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热门小说 > 女频言情 > 人生修复术

人生修复术

奇乐桃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谁的人生还没有一两个bug,躲不过就勇敢面对,毕竟那个对的人就是补丁。唐优美这辈子最不想认输的人,便是丁一树,偏偏这男人几次救自己于困境中,可谓是她的救命锦鲤,无奈之下,她只好放下业绩和面子,保住小命才更要紧啊!丁一树万万没想到,那不可一世的唐优美,会主动求自己当她男友!

主角:唐优美,丁一树   更新:2022-08-19 19:05: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唐优美,丁一树 的女频言情小说《人生修复术》,由网络作家“奇乐桃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谁的人生还没有一两个bug,躲不过就勇敢面对,毕竟那个对的人就是补丁。唐优美这辈子最不想认输的人,便是丁一树,偏偏这男人几次救自己于困境中,可谓是她的救命锦鲤,无奈之下,她只好放下业绩和面子,保住小命才更要紧啊!丁一树万万没想到,那不可一世的唐优美,会主动求自己当她男友!

《人生修复术》精彩片段

唐优美踩着高跟鞋,戴着新款墨镜直面午后大太阳,旁边的手下败将们用垂头丧气来躲避阳光。

“哎,今天又是我赢了,丁律师,下次接委托先调查一下,要是对方律师是我,适当地躲避一下吧?”

唐优美在心里快速盘点,她已经在法庭上赢了丁一树几十次。

丁一树不畏刺眼的阳光,追上唐优美的脚步:“唐律师,我的当事人很可怜,他被工厂无故辞退后一直找不到新的工作,孩子生病了等着救命钱,他租不起地方,不得已才在路边摆摊,那天差点被抓住了,他怕东西都给没收,才没注意到车辆。”

丁一树的当事人,是一名推着铁皮车在路边卖番薯芋头的中年男子,他推着车四处摆摊,他违法摆摊被追赶的时候,没有注意到迎面而来的汽车。

唐优美跟丁一树认识了多少年,赢了他多少次,就听他说这些富有同情心的话听了多少回。

她摘下墨镜,叹口气,目光却坚定:“丁律师,法律是公正,你的当事人占用公共场所摆摊,还推着铁皮车横冲马路,导致我的当事人的宝马车刮花了,这是事实。所以,我遵循法律法规,依法提出要求赔偿,公平公正啊。”

丁一树无法反驳,法律当然是如此,不然刚刚在庭上也不会宣判唐优美的当事人获得胜诉。

背着大包,手里捧着一大堆资料的唐优秀听不下去了:“姐,你那叫敲诈勒索,那不叫合理赔偿。什么狗屁的精神损失费?说实话,但凡有点同情心的,也不至于非要让我们当事人赔偿修车费用,但是,我肯定是服从判决结果,该赔就赔,精神损失费根本扯淡!”

“呵,好呀,你不开口说话,我都忘了我亲弟弟也在这,在这里使劲胳膊往外拐呢。我每个月都给爸妈交不少生活费,想必那当中也有被你吃喝的,给你交学费的,把你养的能说会道来咬我?”

跟弟弟吵架可是唐优美的强项,从小到大,她一次也没让步,死磕到底也要跟弟弟打个平手。

唐优秀还是大学法律系学生,因为十分崇拜丁一树,自愿无偿到丁一树那个穷得叮当响的律师所打杂跑腿。

唐优美从来不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

为有钱人辩护,而不是去帮那位贫穷可怜的违法者,错了吗?就要受到道德谴责吗?

丁一树怕公事影响了唐家姐弟情谊,挡在两人中间,这边劝一句那边劝一句,最终还是回归正题,满眼真挚望着唐优美。

“唐律师,我的当事人经济情况、家庭的难处,你也看到了,就算他犯错了,犯法了,生病的孩子是无辜的。精神赔偿的部分,希望能跟你的当事人汤先生协商一下,减免去。汽车被刮花了,赔偿维修费用是应该的,精神赔偿费用,实在值得商榷。”

丁一树长得挺水嫩年轻,要不是穿着一身正装,还以为是唐优秀的大学舍友呢,就是讲话总有点“过时”。

从小学开始就这个画风,唐优美怎么也对他喜欢不来。

要说人以类聚,唐优美确定自己和丁一树绝对不是同类,他们在彼此的眼中,一定是跟外星人无差的异类。

道不同不相为谋,现在和未来,他们要走的路都是完全不同,没有交集,没有利益关系,唐优美不需要对丁一树让步。

“我的当事人有很多辆车,但是他最喜欢的就是被刮花的这辆车,他的精神确实受伤害,提出精神赔偿合情合理!”

