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热门小说 > 女频言情 > 离婚后傅总跪求我复合

离婚后傅总跪求我复合

季相思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黎湘和傅璟川的婚姻开始于利益结合,但苦恋他八年的她还是交出了完整一颗心。可当黎氏破产时,四面楚歌的黎湘却撞破丈夫白月光的孕检报告单。心灰意冷的她主动提出离婚,傅璟川丝毫没有挽留,只是放狠话,让她不要后悔。三年后,身为外科医生的黎湘再次遇到傅璟川,他搂着新欢来治病。她不想和他多说一句话,却没想到,他主动上来纠缠。他在求黎湘,求复合!

主角:黎湘,傅璟川   更新:2022-08-09 09:41: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黎湘,傅璟川 的女频言情小说《离婚后傅总跪求我复合》,由网络作家“季相思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黎湘和傅璟川的婚姻开始于利益结合,但苦恋他八年的她还是交出了完整一颗心。可当黎氏破产时,四面楚歌的黎湘却撞破丈夫白月光的孕检报告单。心灰意冷的她主动提出离婚,傅璟川丝毫没有挽留,只是放狠话,让她不要后悔。三年后,身为外科医生的黎湘再次遇到傅璟川,他搂着新欢来治病。她不想和他多说一句话,却没想到,他主动上来纠缠。他在求黎湘,求复合!

《离婚后傅总跪求我复合》精彩片段

瑞立医院。

“黎医生,vip门诊的顾主任有事不在,劳烦您去看点下新来的病人。”

“好。”

普外科vip急诊室在二楼,黎湘刚迈上楼梯,就注意到走廊里伫立着一个身形高大的男人。

那人一身剪裁精良的私定西服,勾勒出完美健硕的身形与修长的双腿,男人一手插兜,正低头与护士攀谈着什么,一举一动散发着优雅矜贵的气息。

以她的角度只能看到侧面,他俊美慵懒的五官略有不耐,即便如此,也惹得那年轻小护士脸颊发红,磕磕碰碰话都说不清了。

傅璟川一如三年前,主宰着这座城市所有的传媒和焦点。

本在这里看到傅璟川,就够让黎湘震惊的了,紧接着,挽着男人手臂的那抹倩影突兀地刺入眼帘。

那女人她认得,傅璟川的未婚妻姜可馨。

女人身材纤弱,米白色的长裙有些脏兮兮的,如瀑黑发略微凌乱的拢到一边,脸色苍白,仰着头艰难对男人说着什么。

傅璟川一手捏着她的手腕,蹙着眉,似乎很焦急。

唇角不自觉勾出一抹苦笑,在一起那么多年,她还从未见过,万人之上的傅氏太子爷对别的哪个女人露出这般神色。

“黎医生,你终于来了,有位病人手被锐器刺伤了,您快去看看……”

小护士如抓住救命稻草地小跑了过来。

男人颀长身形一震,侧过身,犀利的寒眸难以置信地凝锁住她。

姜可馨的目光紧跟袭来,在定格到那张清冷精致的熟悉脸庞时,整个人狠狠愣住了。

黎湘?

这怎么可能?

这女人不是应该已经……

三年不见,她出落得比之前更成熟有女人味了,白大褂也掩不住玲珑凹有致的身材,胸前饱满,纤腰盈盈,茶色长发盘起,脸更窄了,整个人看起来利落又干练。

四目相对,反倒是黎湘淡淡笑了,走入诊室:“进来吧。”

“璟川,”这笑容令姜可馨没来由地慌乱起来,挽着男人的手臂都有些发软,“要不,我们换个医生吧。”

“既然是‘熟人’,就让她给你看。”

男人语气看似关怀备至,深眸却死死盯着黎湘的背影。

进了屋,姜可馨见黎湘没什么异样,暗忖这女人或许只是运气好,于是眼珠一转。

“湘湘姐,真的是你?你什么时候回来的,这些年不告诉我就算了,怎么连璟川你也瞒着?”

一坐上手术椅,姜可馨就激动地拉住黎湘的手,一副很担忧的样子,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多年不见的好姐妹重逢。

“……”

嗬,这女人真是比口袋还能装。

黎湘不着痕迹地躲开她的触碰,回以一个优雅的笑:“我怎么不知道,黎家认过你这个妹妹?”

