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热门小说 > 女频言情 > 帝国总裁是妻奴

帝国总裁是妻奴

莫言笑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意外闯错房,误上总裁床,从此难摆脱,孩子来帮忙!楚子芊就这样把自己给“卖了”,本以为生下孩子便可以互不打搅,谁想顾熙戾找各种各样的理由,围着自己身边转。楚子芊忍无可忍之下,决心对他的身体进行反击。

主角:楚子芊,顾熙戾   更新:2022-08-09 09:39: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楚子芊,顾熙戾 的女频言情小说《帝国总裁是妻奴》,由网络作家“莫言笑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意外闯错房,误上总裁床,从此难摆脱,孩子来帮忙!楚子芊就这样把自己给“卖了”,本以为生下孩子便可以互不打搅,谁想顾熙戾找各种各样的理由,围着自己身边转。楚子芊忍无可忍之下,决心对他的身体进行反击。

《帝国总裁是妻奴》精彩片段

帝国酒店顶层。

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打破了走廊原本的宁静,尽头还不时传来几句愤怒的低吼声:“楚子芊你别跑!你爸已经把你卖给我了!站住!

站住?现在傻子才会站住吧!

楚子芊心里想着,可脚还是不受控制的停了下来,身体酸软,头也昏昏沉沉,最可怕的是心里的那一簇火焰,随时都会燃起,将她吞噬殆尽。

必须得在药性彻底发作前逃走,不然她可能就再也逃不掉了……手扶在门上,本想要暂时休息一下,恢复几分体力就跑走,可这门,竟然没关!

“滚!”

冰冷入耳的声音令楚子芊打了个寒颤,也让她的神智恢复了几分,还不等反应,肩膀猛地被人推了一下,本就虚弱的身子直直地向后倒去,头重重的撞在门角,原本的意乱情迷也被撞散。

“告诉我父母,让他们不要再白费心思。“

楚子芊揉着自己脑袋的手一顿,这个男人把自己当成他爸妈送来的女人了?

真是枉费他爸妈的一片心意,送上门的女人都不要,不过这样也好,正好给了她逃跑的机会。

楚子芊顾不得看男人的样子,透过门缝看到追着自己的中年大叔离开了,长长舒了一口气,“您放心好了,您爸妈那边我会说明的,我现在就走。”

说话时,她已经转头过来打量着男人,想要看清这个变相“救”了自己的男人脸,可实在太黑,除了他冰冷宛如鹰隼犀利般的眼眸外,再也看不清其他。

黑暗中,男人隐约看到张稚嫩的脸,与之前送来的女人完全不同,特别是那一双眼睛清澈澄亮,灿若星辰……

难道是她?

楚子芊见男人不说话,就当默认她的话了,念及体内药性,她不能再停留,将门打开就要往外走,可下一秒,她却被一股大力拉了回去,狠狠撞进了坚硬的胸膛里,强压下去的欲火蹭然高涨。

不是说看不上她这样的女人吗?果然,男人都是骗子!

夜,才刚刚开始。

……

楚子芊缓缓睁开眼,身子仿佛散架酸痛不已,尤其是腰椎,更是如同断掉了再接上一般,阵阵酸痛不停地提醒着她昨晚的疯狂。

对了,那个男人呢?

楚子芊猛地偏头看向身旁却早已人去床空。

“妈蛋,睡了老娘就跑,要是让老娘抓到你一定……啊!”

脚刚碰到地面,险些跌坐在地。这个禽兽是有多久没有碰过女人了,要是被她逮到,一定要把自己受过的屈辱都找回来

楚子芊压下心头的怒火,捡起地上的衣服用最快的速度的往身上穿去,现在她还有重要的事情要做,处理好了,再找这个男人算账!

“去圣和医院。“

上了车,楚子芊迫不及待的把电话打给自己的继父,毕竟昨晚的事情可都是他一手策划的。

“你昨晚究竟做了什么?李总跟我说你跑了!那合同呢?”

