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热门小说 > 武侠仙侠 > 宠女狂魔

宠女狂魔

失眠三夜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秦夜的医术已是绝世无双,凭借着这么多年他游历诸国,顺便治疗一些了不得的大人物,身价已富可敌国……一次意外,他犯了狂怒症夺走一个路过女子的清白并害死了她,这么多年来这个噩梦一直缠绕着他,整整十年他决心回到故土,报恩并补偿女子的家人,却意外发现自己的一名智商五岁的女病患,竟是当年被他误以为已经死掉的女恩人。

主角:秦夜,江念   更新:2022-08-09 09:40: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秦夜,江念 的武侠仙侠小说《宠女狂魔》,由网络作家“失眠三夜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秦夜的医术已是绝世无双,凭借着这么多年他游历诸国,顺便治疗一些了不得的大人物,身价已富可敌国……一次意外,他犯了狂怒症夺走一个路过女子的清白并害死了她,这么多年来这个噩梦一直缠绕着他,整整十年他决心回到故土,报恩并补偿女子的家人,却意外发现自己的一名智商五岁的女病患,竟是当年被他误以为已经死掉的女恩人。

《宠女狂魔》精彩片段

“你这个畜牲,不仅玷污我,还害死我性命,你不得好死!!不得好死啊!!!”

“我要让你一辈子活在痛苦之中!!”

燕京城,精神病院内。

身穿病服的秦夜正坐在梧桐树下睡觉,一米八多,身强力壮的他,却像个孩子一样蜷缩在地上,仿佛做了什么让他恐惧的噩梦,额头一直紧紧皱着。

“啊,不要……”

下一刻,秦夜忽然惊醒,当发现是一场梦之后,才重重松了一口气,这个噩梦已经伴随他十年之久,几乎每夜都会做同样的梦。

那个被他害死的女人,十年来,夜夜都来找他的梦中讨债!

小时候,秦夜便患有无法医治的狂怒症,情绪无常,易怒易躁,母亲为了让他恢复正常,便将他交给一位路过的神秘人,这么多年来,他一直在深山中长大,并且跟随神秘人练武学医。

不仅习得逆天医术,更是拥有超强武力。

一手杀人,一手救人,可谓是风光无限。

在十年前,秦夜创建了让全国都闻风丧胆的神秘组织圣龙殿,在帮助师傅执行一个极其困难的任务时,却遭到兄弟的背叛,身负重伤时狂怒症突发,在逃跑路上,玷污了一位无辜女子,因为失去理智,他不记得对方长什么模样。

在他恢复理智的时候,已经回到了深山中,在报纸新闻中看到苏城有个女人去世了,而且是被玷污之后,惨死的!!

他……他害死了那个无辜的路过女子。

甚至连弥补的机会,都没有留给他!

“啊!!!”

忽然,秦夜额头处青筋暴起,情绪瞬间不受控制,这十年来,他一直生活在折磨之中,只要他闭上眼睛,就会梦到那个女孩找他讨债。

十年啊!!

足足十年,从未间断,从未停息。

最终,在这种煎熬之中,秦夜每次修炼都会被严重影响,久而久之,他最终走火入魔,一身武功尽废,同时精神分.裂,主动住进了精神病医院接受治疗,彻底沦为了废人。

可以治疗世间病症的神医,最终却穿上了病服,颓废度日,

“徒儿,出院吧,替为师去治疗一位病人!”

这时,一位身穿白衣的老者来到秦夜身前,轻声道。

“十年前,走进这家精神病院,我就没打算出去过!”

秦夜面无表情,宛如一块没有温度的磐石,说道:“而且,在五年前,我已自废功力,医术大打折扣,不如您!”

唉……

如此风光的“绝武狂医”,因为那件事,却变成这般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

身为师傅,他很心痛。

当年在秦夜走火入魔时,他马不停蹄赶来,费尽九牛二虎之力,也仅仅保住徒儿百分之一的功力,这是他多年来,唯一感到遗憾的事情。

不过很快,老者将手中的档案袋扔到秦夜怀中:“我希望,你看过病人信息之后,再决定要不要出山,或许,她们真的需要你!”

