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热门小说 > 女频言情 > 厉少娇宠出来的狠角色

厉少娇宠出来的狠角色

你是一道光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上一世,李若童凄惨而死。继妹陷害她,不仅害她毁容,还抢走了她的未婚夫。甚至,未婚夫也不是好人,竟然联手渣妹一起害死了她。再睁眼,李若童在另一具身体中醒来,此时的身份是名媛千金。可虽然身份尊贵了,地位却不高,得亏嫁了高富帅,才在豪门有些话语权。于是,她对渣男渣女展开复仇!

主角:李若童,厉名爵   更新:2022-08-19 19:06: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李若童,厉名爵 的女频言情小说《厉少娇宠出来的狠角色》,由网络作家“你是一道光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上一世,李若童凄惨而死。继妹陷害她,不仅害她毁容,还抢走了她的未婚夫。甚至,未婚夫也不是好人,竟然联手渣妹一起害死了她。再睁眼,李若童在另一具身体中醒来,此时的身份是名媛千金。可虽然身份尊贵了,地位却不高,得亏嫁了高富帅,才在豪门有些话语权。于是,她对渣男渣女展开复仇!

《厉少娇宠出来的狠角色》精彩片段

清晨的阳光从窗外投射进来,照亮了房间内奢华整齐的摆设,就连天花板都雕刻了精美绝伦的壁画。

毋庸置疑,这是一个有钱人家。

我被人救了?

李若童蹙眉从床上醒来,拍了拍像是醉酒的脑袋走进浴室,想要净水洗脸,看到镜子中的自己,惊愕呆住。

镜中人有一张精致的小脸,下巴微尖,柳眉弯弯,一双微上挑的桃花眼,眨合之间自有风情流出,勾人心魂。

尾端卷翘的长发因睡觉而稍微散乱,却凭添了一份慵懒的撩人气息。

往下看去,睡衣之下包裹着一具玲珑有致的身材。

简而言之,这是一位堪称完美的女人,而并非是右脸有胎记,患有轻微肥胖症二百斤的女胖子。

她举起左手,在看到镜中人同样举起左手后,狠狠掐了脸蛋一把,痛的差些叫出声来。

原来这不是梦,她竟然跟小说中写的一样,死后灵魂附身到了别人的身体里。

既然重活一回,她绝对不会放过害死她的那对狗男女。

沐华廷,叶诗璇,你们给我等着......

李若童眼中划过冷意,洗漱完毕后打开衣柜,被里面高档的手工订制亮瞎了眼睛。

虽然都价值不菲,但却华丽老气,最终,她挑了件简单的白色蕾丝裙。

走出卧室,李若童看到了一位身穿女仆装的佣人,与此同时,她意识到了一件很严重的事情。

她竟然没有关于原主的任何记忆,要不要装作失忆?

就在她纠结的时候,女佣已经看到了她,“少夫人,你醒了?”

原来她已经嫁人了,她还以为自己是个千金呢。

李若童顿了顿嗓子,正要摆出少夫人的姿态说话,被女佣粗鲁的扭住了胳膊,“既然醒了,立刻去擦马桶!”

嗯?

她不是少夫人吗?

怎么佣人押犯人一样的对待她?

而且,擦马桶?

李若童挣开女佣的束缚,反手就是一巴掌,“放肆,我是这里的女主人,你怎么敢这样对我?”

女佣手捂着脸,眼神诧异看她,像是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

“夫人,你的胆子越来越大了。”

低沉磁性的声音传入耳中,很是好听。

李若童转过头,看到一位身材高大的男人走来。

得体的昂贵西装将宽肩窄臀四个字诠释的淋漓尽致,不过只是简单的走过来,却有种模特走T台的时装周既视感。

而那张脸,棱角分明、比例完美,每一道线条都像是精心雕琢的杰作。

不可否认,帅的令人窒息。

但很可惜,她的心被沐华廷那只狗凌辱的稀巴烂,不会再对男人,特别是帅气的男人有感觉了。

更何况,男人正以一种高高在上的君王姿态看着她,眼底极尽淡漠厌恶。

这让她明白为何她会被女佣欺负,都是因为原主不被自己的老公待见。

综合种种因素,她对眼前男人第一印象差到了极点。

李若童上前两步,眼神挑衅,语气嘲弄,“怎么,难道我连惩罚下人的权利都没有?”

