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热门小说 > 女频言情 > 被鬼界之主强制宠爱

被鬼界之主强制宠爱

佚名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哥哥原本是有官职的,但一场意外,哥哥突发恶疾,实在是无法再去鬼君身边侍奉。为了不被鬼君冷不蔺问责,妹妹桃筠只好女扮男装,暂时代替哥哥去殿前伺候。没想到,从此她便坚持了三年,兢兢业业的在冷不蔺身边,低眉顺眼,如履薄冰。可就在哥哥的病终于见好,两人可以换回身份时,桃筠发现,鬼君好像喜欢上了自己。而且,这还是在她性别为男的时候!

主角:桃筠,冷不蔺   更新:2022-08-19 19:07: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桃筠,冷不蔺 的女频言情小说《被鬼界之主强制宠爱》,由网络作家“佚名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哥哥原本是有官职的,但一场意外,哥哥突发恶疾,实在是无法再去鬼君身边侍奉。为了不被鬼君冷不蔺问责,妹妹桃筠只好女扮男装,暂时代替哥哥去殿前伺候。没想到,从此她便坚持了三年,兢兢业业的在冷不蔺身边,低眉顺眼,如履薄冰。可就在哥哥的病终于见好,两人可以换回身份时,桃筠发现,鬼君好像喜欢上了自己。而且,这还是在她性别为男的时候!

《被鬼界之主强制宠爱》精彩片段

问宴日,正好是人间中元节,又称鬼节。

虽是鬼君地界,却并非传闻中的阴沉可怖,清风和煦,四季常青,说是仙境也不为过,更何况这些年鬼界早已凌驾于仙界之上了。

大殿外冷清,许是中元至,一路过来并未看到太多人。

刚刚议完事情桃筠正打算跟随众人一起离开上君殿,只是还未走下台阶,就被小鬼叫住了。

“桃主事请留步!”

桃筠抬眼看过去,认出那是上君殿总管方文福养的小鬼,于是匆匆停下脚步,单手背于身后。

等人走近了,她才微微一笑,礼节询问道:“可是还有事情?”

“主君刚刚传唤小的,让我一定要请您再去奉书殿走一趟。”小鬼说话格外客气,毕竟对面站着的是主君曾经最宠爱的手下,自然要拿出十二分的小心谨慎来。

听到是主君传唤,桃筠自然不敢怠慢,即刻跟着小鬼朝奉书殿走去。

一路上,全是熟悉的景物,可她的心中却微微发紧,虽说面上不曾表现出来半分。

三年了……

好似晃眼的功夫,她代替兄长桃宿入鬼界当职已经将近三年时间。

从初始的忐忑,每一步都仿佛是如履薄冰,到现在可以在鬼界大方行走,天知道她花费了多大的功夫、受了多少惊吓。

好在,困扰兄长的恶疾就要恢复了,再过不久,她也就可以顺理成章地换回身份了。

到那时,她终于不再是顶着桃宿的名头,而是桃筠。

不管是嫁人还是回到自己的那一方小天地,她都不必再过这样担惊受怕、生怕出现差池的日子了。

想到这里,本来还紧张的心情忽然又放松了不少,就连步伐也轻快了许多。

小鬼将她带到大殿门口,接着便欠身退下,请桃筠独自进去了。

桃筠看了眼自己的衣服,还算整洁,又理了理领口,这才推开门微垂下巴走了进去。

外面的阳光刚好照进来,殿内很是温暖,一阵微风吹进来,她闻到一股熟悉又好闻的木质清香。

“属下见过主君。”

尽管跪着,声音中却是不卑不亢。

“起来吧。”头顶上方传来主君冷不蔺的声音,正如其姓,冷淡又有几分疏远。

桃筠自小养在山中,见到的男妖本就少。

父亲憨厚老实、守正不阿,兄长自小体弱,性子也就养得温柔。

但冷不蔺是不一样的,他杀伐果断,既有统一三界的手段,又有收拢人心的魄力。

尽管已经三年,但桃筠依然害怕他。

那双看风不喜、看云不动的眸子太过冷静,似乎只要扫一眼,便能洞悉人心。

若是被他知晓自己代替兄长入职鬼界,他们全家的性命都要不保!

