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热门小说 > 其他类型 > 嫁给傲娇大BOSS

嫁给傲娇大BOSS

青梅几时作者 著

其他类型连载

初见时,她着实被顾萧然这个陌生又没礼貌的男人气了个正着……本以为能够大事化小小事化了,谁想到顾萧然居然想用一纸契约买了她的清白!结婚前,苏晓青对男人避如蛇蝎,根本不想接触,结婚之后,顾萧然对她犹如掌中宝,百般宠爱,犹如对待公主一般。

主角:苏晓青,顾萧然   更新:2022-08-09 09:40: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苏晓青,顾萧然 的其他类型小说《嫁给傲娇大BOSS》,由网络作家“青梅几时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初见时,她着实被顾萧然这个陌生又没礼貌的男人气了个正着……本以为能够大事化小小事化了,谁想到顾萧然居然想用一纸契约买了她的清白!结婚前,苏晓青对男人避如蛇蝎,根本不想接触,结婚之后,顾萧然对她犹如掌中宝,百般宠爱,犹如对待公主一般。

《嫁给傲娇大BOSS》精彩片段

初夏的晨风有些凉意,从窗户的缝隙里吹了进来,掀起雪白的床单,露出四只赤/裸的脚踝。

凉意从脚底传来,一时间涌遍全身,苏晓青打了个寒颤,悠悠然从睡梦中醒转。

凌乱的大床对面,是浅金色的落地窗帘,跟自己房间米白色的窗帘根本不是一个格调!

迟疑了几秒,揉着额角……

脑袋有些晕乎乎的,苏晓青裹紧了被子,揉着惺忪的睡眼爬起床来,却不想,她一拉被子,就拉出一道慵懒的轻哼声。

苏晓青迟钝了三秒钟,这才把视线投向声音的发源地,这一看可不得了,自己的床上,居然躺着一个男人!还是个什么都没穿的男人!

轰……

苏晓青的脑袋霎时间一片空白,哆嗦着盯了男人看。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男人蜜色肌肤,肌肉纹理清晰,向上看去,一张脸轮廓分明,性感的薄唇、浓密的剑眉、挺拔的鼻梁,此时因为睡着,浓密的睫毛遮住了双眼……

回神之际,床上的男人已经醒来,枕头挡住了关键部位,一双深邃如潭的眼睛正盯着她看,目光冰冷,仿佛暴风雨来临的前兆。

“看够了?嗯?”男人清晨的嗓音带着一丝沙哑,暴风雨居然没有爆发。

什么叫看够了?他爬到别人床上,还不让人看了?是我要主动看的吗?变态!

恶从胆边生,苏晓青拎起脚边的一个纯白抱枕,冲上去直接拍在那男人脸上,口中大骂:“我打死你个死变态!居然敢爬上姑奶奶的床……我叫你耍流氓,我叫你随便上/床,我叫你到处乱看……”

男人眉头狠狠的跳动了几下,一把抓了枕头,隐忍着怒意,说:“昨晚不是你主动的么?怎么,现在又想把责任推到我身上了?”

“什……什么?我约你来的?”苏晓青磕巴了一下,顿时停下动作,恼羞成怒的说:“活这么大我第一次见识到你这么不负责任的男人!吃了女人却不愿意承认,恶心死我了!”

“是么,恶心死你了?”男人从床上下来,红果果的站在苏晓青面前,伸手勾起她的下巴,面无表情的说:“对我说这话前,你好好想想,你是怎么进了我的房间,又是怎么取悦我的。女人,你的记性还真是差!”

苏晓青盯着男人的双眼,脑袋疼得厉害。

昨天爸爸叫她去见一个秃头的中年男人,那男人看上她了,要她做他的情人,如此他便帮忙保住爸爸的公司,后来……后来爸爸因为她不愿意,就打了她一耳光,她喝了很多酒,流了很多泪,再后来,她便被人送来这家酒店……之后的记忆一直停留在她狂吐那里,后来再发生了什么,她竟然完全记不起来了。

“卧槽!你是不是跑错房间了?”苏晓青惊得跳起来。

男人挑眉,浑身上下散发出一股冷冷的气息,继续冷笑:“这句话是不是该由我来问你?这里是十八层,房间号1806,小姐。”

十八层,房间号1806???

“卧槽!那就是我跑错房间了???”苏晓青大喝一声,盯着眼前的男人,瞳孔猛然收缩了一下,全身泛起一股寒意。

顶着男人要吃人的眼光,苏晓青慌忙找来自己的钱包,稀里哗啦从里面拉出几张钞票,一把塞进男人手里,硬着头皮说:“对不起对不起,这一切都是我的失误,这些,就当是我给你的赔偿费好了,作为男的,你也不算亏,你先拿着,咱们后会无期!”

