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热门小说 > 女频言情 > 夫人她可不是金丝雀

夫人她可不是金丝雀

清芜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苏沅是顾家太子爷的未婚妻,但在外人眼中,她就是一个没有主见,只会哭哭啼啼的女人。她空有皮囊,没有灵魂,就像被人圈养的金丝雀。真正的苏沅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只有她自己知道。她故意装绿茶,只为让顾家太子爷厌恶,顺理成章的解除婚约。但在这过程中,她误打误撞招惹了顾家的私生子顾宴礼,未婚夫名义上的叔叔。从此,就像天雷勾了地火,苏沅栽在他这了!

主角:苏沅,顾宴礼   更新:2022-08-09 09:40: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苏沅,顾宴礼 的女频言情小说《夫人她可不是金丝雀》,由网络作家“清芜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苏沅是顾家太子爷的未婚妻,但在外人眼中,她就是一个没有主见,只会哭哭啼啼的女人。她空有皮囊,没有灵魂,就像被人圈养的金丝雀。真正的苏沅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只有她自己知道。她故意装绿茶,只为让顾家太子爷厌恶,顺理成章的解除婚约。但在这过程中,她误打误撞招惹了顾家的私生子顾宴礼,未婚夫名义上的叔叔。从此,就像天雷勾了地火,苏沅栽在他这了!

《夫人她可不是金丝雀》精彩片段

深夜,市郊别墅。

“苏沅!你怎么这么狠心!你弟弟都被人欺负成这样了,你竟然还能睡得着!”

“嗯?”

苏沅迷迷糊糊地被人从床上揪了起来。

她有些茫然地看向面前打扮精致的中年贵妇,又扫了眼卧室门上那摇摇欲坠的把手,意识渐渐清醒。

“林姨,我前面发烧早早就睡了,这是……发生什么事了?”

苏沅小心翼翼低下头,双手紧张地绞在一起。

看着她唯唯诺诺的样子,林琴眼里闪过一抹嘲讽。

“呵,动不动就生病,人皇室的公主都没你这么娇贵……”

话说到一半,似是想起什么,林琴脸上闪过一抹隐忍,语气不太自然地命令道:“你弟弟在酒吧被人欺负了,你去解决一下!”

“苏忱?他出什么事了?”

苏沅慢慢悠悠穿上鞋,目光扫过门口被揍的鼻青脸肿的男人,脸上闪过一抹惊恐,“林姨,是谁把弟弟打成了这样?”

“这……具体的其情况你不用知道,总之你现在就去找顾少爷把事情摆平。”

林琴深吸一口气,随手抓起床头放着的手机丢到苏沅身上,没好气地催促道:“立刻,马上!”

“好的,我这就去。”

苏沅咬着嘴唇,面上露出为难,却还是满口答应了下来。

余光扫到不知何时出现在苏忱身后的中年男人,她眼神一暗,有些迟疑地道:“可是林姨,我身上没钱,万一对方要赔偿……”

“你还敢找我要钱?我……”

“好了。”

雄厚的男声带着一丝责备在房间里响起,苏清雄来到苏沅面前,拿出一张卡递给苏沅。

“顾家不是我们能惹得起的,你到时候机灵点,顾少提什么要求不要拒绝,这里面有二十万,拿去给顾少爷买些礼物……沅沅,爸爸相信你能处理好这件事。”

“爸爸放心,我会的。”

眼里闪过一道暗光,苏沅白净的小脸上扬起一丝明媚的笑意。

很快,她便出门了,详装没有听到背后的争吵。

“给那个臭丫头二十万,你疯了吗?”

“好了,二十万要是能买回儿子一条命,你就谢天谢地吧!”

……

二十分钟后,帝豪会所。

苏沅刚找到熟悉的车牌号,就透过那隐隐露了条缝隙的窗户边缘看到了里面火爆的场景。

西装革履的男人,衣衫不整的女人,晃动的车辆。

挺好,不用麻烦她上楼去找了。

苏沅淡淡勾了勾唇。

如果里面的人不是她未婚夫的话,这样香艳的场景,或许还能多观摩一会儿。

收敛了下自己这不合时宜的想法,苏沅眼神一转,十分乖巧地打算上去打断一下两人。

然而,还不待她有所动作,身后突然传来一阵杂乱的脚步声。

“就是他!给我打!”

几乎是瞬间,十几个身材壮硕的黑衣男人过来将车子团团围住。

似乎觉得苏沅碍眼,为首之人一把将苏沅推开,打开了车门。

正忘情缠绵的顾简麟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就被这群人抓出来一顿暴打。

苏沅已经惊呆了,有些不忍直视她这位未婚夫的惨状。

顾家在江城可是金字塔顶尖的存在,敢在大厅广众之下教训顾简麟,这背后之人来头不小啊?

