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热门小说 > 女频言情 > 结婚当晚丈夫逼她离婚

结婚当晚丈夫逼她离婚

玉无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黎映雪从六岁起就喜欢周翊然,此后整整二十年,她努力跟上他的脚步,在他身边猛刷存在感。可无论她如何努力,他都不喜欢她。最终没办法,黎映雪只好求助周家爷爷,才让周翊然半推半就的答应了结婚。可大婚之夜,他不仅不回他们的婚房,还玩起失踪。这时,有人给黎映雪发来短信,说周翊然在酒店。赶过去的她正好撞破丈夫出轨现场,甚至,他逼她赶紧离婚!

主角:黎映雪,周翊然   更新:2022-08-09 09:41: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黎映雪,周翊然 的女频言情小说《结婚当晚丈夫逼她离婚》,由网络作家“玉无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黎映雪从六岁起就喜欢周翊然,此后整整二十年,她努力跟上他的脚步,在他身边猛刷存在感。可无论她如何努力,他都不喜欢她。最终没办法,黎映雪只好求助周家爷爷,才让周翊然半推半就的答应了结婚。可大婚之夜,他不仅不回他们的婚房,还玩起失踪。这时,有人给黎映雪发来短信,说周翊然在酒店。赶过去的她正好撞破丈夫出轨现场,甚至,他逼她赶紧离婚!

《结婚当晚丈夫逼她离婚》精彩片段

“夫人,少爷不会见你的,您还是回去吧。”

管家老林在庄园前拦住了穿着一身白色婚纱的黎映雪。

黎映雪偏头看了一眼管家老林,“放心,把话说完我就走。”

她知道,周翊然不想见她。

从小,他们就订了娃娃亲,一起长大。

周翊然比她大两岁。

他上哪个学校,她就跟着上哪个学校,他烦她,她非往他面前凑。

她对他死缠烂打了二十年。

直到周爷爷病重,迫于压力,周翊然终于松口,答应结婚。

只是,黎映雪原本幻想过无数次的梦幻婚礼,却让她成了整个滨城的笑柄,别人的饭后谈资。

因为新郎从始至终都没有出现过。

为了周翊然,黎映雪从小就是被人嘲笑着长大的,她早就习惯了。

但她怎么也想不到,到今天,在他们两人的婚礼上,周翊然还刻意躲着她。

他毫不留情地把她一个人扔下,她不服气,直接穿着婚纱跑出来,追到这里堵新郎的门。

反正,她终于嫁给他了。

只要她够努力,他一定会爱上她的。

黎映雪拿着喇叭对着庄园里面喊:“周翊然,今天晚上,我等你回家!”

说完,她放下喇叭,盯着庄园的大门看了许久。

她期待她的新郎官会出来。

只是,那个她日思夜想的人,终究还是没有出现。

老林似乎已经习惯了,他好心的劝诫道:“夫人,您回去吧!您还不明白吗,少爷喜欢的是沐婉兮小姐,不是您,您非要嫁给少爷又是何苦呢?”

黎映雪长长的叹了一口气,垂头丧气的转身离开了庄园,回到他们的婚房别墅。

入夜。

整个别墅区灯火通明。

黎映雪将整个别墅的灯都开了起来,她胆子向来很小,一个人住这么大的别墅,她其实挺害怕的,她怕黑,怕鬼,怕孤独。

但比起这些,她更怕周翊然回来她不在,更怕见不着周翊然。

黎映雪换下了婚纱坐在餐桌前,餐桌上摆着一个八寸大的蛋糕。

她眼巴巴的望着门口的方向,期待着周翊然的出现。

一个小时,两个小时......时间一点一点过去。

就要凌晨了,可他还是没有出现。

黎映雪的眼泪控制不住流了下来,声音哽咽:“翊然哥哥,今天是我们的婚礼,还是我的生日,你全都忘了吗?”

明明小时候,她生日的时候,他还会特意做手工生日礼物送给她的。

是什么时候开始变了?

