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热门小说 > 女频言情 > 这是我亲妈咪

这是我亲妈咪

阮容容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意外怀孕,八月孕肚被抛弃路边,差点一尸两命。时隔多年,回归复仇,虐渣的路上竟遭遇大小两父子阻拦,这是新的碰瓷方式吗!五年前的时候,阮乔差点一尸两命,留下鲜血淋漓的现场,哪里知道封御琛找她都快找疯了。如今得知她回来的消息,又怎么会再放她离开。

主角:阮乔,封御琛   更新:2022-08-19 19:05: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阮乔,封御琛 的女频言情小说《这是我亲妈咪》,由网络作家“阮容容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意外怀孕,八月孕肚被抛弃路边,差点一尸两命。时隔多年,回归复仇,虐渣的路上竟遭遇大小两父子阻拦,这是新的碰瓷方式吗!五年前的时候,阮乔差点一尸两命,留下鲜血淋漓的现场,哪里知道封御琛找她都快找疯了。如今得知她回来的消息,又怎么会再放她离开。

《这是我亲妈咪》精彩片段

烈日当头,阮乔艰难扶着怀孕八月的肚子站在顾家门口。

“你们让开,我有很重要的事找顾业。”

“顾先生吩咐了,他不见外人的。”

“可我不是外人,我是他的未婚妻啊。”

阮乔心急如焚,不顾保镖阻拦,抱着肚子在顾家外面凄声大喊。

“顾业,阮家出事了,现在只有你能帮我……就算是看在宝宝的的份上,你出来见我一面!”

她肚子里怀的是顾业的骨肉,看在孩子的份上,阮乔相信他不会袖手旁观,任由阮氏集团覆灭的。

“叫什么?是哪条狗敢来顾家门口闹?”不屑的女声从别墅里传来。

紧接着,走出来一个穿着红色性感睡衣,妆容艳丽的女人。

“阮玉?”

阮乔睁大眼,意外看到自己的继姐从未婚夫家走出来。

阮玉是继母十几年前改嫁带进阮家的孩子,名义上也是阮家的女儿。

在继母唆使下,她处处跟阮乔作对,两个人关系一向都很恶劣。

她记得,顾业跟继姐阮玉根本就不熟的,为什么她会出现在顾家?

阮玉斜眼打量她,阴阳怪气的笑出声:“哎呦,我当是谁啊,原来是闻名海城的阮氏大小姐啊。不过,阮氏都快没了,现在该叫你丧家之犬了吧。”

阮乔沉声质问:“你,为什么在这里?!”

“我在这,那当然是因为阿业他离不开我,缠着要我留下来过夜的啊。”

阮乔微怔,“你跟顾业,你们两个……”

阮玉得意炫耀:“想不到吧,他早就和我在一起了。阿业他真的好勇猛呢,你看,他有多喜欢我啊。”

她示威般抚摸衣领大开的睡衣,锁骨处露出几枚深色痕迹,分外刺目。

不难猜出之前刚做过什么。

阮乔被那些痕迹刺到,咬牙厉声:“不,我不信,你这个贱人,挑拨离间的事你在阮家做的还少吗?我还怀着他的孩子,他不会这么对我的。我要见他,我要听他亲口跟我说明白!”

“顾业,你出来!”

“你骂谁贱人?”阮玉眼神一狠,突然上前,伸手一把狠狠推向阮乔。

阮乔没料到她这么恶毒,猝不及防的向后跌倒,直接滚落下台阶。

怀孕八月的肚子直接重重撞向地面。

“好疼……”

她眼前一黑,差点昏厥。

一股猩红温热,顺着大腿缓缓流下,浸湿她的长裤。

血……

阮乔抱住剧疼的肚子,又慌又怕,大口喘着气,冲保镖求助。

“快,快叫医生,救救我……”

阮玉嗤笑:“救?他们才不会救你呢。”

果然,保镖们冷漠的别开头。

阮乔脸色跟纸一样苍白,冷汗渗出来,颤声:“你敢伤了顾业的孩子,他绝不会放过你的。”

阮玉嘲笑道:“哈,你不会真的以为这孩子是顾业的吧?肚子里怀着野男人的的种,还敢找上顾业?他可巴不得你肚子里的野种快点死呢!”

