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热门小说 > 武侠仙侠 > 穿越全能大小姐

穿越全能大小姐

木茶花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她的能力不受领域的限制,全能的大小姐落语汐就是她!如今穿越古代,成了自己看过众多小说中的奇葩女主,全能且无敌的她着实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就算是技能再强大,会的东西囊括的再多,如今这面对美男子,她确是没有一点办法。

主角:落语汐,夜听尘   更新:2022-08-09 09:40: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落语汐,夜听尘 的武侠仙侠小说《穿越全能大小姐》,由网络作家“木茶花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她的能力不受领域的限制,全能的大小姐落语汐就是她!如今穿越古代,成了自己看过众多小说中的奇葩女主,全能且无敌的她着实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就算是技能再强大,会的东西囊括的再多,如今这面对美男子,她确是没有一点办法。

《穿越全能大小姐》精彩片段

“你说,这么久了,小姐该不会是已经死了吧?”

“应该不会吧?不过是摔了一跤,应该没那么容易死吧?”

“那可说不定啊,毕竟这一跤摔的可不轻。”

“哎,可怜我们还得替她收尸。”

“……”

一句又一句的说话声,让正在睡觉的落语汐感觉头重脚轻的,或许是因为声音太吵的缘故,她慢慢的睁开了沉重的眼皮,看着周围的环境,落语汐瞬间懵了,这是哪?她不是在房间内睡觉吗?

下一秒,还没等她反应过来这是哪,眉心便突然传来一阵刺痛,大量的记忆在她脑海中涌现。

“嘶!”落语汐疼的吸了一口凉气,她揉了揉发疼的眉心,待那疼痛感渐渐消失后,她才开始慢慢理这些混乱的记忆。

她穿越了!目前所在的这具身体也叫落语汐,是落府的嫡长女。

她的母亲在生下自己后,没几天便去世了,她爹认为是这个孩子克死了自己的妻子,就将她扔到了荒废已久的冬院,拨给她一两个婢女后不管不顾。

众人都以为他是对发妻用情至深,可没过多久,他就纳了两房妾室入府,将她们宠上了天,自此,原主的生活一落千丈。

经常遭到各种陷害,殴打,谩骂,原主的老爹看在眼里却从来不管。

可怜原主,虽是嫡女,却过的不如一个下人。

理完这些记忆,落语汐扶了扶额,想她一个二十一世纪优秀的大学生,居然也会跟上穿越的潮流……

好在她熟读古言,对这些套路比较熟悉!

既来之,则安之。

既然原主的人生这么惨淡,那就让她这个穿越者,来替原主重活一世!势必要让那些欺辱原主者付出双倍的代价!

看着眼前仍在争吵的两个婢女,落语汐突然暗了暗眸子,就先拿眼前这两个欺主之人开开刀吧。

“咳咳!”

一听咳嗽声,原本正在私语的两个婢女转身便朝着落语汐走去,二人满脸喜悦“小姐!小姐您没事真是太好了!”

“是啊,可吓死奴婢了,奴婢差点以为……以为小姐就要……”说着二人哭了起来。

看着二人说哭就哭的演技,落语汐内心默默为她们点了个赞,可真能演。

“以为我什么?就要死了?”她缓缓道。

两个婢女一愣,显然没想到落语汐会这么说,她们看着眼前的小姐,感觉她似乎哪里变了,又都没变。

“奴……奴婢不是这个意思。”被落语汐的语气吓到了,两个婢女相互对视一眼,慌忙的下跪。

“哦?那是什么意思?”她挑挑眉。

“奴……奴婢……”两个婢女结结巴巴,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谁也不知道说什么。

内心暗恨,这落语汐,磕都磕到了,怎么不磕死?这下好了,她们还得伺候她。

“说!”

落语汐突然的冷声让二人一愣,下一秒,二人连忙低下头,她们紧紧贴着地面,大气不敢喘一下。

内心疑惑,怎么回事?眼前的人,真的是小姐吗?

