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热门小说 > 女频言情 > 重生后病娇大佬宠我上天

重生后病娇大佬宠我上天

叶微摇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一场阴谋,早就被当作弃子的云沐被人从精神病院接回,只是用来给真正的云家千金替嫁。云沐在众人眼中又丑又蠢,殊不知,她早已换了灵魂。此后,她妙手回春,手撕绿茶,脚踩渣男,一战成名后成了蛇蝎美人。嫁到霍家做冲喜新娘后,她发现,霍家病秧子霍霆郕扮猪吃老虎,一点病没有。甚至,两个满级大佬每天恣意妄为,玩得不亦乐乎!

主角:云沐,霍霆郕   更新:2022-08-09 09:39: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云沐,霍霆郕 的女频言情小说《重生后病娇大佬宠我上天》,由网络作家“叶微摇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一场阴谋,早就被当作弃子的云沐被人从精神病院接回,只是用来给真正的云家千金替嫁。云沐在众人眼中又丑又蠢,殊不知,她早已换了灵魂。此后,她妙手回春,手撕绿茶,脚踩渣男,一战成名后成了蛇蝎美人。嫁到霍家做冲喜新娘后,她发现,霍家病秧子霍霆郕扮猪吃老虎,一点病没有。甚至,两个满级大佬每天恣意妄为,玩得不亦乐乎!

《重生后病娇大佬宠我上天》精彩片段

一辆开往华国的跨国列车在雪域中正风驰电掣的穿梭。

雪山上,一群黑衣人立于雪山之巅面色犹疑。

“大小姐跳下去了!”

“马上要雪崩了,再不走谁都回不去!走!”

寒风猎猎,一抹娇小的身影如振翅的蝶坠入无间雪域。

刺目耀眼的白,彻骨的寒意压迫而来,五脏六腑都如同被冰封,呼吸,越发困难。

濒死的绝望让云沐瞬间惊醒。

积雪铺天盖地的掩埋过来,只穿着单薄纱裙的她已经冻得四肢僵硬,无尽的眩晕让她分不清这是幻觉还是现实。

怎么回事?

她怎么会在雪地里?

她是南冥大陆顶级财阀古武世家云家大小姐,在她接替家主之位的大典上遭受背叛,身中数枪后被扔进海里!

她分明已经死了!

脑海里突然涌进许多杂乱不属于她的记忆。

云沐,华国顶级财阀云家大小姐,今年20岁,因一场意外,智商停留在8岁,在15岁闯下大祸后被送去了宁国的私人精神病院。实则是一个生物实验室,这五年来,云沐每一天都在遭受非人的折磨,生不如死!

而云家,一直对她不闻不问。

直到半个月前,云家突然派人前来接她回华国,却是为了代替云家养女云水瑶嫁给华国首富霍家私生子霍霆郕。

传闻,霍霆郕性格暴戾喜怒无常,是帝都人人闻风丧胆的活阎王,十六岁之前一直住在岛上的疗养院接受精神治疗,医生断言活不过二十六岁。

这一次,霍家老爷子就是为了给霍霆郕冲喜,霍云两家二十年前就定了娃娃亲,这一次霍老爷子指名要了云水瑶。

众所周知,云家养女云水瑶是帝国第一千金,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天才少女。不过她跟霍家太子爷霍瑾洲两情相悦,公认的金童玉女。

却没想到最后老爷子竟然要将云水瑶嫁给霍霆郕这个活阎王!

云家不敢得罪霍家,又舍不得宝贝养女云水瑶,自然就想到了亲生女儿云沐。

得知真相后的云沐,崩溃绝望,从回国途中逃跑被捉,最后跳下雪山。

再一睁眼,已经成为了另一个世界而来的她!

来不及整理错乱的记忆,雪崩的前兆越来越明显,强烈的求生欲让云沐美眸紧缩,寒芒四射。

瞬间,她翻身而起,朝着山下狂奔。

当看到前方呼啸而过的列车,她美眸中燃烧起了希望。

如同翩飞的蝶,一跃而起,迅速跃上了列车窗户!

感受到车内暖气,她终于开始大口喘息。这副身体常年饱受折磨,体能耗尽,她艰难呼吸着,已是极限。

她挣扎着想要起身,却扑通一声,晕倒在地,彻底失去了意识。

巡逻的保镖发现了她,大惊,“少主,有个女人私自登上了列车。”

他们少主严重洁癖,最厌恶的就是女人了,这个女人今日难逃一死!

