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热门小说 > 女频言情 > 顾少的白月光是杀手

顾少的白月光是杀手

無難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上一世,姜繁有眼无珠,错爱上自己的雇主,为了他,她肝脑涂地,死而后已。可他却不是一个值得托付的对象,她最终落得个不被信任,尸骨无存的下场。再睁眼,姜繁重生在执行任务这一年,这一次,她一定不要重蹈覆辙。她要报仇,要让上一世欺侮过她的人付出代价。可她没想到,又出现一个雇主,不仅总是过来纠缠她,还非要把她当成心头白月光!

主角:姜繁,顾霆川   更新:2022-08-09 09:39: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姜繁,顾霆川 的女频言情小说《顾少的白月光是杀手》,由网络作家“無難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上一世,姜繁有眼无珠,错爱上自己的雇主,为了他,她肝脑涂地,死而后已。可他却不是一个值得托付的对象,她最终落得个不被信任,尸骨无存的下场。再睁眼,姜繁重生在执行任务这一年,这一次,她一定不要重蹈覆辙。她要报仇,要让上一世欺侮过她的人付出代价。可她没想到,又出现一个雇主,不仅总是过来纠缠她,还非要把她当成心头白月光!

《顾少的白月光是杀手》精彩片段

姜繁重生了。

带着大朵大朵暗红色蜿蜒在纯白色蔷薇花丛里的记忆,她重生回了24岁的这一天。

咆哮的海浪拍打着石岸,呼呼的海风传递着腥咸的气息。

与上一世同样的场景,经历的人却是不同的心境。

上一世,她爱上了自己的雇主。

她成为了那个人豢养的一把刀,一把最锋利的刀。

她为他卖命为他上刀山下火海最终却换来他的怀疑。

他心有别属。

他不相信她。

哪怕是在她生命的最后一秒,他仍坚持着所见的一幕认为她是他哥哥派来的奸细,义正言辞的将她驱逐——

所以重来一世,姜繁只想为自己好好活着。

她要逃离有关他的一切。

她要努力赚钱赚钱开公司抢走他生意并站在顶峰将那些欺侮过她的人狠狠踩在脚下。

所以她必须‘死’。

醒来后的姜繁仅仅是扫了眼追逐而来的人群,随后便毅然决然的跳进了海里。

水波惊起巨纹,不久后便恢复为沉寂。

她顺着记忆游了一天一夜。

再上岸时犹如搁浅的鱼。

没有食物,没有细软。

仅有的一元硬币被她用来买了瓶水。

甘甜液体入喉的瞬间带着清透的爽意。

真正意义上的重生恢复自由,也是真正意义上的身无分文。

为了填饱肚子,兼职洗碗打杂刷盘子的工作姜繁一一做了个遍。

在终于买下重生后的第一部手机后,她瞅着某就职网上的信息,暗自决定——

她要干票大的!

南城顾家,招聘保镖,现场笔试,胜出者得,食宿全包,年薪百万。

姜繁承认她有赌的成分。

但是,她赌赢了。

在全场惊悚的目光中,姜繁面不改色地走进了顾家。

金黄色的吊灯悬挂在白瓷般的天花板上,大理石纹样的地面干净的似乎可以映出过来人的影子。

她摇摇头将莫名的熟悉感压下,就听得沙发上吃些水果的少女满不相信地发问。

“你就是刚刚在外面一打十的那个女人?”

“看着也不太像啊。”

说着她摇了摇身旁的男人。

“哥,你说呢?”

男人这才抬眼。

当看清楚姜繁的容貌后,瞳孔一缩。

“是你!”

一副见了鬼的样子。

少女不悦地嘟起嘴,眼睛却是好奇的瞅向姜繁。

“哥你说谁啊?