男人看着她的目光透着古怪,像是看着外星生物,跟佣人刚才看她的眼神有惊人的类似。

就在李若童快要受不了时,看到男人开口。

“在这里,你不如狗。”

言外之意是说,她这个少夫人连狗都不如,当然没有惩罚下人的权利了。

她附身的原主以前到底过着怎样的非人类生活?

怎么会眼瞎嫁给眼前男人?

可她不瞎,所以不会延续这个悲剧。

“离婚吧。”李若童说的风轻云淡,神色轻松。

厉名爵眸色一沉,伸手用力钳住了她的下颚,“怎么?跟我玩欲擒故纵?”

男人全身散发着狠厉的低气压,理智让李若童不要继续招惹,但她那个暴脾气啊......

“自恋也要有个度,否则就是病。”

厉名爵深凝近在咫尺的人儿,明明还是那张脸,却再也找不到那种之前痴狂爱慕的眼神。

曾经的她,跟他说句话都会激动的浑身颤抖,现在竟然敢顶撞,更是提出了之前怎么都不肯同意的离婚。

“少爷,李家夫人以及二小姐在大厅内哭闹……”一名女佣惊慌失措的跑来,喘气汇报。

厉名爵余光厌恶瞥了她一眼,大步去往客厅。

这时,无数陌生记忆涌入“李若童”脑海。

原主是李家大小姐,也叫李若童,对刚才那位自恋男厉名爵一见钟情。

因巧合救了厉名爵的爷爷而嫁入厉家。

原主竭尽全力做一位好妻子,想得到厉名爵的爱,可换来的却是厉名爵的无限厌恶。

沦落到连别墅里的狗,都仰着下巴看她。

久而久之,原主患上了抑郁症。

在昨晚视频电话里,被一直嫉妒她能嫁入厉家的妹妹怂恿,服下安眠药死亡。

可怜的原主,就这样安安静静死了一晚上,没有一个人发现,直到刚才,被她附身重生。

既然附身原主重生,她就有义务报仇感谢。

她微眯了眯眼,去往大厅。

富丽堂皇的大厅,原主的后妈与同父异母妹妹李雅曼相互搀扶着痛哭。

厉名爵一脸漠然站在旁边,冷眼观看。

“真是可怜了我的女儿啊....才嫁来这里两年的时间...人就没了...她的人生才刚刚开始啊....为什么老天带走的不是我,为什么....”

后妈泣不成声,上气不接下气。

只是那眼泪,细细的,怎么看都像是眼药水。

李若童冷笑勾唇,站在后妈面前:“你在哭谁?”

“我在哭我的大女儿啊!”

后妈睁着朦胧的泪眼抬头,看到李若童此刻就站在她面前,惊骇的睁大眼睛,手指遥指她的脸,半天说不出话来。

李雅曼感觉不对劲,抬头看到她,尖声惊叫:“姐姐,你不是死了吗?”

李若童等的就是这句话,上去就是响亮的一巴掌。

她愤慨不已,“我好端端的站在这里,你为何说我死了?诅咒我吗?你怎么如此恶毒?”

脸上火辣辣的触感,令李雅曼整个人都懵了,几乎没过脑袋,她生气跳脚,扬起手就要打回去。

“贱……”

“啪——”

又是一记耳光扇在李雅曼脸上,这次并非李若童出手。

她意味深长看着后妈,只见后妈又是一记耳光狠狠扇在李雅曼脸上。

“雅曼,还不跟你姐姐承认错误。”


后妈力道之大,李雅曼的脸立刻红肿很高,她不可置信地看着后妈,“妈,你竟然打我?从小到大你都没舍得打过我!”

后妈暗骂一声自己的亲生女儿怎么会这么蠢!没理会李雅曼,而是对李若童道歉赔笑。

“若童,对不起,都怪你妹妹将梦跟现实混淆,这才闹了误会,既然你安然无恙,那我跟你妹妹就先回去了。”

梦?真亏这个后妈扯得出来。

李若童勾唇讽刺,看着后妈拉扯李雅曼,对她再三道歉就要离开,她手臂一伸,拦住两人。

“妈,自从我结婚以后你跟妹妹都没来看我,如今以为我死了才过来……”

李若童话语一顿,眸里的锋芒迸发,直逼后妈。

“知道的人以为你们在关心我,不知道的,还以为你们巴不得我死快点,好等着厉家给你们分财产呢!”