“你——”姜可馨顿觉脸上火辣辣的。

黎湘直接无视浑身冒着森冷寒气的男人,起身自顾自收拾器材:“既然姜小姐不想看病,那就劳烦傅总带回吧。”

话一脱口,她觉得四周空气都稀薄了。

“黎湘!”

男人眸子倏地眯紧,“黎氏负债几十亿都没教会你要看别人眼色么?”

顿了顿,又讥讽道,“不知黎明朗九泉之下看到了你这幅清高样,会不会感动得从棺材板里爬出来?”

听他提及父亲,黎湘的双手不自觉地攥紧。

自从黎明朗欠巨款跳楼自杀后,她的日子就过得十分窘迫。

昔日一个发夹都几十万的姚城第一名媛,如今要为房租水电发愁。

“璟川,你少说两句。”

女人娇嗔般地扯了扯男人的衣袖,“湘湘姐肯定是有什么苦衷,对吧?”

男人冷哼了一句“她能有什么苦衷”,还是耐着性子在一旁的椅子前坐下,“动作利索点,弄疼了可馨,明天你就不用来了。”

姜可馨得意地觑着黎湘的表情,下巴微扬,仿佛在说。

傅璟川现在最爱的人是我,看到了吗?我不过受点皮肉伤他都火急火燎。

你们五年的感情又如何?

只要我撒撒娇,他就能随时让你在这待不下去。

黎湘看着面前女人葱白手指上浅浅的一道红痕,不过是被水果刀刺破的小伤。

忍不住想笑。

胸口钝钝的痛着,就当是自己自作多情,以为傅璟川这么多年只会对自己这么疼宠。

黎湘公事公办地给她拆绷带,消毒清理。

突然,姜可馨“啊”了一声,甩开了黎湘的手,语气立马变得委屈起来:“湘湘姐,我知道你不喜欢我,也不想我陪在璟川身边,可我只是来看个病,你也不必下手这么重吧?”

这一拉扯,让原本止好血的伤口,又开始汩汩地渗血。

男人面色阴冷,猛地上前,伸手钳制住她小巧的下颌:“我警告过你的吧,黎医生?”

黎湘被她掐得快喘不过气,却还是面色坦然,挑眉轻笑:“咳咳……是你的未婚妻不配合,跟我有什么关系?”

未婚妻?

呵。

薄唇溢出一个冷嘲的音节,这个胆大包天的女人把他当什么?

她以为人人都跟她一样?

三年前,傅氏董事长和夫人双双游轮丧命,恰逢傅氏重大财务危机,而这个该死的女人居然在他最狼狈的时候一声不吭地消失,一走就是三年。

他花了多少个日夜,财力,精力,派人去打探她的消息?

就在他差点以为她死在某个角落时,她就这么一声不响地回来了。

还是这么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嘴脸?

回来的第一件事居然是在这当起了医生,而不是去找他?

傅公子的太阳穴隐隐跳动,喉结滚了滚,要不是有人在这里,他真恨不得当场撕了她。

“是,跟你没关系,你确实不配给可馨看病。”

男人怒极反笑,冷不丁抽手,黎湘被那股猛力掼得趔趄了一步,腰撞在桌角,疼得她冷汗涔涔。

“从这里滚出去,我不想看到你。”

傅璟川有些烦躁地伸手拽了拽领带,一副翩翩贵公子的随性。

门外听到动静的护士有些诚惶诚恐地推门而入:“傅先生?出什么事了吗?”

“去把你们主任叫来。”

护士惊诧地扫了黎湘一眼:“不好意思傅总,顾主任有事出去了,现在……”

“现在只有我能给傅总您的家属进行清创缝合术。”

黎湘似是毫不意外地挑了挑眉,歪头耸了耸肩。

“傅先生大可以换医院,只是……姜小姐的伤口深得都能看到脂肪,要是再晚一点,伤到了肌腱,这手可就废了哦?”


她径直走到圆椅前坐下,一手撑着下巴:“既然我这座破庙供不起姜小姐这座大佛,傅先生就另请高就吧?”

