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热门小说 > 女频言情 > 权宜之计

权宜之计

摸摸大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新婚当天,乔盼等着喝姐姐的喜酒,却被推上新娘的位置……顶替东窗事发的姐姐嫁给顶级富豪季青城,家人们都告诉她不要妄想高攀,她只是个替代品。婚后,季青城将她当做宝贝宠爱,给她物质上的满足,甚至还保护她帮她脚踩人渣,这……真的是权宜之计吗!

主角:乔盼,季青城   更新:2022-08-09 09:40: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乔盼,季青城 的女频言情小说《权宜之计》,由网络作家“摸摸大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新婚当天,乔盼等着喝姐姐的喜酒,却被推上新娘的位置……顶替东窗事发的姐姐嫁给顶级富豪季青城,家人们都告诉她不要妄想高攀,她只是个替代品。婚后,季青城将她当做宝贝宠爱,给她物质上的满足,甚至还保护她帮她脚踩人渣,这……真的是权宜之计吗!

《权宜之计》精彩片段

“季青城先生,你愿意娶乔盼小姐为妻吗?无论生老病死,无论贫穷富贵,你都愿意照顾她,呵护她,保护她,一辈子不离不弃,你愿意吗?”神父问季青城。

乔盼听到自己的名字,有点诧异的看了一眼神父,神父怎么知道她叫乔盼?

她刚才还在担心,万一神父念出姐姐的名字,她要怎么办?

宾客们也诧异的纷纷交头接耳,新娘好像不叫这个名字。

“我愿意。”季青城说。语气一贯的冷漠。

神父满意的点头,问乔盼:“乔盼女士,你愿意嫁与季青城先生为妻吗?无论生老病死,贫穷富贵,你都愿意照顾他,呵护他,保护他,一辈子不离不弃,你愿意吗?”

乔盼看着神父,说:“我愿意。”

神父浅笑着说:“现在,你们可以交换戒指了。”

伴郎和伴娘把装着戒指的盒子拿了上来,打开,乔盼一只手拿着戒指,一只手轻轻的执着季青城的手,把戒指套进了他的无名指。

虽然表面上看上去她平静从容,其实......她紧张的手心都冒汗了。

轮到季青城给乔盼戴戒指了。

他一只手拿着戒指,一只手执起乔盼的手,把戒指戴进了她的无名指。

不过,戒指卡在了关节那里,戴不进去了。

戒指小了。

戒指是姐姐乔雨诗的尺寸,乔雨诗很瘦,165公分的人只有八十多斤。而乔盼,身高跟乔雨诗差不多,体重却重了十多斤,快一百斤了,手指自然比乔雨诗的要粗一点。

看着白嫩圆润的手指,季青城看着乔盼,眼中闪过一抹笑意。

乔盼尴尬的涨红了脸。

她......是不是应该减肥了?

神父见戴戒指仪式完成,满意的点头,一脸慈祥的看着一对新人:“新郎,现在,你可以亲吻美丽的新娘了。”

乔盼的心‘咯噔’一下,红着脸紧张的看着季青城,见季青城注视着她,又慌乱尴尬的移开了视线,睫毛不安的颤抖着。

季青城双手轻轻的抓着乔盼的胳膊,一张俊脸朝她逼去。

乔盼知道自己无处可逃,看着那张冷漠俊逸的脸越靠越近,‘唰’的一下,紧张的闭上了眼睛。小手抓紧了裙子。

紧接着,就感觉唇上一阵冰凉。

她诧异的睁开了眼。

季青城,真的吻她了!!!

她本来以为,季青城只是做做样子,采用借位的方式,可想不到,季青城居然真枪实弹的吻。

他怎么下得去嘴?

季青城没有深吻,浅尝即止,也没尝出什么味道,真的要说的话......大概是唇膏的味道。她好像涂的青苹果味儿的唇膏,酸酸甜甜的。带着股清香。

嗯......味道不错。

季青城放开她,看见她睁大着眼睛看着他,一副受到惊吓的样子,轻轻的笑了笑。

有点儿可爱。

乔盼看见季青城笑了,脸更红了,懊恼的把脸扭向一边。

......

