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热门小说 > 女频言情 > 千亿赘婿的天仙老婆

千亿赘婿的天仙老婆

陈小九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因为有个倾国倾城般的天仙老婆,导致楚风这个上门女婿受到的的白眼和欺辱倍增……谁能知道楚风内心的苦,十年的心酸和引人,为的就是能够重新振兴千亿量级的豪门世家,一切都要从十年前讲起,那时的他,不知愁滋味,奢侈生活,脑海中没有钱的定义。

主角:楚风,羽潇潇   更新:2022-08-19 19:05: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楚风,羽潇潇 的女频言情小说《千亿赘婿的天仙老婆》,由网络作家“陈小九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因为有个倾国倾城般的天仙老婆,导致楚风这个上门女婿受到的的白眼和欺辱倍增……谁能知道楚风内心的苦,十年的心酸和引人,为的就是能够重新振兴千亿量级的豪门世家,一切都要从十年前讲起,那时的他,不知愁滋味,奢侈生活,脑海中没有钱的定义。

《千亿赘婿的天仙老婆》精彩片段

男子站在一栋超豪华别墅跟前,仰头看着眼前的一切。

别墅前停满了超跑,每一辆都价值连城,如果这里这不是富人区的话,现在一定围满了凑热闹的人。

别墅顶楼,一个面相虚弱,头发花白的老者,在另一名中山装老者的搀扶下,始终看着楼下的男子。

男子却在注意到他们的眼神之后,不屑地转身离去。

“十年了啊,老爷,没想到楚风少爷还是放不下过往,不肯回来。”中山装老者无奈地说道。

老人深深地叹了口气:“他母亲那件事,他始终记恨着我们。”

“听说他娶了羽潇潇?羽家是怎样一个家族?”

“老爷,羽家不过是稀松平常的小家族而已,这段婚姻对少爷没有任何帮助。”中山装老者回答。“少爷总有一天会明白您的苦心。”

“只有回来司徒家,他才有享用不完的荣华富贵和取之不尽的财富。”

“这些......有什么用?他依旧不肯回来,当年,是我对不起他们母子。”老者说着,也仰起头来,不过跟楚风不同。

他是倔强,老者,是心酸。

此时的楚风,毅然决然地走出富人区,身姿挺拔而强硬,没有半分想回头的意思!

十年前发生过什么?

哼,不过是一个贪图富贵的懦弱父亲,一段难以回首的往事罢了!

可楚风绝对不会原谅司徒家,今日,是老管家用计把他诓骗到这里来,想让他跟司徒珲见上一面。

楚风发现之后,毅然拒绝进去!

他姓楚,不姓司徒!要他回去可以,把司徒家欠他目前的全部还回来!

当年但凡司徒珲能够多点人性,为他们母子考虑,楚风的妈妈也不用走到那种地步。

而今,一切皆成了过往。

司徒家富可敌国,只手遮天?

在楚风眼里,不过草芥而已!也许有一天,他会回去司徒家,但那一定是司徒家全体认错道歉,并为此付出代价的时候!

什么父亲?楚风只知道自己有个母亲!

现在他妈妈没了,这世上无人再能凌驾在他头上,天大地大我最大!我命由我不由天。

“罢了!”别墅顶上,老者看着远处渐渐消失在视野中的楚风。“你且多关照他吧。”

“放着别人羡慕嫉妒不来的财富不要,却跑去当了一个上门女婿,指不定要吃多少苦头。”

老管家颔首道:“知道了,老爷,您也要保重身体才行,老奴相信,总有一天,楚风少爷会开窍的。”

“你放心!”老者看着弱,但说话的声音中气十足!“在我儿回来之前,我是绝对不会死的!”

“我要替他守着司徒家庞大的家业,这些,都是我儿的,别人,休想!”

楚风在澄海市的街上快步走着,死咬着牙,眼眶红润。

楚风本以为十年过去,自己已然对这些陈年往事全然不在意,但没想到司徒家人的出现还是让他险些失态,直到现在都还没缓过来。

旁人无法想象,这个仅仅二十多岁出头的年轻人,究竟都经历过什么。

只能对他敬而远之。

就在快走到羽家的时候,楚风停住脚步,深吸了一口气,感觉没什么异样后才迈开脚步。

这些年来,司徒家总是时不时会派人来盯着他,美其名曰,关心!

