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热门小说 > 武侠仙侠 > 薄总深夜不眠

薄总深夜不眠

晚柠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自从生母去世之后,沈初璃在沈家的日子越发的不如意,直到被骗到“高级游轮”上时,她才明白那对老不死的在搞什么阴谋诡计。遇上薄宴是她的幸也是不幸,男人如同猎食者一般,虽然收敛锋芒,但却仍旧不减他强势的气魄……沈初璃将薄宴当做她唯一的救赎,在今后的人生中他成了自己唯一的依靠。

主角:沈初璃,薄宴   更新:2022-08-09 09:40: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沈初璃,薄宴 的武侠仙侠小说《薄总深夜不眠》,由网络作家“晚柠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自从生母去世之后,沈初璃在沈家的日子越发的不如意,直到被骗到“高级游轮”上时,她才明白那对老不死的在搞什么阴谋诡计。遇上薄宴是她的幸也是不幸,男人如同猎食者一般,虽然收敛锋芒,但却仍旧不减他强势的气魄……沈初璃将薄宴当做她唯一的救赎,在今后的人生中他成了自己唯一的依靠。

《薄总深夜不眠》精彩片段

沈初璃迷迷糊糊间听见浴室里传出水声......

她强撑着支起身子,大脑逐渐清醒。

昨晚,她好像被人设计了!

突然,手机响了起来。

沈初璃拿起电话一看,是自己的父亲打来的电话。

昨晚的事情一点点的浮现在脑海,对,她的父亲叫她出去吃饭,她不过是喝了杯红酒,而后便失去了意识。

以她的酒量,一杯红酒完全不可能醉到意识不清,唯一的可能就是她的酒被人下了药。

看着洁白床单上刺目的猩红,沈初璃猛地红了眼睛。

她的第一次居然被父亲设计给了一个不认识的男人!

悲伤和愤怒几乎要将沈初璃全部的理智摧毁,她抖着手接通电话,还没来得及出口质问,反听到父亲的咆哮声,骂的要多难听有多难听。

“沈初璃!你这个扫把星到底跑到哪里去了!我生了你给了你一条命,不过让你跟张少睡一觉而已,你摆出那副贞洁烈女的模样给谁看?你知不知道,因为你跑了,我的公司要承担多大的损失?”

沈初璃心碎欲死,却咬牙忍住汹涌泪意。

这就是她的父亲!

从记事起她就和母亲生活在一起,十三岁那年母亲重病去世,她流离失所,又被不怀好意的邻居骗到贩卖运送人口的游轮上,险些成为“高级会所”里供人享乐的玩物。

她是那么的渴望家人,渴望亲情,所以数月前沈建忠以父亲的身份出现,要和她相认时,她还以为她真的有了一个家。

没想到自己真心相付的家人,却只当自己是换取利益棋子。

“沈建忠,你生而不养还妄图利用算计我,你根本不配做我的父亲。我们父女情分今日尽了,以后不要再联系我了!”

挂断了电话,沈初璃死死咬着自己的胳膊才没让眼泪掉下来。

可她不能哭,还有一件事她必须要搞清楚。

如果和她共度一夜的人不是沈建忠安排的张少,那又是谁?

强撑着穿好衣服,沈初璃从卧室走出来,这才认出自己现在在酒店的总统套房。

男人不在,难道已经走了?

恨意猛增,沈初璃发疯似的在屋内寻找其他人存在的证据,直到浴室里再次传来响动。

那个男人居然还没走!

这个认知让沈初璃通体冰凉,她整个人仿佛被钉在原地。旋即,在看到摆在柜上的打火机那一刻,更是瞳孔骤然一紧。

那是她送给薄宴的礼物。

难道,那人是薄宴?

薄宴,临江市只手遮天的存在。人们畏他行事冷戾,爱他俊朗帅气,又不得不佩服他出众的商业才能。

他是女人心中的完美男人,更是沈初璃心中堪比神明,可望不可即的存在。

在她最狼狈无助的时候,是薄宴将她从游轮上解救出来,并带回去养在身边六年。

六年来,薄宴可以说对她有求必应,更保护她不受任何流言蜚语的伤害。

外人都觉得,她沈初璃对薄宴而言是特别的。沈初璃也藏了私心想告白,可这私心又在不久前,听见薄宴轻描淡写和别人说“阿璃不过是我养的小宠物”时,被击的粉碎。

......

就在沈初璃不知怎么面对薄宴,拿了衣裙想逃时。

男人围着浴巾从浴室走了出来。

“害怕了?”随意拭了拭头发,薄宴挑眉。

“先生......”沈初璃定在原地,不安地绞着手指,局促无助。

“以后继续跟着我,又有什么关系?”

