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热门小说 > 武侠仙侠 > 重生后又和腹黑相公成亲了

重生后又和腹黑相公成亲了

无风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上一世,相府娇滴滴的嫡女宣明娇有眼无珠,错把渣男当成宝,还把真心喜欢自己的丈夫封莫宇伤透了心。凄惨死后,每年为自己上坟扫墓的人只有他一个。意外重生,宣明娇要找前世害死自己的穿越女复仇,她也要守护好自己一家,不要重蹈前世家破人亡的覆辙。可在她步步为营的复仇路上,她再一次和腹黑相公封莫宇成亲了,这一世,由她来宠他!

主角:宣明娇,封莫宇   更新:2022-08-09 09:40: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宣明娇,封莫宇 的武侠仙侠小说《重生后又和腹黑相公成亲了》,由网络作家“无风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上一世,相府娇滴滴的嫡女宣明娇有眼无珠,错把渣男当成宝,还把真心喜欢自己的丈夫封莫宇伤透了心。凄惨死后,每年为自己上坟扫墓的人只有他一个。意外重生,宣明娇要找前世害死自己的穿越女复仇,她也要守护好自己一家,不要重蹈前世家破人亡的覆辙。可在她步步为营的复仇路上,她再一次和腹黑相公封莫宇成亲了,这一世,由她来宠他!

《重生后又和腹黑相公成亲了》精彩片段

大红纱幔,龙凤双烛。

明明是大喜的日子,气氛却极其压抑。

朦朦胧胧之间,宣明娇缓缓睁开了眼睛,入鼻的香气令她不由地拢起了眉。

鹅梨帐中香。

这是很多年前她最爱的香味,很久没有再闻过了。猛然间闻到,有些令人缓不过神来。

“我知你不想嫁给我。放心,我本也不欲娶妻,若你想要自由,待明日宫中太医问诊之后,我自会亲自向皇上言明。”

随后,一抹可惜的眼神从男子眼中流过。

他在心疼她。

曾经的她,以为这是鄙夷的神色,待阅尽千帆,她才知道,在大周,能够像他这样尊重女子的男人少之又少。

“好了,你休息吧,放心,我母亲并不像外面传的那般不讲理。她也会让你安然归去的。”

说罢,男子转身就要离去。

“等等。”宣明娇终于开口。

男子停下,慢慢转过身来,眼神中带着困惑。

宣明娇将他上下打量了一下,就如同第一次见一般。男子莫名脸微微有些泛红。宣明娇心中轻笑,这时候的他竟如此的害羞。

“你误会了。”

宣明娇已经起身,一身大红的嫁衣,令她娇艳如火,漫步朝他走来,随之,嘴角扬起,明眸皓齿,那笑容令人无法深呼吸。

男子只觉得自己的呼吸都慢了起来。

不知不觉之中宣明娇已在眼前。

误会?

误会什么?

她要留下来?

“第一次见,在花凤楼,我晕倒了。第二次一见到你我又晕了过去,恐怕你以为我和外面的人一样怕你吧。”

“不是吗?”男子终于找到了自己声音。

宣明娇又笑了:“那怕你什么呢?怕成为你妻被你克死?还是怕你早死?”

这一次换做男子久久无言。

宣明娇睁着大眼睛,就这么直直看着他,一点都不躲避,嘴角的笑容始终扬起,完全看不出有丝毫的畏惧。

“封莫宇,让我们好好认识一下。你好,我是宣明娇,安北侯嫡幼女,我们家人都最疼我,以后你也要如此,知道吗?”

封莫宇彻底不知道该说什么,完全没有应对经验,转身落荒而逃。

宣明娇如银铃一般的笑声从屋中飘了出来。

“这时候的他这么容易害羞吗?”

