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热门小说 > 女频言情 > 孤女改命

孤女改命

路菲汐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重生之后,楚梓凝只想保住侯府,安稳的度过余生……谁想到复仇之余,竟意外惹上了摄政王,疯批男人非要抢她做王妃,对于这主动送上来的香手饽饽,不要是傻子!楚梓凝本想着通过君霆轩给仇人致命一击,没想到男人竟早已着手帮她复仇虐渣。

主角:楚梓凝,君霆轩   更新:2022-08-09 09:40: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楚梓凝,君霆轩 的女频言情小说《孤女改命》,由网络作家“路菲汐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重生之后,楚梓凝只想保住侯府,安稳的度过余生……谁想到复仇之余,竟意外惹上了摄政王,疯批男人非要抢她做王妃,对于这主动送上来的香手饽饽,不要是傻子!楚梓凝本想着通过君霆轩给仇人致命一击,没想到男人竟早已着手帮她复仇虐渣。

《孤女改命》精彩片段

延和十一年隆冬,大雪。

新袭爵的忠勇侯大摆宴席,阖府欢庆。

而盛京郊外孤坟前,一袭素衣的女子,被一群黑衣打手拳打脚踢,鲜血染红了地面。

站在一旁观看的楚若兰,冷冷道,“楚梓凝,你竟然想拦圣驾告御状,做梦!我若是你,十年前就没脸活了。你能苟延残喘至今,真是令人刮目相看。”

楚梓凝浑身鲜血淋漓。

她没有理会对方的冷嘲热讽,只是最后看了一眼那孤零零的墓碑,满腔悲愤。

十年前,兄长蒙冤而死。

她救兄心切,被人陷害,从高高在上的侯府贵女,变成千夫所指的**,被赶出家门。

要不是为了替兄长翻案,要不是为了照顾年幼的弟弟,她也不会苟活至今。

可奔波十年,不惜一切,终于查清真相……

也比不过敌人权势滔天。

衙门根本不受理她的案子……

好不容易等到皇帝出巡的机会告御状,还被贴身丫鬟出卖……

“以前留你一命,只是不想惹人非议。如今我爹已经袭爵,没人会再说闲话。”楚若兰慢悠悠地转过身,看着她轻声一笑,“五妹,我就送你最后一程吧。”

……

延和元年,霜降。

盛京,忠勇候府一处小院。

“小姐,天已经黑了,您快醒醒。”耳畔响起一个十分熟悉的声音,“明日大少爷就要被处斩,能不能救下,就全靠您豁出去了。”

楚梓凝迷迷糊糊睁开眼睛,待看清立在自己身边的人,眼神瞬间冰冷。

春桃!

这是她从小一起长大的丫鬟。

她被赶出侯府时,这丫头忠心耿耿,不离不弃。

楚梓凝十分感动,对她犹如亲姐妹。但直到侯府的打手找来,她才知道……

春桃一直是楚老太君的眼线。

就算已经被赶出侯府,老太君也不放心,派人盯着他们。

只是她怎么看起来如此年轻?

而且她刚才说……大少爷明日被处斩?

我兄长还没死?

楚梓凝不敢置信地瞪大眼睛,四处张望一圈,才发现,这里竟然是当年她在侯府的院子,而此时的她……

十指青葱,没有因为浆洗缝补而满手老茧。视物清晰,没有因为熬夜抄书刺绣坏了眼睛……

楚梓凝跌跌撞撞爬下床,几乎是浑身颤抖地扑到梳妆台前。

镜子里的女子明眸皓齿,神采飞扬,分明还是个妙龄少女。

这是她十四岁那年的模样……

明明已经被人打死,怎么一醒来,竟然回到了十年前?难道是老天看他们一家可怜,让她重生一次?

太好了!兄长还没死。还来得及!

这一切的悲剧,都还来得及!

楚梓凝眼眶里的热泪,刷刷落下。

她生父楚致远,本是驻守北疆的将军,在她四岁时,为国捐躯,先帝追封忠勇候。

而生母早在生幼弟之时难产而亡。

留下三个孤苦无依的孩子,最大的是她兄长楚衍,当年也不过十岁。

朝廷依律,将烈士遗孤,送回盛京老家。

这又不得不提,楚梓凝的祖父。

楚老太爷本是清贫士子,高中状元后娶了相府庶女,才在盛京安家。

她爹楚致远,是楚老太爷在乡下的原配,所生的长子。

当年楚老太爷为了攀这门贵亲,改妻为妾。

原配不肯,为保住儿子的嫡子身份,一头撞死在了楚家祠堂前。

因未犯七出之条,不能强休,便以嫡妻身份葬入祖坟。

楚老太君只能当继室。

对原配留下的儿子,视如眼中钉。

年幼的楚致远离家出走,投身军伍,远走北疆。

几十年血雨腥风,一个人打拼,在外结婚生子,至死,都没回过家。

这些秘事,楚梓凝被赶出侯府才慢慢查到。

父亲以为永远都不会和盛京楚家再有交际,并没有告诉小辈们,长辈当年那档子事。

她刚到楚家的时候,不过四岁。

楚家为了脸面,早就统一口供,说亲祖母是病故。

若是她当年能够早点知道这些内情,必定能有防范。

但太迟了。

 