人间的欺君之罪都要株连九族,那若是欺瞒冷不蔺,岂不是要拖累整个妖族。

“谢主君。”

桃筠起身,同时又听见沙沙的声音,不用想也知道冷不蔺在处理鬼界事务。

主君忙着,她自然不敢出声打扰,只好做些别的事情来分散注意。

大概是今日站得有些累了,此刻两条腿已经很是沉重,她看向脚尖,这双已经做过手脚的鞋还是比一般男人的脚小了些。

说起鞋子,这还是母亲给她纳的,桃筠无声叹了口气,许久没有回家,也不知道家中亲人可还好。

思绪乱飞,她时而蹙眉,时而轻轻弯起嘴角,大抵是想得太过认真,她并未发现前方的冷不蔺早已经停下了批阅的动作。

那双看万物不喜的眸子在看向桃筠时,总有些不同。

眼前的属下已经算是他的得力助手,这些年来帮他做过不少事情。

气质出众、富有才气,不论是三界的归顺问题,还是招贤纳才方面,她都有自己的独特见解。

比之跟随父王多年的长老们,年轻又有朝气的桃筠自然更对他的胃口。

正是如此,他才会在桃筠初入鬼界时,便时常传唤她跟随身侧,希冀身边有个能和自己想法不谋而合的人。

却不曾想,这样的举动却遭来了非议,关于冷不蔺喜好男色的传言也愈演愈烈,否则小小主事怎会得到主君青睐?

初始,冷不蔺听闻只是蹙眉,心中深感传言无聊,但随着谣言越传越离谱,他一怒之下发话,谁若敢妄传谣言,即刻除去职务。

如此一来,果真见效,流言也在朝夕之间烟消云散。

但过了一段时间后,冷不蔺却渐渐咂摸出些许不对劲儿来。

他想起某次忙到深夜,桃筠先耐不住困意趴在桌上睡着了,本来还在看折子的冷不蔺却渐渐移开了视线,目光落在了她的唇上。

当双唇触碰在一起时,冷不蔺脑中仿佛有什么发出了轰然巨响!

他怎么可以……

他怎么可能……

对一个男子心动?!

如此,他该如何面对三界,如何担起鬼界之主的大任?

也就是从那天起,冷不蔺再也未曾传唤桃筠单独到奉书殿议事,只让她继续做着主事的简单职务。

不过冷不蔺怅然若失的同时,对桃筠而言,倒是正中她下怀,主事只需要在偏殿做些杂事,至少不用怀着伴虎的忐忑心情。

二人各怀心事,等到桃筠终于发现冷不蔺的视线,早已经过去半刻钟的时间了。

“主君,”她连忙垂下下巴,“属下知罪!”

“嗯?”冷不蔺眸光流转,淡然道,“小桃君何罪之有?”

小桃君……

听见这个称呼,桃筠的心颤了一下,因着她生得比寻常男子娇小些,所以冷不蔺初见她时便玩笑地叫过这个。

只是许久都没再叫过,再次听见,她总是觉得冷不蔺是在叫她的本名……

“属下方才一时走神,在主君面前失态,实在是不敬!”她道。

毕竟当初也曾随侍左右,即便后面越发被排挤在外,但她自认还是知晓冷不蔺性情的。

他是理智之人,并非暴君。

如此,只要坦然承认错误便是了。

果然,听见这话,冷不蔺微微一笑:“小桃君只怕还在想主事殿的事情,本殿如何会怪罪?”

忽然被扣上了一顶大帽子,桃筠感觉冷汗直冒,却也只好笑着应下:“属下多谢主君体恤!”