“什、什么?”

“你还不知道吧?八个月前,皇爵酒店阮家寿宴,那一晚阿业他可是整晚都跟我在一起。”

“那杯我亲自调制过,由阿业端给你的酒,滋味很好吧,哈哈哈。”

阮乔内心仿佛被闪电击中,僵直在地。

那杯酒,她喝了之后就醉到。

那晚的男人,不是顾业吗?

泪瞬间涌出来,阮乔撑着地面凄声大喊:“不,你胡说……这不可能的!”

阮玉大笑,享受着阮乔的痛苦。

觉得这样还不够。

她俯身凑到阮乔面前,声音轻轻的说:“不过,还是要谢谢那个睡了你的野男人。”

“要不是以为你有了阿业的孩子,阮天成那个老不死又怎么会因为急着想抱外孙,就对阮氏集团放了权。”

“这样我才有机会完全得到集团啊。”

“老东西临死前,还抓着我的手死不瞑目呢,哈哈哈哈。”

阮乔豁然睁大眼睛,浑身都在发颤,眼瞳深处是震惊与汹涌恨意。

“是,是你,爷爷他……他居然也是你害死的?!”

“阮玉,你好狠毒啊,你这条毒蛇,我要杀了你!”

崩溃的阮乔爬起来,凭空生出一股力气。

带着同归于尽的绝望,朝阮玉扑去。

阮玉大惊,飞快的朝后躲。

还是被阮乔的指甲抓到了,侧脸划出一条细小的指甲血痕。

她一向爱惜自己的容貌,眼神瞬间阴沉,咬牙切齿抓住阮乔的头发朝地面撞去。

“嘭——”

“贱人,你敢划我的脸!你去死吧!”

阮乔发出痛苦闷哼,再也无力反抗。

恼羞成怒的阮玉跟疯了一样,按着阮乔的头一下下砸向坚硬地面。

直到阮乔娇俏明艳的脸,变得血痕累累。

趴在血泊中几近昏迷。

阮玉发泄后,丢垃圾般将阮乔扔开,阴声对保镖吩咐。

“还不赶快把阮氏股份转让协议拿来,让这个贱人签了!”

保镖抓着阮乔的手,借着满地的鲜血,在一份文件协议上,摁下了一个鲜红指印。

阮乔无力的睁开眼睛,是满目的模糊红色,阮玉猖狂大笑的脸。

她好恨!

好恨啊……

小腹处骤然传来剧烈的宫缩跟坠疼。

阮乔蜷缩着,极力抱住肚子,在血泊中陷入无边黑暗:“宝宝,谁……能来,救救,我的宝宝……”

 


五年后——

皇爵酒店。

“阮乔,星世互娱的顾业还真是看重你,你回国才一天,他就迫不及待的派人送来消息,愿意出两亿签下你,想捧你做星世的当家一姐呢。”

经纪人宋婉宜在阮乔耳边,连连夸赞着如日中天的传媒集团星世。

以及星世的总裁,顾业。

“顾业在电影节上就对你一见钟情了,还在媒体前面大肆称赞你的演技,连他都拜倒在你裙下,阮乔你现在的魅力越来越大了,国内外通吃啊。”

“他明晚约你参加的派对,你好好考虑一下啊。”

阮乔听罢,反应淡淡,微微凉笑:“哦,我当然会好好考虑。”

光洁的电梯镜中,映出她的脸。

五官娇媚明艳,精致无瑕,美得不染半分俗相。

早已经不再是从前阮乔的模样。

当年的整容修复手术很成功。

成功到她即便仍旧用着从前的名字,也没有人会把她这位国际影星跟五年前的阮乔联系到一起。

世人都觉得,阮家大小姐,早已经死在了五年前。

阮乔慵懒的挑挑眉,眼神透出冷漠。

顾业,阮玉,阮氏集团……

她回来了。

……

“叮。”

电梯门开,阮乔跟宋婉宜一齐迈出。

“让开!”

