深思,叶昭苏回过神后,下床赤着脚打开了门。

门开后,一个女人面容憔悴,略带凌乱的发丝还未整理,眼底印着青黑眼圈,穿着一身简单典雅的衣裙。

“乖昭苏,乖宝贝,你怎么样?有没有受伤?都怪我,参加那什么宴会,没有亲自去接宝贝乖乖……”

女人一见到叶昭苏就喋喋不休的念叨起来,声音温柔亲切,同时包含了浓浓的内疚自责。

昨晚晕倒后,叶昭苏也不是完全失去了意识,她隐约感觉到那个美男抱起了她,然后走进了一个很大的空间,从吸收完灵魂中的记忆可知,那个被这里的人称作车,是一种交通工具,这样,她被来到了这个房间,男人叫人帮她梳洗了一遍,又给她吃了药。

所以她现在感觉一切良好,并且……她还发现丹田内的一丝微弱灵力。

那么正好,可以对付这个世界的某些小玩意儿。

“呜……受苦了乖乖……”那个憔悴的女人一下子抱住了叶昭苏,眼眶红彤彤一片,不似作假,从记忆中可知,这是她的亲生母亲,顾馨芸。

然而突然被人抱住,叶昭苏身体有些僵硬——她有点不习惯。

可感受到这个温暖且紧张的怀抱,明眼看出女人对她的在意程度。

叶昭苏缓了缓,压下心头上涌的情绪,顺手抱住顾馨芸,闷声道:“妈妈,我没事的。”

顾馨芸眸中泪花闪动,一晚上了,她都在找,天知道她得知女儿不见了她有多崩溃,明明才找回来不久……她的乖宝,怎么就被人抓呢?

“走,我们先回去,等会儿妈妈和你爸爸准备一些礼物感谢这位苏先生。”顾馨芸看着女儿瘦弱苍白的小脸,愈加感觉昨天晚上受了苦。

顾馨芸拉住叶昭苏的手,转过身,对着一个西装男子温和地笑了笑,道:“非常感谢苏先生的相助,过两日我们必定登门拜访。”

男人露出一副标准的微笑,不卑不亢地回道:“苏爷让我转告,希望以后叶小姐不要和陌生人走了。”

叶昭苏:???

她露出疑惑的神情。不过想起昨天晕倒在美男的怀里,倒是恍然了。

毕竟他们的确……不认识。

可是……第一次见面,为什么那人能准确喊出自己的名字?而且直觉他也不是乐于助人的人。

顾馨芸怀疑过苏朝野的目的,她来之前查了一下,只是知道是位帝都来的,身份尊贵,势力雄厚,不是叶氏一个小小公司能比的,也不知道他为什么好心的救了乖乖,不过……他们之间,还是不要交集的好。

两人心思各异,在西装男的安排下,出了别墅。

叶昭苏一边了上车,一边回忆之前的记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