顾萧然看了眼手里的钞票,再看着开门离去的小女人,眼里泛起浓浓的冷意,忽然,他抓起扔在地方的手机,拨出一个电话:“青河,马上滚来‘霓歌’酒店1806房间,立刻,马上!”

 


苏晓青趁着酒店大堂里没人,抓紧书包就匆忙往外跑,边跑边往身后看,直到跑出了娱乐城一条街,才停下来喘了口气,看身后,还好没人追过来。

早上七点,苏家的人正是用早餐的时候,这个时候回去,必然要被抓一个现形,要是让爸爸知道这件事,她大概要脱一层皮,苏晓青看了眼身上乱七八糟的衣服,用背包挡在身前,转身钻进了一个早餐店。

酒店里,顾萧然沐浴完,推开浴室门时,就见一身黑色西装的助理青河正在整理一摞资料,看见他出来了,伸手递了一页纸给他:“少爷,这是刚才去监控室调查后整理出来的资料,您先过目一下,派出所那边已经联系了人,媒体那边的人已经准备就绪,只等少爷点头。”

顾萧然将宽大的浴巾系好,身形慵懒,他轻轻伸手指了一下茶几,示意青河把资料放在一边,擦着湿漉漉的头发,说:“一个小时内,我务必要那个胆大包天的女人出现在我面前,另外,告诉酒店负责人,我在他们的地盘上出了事,让人出来给我一个说法。”

青河点头,又拿着一摞资料走出去了。

顾萧然揉着有些昏沉的额头,坐到真皮沙发上,修长的手指捻起那页资料,资料旁边还放着清晨女人留下的几张钞票,似乎在无声的嘲笑着他。

“苏晓青?苏明华的女儿?那么廉价,还甩钱买本少一夜?玩不死你,我就不叫顾萧然!”语罢,顾萧然掏出打火机,火舌舔上那页纸,很快变为灰烬。

同一时间,苏晓青吃完一整笼小笼包,又叫了一大碗粥,借了早餐店的卫生间整理衣服,等整理完毕,七点半已过,她背起背包,扶着酸疼不已的腰往外走。

“苏晓青小姐是吗?”早餐店的门口走来几个身穿黑色西装、戴着墨镜的高大男子,拦住苏晓青的去路。

突如其来的阴影让苏晓青愣了一下,逆着光,抬头看去,来人一共六个,个个都一副强壮的样子,倒是有些像黑/社/会的。

“麻烦苏小姐跟我们走一趟!”苏晓青来不及问清来者何人,为首的那个男子便伸手架住她,拖了就往不远处的一辆黑色轿车走去。

苏晓青被摇晃得有些晕乎乎的,待清醒了一点,人已经在了车上,自己的前后左右都坐着墨镜男,她哆嗦着抗议:“男女授受不亲你们不知道吗?你们要是敢绑架我,我爸爸一定要你们好看!”

前面的男人半摘了墨镜,冷冷的警告:“劝你最好不要说话,否则我们不介意用另外一种方法带走你。”

他们既然公然在大街上带走她,就一定敢做出更过分的事情!苏晓青闭了嘴,识相的挪到窗户边,安静的缩成一团。

车子很快便驶入了她早上逃出来的那个酒店,此时,酒店门口停放了好几辆警车,警车旁站满了警察,苏晓青诧异了一下,任由几个黑衣人把她从酒店后门带进去,一直上了十八层,带到1806门前。

“进去!”

苏晓青正思考着对方带自己来这里干嘛,身体就被一股巨大的力道推了进去,并且,她刚进门,还没站稳,门就被人从外面关紧了。她低声骂了一声,抬头就看见站在落地窗旁边的男子。

清晨的阳光透过窗户投射进来,浅金色的窗帘摇曳出一片旖旎。

穿着一身干净利落的白衬衫黑西裤的男子立于落地窗前,身姿修长挺拔,他双手插在裤兜,烫金的袖口轻轻挽起,露出白皙有力的手腕,他背对着苏晓青,背影清瘦但是精壮,尤其是那一双大长腿,往大街一站,分分钟打败广大男同胞不是问题,只是……他浑身散发着一股阴冷的气息,有些渗人。

“你……怎么又是你?我不是给你钱了吗?你怎么……还找人抓我回来?”苏晓青吞了吞口水,害怕又警惕的看着前方的男人。

顾萧然缓缓的转过身来,浓眉轻轻挑起,一双眼睛漆黑如墨,冷光流动。

“你很惊讶是吗?苏晓青小姐!”顾萧然将双手放于身后,缓缓逼近苏晓青,脸色阴沉得快要滴出水来,似乎连带着周围的气息也变冷了。

尽管是室内空调温度较高,苏晓青还是忍不住手脚发凉。

有的人天生气场强大,就算他什么都不做,只要往那一站,就能给人凌人的压迫,说的,大概就是眼前的男人。

等等,他怎么知道自己的名字?