而楚家,不曾派人去北疆问个信儿,都当楚致远已经战死,也不知道他的赫赫战功。

等朝廷派人来核查楚致远的籍贯,给楚家加封,就一个个凑上来。

楚家上上下下全部得到荫封。

还在楚老太爷的带领下,集体搬进了先帝恩赐的忠勇候府。

占了这么大的便宜,楚老太君还不知足。

她觊觎爵位。

大盛律,父死子继。但无子,便可兄终弟及。

只要楚梓凝的两个兄弟出事,她的儿子,便可以名正言顺继承爵位。

楚老太君不敢明着动手。作为侯爵顺位继承人,出了意外,整个朝廷都会彻查到底。

杀遗孤夺爵,是死罪。

所以表面上,楚老太君对楚梓凝兄妹三人极好。

暗地里,先在幼弟牙牙学语之时,派人惊吓他,害他患上口吃,失去继承资格。

又用一桩滔天冤案,害她兄长被处死。

至于楚梓凝,自幼养在楚老太君身边,被这位老太太娇纵地不学无术,不谙世事,天真又愚蠢。

家里的姐妹们皆才华出众,唯有她,连字都认不全,自然也不明白什么大道理。

只觉得祖母对自己最好。

直到后来被赶出侯府,才渐渐明白,当年种种。

“小姐,您发什么愣啊?二小姐帮您,调开了门房半刻钟。您不抓紧,可就出不去了。”春桃催促道。

楚梓凝回过神,一双秋水眼眸里蕴含的怨恨,迅速地恢复成了波澜不惊。

二小姐楚若兰,是她二叔的次女。

她父亲没有亲兄弟,二叔三叔都是老太君的儿子。

当年在侯府之时,她和楚若兰关系最好。但也是她,将自己推入火坑,再无翻身之地。

兄长楚衍,在去年摊上“奸淫案”,被判处秋后问斩。

楚梓凝四处奔波,却未果,只能眼睁睁看着兄长的死期,一天天来临。

明日,就是行刑之期。

楚若兰看准她救兄心切,给她出了一个主意——**摄政王。

摄政王君夜宸,名声极差。

传闻他祸乱朝纲,目无王法,欺男霸女,纵兽行凶。乃大盛第一大奸臣,权倾天下。

但楚梓凝长得美。

楚若兰说只要她能迷晕了摄政王,他一句话,便能放了她的兄长。

当年的楚梓凝,为了救兄长的性命,豁出女儿家的脸面和清白,偷偷溜进风月坊。

风月坊,盛京第一青楼。

以王府的守卫,也只有摄政王逛窑子时,才有机会装成青楼女子,见他一面。

但事实却是,楚梓凝根本没来得及见到摄政王,便被楚家事先安排好的几个公子哥堵住,当众拆穿她侯府嫡女的身份。

一个官家千金,竟然进了青楼?

楚梓凝因此变成千夫所指的**。

楚家正好以此为借口,声称她令楚氏一族蒙羞,将她逐出楚家,赶出侯府。

一生的悲剧,都是从这个陷阱开始。

失去了侯府千金这个身份,即便她努力十年,也护不住弟弟,无法为兄长洗刷冤屈。

“小姐怎么不说话?莫不是因为摄政王声名狼藉,您怕了?但这可关乎大少爷的命啊。大少爷对您多好啊,为了他,您就不能牺牲一下吗?”

春桃见楚梓凝一直不说话,有点着急,连忙怂恿。

楚梓凝眼神里闪过一丝嘲讽。就这么担心我这条鱼儿,不上钩?