似乎是察觉到了二人愣神,落语汐起身下床,她蹲在了二人的面前。

“你们说,对于欺负主子,诅咒主子的人应该受到什么样的惩罚呢?”落语汐笑的一脸天真,仿佛说这话的不是她一样。

二人一愣,又互相对视了一眼,右边的婢女撞着胆子开口问道:“不知,我们姐妹二人,何错之有?还请小姐明示。”她并不知道,自己的话,无非是往枪口上撞。

落语汐微微皱眉,死到临头了,还想着隐藏?谁给她们的胆子?

“啧,本想给你们个机会,但你们姐妹二人既然如此不知悔改,那也就怪不得本小姐了。”

说罢,落语汐刚想抬起手,就摸到了枕头下坚硬的东西,她一愣,居然是一把短剑,他们到底把她逼到何种境界,才会让软弱可欺的原主在枕下藏剑?

她快速拔出剑,用剑尖轻轻抬起婢女的下巴。

“我这手中的剑可是不长眼的,你们姐妹二人可要谨慎点,要知道,在这偌大的府邸,死一两个婢女,可没人会注意,更何况,我这冬院可是偏僻的很。”

“求……求大小姐饶……饶命,我……我知道错了。”一听这话,那婢女连忙求饶,这下,她们是彻底的慌了。

“现在知道错了?刚刚给过你机会,你为何不懂珍惜呢又?”

“求大小姐再给奴婢一次机会。”二人一边说着,一边想伸手去抓落语汐的衣袖,但没想到,落语汐起身后退了一步。

就在这时,一道声音从屋外响起“姐姐,你好点了吗?荑儿来看你了。”

待女子走进房间后,一见来人,落语汐心中突然冷笑,欺负原主最多的便是老爹的妾室之一萧清雅之女,落归荑!只可怜原主一直将她当作自己的亲妹妹。

“归荑妹妹怎么来了?”落语汐一副笑脸的看着女子,与刚刚她对婢女的样子简直判若两人。

“我……我来看看姐姐,看见姐姐如今精神焕发,妹妹也就放心了。”

看着面前的女子,落归荑微愣,她怎么感觉,落语汐有哪里不同了。

突然跪在地上的两个婢女引起了落归荑的注意,她满脸疑惑。

“这……她们是犯了什么事了吗?”难道,落语汐是打了她们不成?

这个想法刚诞生,便被落归荑一把掐断,落语汐性子柔弱,应该不可能。

听着落归荑的语气,落语汐内心轻笑,还真是,妥妥的官配绿茶啊,她开口道。

“她们盼着我死啊,你说,这样不懂事的婢女还能不能要?”

落归荑一愣“自……自然不能。”

她是真的在说婢女,还是在指桑骂槐?一时间,她有些看不懂了。

“姐姐的任何决定,妹妹都支持。”她笑了笑。

装?就看看谁能装过谁!落语汐心中冷哼一声。

“是吗?既然归荑妹妹都这么说了,那姐姐我也就不跟妹妹见外了。”

“妹妹前段日子说要见人,从姐姐这里借走了一只金镯子,你打算什么时候还呢?”

 


在原主的记忆中,母亲本来是有很多嫁妆的,但可惜全都被那老爹给玩没了,母亲怕自己走了,她一人孤苦无依被欺负,所以留给了原主一只金镯子,以防哪天被赶出落府成为乞丐。

不过话说回来,这原主的母亲还真是料事如神,知道男人都是什么货色。

落语汐猝不及防的提问让落归荑一愣“在……在妹妹房间呢,我这几天找找。”那金镯子早被她娘亲拿走了,怎么那一跤就没把落语汐给摔死?