可笑!

相比之下,楚风甚至觉得自己眼下的生活都还不错。

他是三年前入赘羽家的。

羽家在澄海这个三线城市也算不小的势力,但让他们名噪一时的事情,莫过于三年前羽家甚至于整个澄海市最漂亮的女子羽潇潇,破天荒地嫁给了无比落魄的楚风,还不准羽潇潇出嫁,而是把楚风收为上门女婿。

这件事情在头版头条占了一个星期,本来谁都不认识楚风的脸,现在走到哪都被别人称一声“羽家的废物女婿”,羽家也因他沦为澄海市的笑柄。

楚风自己也感到意外,经过多方打听,入赘三个月后才明白前因后果。

原来当时羽潇潇的父亲得罪了一个大人物,对方差点没把羽家给整死,最后大人物故意点名要羽潇潇嫁给一个废物,将羽家永远钉在耻辱柱上才肯罢休。

神仙打架凡人遭殃,楚风就是这个耻辱柱,羽家的人每当看见楚风就会想起这段耻辱往事,气得牙痒。

不敢得罪大人物,但对楚风却是一口一个废物,打心眼里看不起楚风。

正在这时,羽潇潇的电话打了进来。

“我已经跟你说过今天不能迟到,你现在人呢?有没有脑子?”责怪的语气,声音冰冷,像是在训斥下属。

三年了,楚风早已习惯这些冷言冷语,却还是加快了脚步。

今天是羽家老四千金的订婚宴,他们要赶去祝贺。

羽家家主膝下一共五个儿子和一个女儿,羽潇潇的父亲是老三,自家侄女订婚他们自然也是要去的。

“潇潇,不好意思,半路有些事耽搁了。”好在楚风出门早,掐着点赶到了,站到羽潇潇身旁。

“你一个废物的事情再大能大得过今天这场婚宴?”这话倒不是羽潇潇说的,而是来自一旁的妇人,声音充满尖酸刻薄。

此人是楚风的丈母娘,田芳。

“没大没小不懂轻重,潇潇被你缠上真是倒了八辈子霉!”

田芳几乎是指着楚风的鼻子尖声数落,又看见楚风身上的衬衫,更是气不打一处来。

“你不知道今天什么日子?就穿成这样来?你是诚心要丢我们家潇潇的脸!”

妇人咬牙切齿,像是恨不得把楚风生吞活剥一样,而另一边的中年男子也责怪地瞪了楚风一眼,眼神里也充满厌恶。

“来都来了,别说了妈。”羽潇潇像是习以为常,摇了摇头。

“凭什么不能说?这个废物有让我们省心过一天吗?今天这么多双眼睛看着,他还故意穿成这样,是怕别人没地方嘲笑他?他丢的是我们一家子的脸!”田芳愤怒地瞪着楚风,自从楚风入赘之后,她就没得到过别人好脸色。

“我让你别说了!”羽潇潇猛地一摆手。


“我们家现在是什么样你不知道吗,在家说还不够,到外面了还要一直嚷嚷。”

“你这不是让我跟着难堪?再说你去衣柜里看看,楚风有一件好衣服吗?不都是地摊上十几二十块的廉价货,你给他买过哪怕一件吗?”

羽潇潇浑身发颤,楚风看到她的眼里有泪水打转。

这三年在羽家受了多少白眼和委屈,只有他们一家自己知道。

田芳欲言又止,自顾自擦了擦眼睛,整理了一下着装,朝着客厅走去。

另外两人也没有再对楚风说什么,各自走进客厅,像是完全不认识的陌生人一般。

楚风早已习惯,没说什么,跟着走了进去。

与此相比,羽家却是一片热闹喜庆的氛围,欢笑声此起彼伏,老四一家满面春风,站在门口迎客。

“同喜同喜!”

“好久不见!嫂子越来越漂亮了!”

“诶哟太客气了!说了人来就行!”

