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热门小说 > 女频言情 > 总裁宠妻不知节制

总裁宠妻不知节制

风情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马上要和青梅竹马结婚的黎希在按摩时遇到变态,对她动手动脚,就在她拼命反抗时,她发现这变态竟是商业巨子陆墨城。而他,口口声声说与她两年前就认识。随后,在黎希和青梅竹马恋人的婚礼上,陆墨城竟然来挖墙脚。他此时依旧在强调,黎希是她两年前失踪的爱人。后来,当她深陷他的温柔和爱意中时,她才知道,他一直把她当成别人的影子!

主角:黎希,陆墨城   更新:2022-08-09 09:39: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黎希,陆墨城 的女频言情小说《总裁宠妻不知节制》,由网络作家“风情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马上要和青梅竹马结婚的黎希在按摩时遇到变态,对她动手动脚,就在她拼命反抗时,她发现这变态竟是商业巨子陆墨城。而他,口口声声说与她两年前就认识。随后,在黎希和青梅竹马恋人的婚礼上,陆墨城竟然来挖墙脚。他此时依旧在强调,黎希是她两年前失踪的爱人。后来,当她深陷他的温柔和爱意中时,她才知道,他一直把她当成别人的影子!

《总裁宠妻不知节制》精彩片段

“唔不要了,停下来”

黎希紧咬着红唇,她是真的受不了了。

这姐姐的按摩手艺太好,她整个身子都软啦!

况且,她本来就很怕痒,都怪林萌萌,说在今天这个特殊的日子,一定要让她好好的滋润一下肌肤。

“啊”

惊呼一声,她从床上跳了起来。

因为对方不仅没有停下来,竟然竟然还挠她痒痒。

她用毯子包裹好了之后,她才将目光投放在给自己按摩的人儿身上。

晴天霹雳。

她整个人被震惊到里外都焦了,刚刚明明是个漂亮的姐姐给她按摩啊!怎么会突然换成了个大帅哥?

真的好帅。

但流氓长得这么帅,真的好吗?

“你,你,你”黎希边一手紧拽着毯子,怕会曝光,另一只手不停的指着那个帅哥,却紧张到连话都说不完整。

男人竟然对她点了点头,“嗯,是我。”

她瞪大了眼眸,很好,这个男人承认了自己的流氓行为。

“我要见你们经理,立刻马上,而且我一定要告你,臭流氓,竟然敢对客人动手动脚,总之,我不是你之前那些,被欺负后忍气吞声的客人。”

黎希还故意将最后两个字眼咬得很重,虽然这房间里面没有监控器,但房间外面,可以监控到这个流氓走入房间。

男人听完她的话语,轻皱了皱眉头。

“黎希”

男人好听低沉的嗓音,唤着她的名字,竟让她有了片刻的愣然。

一个按摩小弟,怎么会知道她名字?

但很快,她就恍然大悟,今天她可是这个度假村的风云人物,这个按摩小弟会知道她的名字也不足为奇。

她来到男人的跟前,扬起手,“臭流氓,你别以为知道我的名字,就可以让人调查我,抓住我的把柄来威胁我,今天无论如何?我都不会放过你,既然你不叫你们经理过来,那我就”

她原本要狠狠扇男人巴掌的手,停在了半空,被男人那强而有力的魔掌紧紧扣住。

“就怎样?”

男人一脸的似笑非笑,如此近距离的和男人接触,她嗅到了非常危险的气息,尤其是当她那双水灵灵的大眼眸,和男人那双深不可测的眸子对上时,竟让她不自觉的打了个寒颤。

一个按摩小弟竟然有这样的气势,她觉得自己凌乱了。

也打开了脑洞,开始了无限的想象。

这男人其实是个变态,故意伪装成按摩小弟,将漂亮的女客人,先强了之后,再杀掉毁尸灭迹……

她毛骨悚然。

下意识的扬起另一只手往男人俊脸扇去,而她的大长腿还狠狠的往男人的那重要部位踹去,她现在必须先逃走,保护好自己,才能将这个变态绳之以法。

可,男人的反应实在是太敏捷了,不仅用自己的魔掌擒住她的双手,还挪了下位置,让她的腿直接踹向硬邦邦的墙。

疼得她咬牙切齿,而身子传来的凉意,让她猛然惊醒,原本裹在自己身上的毯子,已经落在了地上。

也就是说,她已经被眼前这个流氓变态,给看光光。

“啊”

黎希疯了,她不仅尖叫,腿还不停的乱踹着。

男人紧扣住她双手的魔掌,稍微一发力,竟然就让她转了个圈,宛若是在跳着最优美的华尔兹。

她的后背抵着墙,男人将她的双手举至可人儿的头顶上,还用自己的大长腿,紧紧的禁锢住她不乖的双腿。

而她的尖叫声,被男人霸道的吻给堵住。

脑子里一片空白,她的双手双脚失去了自由,还被强吻,这个世界是怎么啦?竟然这么的危险,她不就是做个SPA吗?