“若没别的事,妹妹就先走了。”

落语汐只是笑着点了点头,并没有说什么,拿回这金镯子,只是第一步,来日方长。

待落归荑走后,落语汐这才看向了跪在地上的两个婢女。

罢了,训婢女不如和落归荑玩有意思。

“你们二人身后的柜子上有一两银子,拿着它,离开落府,不管你们去哪,别再让本小姐看见你们。”

说罢,落语汐径直的朝着房外走去,在这待了这么久,她也该去拜访拜访她这老爹和这两房的姨娘了。

她走后,屋内的两个婢女却是彻底不知该如何了,有银子有什么用啊,卖身契还在落府,没有卖身契,她们哪都去不了。

这落语汐明摆着就是活生生的断她们的路啊。

……

看着府内的装饰,落语汐不禁连连感叹。

瞧瞧这空间,多大,瞧瞧这下人,真多,再瞧瞧这假山,池塘,不亏是大户府邸啊。

许是因为不受宠的原因,这一趟走过,没有一个下人搭理她,她也乐得清静。

一边回忆着原主对正厅的记忆一边欣赏这偌大的府邸,同时,也在心中不断做着一会见老爹的准备,毕竟很久没见了。

不过片刻时间,落语汐便到了大厅,她没有丝毫犹豫,径直走了进去。

踏入大厅的那一瞬间,一股严肃的气息朝她扑面而来,看着坐在自己正前方的一脸严肃的中年男子,她被震慑住,这想必便是原主的亲爹,落天啸了。

落语汐定了定神,心中又给自己打了打气,不怕不怕,只是一群古代人,她可是接受过九年义务教育的现代人。

她微微行礼“女儿给父亲请安。”

落天啸并没有说话,落语汐也趁着这个短暂的空隙,开始观察坐在左右两侧的妾室,这二人貌似,都不难对付,落归荑和她妈已经知道了,就是不知道这陶兰茹和她的女儿落凌萱是什么样了。

在原主的记忆中,此次她的摔倒好像和落凌萱脱不了干系。

片刻,落天啸才抬头看向了落语汐“伤好了?就出来乱跑。”看着落语汐的样子,他眼中闪过一丝惊讶。

落语汐,她似乎变得有些不同了,貌似,少了几分柔弱。

“劳父亲费心,女儿已经好的差不多了。”

这说的什么话?像是一个亲爹对女儿的关心吗?

好歹也是亲生女儿,哪怕有一丝的关怀,原主也不会对这个父亲失望透顶。

她心里为原主感到不值,但还是没有忘了这次来的目的,她整理好思绪,笑了笑。

“父亲,过几日就要选太子妃了,女儿想,作为落府的嫡女,绝不能给落府丢脸,所以,女儿想出去采买点东西回来,好好打扮打扮,可以吗?”

想到太子,落语汐眼神中划过一丝愤怒,原主为了他,真的做了不少事啊,可他却……

落天啸沉默了良久,“可以。”

他非常肯定,这绝对不是他那个性子软弱可欺的女儿落语汐说出来的话,看来待在冬院让她成长不少。

他心里盘算着看她有没有利用价值,殊不知,自己的女儿,早已死去。

“那女儿就多谢父亲了。”

落语汐话音刚落,那坐在右侧的陶兰茹想说什么,就被萧清雅打断。

“老爷,这……有些不妥吧?”

“是啊老爷,语汐一直住在冬院,没怎么出来过,不说琴棋书画这些,她礼仪都没学过,这去了岂不是给落府丢脸吗?”陶兰附和道,最后一句话,她声音还特意的加大了些。

“陶姨娘都没怎么去冬院看望过语汐,怎么就知道语汐不会琴棋书画与礼仪这些呢?”呵呵,一切都是借口,只怕是会觉得她抢了她们女儿的风头吧?

