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热门小说 > 女频言情 > 分手后少爷开始绝食

分手后少爷开始绝食

一米米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表面上,秦婳是重度精神病患者,每天疯疯癫癫,是个痴傻弱智,她成了全城的笑料。众人却没想到,她一朝回归,小傻子身边还带了个拖油瓶,她未婚先孕。而秦家为了处理秦婳这个丑闻,直接把她嫁给时家的白痴少爷时彧,从此傻子配白痴,他俩组成了一对笑话。殊不知,秦婳是装的,时彧也是装的。婚后,两人扯下对方马甲,一个美强惨,一个心狠手辣!

主角:秦婳,时彧   更新:2022-08-09 09:39: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秦婳,时彧 的女频言情小说《分手后少爷开始绝食》,由网络作家“一米米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表面上,秦婳是重度精神病患者,每天疯疯癫癫,是个痴傻弱智,她成了全城的笑料。众人却没想到,她一朝回归,小傻子身边还带了个拖油瓶,她未婚先孕。而秦家为了处理秦婳这个丑闻,直接把她嫁给时家的白痴少爷时彧,从此傻子配白痴,他俩组成了一对笑话。殊不知,秦婳是装的,时彧也是装的。婚后,两人扯下对方马甲,一个美强惨,一个心狠手辣!

《分手后少爷开始绝食》精彩片段

“乖乖去死吧!”

深夜,荒野,暴雨如瀑。

冰冷的枪口抵在了男人的额头上。

冷酷,血腥。

只需扣动扳机的手指轻轻一动,眼前这个走到绝路的男人就会被一枪爆头,他的尸体会被一场人为爆破的泥石流所掩盖,永远埋在地底深处。

“死?”

沙哑的嗓音穿过轰隆的雷声,男人虚弱地从满是鲜血的泥地里爬起来,身体脱力摇摇欲坠,丝毫不惧额头上的枪口,突然笑了一声,惨白的脸上闪过一抹狠厉之色。

“那也是你们去死!”

“轰隆!”

白光闪过,雷声轰鸣。

没人看到他是如何动手的,眼前拿枪抵着他额头的男人缓慢地跪在了地上,脸上满是惊惧之色,额头上徒留下一个血洞。

解决掉最后一个,男人“噗通”一声仰面倒地,任由着血水泥浆将自己掩埋。

活不了了……

“死了?”漫不经心的女声似从遥远的地方传过来。

有些恍惚,他好像听到有人在他耳边絮絮叨叨地说着什么。

“重达两公斤的沙漠之鹰,上面安装了十英寸的枪口和瞄准镜……”

“前面还死了两个狙击手,行啊,这一路搞死了一个加强连啊!”

“……”

“死了就地埋了吧!”

薄凉的女声再次响起,带着几分漫不经心,在雨中却有种靡靡华丽的味道。

他艰难地睁开了眼。

血雾中,隐约看到了一个身姿苗条的女人斜靠在一辆重型摩托车旁边,长靴上的铆钉在雷电的白光中泛起冷光。

那女人于暴雨中依然保持着懒散的姿态,一头长发垂至腰间,紧身上衣凸显出她傲人的身姿。

她突然偏头,闪电白光中狭长的狐狸眼锁定住了躺在不远处的男人,眼底闪过一丝玩味。

“嗯?还没死呢!”

……

一年后。

西部深山老林里荒芜的公路上,摩托车如同急速狂奔的猎豹,一路咆哮着在丛林间穿梭。

临近半山腰,车轮胎摩擦着地面发出一声紧急的摩擦声,从车上跳下来的少女摘下头盔,一头青丝撒开,明眸皓齿,带着几分飒气的野性,美得不可方物。

她从后座上储物箱里拎了个口袋出来,踩着短靴轻车熟路地敲响了那隐匿在半山腰藤蔓间别墅的门。

门很快开了,从里面蹦出来个十几岁的丫头,短发萝莉,语气暴躁。

“婳婳你可算是回来了,你不知道他吵得我都没办法打游戏了!”

秦婳看她一眼。

“你还有力气告状,说明被磨得还不够狠!”说完不顾萝莉抓狂告状,抬手把袋子里丢给她,“你要的东西在里面!”

不再管欢天喜地的萝莉,她抬步上楼直接打开了一个房间,推开门时就被眼前这一幕给看的眼皮直跳。

好家伙,又拆家了!