面对继父一连串质问,楚子芊毫不在意,只是简单回答道:“合同签约了,你把我妈的医药费打到账上,我就把合同交给你。”

“你!我什么时候说过医药费,而且,你昨天晚上得罪了李总,就算有合同他也不一定认账,你抽空好好去给李总道个歉。”

楚子芊冷哼一声,只把继父的话都当做耳边风,本来她也没有指望过他真的会拿出医药费给她,两年前,他能为了钱权把自己送到一个和自己爷爷一样岁数的男人床上。

现在也是一样,为了钱,他能不顾妻儿的死活,甚至翻脸赖账,他赖皮的本事楚子芊早就见识过了。

车停在医院门口,楚子芊沉声说完,直接挂了电话,“反正合同已经签了,不拿钱你就永远见不到合同。”

……

病房里,楚子芊看着躺在床上的妈妈,不停给她讲着发生的趣事,可床上的人却毫无反应。

给妈妈换药的医生来到病房,看到在床边上坐着的楚子芊,虽然于心不忍,但还是提醒道:“楚小姐,医药费已经欠了很多了,要是再不给上缴费用,我们就只能停药了。”

“放心吧,我会尽快凑齐医药费的,再给我几天时间!"楚子芊渴求的看着医生,如果药一停。

谁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妈妈可是她最后的亲人了,坚决不能允许她出事!

医生一脸纠结的看着楚子芊,考虑了一会儿还是答应了下来,“再给你三天时间,要是再补不起费用,那我也没有办法了。”

“好!你放心好了,我会尽快凑齐的,谢谢!”

送走了医生,楚子芊整个人仿佛脱力一般的瘫坐在椅子上,脸色苍白,手紧紧妈妈的手,“妈妈,是我做的不好,我现在要怎么办,才能凑齐钱?”

电视上是经济频道,正在宣扬C城的传说,短短三年时间,帝国集团就栖身于一流企业的青年才俊……顾熙戾。

楚子芊的目光不经意的扫过电视,看到了正被采访的男人,惊愕怔住。

这不是昨晚那个说话不算数的混蛋吗?想不到竟然是自己老板,楚子芊转念间已经有了想法,露出了狡黠的笑容。

十五分钟之后,楚子芊来到了帝国集团的总公司,却遭到了前台接待的拒绝,说是没有预约不能见那个混蛋。

叮的一声,电梯门缓缓打开……

楚子芊看着动里面走出来的顾熙戾,感慨一声自己的好运气,换上一脸娇媚的笑容走过去,用能恶心死自己的发嗲声音:“总裁,是我呀,昨晚的服务费您还没有给我呢!”

 


被她这样一喊,周围人的目光不禁全都落在楚子芊的身上,上下打量着,心里暗自揣测着她和总裁的关系。

楚子芊也不在意众人的目光,抬手拢了拢秀发,脸上的笑容更加娇媚,迎着顾熙戾走去,摇曳生姿。

顾熙轻轻的戾扫了一眼楚子芊,眼神中满是陌生,仿佛根本不记得昨晚的事,声音冷漠,“我认识你?”

楚子芊心里的火气猛地窜了起来,暗自将他祖宗十八代都问候了一遍。

没想到堂堂帝国总裁,竟然是个衣冠禽兽,脱掉衣服将她吃干抹争,穿上衣服又装作不认识!

而她还在这样的混蛋手下工作!

纵然顾熙戾在楚子芊的心中已经经历了一场满清十大酷刑,可是,她脸上的笑容不减反增,抬手轻抚过顾熙戾的胸膛,眼中的狡黠一闪而过。

一脸媚笑,抛着媚眼发嗲道:“哟哟哟!顾总是贵人多忘事,我肚子还有你的精子,要不要去医院查查?”

楚子芊忽闪着会说话的大眼睛,看着顾熙戾那阴沉的脸色,不由得心情大好。

“为什么去医院?不如直接去我办公室怎样?”

