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热门小说 > 女频言情 > 醋精男主是个疯批

醋精男主是个疯批

筱亭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自从她搭上了墨霖谦这棵大树之后,便一直试图摆脱秦家这吸血鬼家族。没想到喜人的结果来的如此顺利,她果断的抛弃对她动了真心的少年。许多年之后,秦茵再次见到墨霖谦,被他不惜一切绑在了身边,秦茵害怕又担忧,生怕男人会对她报复折磨,没想到他对自己的感情,仍旧如同当年爱上她一般,专情而用心。

主角:秦茵,墨霖谦   更新:2022-08-09 09:41: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秦茵,墨霖谦 的女频言情小说《醋精男主是个疯批》,由网络作家“筱亭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自从她搭上了墨霖谦这棵大树之后,便一直试图摆脱秦家这吸血鬼家族。没想到喜人的结果来的如此顺利,她果断的抛弃对她动了真心的少年。许多年之后,秦茵再次见到墨霖谦,被他不惜一切绑在了身边,秦茵害怕又担忧,生怕男人会对她报复折磨,没想到他对自己的感情,仍旧如同当年爱上她一般,专情而用心。

《醋精男主是个疯批》精彩片段

秦茵从厕所出来的时候,无意中瞥见一个熟悉的背影。

她今天陪客户喝的有些多了,以为是醉了,晃了晃头,没理。

直到她打车回家的时候被人半路截胡,秦茵才发现自己是噩梦成真了。

……

耳边响起男人解皮带的声音,她还没来得及推搡,就听见那已经落了地的金属碰撞声。

接着,双手就被男人禁锢在了头顶。

昏暗的灯光下,男人神情冷峻,嘴角的唇线抿直,冷情中夹杂着克制。

等控制住秦茵后,一只手才漫不经心的将他那已经凌乱不堪的领带一把扯下——去绑女人的手腕。

秦茵倒吸一口冷气,第一眼还没认出人,盲喊了一声,“滚开!”

被她突然这么一呵斥,男人却只是冷冷的扫了她一眼,手中的力道根本不减半分。

在女人挣扎的最厉害的时候,他俯身靠近,垂眸,残忍的在她耳边轻轻吐出两个字。

下一刻,秦茵瞳孔剧睁,浑身猛地一怔。

“怎么,怕了?”

男人满意的看着女人的反应,凑近在她耳边低笑一声,手中的动作微微停了一瞬。

时隔三年,熟悉的声音再次响起,秦茵清晰的感觉到自己的身体一点点变得僵硬,唇齿颤动,忽地,她用力蹬着小腿想要挣脱男人的束缚,可下一秒就被男人瞬间遏制住。

一吻封唇。

他欺身而来。

一个喝醉的女人怎么可能顶得住如此迅猛强劲的攻势?

更何况,秦茵面前的男人还是墨霖谦。

……

结束的时候,男人大汗淋漓的从秦茵身上起来,随意扯过浴袍披在身前,不曾回头看床上的她一眼,拿着烟盒就去了阳台。

夜还深,马路上偶尔有几声鸣笛。

烟雾模糊了男人的脸,他望着远处,眼底看不出什么情绪。

等他再次回来时,一股冷意跟着他一起蹿进了被窝。

秦茵身体缩了一下,两肩轻颤。

脖颈处突然传来冰凉的触感,原来是男人的指腹附了上来。

女人柔滑的皮肤因为他的触碰惊起阵阵战栗,只听他冷笑一声,“知道我找了你多久吗?”

闻声,秦茵的心跳骤然加快,双手不自觉的攥紧了被子,一双水润的眼眸狠狠瞪着他,下齿咬着唇,却又一语不发。

男人的耐心今天出奇的好,他似乎也没打算真让秦茵来回答,只是用他那冰凉的指尖摩挲在秦茵的脸颊,像是一个胸有成竹的猎人正在漫不经心的逗弄着一只可怜的幼兽。

接着,他忽地发了狠,戾声逼问,“你怎么还敢出现在我的面前,嗯?”