若有所思地看着面前的单方面暴揍,苏沅若暗爽的同时心里还有点小遗憾,要是人再多点,她也想趁机混进去给这个男人几脚。

就在苏沅暗自腹诽的时候,忽然,一道极其细微的点火声引起了她的注意。

循着声转过头去,苏沅愣住。

她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帅的男人。

对方嘴里叼着烟,慵懒而又肆意的靠在墙角,猩红的烟头在黑暗中一闪一闪,一身黑色西装工整而又笔挺,远远散发出来的气势威严而又冷漠。他五官面容隐在暗处,使人看不大清,但灯光的映衬下,可以模糊的看到那双薄唇微微抿着,如同艺术品般的下颌线立体而又冷硬。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苏沅总觉得自己的视线与这人对上了。

然而还不待她有所反应,这顿单方面殴打便结束了。

那些打手抢过顾简麟的钱包恭敬交给了倚靠在墙边的男人。

顾简麟应该是认识这人,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气急败坏地吼道:“你个野种竟然敢对我动手!爷爷不会放过你的!”

野种?爷爷?

苏沅脑子转的飞快。

听说顾老爷子早年收过一个义子,取名为顾宴礼,一直以来都当亲生孩子抚养,享受着顾家的荣华富贵。

然而,以顾简麟脱口而出的威胁来看,这人的处境好像并不怎么好。

打量了眼远处不发一言的男人,苏沅心中叹了口气,竟有种同是天涯沦落人的感觉。

要是真让顾简麟告到顾老爷子那边去,一个是亲生孙子,一个是领养的义子,顾老爷子会偏向谁几乎用脚指头都能想清楚。

眼里闪过一抹暗光,苏沅思忖片刻,小心翼翼上前一步。

“阿麟……”

她一脸担忧地来到顾简麟身边,不动声色地扶住顾简麟的肩膀,战战兢兢地说道:“不就是个钱包嘛,给就给了,你都流血了,我们先去医院吧,我怕……”

“滚开!你个废物除了哭还会干什么?”

一把将苏沅甩出老远,顾简麟恨恨指着远处的顾宴礼,破口大骂道:“有种出来单挑,躲在这群人后面算什么本事?”

“单挑?果然还是小孩子啊。”

眼里闪过一抹玩味,顾宴礼悠闲把玩着手中的钱包,不紧不慢从黑暗中走出,丝毫没把顾简麟的威胁放在眼里。

他眼皮微抬,不过是淡淡的一眼,却让顾简麟遍体生寒。

“再指着我,你这根手指就别要了。”


“顾宴礼!你当真以为我不敢么?!”

顾简麟双眼通红,恼怒地大声吼着。

他低头迅速从衣服里拿出手机,可似乎突然想起些什么,又莫名地停了下来。

“怎么,手机没电?”

顾宴礼玩味地看过来,眼中尽是嘲讽,“我借你?”

说完,他迈着修长笔直的腿走过来,居高临下的眸子里透着深寒。

相比之下,顾简麟脏兮兮地倒在地上,像是个乞丐一样,狼狈至极。

他脸涨的通红,气得浑身发颤,愤怒地张张嘴,最后只能屈辱地说道:“算了,爷爷睡得早,今天算你走运!”

顾简麟心中的闷气无法发泄,胸口剧烈起伏。

过了好一会儿,他好像终于意识到旁边苏沅的存在,好不容易缓下去一些的怒气,又腾的一下起来了。

他忍不住破口大骂道:“苏沅!你眼瞎了吗?!还不快过来把老子扶起来!”

“对,对不起!”

苏沅立即惶恐地道歉,但在低下头之后,眼中的厌恶之色一闪而过。

她没有想到的是,此时一旁顾宴礼的目光刚好停留在她的脸上,将她那短暂的表情准确地捕捉到。

她蹲下身子,装作小心翼翼地扶着顾简麟的胳膊。

“阿麟,你怎么样了,有没有什么地方不舒服?”

她唯唯诺诺地询问着,即便旁边的那个女人挑衅地看过来,她仍然当做没有看到一样。

此时此刻,仿佛顾简麟就是她的全世界。

可顾简麟却从来不吃这一套,站起来后不耐烦地甩开了她的手,质问道:“苏沅,你来这里做什么?!”

“阿麟,就,就是我弟弟他……”

“又是你那个弟弟!你那些家人除了会惹麻烦还会做什么?!”