夜晚十点。

酒店的总统套房里。

今天季青城和乔盼的婚宴酒席办在杭城唯一一家六星级酒店,季家财大气粗,把整个酒店都包了下来,把总统套房布置成了婚房,大红喜字,彩色的桃心气球,芬芳的玫瑰,很有新房的感觉。

热烈又浪漫。

可此刻,套房里的气氛却很尴尬,甚至是糟糕。

季乔两家人坐在沙发上。季家人愤怒,乔家人惴惴不安。

“亲家,今天的事情真的是对不起了。”乔薄言(乔盼的爸爸)看着季远征笑的很是尴尬。

季远征冷哼一声,不屑的看着乔薄言:“一句对不起就算了?”

“这......”乔薄言为难,有点不知所措。

这件事本来就是他们乔家的错,再加上季远征身上一股上位者的威严霸气,他在他面前更是局促不安。最后他把气撒在一旁的乔雨诗身上。皱眉瞪着她,呵斥道:“还不给青城和长辈们道歉。”

乔雨诗的眼睛又红又肿,今天伤心了一整天,双眼皮都哭成单眼皮了。

乔雨诗泪眼汪汪的看着冷着一张俊脸的季青城,这张俊脸,一直让她深深着迷。本来,他应该是她的老公,可现在,却变成了妹妹乔盼的老公,他成了她的妹夫。

未婚夫变妹夫。

乔雨诗的眼泪又忍不住夺眶而出:“青城......”

想要道歉,可真的道了歉,岂不是承认自己错了,承认自己脚踏两条船给季青城戴绿帽子了?

可不道歉也不行,证据确凿,她完全没法狡辩。

所以,只能望着季青城伤心的哭,眼神缠绵乞求。她还在奢望,奢望季青城对她有感情还是爱她的,今天之所以抛弃她和妹妹乔盼结婚,只是权宜之计。


乔盼看了一眼哭泣的乔雨诗,默默的没说话,把自己当个背景板。

这是姐姐和季青城之间的事情,她插不上嘴。

其实,她到现在还有点儿懵。明明早上她还是姐姐的伴娘,在家陪着姐姐等着准新郎季青城来接亲,可发生了意外,季青城收到了一些照片,是姐姐和另外一个男人搂抱亲吻的照片。

姐姐出轨了,脚踩两条船。

季青城肯定忍不了,别说是季青城,这种事,换成任何男人都忍不了。

季青城愤怒的要离开,不接亲了,也不结婚了。

姐姐哭着求他,爸妈爷爷奶奶也都给他道歉。可季青城不接受,要离开。她知道事情的严重性,冲出去拦住了季青城。然后,季青城莫名其妙的就要娶她。

而爸爸妈妈爷爷奶奶几乎是没怎么考虑就同意了。

反正,对他们来说,季青城娶乔雨诗还是乔盼,区别不大,都是乔家的女儿。

于是,她就懵懵懂懂的像个布偶娃娃一样,从伴娘变成了新娘,代替姐姐,嫁给了季青城。

“青城,你怎么打算的?”季远征(季青城的爷爷)询问季青城。

乔雨诗充满期待的望着季青城。

“今天累了一天了,你们也累了吧,你们走吧,我们要休息了。”季青城淡淡的说。

乔雨诗:“......”

众人:“......”

这不是他们想要的结果。

“我们?”季远征心里一动。

“嗯,我和我的新婚妻子。”季青城说,看了一直当背景板的乔盼一眼。

“......”