今天若不是她附身原主身上醒来,恐怕这个原主的后妈和妹妹,现在已经拿着厉家的巨额安抚金笑开了花。

“若童,你怎么能这样想……”

后妈想解释,厅外传来拐杖撞击大理石地面的声音。

随后,一位手持龙头拐杖,满鬓白发的老妇人走了进来,不怒而威的气势令整个大厅骤然降温。

只见老妇人抬眸,浑浊皱纹的老眼扫视一圈,目光掠过李若童,终落在后妈的身上,手中拐杖狠狠一顿。

“孙红兰,你好大的胆子,竟敢说我孙媳死了!”

洪亮如钟雷的嗓子,吓得孙红兰双腿发软,险些没站稳。

她一直都很清楚李若童在厉家这些年并不受待见,生怕分不到厉家财产,来之前就打电话给家族里唯一对李若童好的厉老爷子。

厉老爷子表明,会安排厉老夫人过来主持公道,让李家得到一笔不菲的安抚金。

却不想李若童根本没死。

那么本应该帮她的老夫人,自是变成了攻击她的对象。

“老夫人,是我不对,听信雅曼的一面之词,没有查明真相就叨扰了病房里静养的老爷子。”

孙红兰自扇两个巴掌,行事之果断,看得李若童暗自佩服。

这只能屈能伸的老狐狸,看来并不好对付。

忽然,她感觉右胳膊有点冷,余光扫过,只见原本淡定看戏的厉名爵,不知何时打了个电话。

挂断电话后,厉名爵神色阴寒略过她,径直走到老夫人旁边,搀住胳膊。

“奶奶,我刚问了医院,爷爷遭受刺激,病情加重进了急救室,好在并无大碍。”

瞬间,老夫人的脸掀起了电闪雷鸣的风暴,老眸明厉,抬起拐杖,带着破空声狠狠打在孙红兰背上。

“不知轻重的贱人,幸亏老爷子没事,否则我定要你下去陪葬。”

李若童偷着乐。

之前李雅曼还想骂她贱人来着,现在李雅曼的妈妈直接被骂贱人。

这种躺赢的感觉,就一个字。

爽!

孙红兰强忍背痛,带着被厉家老夫人气势吓到的李雅曼再三道歉,快速离开。

“贱人,肚子里全是花花肠,一心想着捞好处占便宜。”

老夫人望着已看不到人影的大门,气愤的拐杖连跺,收回的目光碰到女主,嫌恶意味十足,语气极尽刻薄。

“大的有问题,小的也有问题,结婚两年了,也没给我厉家生下子嗣……就算是养只猪,也该下崽了。”

呦,这老太婆的嘴巴真毒!

拿她跟猪比较也就算了,还骂她连猪都不如。

李若童眉梢一挑。

老夫人是家族里最讨厌原主的人。

厉名爵最多就是给原主一些冷遇,以至于佣人都能骑到头上来。

但这老太婆,认定原主救了厉老爷子这件事,是原主一手策划,总是鸡蛋里面挑骨头,处处针对。

而她之所以生不下孩子,完全是因为厉名爵不碰她,难不成她还能自我繁衍?

“老爷子也是老糊涂了,才会一力坚持让你进门,我孙子俊朗优秀,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娶你是倒了八辈子霉……”

老夫人话语涛涛,没有断的迹象。

李若童不耐烦掏了掏耳,“奶奶,你搞清楚一点,是我的问题吗?明明是你孙子不行。”

此话一出,大厅陷入一种诡异的安静中。

厉名爵依旧是面无表情的俊美模样,却被李若童看出黑气缭绕周围,要变身地狱阎王的既视感。

李若童非但不怕,反而理直气壮的挺了挺胸脯。

她不是原主,对厉名爵别说是爱了,连路人感都没。

只想着赶紧离婚,离开厉家这个豪门牢笼,恢复自由身,快点找那对渣男贱女算账。

“你……你竟敢说我孙子……”

老夫人气得浑身颤抖,一口气没提上来,双眼一翻,身体向后倒去。

一旁的厉名爵立刻扶住,替老夫人舒缓胸口,喂了药,老夫人这才悠悠转醒过来。

但李若童可没放过的意思,开启轰炸模式。

“我这个人一向尊老爱幼,但对你这位有着豪门优越感,自以为全世界都想攀附的老人家,实在尊敬不起来。”

“你说厉名爵娶我是倒了八辈子霉,但分明是我更倒霉!救了人反而被认定有所图谋,你是有被迫害妄想症吧?”