不,今天对她来说,是她这一生最重要的日子,她不能让自己死在这里,更不能被这个变态给欺辱。

她的贝齿,狠狠的往男人的薄唇咬了下去。

刹那间,这个莫名其妙的吻,弥漫着浓浓的血腥味。

但男人只是轻皱了皱好看的眉,并没有放开她,而是,加深了这个吻。

男人还不再给黎希咬住自己的机会,一直到,可人儿呼吸困难,腿都软得要站不稳了,男人才放开她。

可黎希的手脚仍然被男人禁锢着,只是嘴巴恢复自由而已。

在一个变态面前不着衣物,真的是让她既愤怒,又羞涩。

她真的很想将这个变态,剁成肉泥去喂狗。

可这个变态的力气好大,她根本连拼命的机会都没有。

猛眨了眨大眼眸,她的眼角,竟开始湿润。

“这位哥哥,既然你知道我的名字,那你也一定知道,今天对我来说有多重要?求求你放过我好不好?我可以给你钱,也可以花钱给你找比我更漂亮,身材更好的女人。”

黎希继续梨花带泪的说道,“我真的肯定入不了哥哥你的眼。”

话落,她紧咬着唇,只要能活着走出这里,贬低一下自己又算得了什么呢?

反正这男人,该看的也已经看了,她的羞涩,或许反而会让这变态对她更加的有兴趣,她要让自己看起来很放得开,最好能让这变态觉得很脏,就算不能让变态放过她,多拖延点时间也好。

男人没有将自己的目光往下移,而是冷冽的和她对视着。

“黎希,你在装不认识我?”

她,在装不认识他?

将眼前按摩小弟那张冷峻的脸,仔仔细细的打量了一遍后,她觉得,确实有点熟悉。

突然,她眼前一亮。

“噢我知道你是谁了你是梦杂志上一期的封面人物,陆墨城”

天啊!

她惊得嘴巴里都能塞下一颗鹅蛋了,权倾C市,有钱有颜的陆墨城,竟然是个变态。

故意潜伏在度假村里做按摩小弟,实则是要对来做SPA的女客人下手?

她知道了如此惊天秘密,还怎么可能活着出去?

男人清冷的话语突然在她耳边响起,吓得她直发抖。

“认识我就好,说,两年前为什么突然失踪?”


两年前,她突然失踪?

不,确切来说,应该是从陆墨城的身边失踪?

勾唇一笑,黎希说话的嗓音,是那般的悦耳。

“陆先生,你这么搭讪很损耶!关键还那么有气势,我刚刚真差点就被你唬住了。”

她两年前不认识一个叫陆墨城的男人,更不可能从他身边突然失踪?

男人的目光很是冰冷,但她脸上的笑颜依旧。

“难道,两年前从陆先生身边突然失踪的姑娘和我长得很像?”

她在用甜美的笑颜,来掩盖心里的恐慌,她不能激怒陆墨城,还必须尽可能的拖延时间。

男人那冰冷的目光,宛若是要穿过她的身子,看透她的心,是那般的凛冽彻骨,让她直打寒颤,心底无限惊恐。

“不仅长得像”清冷的气息,将她的耳根子染红。

“而且,这里都有一颗红痣。”

脸上很是滚烫,她咬着牙,心里却清楚得很,她根本就不认识眼前这个叫陆墨城的男人,只在杂志的封面上看过他的照片。

她一定要保持冷静,不能让这个变态给迷惑了,陆墨城之所以知道她有一颗红痣,肯定是刚刚在给她按摩后背的时候,看到的。

“陆先生,那请问一下,我们第一次见面的地方是在哪里?”她就想看看,这男人会怎么将故事编造下去?