下一刻,他的唇精准对上了女人白皙嫩软的脖子,狠狠的咬了上去。

似乎是为了刻意留下自己的痕迹,他一点没心软。

“嘶…”秦茵疼的一抽一抽,双手用了好大的劲都没能推开他。

这男人是狗吗?

下手这么狠!

“怎么,痛了?”男人眼神轻蔑,望着她时眼底那浓厚的恨意毫无保留的显露出来。

就是这种眼神,狠狠的刺痛了秦茵的心,鼻头忽地一酸,她强忍泪水,对上男人这双她再熟悉不过的眼睛,讽刺道,“几年不见,你倒是学会欺负女人了。”

可墨霖谦却仿佛听了多大的笑话般,似笑非笑的看着她,手指撩起秦茵垂下的长发,捏在手里轻抚着。

“你管这叫欺负?”

恰逢这时手机响了。

注意力被转移,男人长臂一伸从床头柜上捞起手机,目光在扫到屏幕上的来电显示时,脸色暗了暗,眼神警告的看向秦茵:“别出声。”


电话的隔音效果不错,秦茵具体什么内容没听清楚,但仅从声音判断,那边是个女人。

软糯悦耳,十分动听。

秦茵别过头,把自己缩在被子里,被角被她的手揪的皱皱的。

目光锁在男人棱角分明的侧脸上。

不过三年的时间,他身上的气质完全变了,除去那股依旧沉稳干练的劲外,现在的他又添几分成熟男人的恬淡疏离。

下一刻,那双沉郁幽暗的眼直直朝她扫来,“我知道了,明天再说,早点休息。”

“偷听我讲话?”他将手机扔到一边,转而捏起了她的下巴,嘲讽道,“这三年里你没少找男人吧?”

室内静谧的可怕。

男人见她沉默,嘴角勾了下,笑了:“找没找都无妨,你应该明白,我不可能放过你。”

语气轻飘飘的,砸在秦茵心头的分量却不少。

说罢,男人利落的掀开被子下了床,朝浴室走去。

秦茵面色惨白,刚刚欢爱过的氛围消弭的一干二净。

她是背叛他了,所以今天这次,就当是偿还他的了。

听着浴室里传来的水声,秦茵趁机捡起地上的衣服,迅速穿上后头也不回的出了门。

……

次日秦茵一来公司,就被人事部通知自己的职位被调了。

总裁办公室,秦茵的目光和黑色皮椅上坐着的矜贵男子撞上。

“惊喜吗?”墨霖谦起身朝着落地窗前走去,右手端着一杯冒着热气的咖啡。

秦茵沉着脸,深吸了一口气:“你想怎么样?”

男人偏头看她一眼:“很简单。”

“跟我回去。”

“不可能。”秦茵脱口而出。

男人却出奇的平静,他走到秦茵面前,停了下来,俯身靠近:“不回去也行。”

既然她喜欢这种老鹰捉小鸡般的戏码,那他就陪她玩个够。

秦茵压着性子,强忍不适,转身往外走。

一下楼,她就径直去了人事部,向上面递了一封辞职信。

可很快就被驳回了。

她忽然间就理解了男人刚才话里的意思。

没用的……

中午吃饭的时候,贺宁哲来公司楼下找她。

两人交往的时间不长,但是他却黏她黏的紧,这可能就是年下的快乐。

“姐姐,中午想吃什么?”

秦茵想了想:“川菜吧。”

贺宁哲笑了笑,目光宠溺:“好,那就吃川菜。”

说完,搂着秦茵的腰就往车里走去。

与此同时,大厦里的电梯口处站着个已经出来良久却半步未移的男人,将刚才的画面尽数收入眼底。

……

情侣两人去了一家离这不远的餐厅,点好菜后,贺宁哲用手拄着头,笑意盈盈的看着眼前的美人儿:“姐姐,今晚有个聚会,能不能陪我一起参加?”