“姐,你这是强词夺理!”唐优秀气得直跺脚。

他气的不只是今天师父又输了官司,他气愤的是亲姐姐为什么是这种势利无耻的女人。

唐优美直接无视了弟弟,冲丁一树一笑,重新戴上墨镜。

“公司的车来接我了,再见。哦,希望最近别再见了吧?要不然,我怕接连打输官司的打击太大,会让丁律师一蹶不振呢。”

“算了,优秀,我们尊重法院的判决,你姐姐说的对,她赢了,就是最好的证明。”

“师父,一树哥!你就是人太好太温柔太包容了,才会从小学到大学都能忍受我姐这种人。”

丁一树只是淡淡一笑,轻轻拍了一下唐优秀的肩膀。

在他心里,唐优美是他的老同学、青梅竹马、好朋友,只不过他们成为律师后坚守的信念不同,追求不同。

而每一个人,都有权利跟随自己的心意去追寻和创造未来。


唐优美双手伸出,恭敬俯身,接过【名扬律师事务所】老板宋朝阳递过来的奖金信封。

“汤总很满意你帮他申请的精神赔偿,下了庭就给我打电话猛夸你是巾帼英雄不让须眉,还打算给你介绍几家大公司的顾问工作。”

宋朝阳欣赏唐优美,她从来不说“正义”,她比谁都熟悉法律,在她的人生词典里只有“胜诉”。

打赢了的人就是得到了法律的肯定,就是正义的一方。

唐优美不会纠结帮穷人打官司还是帮有钱人打官司,更不会感性释放同情心,她只接下能赚钱的委托。

“好啦,今天早点下班,跟男朋友去庆祝一番?还是跟家人聚聚?”

唐优美在律师事务所附近买了一套小公寓,方便加班到半夜,有时候干脆就套个睡袋在办公室凑合一夜。

“谢谢师父,我会好好享用劳动得来的成果。”唐优美微笑着,轻轻晃了晃手里的信封。

接过来的时候,她就在心里头掂量了。

不多不少,大概也就是一万块钱。

宋朝阳小气抠门,圈子里不能说出口的众多周知,他是胜率最高的金牌律师,创办的【名扬律师事务所】又跟许多大公司来往甚深。

利益相关,大家心里再多的不满,也不敢轻易吐槽,对着宋朝阳说出来的全是巴结奉承的好话。

站队很重要,唐优美理解他们,她也是做出了同样正确的选择,大二那年就拜师,给宋朝阳当了好几年的无名跟班,背后助手。

唐优美拿着奖金信封,毫不避讳地走在事务所走道,宋锦程迎面走来。

“优美,你回来了啊?怎么,我爸又拿钱砸你了?也不见他给你安排一些好的案子,整天把这些芝麻绿豆的麻烦事推给你。”

宋锦程借着替她打抱不平,约她吃饭:“我爸太没诚意了,我这个做儿子的,总要有点实际行动,我订了法式餐厅,帮你庆祝一下。”

整个事务所都知道,宋锦程和唐优美正在搞暧昧,只是看到他们并肩走着说话,办公室里面的同事们已经窃窃私语。

唐优美嘴角一扬,这就是她要的效果,提醒其他单身女同事:宋锦程我预定了,这家事务所未来的继承人和老板娘的位置,都是我的。

“哎,听起来就很好吃,我早就想去试试那家法式餐厅了。但是,今晚我想回家陪陪爸妈,你也知道的,我最近时常在办公室过夜,自己小家都没回去,更没时间陪伴家人。”

面对宋锦程提出的邀请,迫不及待就接受,过于明显的精心打扮,这都是错误示范。

在他心里,自己工作上进,是一位优秀的职场女性,这个形象已经牢固了。

但是,要真正打动他,还需要有着顾家的另一面,时刻把家人放在心里和首位,这样的女性更有温度更有爱。

“你真孝顺,希望以后有机会,我也能陪你回家拜访叔叔阿姨。”

宋锦程不是随口一说,他表情特别真诚。

“啊,这些奖金,你是打算今天回家用来孝敬父母,对吧?”