是了,是她六岁那年,那场绑架之后,他就变了。

他变得只喜欢沐婉兮了,他渐渐开始讨厌她了,只要沐婉兮想要的,他都会给,只要是沐婉兮说的话,他都相信。

黎映雪苦涩一笑,她的手机页面突然亮起。

是一条短信。

[想见周翊然吗?来景胜大酒店,10112号房。]

黎映雪没有多余的心思怀疑这条信息的真实性。

她一看到周翊然的消息,立刻拿着手机就出门了,直奔景胜大酒店而去。

她太想见周翊然了。

她真的承受不了他这样的冷暴力。

她知道的,他是想用这样的方式逼她提离婚,但是她不甘心。

来到10112号房间,黎映雪犹豫了一下,还是按响了门铃。

她有太多太多的话想和周翊然说。

下一秒,门从里面打开了。

“翊然,我......”黎映雪的话还没说完,她就怔住了。

因为开门的人是周翊然,但他旁边还有一个女人,沐婉兮。


“映雪,你怎么来了?”

沐婉兮惊讶的看着黎映雪,似乎没想到她会来。

她穿着白色睡袍,面色红润。

周翊然穿着同款的睡袍冷冷地审视黎映雪,他的头发还在滴着水,显然是刚洗完澡出来。

看见黎映雪,他的眉头不由拧在了一处,“你来干什么?”

黎映雪望着他们两个人,眼泪忍不住夺眶而出,“你......你们......什么时候在一起的?”

她知道周翊然喜欢沐婉兮,从那场绑架之后,她就知道的。

可是她没有想到,周翊然为了和沐婉兮在一起,竟然连最基本的道德底线都能跨越。

“映雪,不是你想的那样,你听我解释。”沐婉兮着急的说。

黎映雪看向沐婉兮,眼神如寒冰剑雨。

“不是我想的那样,那是哪样?孤男寡女共处一室,难道你们特意开间房,只是单纯的为了讲故事?”

“我......”沐婉兮咬着唇,一副委屈的模样,像是黎映雪把她怎么了似的。

周翊然一把将沐婉兮拉进了怀里,他冷漠的看着黎映雪,“你再凶婉兮一下试试?”

“周翊然,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黎映雪心如刀绞,痛的快要窒息,“今天,是我们两个人的婚礼,你扔下我去见沐婉兮!”

“为什么?”周翊然冷哼了一声,十分不屑,“黎映雪,从一开始我就说过,我不喜欢你,是你非要嫁给我,现在,承受不了了?既然承受不了,那就离婚啊!”

黎映雪的眼泪终于控制不住落了下来,“周翊然,你有没有心?我从六岁开始,就喜欢你,二十年了,我想就算是一颗石头,也该被我捂热了。”

周翊然冷冷的皱着眉。

“你趁我爷爷生病不清醒,让爷爷逼着我娶你,就该想到我对你会是什么态度。

识趣点就主动去跟爷爷说你要和我离婚,不然,你就算缠着我一辈子,你也只能得到一个周太太的名分而已。”

丢下一句话,周翊然搂着沐婉兮进门,关上了房门。

黎映雪站在门外,一边流泪,一边自嘲的笑着。

这道房门,隔绝了她和周翊然,也将她二十年的感情彻底隔绝在了外面。

如果之前她还抱有一丝幻想,那现在,她的幻想,彻底破灭了。

没多久,房间里面就传出了嗯嗯啊啊的声音。

沐婉兮的声音很大,生怕别人不知道他们在做什么似的。

黎映雪站在门外,整个人像是跌进了谷底。

最后连黎映雪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家的,她满脑子都是周翊然和沐婉兮在一起的场景。

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对她?她到底做错了什么?

为了他,她连命都可以不要,她到底哪里做的不好?

......