姜可馨暗自心惊,她没想到自己的伤那么严重,有些紧张地拉了拉男人的袖口。

傅璟川脸色更阴寒了,憎恶地道:“你真是恶心到让我叹为观止。”

……

二十分钟后,黎湘吁了口气,将开的单子递了过去:“去四楼拿药吧,三周后来拆线,伤口别碰水。”

说完,毫不留恋地转身,走了出去。

男人目光沉了又沉。

“璟川,”姜可馨半个身子软软靠在男人身上,“你上次说的那家‘江南坊\‘味道不错,我们去尝尝吧?”

男人蹙眉,抬手将女人扶稳,宠溺地捏了捏她的脸蛋:“我还有事,让聂叔开车送你回去,嗯?”

姜可馨不甘地咬了咬下唇:“可是……”

“受了伤就乖乖回去养病,还想到处闲逛?”傅璟川耐心地诱哄。

她是个聪明女人,见此也不敢多说,只好咬咬牙,很快从vip通道离开了。

“总裁,回公司还是傅宅?”

裴远正从拐角走来,气质清隽的男人约莫三十多岁,戴着眼镜,一身正装,恭敬地等待着傅璟川的指示。

男人的目光还停留在女人离去的方向,嗓音低哑:“去院长办公室。”

……

黎湘走到洗漱池掬水冲了把脸,试图让自己狂跳的心平静下来。

她没想到,她回姚城不过数月,就好死不死地在医院遇到傅璟川——和他的新欢。

也是,都分开三年了,她没男人不代表他没女人。

若不是三年前的那场意外——

依偎在傅璟川身边的应该是她吧?

她无声地闭了闭眼,再睁开时,原先的脆弱消失殆尽。

取而代之的是冷冽的恨意。

她回到办公室,就看到门口两个护士围在一起聊八卦。

“……刚才那个男人真的巨帅,还年轻,妈耶,要是我是唐大明星,我做梦都能笑醒!”

“是啊是啊,既优雅又绅士,找男朋友就该找这样的!”

绅士?

黎湘暗暗觉得有些好笑,正要调侃,就听小护士暧昧地惊呼了一声:“宋医生,又来接我们黎姐下班啊?”

走廊里,男人高大的身影格外显眼。

男人和煦地笑了笑,一双妖冶的桃花眼漾得护士心都化了:“嗯。”

宋清潭,宋氏集团的继承人,海城最年轻的医学博士,医大高材生,长相俊美,被媒体评为颜值技术双一流的口腔科医生。

嗑cp的小护士偷笑着走开。

黎湘看到面前褪去白大褂,换上休闲的浅灰色衬衫的男人,才意识到下班了,笑了笑:“刚做完一个小手术。”

“辛苦你了。”

宋清潭耐心地倚在一旁看她换外套:“附近有家新开的日料店味道不错,一起么?”

“好啊,随便点,我请客。”

自从黎氏破产后,各大医院都对她避之不及,唯独当年的同门师兄宋清潭雪中送炭,将她弄进了瑞立,报酬,宋清潭居然要求一顿饭。

瑞立医院是姚城医疗设备最先进的顶端私立医院,来往的都是名流贵士,薪酬自然比一般医院高了不止一倍。

感动的同时,她更多的是不安。

黎湘原本要送奢侈品,没想到却被他以“我可不想让你每日负债度日”笑拒了。

想想也是可笑,当年的姚城第一名媛,高考更是被保送进海城最好的医学院。

现如今连房租都交不起。

“师兄。”

黎湘看着贴心帮她拎着包的男人,掐了掐掌心,“你帮了我这大的忙,等我发了工资,会好好弥补你的。”

走在前面的男人有些意外地回头,笑着挑了挑眉:“等你发工资,我岂不是要饿死了?”

她一下子噎住。

“好了,不逗你了。”宋清潭伸手宠溺地揉她脑袋,“你给我在这安心工作就是对我最大的报答了。”

她尴尬地偏头:“师兄,这里是医院。”

四楼院长办公室,巨大的环形落地窗旁,两人的亲昵举动恰好落入坐在沙发上的男人眼中。

一张原本和人谈笑风生的脸,黑如锅底。

性感红润的薄唇勾起锋锐的弧度,眼底阴霾森冷。

“傅、傅总,您喝茶。”

年逾六十的地中海院长以为自己说错了话,吓得大气都不敢出。

坐在对面的这个男人,傅氏集团控股人,22岁便继承父业,极具商业手腕,短短几月便将亏空几千万的集团扶持到年平均85的高速增长率,他接手的企业独占全球发展排名前三大,和他签约的公司绝对是稳赚利润。

在人才辈出的姚城,傅璟川可是谁都要让三分薄面的人。

“失陪了,王院长。”

黎湘正要关上车门,突然被一只修长有力的大掌扣住了。

“想不到宋大医生今日这么有闲情逸致。”

不染纤尘的黑色皮鞋映入眼帘,男人低沉磁性的声线在头顶响起。

黎湘心尖一颤。

傅璟川,他还没走?