没有回答。

男人猛地从沙发上跳起,三步并两步的小跑到不远处。

姜繁顺着视线望过去才注意到那里竟站着个人一直在打量着她。

“老顾老顾,你看她是不是——”

“不是。”

斩钉截铁的回答。

气氛诡异得过分。

男人仍想说些什么就被少女捂着嘴拖着离开。

被称作老顾的人步调平缓的走到她面前,眉眼间的淡漠伴同侧脸的冷硬线条在灯光下染上凛冽的寒芒。

姜繁挑眉。

顾霆川。

上一世她曾在那人的书房里看到过不少关于他的介绍。

传说中的全界大佬,千亿富豪,坐拥数百家跨国公司,常年霸占全国最想嫁男人榜第一名……

想到那人,姜繁的神色暗了暗,她不着痕迹地将情绪压下,再仰起头时脸上已经挂了笑意。

“顾先生您好,我是——”

“姜繁。”

顾霆川走到她面前站定,解开了两颗扣子的衬衫松垮地搭在锁骨上,透着些慵懒匪气。

姜繁愣了几秒,随后就听得男人再次开口。

“应聘?”

“还是?”

冷冰冰的几个字带着些许嘲讽的意味。

姜繁敏锐的捕捉到他情绪的微变,以及口中的又字。

她怔了怔,在脑海中迅速过滤了下两世执行过的所有事件,确定均跟顾霆川无关后勾起一个客气而疏离的笑容。


“顾先生说笑。”

“姜繁来这当然是应聘。”

“是吗?”

顾霆川嘴角微微上挑,紧锁的视线步步紧逼,使得姜繁忽而有种无处遁形的感觉。

“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

说着他状似无意般的瞟了眼姜繁的脖颈处。

当看到那只若隐若现的粉红色的蝴蝶胎记后,眉心微动,神色蓦地有些自嘲。

“姜小姐身手不错。招招直逼要害。”

“不知道姜小姐之前是做什么的。”

状似无意般顾霆川瞟了眼问起。

姜繁瞳孔猛地一缩。

她怎么忘了出招还有习惯这件事。

这男人的眼力,有毒!

她晃了晃神,再抬眸时笑起。

“家境不好,之前是打黑拳的。还给人做过健身教练什么的。”

说着,她像是不好意思般拢了拢头发。

奈何顾霆川却是定定地瞅了她眼。

“我还以为,姜小姐会是个杀手。”

!!

闻言,姜繁倏地后退了两步,警惕地审视着眼前眉峰凌厉的人,两条腿注了铅般定在原处。

顾霆川见状仅是嗤笑了声,随后在姜繁的防备的眼神中再次逼近。

直至将姜繁逼靠墙板。

“姜小姐那么紧张做什么。”

“难不成,真被我说中?”

平淡的声线气息倏而加重。

放大的俊脸落在她的面前,布了薄茧的指腹有意无意地在她的下巴处磨拭。

姜繁的心跳漏了半拍。

在迅速压下心中波澜后,她对上顾霆川那双危险光芒乍现的眼。

“噗嗤——”

姜繁笑出声。

“顾先生说笑了,姜繁要真是个杀手哪里还用得着出来找工作。”

说着,她挑眉似笑非笑地盯着顾霆川。

空气有一瞬间的凝滞。

顾霆川抬眸与姜繁对峙。

良久。

“是吗?”

姜繁一眨不眨地盯着眼前仿佛是带着玩味笑容的男人:“不然顾先生以为呢。”

顾霆川勾唇。

“既然这样,月薪五百万。”

“如何?”

“你确定?”

姜繁愕然。

有钱都这么任性了么?

虽然她没当过保镖,但这价位——

眼睛眯了眯。

余光一闪,视线落在合同期限上。

五年。

月薪五百万,年薪六千万,五年三个亿?!

“顾先生花这么大价钱只是为了雇个保镖?”

“不然呢?”

顾霆川冷哼一声将她的话原封不动扔回给她。

“除非... ...你是觉得你不值这个价。”

定定的一眼蕴着些许半真半假的挑衅。

激她?