宣明娇笑着坐回到了床上,扫了一眼一旁的梳妆镜中的自己,不由有些发怔。

没想到,她竟又回来了。

前世的她被某些人挑拨,太害怕封莫宇了。封莫宇说了一样的话,她便求着封莫宇和自己和离。

三日回门后,封莫宇就向皇上禀明,他的身体太差,不适合有妻子。

她都没有想到封莫宇竟然会用这样的理由,将所有的问题都自己承担了。一个男人都把话说到这个份子上了,皇上自然也就同意他二人和离了。

封莫宇的名声更差了,到死都没有再娶他人。

而她也没有得到善终,只是没有想到,最后封莫宇竟然会去她的坟上。

那时候的他身体已经差到要用轮椅让人推着他去。

这样的他们俩,一个蠢,一个苦。

想到这里,宣明娇的心不禁揪了一下。

转而宣明娇嘴角再次扬起,只是她回来了,这一次,谁也不能拿走她最爱的这些人的性命!

一个都不行。

有些的人账她该好好算一算了。

不过如今,倒不是最好的时候,恐怕那块玉佩已经被那个贱人给夺走了。

宣明娇重新躺下,莫名有些激动。

前世死后,她去了修真界,不过是一个筑基期就靠师父的灵丹慢慢修炼上去的废柴。一度气得师父吹胡子瞪眼。

她都诧异,这样的她怎么跑去修真界的?老天是想再羞辱她一次吗?让她蠢一世还不够?

后来还是师父发现的,她是难得一见的丹修。

她的根基是差,可是架不住她学医快,且医术高超,她炼出来的丹都是超一品,一众修真大佬都嗷嗷想要,嘻嘻,她就是靠这一手,在修真界赚翻了。

如今看来,这一切都是为了让她重新回来啊!

封莫宇这一辈子,她罩了!

这个男人最大的问题就是身体差,可是有一个可怕的大脑啊。

前世,就是他这拖后腿的身子都让他用脑子干翻了那些个奸人,这一辈子有她的照顾,那些人还能活得好?

想起来就觉得美滋滋。

宣明娇嘴角的笑容更大了,她啊,看来就和师父说的一样,傻人有傻福。

上辈子是傻的太狠了,即便有封莫宇都救不回来了,这不,老天都给她重新再来一次的机会。

宣明娇嘿嘿笑出声来:“老天爷,我谢谢你了啊。”

心情一放松,不知不觉宣明娇就睡着了,也忘了今天可是她和封莫宇的新婚之夜呢。

摸了摸唇瓣,感受停留在唇上的温度,想到了刚才那个呆子,宣明娇笑了。

这一次她是不会再与这个呆子和离的。

翻了个身,宣明娇的睡姿依旧不雅。

*

一早,宣明娇换了一身红色长裙,这一身要比嫁衣更显身段,长发已经束起,活脱脱一个新嫁的小娇娘。

起晚了,听说那边太医已经来给封莫宇诊脉了。

宣明娇叹了口气,修真界她到是没有什么好怀念的,她就是可惜了自己那个好丹房。

只是念头刚起,宣明娇傻住了。

她眼前出现了一个小院子。

一院子花花草草,围着前后两片药材地,从外面看两间再普通不过的茅草屋。

看似不起眼,这里可是她最珍惜的地方!

她是废柴,可是她师父牛啊,那可是修真界四大渡劫成功的飞升老祖之一。师父飞升后,放心不下自己,留给自己保命的地方就是这里。

没有想到,这个丹房小院竟然能够随着自己一起回来。

这可太好了。

有了这里,封莫宇的身体她就更有把握了。

不过,目前封莫宇的身体恐怕还不能直接使用修真界的丹丸,承受不住,她还要好好想想法子。

“少夫人。”

外面有了声音,宣明娇来不及多停留,迅速神识从自己的丹房小院出来了。

木香走了进来,福了福身子:“钱太医已经离去了,少爷那边准备好了,请少夫人一并去夫人院子里敬茶。”


木香、降香、崖香、丁香是自己从安北侯带来的四大丫鬟,都是自己母亲为自己选的小丫头,自小一起长大,再信任不过。

宣明娇点点头,起身朝外走。

一直担心封莫宇的身体,差点忘了今早新娘子敬茶的一场好戏了。

院中银杏树下,封莫宇一身枣红负手长身而立。

“钱太医怎么说你的身体?”