面前急匆匆跑过去一队人,差点撞倒阮乔。

他们各个西装革履,魁梧壮硕,满身肃杀之气。

为首的是个面容冷峻的男人,正厉声呵斥:“封锁现场,都给我分开找,把这里翻过来也要找到,否则,大家都要死!”

宋婉宜扶着阮乔站稳,疑惑:“这里是出什么事?”

阮乔并不关心这些:“跟我们没关系,走吧。”

宋婉宜看向酒店门口,发现那边也围堵了一堆人,喧闹的很。

“咦,外面怎么也乱糟糟的,不会是娱记跟粉丝围堵过来了吧,难道是你回国的风声被媒体知道了?我先去看看。”

阮乔说:“让司机把车开到酒店后门吧,我在安全通道出口等你们。”

宋婉宜急匆匆去查看情况。

酒店走廊一下子安静许多。

阮乔拢拢大衣,即将迈出门时,视线瞥到酒店高大的绿植后面,似乎藏着什么东西,还在动。

她脚步骤然顿住,警惕出声:“谁,谁在那里!”

那团小东西被吓到,使劲的往后躲,有极其小声的委屈呜咽传来。

阮乔疑惑,放轻脚步绕到绿植后面。

意外看到一个坐在地上,低头抱膝的小女孩。

阮乔微怔:“小朋友,你怎么自己躲在这里呢?”

小团子听到声音,抽泣着,抬起头朝阮乔望来。

是个四五岁的小女孩,杏眼大大的,长得非常可爱,粉雕玉琢的瓷娃娃般。

她哭得泪汪汪,瘪着小嘴,浑身脏兮兮的,受了极大委屈的样子。

那模样,特别的惹人怜爱。

轰——

阮乔视线落在她脸上,心底仿佛有什么东西轰然倒塌,一股莫名的揪痛传来。

瞬间,她想起了五年前失去的宝宝。

如果自己的宝宝还在的话,应该长得眼前的小女孩差不多吧。

 


一时间,阮乔心痛得几乎透不过气。

她压下自己情绪,在小粉团子面前蹲下来:“宝宝,你是走丢了吗?你妈妈呢?”

小粉团子原本只抽抽搭搭的,听到妈妈两个字,瞬间大哭出来,“呜呜呜呜,妈咪不要我了!”

她一下子扑到阮乔怀里,奶声奶气的哭。

阮乔下意识抱住,将她小小的身体用力搂在怀里。

“别怕别怕,有什么事情告诉阿姨,阿姨帮你好不好?”

阮乔轻拍她的后背,连声安抚。

这小团子快要把她的心给萌化。

阮乔将她扶起来,拍掉裙摆的灰尘,检查她有没有受到什么伤。

“别哭哦,再哭就不漂亮了,阿姨这就带你去找你妈咪好吗。”

小粉团子瘪瘪嘴,委屈摇头:“念念没有妈咪,家里的那个坏女人说念念是野孩子。还说等她成了念念的新妈咪,就让爹地把我给扔了。”

听到这些,阮乔更心疼,耐心问:“那你是自己跑出来吗?”

小粉团子点点头,童音赌气:“爹地不要念念,那念念也不要爹地了!”

阮乔将她抱起来:“你这么可爱,爹地怎么会不要你呢?阿姨让保安叔叔帮你回家好不好?”

听到要回家,小粉团子立刻摇起小脑袋,非常抗拒。

“不要回家,不要爹地!呜呜呜,阿姨,不要!我不要!”

她小手重新抱住阮乔,抽泣的像只小幼猫,肩膀一抖一抖的。

见她对回家反应这么激烈,阮乔立刻打消念头。

“好好,不送你回去,念念别哭好不好?”