冷不蔺也不知道自己为何要鬼使神差地传唤桃筠过来。

明明是自己过去暗下决心要压下对桃筠的情愫,让这份不该有的感情渐渐消失在日常琐碎中。

也许,是因为今日议事时撞见了她在角落里应和点头。

也许,是因为突然又想起了许久之前那个荒唐的轻吻。

至少此时此刻,他突然很想弄明白自己对桃筠究竟怀着什么样的情感。

思及此,他突然抬了抬下巴:“上前来。”

桃筠虽说不明就里,却也听话地迈前一步。

冷不蔺却觉得这个距离还不够:“到我身侧来。”

身侧……

桃筠顿时感到一股寒气从脚底逼到了头顶,她看了一眼冷不蔺,强装镇定,然后走上前去。

冷不蔺坐着,顺着桃筠的视线看过去,他冷然如神,周身满是压迫感。

实在太近了,几乎可以看到脖颈间跳动的筋脉。

桃筠咬了咬牙,跪在了一旁,这样至少不显得太过越距。

大概是身边的人突然闯入自己的视野,冷不蔺心一颤。

这张令自己在无数个夜晚都会想起的脸近在眼前,他连她微颤的睫毛都能看得一清二楚。

一双杏眼生得可爱,眉毛更是清秀,加之冷白的肤色,更是衬得容貌姣好。

即便未曾施过半点粉黛,却也已经比女子还要好看许多。

想到这里,冷不蔺喉结轻动。

这样一张漂亮的脸,怎么就生在了男生身上呢?

为什么,偏偏就是男人呢?

不由自主地抬起了她的下巴,皱眉问道:“怎会这么瘦?”

他的指尖带着淡淡的冷意,桃筠更是如临深渊,仿若坠入冰窟。

她敛下眸子,毕恭毕敬地回道:“多谢主君关怀,属下这些日子有些没胃口,这才瘦了些。”

天知道她这般瘦一则是骨架子本就小,二则是整日提心吊胆,难免不思茶饭。

她的回话虽说无法指摘,却也正是因为如此,才显得有些疏离和生分。

但冷不蔺也明白,他是鬼界之主,手下们忌惮他,尊敬他,却也不敢靠近他。

他本就已经做好了来去一人的打算,本不应该奢求那些得不到的虚妄。

可是听见桃筠如此客气的话语,他竟然生出几分淡淡的不悦来。

他放开手,随意问道:“家中可有侍妾?”

桃筠眼皮一抬,今日的冷不蔺太过古怪,她生怕露出马脚来。

“回主君,属下不曾有侍妾,家中事务一并都由族中仆人打点。”

她哥哥桃宿本是有婚约在身,但因为生了场大病,害怕耽误了那个姑娘,桃宿便主动取消了婚约。

冷不蔺听到这个回答,不动声色地松了口气。

他点头道:“你去旁边坐着吧,等会儿陪本座用午膳。”

桃筠放在腿侧的手一动,心中顿时叫苦不迭。

陪鬼主吃饭?这不是折磨她吗!

虽说她现在确实腹中空空,若是再离得近些,只怕冷不蔺都要听见声响了,可她并不想跟冷不蔺一起用膳啊。

但高高在上的鬼界之主都吩咐了,她若是回绝,只怕就要被扣上不识好歹的罪名了。

她略略行了个礼,安静地退到一旁,静坐在椅子上,脊背挺得笔直,心中只期盼着时间快快过去。

紧张,时间却并未像她希望的那般走快。

她自小便听话温顺,相比其他女妖,桃筠获得了更多的学习机会,桃宿学什么,她便学什么。

不同种类的书更是将书房堆满,知识都在脑中,自然也形成了体系。

三年前,冷不蔺钦点桃妖一族选出人才,到鬼界任职,那时桃宿还未曾生那场大病,但谁曾想,就在任职前两天,桃宿忽然人事不省。

家里顿时乱成了一锅粥,既要担心桃宿的身体,还要担心任职一事。

为了不让整个桃妖族受到牵连,桃筠换上兄长衣衫上阵,一待便是三年。

也所幸当年读了那么多书,若是肚中没有装些东西,来鬼界当差她指不定就要露出马脚。

想到这些心路历程,桃筠难免唏嘘,所以当她突然听见两声突兀的“咕噜”声时,她眼皮一掀,差点就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正奇怪那是哪里发出来的声音,桃筠便觉得背后有些发冷,转身一看,竟是冷不蔺在看着她。

而他的目光正正落在她的肚子上。

难道……

是自己的肚子在叫!