不等反应,楚子芊只感觉自己冰凉的小手被包裹在温热之中。

下一秒,一股大力直接将她向前扯去,人狠狠的撞进一个坚实的胸膛。

“你!”

楚子芊猛地抬起头,唇瓣不经意吻在他的下巴上,巴掌大的小脸涨的通红,原本想要说的话也都吞了下去。

不得不说这个男人出生时一定被天使吻过,棱角分明的面庞,剑眉下一双宛如鹰隼般锐利的眼眸,薄唇微抿,尤其是那上下翻滚的喉结,更是透着致命的诱惑……

“看够了吗?”

冰冷的声音让楚子芊不由打了一个寒颤,尴尬的收回目光,抬手摸了摸鼻子,直言不讳,“没看够!”

顾熙戾的嘴角扬起一个微不可见的弧度,牵起楚子芊的小手,伏在她耳旁沉声道:“那就让你看个够好了。”

不等楚子芊反应,人已经被顾熙戾半拖半拽拉扯进总裁专属电梯,随手直接摁亮顶层数字。

密闭空间,孤男寡女,干柴烈火……

楚子芊甩了甩脑袋,心里莫名升起一丝恐惧,缩了缩身子,紧贴着电梯。

要是再像昨天一样被吃干抹净怎么办?

得逃!

“我正准备去找你,你却自己送上门来了。“

一只大手突然摁在楚子芊的脸旁,居高而下压迫感让她感觉呼吸都有些不顺畅。

楚子芊不由吞咽了一下口水,强压下心头的恐惧,总有种不好的预感,仿佛有事要发生。

可明明她是借此想要来敲诈顾熙戾一笔的,现在怎么看她才是被要挟的一方。

叮……

电梯门缓缓打开,只有短短的几十秒,楚子芊却感觉度过了十几个小时一样漫长。

失神间,衣领已被顾熙戾提起,楚子芊惊呼出声,“诶?你干什么!放开我!我自己可以走!“

两只手不停的拍打着顾熙戾,可他却不为所动,娇小的身子被拖拽着直奔总裁办公室而去。

刚一进门,衣领上的力气一松,楚子芊脚一空,险些摔在地上,摇晃了几下才稳住身形。

“我不是说了我自己会走的吗?而且,堂堂帝国总裁就是这么请别人进办公室的吗?”

楚子芊紧抿着嘴唇,愤怒的看着顾熙戾,为什么她看到的总裁和传闻的那个根本不一样,不仅不绅士还非常恶劣!

“而且有什么事情不能在楼下说,还得来办公室,难道总裁也知道服务的事情见不得人吗?”

说着,楚子芊脸上的愤怒瞬间消失不见,换上献媚的笑容,伸出两只小手,“只要给我合适的服务费,我绝对不会把事情宣扬出去的!”顾熙戾轻笑了一声答道:“好啊!”

桌子上一早就打印好的文件直接扔进楚子芊的手中。

楚子芊疑惑的看向手中的文件,只看到前面四个字,憋了一早的火气彻底燃了起来。

生子协议

楚子芊手死死捏着文件的一角,恨不得将文件甩在顾熙戾冷漠的脸上去,大声的告诉他,自己和别的女人不一样!

可是她做不到……

医院里躺在病床上的妈妈还在等着她,只有这份文件才能救妈妈的命!

下一秒,楚子芊换上一脸媚笑,纤长的手指翻动着手上的文件,伸出一根手指,轻轻晃了晃。

用她自己都觉得恶心的嗲声道:“一千万,我保证给您生个白白胖胖的大小子!”

顾熙戾看着楚子芊眼中的变幻,眼中透着些许厌烦,像她这样的女人见过太多,为了钱,能够做出各种各样的事情来。

要不是因为她那双璀璨的眼眸,和两年前的那个女人一样"成交!”

楚子芊不可置信的看着顾熙戾一千万,就这么成交了?