“清山精神病院。”

男人宛若怕她听不清楚那般,刻意一字一顿的说道。

黎希很是震惊,下意识的说道,“你确实有神经病,赶紧回你的清山精神病院去,别一见到女人,就逮着问,两年前为什么突然失踪?”

男人的目光,变得越发的嗜血,宛若要将她整个人硬生生的吞噬。

“黎希,我看你还能装多久?”

男人的薄唇轻轻扬起,笑得那般邪魅,他说,“黎希你还是跟两年前一样的天真,以为秦时会娶你?”

她水灵灵的大眼眸里,不再清澈明透,而是有着怒火,在熊熊燃烧。

“陆墨城,我两年前不认识你,也不会装作认识你,今天是我和秦时哥哥结婚的日子,你现在放我走,他肯定会娶我。”

男人的大掌,紧紧的扣住她的下巴。

“是吗?那你觉得,你的秦时哥哥会不会介意你结婚当天,和别的男人有染?”

变态终究是露出狐狸尾巴了,刚刚扯一大堆有的没的,还不就是为了要欺辱她?

“秦时哥哥爱我,可以包容我,但我自己介意。陆墨城,我宁愿死也绝对不会作对不起秦时哥哥的事,我一定会将自己的第一次,留到我和秦时哥哥的新婚夜”

陆墨城的手,已经从她下巴往下滑落,“是吗?那我现在就要了你的第一次。”

话落,男人就将她拦腰抱起,紧接着,还将她狠狠的扔在按摩垫上,根本不给她任何爬起来的机会,男人的身子,就重重的压在了她身上。

“放开我,你这个神经病,我宁愿死,也不会从了你。”

而敲门声却在这时候响起,还有林萌萌那清脆的嗓音。

“希希,你好了吗?我要进来了哦!”

黎希的瞳孔瞬间放到最大,她在心里不断的祈祷林萌萌能赶紧冲进来,看到她被别的男人欺辱,肯定会帮她。

老天爷听到了她的祈祷,林萌萌已经在扭动门把了,而也在这时候,她突然身子一轻,还有紧紧覆盖在她红唇上的唇,也被移开了。

就在林萌萌扭开房门走进来的时候,陆墨城刚好也打开了另一扇工作人员专用的门,消失不见了。

“希希,你这是按摩得太舒服睡着了吗?”

原本处于恍惚状态中的黎希,被林萌萌的话语,拉回到现实中来。

陆墨城这个变态,在离开之前竟然把毯子盖在了她身上,她现在这模样,落在林萌萌眼里,确实像是在睡觉。

如果不是嘴里的血腥味过于浓重,她真的会误以为,刚刚所发生的事,只是她做了一个梦。

“希希,赶紧回过魂来,化妆师正在满度假村的找你去化妆呢?”

化妆?对,今天是她和秦时举行婚礼的日子,她要做今天最美的新娘。

匆匆套上衣服后,她和林萌萌离开了做SPA的房间。

黎希来到化妆间的时候,今天的新郎已经化好妆,在等着她了。

“对不起啊时哥哥,我刚刚去做SPA了,没把握好时间。”

她嘟嚷着红唇,秦时一脸宠溺的轻揉了揉她的发丝,体贴的说道。

“只要我的小希开心就好。”

今天作为新郎的秦时真的好帅气,虽然是传统的黑色西装,白色衬衫,但她的秦时哥哥就是能穿出集优雅高贵时尚为一身的气质来。

总之,在黎希眼里,今天的秦时,就是最帅最帅的新郎,所以,她必须做最美的新娘,这样才能配得上她的秦时哥哥。

坐在镜子前,看着身后的秦时,她笑得明媚绚烂,将刚刚和陆墨城那个变态的不愉快,暂时抛却脑后。

但,这可不代表她就会放过陆墨城,等婚礼结束后,她一定会让陆墨城付出欺辱她的惨重代价。

半个小时后,黎希化好了妆,换上了洁白的婚纱,朝秦时一步一步走去,笑靥嫣然。

“哇塞,我家希希真的好漂亮,必须来一张”

原本美好浪漫的氛围瞬间被林萌萌的话语给破坏,而且林萌萌还强行拉着黎希拍照,秦时倒也没生气,只是温柔的笑着摇了摇头,轻声说了一句。

“我家小希穿上婚纱确实好美”

林萌萌是拉着黎希拍了一张又一张,一直到婚礼要开始了,才不得不放开黎希,也才记起自己今天是伴娘。

由于黎希的父母正在国外旅游,没回来参加她的婚礼,因此,她不是挽着自己父亲的手走上婚礼舞台,而是挽着她秦时哥哥的手。

她笑得那般的幸福甜蜜,终于,她等到了这一天。

婚礼顺利的进行着,神父对新郎问道。

“秦先生,你是否愿意这个女人成为你的妻子与她缔结婚约?无论疾病还是健康,或任何其他理由,都爱她,照顾她,尊重她,永远对她忠贞不渝直至生命尽头?”