VIP车厢,豪华包间内。

坐在轮椅上的年强男人穿着的黑色衬衫,身披狐裘大衣,五官深邃立体,肌肤却呈现苍冷病态。

给人极大的压迫感,仿佛万物皆可被他踏在脚下。矜贵,耀眼,却又病态阴郁。

男人的指尖夹烟,瞳孔无温,下令,“扔出去......”

嗓音冰冷胜过车外寒雪。

“是。”

可是不等保镖行动,地上的少女抬眸,裹挟杀气,眸中的破碎感却美的窒息。

凛冬,少女仅穿着单薄纱裙,浑身血迹斑斑,伤痕累累。

多年作战经验,她知道眼前男人相当危险,可却是她唯一救命稻草。

她狠咬舌尖,保持清醒,虚弱伸手,“求你,别扔下我......”

她不能被扔出去,否则,必死无疑!

她拖着残败不堪的身体吃力往前爬,视线模糊中伸出了带血的指尖攀上了男人的裤腿,“救我......我会报答你......”

眸光楚楚,白裙染血却带着残败的美,海藻般的长发散落,像极了伤痕累累断翅的蝴蝶,美的触目惊心......

任谁看了都会心生怜悯。

可男人居高临下的望着眼前的女人,瞳孔霎时沉冷,如同俯瞰蝼蚁!

周围的人魂都要被吓出来了!

完了,这个女人弄脏了少主裤子,死路一条了!

可就在此时,男人眸光落在了女孩胸前的一枚花纹繁复的吊坠。

冷白的指尖迅速将吊坠拽下,森冷质问,“你是谁?怎么会有这个吊坠?”

云沐听不清男人的话,浑浑噩噩中,死命的拽着男人的衣物,靠过去,只想要汲取更多的温暖。

“别扔下我,让我做什么都可以......”声音断续,呵出的气息几乎结冰。

她太冷了。

男人幽暗的眸底瞬间滋生出摧毁的欲望。

他一把擒住少女的下巴,直接将少女柔嫩的身子拉进怀中,“求我,不怕死吗?”

云沐压根不知道自己此时的危险,只是想要靠近眼前的温暖的胸膛,如同找到了避风港。

“好暖和......”

寒风吹过,少女的体香荡漾。

伴随着少女的呢喃,男人如同被酥麻的电流击中。

怀中的少女,瞬间勾起了男人潜藏在内心深处的最原始的欲望。

他黑眸暗沉如水,邪肆勾唇,竟直接抱起了少女从轮椅上站了起来。

狐裘下的双腿,修长健硕!

步伐沉稳有力。

眼看着他竟然直接抱着云沐进入车厢,身后的保镖上前。

“少主,此女来路不明......”

“那更不能放走。”霍霆郕将云沐放在床上,冷白修长的指尖摩挲着手中的吊坠,“调查这个女人身份,还有,谁都不许进来!”

封朔大惊失色,“少主,小心有诈!”

防人之心不可无!

“滚!”

男人沉冷的嗓音,裹挟着冰天雪地的寒意,阴寒彻骨。

再无人敢忤逆,封朔带着保镖退出了房间。

室内,奢华的车厢灯光暧昧。

淡淡的光晕印照在少女伤痕累累的肌肤上,带着别样的惊心动魄!

当男人滚烫的指尖拂过少女脸颊时,少女立马像是抓住救命稻草一般,迅速缠绕了上去。

娇媚动人,勾魂摄魄。

霍霆郕高大的身躯被迫半撑住床,幽邃泛冷眸中,染上一丝邪冷妖冶,“女人,是你先招惹我的,别后悔!”

话落,薄唇在女孩白皙的锁骨处落下印记。


一夜噩梦。

梦境里面全是小傻子的回忆。

人前乖巧的云水瑶蛮横的抢走云小傻的玩具,趾高气扬道,“小傻子,你的房间和玩具都是我的,你给我滚出去睡狗窝!”

“小傻子,没有任何人爱你,你就该去死!”

“蠢货,滚去精神病院吧,以后我才是云家的大小姐!”