听到承诺,小团子止住泪,小小的身体以一种非常依赖信任的姿势,窝在阮乔怀里。

她眨着天真的眼睛,小手抓住阮乔的一缕长发:“念念不想回家,想跟阿姨回家,念念喜欢阿姨。”

“跟我回家?”阮乔一怔。

捡一个素不相识的小孩子回家,对她来说恐怕不妥。

小粉团子以为她要拒绝,低头瘪嘴,委屈难过的又要哭。

阮乔呼吸微顿。

一时间,所有的理智、种种顾虑,全抛到脑后。

她脱口而出:“好啊。”

小团子听罢,嘟着小嘴,凑上来亲了阮乔一下。

阮乔怔了下,笑着轻拍她的后背。

不知为什么,看到小团子哭,她的心就会莫名钝疼。

原本不合理的要求,也这么自然而然的答应了。

……

去酒店门口查看情况的宋婉宜去而复返。

“阮乔,车已经开到安全通道了,我们可以……咦,哪里来的小孩子?”

宋婉宜诧异盯着趴在阮乔怀里的小朋友。

念念大眼睛跟小鹿一样,充满警惕与戒备。

她把小脸藏进阮乔怀里。

显得非常没有安全感。

阮乔安抚的拍拍她,对宋婉宜淡淡道:“这小朋友好像是走丢的,现在时间太晚了。明天一早你帮着联系一下酒店这边的工作人员,找找她的家人吧。”

宋婉宜了然的点点头:“原来是这样。”

她下意识又问:“那今晚呢?”

阮乔柔唇微勾,摸摸小粉团子的脸,“我带她回公寓。”

“什么!”

宋婉宜吃惊。

“阮乔,这……这恐怕不好吧!而且,以你现在的身份根本就……”

她还想说些劝阻的话。

阮乔早已经抱着小女孩走出安全通道,坐进了车里。

……

兰馨华庭,高档公寓区。

阮乔带着小粉团子迈进家门,她好奇的打量周围一切。

“这里是阿姨的家嘛?”

公寓是宋婉宜在她回国后安排的,阮乔其实对这里也不是太熟悉,点点头:“算是吧。”

阮乔顺手将栗色长发挽起来,捏捏她的小脸问:“想不想吃东西?”

小丫头点点头,拍拍小肚皮:“念念,饿饿!”

阮乔笑着卷起袖子进厨房煮粥。

她对这个陌生的小女孩,表现出了极大的耐心跟宠爱。

她从来都没能亲手照顾自己的宝宝。

五年前,甚至都没能看上自己的宝宝一眼。

跟念念相处时,恍惚有种在照顾自己宝宝的错觉。

小丫头跟过来,好奇的看她处理食材。

“阿姨会做饭饭,好厉害!”

阮乔一边煮着粥,一边逗她玩:“你喜欢吃什么?”

小丫头想了想,奶声说:“我喜欢吃肉肉!但是爹地说念念不能乱吃东西的,不然肚肚会痛……”

阮乔笑说:“吃肉会肚肚疼吗?”

小丫头瘪嘴点头:“嗯,每次念念肚肚痛,爹地都会好生气,发很大很大的脾气,阿唐他们都会害怕的,还会叫好多人来给我打针。”

“讨厌爹地让他们给念念打针、吃药!”

阮乔回头看。

发现她说着肚肚疼,但是……小手指的却是胸膛心脏的部位。

阮乔皱眉,察觉不对劲。

她放下汤匙蹲下来,指尖点着小团子的胸膛:“念念为什么要吃药呢?是因为这里生病了吗?”

念念眨眨眼睛,刚想说话。

“哐哐哐!”

公寓外,传来急促而刺耳的砸门声。

力道之大,仿佛下一秒外面的人就要破门而入。

念念被敲门声吓到,害怕的立刻躲到阮乔身后。

阮乔皱眉,将小团子安抚在餐厅,朝公寓门走。

“嘭——”

还不等她开门,公寓门突然被人强行破开。

惊得她倒退几步,脸色微变。

紧接着,从外面冲进来七八个西装革履,面容肃杀保镖,团团将阮乔围住。

他们凶神恶煞,矛头直指她。

为首的神情冷峻的年轻男人,焦灼迈进来之后,环顾四周,大声吩咐:“去搜,把人找出来!”

这男人看起来有些面熟的。

阮乔明眸微冷,镇定直视他:“你们是什么人?”

年轻男人目光移过来,紧盯着阮乔,隐隐愤怒,“呵,你好大的胆子,封家的掌上明珠,也是你能动的?!”

“竟敢拐走她,找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