顾简麟的话语中是毫不掩饰的嫌弃。

苏沅咬着嘴唇,声音小的像蚊子哼哼,“阿麟,对不起,我也不想麻烦你的,但是……母亲她不忍心弟弟被人打,这才……”

“我和你说多少遍了,这么点小事不要来找我!你看看你这幅样子!”

顾简麟上下打量苏沅一眼,眼中满是鄙夷。

因为今天苏沅出门走得急,只是随意套了一件T恤,和旁边那个花枝招展的女人相比,的确是不够看的。

她低着头轻咬嘴唇,“阿麟,对不起,以后我找你之前先给你打电话……你不要生气了好不好?”

她的两只手攥在一起,无措地捏着衣角,轻轻地吸着鼻子,眼泪弥漫眼眶。

“又哭?你一天到晚要哭多少次?真是晦气!”

顾简麟最讨厌的就是这种看上去弱不禁风,动不动就哭个不停的女人。

可偏偏苏沅把两样都占,要不是家里那边也逼得紧,再加上苏沅平日里对他的放纵,他早就把这个讨厌的女人甩掉了。

他被苏沅哭的愈加烦躁,冲过来一把抓着她的领口,把她拖到刚才那个女人面前,“你好好看看,这才是女人该有的样子!”

苏沅重心不稳差点摔倒,踉跄着站稳,抬头便对上了那双嘲讽的眼眸。

“阿麟,你喜欢什么样的,我都可以改……你不要讨厌我好不好。”

她仍然不死心地抓着揪着顾简麟的衣袖,继续哭哭啼啼的。

她知道顾简麟讨厌她这样子。

她偏要继续!

怎么让他恶心,她就怎么来!

苏沅就像完全感受不到任何羞辱一样,黏在顾简麟的身边,“以后我会好好听话的好不好,只要阿麟不要离开我。”

“闭嘴!我听你说话就烦,赶紧滚,滚远点!”

顾简麟彻底爆发了。

他刚被揍一顿,女朋友又像是个拖油瓶一样丢人现眼,他一句话都懒得多说。

“阿麟……”

苏沅索性抱住了顾简麟的胳膊,哭得更厉害了。

“我说让你滚你听不到吗!”

顾简麟用力地甩开苏沅,一把搂过旁边的女人,“你看不出我还有正事么?你别来烦我!”

说完,他毫不避讳地当着苏沅的面在女人的腰上摸了一把。

“哎呀,讨厌!”

女人娇滴滴地笑着,像一条水蛇一般缠着顾简麟的胳膊,整个人靠在了他的身上,“你女朋友在旁边看着呢!”

“怕什么,有我在,她敢说什么?”

听着怀中人儿的撒娇,顾简麟的脸色终于缓和了一点。

他警告似的转头瞪了苏沅一眼,俯下身贴在女人的耳边柔声说道:“宝贝,我们走,今晚你可要好好陪我!”

他的声音毫不掩饰,像是故意要狠狠打苏沅的脸一般。

接着,顾简麟带着女人上了停在路边那辆红色的奔驰。

下一秒,发动机起动,车子扬长而去,扬起了一地的灰尘。

这对狗男女一离开,苏沅眼泪立即收了回去。

王八配绿豆,果真长长久久!

也不怕自己有一天精尽人亡。

苏沅心底咒骂着。

忽然她感觉背后一凉,转过身去。

下一秒,就刚好对上了那双侵略性十足的双眸。

看着顾宴礼唇角扬起似有似无的笑容,她心里顿时咯噔一声,有些心虚。

该不会被看出什么了吧?

苏沅只好硬着头皮走上前去,尴尬地招招手。

“那个……你好啊。”


顾宴礼亲眼目睹了这一切,甚至包括苏沅那戏剧性的变脸。

他嘴角噙着一抹玩味的笑,微微侧头,随手将香烟熄灭。

路灯之下烟雾朦胧,他的眸光有些氤氲,眼里多了一份探究的意味,像是要看穿一切。

气氛愈加尴尬,安静得仿佛时间停止。

苏沅抿着嘴,那是一种被人饱览无遗的感觉,她不敢再与那双凌厉的眸子对视。

她走也不是留也不是,过了好一会儿,她僵硬地笑笑,唯唯诺诺地说道:“抱歉,是阿麟不懂事了,希望你不要放在心上。”

“呵。”

耳边传来一声微乎其微的轻笑。

她并不知道自己刚才那下意识的表情已经被一览无余,还在低着头委屈巴巴地说着。

“阿麟他只是从小在家里养尊处优习惯了,难免不懂事,说话也过分了些……”

“你看他刚才到最后也不敢再说你了,你教训他也是有用的,我相信他以后一定也不会再对你说这么过分的话了。”

“而且你和阿麟还住在同一屋檐下,低头不见抬头见的,可不能因为这些辱骂的话而生了嫌隙啊。”

这些话明面上看似在维护顾简麟,其实细细品过之后就会发现。

这个狡猾的小狐狸是在反复强调着顾简麟对顾宴礼的辱骂有多难听有多过分。

以及打一顿的效果有多明显!