两人并排朝着主院那边走去。

封莫宇看着这个和自己走在一起的小姑娘,再次蹙眉。

宣明娇瞬间了然他在想些什么,嘟着嘴巴娇滴滴地说道:“我们俩都住在一个院子里,若是我真要打听也能打听到。可是夫妻不就是应该有商有量,你我的消息都要靠彼此打听算怎么回事儿?我们该互相信任。”

呵,好有道理的样子。

封莫宇心更烦躁,吐出三个字:“死不了。”

宣明娇还未说话,就听到一个老太太的声音从主院传来:“难道你们要将定国公府百年基业毁在一个病秧子手里?”

老太太吼完,瞬间一片死寂。

站在主院门口来迎封莫宇的乔嬷嬷脸上都是闪过一片疼惜。

宣明娇强力压住内心想要把这个老太太暴揍一顿的冲动,还真是讨厌的人从来不会缺席。

这时候就不得不佩服封莫宇了,脸上依旧丝毫表情都没有变化过,甚至还能给乔嬷嬷一个安抚的眼神。

无碍。

就听到里面那底气十足的老太太继续说道:“新婚大喜之日,就闹出那么多事儿,你们还要瞒到什么时候?钱太医也在此处,咱们就问问,莫宇这孩子到底能不能有子嗣?他我已经指望不上了,若是连子嗣都有问题,难道你们还要把定国公的爵位留给他?”

说来说去,就是为了爵位。

真是一刻都等不了了,非要在这时候闹?

宣明娇的眼睛里已经要喷火了。

“我年纪已经大了,不知道什么时候人就不在了,难道要让我这样牵挂着闭目?”说着,这老太太声音就哽咽了,“如此,我愧对老国公爷,愧对封家的祖宗啊,我怎么能看着定国公后继无人呢?”

“还是让钱太医给母亲看看吧。这样的身子骨,恐怕再活个十年八年都不是问题。”

屋中终于有人说话了,语气中满满都是鄙夷。

“你!”老太太要哭不哭的声音戛然而止,仿佛就等着有人忤逆,立刻来了精神,“国公爷,这就是你夫人对我的态度?是,她是安平郡主,皇上的亲侄女,所以就能对长辈如此无礼?”

屋中气氛更加紧张。

“国公爷!”老太太半天等不到人说话,气恼地再次看向坐在那里的便宜儿子。

封伯存一脸铁青,脸色难看至极。

就在这时候,却听到少女愉悦的声音响了起来。

“乔嬷嬷,您这还不赶紧拿着母亲的牌子去宫中上报太后?这都上升到皇家的教养了,真能来管母亲教养的,也只能有太后了吧。”

乔嬷嬷眼睛一亮。

封莫宇有些诧异地看着身旁的小丫头。

伴随着声音响起,封莫宇和宣明娇两人站在了门口。

安平郡主看向门口两人,眼睛一下子放出光来,瞧,这小两口多般配,是谁胡说八道!

说小姑娘被他们家儿子吓得差点死过去了。

瞧瞧,她的儿子和儿媳妇,好着呢!

安平郡主站起身来,眼神中透着欣喜看向了宣明娇,然后扬声道:“说得对,乔嬷嬷现在就拿着我的牌子,去宫中面见太后,就说,定国公老夫人想要找她老人家聊聊皇家的教养!”

瞬间,刚才还在叫嚣的老太太一下子哑火了。

她敢在定国公中耀武扬威,哪里敢和太后说什么。

老夫人咬牙切齿道:“这点小事儿何必劳烦太后?郡主的教养自是好的。咱们今天都是为国公府的未来而着急啊。”

一旁坐的几人,一阵肉疼,好不容易今天说到这里了,母亲又被压制了。当年就不该让封伯存娶到郡主的!

安平郡主哼了一声,看着自家的国公爷狠狠道:“看看国公爷是什么意思吧。若是国公爷也这般担忧国公府的未来,那么我带着莫宇和明娇去住我的郡主府又如何?把国公府让给你们!”