秦夜沉默片刻后,缓缓打开档案袋,里面有一摞资料以及一张银行卡!

照片中,一位倾国倾城的女人,正抱着一位三岁大的女孩,她嘴角上扬,眉宇之间霸气十足,特别是身后的劳斯莱斯幻影,更是彰显着她尊贵的身份。

轰!!

看到这张照片,秦夜身体狠狠一颤,眼中浮现出无法掩饰的震惊之色,没有温度,宛如一摊死水的眼神瞬间有了光泽。

是她!!

竟然是她!!

噩梦中的那个女人啊!

没错,就是这个女人。

虽然梦中的女人五官并不太清楚,可那种感觉绝对不会错,这就是被他玷污的女人。

“师……师傅,她,她是被我玷污的女孩!她没死??”

当秦夜抬头看向老者时,眼眉微红,眼角更是流出一滴眼泪,愧疚十年的他,在得知女人还活着的时候,激动的心情可想而知。

“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她是一位病人,需要你的帮助。”

老者沉默片刻,轻声道:“机票已经订好,银行卡内有几万生活费,回到苏城市,好好生活吧!”

秦夜不知道师傅什么时候离开的。

他就这样坐在地上盯着资料发呆,当他再次站起来的时候,早已泪流满面,这让无数路过的护士很是诧异,那个不言苟笑,冷如冰山的男人,竟然哭了!!

是的,他哭了!

在七岁时,他和母亲被无情无义的父亲赶出家族,流落街头,被无数人冷嘲热讽时,他都不曾掉落一滴眼泪,而现在,他抱着资料,哭的像个孩子。

被他玷污的女人叫做江念,本是苏城市辉煌无限的商业女神,依靠自己的能力,创造了苏城三大集团之一的念影集团,身价几十亿,她应该有一个非常美好的未来。

可因为他……

一切的一切都变了。

江念九年前生下一女后,患上抑郁症,并且遭遇车祸,心智倒退,变成一位五岁的孩子,而她所创造出来的一切,全都被人无情掠夺。

而现在的她则是和女儿以及母亲相依为命,经常被流氓欺负,生活的苦不堪言。

“对不起,我对不起你啊!!!”

秦夜办理了出院手续,以最快的速度出发苏城。

他要赎罪!

他不仅要治好江念的病,而且,还要将江念失去的一切全都拿回来。

女儿!

等我,一定要等我啊!!

爸爸来了!!

以后,谁都不会再欺负你了!!

谁也不行!!

……

一天后,苏城,阳光社区!

“妈妈,你一定要听女儿的话,吃完这颗鸡蛋再玩滑梯好不好?”

“不好,我要玩滑梯,我要玩滑梯!”

“你再这么任性的话,以后我就不让你玩滑梯了,而且,我再重复一遍,今天再玩最后十分钟,老师布置的作业,我还没写完呢,不然,明天又要站楼梯道听课了。”

只有九岁的萌萌,像个小大人一样手里端着一碗粥和一颗鸡蛋,正在苦口婆心的劝着三十岁的妈妈吃饭,而妈妈却顽皮的像个小孩子,只顾着玩滑梯,一口饭不吃。

萌萌一脸的无奈,可是考虑到母亲的病情之后,很快脸色恢复正常,非常耐心的继续哄妈妈吃饭,而且嘴里不断唱着刚刚在学校学习的儿歌。

“唉,外婆什么时候能找到大夫,给妈妈把病治好呢?”

喂完饭之后,萌萌端着小碗坐在一旁,拖着嘴巴看向玩滑梯的妈妈,当看到对方因为滑的太快,摔在地上之后,她脸色满是紧张的跑过去,拍打着妈妈身上的泥土,皱眉说道:“能不能小心点?你知道我给你买这身衣服,捡了多少瓶子吗?以后再这么冒失,我不管你了。”

“萌萌,我也可以出去捡瓶子,我想给你买衣服,你好久没穿过新衣服了。”

江念一脸灿烂的笑容,仿佛一个无忧无虑的孩子。

“你捡什么瓶子啊?跑出去,连家门都不认识,要是你被偷跑了,我可就没妈妈了。”萌萌拍干净灰尘之后,转头背对着江念,眼圈通红,轻声道:“我才不穿什么新衣服呢,都难看死了,还不如邻居大妈女儿穿剩下的好看呢。”

萌萌一边说,一边回到原来的位置,继续盯着妈妈玩滑梯。

“小兔崽子,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把设计图纸交出来,否则,别怪我心狠手辣!”