阴森恐怖的精神病院,小傻子被捆在实验室上,每天遭受着被电击的痛苦,绝望的求救。

“爹地,妈咪救救我!”

“我会乖,我再也不惹你们生气了......”

“接我回家吧......”

一滴冰冷的泪顺着眼角滑落。

骤然间,美眸睁开,空洞带着肃杀!

梦境中那种撕裂灵魂的痛楚深入骨髓,让云沐在滔天的恨意中不停的战栗,颤抖!

那个可怜的小傻子,到最后都没能等到回家。

她曾经那么痛苦,绝望的呼喊,等着家人来接她回家,可是等来是又一次的算计,利用!

云家人为了一个养女,再一次将云小傻送去另一个地狱。

却不想贝小傻竟然在最后一刻恢复了清醒,选择了自杀,让云家人的如意算盘落空。

她缓缓的从床上坐起,记不得自己为何会出现在这样一个豪华包厢。

视线透过车窗看着外面风景。

已经到了华国境内。

她随手从衣柜里面翻出一套男人的衬衫西裤还有外套穿上。

打开车窗。

寒风吹拂着她海藻般的长卷发,苍白到毫无血色的小脸上,一双美眸惊人。

下一瞬,她直接跃窗而出,如蝴蝶振翅!

她要去替那个小傻子讨回公道!

却忘了昨晚那个男人。

......

顷刻。

霆霍郕推开浴室的门,浑身上下泛着水汽,俊脸邪冷的走了出来。

黑色丝质睡袍下,男人性感健硕的胸肌若隐若现。

当视线落在空无一人的床上时,男人狭眸骤然缩紧,汹涌的血气顷刻翻涌!

车厢的温度降至冰点。

“封朔!滚进来!”

下一刻,封朔疾步推门而入,“少主!”

“人呢?”霍霆郕指着空无一人的床,质问。

封朔一惊,“少主,那个女人不是一直跟你在一起吗?”

二人的视线,同时落在了被打开的车窗上。

霍霆郕眸底翻滚的冷意再也压不住,如同即将冲破囚笼的困兽。

这是情绪濒临爆发的前兆。

“给我找人!”

这个白眼狼女人!

昨晚还不要脸的往他怀里钻,今天醒了竟然就逃跑了?

连个名字都没留下,很好!

“是,少主!”

封朔立马领命,不敢耽搁。

可是整个列车都找遍了,毫无踪迹,唯一的可能就是翻窗逃走了。

但是偌大的华国,找一个女人简直是大海捞针!

十分钟后,封朔头冒冷汗的来报,“少主,我们已经找到那个女人跳下车的监控,目前应该还在华国境内。”

霍霆郕紧紧盯着监控上女人翻窗而下的身影,健步如飞消失在镜头中。

垂在身侧的手指,紧握成拳。

封朔连忙道,“少主,这个女人只要是还在华国境内,属下就一定给您找回来!”

“我只给你三个小时!”

“是,少主!不过咱们该回霍家了,今天是您成亲的日子。”

不知是谁走漏了风声,老爷子竟然已经知道了昨晚少主抱了一个女人回房的消息。

少主从小不近女色,甚至对女人厌恶至极。

如今竟然对一个女人有了兴趣,如果这个女人真的再次出现,势必会引起轩然大波!

可是少主的命令,无法违逆。

此刻,云家公馆。

气派的城堡内,花园围绕,戒备森严。

客厅内的气氛紧张压抑。

身穿白色纱裙的云水瑶正在沙发上垂泪,一位身穿天青色优雅旗袍的女人缓步过来,莲步款款,岁月在她的脸上未曾留下任何痕迹,却增添了几分高贵妩媚。

“瑶儿别哭,妈咪会再给你想办法,绝对不会让你嫁给那个活阎王!”

云水瑶抬眸,一滴晶莹的泪珠滑过娇艳纯美的脸颊,滴落在胸前的钻石项链上,荡漾着晶莹剔透的美。

“可是妈咪,霍家接亲的车马上就要到了,如果没人嫁过去,霍家不会善罢甘休。”

她惨白着小脸,凄然看着林婉清,“妈咪,如果姐姐真的不回来,那我就嫁了吧!”