桃筠的脸顿时刷的一下烧红,就连耳尖也是通红,感到一阵大窘。

苦苦维持了三年的稳重形象,就在今日之间功亏一篑了。

冷不蔺将她的反应看在眼里,嘴角的笑意更是明显,不过却还是贴心地没有玩笑,淡笑道:“来人,上菜。”

——

毕竟是主君的膳食,自然不比寻常人家,各式各样精致的菜品摆上来,光是看着便叫人赏心悦目。

只是桃筠还沉浸在刚刚的尴尬之中,脸上的红晕始终没有褪去。

好在冷不蔺倒还算君子风范,并未提起刚刚的事情,只是慢条斯理地夹箸用膳。

桃筠吃饭斯文,不知何时开始,冷不蔺逐渐往她碗里夹菜,不知不觉间面前便堆成了一个小山丘。

“太瘦了,要多吃点。”一边说着,冷不蔺又往她碗里夹了两块红烧肉。

“主君……”桃筠扫了一眼几乎快要撒在桌上的饭碗,心中有些无奈。

虽说她确实饿得肚子咕咕叫。

但是,这些也太多了吧!

“怎么?”冷不蔺见她脸上显出微妙的神色,佯装生气道,“小桃君是在嫌弃本座?”

毕竟他刚刚夹菜用的是他自己的筷子。

许是他的表情太过认真,桃筠顿时放下筷子跪在一边,连声道:“属下不敢,也绝无这种想法。”

她低着眉,长长的睫毛几乎快要将下眼睑覆盖住了,即便是这个角度看过去,面前的人也是极好看的。

也罢,何必跟她置气?

“起来用膳。”他的语气稍稍缓和。

桃筠起身,这次再也不敢多言,只是闷声吃饭。

桌上的桃花酿好喝,她贪嘴多喝了几杯,面颊何时红润起来,她竟也不知晓。

午膳结束,下人们将残菜收去,桃筠正要起身谢冷不蔺款待,却忽然觉得天地陡转,还未反应过来,已然落入他人怀抱。

“主君。”

看清楚抱住自己的人后,桃筠吓了一大跳,酒也醒了不少。


冷不蔺垂眸,恰好能看到桃筠略带惊色的脸,鼻翼间似乎还有淡淡的香味,像是刚刚的桃花酿,也像是其他味道。

和他殿中被送进来的女子不同,这味道清雅自然,很好闻。

目光下移,领口微露,可以看到精致的锁骨,而胸口似乎微鼓,但同女子比起来,还是显得平坦许多。

掌心握住的腰肢细得令人心惊,大概是平常穿着宽松的官服,所以并未如此直观地感受到,今天一握,才知道这腰几乎不足盈盈一握……

“主君。”

一声略带慌乱的唤声将冷不蔺从游神中拉回来,他看到桃筠满带惊惶的目光,于是不动声色地将人放开,沉声道:“不过是几杯桃花酿,便喝醉了?”

“主君,属下只是有些头晕,回府上休息片刻便不碍事了。”

桃筠想着此话一出,冷不蔺必然会让她回房休息,毕竟她不过是个小小主事,实在也没有什么理由呆在这里。

可谁知话音刚落,冷不蔺便对身边的方文福说道:“带小桃君去内殿的软榻休息。”

自不必去看方文福惊讶的神色,光是桃筠自己,便已经吓得两腿发软。

她曾近身随侍过,也知道内殿只有一张床,那便是冷不蔺休息的地方。

别说她一个小小主事了,就连冷不蔺身边的几个侍妾也没有这个殊荣进去休息。

此时,桃筠的酒是彻底清醒了。

她慌忙跪下,行了个大礼:“主君体恤属下,是属下的荣幸,只是……属下身份低微,实在不敢污浊主君卧榻。”

又是那般客套!冷不蔺又是一阵愠怒。

好歹也是统一三界的人,他向来是情绪不外露,可也就在桃筠面前,总是被她牵动着喜怒。

他豁然起身,将案上的东西宣在地上,拧眉质问道:“你要违逆本座意思?”