像是一眼看透了她繁乱的心绪,薄宴俯身,长指轻划过她的下颌,平静清冷的语气含着几分笑意,仿佛只是在说一个无关紧要的小事。

薄宴的态度与这两个字再次如惊雷般,炸碎了沈初璃所有幻想。

她在薄宴身边六年,见过无数想投怀送抱,爬上薄宴床的女人。只是薄宴从没对谁动过心,她本以为,自己在薄宴心里和她们不一样。

原来......

蚀骨的痛让沈初璃几乎无法呼吸。

她捂着嘴不敢发出一丝声音,狼狈地逃离酒店,屈辱又难过。


五年后。

临江市机场。

沈初璃带着两个孩子从出机口一出来,立刻成为众人的焦点。

浅灰色的运动裤配上白色的半袖,沈初璃把柔顺的长发在脑后扎成高马尾,奶白色的帆布鞋显得她更加纤瘦高挑,巨大的墨镜遮住她大半张脸,反而给她增加了几分时尚气息。

她左手牵的男孩一身藏蓝色的牛仔,右手拉着的女孩穿着淡粉色的蓬蓬公主裙,两个孩子也戴着能遮住大半张脸的墨镜,显得俏皮又可爱。

但实际上,墨镜过滤了太多的光,让孩子们根本看不清眼前的路。

“妈咪,我们为什么非要戴着墨镜呀,好不舒服,诺诺不喜欢。”小女孩皱眉,推了推眼镜。

“这叫时尚,宝贝快戴上。”赶快将沈诺诺的眼镜推好,沈初璃警惕的看着周围。

五年前,从酒店逃出的她,立刻向学校申请了出国留学,躲了起来。

她丢掉手机卡,停用了银行卡,试图切断自己与薄宴的所有联系,想好好静一静。

她原以为,时间可以抹平一切。可万万没想到,出国两个月后,她居然查出自己怀孕了!

与此同时,从国内传来一个更荒唐的消息。

她父亲新娶的年轻妻子,竟是薄宴的姐姐!

沈初璃一早就见过父亲和薄宴的姐姐眉来眼去,可是搭讪归搭讪,两人只要扯了结婚证,这性质就彻底变了!

薄宴也直接成为了她名义上的小舅舅。

哪怕没有血缘关系,也免不了外人议论。

指尖抚过小腹,沈初璃心中对孩子生出无限眷恋的同时,更不敢回国。

她害怕流言蜚语将她吞没,说她怀的是她小舅舅的孩子,害怕薄宴身旁的莺莺燕燕设计陷害她和孩子,更害怕......

薄宴轻视厌恶她,薄家指责她败坏薄宴的声名。将来孩子长大了,也会被人指指点点。

沈初璃决定在国外生下孩子,从此就定居在这。

这一待,就是五年。

直到如今大学毕业开始工作,因为项目谈判缘故,必须回临江市一趟。

虽然她已经做好了面对躲避薄宴的准备,但临江市到底是薄宴的势力范围,要是被薄宴发现她的两个孩子,难保薄宴不会将她的孩子抢走。

去国外这么多年,两个孩子已经成为了她的精神支柱,要不是国外没有能够放心托付的人,她绝不会将孩子带回来。

“妈咪,诺诺饿了。”又走了几步,沈诺诺指着不远处快餐店,仰起小脸看向沈初璃。

得到沈初璃应允后,沈诺诺牵着哥哥,蹦蹦跳跳朝快餐店方向跑去。

“安安,带着妹妹慢点儿,”沈初璃无奈地笑笑。正要跟过去,忽然听到身旁两个年轻姑娘惊呼:“那个男人好帅啊!”

沈初璃顺着她们视线方向看过去,熟悉的脸顿时将她整个人钉在原地。

一身黑色西装的高大男人逆光大步而来,他长相凌厉棱角分明,黑色的眼眸冰冷狠绝。

他步调稳健,如同帝王在巡视他的国度,又仿佛眼前的众人如同蝼蚁,根本不能入他的眼。

最让沈初璃觉得刺眼的,是薄宴身旁还站着一个优雅而温柔的年轻女人。只见那个女人正和薄宴说着什么,脸上带着盈盈笑意,两人站在一起,看起来格外般配。

沈初璃僵在了原地,脚如同灌了铅一样。

就在此时,男人突然回头,冰冷的视线在机场周围一扫而过,眼看着就要看到沈初璃了!

不行!不能被他看到!


