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热门小说 > 武侠仙侠 > 十年军医成怨种

十年军医成怨种

匪心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她做了十年的军医,一朝穿越,成了受气包。原主受到的那些折磨和欺辱,唐娩都记在心中,有朝一日加倍奉还!原主的继母和庶妹是一对阴险狠毒的母女,却贪慕虚荣,一心想着攀附上,唐娩记忆中原主的仇人们,当属这对恶毒母女猖獗,那她便先拿这两个人作为她复仇计划的开篇!

主角:唐娩,君祁渊   更新:2022-08-19 19:06: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唐娩,君祁渊 的武侠仙侠小说《十年军医成怨种》,由网络作家“匪心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她做了十年的军医,一朝穿越,成了受气包。原主受到的那些折磨和欺辱,唐娩都记在心中,有朝一日加倍奉还!原主的继母和庶妹是一对阴险狠毒的母女,却贪慕虚荣,一心想着攀附上,唐娩记忆中原主的仇人们,当属这对恶毒母女猖獗,那她便先拿这两个人作为她复仇计划的开篇!

《十年军医成怨种》精彩片段

唐娩坐着愣了半晌,才消化了自己穿越的事。

她在22世纪做了十年军医,好不容易银行卡丰裕、要光荣退伍了,就这么悲催的穿越了??

周围是全然陌生的环境,古色古香,而自己身上只穿了件白色中衣,房间内弥漫着浓郁的香气。

唐娩来不及多想,身体已经开始微微发热,她瞬间意识到,这香气竟带有催情效果!

她急忙翻身下床,端起一旁架子上的冷水,直接俯身,屏住呼吸将头埋了进去。

凉意让她被烧得昏沉的大脑清醒了些,与此同时,大堆陌生的记忆纷沓而来。

她穿越了。

这具身体的原主是相府嫡女,而这次,原主和继妹一起来参加京中镇南候世子举办的赏花宴,在喝下继妹递给她的一杯梅子酒后就不省人事,再睁开眼,这具身体就换了个芯子。

唐娩将毛巾打湿,捂住口鼻,好在她醒的及时,没有吸入太多香气。

“砰!”

房门突然被推开,唐娩戒备的往后退了退,就看到镇南候世子喝得脸色通红,一步三晃的走了进来,看到她时,眼睛都要冒光了。

唐娩脑海中闪过跟这位世子爷有关的记忆,是位颇负盛名的败类,花街柳巷的常客,大腹便便,一看便知被酒色掏空了身子!

世子跌跌撞撞的扑了进来,伸手就要去抓唐娩,“嘿嘿嘿,小美人,今天晚上,你就好好,好好陪老子吧,老子不会亏待你的......”

说话间,他喷出的恶臭酒气几乎落到了唐娩脸上,让她一阵恶心。

唐娩用力想将自己的手抽回来,却使不上半点力气。

这具身体不比她随军时多经训练的体质,再加上催情香的效果,她现在整个人都软绵绵的。

她用力摇了摇头,勉力让自己清醒起来,而世子那张肥腻猥琐的脸已经凑了过来,用力吸了几口:“小美人,你身上真香......快来陪老子我,好好乐乐......”

浓重的酒臭味传来,让唐娩险些没吐出来。

她扯出一个假笑:“世子,这种时候,怎么能少了美酒助兴呢,不如我陪世子喝几杯?”

世子被酒精冲昏的大脑完全没多想,只当唐娩同意了,色眯眯的打量着唐娩纤细娇软的身体,“佳人相邀,岂能拒绝啊,咱们马上也就要干夫妻那档子事了,不如,不如来喝交杯酒吧......”

唐娩在心里骂了一声。

这狗东西,玩得还挺花。

她倒了两杯酒,慢吞吞的上前:“世子,请。”

说完,她仰头,慢慢抿了一小口,同时,猛然狠狠一脚踢了过去!

不偏不倚,正中下胯。

“嗷——”

那世子当场惨叫了一声,滚翻在地,唐娩毫不客气的冲过去补了几脚:“滚去和阎王爷喝交杯酒吧!”