男人面色看不出喜怒,倒是那双狭长的深眸如淬了毒,死死钉在她身上,令她浑身不自在,“还是说,宋大医生有喜欢请有夫之妇吃饭的,癖好?”

轻描淡写一句询问,让黎湘心跳漏了一拍。

宋清潭握着方向盘的手微微一顿,好看的眸子闪过一抹复杂,微笑看向黎湘:“这位是?”

“傅总是不是忘了,分居两年以上,其中一方提出离婚诉讼,法院自动判离婚。”

黎湘不甚在意地挑了挑眉,红唇张合,“就算现在还是,很快就不是了。”

“傅先生,请你自重。”

宋清潭脸上维持着得体的姿态,不卑不亢地对上男人审视的眼神,“请你尊重湘湘的私人生活。”

湘湘?

叫得真亲热。

看着面前的两人,傅璟川只觉分外碍眼,烦躁地扯了扯领口,一把扣住女人的手腕将她拽出来,直接将她扛上肩头,不忘拿起包,头也不回地大步往外走。

“你干什么!”

黎湘没想到,这个刚才还暴怒无比的太子爷会对她做出这种事,俏脸涨的通红,“放我下来!”

宋清潭还在这儿!


“不想摔下去就给我闭嘴。”

男人单手抱着她,长腿很快迈进地下停车场。

“你要带我去哪?”

“回家。”

“你疯了?是,傅璟川,当初是我对不起你。”

黎湘深吸一口气,忍住心头那抹酸涩,“离婚协议我已经拟好了,你签个字就行。你先放我下来好不好。”

她还有脸跟他提当年?

原本极力忍耐的男人面色顷刻间阴鸷如水,声音愈发低哑:“理由呢?出轨?”

“你别说那么难听。”

黎湘蹙眉,正琢磨着怎么想个合理的说辞,男人回绝很快:“不可能。”

“为什么?”

他不是应该很想跟她这个没心没肺的女人离婚吗?

说话间,两人已然来到了车库门口。

傅璟川打开那辆黑色宾利慕尚的车门,将她粗暴地塞进后座,自己也坐了进去,关门,一气呵成。

“回傅宅。”

裴远意外地从后视镜看到那抹熟悉的脸,黎小姐竟回来了?

只是总裁怎么反倒生气上了?

他还想好奇地细看,自动升降的挡板却很快升起,将前后座隔绝开来。

黎湘抬手正要拉车门,傅璟川已经率先桎梏住她不安分的手腕,死紧死紧,置于她头顶。

她踉踉跄跄地跌在松软的椅背上,他随即欺压而上。

俊美的容颜看不出情绪,一手撑在她肩侧,眸光幽深地看着她,似要把他看穿。

“这么快就攀上宋家了?”

黎湘听他嗤笑了一声,语气里的戏谑令她偏过头:“他现在是我男朋友又如何?傅总也没资格过问吧?”

“你觉得,宋家百年基业,会看上你?”

黎湘紧咬贝齿,淡笑:“看不看得上,可不是傅总说了算。”

傅璟川冷笑,眯着眸,捏着她的下巴强制地扳回来:“很喜欢他?信不信我让他在姚城待不下去?”

气氛剑拔弩张,黎湘看着面前这人无理取闹的样子,失笑出声:“我可不可以理解为,傅总还在对我念念不忘?”

真是可笑,他那么宠那个新欢,转头又来对她指手画脚?

男人瞳孔紧缩,猛地甩开她:“你也配?”

即使他现在有多么的厌恶烦躁,也不得不承认,她生了一副令姚城所有女人都艳羡的精致相貌,出生豪门却对谁都是含笑有礼的,她越生气的时候就越冷静,那张绯红的小嘴叭叭教育人起来令他都忍不住——

他恨恨地闭上眼,逼迫自己不要想下去。

黎湘不住喘息着,就听耳边传来句:“什么时候回来的?回来干什么?”