乔盼闻言,抬起头,诧异的看着季青城,季青城刚好也在她,莫名的,她脸一红,移开了视线,不敢再看他。

“至于其他的事情......”季青城深深的看了一眼乔雨诗:“以后......再慢慢算账。”

乔雨诗的身体一僵,脸色惨白。

乔家人的脸色也很难看。

季远征想了想,点点头,觉得季青城目前的选择是最好的,今天季青城的婚礼,邀请了杭城的政商名流,在那么多宾客面前,他和乔盼结了婚,乔家和季家联了姻,这是板上钉钉无法改变的。

青城今天咽下这口气,和乔盼结婚,是顾全大局。不然,事情还不知道会转变发展成什么样呢。

“爷爷,爸妈,我送你们下楼。”季青城说。

季家人看了乔家人一眼,然后跟着季青城离开。

很快,新房里就只剩下乔家人。

“盼盼......”乔雨诗眼泪汪汪的看着乔盼。

乔盼:“......”

姐姐对着她哭有什么用?她又不是季青城。

乔雨诗只是看着乔盼默默的哭,不说话。

文巧倩(乔盼妈妈)叹了一口气,对乔盼说:“盼盼,你先稳住季青城。”

乔盼点头。

现在也只有先稳住季青城了。

“你......你一定要忍住,不要爱上他,更不要和他发生什么,要找机会撮合你姐姐和季青城。”文巧倩说。

乔盼诧异的看着文巧倩。

文巧倩看着乔盼诧异的样子,说:“季青城对你姐姐还是有感情的,他现在一气之下和你结婚,很明显是为了报复你姐姐,等他缓过来,会发现还是爱雨诗的,你千万别对他动感情。你对他动感情,最后受伤的还是你。”

她的话是叮嘱也是警告。

乔盼:“......”

妈妈的逻辑让她不知道说什么的好。

季青城那样的男人,眼里怎么可能容得下沙子?

姐姐背叛了他,他永远不可能再给姐姐机会的。

他是季青城,他有他的不容玷污的骄傲。

乔雨诗见乔盼不说话,眼神闪烁了一下,含着眼泪看着乔盼:“盼盼......你是不是......一直爱着青城?”

她的神情语气,忐忑,紧张,小心翼翼。

带着委屈,让人心疼。

乔盼皱眉,想辩解,却被文巧倩打断:“盼盼,你怎么能爱上季青城?你怎么这么不知礼义廉耻?”

她的神情语气严厉又厌恶。

乔盼眨眨眼,把眼中的泪意心中的委屈都咽下了。

比起她,爸爸妈妈一直都更喜欢姐姐。

其中的缘由她也清楚。

姐姐是爸妈的第一个孩子,第一个孩子不管男女,因为是第一个,都备受宠爱,因为男女第一次体会到做父母的乐趣。

第一个女儿是千金。

第二个女儿,也许......连百金都不是。

更何况是她。

当初妈妈怀她的时候,早就检查过是女儿,但乔家也不是养不起,还是决定把她生下来,等以后再继续生儿子,可妈妈生她的时候难产了,而奶奶爷爷又不允许妈妈剖腹产,他们想让妈妈再生第三胎拼儿子,剖腹产至少要三四年之后才能再生,爷爷奶奶等不了,妈妈九死一生生下她,却伤了子宫,以后再也没能怀孕。


在老一辈的爷爷奶奶眼里,妈妈不能生下儿子,就是原罪,是乔家的大罪人,不喜欢妈妈,各种磋磨妈妈,而妈妈认为这一切都是她带来的,所以,妈妈怎么可能会喜欢她?

“我没有喜欢季青城。”乔盼淡淡的说。尽量用平淡的语气平静的神情掩饰自己的受伤与委屈。

文巧倩还想说什么,却被乔雨诗阻止了,乔雨诗悄悄的拉了拉文巧倩的衣袖,对文巧倩摇摇头。

文巧倩看了乔雨诗一眼,不甘心的闭上了嘴。

“妈,盼盼不是那样的人,我是盼盼的姐姐,盼盼怎么会做那样的事情?盼盼是个正直善良的女孩,不会那样做的。”乔雨诗对文巧倩说。

文巧倩看了乔盼一眼,冷哼一声,说:“雨诗这么信任你,你可不要辜负她,不要做出抢姐姐男人这种不知廉耻的事情来。”

乔盼:“......”