“你把你孙子当宝,但我这里,你孙子就是沾到手上的翔,甩都甩不掉……”

老夫人呼吸急喘,“真是反天了!”

她朝站立一旁的老管家下令,“立即执行家法,让这大逆不道的疯女人,知道我厉家的规矩。”

很快,乌泱泱的一群人涌进来。

老夫人被厉名爵扶到红木贵妃榻上端坐,拄着龙头拐杖,一脸威严。

两位主事手持家法棍,老管家捧着厚厚的家法守则,准备宣读。

大厅的气氛庄重肃穆。

这时,有人发现不对。

“少夫人呢?”

所有人环顾四周,哪里还有李若童的身影。

此时,李若童坐在一辆红色超跑上,劲爆的车载DJ,嗨得浑身血液都在沸腾。

车窗拉下,露出一张惊为天人的纯天然美颜,再加上唇角放荡不羁的灿笑,引得路过车辆频频吹口哨。

手机不出意料的响起。

她接通。

“少夫人,你在哪里?赶紧回来,老夫人很生气。”

“明知道要被打,还不跑……是傻子吧?”

李若童将飞扬的发丝撩到耳后,“你替我转告老夫人,我决定用离家出走的方式惩罚自己,在她老人家原谅我之前,都不回去了。”


嘎吱!

红色超跑划过嚣张的圆弧线,在北市最大的商厦前停下。

李若童进入珠宝区域,手指点着玻璃柜台面,“这个,这个……不挑了,全部包起来,给我送到厉家大院。”

在珠宝售货员惊愕的眼神中,李若童‘啪’得一声,将银行卡摔桌上。

“刷,没刷爆的话,把库存的珠宝也给我刷了。”

她就不信了,这个样子,厉名爵还不跟她离婚。

厉家,老夫人因为李若童的那通电话,气得没能从贵妃榻上起身。

忽然‘叮咚’一声,厉名爵的手机响了。

是银行发来的短信。

“尊敬的厉名爵先生,您于X月X日……消费金额为八千六百三十万……”

厉名爵眸色晦暗莫深。

结婚两年,他确信自己已将这个女人看透,但今天,却打破了他所有认知。

……

伯爵国际酒店,红色喜字大拱门很是夺目。

一场订婚宴如火如荼进行。

叶诗璇作为今天的女主角,被众星捧月围在中间。

“叶小姐如此年轻,就登上了许多音乐人穷尽一生,都无法进入的国际音乐榜单,不愧被誉为新一代歌坛歌后。”

“叶小姐就是人们常说的,明明可以靠脸蛋,偏偏要靠才华,真是现在年轻人励志的典范。”

“……”

叶诗璇唇角弧度,随着恭维声愈发上扬。

她不时点头微笑,谦逊有礼,优雅大方。

订婚宴的男主角沐华廷走过来,将叶诗璇搂入怀中,神色宠溺,“亲爱的,累的话,就去旁边休息,我来招呼客人。”

此话一出,周围一片打趣声。

“这狗粮塞的猝不及防,差点没噎住!”

“中午的宴席,吃不下了。”

“沐少,放过我们这些单身狗啊!”

不远处的某位新贵看到这一幕,不由出声感叹,“沐少跟叶小姐的感情真好,一个有财势,一个有才华,绝配!”

旁边人嗤笑,“上流圈子里,能有几个是真心相爱?”

新贵一听有故事,急忙问,“不然呢?”

那人老气横秋,“也不算秘密了,整个圈子都知道,叶诗璇是厉家的亲戚。”

新贵倒吸一口冷气。

“你是说全国首屈一指,位列国际财富榜,涉及房地产、珠宝、奢侈品等多个领域的厉家?”