说着,她扑通一声跪倒在地,下定决心般哽咽道,“谢谢您这十几年的养育之恩,现在,就当是我报答您的恩情。”

“女儿今天一去,不知道能不能活着回来,您和爹地,还有哥哥们,就忘了我,一定要好好的!”

闻言,林婉清越发的心疼,连忙将云水瑶抱进怀中,“瑶儿,妈咪绝对不会让你去给一个病秧子陪葬,你只会嫁给霍瑾洲做霍家未来女主人。你放心,妈咪会给你想办法!”

说完,林婉清下定决心回头,看向管家,“找到人了吗?”

管家神情凝重的汇报,“夫人,我们的人已经找了一天一夜,都没有发现大小姐的踪迹,怕是已经凶多吉少......”

林婉清的脸色,白了白。

尽管是神志不清多年未见,但那也是她的亲骨肉。

如今一个女儿即将迈进火坑,另一个女儿生死不明......

林婉清怎能够不痛心?

可是既然一个女儿已经没了,她总得保住另外一个!

彼时,谁都不知云家公馆二楼一道身影悄然潜入。

很快身影进入了主宅西楼,阳光下纤细的身影手持斧头砍破房门,眸光森冷。

她慢条斯理的打开了小型炸弹装置。

神情冰冷的将倒计时装置挂在门上,然后锁了房门。

她勾唇浅笑,眸中闪着报复的愉悦,迈着优雅的步伐下楼。

而看着时间一分一秒过去,林婉清紧握掌心,不得都不压下心头的悲痛,狠下决心,“封锁大小姐的死因,无论如何,今晚必须找一个替嫁的新娘嫁去霍家!今天,谁也带不走我的瑶儿!”

夫人这是打算瞒天过海?

管家一愣,却只能领命,“是,夫人。”

云家人,全部都忙得焦头烂额,气氛压抑。

谁都没有留意到伏在林婉清怀中的云水瑶,一双星眸中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可就在此时。

一道清冷的嗓音破空而来。

“不用找了,我回来了!”


云家众人,寻声望去。

竟见花纹雕刻奢华的旋转楼梯上,一名少女正从二楼款款而下。

少女一身白衣黑裤,上面血迹斑斑,海藻般的长发垂在腰际。

那张素白的小脸上毫无血色,瞳眸冰冷无温,如同空洞孤寂的寒潭,不带任何感情。

空荡的衬衫下,身材瘦弱,依稀可见伤痕斑驳交错。

看到她的一瞬间,众人愣住。

她是谁?

老管家上前,有些不确定的道,“大小姐?是你吗?”

云沐居高临下的俯瞰贝家众人。

唇角勾起一抹讥诮的笑意。

“你真的是沐沐?”

林婉清上前,难以置信的看着眼前的少女。

她女儿不是脸上疤痕交错,且痴傻呆滞吗?

不然当年她也不至于为了保住云家颜面将亲骨肉送去精神病院治疗,一去就是五年。

如今乍一看,林婉清真的觉得自己女儿完全变了个人。

无可挑剔的五官,清冷透人的眼眸。

完全没有了痴傻的模样!

尽管心中万千疑惑,但毕竟是自己身上掉下来的肉,看着云沐身上饱受折磨的伤痕,还有孱弱的身子,林婉清蓦地红了眼眶。

她上前一步,哽咽唤道,“沐沐,你能回来真是太好了!”

身后,云水瑶的脸色蓦地一白,心中微沉。

她连忙赶在林婉清之前,扑了过去。

“姐姐,真的是你吗?你终于回来了!你这一夜跑去哪里了,有没有被人欺负?”云水瑶一脸担忧,又愧疚的道。

一句话,将云沐身上的伤都归在了昨晚,甚至让人浮想联翩。

她想要抓住云沐的手,却被云沐一把挥开。

这么多年了,这个女人的招数还是没变!

虚伪至极,恶心至极!

“抢了我的未婚夫,我看你是巴不得我死在外面吧!”

云沐眸光轻蔑,如同俯瞰蝼蚁,垃圾!

云水瑶的脸色一变,瞬间惨白。

她楚楚可怜的垂眸,晶莹的泪珠滑落,“姐姐......我不是故意的,我和瑾洲两情相悦,你一定会谅解我们的,对不对......”