没有预料中的欣喜若狂,也没有悲伤,更多的是平静。

楚子芊伸了伸小手,冲着顾熙戾抛了一个媚眼,“那不知道顾总什么时候能把钱打到我的账户上?我也好开始工作了不是?”

顾熙戾扫了眼楚子芊手中的手机,示意她看下,只见屏幕亮了亮,到账提示的消息撞进楚子芊,五十万已经到账。

看着楚子芊惊呆的小脸,顾熙戾不由勾了勾嘴角,两步走到楚子芊的面前,手捏住她的下巴,迫使她不得不看着自己。

“这是定金,现在开始工作吧!”

现在就开始工作?怎么可能!

楚子芊摆了摆手,慌张的看向俯身逼近的顾熙戾,“不如改天?我身体还没养好啊!”

脚下一歪,楚子芊的身子一下跌坐进沙发,不给她逃离的机会,顾熙戾一只手摁在沙发上,身子顺势欺上。

两人彼此的呼吸交着在一起,楚子芊的大脑像是短路了一般,愣愣的看着顾熙戾。

而刚刚的一幕,正巧被推门进来的沈清言看到!

“贱人!”

尖锐的声音传来,楚子芊猛地回过神来,这才发现他们身旁多了一个女人。

“您听我解释……”

楚子芊急忙开口辩解,不等她看清女人的脸,女人已经抬起手,不由分说的向楚子芊的脸招呼去。

 


不假思索,楚子芊一把扯住顾熙戾的领带,将他挡在了自己的面前。没有预料中的声音,楚子芊只感觉自己身上一轻,顾熙戾已经从她身上起来了,站在沙发旁。

手紧握着女人的手腕,脸上挂着淡淡的愠怒,“你要干什么?清言也知道动手打人吗?”

“熙哥哥,我……”

沈清言缓缓的转动着自己的手腕,粉唇微嘟,眼眶闪烁着泪花,见顾熙戾没有放手的意思,娇声道:“刚刚是我冲动了,你先放手嘛!”

顾熙戾松开了沈清言的手腕,抬手整理了一下自己的领带,仿佛刚刚什么都没有发生一般,重新回到椅子上坐下。

楚子芊半躺在沙发上,还保持着刚刚的动作,愣愣的看着顾熙戾。这个男人就这么走了?也不解释一下?那她自己解释!

楚子芊正欲开口解释,手腕却被人紧紧握住,一股大力直接将她从沙发上扯了下来。

“你还躺在这里干什么?这里是你能待的地方吗?还不快滚!不要以为自己有几分姿色就可以勾引我的未婚夫!再有一次,我让你从C城消失!”

沈清言的手猛地缩紧,纤长的指甲甚至陷入楚子芊的皮肉之中,她要让这个女人知道她才是这里的女主人

楚子芊面无表情的看着沈清言,看着沈清言一脸愤怒的样子,楚子芊懂事的就准备离开,不等比动,就被顾熙戾叫住,“站住!”

楚子芊停下脚步,回眸看向顾熙戾,眼中尽是温柔,“顾总,还有什么事情吗?”

顾熙戾没有回答,而是将目光投向了沈清言,神情非常冷漠,眉眼之间却透着一丝温柔,“怎么突然过来了?”

楚子芊尴尬的站在一旁,如同一个跳梁小丑,看着沈清言迈着轻快的脚步走到顾熙戾身旁。

手顺势挽上他的手臂,撒娇着说道:“当然是有事咯!今晚有一场宴会,你跟我一起去嘛!”

说着,沈清言将头顺势靠在顾熙戾的肩头,目光投向一旁的楚子芊,眼中尽是得意的笑容。

顾熙戾眉头微皱,他要是不去,老爷子的电话直接就会打过来,只好牵强的点了点头答应了下来。

“我晚上会和你一起去。”

听到顾熙戾这样说,沈清言开心的笑了出来,身子像是没有骨头一样紧贴在顾熙戾的身上。

“我就知道熙哥哥对我最好了,那我们去准备一下晚上的晚宴好不好?”沈清言撒娇着说道。

顾熙戾不准痕迹的收回自己的手,脸上的表情依然很冷漠,手指敲打着键盘,“我还有工作要做,你先回去吧。”

楚子芊站在一旁,紧抿着嘴唇,强忍下笑意,既然未婚妻都让先回去,那她是不是也可以走了?