这时,一位小黄毛率领着两位壮汉来到萌萌和江念身前,凶神恶煞道。


看到面前凶神恶煞的三位青年,萌萌不仅没有害怕,反而利用小小的身体挡在母亲面前,一脸坚决。

反观江念,看到三人之后,吓得全身一哆嗦,甚至眼里都浮现出泪光。

她很害怕这几个人。

因为这段时间,他们一直来找麻烦,甚至还扬言要杀掉她。

“萌萌,妈妈害怕,快让他们走。”

江念轻轻拽了一下萌萌的衣服,委屈地说道。

萌萌重重点头,指着三名青年呵斥道:“我妈妈的设计图纸已经被我扔到河里了,如果你们想要的话,就去河里找吧。”

“丢河里了??”

闻言,为首的小黄毛瞬间暴跳如雷,指着萌萌呵斥道:“我警告你,那张设计图纸对于我老大来说非常重要,你敢特么的丢河里?”

“丢河里咋了?”

萌萌一脸的强势,道:“妈妈的东西就是我的东西,我爱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别说扔河里,就算是喂狗,也和你们没关系,快滚,不然,我报警了。”

“啪!!”

闻言,小黄毛眼中闪过一抹杀气,一耳光狠狠地抽向萌萌。

“啊!!”

萌萌惨叫一声,当即摔倒在地。

小黄毛心狠手辣,没有因为对方是个九岁大的孩子而有所心慈手软,带着两位强壮男子,围着萌萌疯狂拳打脚踢。

而萌萌趴在地上,咬牙坚持,并未掉下一滴眼泪。

“萌萌!!”

江念先是愣了片刻,立刻扑在萌萌身上。

哪怕她现在心智倒退,但知道挨打的姑娘是自己的女儿。

是她需要用生命去保护的那个人!

“不要打了,求求你们,不要打萌萌!”

江念紧紧地护着萌萌,满脸泪水地对小黄毛吼道。

“不打可以,把设计图纸给我交出来。”

小黄毛凶神恶煞,一边踹江念,一边道。

“我……我不知道设计图纸放在哪里了。”江念身上很痛,但她死死地护住萌萌。

“你们再敢碰我妈妈一根汗毛,这辈子都休想拿到设计图纸!!”

萌萌咬牙切齿,一脸凶狠地怒吼道。

“敢踏马威胁我?”

这么长时间小黄毛都没有拿到设计图纸,早就失去了耐心,再加上一个孩子敢这么威胁他,怒火爆发,使出所有的力气狂踹江念的脑袋。

痛……好痛!!

江念脑袋传来的痛意,使她视线渐渐模糊,气息也变得虚弱许多,尽管如此,她仍旧死死地趴在萌萌身上,她不会让女儿受到任何伤害。

很快鲜血染红了地面,滴在了萌萌身上,眼前一白,陷入昏迷。

“妈妈!!”看到鲜血,萌萌眼中浮现出浓浓担忧之色,她利用最大的力气把江念护在身下,求饶道:“我给你们图纸还不行吗?不要再打妈妈了,你们要的,我都给你们!”

“草泥马,晚了!”

小黄毛吐了口浓痰,继续狂踹萌萌。

萌萌嘴中不断发出‘吭吭’的声音,疼痛使身体都麻痹了,可她仍旧不落下一滴眼泪,不过眼神中却浮现出浓浓的憎恨之色!

她恨那个将妈妈害成这样的混蛋!

如果不是那个人的话,妈妈不会变成这样,也不会任人欺辱!

混蛋……我一定要杀了你!!

“给我住手!!!”