确定地上的人晕过去了,外面不远处响起脚步声,唐娩急忙开门想要出去,却没注意脚下,被门槛一下子绊倒。

“嘶——”

她倒抽了一口冷气,却没觉得疼。

不等她多想,就听娇柔的声音传来,是唐珞宁。

“我刚刚亲眼看到姐姐在这里。”

唐珞宁一边说,一边带着一行人,浩浩荡荡的穿过走廊,往房间这边来了。

唐娩不由得冷笑。

这么迫不及待的就带人来抓她的奸了?

躲是来不及躲了,她退回房间,正思考着该如何应对,突然脚下像是被绊了一下,整个人扑在了地上。

房间门被推开,一群人直接冲了进来!

“世子?!怎么只有你一个人?”

唐珞宁满眼震惊的叫了一声,入眼处只有昏迷过去的世子和一地的碎酒杯,其他被叫来的宾客也跟着进了门,叫大夫的叫大夫,乱成一团。

唐娩微愣。

这些人好像......看不到自己?

唐珞宁咬着唇,委屈道:“姨母,我真的看到姐姐往这里来了......”

她打量着凌乱的房间和被泼洒在地上的酒,有些不甘心的开口:“会不会是姐姐和世子孟浪完,担心被人看到,所以偷偷溜走了?”

“够了!”

不等她唐珞宁说完,就被宋玉贞一口打断。

宋玉贞是原主早逝母亲的妹妹,是趁着赏花宴,特意来看望原主的。

“娩娩人都不在,捕风捉影的事,你说得像是亲眼所见一样,丝毫不顾及娩娩一个未出阁的女孩的名声!娩娩怎么说也是嫡女,和你身份不同,你这样诬告娩娩,居心何在?”

宋玉贞冷声斥道,“娩娩母亲是已经不在了,但也不代表娩娩就可以任人泼脏水了!”

唐珞宁脸色一阵青一阵白,好半天才挤出一句:“姨母,我不是这个意思......”

而唐娩却听到,唐珞宁在心里骂了一声——该死,这宋玉贞真是碍事,我明明都下了药安排好了,怎么人就不见了!

但这些话,她是怎么都不敢说出口的,只能愤愤跺了跺脚,不甘心的转身出了房间。

唐娩心下了然。

果然是唐珞宁一手策划,煞费苦心,只可惜全部落空了。

不过,唐珞宁内心的想法,她怎么会听得到?

这是穿越附赠的金手指?读心术?

行吧,唐娩勉强满意。

虽然这世子是个人渣,但毕竟身份还在哪里摆着,府医很快便被带了过来,凑过来的人越来越多,唐娩只得压下疑惑,不管怎么样,先离开这里再说。

然而,她刚刚迈出去一步,就发现,自己竟然是手脚并用着的。

“??”

唐娩震惊的睁大眼睛,低头看去,看到了两只毛茸茸的小爪子。

爪子?!

自己现在到底是个什么玩意?

眼看着下人似乎看了过来,唐娩来不及思考,赶紧冲出了门,顺着院墙的狗洞爬了出去。

虽然不是人了,但行动似乎还挺方便的。

唐娩一口气还没送出去,身子就突然一轻。

脚下悬空起来,她本能的蹬着腿想要挣脱,却落进了一个泛着清冽冷香的怀抱。

她奋力挣扎着,好不容易抬起头,就对上了一道饶有兴致的视线。

耳边传来一个男声:“殿下,是只小猫崽,长得很是可爱。”

唐娩两眼一黑。

她竟然变成了一只猫?!


君祁渊拎着怀中猫咪后颈处的软皮,将她一整只提溜了起来,放在眼前打量。

看起来像是刚出生没多久的小奶猫,堪堪有巴掌大,白色的毛全部炸开了,不断的摇着尾巴,试图从他手上挣脱,只是力气实在太小,只能徒劳无功的蹬着腿,一双猫瞳中满是惊惶。

看上去有点意思。

他随手将猫崽抛给了身后的十七:“带回去。”

被抛起来的一瞬间,唐娩惊恐的瞪大了眼,一头摔进了男人身后的随从怀里,撞在坚硬的内甲上,只觉得头晕眼花。

还没等她清醒过来,又被随从身上的汗味熏得差点没晕过去,二话不说,扒拉着随从的肩膀就要往外蹦,却没意识到小奶猫爪子嫩,一下子没扒住,啪叽就掉了下去,被刚刚的男人精准的拎住了后颈皮。

君祁渊眯起黑眸看着她:“不愿意跟我回去?”