沈初璃来不及多想,拖着行李躲进了快餐店。

“妈咪,该点餐啦。”

小小的人还没柜台高,正站在那儿等她。许是发现自家妈咪不太高兴,沈诺诺甜腻腻地凑上来在沈初璃的脸上亲了一下,肉乎乎的小胳膊搂住沈初璃,让沈初璃心中一暖。

“好。”沈初璃稳住情绪,从服务员那接过菜单。

“安安说他想次可乐鸡翅!”沈诺诺指着哥哥,奶里奶气地说。

“明明是诺诺自己想吃!”

看着两人一本正经地“争执”,沈初璃不禁莞尔。

万幸,薄宴没看见这两个孩子。

等项目谈完,她立刻带着孩子们离开!

次日。

沈初璃不敢拖延,拿着团队做好的企划书,赶快打车来到了约定的景天会所。

到了地方。

一个身材臃肿的男人打开门,一看到沈初璃,顿时咧嘴笑了。

“哟,这么快就到啦?”

感觉到男人看向自己的目光带着几分打量,沈初璃不适地微微皱眉。

想着脑子里背的资料,她勉强认出这人就是甲方的老总,尽量挤出一个笑容来。

“刘总您好,让你们久等了真是不好意思。”

听到沈初璃语气这么生疏正式,刘总微微挑眉,嘴角的笑意深了几分。

“没事,快进来吧。”

沈初璃见男人说完了却没让开路,咬牙缩着身子挤进了门里,却发现屋子里居然一个自己公司这边的人都没有。

而且桌子上的菜已经吃了个七七八八,显然根本不是商务宴!

瞳孔一震,沈初璃意识到事情不对劲,想掏出手机来给王经理打个电话问问,却被人一把将手中的手机抓了出去。

肥腻的手突然攀爬上了她的背脊处。

通体冰凉,沈初璃咬紧牙关,尽量保持冷静,她直视面前男人,不卑不亢地提醒,“刘总,这里是公共场所,我们是来谈合作的。”

“是啊,谈合作啊......”

似乎听到了什么笑话,刘总肥厚的手掌抓住沈初璃的胳膊,哼笑。

“放开我......”眼看刘总说着就要扯自己衣服,沈初璃顿时剧烈挣扎起来。

声音都带着几分颤抖,沈初璃用尽全身力气抗拒着刘总,同时抬高音量,试图让外面的人注意到这里的动静。

“现在这个时候还装什么,你们公司把你送到我这里,不就是为了让你伺候好我?听话点,合作才能好好谈......”

砰的一声,包间的门被踢开了......

被破坏了好事,刘总面露怒色,刚要破口大骂,下一秒却直接被人一脚踹飞!

两百多斤的身体砸在地上发出沉重的闷响,刘总有几十年没被人如此冒犯过,一瞬间愣住了神。

疼痛和羞辱化为滔天,怒火冲上他的天灵盖。

屋子里的人都站了起来,挡住了刘总的视线,他不知道来人是谁,厉声大骂。

“是哪个不长眼的东西敢坏老子的好事?老子告诉你,今天你别想全须全尾地从这里离开!老子一定要找人卸了你的腿再......”

下一秒,薄宴挑眉看向刘总的方向,他居高临下的垂眸看着刘总,“想卸了我的腿?”

“薄......薄总,您怎么......”

刘总话还没说完,便被薄宴一脚踹倒。

薄宴漆黑的皮鞋踩着他的肩膀,亮面的皮革在白炽灯的照耀下泛起无机物冷冽的光泽。

听到薄宴这句话,屋子里顿时更加安静下来。

薄宴钳住沈初璃的手腕,将人强行抱进怀里,冰冷的眼神扫过房间内的众人,仿佛在座的每一个都是死物。

没想到薄宴居然会突然出现在这里,屋里众人吓得瞬间集体站起,连呼吸都屏住了,恨不得自己原地消失。

每个人都被吓出一身冷汗,急切地想要开口解释什么,然而看到薄宴此刻阴沉的脸色,却又没有一个人敢开口触他的霉头。

只有沈初璃。

鼻腔中熟悉的冷清气息让她止不住的浑身发抖。

薄宴的出现让她整个人像是被从中间劈开分成了两半。

一面的她习惯性地依赖着薄宴,见到他的瞬间,就恨不得将今天乃至这五年来所受的所有委屈都哭个干净。

而另一面的她却深深地厌恶着这样的自己。

五年前那句轻笑的调侃日夜不休的响在她的耳畔,宛如一具重锤将她的幻想全部击碎。

“放开。”

她颤抖着试图推开薄宴,见自己推不动他,便往外挪了一步出来。

众人都能感受到薄宴周身瞬间爆发出来的低气压,然而沈初璃却仿佛生怕通向轮回的路太长一般,还要再继续火上浇油。

“放开我!”

“闹脾气闹了五年,差不多够了。”


章节在线阅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