就在这时,不远处传来一道怒吼声。

唰唰唰……

众人回头望去,便看到一位身穿黑色布衣的男子飞奔跑来,不是别人,正是刚刚到达苏城的秦夜!!

在路上的时候,秦夜无比紧张,一直幻想和江念以及女儿第一次见面的场景。

可没想到,迎接他的却是这一幕。

她的女儿竟然三个成年男子暴打,单薄的身体护在母亲身上,早已满身是血,不管她多么地痛,但仍旧紧紧地护住母亲。

而他伤害的女人,同样满身鲜血以及脚印,并且陷入昏迷。

碎了!!

在这一刻,秦夜的心脏彻底碎了。

资料中显示,江念本该是一个在商场中叱咤风云的女强人,而因为他的缘故,现在却变成一个需要女儿保护的废人,而这一切,都是因他而起。

才九岁啊!

一个九岁的孩子,却要用命去保护妈妈。

对不起!

江念,女儿,我对不起你们啊!

在这十年来,这对母子,到底经历了什么啊!

泪如雨下!!

在这一刻,眼泪在秦夜眼眸之中落下,渐渐化为红色。

血泪……只有在伤心到一定程度的时候,才会落下。

“你是谁?”小黄毛还没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看着满脸血泪的秦夜问道。

“我弄死你们!!”

秦夜虽然自废功力,全身筋脉断裂,但通过师傅的努力,保存了百分之一的功力,对付一群混混,比捏死一只蚂蚁,都要简单!

只见,秦夜双眼猩红,犹如一头出笼凶兽一般,身体瞬间化为破空而出的弓箭一般,迅速冲到小黄毛的面前!!

“咣!”

秦夜一拳轰击到小黄毛胸口之上。

只见小黄毛就像是断了线的风筝一般倒飞出去,重重落在地上后,胸口不断响起骨骼碎裂的声音,鲜血更是不断在嘴中喷涌而出。

而秦夜并未打算放过小黄毛,一拳又一拳地轰击在小黄毛身上。

他疯了!!

已经彻底陷入疯狂,他要打死这个欺负他女儿的混账东西。

一拳!

两拳!

每一拳落下,都会让小黄毛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叫声。

另外二人都被吓傻了,尽管老大被打,他们如同木头人一般,傻站原地,他们从来没见过如此恐怖凶狠之人,简直和怪兽一样。

“不要再打了!”

萌萌反应很快,发现快要闹出人命来,立刻冲上去阻止秦夜。

女儿的声音就像是一股暖流般涌入秦夜的心中,很快便化解掉他心中的狂怒,只见他重重将萌萌拥入怀中,嘴中不断说道:“没事了,有我在,没人会伤害你们!”

闻言,萌萌愣住了,特别是这个拥抱,更是让她摸不着头脑。

这个大叔好奇怪啊……

明明不认识,为何会做出这种举动。

不过萌萌并没有推开秦夜,因为趴在这个男人的怀中,好有安全感啊。

“你……你给我等着,老子乃是海哥的人,你完蛋了!”

小黄毛被两位手下搀扶起来,放下一句狠话,立刻仓皇逃窜。

“我弄死你们!!”

秦夜眼中闪过一抹杀意,打算灭掉这三个欺负女儿的家伙。

“大叔,不要追了,救救我妈妈!”

萌萌一心都是母亲,制止秦夜后,伸手指了指趴在地上的江念。

闻言,秦夜立刻来到江念面前为其把脉!

心跳过快,脉搏紊乱……

显然是精神受到了严重的刺激!

看来资料上说得没错,自从发生车祸之后,江念心智倒退到五岁的时候,如果是他拥有巅峰实力的话,很容易就可以治好现在的江念。

可现在,他自废功力,拿这种严重的精神系病情,没有任何办法。

不过,他会不惜一切代价治好这个被他害惨了的女人。

下一秒,只见秦夜手掌一翻,一把银针出现手中,在阳光下散发着光泽,他眼中闪过一丝严肃,立刻为江念施针。

很快,江念脑袋上扎满了银针,看起来很吓人,不过效果很好,她醒了!