“为了兄长,我不惜一切。”

楚梓凝站起身,拢在袖袍的拳头不自觉握紧,“走吧,去风月坊。”

楚若兰挖了坑等她。

但有一句话没有说错,摄政王,确实是如今整个朝廷,唯一能救兄长的人。

错过这个机会,她就只能明天去给兄长收尸了。

不过,摄政王并不贪恋女色。起码楚梓凝还活着的十年,都没见他娶妻纳妾。

她另有打算。

 


侯府门禁森严,若不是楚若兰为了坑她,这个时辰,早就禁止外出了。

她还真要好好“谢谢”楚若兰。

一切都帮她安排好了。

后门有一辆马车停着,一路驶入风月坊的偏门。

立即有接应的人,带她去房里更衣。

青楼女子的衣衫轻薄,和寻常官家千金的裙子,制式用料差别很大。

一眼就能区分。

楚梓凝任由着春桃带自己进了一间闺房,梳妆打扮。

“小姐,您在这稍等。奴婢去外面看看,摄政王在哪个屋?使些银钱,把您送进去。”

春桃把楚梓凝诓来了,心底也放心了。

正好去通知那几个公子哥。

楚梓凝冲着她微微一笑点头,由着她去。

她知道不出一刻钟,便会有三个喝醉酒的公子哥,闯进屋子,非要选她作陪。

将她强行拉出门外,在大庭广众之下,扯下面纱,扒开衣衫……

然后会有人认出,这便是忠勇侯府家的五小姐。

身败名裂。

而摄政王,一直都在花魁银月的屋子。

这一场闹剧,他从始至终连门都没出。

春桃刚走,楚梓凝便打开屋子的后窗,从窗户翻了出去。

门外有两个奴仆守着,走门行不通。

这是风月坊的二楼,掉下去不摔死也残。

但风月坊修的十分大气华丽。每一层都有四角飞檐,正好能够落脚。

她轻手轻脚关上窗户,抓着栏杆一步步往旁边挪。

她要抓紧时间。

一旦春桃回来,发现屋里没人,很容易猜到是翻窗跑了。

花魁银月的屋子,离这个房间不远,就在对面第二间。

她刚才特意观察过。

楚梓凝小步小步腾挪,额头沁出一层汗珠。

终于,到了目的地。

窗户是紧闭着的,只能从里面打开。

楚梓凝正打算敲敲窗户,还没等动手呢,突然那窗子,便被人推开了。

她赶紧蹲下,以免被窗户扫下去。

那开窗之人低下头,正巧与她,一窗之隔,四目相对。

此人不过二十岁出头。

身着一袭华贵的流金镶凝月牙白锦袍,英俊的五官,犹如刀雕一般棱角分明。

浓密如羽扇一般的眼睫下,狭长眼眸,深邃而令人捉摸不透。

眉目间透着一丝桀骜和狂放。

低眸看向她的眼神里闪过一丝审视,随即便恢复成了漫不经心的慵懒。

这是……

大盛第一权臣,摄政王!

楚梓凝的眼眸,瞬间亮了。

终于,见到他了!

兄长,有救了!

这一瞬间,楚梓凝的眼眶,没忍住泛起了泪光。

“你窗外,怎么蹲着一个小美人?”君夜宸眉峰轻挑。

他早就感知有人靠近,故意抓个措手不及。

本以为是什么刺客,没想到竟然是个,手无缚鸡之力,水汪汪的小姑娘。

像一颗小豆芽似得,从窗台下,小心翼翼冒出来。

面纱遮住了容颜,但一双秋水眼眸……

高兴的热泪盈眶?

“保护王爷!”

那门口守着的黑衣侍卫,一看见楚梓凝,动如脱兔,手中长剑直接砍过来。

剑气冷冽,楚梓凝被吓的条件反射往后躲,却突然反应过来……

落脚就窄窄一条檐子,后面是空的。

难道刚见到摄政王我就要摔死?

“哗!”

双足悬空,但楚梓凝却发现自己的衣领,被人提了起来。

是他!

摄政王!

君夜宸扬手一挥,被她从窗外抓了进来,随手扔在地上。

“就这功夫,还能当刺客?”

君夜宸居高临下扫了她一眼,嗤笑,“银月,你们楼里的姑娘,这么大胆。为了偷看本王,不要命了?”

她这身衣衫,和那喜极而泣的表情,被摄政王误会了……

“这姑娘,不像我们楼里的人。”

正在抚琴的白衣男子,惊讶地看了楚梓凝一眼,道。

他是风月坊第一花魁,银月。

肤如银雪,貌比明月,人如其名。

摄政王流连烟花之地,但召宠银月次数最多。

楚梓凝怀疑他其实是个断袖,这才不近女色。

“赶出去。”君夜宸随意道。

楚梓凝赶紧福身行礼,“王爷,臣女并非风月坊的人,也不是刺客。之所以如此,只是见王爷一面,难如登天!不得已为之。”

“臣女听闻王爷的爱宠有疾,特来献方!”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