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热门小说 > 女频言情 > 求救无门

求救无门

凤炅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唐宁是来自百年隐世家族的药门至尊,出身尊贵,天资聪明,小小年纪便以成为至尊。她作为百年世家贵族,又是唯一认定的传承少主,两人一个身死一个魂灭,合二为一,从此天下风云再起!他们是从小一起长大的竹马青梅,约定在玉兰花树长成之时,结为连理。他们第一次见面,便结下佛缘,那个机灵狡黠的光头姑娘,给墨烨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主角:唐宁,墨烨   更新:2022-08-09 09:38: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唐宁,墨烨 的女频言情小说《求救无门》,由网络作家“凤炅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唐宁是来自百年隐世家族的药门至尊,出身尊贵,天资聪明,小小年纪便以成为至尊。她作为百年世家贵族,又是唯一认定的传承少主,两人一个身死一个魂灭,合二为一,从此天下风云再起!他们是从小一起长大的竹马青梅,约定在玉兰花树长成之时,结为连理。他们第一次见面,便结下佛缘,那个机灵狡黠的光头姑娘,给墨烨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求救无门》精彩片段

赤玄大陆,青云城,唐家大厅。

“大小姐如今修为尽失,日后如何接掌唐家暗卫?成为唐家少主?”坐在左边第一位的老者叹了一声,看着主位的家主,道:“家主,就算是我们这些老骨头硬撑着将大小姐扶上少主之位,只怕,唐家暗卫也不会服她啊!”

坐在右下方的一名中年男子眼中泛着精光,顿了顿,道:“大哥,为了我们唐家好,我觉得还是得尽早重选出少主人选,至于宁儿,说句不好听的,她已经十四岁了,自从一个月前她一身修为尽失之后,整个人也颓废了,整日将自己关上房里也不出门,想来日后也是没指望的了。”

“是啊!虽说祖宗早有规定,唐家每一任都是由家主嫡系一脉第一个孩子继承少主之位,但现在大小姐这样……”

“行了!”

一声低沉的声音打断了那人的话,主位上的家主唐啸沉着脸,道:“今天让你们来不是商量重选少主人选,而是让你们来商量看有何办法让宁儿的修为恢复过来!”

闻言,众人面面相觑,没有说话。

唐啸瞥了他们一眼,缓声道:“我听闻,无妄山觉灵寺中有一位得道高僧,早已修出圣人之力,能常人所不能,我想,若能寻到他,也许他会有办法。”

说着,他站了起来,负手道:“我已经决定,明天带宁儿前往……”话未说完,就听外面传来惊慌而匆乱的大喊声。

“家主,不好了!大小姐不见了!”

听着这话,唐啸猛的一震,错愕之后疾步往厅外走去,伸手揪住那被厅外守护拦下的婢女沉声喝道:“你说什么!”

婢女被吓得脸色苍白,仍颤声道:“大小姐人不见了,院里院外都没找着……”

闻言,唐啸将她丢开,大步便往唐宁的院子而去。他心中担忧,跨步似飞,一进院便直奔女儿的房间。

“宁儿!宁儿!”

他大声的喊着,四处看着,不见他女儿的身影,只见,那房间的桌面棋盘上,黑白的棋子摆成了勿寻我三个大字。

他脚步一晃,整个人跌坐在桌边的椅子上,怔怔出神喃喃低语:“她如今修为尽失,怎么会独自离开?会不会出什么事了?”

猛的,他站了起来,沉声喝道:“来人!来人!给我去找!务必将大小姐平安给我找回来!”

与此同时,在离青云城约两天路程的一处山上,一间由土砖盖成的小黑屋里,一名浑身是伤的少女赤着脚,披散着头发,双手紧紧的抱着自己,缩在角落处。

她的目光看着屋顶那口小窗,眼泪直流,无助的喃喃低语:“爹爹,爹爹,宁儿好怕,宁儿好怕,爹爹,爹爹……”

“快点,把那两袋子东西提过来,从这里倒进去!”

屋顶处传来黑衣人的声音,吓得她身体直颤抖,声音带着恳求:“你们放了我,只要放了我,想要财宝,权力,我都可以让我爹爹给你们……”

一只只拳头大的老鼠从小天窗倒了进来,吱吱的叫声,四处乱窜,吓得少女惨叫连连……

“啊!爹爹救我……救我……”

 


“啊……走开!走开!别咬我,啊……救命,救命啊……呜……爹爹……救命啊……”

凄惨的叫声带着无助而惊恐的哭意,她拼命的扫落身上的老鼠,又感觉衣服里钻进了一只,两只……

她一边哭着,一边跳着,一边抖着身上破烂的衣服,企图将钻进衣服里的老鼠抖出来,然,因蹦跳着身体,赤着的脚一往地上踩,便踩到老鼠那又软又热又带着粗毛的鼠身上,那种感觉,让她陷入了无边的恐惧与绝望。

“走开……走开……啊……啊……爹爹……爹爹救我……”

恐惧无助的尖叫声从那小黑屋传出,少女一声声的呼唤着,然,回应她的,只有那老鼠吱吱的叫声,以及怎么扫也扫不完在她身上乱窜的老鼠……

那倒两袋子老鼠进去的黑衣人,听着那小黑屋里传来的尖叫声,以及那老鼠吱吱的声音,也是一阵的毛骨悚然。

虽说他们一个大男人不惧老鼠这种东西,但,一只两只还好,可那么两麻袋子上百只老鼠,那种感觉,就是他们也头皮发麻啊!