宣明娇适时点点头:“也对。反正父亲如今也不过三十有八,也不是不能再有后的。”

老夫人脸色一变,瞬间看向自己的亲儿子,只见封仲志脸色也变了几分。

他们一心就想压制安平郡主和封莫宇了。倒是忘了,若是没有了安平郡主,那封伯存肯定会再娶,到时候,若是再生几个儿子,怎么国公的爵位也到不了他们手上!

封仲志对着老夫人眨了一下眼睛,今天这事儿不能再闹了,他要再想办法。

那边封伯存也终于开口:“胡闹!”

转而封伯存先看向了安平郡主:“你我夫妻这么多年,我的心意你还不懂?”还略带委屈。

酸!

唔,所以说嫁人多年,安平郡主享有‘妒妇’的盛名不是没有道理的。

因为有人宠着。

宣明娇亮晶晶地看着面前这对夫妻,感情和她亲爹娘一样的好。

封伯存又看向了老夫人:“母亲,定国公已经分府,您自愿去与二弟而住。为此,当年分府的时候,本该分与我的七成家产,我还多给了二弟二成。若是母亲现在想改,倒也不是不可以。二弟,你觉得呢?”

被点名的封仲志赶紧起身拱了拱手:“赡养母亲是当年和大哥说好的,自然不用改。母亲一向说话心直口快,大哥莫怪。母亲也是担心咱们国公府。”

封伯存淡淡一笑,吹了吹面前的茶:“二弟也要多想想,毕竟有些话若是传出去,那些言官一个弹劾,我是能招架,就不知道二弟如今礼部的差事还能不能办了。”

吵架那都是女人的事情。

男人只会威胁。

封仲志抬头看向了封伯存,终于明白,这已经不是那个当年被继母挟制的定国公嫡长子了,他大哥已经成为定国公多年了,已经不允许别人再随随便便拿捏他了。

封仲志再拱手:“大哥放心。”


封伯存最后看向了宣明娇,宣明娇咯噔了一下,自己刚才多话了,不会挨骂吧。

反正前世是没有的,那时候自己只想回家,任由二房和大房吵架,老太太后来还说了些更让人难堪侮辱封莫宇的话。

只听封伯存道:“时辰不早了,我也该喝媳妇茶了,莫宇带着明娇让大家都见见吧。”

咦,这是认可自己了?

宣明娇笑嘻嘻对着一旁封莫宇眨了眨眼睛,封莫宇没有丝毫反应,只是安平郡主突然发现,他们家这个内敛的儿子眼神中竟多出了一抹神彩。

安平郡主接过宣明娇的媳妇茶,眼神中带了几分喜爱。

这个媳妇娶的不错!

原本准备好的礼物给了宣明娇后,谁也想不到,安平郡主退下了手腕上的翡翠冰种,戴在了宣明娇的手上。

封莫宇蹙眉低低喊了一声:“母亲。”

安平郡主才不管自己这个儿子呢,瞪了他一眼道:“行了,我的东西,我想给谁就给谁。不给我自己的亲儿子亲儿媳妇,难道还要给那些阿猫阿狗?”

随后,眼神瞟了旁边几人。

对,就是这几个阿猫阿狗。

原本国公的爵位,他们都是无所谓的,就是莫宇都对国公世子之位可有可无,不然就凭她的地位,她去宫中闹也会把这个世子之位闹到自己儿子头上。

但,她想不想要是一回事儿,被人拿捏是另外一回事儿!

宣明娇看着手上的翡翠玉镯,心里却是莫名激动的。

这玉镯上一世安平郡主可没有给她,这是太后当年送给安平郡主的,这样的冰种,在整个大周都是难得一见,不过对于去过修真的她来说,什么好东西没见过?

重要的是,这心意!

她是被安平郡主认定的媳妇了,看封莫宇还说不说和离!

人还是那些人,上一世都认识了,宣明娇跟着封莫宇走了一遍,本来封莫宇的身子就不好,仪式匆匆而过,刚才那么一闹,也再没有什么人敢出幺蛾子。

“乔嬷嬷,送钱太医出去吧。”安平郡主看了一眼坐在那里的钱太医,倒也没有什么担心的,反正国公府这点破事儿,皇上也早就再清楚不过了。

不愧是长走于宫中的人,钱太医仿佛刚才什么都没发生过,与众人拱手,离开了。

宣明娇的目光却落在了钱太医身上,人消失在院子里才移开。

“你认识钱太医?”