“当然是,离婚。”

黎湘攥着衣角的手微微颤抖,面上却强装镇定,“成全你和姜小姐。”

“下车。”

“明天我就把离婚协……”

“我让你下车!”

男人俊颜紧绷,难看到了极点。

黎湘愣了一秒,倒是前头吓了一跳的裴远眼疾手快地停了车。

黑色宾利在她面前呼啸而过,黎湘累得蹲了下来。

翻出手机叫了辆滴滴,等了十分钟都无人应答。

夜色如水,傅璟川又把她甩在这人烟稀少的郊区,手机还快没电了。

“喂,简婳你下班了吗?”

咬咬牙,黎湘拨了个电话过去,简单交代了一下处境。

那头很快响起一道清脆的女声:“黎姐你别动,我借了同事的车,马上就到。”

……

两人到公寓的时候,已经将近7点。

“我靠,三年不见的未婚夫把黎姐你一个人丢在了马路上?”

简婳坐在沙发上,捣鼓着手里的单反相机,“什么渣男啊,有新欢了还来招惹你,要我说,黎姐你这么优秀,完全可以离婚了再找个啊。”

“只是这个婚,我还未必离得起。”

黎湘苦笑了下,没有告诉简婳那人是傅璟川,要是知道了指不定会震惊成什么样。

就在简婳还在疑琢磨她说的话是什么意思时,黎湘抿了口柠檬水:“我先去洗澡。”

黎湘回国后,因为欠债和姑姑胃癌住院,不得已租了个离医院近的小公寓,合租的室友简婳是个大学毕业不久的报社实习娱记,特别有正义感。

公寓虽小,但简中有序,她有洁癖,房间和地板一向被打理得一尘不染。

洗完澡,黎湘拿毛巾裹住湿发,趿着拖鞋走到客厅,就听简婳在那义愤填膺地吐槽。

“现在的娱乐圈真是乱的不像话!”简婳将今日偷拍的成果得意地晃了晃,“‘不知名女演员和业界名导深夜同房独处2小时’这个标题名怎么样?”

黎湘瞥了一眼,笑了笑:“很不错。”

照片的背景疑似在卧室,光线昏暗旖旎,窗帘下高大的男人暧昧地俯身于女人耳畔,耳鬓厮磨的样子令人浮想联翩。

不知是不是她的错觉,照片上女主角的背影特别像黎湘认识的一位熟人。

“这好像是那个拿了不少奖的唐导吧,还是已婚,啧啧,现在的女艺人为了上位什么都做得出来。”

吃过饭,黎湘回到自己的卧室。

这一天发生了太多用语言来描述的事,她心乱如麻,忍不住打开床头柜的抽屉,里面摆着一个纯手工的小白兔木雕。

那个兔子木雕是18岁那年美工课上傅璟川为她亲手做的,虽工艺差了点,却不难看出主人的费心,黎湘还做了一个极为精致的小狼木雕跟傅璟川交换。

在一众整天涂脂抹粉,抑或蹦迪泡吧的名门千金中,黎湘已经连跳两级,早早拿到了姚城第一医大的offer,简直就是一股清流。

黎湘从小就生活技能满点,动手能力强,老师曾赞美过她那双手天生就是拿手术刀的。

她跟傅璟川有太多美好的回忆了,自从发生那件事后,黎湘所有的东西都被掳走了,唯独这样东西,被她偷偷藏了下来。

而就在她回国没多久,才发现姚城已经大变样了。

傅璟川有了新欢,自己从小玩到大的好闺蜜叶莞然,也在和含叶集团新上任的总裁订婚宴上疑似失踪,至尽下落不明。

叶莞然是含叶董事长的掌上明珠,骄傲不可一世的大小姐,然而发生这么大的事一点风声都没有,可谓疑点重重。

她这次回国除了要努力挣钱为姑姑治病,就是查当年的事情,以及找莞然的下落。

黎湘摸出安眠药往嘴里倒了两片,那个变态带给她的阴影令她好几个月都梦魇不断,甚至屡屡睡到半夜,从噩梦中惊醒。

……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