苏沅觉得,在顾简麟身上,没有什么事是打一顿不能解决的。

如果有,那就打两顿!

只可惜说了这么半天,顾宴礼却仍然一言不发,一副无敌高冷的模样。

作为顾家最神秘的男人,性格定然十分喜怒无常,对此苏沅也不报多大的希望。

“嗯。”

可正当她想离开的时候,忽然听到一声冷哼。

顾宴礼,说话了?!

她诧异地抬起头,可看到的只是一个冰冷的背影。

那高大的身影在地上投下修长的影子,顾宴礼就这样带着手下离开了。

看着顾宴礼走远,苏沅才终于松了一口气。

这个男人,总是无形之中给人一种很大的压迫感。

“铃铃铃——”

倏地,手机铃声打断了她的思绪。

是一个陌生号码,她随手挂断之后,又接着响了起来。

寂静的夜里,急促的铃声就像在催命一般,吵得她心烦意乱,只好随手接通。

“喂?苏沅是吧?”

电话那边传来一个尖锐的女声。

“嗯,你是?”

苏沅可以确定,这个声音她以前的确没有听到过。

可女人却没有正面回答,只是用那近乎命令的语气说道:“你不用管我是谁,我要见你!”

“那……我总得知道原因吧。”

苏沅翻了个白眼,仍然耐着性子温柔地询问。

“呵,早就听说你是怂包一个,果然如此!那我就告诉你,我现在怀了顾简麟的孩子,你提前准备让位置吧!”

女人仍然毫不客气,声音还带着十足的挑衅。

哦,原来是顾简麟众多女伴中的一个,来逼宫的。

这种戏码苏沅早已见怪不怪,但她仍然立即用颤抖的声音说道:“你说什么?这不可能的!阿麟他是不会背叛我的,你……”

说到后面,她的声音中带了些许哭腔。

对于她这样的反应,那个女人似乎很满意,笑着说道:“现在哭也来不及,孩子月份已大,你要识相的话就自己乖乖走人,不然就等顾简麟把你赶走吧!”

“不,阿麟爱得人是我!你一定是在骗我!”

苏沅这说话说得一点底气都没有,不断地抽噎让她的话断断续续的。

“你还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那就定好时间和地点,到时候发给我,我要让你亲眼看到我和顾简麟的孩子!”

“嘟嘟嘟……”

那头撂下了这么一句话,没给苏沅拒绝的机会,当即就把电话挂断了。

苏沅看着自己的手机屏幕,心里正暗戳戳的算计着,准备想一个法子能让顾简麟和这个女人都没有 好果子吃!

突然,灰暗的手机屏幕亮起,一个来电显示进入了苏沅的眼眸。

她迅速的调整好,刚刚冰冷的神情消失。

“喂,伯母。”

她的声音仍然软软糯糯。

来电话的人是顾简麟的母亲,宋欣兰。

“苏沅,你那边怎么这么吵?你这是还在外面吗?女孩子晚上总在外面像什么话!”

宋欣兰的语气并不比刚才那个女人好,同样是一副居高临下的模样。

苏沅无奈地挑挑眉毛,委屈巴巴地说道:“对不起伯母,我本来是来找阿麟的,但是好像看到他……”

“行了,我没空听你解释那么多!”

显然,宋欣兰是知道自己儿子的情况,立即打断了苏沅的话,“明天下午把别的事都推了,下午五点来兰亭小筑见我。”

“伯母,我知道了,我……”

话还没有说完,电话那边已经挂掉了。

苏沅没有因此而生气。

在外界的眼中,苏家与顾家的这段婚姻向来都是一段不平等的关系。

毕竟对于顾家来说,十个苏家加在一块都比不上一个顾家。

所以不仅是顾简麟看不起苏沅,整个顾家都看不起苏家。

尤其是宋欣兰,一向性格强势,丝毫没有把那总是性格懦弱苏沅放在眼里。

“宋欣兰,也要见我?”

苏沅喃喃自语,眼梢逐渐浮起一抹意味深长的笑。

她拿出手机,迅速的编辑了一条短信发送出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