违逆鬼主,这个罪名更是大了。

桃筠不知如何自处,只能苦笑。

伴君如伴虎,人间话册诚不欺她啊。

正想着要如何要把这话圆回来,结果一旁的方文福已经接过话茬,笑道:“桃花酿虽说喝着香甜,但毕竟也醉人,我想桃主事定然是有些醉了,所以才高兴得犯了糊涂。”

他又连忙给桃筠递眼色:“主事,快谢谢主君的意思,跟着老奴去内殿休息吧。”

方文福毕竟是常伴冷不蔺身侧的人,处理这样的事情也是不在话下,桃筠顺台阶下,连忙道:“属下多谢主君,就先退下了。”

话音落,她只听见冷不蔺轻哼了一声,并未再说其他。

她松了一口气,这件事情总算是可以翻篇了。

动作利索地跟着方文福将地上的册子捡起来,她这才躬身退了出去。

到了内殿,桃筠立刻向方文福笑道:“多亏管事刚刚替我借位,桃宿感激不尽。”

能跟随冷不蔺一路走到今天,方文福自然也有一套生存的手段。

此刻听见桃筠客气道谢,他虽说是下人,却也听得欢心,好歹自己的情是送出去了,于是说道:“主事言重了,我们都是为了主君分忧,做好本职罢了。”

他毕竟侍奉冷不蔺,对于鬼主的喜恶,没人比他更清楚。

即便冷不蔺从未说过,但他人精一个,又怎会不知道冷不蔺对桃筠的欣赏。

今日桃筠也算欠他一个人情了,日后若是有了难处,想来也多了个仰仗。

桃筠聪慧,自然也明白其中道理,于是附和道:“管事说得极好。”

同鬼主做事,端的是要八面玲珑,既要忠心耿耿,也要左右逢源。

冷不蔺虽不是昏庸之辈,但挑些他爱听的话讲总比寻他不开心的好。

不过对于攀登高位这事儿,桃筠是没有想法的。

如今想要保留这个身份便是极难的事情了,至于其他的,等兄长病好后,让他自己来大展宏图吧。

软榻收拾得干干净净,一旁还点着可以安神的焚香,细烟吹起,徒生睡意。

“还愣着做什么,快给主事宽衣。”方文福高声道。

一旁静立的两个女婢立刻上前,做势就要给她更衣,桃筠却连忙让开了。

“管事,不必如此周到,我在家中习惯了自己宽衣。”

她还是第一次碰上这样的事情,脸上虽还笑着,实则手心里已经紧张得渗出了汗。

方文福老狐狸一般地扫过桃筠的手,却将这份紧张理解为对于鬼主的忌惮和惶恐,于是贴心道:

“那主事先休息,我们就下去了,若是有事,你叫一声就有人应的。”

“多谢管事。”桃筠暗暗松了一口气,直到几个人都从内殿离开,她才浑身瘫软地坐到了椅子上。

接着,她的目光落在了软榻之上。

床身乃是上好的檀木,上面纹路清晰,丝绸薄被是银色的,看一眼便知是上乘质地,也不愧是鬼主殿中的配置。

不过落在桃筠眼里却成了不小的负累。

可是想到冷不蔺刚刚动怒的模样,她咬咬牙还是脱下外衣躺了上去。

眼皮有些沉重,但桃筠睁大了眼睛,入眼是白色的床帐,在微风中轻轻摇曳。

室内安静,又有暗香浮动,她警告自己不能睡着,却在眼皮轻颤的困意中终于合上了眼睛……

午后的阳光有些刺眼,冷不蔺处理完公事,这才抬眼看向内殿的方向。

心里想着那个人,脚上自然也就动了。

他起身,朝内殿走去。

走到殿外,两个守着的小鬼本来还昏昏欲睡,看到他上前,立刻吓得挺直了脊背。

“主……”两人就要出声,却被冷不蔺扫眼制止。

他单手背在身后,“桃主事呢?”

“主君,桃主事正在里面休息,小的方才看过。”

冷不蔺点头,敛眸朝里面走去,忽地又回头:“你们几个去大殿外,没有本座吩咐,谁都不许闯入。”

他进去,一眼便看到正在熟睡的人。

桃筠眉眼生得好看,鼻子甚至透着几分秀气,大概是有些热的缘故,她微蹙着眉头。

这么闷的天气,怎还穿这么多?

想着,他俯身替桃筠解下侧颈的扣子。


章节在线阅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