“既然二位姨娘都说出来了,那女儿也没什么好隐瞒的了,其实女儿在冬院经常弹琴,自己与自己下棋,好为在太子选妃时为落府争光。”

没想到老妈逼她学这些竟然还有派上用场的一天。

“据我所知,语汐你的冬院,应该只有两个婢女吧?不知语汐的琴与棋是从哪里来的呢?”陶兰茹一脸看你怎么收场的模样,仿佛她已经看见了落语汐的败阵。

“这……女儿……”落语汐一脸难为情的看向了落天啸。

“说便是。”

“不瞒父亲与两位姨娘,我的琴和棋还有其他的都是租来的。”

“但我从未见过语汐出过冬院,是怎么租的呢?”陶兰茹追问道。

“陶姨娘平日事情繁多,哪里会顾得上语汐?”就知道这姨娘肯定不会放过自己,还好她提前准备了说辞。

落语汐这番话,让陶兰茹哑口无言,落凌萱那个性子就够她头疼的了,她的确是顾不上去‘看’落语汐。

萧清雅又准备说什么,落天啸看见抬手扶了扶额,若是让外人知道,他落府的嫡女竟然穷到只能去租,这还不得被人笑死?

“好了,语汐刚刚不是说要出去采买点东西吗?先回去吧。”

“是,女儿就先退下了。”

在转身走的时候,落语汐还不忘看了一眼一字未发的落凌萱。

回到冬院,两个侍女已经走了。

看着满院子的杂草,落语汐叹了口气,她走进屋内,转身正准备关门,一把剑突然出现在了她的脖子上。

大白天的遇见刺客?有没有搞错?这套路不对啊,等等!原主在外还有敌人?不对啊,记忆中没有这些啊,难道,是落归荑派来的?

可也不对啊,落归荑现在还没有与她撕破脸!

 


没等她猜想完,手握短剑的黑衣男子低声“别出声,剑可不长眼。”

落语汐并没有说话,只是点了点头,听这话,看来她暂时是不会死了。

黑衣看着背对着他的白衣女子,一时间他有些惊讶,一般女子遇到这种情况都会害怕,她为何如此镇定?

猜到她也许并非等闲之辈,他深吸一口气,低声道,“在下并非想伤害姑娘,只是想借姑娘的房间一用。”

一听这话,落语汐顿时松了口气,天知道她内心有多害怕,不过,这跟小说的套路怎么不一样啊?刺客不都是晚上才出来?

落语汐沉默了片刻“既如此,我这院子比较偏僻,公子可安心疗伤。”

“多谢姑娘。”黑衣男子朝后退了几步“刚刚,抱歉了。”

就这样,落语汐满怀期待的转过了身,看着面前的男子,她内心顿时失望了些许。

还以为能欣赏欣赏美颜,结果,这还戴个面具?刺客一般不都是带个那什么黑布?

“无事。”虽然内心失望,但明面她还是微笑着,“公子请坐。”

男子并未说话,点了点头后转身便朝着桌子旁而去,落语汐站定,关上了男子对面的窗户后,便坐在窗边开始打量他。

虽是带着面具,但却忍不住让人浮想联翩,也不知,这面具下会是什么样的?

就在这时,一道声音突然从门外传来“汐姐姐,你在吗?我是荑儿。”

落语汐听到声音,连忙将思绪收回来,看向黑衣男子,发现他正看着她。

落语汐试探性的问了一句“要不,你先藏衣柜里?”说罢,还特意指了指距离床尾不远处的衣柜。

黑衣男子点了点头,钻进衣柜,他刚进去落语汐便关上了柜门。

“姐姐?”没有得到回应,落归荑又叫了一声,“姐姐你在吗?我进来了。”

还没等落语汐开口,落归荑已经推门而入,看到屋内的落语汐,她忙施礼,“刚刚妹妹以为姐姐不在所以就擅自做主,还望姐姐见谅。”

“妹妹怎么来了?”落语汐笑着迎上去。

“这是姐姐的镯子。”