黎希瞪大了眼眸,秦时竟然犹豫了。

宛若过了一个世纪那般漫长,她才听到了秦时那温润的嗓音,在她耳边响起。

“我,我不愿意”

秦时还突然,将旁边的一个女子,拽入自己怀里。


“对不起小希,就在刚刚,我才真的想清楚,其实我最爱的人是语儿”

语儿?

黎希看着秦时怀里的陆墨语,瞬间觉得天崩地裂。

怎么可能?她的秦时哥哥,怎么可能爱的是她的死对头陆墨语?

明明,她和秦时才是青梅竹马,更是父母眼中,最登对的郎才女貌。

总是将她捧在手心里疼着的秦时哥哥,怎么可能会背叛她,爱上她的死对头呢?

不,她不相信,这一定是她在做梦,一个很恐怖的恶梦。

对,肯定是她太想嫁给秦时了,所以老天爷才故意跟她开玩笑,让她做这么恐怖的恶梦……

啪。

清脆的巴掌声,将黎希狠狠的从自我慰藉中给拉回到现实里来。

她拼命的揉着自己眼眸,多么希望是自己眼睛有毛病,所看到的画面都是假的。

上齿紧咬着下唇,都快咬出血来了,但她却丝毫没觉得疼。

她的秦时哥哥,怀里正紧拥着陆墨语,而她最好的闺蜜,狠狠的扇了她的秦时哥哥一巴掌。

就在林萌萌要扇秦时第二巴掌的时候,她的手被陆墨语拽住了。

啪。

这一巴掌,是陆墨语扇林萌萌的。

“林萌萌,你以为你是谁啊?凭什么打我家时哥哥?”

陆墨语的话,还有林萌萌脸上的巴掌印,让黎希发了疯似的冲了上去,狠狠的扇了陆墨语两巴掌。

如果不是秦时拥着陆墨语往后退了几步,黎希肯定会将陆墨语的脸给扇烂。

而原本坐在台下的秦时父母,也赶忙冲上来拦着黎希。

在这场婚礼上,台下坐着的都是秦时的朋友和亲戚,黎希只有林萌萌一个娘家人。

如果真的打起来,她和林萌萌绝对不可能是人家的对手。

“伯父伯母,你们拦着我干嘛难道你们也觉得时哥哥没错吗?”

这是她和秦时的婚礼,但秦时却拥着她的死对头陆墨语,还说他现在才想清楚,自己真正爱的人是陆墨语,那早干嘛去了呢?

秦时的父母面面相撇,片刻后,是秦时的母亲轻拍了拍她的手,看似一脸亲切的说道。

“小希啊!这事肯定是我们时儿的错,但你们现在这样打起来也解决不了问题。这婚礼暂时也是举行不下去了,要不小希你先去休息室,我让时儿过去跟你好好解释。”

片刻后,黎希僵硬的点了点头,她从秦时母亲的手里,挣脱出自己的手,紧接着,将明显处于弱势的林萌萌给拉走。

人家陆墨语和秦时两个人,林萌萌哪里打得赢?

黎希一脸颓废的坐在了沙发上,什么时候,她的秦时哥哥,竟然和陆墨语是一对,而她,却成为了秦时和陆墨语共同的敌人?

“希希,你,你还好吧”林萌萌坐在了黎希的身旁,紧紧的握住她的手,丝毫也没去搭理自己脸上那火辣辣的疼。

紧咬着唇,黎希目光空洞的望着前方,根本听不进林萌萌的话语。

她总觉得,刚刚所发生的一切,都只是梦。

那么爱她的秦时哥哥,怎么可能会爱上陆墨语?