苏晓青往后面退了一步,使劲的挺直腰肢,底气不足的仰视着眼前这盛气凌人的男人:“这位先生,我跟你不熟,昨夜的一切,全是一场意外,作为男的,你也不吃亏,我一个女孩子都让步了,你怎么还抓着我不放?”

“跟我不熟?不熟你还进了我的房间,上了我的床,还做了那样的事?”顾萧然冷笑了两声,伸手从茶几上拿起几张A4纸,晃动了两下,扔到苏晓青面前:“我,不是你随便能睡得起的人,不过,既然都睡了,就该负责,签了它,我放你走。”

回应(0)打赏

 


苏晓青隐隐觉得对面男人这几句话颇为熟悉,只是她来不及多思考,一把抢过那几页纸,嚷了句:“不会是让我签卖身契或是让我赔偿吧?我……”视线触及纸上的几个大字,她立马惊了声音,差点把纸扔掉。

“你居然让我嫁给你?”

那张纸上,赫然写着:结婚协议。

不就是意外跟他发生了关系吗?怎么就上升到结婚这个层次了?

苏晓青被轰炸得晕乎乎的,手里的纸抖个不停。

顾萧然冷眼看着苏晓青的反应,轻轻拍了三掌,门外有人进来,把手里的笔记本递给顾萧然,并朝苏晓青投来好奇的眼神。

“少爷,这是从酒店监控室调来的监控,视频很清晰,少爷一看就明白,我先退下了。”

顾萧然点了下头,那男的鞠躬退出去了。

顾萧然指着电脑,对苏晓青说:“自己看监控,看完了,你再告诉我,你到底要不要签协议。”

苏晓青吸了口气,颤抖着手,把协议扔在茶几上,几滴水渍迅速打湿了纸的一角,她浑然不在意,过去看视频。

视频显示,昨夜十一点二十三分,她被一个黑衣墨镜的高大男子架着进了酒店,然而,那男子把她放在大厅的沙发上后,离开了大约十分钟左右,期间,一个酒店经理模样的人过来,看见她一个人在那儿,就蹲下去跟她说了什么,她拉着那经理不停的说着什么,那经理好像应允了,转身离开了一会儿,端来了一杯水给她,她一口气把水喝完,那经理就离开了,前台的小姐在经理走后,还四下看了几眼,过来问了她话的。后来,扶她来酒店的那个男子再次回来,然后架着她进了电梯。

“你记得第二个男子跟你说什么了吗?”顾萧然阴沉的嗓音从头顶传来,一股压迫的气息顿时环绕在她周围。

苏晓青打了个寒颤,摇头说:“我昨夜帮我爸爸挡了好多酒,我什么都不记得了……唉,酒店要是有音频就好了……”说这话的时候,他从她眼里捕捉到一抹抑郁,还有一丝难过。

顾萧然静默了片刻,指着后来扶她进电梯的男子,问:“第三个人你总该认识吧?”

“第三个人?哪里来的第三个人?”苏晓青深深吸了口气,好奇的问顾萧然。

“不认识的人你也跟他走?”顾萧然愣了一下,气息忽然变了,冷冷的问苏晓青。

苏晓青对于他这种莫名变化的脾气已经了然,当下目不转睛的看着监控视频上的男子。

视线一转,转移到电梯里,苏晓青脸色苍白,绵软无力的依靠在电梯壁上,男子在他旁边站着,头压得有点低。

瞳孔缩了缩,苏晓青滑动鼠标,把视频往前点,仔细看了一下,又拉回电梯里,浑身开始止不住的颤抖。

“他们不是一个人!”

爸爸找来送自己的那个人是他公司的保镖,苏晓青见过几次,他长得比较壮,留着寸板头,常年头发都很短,而后面扶她上楼的那个男人,仔细了看,显然他不是寸板头,头发比爸爸的保镖长了一点,而且头顶偏左边的地方有块疤,从视频里看去,白白的。

难怪眼前的男人要问她认不认识第三个人!

视频时间继续往后,那个男子一直送她上了十八层,带到1806门口,低头跟她说了句什么,自己转身离开了。

脑袋里全然想不起昨夜后面发生的事,苏晓青懊恼又愤恨,抓着鼠标,通红的双眼直直的盯着视频,不断的重播。

顾萧然探过身来,身上淡淡的冷香混合着男子的阳刚气息传来,苏晓青有些眩晕,就看见一双洁白修长的手夺过鼠标,关掉了视频。

“苏晓青,视频看得差不多了,据说你不笨,那么,我们来谈谈。”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