宋锦程下意识看了眼唐优美手里的信封,高度适中,按照老爸的小气程度,总额不会超过一万块。

唐优美没有正式回答,只是迷人一笑。

回到办公室简单收拾了东西,唐优美一路保持优雅迷人的笑容,跟同事们、大门口保安一一打招呼,飞快走出大厦,路口的风迎面扑来,她脸上的笑容也被风吹散了。

银行柜员机里,唐优美娴熟地操作,把现金存入,再进行转账。

下庭的时候,她偷偷见了丁一树的当事人,向他要了银行账号,理由是:“我必须监督你有没有给我的当事人转账,只要查到你的账号转了赔偿金,我们就不再追究你。”

她是一名优秀的律师,胜率超过六成,尤其是对上丁一树的官司,胜率百分百。

她前途无量,考虑到漫漫人生,选择【名扬律师事务所】是正确的。

宋朝阳能带她赚大钱,买房子,开豪车,她还能近水楼台跟宋锦程搞暧昧谈恋爱,嫁入律师世家。

她的人生当然不能为了一名可怜的摆摊陌生人毁掉,她不可能站在师父和金龟婿的对立面。

不过,她可以在能力范围内,稍微给那个陌生人一点经济帮助,这不是无用功。

丁一树和弟弟试图让有钱任性的汤总去理解他们贫穷悲惨的当事人,那就是无用功。

她把信封里的一万块放进去,系统提示超过了100张钞票。

“哟,是数错了还是变大方了?居然给了一万一千块,行,多出来的一千块给老爸买点好酒。”

难得回家一趟,也不能两手空空,被街坊邻居看到了,还以为自己就知道赚钱不知道回报父母。

唐优美完成转账,收好一千块钱,转身要走,银行自助终端机的界面一闪而过的程序错误提示,伴随着“滋滋”的奇怪声响。

唐优美回头要看清楚闪动雪花的终端机屏幕上是什么,好像是一组错误提示的英文字母,还没看清楚,两名银行客户走进来,打量愣在原地的唐优美。

自助终端机上“滋滋滋”的雪花瞬间消失,界面恢复正常,两名新进来的客户向唐优美投来怪异的眼神,好像不正常的只有她。

唐优美落荒而逃,有一种莫名的不痛快,好像背后一双眼睛正在盯着她,研究分析她。


唐优美今天回家吃饭,次要任务是给老爸买点好酒喝,首要任务是继续说服弟弟离开丁一树的【时光事务所】。

“这楼梯,没完没了啊!以前有这么难爬到我家五楼吗?累死了,早知道先换一双运动鞋才回来。”

唐优美爸妈还住在老家,楼龄将近20年的爬梯房,唐优美好几年不住这里。

小时候她明明能跟弟弟、跟当时还住在这里的丁一树比赛,每次都是她最快泡上五楼的。

她的体力变差了,就像她跟丁一树、弟弟的关系变差了一样。

什么都会变,变得更好就行了,比如她前几年都向爸妈提议换房子,换个更好的居住环境。

唐优美买下那套小公寓之前,就着手头的存款跟爸妈商量,一块换个大一点的电梯房,当然最好就是离她上班的事务所近一些的小区。

爸妈是迟疑了,说买房子也不是买颗白菜,说在这里住了十多年也有感情了。

唐优秀强烈反对了,理由还十分充足。

“爸妈,你们不能偏心啊,要是把房子换到姐上班的事务所附近,那离我现在的大学,我未来工作的事务所特远,简直城市的两端。”

唐优秀这话结实把唐优美气坏了,扯到未来就业的事务所,不用问也知道,唐优秀说的是丁一树那家出了名穷事务所。

好不容易考上法律系,将来能当一名律师,结果跑去当义工?