“这也太多了!这多不好意思啊!”

“那我就不好意思了,以后您儿子结婚一定得叫我!”

老四的妻子董如丹衣着雍容华贵,无比热情地招待宾客,拉着自己的女儿羽双双接人道礼,十分周到,任谁都挑不出毛病。

“如丹妹妹,恭喜恭喜。”

羽潇潇一家到达门口,田芳满脸堆笑上去道喜,羽潇潇跟楚风也跟着喊了一声恭喜四婶。

“还真来呀。”董如丹见到羽潇潇一家人后笑意收敛,态度不屑,至于羽潇潇和楚风的招呼连应都不应。

“你们来干嘛?今天是我订婚的大喜日子,你们特地带着这个废物来恶心我?”一旁的羽双双看见楚风直接炸毛,声音提高了好几度,甚至根本没跟自己三伯三婶打招呼。

楚风是羽家的耻辱,就算死了也挥散不去,羽潇潇一家也因为楚风没得过羽家任何人的好脸色。

“双双,你大伯他们都在,别丢了面子!”董如丹暗自点了一下羽双双,之后便十分随意地收了羽潇潇一家的礼,像是打发一样让他们自己进去坐。

“一家四口就随这么点礼?女婿废物当家的也无能,白糟蹋我一桌子好菜。”羽双双不悦的声音从身后传来,羽潇潇眼角一抽,田芳更是尴尬地想找个地缝钻进去,却也假装无事发生的样子,强撑着笑容走进客厅。

没办法,羽家五个儿子,其他四个多少混得不错,就羽潇潇这家既没钱又没权,女婿也没出息,拿什么去反驳人家?

就在这时,门外突然热闹起来,楚风听见董如丹招呼羽双双往门口赶。

门外一辆奔驰缓缓驶入,刚到门口就被董如丹和羽双双迎住了,车上下来一个年轻女子,一身华丽的晚礼服,挽着一个男子的手臂笑意盈盈。

“我的婵娟妹妹,帅气妹夫,可算把你们等来了,还以为你们不来了呢。”羽双双一副讨好模样。

“诶呀来就来怎么还带这么多东西!多不好意思!”董如丹笑得咧嘴。

羽潇潇一家看见这一幕,心里十分不是滋味。

同样是羽家的人,但羽婵娟却因为嫁了个好老公,老五一家在羽家的地位截然不同,甚至还得巴结。

女凭婿贵,人情冷暖。

要说羽婵娟的老公张云,其实也没混出什么名堂,最多也就学历高一点。

但张云的父亲却不同凡响,他的父亲在澄海市拥有不小的话语权,依托裙带关系,张云的父亲帮助羽家的家族企业处理了不少麻烦事,还给了不少资源。

还没结婚就如此,结了婚岂不是做梦都要笑醒,羽家恨不得把这位姑爷直接供起来,哪敢有半句重话。

“你说来就来了,怎么还带了这么多东西,太客气了!”

董如丹一看到人,马上笑嘻嘻地迎上去。

羽婵娟跟张云相互扣着手臂,提着东西走来。

“你还不去帮忙提东西?有点眼力行吧?人不行,就懂事点。”羽双双没好气地说道。

楚风没答话,他已经习惯了这种事情,况且也不想因为自己,再搞出事情来。

本来羽潇潇一家就没什么地位,他要是再搞点事情,羽潇潇就不仅是难堪了。

由是楚风低头走出去,想要去拿东西来着,谁知董如丹出来的时候直接伸手去握。

张云忙着上前,刚好跟楚风撞在了一起。

他手里提着的红酒差点落在了地上,但是楚风眼疾手快,弯腰接住。

“你没长眼睛啊?”饶是酒没事,那羽双双还是破口大骂。“让你提东西,你就撞人。”

“撞了人,你赔不起,撞烂了酒,你更加赔不起!”

“这可是四位数的红酒啊,你这辈子有没有见过,都还是一回事呢!”