但是,在醒来的一刹那,江念嘴中发出惨叫声,脸蛋更是因为疼痛而变得扭曲。

“萌萌,妈妈好疼,脑袋好疼啊。”

江念双手捂住脑袋,疯狂哀嚎,甚至开始用手拔银针。

“住手,不要拔针!!”

见状,秦夜心里咯噔一声,立刻上前阻止。


“妈,你怎么了?”

萌萌看到这一幕,瞬间就慌了,怒视着苏南大吼道:“你对我妈做了什么??”

“不好!!”

秦夜感受到江念气息紊乱,逐渐疯狂,暗呼不妙,立刻开始为江念取针,等到银针全部拔下来之后,江念白眼一翻,再次陷入昏迷。

呼呼呼呼……

看到江念冷静下来,秦夜额头紧紧拧在一起。

好……严重的病情啊!

刚才秦夜使用出自己最拿手的‘九阳针术’,结果一点效果都没有,反而还差点让江念精神失控,看来,按照他现在的实力,无法治好江念。

“大叔,你没事吧?”萌萌回头望去,关心问道。

她可以看出,秦夜并没有有意害母亲,而且刚才江念惨叫时的凌厉眼神,使她仿佛看到了曾经的母亲,也就是说,秦夜的治疗是有效果的。

“你妈没事了,稍作休息就好!”

闻言,萌萌才重重松了一口气,坐在地上将母亲搂在怀中。

秦夜休息片刻,转头看向萌萌,伸手抚摸了一下萌萌脸上的伤痕,痛彻心扉,道:“孩子,你……你没事吧?”

“我没事。”萌萌立刻摆开秦夜的手中,坚强道:“又不是没挨过打,这点伤不算什么,我早就习惯了!”

这句话,让秦夜嗓子中犹如卡了根鱼刺,久久说不出来。

才九岁啊!!

被三位成年人打完,如此的风轻云淡,她到底经历了什么啊?

很快,萌萌便注意到,秦夜一直盯着自己,眼神中充满了温柔,这让她有些奇怪,便问道:“大叔,你……为什么一直盯着我?而且,你为啥要帮我呢?”

“我是你……”

说到这里,秦夜欲言又止,他认为初次见面,就这样介绍自己身份,肯定会吓到萌萌,他便说道:“我是你妈妈朋友找的大夫!”

“哦!”萌萌并没有怀疑,毕竟妈妈生病之前,特别地厉害,身边有很多朋友。

不过秦夜还是想了解父亲在萌萌心中的概念,他犹豫片刻后,问道:

“萌萌,我来的时候,你妈妈朋友并没有告诉我太多,我想知道,你爸爸呢?”

闻言,萌萌脸色瞬间就变了,怒火在体内弥漫而出,连空气都变得炙热许多,特别是眼中的滔天怒意,令人感到畏惧。

这个眼神,使秦夜下意识吞咽一口唾沫,呼吸都变得急促许多。

忽然间,他怕了!

萌萌好像,特别地恨他啊!

萌萌看到秦夜那吃惊的眼神,情绪渐渐稳定许多,她开口道:“大叔,你知道吗,其实,我是一个玷污犯的女儿……”

秦夜愣住,她被萌萌的这句话震撼到了,立刻道:“别说了!”

“有啥不能说的,我都习惯了!”

此刻的萌萌看起来极其软弱,和刚才判若两人,她道:“我从小到大,别人都说我是玷污犯的女儿,我妈妈也是因为他变成这个样子的。”

“你……你想找到他吗?”秦夜很关心这个问题。

在说这句话时,他都可以清晰听到剧烈跳动的心脏。

“嗯,特别想找到他。”萌萌重重点头,道。

“找到他,你会怎么做?”

秦夜迫不及待地问道。

“我会杀掉他!!”