到底谁不知廉耻了?

她做了什么不知廉耻的事情?

妈妈要这样说她。

乔盼又伤心又生气,但却沉默着没说什么,反正,在妈妈面前,她说什么都是错的,她这个人的存在对于妈妈来说就是个错误,这么多年,她就习惯了。

习惯用沉默来面对妈妈的愤怒与厌恶。

......

季青城把季家人送到了酒店门口。

“青城,你告诉我,你怎么想的?”安静娴(季青城妈妈)皱眉问季青城。

她本来就不喜欢乔雨诗,确切的说是不喜欢乔家,婚姻自古讲究门当户对,乔家虽然也算是富贵人家,但比季家差远了,青城娶了乔雨诗,对于青城的事业对于季氏集团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帮助。

更何况现在出了这样的事情,她认为,青城就应该抓住机会把乔家踩进泥潭里,让乔家一辈子翻不了身。

她怎么都没想到,乔雨诗背叛了青城,青城居然改娶乔家的二女儿。

青城就那么喜欢乔家的女儿?

这世界上没女人了,就只有乔家有女人了?

“结婚了,当然要好好过日子。”季青城淡淡的说:“争取早日让您抱上孙子。”

“......”

安静娴气的脸色都变了。

“嗯。”季远征看着季青城的目光很是满意:“你这样想就好。”

安静娴更气了,可却不能发出来。

公爹都赞同支持青城了,她一个做儿媳妇的还能忤逆公爹不成?

公爹是季氏集团的董事长,是季家的大家长,在季氏,在季家,积威已深,她从心底畏惧尊敬公爹,不敢反驳忤逆他。

司机把车开过来了,季青城把季远征几人送上了车。

季远征笑着说:“上去吧,你也累了一天了,好好休息。”

季青城点头。

一直看到车子消失在视线内,季青城才转身进了酒店。

季青城回到房间的时候,乔家人还在。看见季青城,乔家人的神情都有点尴尬。

季青城从容的走了进来。对乔薄言说:“这么晚了,岳父岳母也累了一天了,早点回去休息吧。”

乔薄言听见季青城还叫他岳父,心里一喜。笑着说:“好。”

文巧倩和乔雨诗猜不透季青城是怎么想的,很是不安。

“走吧。”乔薄言对乔雨诗和文巧倩说。

乔雨诗红着眼睛看着季青城,坐在沙发上没有动。

文巧倩看了季青城一眼,说:“青城,......雨诗她有些话要对你说。”

季青城看着乔雨诗。点头:“说吧。”

神色平静,没有厌恶,也没有欣喜。

他这么平静,却让乔雨诗心里更加忐忑不安了,她宁愿季青城狠狠的骂她羞辱她,那样至少表示季青城很生气愤怒,为什么生气愤怒?当然是因为在乎。

可他现在这般的平静,是因为......根本就不在乎她吗?

乔雨诗不愿意相信季青城压根儿就不在乎她,既然季青城不在乎她不爱她,那为什么要和她订婚交往?

“青城......”乔雨诗只是叫了一声他的名字,瞬间就泪如雨下。

季青城皱眉,看着乔雨诗:“今天是我和盼盼的大喜日子,大姨子就是这样用眼泪祝福我们的?”

乔雨诗的心里一痛,眼泪更是凶猛,他平静平常的话比那些恶言恶语更伤人。

他真的这样......毫不在乎。

她的眼泪,她的软弱,他都不为所动。

“大姨子,你这样......很晦气。”季青城冷冷的说。

乔雨诗再也受不了他这样的羞辱,捂着嘴哭着跑出去了。

“雨诗。”文巧倩急切的追了上去。

乔薄言看看乔盼又看看季青城,叹了口气,也离开了。

房间里只有乔盼和季青城了,突然安静了下来。


章节在线阅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