“那我呢?要是没有事情我也就先回去了!”

说完,楚子芊转身就向门口走去,生怕顾熙戾再弄出别的事情来。沈清言的声音陡然变冷,低声呵道:“站住!我还没有让你走呢!”

刚迈出去的腿,楚子芊只好又收了回来,尴尬的站在原地,抬眸看着顾熙戾,可他却根本没有想管的意思。

“熙哥哥,这个女人到底是谁?她为什么会在你的办公室里呀?”

沈清言脸上满是愠怒,手紧紧的握在身旁,如果眼神可以杀人,楚子芊早就死了不知道多少次了。

顾熙戾抬起头,看向了楚子芊,眼中闪过一抹狡黠的笑意,幽幽的说道:“我刚签约的情妇。”

去你妹的情妇!

楚子芊气的牙根直痒,却也没有办法,强挤出一个自认为开心的笑脸,“仰慕顾总这么久,能够成为他的情妇已经很开心了,我是绝对不会和姐姐你争风头的!”

说着,楚子芊走到顾熙戾的身旁,手轻轻搭在她的肩膀上,身子斜靠在椅子上,千娇百媚,“姐姐,以后就需要你来照顾着我了,要是我有什么做的不好的地方还得姐姐告诉我呢!”

“你!”

沈清言紧拧秀眉看了看顾熙戾,掩去了眼底深处的一丝愤怒,嘴角挂着淡笑,上下打量着楚子芊,“好啊,只是熙哥哥玩弄的女人也不在少数,被抛弃的时候,我想你别和其他女人一样哭着缠在他的身旁。”

“对那天求之不得!”楚子芊扬了扬嘴角,眼底尽是苦涩的意味,不知道哪天什么时候会来。

“该说的都说了,熙哥哥我就先回去准备晚宴,你可要准时来陪我!“

见顾熙戾点了点头,沈清言这才离开办公室,临走还不忘狠狠瞪楚子芊一眼。

顾熙戾对女人的态度一向冷漠不已,要不是有她做未婚妻,外人甚至以为顾熙戾是个GAY。

可这个叫楚子芊的女人是谁?竟然能让他迷失心智!

刚出办公室门,沈清言拨通电话,脸上写满愤怒,“给我查在熙哥哥旁边的那个女人到底是谁!”

“既然顾总的未婚妻都已经走了,我也就先走了,有事情顾总随时联系我!“

一只手猛地摁在楚子芊的手背上,猛一用力,女人直接跌坐进顾熙戾的怀中。

“顾总?”楚子芊直接惊呼出声,未婚妻刚走不会就还要继续刚刚那档子事吧?

“我命令你参加今晚的晚宴。”

一只手环在了楚子芊的腰间,另一只手继续在敲打着键盘,俨然一副柳下惠坐怀不乱的样子。

“这个……不太好吧?而且您已经有未婚妻做女伴了,我这种情妇是上不了台面的,要是给顾总丢脸怎么办?”

她又不是傻子,要是去到晚宴,还不得被他未婚妻给生吞活剥,她只是个情妇,威胁到安全的事情她才不做。

“不去?“顾熙戾垂眸看着怀中的楚子芊,棱骨分明的手指轻轻敲了敲桌上的合同,“不去也可以,那我们就直接解除合约,钱也收回。“

说完,楚子芊已经被一把推了出去,顾熙戾表情异常冷漠,看起来根本不是开玩笑。

不得不说顾熙戾清楚的明白别人的软肋在哪里,楚子芊咬了咬下唇,就算是刀山火海她也要去。

“只是开个玩笑而已,顾总怎么就生气了?我晚上一定回去的!“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