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热门小说 > 女频言情 > 离婚后顾先生猛撩前妻

离婚后顾先生猛撩前妻

南枝墨染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三年前,苏以宁和顾南洲是亲密无间的恋人,但后来因为一场误会,两人分道扬便。可三年后,当苏以宁从国外回国后,顾南洲后知后觉自己当年被欺骗感情,突然上门给自己报仇。他报仇的方式奇葩又直接,竟然提出要苏以宁给他做情人,还必须是见不得光的那种。苏以宁丝毫不怕他,只觉得这上门纠缠的狗男人病得不轻。于是,顾南洲不得不开始撩前妻,挽回她的心!

主角:苏以宁,顾南洲   更新:2022-08-09 09:39: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苏以宁,顾南洲 的女频言情小说《离婚后顾先生猛撩前妻》,由网络作家“南枝墨染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三年前,苏以宁和顾南洲是亲密无间的恋人,但后来因为一场误会,两人分道扬便。可三年后,当苏以宁从国外回国后,顾南洲后知后觉自己当年被欺骗感情,突然上门给自己报仇。他报仇的方式奇葩又直接,竟然提出要苏以宁给他做情人,还必须是见不得光的那种。苏以宁丝毫不怕他,只觉得这上门纠缠的狗男人病得不轻。于是,顾南洲不得不开始撩前妻,挽回她的心!

《离婚后顾先生猛撩前妻》精彩片段

苏以宁从来没有想过,会在酒吧里碰上顾南洲。

此刻,她被顾南洲攥进了洗手间。

顾南洲捏着她的下巴,他的眼睛里全然都是冷冰冰的寒意,似乎是想将她弄死。

“苏以宁,你还敢回来!”

苏以宁对上他的眼睛,冷笑了声:“我为什么不敢回来?倒是顾先生你,一见面就这样,不好吧?”

那语气,端的那叫一个狂妄。

苏以宁打掉他的手,“顾先生,如果想叙旧呢,没空!如果想找事打架,这里太小,挑个地,我奉陪!”

如果可以,苏以宁不想再遇到他顾南洲。

但,她也明白,回了海城遇到顾南洲在所难免。

“回来,你就不怕我弄死你?”

可以的话,顾南洲很想弄死这个狠心的女人。

他想把她的心挖出来看看,到底是什么做的?

苏以宁靠近过去,极其狂妄地说:“顾先生,这句话我同样送给你。”

是的。

苏以宁恨顾南洲。

望着眼神里充满了冷意的苏以宁,顾南洲不知道心里怎么想的,突然伸手搂住了她的细腰,紧接着低下头在她唇上狠狠地咬了一口。

苏以宁吃痛,想要挣扎开,却被他紧紧禁锢着动弹不得。

苏以宁眸色一冷,狠狠踩了他一脚。

顾南洲感受到了痛,松开了她。

苏以宁扬起手便想打他。

顾南洲似乎是知道她会有所动作,伸手抓住了她的手,禁锢住她,紧接着他扯下了自己的领带,以极快的速度绑住了她的双手。

那动作,行云流水那叫一个帅。

论身手的话,她的确不是顾南洲的对手。

顾南洲绑住了她的双手后,不等她开口骂人,直接扛着她就走。

苏以宁哪里容许,骂道:“顾南洲,你放开我!绑人算什么男人,有本事就和我打一架!”

打架?

呵呵,真打起来,她这细胳膊细腿的,他得弄断了。

顾南洲无视她的骂声,扛着她出了酒吧,来到一辆黑色的迈巴赫前。

秦风看到这一幕都惊呆了,顾总怎么从酒吧里扛了一个女孩出来?

这个女孩是谁?

不对,现在问题是……

顾总这是……

要做绑匪?

秦风也不敢过问,连忙打开了后座的车门,恭敬地喊了声:“顾总。”

顾南洲将人丢到后座上,苏以宁趁着顾南洲想要上来的时候伸出脚狠狠地踹了他一脚。

极狠。

用了很大的劲。

事发突然,顾南洲压根就没有防备,这一脚被她踹退了好几步。

而苏以宁,趁着这个机会连忙从车上跳了下来,也不管自己的双手是不是还被绑着,撒腿就跑。

和顾南洲这个仇,算是结下了。

秦风简直就是傻眼了。

顾总被绑来的女孩踹了!

顾总绑来的女孩跑了!

顾总绑来的女孩是……

他刚刚看清了,是苏以宁小姐!

顾总的初恋女友!

天啊,他看到了什么?

顾总他被初恋女友给……

看到不该看到的,会不会被顾总灭口?

顾南洲脸色阴沉,被踹到的地方还作痛着,他咬着牙道:“还愣着做什么,追!”


苏以宁跑了。

在顾南洲再也追不上的地方的停下,解开了绑着她双手的领带,然后将领带十分厌恶嫌弃地丢进了一旁的垃圾桶里。

想到今晚倒霉碰上了顾南洲,苏以宁骂了一句脏话。

最后,离去。

……

星悦小区,32楼3201房。

夜色深沉。

苏以宁被一阵敲门声吵醒。

刚刚睡着不到半小时,此刻被吵醒,苏以宁很恼火,特别是今晚又倒霉碰上了顾南洲,这让她更加恼火了。

过去开了门,正要开门骂人,当看到门口的男人时,苏以宁愣住了。

是顾南洲这狗男人。

顾南洲一脸的冷意。

只是当见她穿着一条黑色的性感吊带裙,露出春色的时候,眸色微微变了。

脑子里瞬间就蹦出一句形容词来:勾人命的狐狸精!

大晚上的,穿这样,是要勾引谁?