楚风把酒拿起来,提到了他的跟前:“抱歉。”

抱歉二字说得羽潇潇差点心都碎了,这个男人,还是跟以前一样,无论如何,都只会退让。

刚才明眼人都看得出来,不是楚风的错,分明是那张云忽然迈腿,才撞上去的。

可这又怎么样?人微言轻,就是如此,根本没有人愿意给点尊重。

田芳一家更是都耷拉着脑袋,就差被人指着鼻子骂了,这脸丢的也没谁了。

“算了。”张云倒是“大气”得很,趾高气扬地说了这么一句。

接着像是对佣人说话一般:“下回做事注意点!喏,东西提进去吧。”

楚风没有回答,但依旧是把东西帮忙给拿进去,不,不算帮忙,因为绝大多数东西都是他一个人搬进去的。

从头到尾,羽潇潇都没再正眼看他。

羽家老五领着一家走进客厅,众人像是瞧见了宝一样,上来嘘寒问暖,好不热闹。

这世界就是如此现实,即使同为亲戚也不例外。

“婵娟,你们百忙中还能抽空过来,我这个当伯母的真是太感激了,你们随便坐,有什么需要尽管跟我说,就当自己家一样。”

“还得等其他人都到了咱们再出发去酒店,有什么招待不周的地方你和张云多多担待呀。”董如丹左边挽着羽婵娟右边拉着张云,后边还有羽双双甜嘴捧着,要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们才是一家人。

等走到客厅后,董如丹一打眼,发现宾客太多,位置竟然不够了。

“这......我也没想到今天会来这么多人。”董如丹有些尴尬。

“不打紧的四伯母,我们坐车过来也累了,站一会也无所谓。”张云道。

这话可把董如丹急眼了。

“不行!你远道而来,哪有站着的道理!”董如丹连忙拒绝,眼光扫了一圈,落在了羽潇潇一家人所在的地方,楚风刚把车上的东西搬完,正准备坐下休息。

“潇潇你们先让一下吧,张云他们刚到,让他们先坐一会儿,反正马上要去酒店了。”董如丹十分随意地说道。

而羽双双比董如丹更干脆,她直接走到楚风面前,用一种厌恶的目光对着楚风连连挥手,示意让开。


羽潇潇一家互相对视,都看出了彼此眼中的不情愿,但也只能无奈站到一旁,给老五一家让座。

羽双双还特地拿着纸巾把楚风坐的地方擦了擦,一脸笑意地请张云坐下。

此时羽家其他人都坐着有说有笑,唯独羽潇潇一家站着,也无人理睬,像是服务生一般。

且不说今天的是羽婵娟的主场,就算不是,以老三一家目前的身份地位,同样不可能有什么待遇可言。

尤其是在楚风入赘之后。

羽潇潇一家实在觉得丢人,借口说出去透风,避开这个是非之地。

“老四家根本没把我们当亲戚,叫让座就让座,这么多人看着,我们好歹也是长辈!”

“根本就是故意让我们难堪!”田芳在院子里无能狂怒。

羽潇潇的父亲,人称羽老三,面对这般羞辱也只能在院子里叹气。

楚风望向远方,不懂在想些什么。

“全都是你这个废物!但凡有点用,我们一家都不至于成这个样子!”

“看看老四一家怎么对张云的,又是怎么对你的!”

“我当初真是瞎了眼,偏选了个羽家最没出息的当老公,又遇上你这个窝囊废女婿!”田芳情绪失控,对着楚风跺脚怒骂。

“说够没有!”

“吵这些有用吗!”羽潇潇终于忍无可忍。

“我承认楚风确实比不上屋子里那几个羽家女婿,没他们有钱有权,但是你总说楚风没出息,那我们呢?我们有什么出息?就算没有楚风,屋子里那些人就瞧得起我们了?我们心里不都很清楚吗!”