“没错,要不是这层关系,堂堂沐氏娱乐集团独生子沐华廷,会看中自己公司签约的一位艺人?”

忽然,宴会厅入口传来骚动,许多人扭头望去。

一位身穿大红色高订礼裙,头戴黑色礼帽的女人款款走来。

她脊梁笔直,步伐优雅从容,像是行走在聚光灯下的T台国际超模,高冷华贵的女王气场从骨子里散发出来。

耀眼如她,令人移不开眼。

有人认出她的身份,禁不住低呼出声。

“是厉家少夫人,我在婚礼上有幸见过一面,真是太美了!”

“原来传闻是真的,叶诗璇果然跟厉家有关系。”

“厉家少夫人亲自前来道贺,叶诗璇真是有面……”

李若童宛若行走的聚光灯,走到哪,宾客们的视线就跟到哪。

众目睽睽下,她在沐华廷面前站定,望着被自己惊艳到的人模狗样渣男,手指慵懒拨弄发丝。

“我美吗?”

似水的眼波在李若童眸底流转,风情动人,不媚,却勾的人心魂荡漾。

只是一眼,沐华廷就沉沦了。

他像是中了蛊,鬼迷心窍的回应,“美极了!”

叶诗璇此时依然在沐华廷怀中,看到即将成为自己未婚夫的男人,竟然在大庭广众之下,而且还是他们的订婚宴上。

如此明显痴迷着另一位女人,心头的火几乎要将头发烧着。

她硬是挤出一抹笑容,面对李若童,“表嫂好,谢谢表嫂百忙之中抽空出来,参加我的订婚宴。”

厉名爵是她的远房表哥,那么叫面前女人一声表嫂,合情合理,却不想——

“我认识你吗?”

李若童柳眉蹙起,疑惑意味浓烈,全场宾客都感觉到了。

顿时,所有人目光如刺,刷刷射向叶诗璇,钉在那张快要维持不住笑容的脸。

叶诗璇脸颊火辣辣的痛。

还想倚仗厉家这条关系的她,强迫自己笑得更灿烂。

“表嫂真是贵人多忘事,去年老夫人的寿宴,我们还见过的。”

李若童盯着叶诗璇看了好一会,如梦初醒,“原来你就是因为关系太远,没资格进入正厅贺寿的表妹呀。”

话语一出,所有人恍然,眼神极有默契的转化为讥讽。

只是个远房亲戚,而且还是不受待见,被遗忘的那种,却大肆宣扬与厉家的关系,真是可笑。

“我只是路过这里,要去楼上休息,不知今天是你的订婚宴。”

李若童将黑色礼帽摘下,颇为歉意,“不如这样,这顶帽子送你,全当给你订婚祝福礼。”

叶诗璇此刻杀了李若童的心都有了。

先迷惑她的男人,令她出丑,再是让所有人知道她在厉家多不受待见,最后,还送了二手礼物羞辱她。

“你看起来,好像不喜欢表嫂送的礼物?”

眼看叶诗璇不接礼帽,李若童黛眉微蹙。

叶诗璇连忙接过,“怎么会呢?我特别喜欢。”

扑哧——

有宾客没忍住,笑出声来,更是有宾客说出‘舔狗’这个词。

叶诗璇指甲狠扎肉里,快要压制不住怒。

李若童长辈姿态,拍了拍叶诗璇肩膀,“喜欢就好,表嫂要上去休息了,你跟表妹夫一看就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千万要白头到老。”

渣男配贱女,如果不能白头到老,就会去祸害其他人。

没再看叶诗璇与沐华廷,李若童头也不回的穿过宴会厅,去往楼上的房间。

进去后,她舒舒服服躺在浴缸里,记忆回到一个小时前。

在珠宝店刷完卡后,她意外得知今天是叶诗璇与沐华廷订婚的日子。

这对狗男女是真的狗!

昨天她才死,今天两人就订婚。

于是她直接杀过来。

今天只是一个小小的开胃菜。

在此之后,她会让叶诗璇这位白莲花闺蜜,以及沐华廷这位伪君子前男友,知道什么叫做痛不欲生,悔不当初。

泡完澡,李若童穿着酒店的一次性睡衣出来,目光触及坐在沙发上的男人,诧异扬眉。

“你怎么进来的?”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