落归荑从袖中拿出一只金镯子,上前走了几步递到了落语汐的面前。

她本以为朝娘要,需要费一番口舌,没想到,一开口她就给了。

落语汐接过镯子,虽然心中有疑惑,但也并没有多想。

她看向落归荑,看她欲言又止的模样,知道她又要作妖了。

“过几日就要太子选妃了,姐姐一人住在这偏僻的冬院,无人教琴棋书画和礼仪。”

“荑儿想,若是你不嫌弃,荑儿愿与姐姐一同学习。”落归荑一脸真诚,仿佛她真的只是单纯要帮落语汐。

也不知娘为什么让她来帮落语汐,那不就是明摆着给敌人机会?

落语汐微微一笑,“就不劳烦荑儿妹妹了,我这几日还得出府买东西,怕是没有多少时间。”

教她?一个盼着她死的人能有那么好心?怕不是打着教她的幌子又想做什么吧。

看她拒绝,落归荑也不再多说,“那既然如此,妹妹就不打扰了。”说罢,她转身便离开。

不过一个顶着嫡女身份的废物罢了,连当她绊脚石的资格都不够,也配她教?

衣柜里的黑衣男子目睹了全程,罢了,这跟他无关,见那青衣女子走了,正当他准备开衣柜门时,落语汐却比他先一步打开了门。

在开门的瞬间,二人一起倒在了地上,黑衣男子突然闻到一股香味。

这香味,淡淡的,若有若无,令人安神。

闻着这股香味,男子微微皱眉。

可没等他细闻,他突然发现自己体内那股混乱的气息……貌似平稳了许多!

一时间,黑衣男子有些惊讶,难道……是因为这香味的原因?

“公子?”看着突然愣住的男子,落语汐轻声叫了一声,“能否请公子先起身?”

男子回神,忙起身后退了几步,语气中带着一丝歉意,“抱歉。”

落语汐起身淡淡一笑“无事。”似乎是为了掩饰刚刚的尴尬,落语汐又道“公子可疗完伤了?”

“嗯,今日多谢姑娘,来日必报其恩情。”说罢,黑衣男子径直的朝着屋外走去。

别看他表面平静,可内心却很是惊讶。

自己在衣柜呆了那么久,无论怎么压制,气息久久不能平息,不过是开了衣柜,气息竟然一下子平稳了,难道……是跟这女子有关?

罢了,等下次来时,再细细研究一番吧。

屋内,落语汐突然想到她还没问名字!

罢了,有缘再见吧。

几日后。

落语汐一袭白衣坐在梳妆台前,她墨发流云般倾泻而下,散落腰际。

气质高雅出尘,似九天玄女跌落凡尘,能将白衣穿的这么出尘的女子也是世间少有。

来这几日,她都没有照过镜子,今日看着镜子中的自己,她竟有些不敢相信。

没想到,原主长得这么漂亮,这模样,完全可以祸国殃民了。

她正在欣赏自己,一个一身绿衣的婢女走了进来,她走到落语汐面前微微弯腰行礼,“小姐。”

“小甜,正好你来了,快帮我看看这身梳妆怎么样?”落语汐满脸期待的看着低着头的婢女。

文甜是老爹拨给她的,前几日他突然送来那么多婢女,唯有这文甜不管做什么事都是认认真真,比其他人看起来好多了。

文甜刚一抬头便愣住了,“小姐,如果奴婢是个男子,一定娶小姐。”

“那明日选太子妃,我就穿这身去吧。”落语汐满意道。

随后在小甜的帮助下,她又选了几套配饰。

看着镜子前梳妆后的自己,她微微一笑,她可是迫不及待想见见,这个让原主想断肠的太子,墨俞枫。

本来她是想通过原主的记忆去回想一下这太子的模样,可惜的是,原主和太子只是短短的几次见面。

之后原主便是一直待在冬院未曾出过府,以至于太子的模样在原主脑海中很是模糊。

不过好在,名字倒是知道。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