羽潇潇声音嘶哑,喉咙里隐隐带着哭腔,泪水在眼眶中打转,仿佛下一秒就会掉下来。

羽潇潇说完之后掉头就跑,楚风看到,在羽潇潇转头的时候,她的泪水已经控制不住。

“我的错?我一个妇道人家有什么错!我错就错在嫁给了你羽老三,生了这个女儿!我的命怎么这么苦!我死了算了......”田芳不依不挠,一直在院子里撒泼,羽老三忙着安慰,两人都没发现楚风已经悄然离开。

在不远处街道的昏黄角落里,羽潇潇再也控制不住情绪,蹲在地上嚎啕大哭起来,哭得梨花带雨撕心裂肺,将三年来所受的委屈都爆发了出来。

楚风轻步走到羽潇潇身边,递出了一张纸巾。

羽潇潇抬眼看了他一下,愣着,没有去接。

“擦擦。”楚风告诉她。

羽潇潇抬起倔强的脸庞:“楚风,你说擦擦?这种时候了,你都不敢替我擦擦眼泪?我要你这个男人到底有什么用?”

楚风没说什么。

“沉默,你总是沉默!被人欺负了,你沉默,被人压着了,你还是沉默!”羽潇潇几欲咆哮。“为什么你总是这样?难道我羽潇潇就活该找到你这么个窝囊废吗?”

“我......”楚风不知道该说什么。

羽潇潇接着问他:“告诉我,楚风,我们之间,究竟该怎么做?离婚吗?你是不是想说这个?是不是告诉我,你配不上我,我应该重新找一个?”

“你是告诉我,我羽潇潇瞎了,找了一个无论如何,都不如别人的老公?”

“楚风,你真的是窝囊废吗?真的,要我们一直这样过日子吗?”

“告诉我,我希望自己的男人能够站起来,能够撑起这个家,我错了吗?”

楚风的身体登时颤抖了一下,忽然不知道该如何接话,但此时,他的内心不比羽潇潇好受。

原来她内心底一直是这么想的!原来,她早就接受了自己!

楚风握紧了拳头,好!从现在起,我不会再让任何人欺负你,这一世,我必不负你!

空中突然一道惊雷“轰隆”炸响,山雨欲来,天将变。

又仿佛是为楚风的誓言盖下烙印。

之后,楚风拿起手机,拨通了那个熟悉的号码。

“温管家,我答应见他了,时间地点你定吧。”

“真的吗楚风少爷!”电话那头的温管家激动得要跳起来了,连忙喊道。“就现在!我现在就安排你们见面!我马上派车去接您!您在原地稍等片刻!”

温管家生怕楚风改变主意,连忙派司机去接人,又马不停蹄地把这个消息报告给了另一个男人。

中年男人在听到之后,无比激动,脸上的喜悦比温管家只多不少。

“他终于愿意见我了!终于,我等到了!太好了,快!我现在马上要去见他!”

羽潇潇大哭一场后,又整理好心情,重新回到了羽双双的订婚宴上。

在羽家本就弱势的他们此刻更是谨小慎微,这订婚宴来也不对,不来更不对,要是缺席的话,指不定会被人抓住把柄,说出更难听的话。

不过回来的只有她一个人,楚风没有一起。

方才,这个男人,众人眼中的窝囊废,忽然很认真地替她擦干眼泪,然后告诉她,这一世,他不会再让任何人欺负自己。

让她等着看,她想要,他楚风必然全部送到她的跟前。

三年了,第一次,羽潇潇看见楚风像个男人一样站在她跟前,她感动了,相信了,或许,自己一开始的话有点说重了,这个人,他真的有可能改变!

不过,羽潇潇重新到场,却没有人在乎,更加没有人问一句楚风。

毕竟,在众人眼中,他不过是个废物赘婿,这样的人,哪怕是消失了,也没人会心疼半分。

“好了好了,时间也差不多了,我们走吧。”羽双双忽然看了一眼时间,笑嘻嘻地说道。

董如丹更是看都没有看羽老三一家。

“对对对,耽误了时间可不好,而且婵娟跟张云舟车劳顿的,一定也饿了,咱们这就去云烟阁吧。”

出发,羽老三一家也只是悄无声息地跟在后面,没人会管他们到底人齐不齐。

这一家人跟仆人似的,不知道的还以为只是羽家出行帮忙拿东西。

但是在他们走了之后,一条街道的尽头,忽然驶来了一排豪车,清一色的超跑,停在一个身形坚毅的男子跟前。

接着齐刷刷地下来一群人,直奔男子而去。


章节在线阅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