离开主院,两人走在回临渊轩的路上。

没有想到封莫宇竟然会主动问自己,宣明娇有些诧异地抬头:“你在关心我?”

封莫宇略有些变扭地将自己的头转到了一边:“想多了,不是你刚才说的,我们俩之间可以有话直接问。母亲将冰种送给你了,这个婚恐怕短时间不好和离,既然如此,我觉得你刚才说得对,在这段时间,我们最好能够互相坦诚一些。”

“封莫宇有没有人告诉过你,话越多,越是掩饰!”

封莫宇甩袖就要走。

“我觉得这个钱太医有问题。”

封莫宇站住了,带着有些不可思议的神情看向了宣明娇:“你知道些什么?”

封莫宇丝毫诧异都没有,宣明娇也有些吃惊,但很快就反应过来。

这个狗男人也是知道的。

宣明娇眯了眯眼睛,问道:“你总是说想与我和离,其实是想要保护我吧!”

封莫宇愣住了,他发现他好似真的小看了这个小丫头。

“与我来。”

有些话,不适合在外面说。

临渊轩,是两人如今的院子。定国公和安平郡主没有分院住,自然也不希望好不容易娶到的媳妇和自己儿子分院,所以将宣明娇也安排在临渊轩中。

书房里,封莫宇盯着宣明娇。

而宣明娇一点都不紧张,在封莫宇的书房里到处打量。

一股药味,说明主人还真是个药罐子,都是书,涉猎极广,他都是通过这些书了解世间的吧。

怪不得这人好像什么都知道。

“宣明娇,你非要淌这趟浑水吗?”

封莫宇没了之前的试探,开门见山地问道。

宣明娇有些不解,蹙着眉头看着封莫宇,眼神中带着困惑。

这人到底知道多少?而且这趟浑水,定国公和郡主又知道多少?

如果知道,为何前世要让封莫宇来承担这一切?

想到了这里,宣明娇怔愣住,前世,定国公和郡主可都不得善终,这也是封莫宇之后的路更艰难的原因之一。

宣明娇的一举一动都落在封莫宇的眼神里,两人虽然没有说话,但仿佛两个高手一般,在互相试探。

之前不确定,但是此刻,封莫宇可以笃定,这丫头知道,而且知道的不少。

封莫宇也蹙起眉头来,怎么可能?

“你如何得知?”

“定国公他们知道吗?”

两人同时出声。

宣明娇一双明眸直直盯着眼前人,封莫宇那一双桃花眼难得带上了几抹困惑。

这眼睛真好看。

修真界的日子是漫长的,日子一长,爱恨情仇都会被忘掉。但思念这种东西却无法抹去。

她想念父亲母亲,想念小弟,而这双眼睛也时常浮现。

他是个清冷的人,就那样孤零零地站在自己墓前,不发一言,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每年到了时间都会来看自己。

为什么?

一直等着这丫头继续说下去,可是眼瞅着小丫头看着自己发起呆来,封莫宇无奈的捏了捏眉心。

也不知道为何,每次看到这丫头自己就会变得不一样。

这种情绪太过陌生,封莫宇不熟悉,暗自懊恼,他讨厌一切不受控制的感觉。

长长的食指敲击在梨花木桌案上,宣明娇的思绪被带了回来。

尴尬地咳嗽了两声:“呀,我走神了。”宣明娇糯糯地说道,讨好地对着封莫宇一笑,嘴角上露出两个可爱的小梨涡。

这样的姑娘让人能怎么办?

封莫宇蹙眉:“你到底是如何知道这些的?”

宣明娇眨了眨眼睛:“我说我做梦做到的,你信吗?”

信,才有鬼!

封莫宇翻了一个大白眼。

宣明娇有些吃惊,这人竟然会对着自己翻白眼,哈哈,小姑娘笑出声来。

忘了,如今他也不过才弱冠之年,还不是那个叱咤大周朝的权臣。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