第二天一早。

别墅的房门开了。

黎映雪坐在客厅的地上,目光呆滞。

突然,她看向门口。

周翊然穿着一身西装,踩着黑色的定制皮鞋走进来。

看见周翊然,黎映雪原本无神的双眸瞬间有了光芒,她从地上起来,迎了上去,“翊然,你回来了?”

由于太过惊喜,她下意识想要忘记昨晚发生的一切。

她太爱周翊然了,本能的将周翊然出轨沐婉兮的事情抛之脑后。

黎映雪伸出去的手还没碰到周翊然,就被周翊然躲开。

她踉跄着摔了一下。

周翊然手臂微动,又克制地收回。他皱眉下了最后的通牒。

“黎映雪,你明明知道我喜欢沐婉兮,何必这样......爷爷糊涂,我可不会。你最好主动提离婚,否则,别怪我不留情面。”


黎映雪的眼泪瞬间又不争气的爬上了眼眶。

“翊然,我到底哪里做的不好,你告诉我,我改好不好?不要和我离婚,我真的不能没有你。”

二十年了,她为他活了二十年,她早就没有自己的人生了。

她不敢想,没有周翊然,她以后得日子该怎么办。

“黎映雪,你还没认清现实吗?不管你做什么,我都不会喜欢你的,永远不会!”周翊然满脸不高兴,好似黎映雪对他的爱让他很负担。

黎映雪听着他绝情的话,眼泪横流,“周翊然,我为了你,连你逃婚,连你出轨都可以忍,都这样了,你还是和我要离婚吗?”

“是!”

黎映雪艰难的咽了咽口水,“我到底,哪里比不上沐婉兮?”

那一年,他八岁,她六岁。

周翊然遭人绑架,她孤身跟着那些绑架犯进了山里。为了救他,她用尽全力,引开了那些罪犯。

最后,他获救了,她却被抓了。

她被那些绑架犯打的很惨,他们还当着她的面,说要将她的手脚都砍了,让她去要饭。

当时她都害怕极了,虽然她为了救周翊然,可以不顾一切,但是那时,她也还只是一个六岁的孩子啊。

后来还是因为她长得好看,被一家人看中了,要买她回去当女儿,她才逃过了一劫。

去了那户人家之后,她找机会打电话告诉爸妈,她才得以获救。

可是她回去之后,等再次见到周翊然,他就变了,他的身边不知道何时多出了一个沐婉兮。

他开始事事以沐婉兮为重,他开始疏远她,忽略她......

她不知道自己到底哪里做的不好惹周翊然生气了。

再后来,沐婉兮总是和她作对,她也讨厌沐婉兮,但她从未对沐婉兮做过什么。

反倒是沐婉兮,总是在他的面前演一个被她欺负的受害者。

她向周翊然解释了无数遍,但他从来不信。

二十年如一日,她的心早就千疮百孔。

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坚持下去的,是爱,是不甘心,是期待,是幻想......都有。

“你连她的一根头发丝都不如。”周翊然看着黎映雪,说出来的话十分绝情,“黎映雪,你最好别再纠缠,否则,你父母留下来的公司,我都不会给你留。”

黎映雪只感觉自己像是被人用一盆冷水泼下来,从头凉到了脚。

她不死心的问:“就为了让我离婚,你当真要这么对我?你知不知道......”

周翊然冷笑着打断了黎映雪的话,“够了,黎映雪,你该不会还想说当初是你救的我这种话吧?就算是你救了我又如何,我爱的人是沐婉兮,不是你!”

黎映雪怔住,不敢置信的望着周翊然。

“最后给你一天的时间,去跟爷爷说你要和我离婚。”

丢下一句话,周翊然转身离开了。

黎映雪跌坐在地上,心痛的感觉从心脏蔓延至四肢百骸。

所以,不爱她,就是单纯的不爱。

她突然大笑起来,笑出了眼泪。

所以,这二十年来,她一直活的像个笑话,都是她活该,都是她自找的。

她一直感动的,都是自己而已。

这个痴情梦做了这么久,她该醒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