萌萌抬头看向秦夜,十分平静地说道。

看着萌萌眼中的滔天怒意,秦夜眼中满是不可思议,他无法想象,得多恨一个人,才会让年仅九岁的孩子拥有这般可怕的眼神。

“你特别的恨他……”

短暂地沉默后,秦夜喃喃道。

“嗯,虽然没有见过面,但他是我最恨的人。”萌萌轻轻点头,说道:“他不仅毁掉了我妈妈的一切,而且,还让我天生低人一等,每当我想起自己是一个玷污犯的女儿时,我都感觉到羞耻……如果可以的话,我会亲手杀掉他,哪怕,他给了我生命。”

震撼……

秦夜无法想象,这些话,竟然是从一个年仅九岁的孩子口中说出来的。

他陷入了沉思,眼中满是彷徨。

萌萌的话让他如同跌落万丈深渊,恐惧如同死神一样狠狠扼住他的脖颈。

呼吸都渐渐变得急促起来。

面对女儿的恨意,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他,一时之间不知如何是好,如果他说出自己的身份,他毫不怀疑,萌萌会一刀捅向他。

他的心脏仿佛被一把大手狠狠捏住,痛得他身体都在颤抖。

女儿就在眼前,他却不敢相认……

恐怕他是这个世界上最悲哀的父亲了吧。

“嗯,天凉了,我送你们回去吧。”

秦夜深呼吸一口气,话锋一转,道。

“大叔,谢谢你,其实,我可以看得出来,你医术很棒,能不能接着为我妈妈治疗呢?我想让她恢复正常人。”

“我会的。”

就算萌萌不说!

秦夜也会利用全力把江念治好。

如果不是他,江念也不会变成这个样子。

在抱着江念回家时,秦夜低头看了一眼对方的容貌,眼中愧疚更加明显。

以前都是在梦中见到江念,五官并不清楚,当如此近距离看到江念时,他才发现,原来……这个被他伤害的姑娘,如此漂亮!

他暗暗发誓,一定要治好江念,到时候,江念如何处置他,悉听尊便!!

江念和萌萌居住在这一个没有装修的毛坯房中,两室一厅,家具布置得极其简单,而且在客厅的一个角落中,有许多捡来的塑料瓶,可见生活得并不好。

“大叔,房子还不错吧,一个月六百块钱,我和妈妈还有外婆住在这里。”

萌萌给躺在床上的江念盖上被子,然后对秦夜说道。

“嗯,挺好的。”

秦夜不断打量着女儿居住的简陋环境,心中隐隐作痛,他强忍着激动的情绪,问道:“你外公呢?”

“去世了。”

“当年我妈妈出车祸,智商倒退后,江家那群坏人不仅抢走了我妈妈创造出来的一切,而且还活生生逼死了我的外公。”

在说这些话的时候,萌萌表现得特别冷静,仿佛在说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

“你妈妈很厉害吗?”

秦夜眼中满是愧疚之色,不过他隐藏得很好,并未被萌萌看出来。

“当然了,我妈妈特别厉害。”萌萌给秦夜倒了一杯热水,说道:“苏城三大集团之一的念影集团,就是我妈妈一手创造出来的,只不过被他们抢走了,都怪那个伤害了我妈妈的混蛋,不然的话,我妈妈现在依旧是那个好多人都敬畏的女总裁呢,同时我外婆也不会为了钱,卑躬屈膝地在酒店做清洁工。”

秦夜没有做出回应,只是轻轻点头嗯了一声。

“大叔,晚上在家吃吧,我亲自下厨给你做饭。”

萌萌指了指厨房,问道。

“你还会做饭?”秦夜惊讶问道。

“如果我不会做饭的话,外婆去上班,我和妈妈岂不是要饿死?你别看我年龄小,但我什么都懂,为了活下去,该做的都得学着做,不仅仅为了自己。”

萌萌说完,一头钻入了厨房,开始忙活,个头虽小,但做事非常熟练。

秦夜坐在板凳上,端着热水,眼神一直定格到萌萌忙碌的背影身上,内心五味杂全,他真的无法想象,自己女儿到底经历了什么,才会如此懂事。

懂事的,让人有些心疼。

本身自己就是个孩子,却还要照顾一个大孩子。

他明白!

这个做饭的姑娘以及床上的江念,需要他用一生去弥补。

而他造下的孽,需要用一生去救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