她踩着一地的碎物靠近房屋中央唯一还幸存着的大床,看着隆在大床中央一动不动的那一团,抬手直接掀开了被子。

倏然,窗外的阳光照进来,柔和的光晕洒在了年轻男人白皙如玉的脸上,一时惧光微微眯起的眼睫毛脆弱得颤抖着。

在适应光线后他才慢慢睁开眼。

他只穿着一件领口大开的睡袍,露出了精致的蝴蝶骨,脸上那种常年不见阳光的病态白,五官精致立体,是脆弱与美的结合。

他睁眼,看清了来人,冰冷的眼底瞬间被柔软替代,伸出了双手,嗓音沉哑带着柔软的魅惑!

“抱!”


秦婳双手撑在床头位置,不偏不倚就被他一双手伸过来圈住了脖子,冷质感的肌肤贴近,披在身上的软被掀开了,露出来的景致足以让人热血喷张。

他绝美的眉眼弯成月牙状,似懵懂似欢喜,所有表情尽数表现在了那张苍白俊美的脸上,并顺势低头埋入她颈脖间,深吸一口气。

下一秒,怀抱空了。

秦婳从他怀中脱离,双手随意地抄在胸口,绝尘出色的狐狸眼微微上挑,语气玩味。

“又绝食?谁惯的你毛病?”

床上的男人低着头,长睫毛颤啊颤,嗓音软软,“你!”

怀抱空了,不开心!

秦婳:“?”谈不下去了!

不过一想到他这一年来每个月都会在她离开时饿上一两天,时间一久倒像是成了一种习惯,就是饿得半死不活没看到她回来也绝不肯张口的那种!

每次绝食引起的肠胃疾病还得她来治。

还真是她惯出来的!

秦婳轻啧了一声,抬眼时对视上他微微翻红的眼眶,头疼,迈步走了出去,“我去给你弄点吃的!”

秦婳快步下楼去熬粥,萝莉蹦跶过来趴在厨房门口道,得了最新数据盘的她早已将楼上狗男人给她受的气忘记得一干二净了。

“婳婳,这两天真的有陌生人来找你了!是北城来的!”

萝莉嘴里叼着棒棒糖,看着还有几分没断奶的奶气,可说出来的话却让人毛骨悚然。

“要杀了吗?”

她是觉得好神奇,婳婳让她留意这两天的情况,果然就有人来了。

婳婳不愧是婳婳,未卜先知!

“嗯?不用!”

秦婳语气平静无波,眼底却泛起了一抹冷意。

“他们找你干什么啊?”萝莉蹙眉。

看着秦婳把及腰的一头青丝随意挽起来,没了头发的遮掩,那纤细的腰更显凹凸有致了,随着她手中动作的起伏,萝莉倒抽一口气,好一个小腰精啊!

“回去嫁人!”秦婳语气还是那么平淡,却把萝莉吓得嘴里的棒棒糖都不香了。

“嫁,嫁人?”萝莉眼睛瞪直,“婳婳,你要嫁人了?是谁?谁能娶你?”她要拔刀!

秦婳把火关小了,粥得慢慢熬,她转身,背靠着厨房灶台,漫不经心声音讥诮回道。

“当然是我的,未婚夫!”

她说着,瞥了一眼厨房外,那边好像有人,不过她不在意,反正今天是最后一次,明天她就该走了!

翌日傍晚,一辆来自北城的黑色越野车从深山一家农户里接走了秦婳。

暮霭里夜雨来袭,轿车在崎岖的山路间起伏,渐渐远去。

山腰古老的别墅里萝莉一声惊呼,雷电闪光中犹如鬼叫。

“啊啊啊,人呢!那么大的一个人呢?”

顾萝莉从二楼狂奔而下,找遍了每个房间都没找到那人的身影,当即给吓哭了。

明明婳婳离开前在他的药里加了东西,看着他喝完睡下后才走的,现在人没了!

“怎么办啊,我把婳婳的人给弄丢了!”

别墅里顾萝莉在爆哭,却不知道一个身影慢条斯理地从不远处的林子里踱步而出。

他一袭黑色风衣,完美的隐匿在黑暗中,头也不回地离开。

夜雨中的深山密林层峦叠嶂,道路不明,他却如同自家花园漫步。

不多时身后已经多了两个黑影,他们始终保持着一定距离,低着头,恭敬又谦卑。

待前面的人终于停下来了,他们也走到了一处悬崖边上,从这个位置看,俯视能看到山下弯曲绵延的道路。

两人不敢开口,静默着站在后面,并警惕地注意着周边的情况。

“你们说,她还会回来吗?”

他的视线落在了那车消失的方向,华丽的嗓音如同染上了冰霜。

明明还是夏天,却让人感觉到了冷!

两人不敢回答,面面相觑后又低下了头,不敢妄议!

“她会的!”