实在是在屋顶呆不下去了,那些黑衣人相视一眼后,便退到较远处的树下呆着。

“这法子到底是谁想出来的?也太他娘的恶心了。”一名黑衣人说着,揉了揉手臂,只感觉鸡皮疙瘩蹭蹭的窜了起来。

“这唐家大小姐自小锦衣玉食,别说这上百只老鼠了,估计平时一两只都没碰见过,一下子上百只老鼠跟她做伴,她该不会被吓死吧?”另一名黑衣人忍不住问着。

另一人听了,则朝那小黑屋看了一眼,冷漠的道:“我们只管收钱办事,上面交待我们怎么做,我们就怎么做,有人要她受尽惊恐折磨而死,那她就得受尽惊恐折磨而死!”

声音一顿,那黑衣人又道:“如果她没被那些老鼠吓死或咬死,最好也只能撑三天,被那些老鼠咬伤没能及时治疗,迟早也是个死。”

“怎么好像没声音了?该不会死了吧?”听着那尖叫的哭声好像停了,几名黑衣人不由相视一眼。

“现在去看?”其中一人看向另外三人。

“一群老鼠和一具死尸有什么好看的?再说,这会就算死,也还没死透,等明天吧!明天再去看。”其中一人说着,眼中有着嫌恶,这会再去看,估计等会就吃不下东西了。

这些黑衣人没有说错,那少女死了,她是在无助以及恐惧中绝望的死去的,生生被吓死的,至死,她都紧紧的抱着自己的身体,将头深深的埋在了膝盖处。

唐家大小姐,唐宁,死了。

但,就在她断了气的那一刻,在老鼠爬到她头顶窜来窜去的时候,她又动了,挥手拍落头顶上东西的那一瞬间,伴随着而出的是一声怒喝。

“该死的!这都是些什么玩意!”

唐宁窜了起来,听着那些吱吱的声音,不由一呆,紧接便是怒骂了一声,当即脱下身上那破烂的外衣在手里拧成了一股便朝那些老鼠抽去。

“敢骑到我头上来撒野!我看你们是找死!”

 


她手里的那件外衣,在这一刻成了她的武器,衣服一抽一甩,一只只老鼠飞甩出去,撞到墙上后又摔落地面,她挥动的力道并不算大,但,胜在用惯性的力道来借力打力,再加上那老鼠就拳头那么大,被一抽一甩的,没一会竟被拍死了一大半。

淡淡的血腥味在这幽暗的小黑屋里弥漫着,吱吱的鼠叫声渐渐的弱了下来,地上散了太多的死老鼠,其他的老鼠见这人类太过凶残,一只只都缩到墙角去,不敢靠近她。

“呼!”

唐宁靠在墙角边喘着气,手里拿着的外衣依旧拧成一股,一边喘着气,一边整理着脑海里窜出来的那些并不属于她的记忆。

唐宁,一个与她同名同姓的十四岁少女,在生命的最后,受尽了惊恐以及折磨,在极度的恐惧中绝望死去。

脑海中最清晰的,是她被关在这里,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绝望以及无助。

唐家的大小姐唐宁死了,但她,二十一世纪隐世药门中的至尊,唐宁,活了。

她深吸了口气,缓缓呼出,一边缓和着身上伤口的疼痛,一边也是为了缓和心中的那股愤怒以及杀意。

“你放心吧!你的仇,我会替你报的,那背后之人是怎么害死你的,我会百倍奉还!”她轻声呢喃着,目光中闪烁着冰冷的杀意。

她盯着那些缩到墙角的老鼠,又抬头看了眼那屋顶的小天窗,暗自思忖着:眼下,她应该怎么逃出去?

入夜,山上一片的寂静,隐隐有蝉鸣声在夜色中传来。

那几个黑衣人在树下歇息着,而此时,在那小黑屋中,唐宁双脚蹬着小黑屋的两面墙,在那角处借着力一点点往上移着……

当她从那小天窗钻出来时,月色正好洒落在她的身上,她深呼了一口这外面的新鲜空气,伏低着身子警惕的朝周围看着。

根本脑海的记忆,知道这世界是修炼者的世界,以她现在这情况,绝对不是那些黑衣杀手的对手,于是,她悄悄的爬下屋顶,借着夜色的遮掩迅速离开。

“有动静!”其中一名黑衣人原本闭目养神中,却突然睁开眼睛站了起来,提气往小黑屋掠去,当借着夜色从天窗处看到小黑屋里空无一人时,不由惊呼一声。

“不好!她逃跑了!”

闻讯而来的三名黑衣人错愕的睁大了眼睛,有些不敢相信的到屋顶去看,果真看到空无一人,只有一地的死老鼠时,不由低呼:“老天!她是怎么逃的?她一身修为尽失,而且还一身的伤,是怎么从这小黑屋里逃走的?”

“现在重要的是不能让她逃了!”

为首那名黑衣人阴沉着脸,带着嗜血而狠厉的声音从口中传出:“她跑不远的,就算把这里翻过来,也一定要将她揪出来!绝不能让她活着离开!”

“是!”另外三人也深知,若是真让那唐宁跑了,只怕,他们几人都得死!

数名黑衣人一散而开四处寻找,而他们要找的那个人,此时正在十几米外的一棵大树上盯着他们……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