唐娩无力的喵了一声,这种被悬在半空中的感觉着实不好受,她挥着小短爪子想让这人放开自己,却听耳边响起不紧不慢的声音:“既如此,那也就没什么用处了,拿给厨房炖了吧。”

“喵?!”

唐娩尾巴上的毛都炸了起来。

她瞬间不敢动了,两只爪子紧紧抱住了君祁渊的手。

“哦?这猫倒是通人性。”

君祁渊勾了勾唇,顺手将手里的小猫崽揣进了怀里,“回府。”

隔着一层薄薄的衣衫,男人身体的温度清晰的传了过来,她甚至能感受到男人坚实的腹肌,本来还想挣扎几下的,顿时一动都不敢动了。

好汉不吃眼前亏,再说了,她现在又只是一只小猫咪,还是先想法子活下去比较重要。

就是......

她总不可能一辈子都是一只猫了吧?

马车晃晃悠悠走了一路,最后停下来的时候,唐娩抓住机会探头往外瞅了瞅,一眼就看到了定北府牌匾。

唐娩总算记起了这男人是谁。

当朝皇帝的六皇叔,权倾朝野,连皇上都要看他的脸色,性情喜怒无常,阴戾冷漠,又在边境连年征战,在军中颇有威望,就算是皇上看他百般不顺眼,也无计可施。

总之,这样一个男人,怎么看也不像是会喜欢小猫咪的啊!

唐娩默默将脑袋缩了回去,决定找到机会就跑。

君祁渊刚到大厅,心腹就来报:“殿下,刘谏官来了。”

“让他过来。”

君祁渊一掀袍子坐下,顺口吩咐,“去让厨房准备一碟子肉。”

说着,将唐娩拎了出来。

那心腹眼睁睁的看着一向杀伐果决的主子从怀里掏出一只巴掌大的雪团子,定睛一看,才看出来是只猫崽,表情顿时愣了愣,才应声退了出去。

刘谏官被下人引进大厅,敛衽行了一礼后,才道:“殿下,根据宫中线人的密报,皇上有意将北方赈灾交给四皇子,并欲将四皇子册封太子,而且借助四皇子的掩盖,和兵部,吏部都有暗中来往,想要将您遣往边境与蛮族开战,趁机一点点瓦解您在朝中的势力。”

君祁渊一边听着,一边漫不经心的顺着唐娩身上柔软的白毛,恰在这时,厨房让下人送了肉过来,君祁渊接过,往唐娩面前一放。

“吃吧。”

刘谏官这才注意到君祁渊面前的猫崽,心里不由得纳罕。

殿下什么时候喜欢猫了?

君祁渊头也不抬的道:“继续说。”

刘谏官收回思绪,急忙道:“皇上最近想要给您赐婚,对象还没定,但已经确定是从唐家的两个小姐,唐娩和唐珞宁中选了。”

唐娩本来叼了一块肉慢吞吞的吃着,没料到竟然听到了自己的名字,一下子愣住了,嘴里的肉都掉在了盘子里。

刘谏官道:“唐珞宁虽说是继室所出,但在京中也有个才女的称号,性情温婉贤淑,也是个不错的......”

君祁渊蓦地嗤笑出声。

“本王的婚事,什么时候轮到那小皇帝做主了?”​

他语气并不重,甚至可以说是非常轻柔,却让那刘谏官冒了一身的冷汗,低着头大气都不敢喘,连连应声:“是,是......”

唐娩甚至能听到这老头心里在暗暗叫苦:“这位冷面阎王,真是不好伺候啊......”

她慢吞吞的晃着尾巴想,看来,这位摄政王果然是人人都深为惧怕,甚至包括他手下的人。

忽然,她的屁股被人不轻不重的拍了拍。

君祁渊淡声道:“别乱动。”

“喵?!!”