唐优美看来,弟弟还不如早点退学去扫大马路,别浪费爸妈的钱给他交学费了。

未来就业了,别说孝敬爸妈,指定还要啃老,跟丁一树走一样的路。

不过,人家丁一树家里有矿,不能比。

丁家父母做生意赚到了第一桶金就从这里搬走,后来眼光独到投资房产又大赚了一笔,现在坐拥家财万贯,坐吃也不会山空。

爬个五楼楼梯跟翻山涉水一般难,凭着仅剩几口气,以为终于能回家坐下来喝口茶,差点被堵在楼道的货品绊倒。

爬上五楼难,要是被绊倒,直接滚下去就容易多了。

“嘿,这不是老唐家的律师女儿?稀客啊,今天怎么有空回来看我们老街坊?”

住他们家隔壁的章姨,推开家门探头来看,笑着打哈哈:“那个啊,我们最近货有点多,先放一放,来,你小心点上楼,别碰到了。”

“章姨,这些东西是你的吗?我之前不就说了,楼道是公共区域,还是逃生通道,你整天把自家的货品堆放在这里,不只是公器私用了,还造成了安全隐患啊。”

章姨从以前就占用楼下公共区域种菜养狗,还在楼道堆放货品,唐优美读了法律之后就提醒她好几次,她每次都打着哈哈说“一场邻里别计较啦”。

唐优美回家一说起,爸妈也是同样的调子:“哎,我们跟章阿姨做了十几年的邻居,别因为小事情闹得不高兴,一场邻居。”

遇上这种邻居,有多远就该躲多远吧?

唐优美一走路脚踝就疼,刚刚给那些堵塞楼道的货物撞到了,气不打一处来,决意这次要坚定立场,解决章姨带来的问题。

“章姨你要是不听劝,继续这么做,我会考虑找社区来解决,也会考虑给你出律师信。”

章姨看唐优美板起脸,语气也相当不客气,还恐吓她,也不客气了。

“哇,了不起啊,当上律师呢,就知道拿这些我们不懂的东西吓唬我们!十几年邻居,一点情面都没有!”

唐优美自认有理,不打算退让,昂首挺胸要反击,被冲上楼来的弟弟一把挡到身后去。

“阿姨别生气,我替我姐道歉,她说话就这样,没礼貌,长幼不分。”

唐优秀微笑着,语气温和,话锋一转:“不过,阿姨,我们楼道地方不大,您家里这些货品呢,我看都是属于易碎的、易燃类型,放在这里,给人碰坏了不好,万一谁丢个烟点着了,后果更是不堪设想啊。”

阿姨认真听着,害怕地皱起眉头:“哎,优秀说的有道理,我、我回头跟我儿子说说,让他赶快把这些货该寄出去的寄出去,剩下的找个小仓库存起来!”

“太好了,嘿,要是哥需要帮手,让他随时喊我啊,我有的是力气。您看这上下楼梯,老是特地把货搬到五楼来,也不容易呢,外面租个小平房存放起来更好。”

唐优秀像个孝顺儿子,挽着章姨的手臂,一路把她送回家去。

“嘿,要不是十几年的邻居了,还以为你跟你姐不是亲生的呢,都是一对爸妈生养的孩子,怎么差别就那么大?”

章姨进家门之前,还特地探头看唐优美,怕她不知道说的是她。

“优秀”,唐优美给弟弟竖起拇指。

“优秀啊,爸妈随手给你取的名字,你可别以为自己真的很优秀,还学着丁一树当烂好人了?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同情别人,最后害了自己,这种事可不少。别说我没提醒你,跟他混下去,没前途的。”

“你别诋毁我师父啊,小心我给你发律师函,告你污蔑他人。”

唐优秀一脸得意地反击姐姐:“要不是我好言相劝,你和章姨,这会估计抓着对方的头发打起来了吧?所以说,我师父的方式是对的,怀柔感化。身为你的亲弟弟,我才应该提醒你,宋朝阳那家律师事务所出了名势利拜金,你跟他混,小心近墨者黑。”

唐优美恨不能穿越时空回到过去,真有这种好事发生,她一定要完成两个穿越任务。

一是千方百计阻止老爸老妈二胎,养条狗也不要这么个冤种弟弟;二是小学就闹翻天也要让爸妈搬家转学,绝对不跟丁一树当青梅竹马的死对头。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