她的秦时哥哥一直都知道,陆墨语是她的死对头,在大学里,不管做什么事都要和她作对?纵然是现在已经大学毕业了好一段时间,可陆墨语还是不放过她。

“黎希,黎希”

林萌萌边叫着黎希的名字,边拿起沙发上的抱枕,不断的往黎希身上乱砸一通,还将她手里拿着的刀给砸到地上。

是刀和大地尖锐碰撞的声音,让黎希彻底晃过神来。

林萌萌丢掉手里的枕头,紧紧的抱住黎希。

“希希,你拿刀干嘛啊?还不让我把刀抢过来,为了秦时那个渣男弄伤自己,一点都不值得,你有个三长两短,最开心的是陆墨语那个臭婊子”

黎希看着地上的刀,愣了愣。

原来她刚刚为了验证自己是不是在做梦?竟然下意识的拿起了桌上的刀,想划伤自己,看疼不疼?

“萌萌,你告诉我,这只是在做梦,不是真的好不好?时哥哥一直以来爱的都是我,怎么可能会突然就爱上陆墨语吗?”

林萌萌启了启唇,正准备说些什么的时候?她看到秦时步入休息室里,轻拍了拍黎希的后背,想了想,她在黎希的耳边说道。

“黎希,你给我听好了,这不是梦,如果你不想被人瞧不起,那你等会就拿起地上的刀,狠狠的捅秦时,渣男就该死。”

话落,林萌萌松开了黎希,在离开之前,她还狠狠的瞪了秦时一眼,恨不得自己拿起地上的刀去捅秦时。

黎希看着秦时,眼眸里思绪万千,她就这么一直看着,所有想说的话,却都哽咽在了喉咙里。

“小希,对不起,都是我的错,我不祈求你能原谅我,只希望你别虐待自己。”

听完秦时深情款款的话语,黎希突然笑了,笑得很悦耳大声。

她的指甲,已经嵌进了掌心里,她的贝齿,咬破了自己的红唇。

这一切不是梦。

她能闻到浓浓的血腥味,不仅唇上在流血,她的心,更是在不停的滴着血。

秦时在和她结婚的这一天,狠狠的背叛了她,更残忍的是,背叛的对象,还是她一直最讨厌的人。

她的时哥哥一定不知道,她有多么期待今天的到来?

成为秦时最美的新娘,这个梦,她已经做了好多好多年。

但,美梦却在瞬间成了恶梦。

黎希看着秦时,眼泪浸湿了眼眶,不停的,不停的往下掉。

她不会原谅秦时的背叛,更不想虐待自己,但她就是什么话都说出来,只能任由眼泪噼里啪啦的往下掉。

秦时走近她,伸手,温柔的擦拭着她眼角的泪。

“小希别哭,我永远都会是你的时哥哥”

黎希抬头,看着一脸柔情似水的秦时。

她现在只想像以前一样,遇到不开心的事情,就躲在她时哥哥的怀里。

一直以来,她时哥哥的怀里,就是她最温暖的港湾啊!

下意识的她伸出双手,但她还没有碰触到秦时那健硕的腰,就被人一把推倒在地上。

那洁白的婚纱,被狠狠的撕裂。

“黎希你这个贱人,时哥哥不要你了,竟然敢勾引他,还有这婚纱,你不配穿啊”

看着一脸狰狞的陆墨语,黎希停止了哭泣,她看着秦时,眼里溢满着希望。

她以为,她的时哥哥一定会帮她,不会让陆墨语这么欺负她?

但,她眼里的希望,逐渐变成了绝望。

秦时只是看着,却无动于衷。

最后还是林萌萌冲了进来,将陆墨语一脚踹开,把她从地上拉了起来。

洗手间里,林萌萌将一桶冷水泼在了黎希身上。

“黎希,你怎么这么没用?我不是让你拿刀捅秦时吗?你坐在地上任由陆墨语欺负是想让秦时知道,你就是个没用的窝囊废他抛弃你是对的吗?快点给我清醒过来啊”

突然,黎希的眼眸里不再是一片空洞。

身上的冷意,还有林萌萌的话语,让她清醒了过来。

所有人都在看她的笑话,她越狼狈越窝囊,别人就笑得越开心啊!

转身,她走出了洗手间,要狼狈,那就大家一起,她一个人多寂寞。

不知从哪里跑出一个小女孩,挡在了她的面前。

“姐姐,姐姐,这是一个哥哥让我交给你的东西。”

“姐姐,那个哥哥让你”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