顾南洲更想弄死她了。

苏以宁也回神过来,意识到什么后,想要将门关上。

但,顾南洲像是早就知道她的想法,挡住了门。

“你想干嘛?”苏以宁冷着声问。

顾南洲并没有回答她的话,而是推开她,直接进门。

苏以宁怒了。

“顾南洲!”

顾南洲无视她的话,走进来,打量了一下她的房间,紧接着十分自来熟走到客厅的沙发上坐下。

坐下后,他将身上的西装外套脱了放到一旁,又单手解下衬衫上最上面的扣子,露出了他那性感的胸膛。

姿态优雅,气质清冷矜贵,妥妥的禁欲男神,又撩又野,眼神里却是染着寒意。

苏以宁关上门,跟了过来,看他跟逛自己后花园一样似的,还将衣服给脱了,咬着牙怒道:“顾南洲,拿上你的衣服,给我滚出去!”

顾南洲染着寒意的墨眸看着她。

苏以宁不知道他想干什么,但现在,只想让他走。

现在,她不想跟他打架。

打不过,又是在她家里,打坏了东西,她亏。

看他坐着不动,苏以宁想踹他:“顾南洲,你到底想干什么?”

想干什么?

顾南洲也想问自己,他到底想干什么?

或许,他是疯了吧?

她从酒吧跑了之后,立马让秦风去查了她的住址,然后赶了过来。

“你踹了我一脚,你说,我想干嘛?”

“怎么?追过来,还想踹回去?”

她不认为顾南洲有这么无聊。

当然,也不排除顾南洲就是有这么无聊。大半夜不睡觉,跑过来找前女友麻烦。

“我踹你一脚,你受得起吗?”他勾唇,凉凉道:“不如,做场交易,如何?”

鬼跟他做交易!

他又说:“做我的情人,今天的事,就算了。”

苏以宁像是听到了极好笑的笑话,嗤笑了一声。

她一副看智障的眼神,极其狂妄地看着他,勾唇冷笑:“做你的情人?呵,可别告诉我,堂堂南洲集团的总裁,还对我这个前女友念念不忘?”

他嗤笑,“念念不忘?苏以宁,你觉得,你配吗?”

“我当然是不配!顾总要包养情人,找别人去。”

苏以宁懒得再跟他废话了。

“挑个地,动手吧!”

打完了,她好睡觉。

顾南洲却在这时起身,朝她逼近,用他那完美的身高气势压制着她。

随着,捏着她的下巴,不容她拒绝的语气,冷声道:“苏以宁,这个情人,你不想做,也得给我做!”


以顾南洲的手段,想要弄死谁,分分钟的事情。

但,苏以宁可不是好欺负的人。

“有病呢,就去治。趁早,还能治。”

说完后,苏以宁就朝他出手了。

且,招招下手狠,丝毫没有要留情的意思。

比起打坏家里什么东西,她现在想打破顾南洲的狗头。

苏以宁压根就不是顾南洲的对手,顾南洲一直处处反压制着她。

当然,顾南洲也没有落下什么好。

打了二十几招后,顾南洲也没有什么耐心了,直接将她反压住,往沙发上一丢,随着欺压过来。

“老老实实做我的情人,被包养!”

“顾南洲,你有病吧?”

是忘记三年前的事情了吗?

是不知道她恨他吗?

“我有病,你有药?”

苏以宁:“……”

顾南洲盯着身下的人,因刚刚动手,裙子都皱了,头发也乱了,此刻狠狠瞪着自己的样子,却还是那样勾人。

他不得不承认,苏以宁很美。

简直就是美的过分,美的太招摇了。

他也不得不承认,对她,有反应。

更不得不承认,心里,是怨恨她的。

比起怨恨,更多的是庆幸,苏以宁这个要人命的妖精回来了。

苏以宁是狠狠瞪着压制着自己的人。

在顾南洲眼中,气氛则是变得有几分暧昧不明了起来。

他盯着身下的人,不受自己控制,低下头做点什么的时候,手机却在这个时候不给面子响了起来。

顾南洲起身,从口袋里将手机拿了过来,来电显示是顾南烟。

顾南洲并没有要避讳苏以宁,只是语气很是不悦:“什么事?”

电话那端,顾南烟很是不满抱怨地道:“大哥,你去哪了?这么晚还不回家?小年年等着你呢,他说你骗他,你要是不回来,他就不睡觉。”

顾南洲没有立马回话,而是回过头看了一眼正在整理衣服的苏以宁。

脑子里,却是她刚刚被自己压在身下的模样。

“大哥,大哥,你在听吗?你在哪里啊?”电话那端,又传来顾南烟的声音。

顾南洲沉了沉眸,冷冷回了一句:“没空!他爱睡不睡!不想睡就把他丢出去!”

然后,将电话给挂了。

此刻,正在别墅的顾南烟一脸懵,又看了看某个委屈巴巴不睡觉的小宝宝。

听着他不知道和谁的电话,苏以宁心里只是想着,还真的是无情!

估计是顾南洲的某个情人,找他了。

这三年,估计顾南洲都换了不少情人了吧!

想来也是,顾南洲这样的身份,身边的女人肯定是不少的。

只是,今天口味变了,上门找上前女友了。

不,应该说,上门找她这个前女友报复来了。

她知道,顾南洲恨她。

因为恨,所以想要羞辱她,报复她。

苏以宁也没兴趣管他什么情人的事,冷冷道:“出去!”

被刚刚的电话打断,顾南洲眸中清醒了,又变得冷漠了起来。

他看着她说::“突然回海城,是因为你外婆吧?”

这三年,她消失得干干净净,找不到一点点痕迹,却在今天突然出现。

海城中,大概除了她外婆,就没有什么是值得她再留念记挂的人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