唐娩只觉得一股陌生的电流瞬间划过了全身,她浑身的毛都炸开了,条件反射般的一蹬盘子就要跳走,却被君祁渊一把捞了过去。

君祁渊皱眉轻斥:“让你别动,不是让你蹬鼻子上脸。”

唐娩微微发着抖,羞耻的将自己的猫脸埋进了爪子。

她竟然就这么被人非礼了?还是作为一只猫?

君祁渊心情却不错,随手挥退了刘谏官,将唐娩拎了起来:“躲什么?吃饱了就想跑?”

唐娩悲愤无比的一连喵喵了好几声。

不是吃饱了就想跑,是被非礼了才想跑啊!

君祁渊一挑眉:“骂本王?”

唐娩:“?!”

这都能听出来?

眼看着君祁渊似乎又要叫厨房,她生怕这个喜怒无常的男人真的把自己炖了,赶紧讨好的舔了舔君祁渊的手指。

君祁渊似乎觉得很有意思,低眸打量她:“还挺识相。”

看在这小玩意还算乖巧的份上,暂时先留着。

他起身回了卧室,沐浴的热水已经准备好,君祁渊随手将唐娩丢在床上,将外袍一一卸下,露出挺直的腰背,肌肉隆起的线条弧度近乎完美,既不显得纤瘦,又不显得过分健壮,身上还遍布着不少狰狞疤痕,但并不会破坏分毫,反而衬出了几分杀伐的野性,配上他那张俊美无俦的脸,可以说是相当养眼。

唐娩眼睁睁得看着君祁渊将衣服全部脱掉,迈步坐进浴桶,这才意识到,自己竟然目不转睛的盯着君祁渊脱衣服看了半天?!

反应过来的唐娩猛然闭上眼睛,一头将自己埋进了床榻上的被褥里,生无可恋。

君祁渊洗完澡出来,身上只披了一件浴巾,便看到整个身子都埋在被褥间,只露出一条雪白尾巴的小白毛球,看上去非常软萌。

他走过去将唐娩拎了出来:“躲着干什么?”

唐娩正在试图将自己狂乱的心跳压下去,好不容易稍稍平复了些许,猝不及防又被君祁渊拎在了手里,一抬眼就看到近距离一张放大的脸。

她咽了咽口水,视线不由自主的往下移去,男人刚刚沐浴完的身体上还带着些没有擦干净的水珠,顺着肌肉线条往下滑落,滑入浴袍中,看得她竟隐隐有些口干舌燥。

见手里的小猫咪没反应,君祁渊皱眉,顺手将她放在了腿上,大掌不轻不重的揉了几下:“怎么,傻了?”

随着君祁渊的动作,某种触电般的酥痒感瞬间传了过来,连唐娩自己都没意识到,就已经将小脑袋往君祁渊掌心顶了顶,反倒弄得君祁渊怔了怔,勾起唇角:“和本王撒娇?”

“撒娇”两个字落入唐娩耳中,让她险些没跳起来,欲哭无泪。

什么撒娇!

这明明是猫咪的本能!

她挣扎着就要蹦跶下去,却被君祁渊一手按住后颈,压在了他腿上。

男人薄唇轻启,不轻不重的吐出两个字:“别闹。”

掌下是柔和的绒毛,君祁渊只觉得手感甚好,顺着她的脑袋揉了几圈,却见毛团子的耳朵竖了起来,便上手捏了捏。

唐娩的毛一下子就炸开了。

小猫咪耳朵是相当敏锐的,唐娩一下子从男人腿上跳了起来,“嗖”的一声钻进了被子,又只剩了一条雪白尾巴在外面。

君祁渊顿觉有趣。

他不厌其烦的扒开被子,将唐娩重新揪了出来,颇有兴味:“害羞了?”

害羞你个头啊!

如果不是害怕被炖,唐娩早就忍无可忍的一爪子上去了。

但现在,她也只能发出两声抗议的喵喵叫,没有半点威胁性,听上去反而相当的娇软。

君祁渊支着下颌,像是忽然想起了什么:“对了,还不知你是公是母,过来,给我看看。”

唐娩:“??”


章节在线阅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