以前,就是这样。

只要她哭一哭,装装可怜,云沐的东西就会被她抢走。

那时的云小傻懵懂无知,不仅不生气,还屁颠屁颠的叫她妹妹。

可是如今的云沐,岿然不动,眸光渗人。

她嗤笑一声,“谅解你什么?两情相悦?做小三还能被说的这么清新脱俗也真是厚脸皮!你不知廉耻抢走了我的大小姐位置,抢走了我的男人,还想要我给你替嫁给一个病秧子?云水瑶,你好大的脸!”

她眸光冰冷的落在云水瑶身上,继续道。

“云水瑶,你是披着云家小姐的皮太久,都忘记自己是人是鬼了吧?趁我神志不清夺走属于我的一切,现在竟然还想榨干我最后一丝剩余价值?”

云水瑶双眸垂泪,摇头,“姐姐,你怎么能够这样说......”

感受到来自云沐的无形压力,云水瑶步步后退。

怎么回事?

当年那个蠢货怎么会有这样渗人的眼神,还这般条理清晰的质问她?

而且她不是毁容了吗?难道是化妆掩盖了?

可是那双眼眸,竟然让她无比恐惧!

霍家接亲的车子即将到来,楼下云家众人看着。

她不能这样坐以待毙!

云水瑶的眸底划过一丝狠厉,眸光一闪,她再次扑向云沐,死死的拽住了云沐的手,弯曲着膝盖想要下跪认错。

“姐姐,我从没有想要和你争抢任何东西,我是真的爱瑾洲,但是如果你不开心,我可以将瑾洲还给你。今天,我嫁去霍家,就当是报答云家和姐姐......”

“姐姐,这个报答,你喜欢吗?”

在无人看见的角度,云水瑶豁然抬眸,嘴角狞笑。

下一瞬,她抓着云沐的双手一扬,惊叫一声,摇摇欲坠的身体瞬间滚落楼梯。

白色的衣裙翻飞,鲜血触目惊心!

“瑶儿!”

“二小姐!”

看到这一幕,林婉清惊呼一声,连忙冲了过去,“瑶儿!!”

满地的鲜血,染红了云水瑶的白色纱裙。

可她苍白着小脸,哭着哀求,“妈咪,别怪姐姐,是我不小心的......我,我嫁......”

话没说完,彻底的失去了意识。

那副善解人意的哀婉模样,刺痛了林婉清的心。

啪!

凌厉的巴掌,狠狠的刮在了云沐苍白的小脸上。

云沐被打的侧了侧连,黑发遮住了脸颊。

嘴角噙血,她却漫不经心的笑着。

这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模样更加的让林婉清愤怒,失望的道,“你怎么可以这样?瑶儿是你的妹妹,你怎么下得去手?你太让我失望了!”

云沐冰冷抬眸,“我没推她!”

“你还敢狡辩!”林婉清泪水滚落,最后下定决心,“你这般冷心冷血的人,从今天起不不陪做我的女儿!”

“你什么时候将我当做过你的女儿?在你们眼里,我从来只是一个耻辱!”

“你!”林婉清愤怒到浑身颤抖,“来人,马上将她带下去,绑也要给我绑去霍家!”

云沐美眸微眯,笑意森然,“不用,我自己会走!”

这个家,她不稀罕。

她回来,不仅要给云小傻报仇!

她还要带云小傻脱离这个噩梦之地!

云沐站在高处,背脊挺直,眸中带着看透了世态的苍凉,嗓音带着空洞和孤寂,“这场替嫁,就当是还了你对我的生养,从此我和云家,两清了!”

云家大小姐位置,她不稀罕!

他们不是喜欢云水瑶那个绿茶吗?就让那个绿茶做他们的女儿!

话落,她嫣然一笑,抹去嘴角的血迹,转身上楼梳妆。

看着她决绝的背影,林婉清心痛的想要跟上去解释。

她没想到云沐会说这番话。

她这个女儿变了,再也不是那个痴儿。

那一巴掌是她错了!

可是还没迈出脚,一只虚弱的小手就拉住了她的裙摆。

云水瑶小脸苍白,面色惊慌又痛苦,“妈咪,我好疼......”

林婉清瞬间心软,“瑶儿!”

她再顾不得那么多了,瑶儿从小娇生惯养,什么时候吃过这种苦?现在又性命垂危,必须马上送医院!

“马上叫救护车!”

 


章节在线阅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