男人自言自语地答了,紧绷的身体因为自我的宽慰调整到了舒适的状态,然而下一秒他扭头,目光如冷箭地看向了那两人。

“你们说她要回去嫁人了?她有未婚夫?”

那两人浑身一颤,犹如被洪水猛兽盯上了,声音颤抖,“消息,就是这么说的!”

男人的冰眸微微一闪,眼里瞬间被阴鸷填满,却又完美的掩藏其中。

顷刻间他突然笑了,“嗯,我好想看看她的未婚夫啊!”

白光闪过,雷电轰鸣,照得悬崖之上的男人那张冠绝天下的脸上,宛如艳鬼出世!

……

没人知道,那辆接人的车行至半路死亡悬崖,车毁人亡!


“轰隆!”

一声巨响,一场奔赴向死亡的车程,掐着时间,地点,坠落在了悬崖之下,被黑夜瞬间吞噬!

“啧!”

耳机里传来一阵唏嘘声,很快山巅之上,盘旋而来的直升机扔下了云梯,有个身影敏捷地往上一跃,悬拽着离开。

“有人想搞死你啊!”这是想直接来个车毁人亡尸骨无存呢!

“那车坠入悬崖还没落地就“轰”的一声炸了个满堂彩,要是你真的坐里面,啧,我们可以吃席啦!”

好高兴哦!

“吃个屁!”

耳麦里传来了秦婳的轻哼,裹挟着夜风,没多久,她顺着云梯爬上了机舱重重一关门,浑身寒气。

机舱内一头中长发的美青年霍楚旭扭头看她,大晚上地穿了套丝质睡袍,胸口大开,浑身透着股骚气,笑得花枝招展。

“行了,你这嫁人肯定是嫁不成了,跟我回边境嫁我吧!”

回应他的是少女一脚踹了座椅,霍楚旭骂骂咧咧,“开个玩笑都不行啊!”

秦婳拿了根烟衔在嘴里,单手取出一根火柴在盒上轻轻一划,火光起,动作帅气又撩人。

机舱外,深山夜色,树影凌乱,在极夜里群魔乱舞般。

很快自她口中有烟雾溢出,她闭着眼,脑中开始不断浮现出画面,不多时眉心便紧了紧。

耳钉里通讯器响起,“婳婳!”

秦婳吐了口烟圈,神色微顿,“嗯?”

“婳婳,呜呜呜……”顾萝莉在那边哭得好伤心,“我,我做错事了!”

秦婳轻轻吐息,语气里带着万事兜底的不慌不忙,“好好说话!”

那边顾萝莉抽抽噎噎支支吾吾,“那个,你,你男人不见了……”

大概是一时间还没搞清楚自己什么时候就有了男人这个问题,秦婳呼吸凝滞了片刻,半响才反应过来,“时彧?”

“对啊对啊,除了他还有谁啊?”顾萝莉大脑简单,找不到人只好打电话给秦婳了。

“还有啊,婳婳,那村里的那对夫妇也没了!”

“听村里人说是猛兽进村,把那两夫妻给叼走了!现场有被野兽撕扯留下来的血迹和尸骸……”

秦婳被送进深山来时不过十岁,寄养的那一家子是村里出了名的赌鬼恶徒,十二岁那年,男主人想对她意图不轨,她废了他,让他这一辈子都只能瘫在床上吃喝拉撒。

“那座深山里时有猛兽出没,你说那个疯子会不会也是被猛兽叼走了啊……”

顾萝莉觉得自己运气太不好了,婳婳交代给她的两件事一件事都没办好。

时彧那个疯子不见了,那对夫妇也给猛兽吃了!顾萝莉要抑郁了!

秦婳眉心跳动,脑海里不自觉地就浮现出了那个男人的脸,指尖烟头烫了手被她弹出车窗外,“不用找了!”

不见了就不见了吧!

顾萝莉怔住,“不找了吗?婳婳你不要你的男人啦?”

秦婳“嗯”了一声,心里莫名有点闷,救只小猫小狗还能乖巧听话呢,她当初救回来的玩意儿不是拆她的家就是给她添堵。

啧,现在好了,还玩失踪!

秦婳不打算跟萝莉说太多,毕竟萝莉脑子太简单,说多了她也记不住,当下她人又要前往北城鞭长莫及,管不了那么多了!

秦婳已经做好了近期计划。

霍楚旭回头,“你还要回去?”他妈的,她这是有受虐倾向吗?人巴不得她死在外头,她还不要命地往上凑!

秦婳吐了一口烟圈,换了个坐姿,优雅又霸气,唇角邪笑。

“当然了,我得回去送礼呢!”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