姜繁挑眉,微微颔首,再抬眼时已然笑起。

“既然如此就多谢顾先生了。”

“只不过,我很好奇顾先生的那位朋友究竟是把我认成了谁。”

许是没想到姜繁会问出这个问题,顾霆川定定瞅了她一眼。

“一个故人。”

“死了。”

姜繁挑眉。

第六感告诉她,这个所谓的故人绝对不一般。

如若不然,作为一个月薪五百万的保镖顾霆川为什么会给她的首个任务通篇下来就四个字。

——除草园丁。

她望着花园里成千上万种的花草。

都是钱。

姜繁心情大好地哼起歌。

人逢喜事动力足。

一下午的时间园子就被清了个七七八八。

总算快到饭点。


姜繁揉了揉略有些酸胀的太阳穴,忽的听见某种名为尖酸刻薄的声音传来。

“喂,就你,想什么呢?”

尖细跋扈的声音。

姜繁眯起那双精致的丹凤眼。

当看到某个长相与顾霆川有两分相似的女人正踩着恨天高向她走来时,无奈的撇撇嘴。

得,来活了!

入职第一天她就听管家老冯说过:顾家有个表小姐叫顾妤婷,性格娇纵脾气很大。

因为有顾母惯着,这么多年来凡是顾霆川身边无血亲关系的异性,上到秘书,下到女佣,没一个能逃得过这表小姐的侮辱。

姜繁眸底掠过些许玩味之色,她脸色不变,转过神静静看着顾妤婷。

“喂,我叫你呢。”

“你是聋了还是瞎了,还不赶紧过来!”

姜繁眉头微蹙。

“有事?”

“怎么着,没事本小姐就不能找你了。”

顾妤婷不屑地拢了拢头发。

“你别以为我当上我哥的保镖,就可以妄想飞上枝头当凤凰。”

“本小姐今天就是来看看被我哥高薪聘请的贱人是什么样子。”

“喂,你怎么不理我。”

理你才有问题呢。

你见过哪个正常人跟疯子讲道理的。

姜繁在心里翻了个白眼。

“也不过如此吗。”

“顶多也就是白点眼睛大点。”

“就你那样的,我哥身边一抓一大把,你这个小贱人……”

顾妤婷眼见她自言自语半天姜繁也不回应,瞬时气的跳脚,她大步迈到姜繁面前,一把就要扳过姜繁的肩膀。

谁成想就在这时,姜繁突然转头,手上执着的园艺剪刀在阳光下晃着银色的光。

顾妤婷下意识后退几步。

“顾小姐请自重。”

说着她对着花草咔咔两下,手起枝落。

像是展示般,还有片不知名的叶子,随着风飞到顾妤婷的衣服上。

“你!我要让我哥辞了你。贱人贱人贱人!”

顾妤婷被触怒,脸色涨红。

她跺着脚手颤抖地指着姜繁,眼见着姜繁依旧不为所动,抬起手就要去拽姜繁头发。

姜繁眯了眯眼,攥着剪刀的手渗着厉意。

待顾妤婷凑过来时她剪刀微动。

寒光一闪。

几缕乌黑颤抖着从半空中散落。

顾妤婷惊呼出声。

难以置信地睁圆了眼。

“抱歉,手滑了。”

姜繁偏了下头,脸上没有分毫认错的意味。

她冷眼瞅着尚未回过神的顾妤婷,目光投向她身后的不远处。

顾霆川不知道已经看了多久。

像是找到了委屈的宣泄口般。

顾妤婷剁了几下脚,向顾霆川跑去。

“哥,她欺负我,你快开除她。”

顾霆川只是瞟了眼。

“滚。”

意料之中的反应,姜繁拿起剪刀转身就要往外走,却被管家老冯拦住了去路。

“没说你。”

姜繁回头就对上顾霆川的眼睛。

“冯叔,送表小姐回去。”

“哥,你……”

顾妤婷的笑容凝滞在脸上,脸色霎时由得意变得惨白,她不可思议地盯着顾霆川,有泪水涌出。

“你就为了这个贱人竟然要赶我走?”

“贱人?”

顾霆川沉眸,面上不辨喜怒。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