他说话时眼中闪着严肃与真挚。

秦茵抬眸,犹豫了半晌,“嗯”了一声应下了。

……

下午,秦茵请了假。

和三年前比起来,昨夜的墨霖谦技巧成熟了不知多少倍,可是力度却一点没放轻。

现在想起男人昨晚要她时候那灼烧的掌心温度,以及猩红的双眼,秦茵都依旧觉得后怕,那感觉就像他要把她活生生弄死在床上一样,一下一下无休止的顶撞,根本半点不顾她的身体是否能承受的了。

她连今早下床的时候腿还在颤抖。

回家后,她就着矿泉水吞了片避孕药,一觉睡到了晚上七点。

等她睡醒,打开手机,全是贺宁哲的来电。

秦茵坐起身,随便收拾了下披了件外套就出了门。

到了他给的地址。

秦茵在电梯门口看到了穿着一身白色西装的贺宁哲。

他嘴角咧着笑,一身的青春气息:“姐姐。”

他今天特意做了发型,看上去比平时还要帅气。

会所的这一层都被他包下了,走廊上沉溢静谧。

只是谁也没注意到楼上落地窗前站着的男人。

正目不转睛的盯着他们。


贺宁哲牵了她的手,往里走去。

室内原本灭着的灯一下就亮了。

里面站着几个人,是贺宁哲的哥们。

贺宁哲来到中央,下一刻,他单膝下跪。

眸色动情道,“姐姐,我想娶你。”

几乎是一瞬间,气氛就哄闹了起来,被贺宁哲请来见证这场求婚的人全都在起哄。

秦茵正欲开口,手机却响了。

突兀的电话铃声此刻仿佛成了她的救星,她连忙接起,朝着对方问了一句,“喂?”。

“是我。”男人淡淡开口。

秦茵神色骤变,表情僵住。

那边的人似乎没几分耐心,提醒道,“抬头,往上看。”

寻声望去,秦茵的视线停留在斜对面的落地窗前。

对方命令道,“上来。”

秦茵没说话,但他总有法子对付她,“你上来,还是我下去?”

“别……”如果细看,秦茵此时的手心已经布满了密密麻麻的汗液,但面上的表情却早已经恢复自然,声音也听不出一点波动。

终于,她妥协道:“我上去。”

……

七楼的包间外,秦茵刚到门口身子便失去了重力,腰部被他一把扣在怀里带进了屋。

女人薄瘦的后背狠狠的撞在墙上,她疼的惊呼一声。

“真有男人了?”男人低沉着嗓音问她,眸中闪烁着危险的火焰。

秦茵不答,倒吸了一口凉气。

“滋滋……”放在口袋里的手机震动起来,秦茵才要低头,手机就已经被墨霖谦捏在了掌中。

男人看了眼屏幕上闪动的字符,忽地勾起一抹笑,一把将她拽到了落地窗前:“你觉得我们在这做一场怎么样?”

“你疯了吧?”

下一秒,秦茵的身体就直接被他翻过去,她几乎可以一览无遗的看到下面。

墨霖谦的胸膛覆在女人的后背,他稍一俯身,将头抵在了秦茵脸侧:“怎么,你害怕什么?”

高楼的落地窗前,清晰的映出两人的身影。

楼下的人只需抬头一瞥,就能轻易发现他们。

屈辱的泪水顺着眼角滑下,秦茵神经紧绷,双眼紧闭,而她身后的男人此刻仿佛地狱的修罗,近乎发泄的侵略着她。

贴身的衣服被他扒到一半时,女人的抽泣声蓦地打断了他。

“霖谦哥哥……”

“求你…别这样……”

倏地!

墨霖谦浑身一震,后脊挺立!

手中的动作也是一松。

可怀里的女人却像是示弱后伺机而逃的猎物,趁着他发愣的瞬间,立刻就要借机抽身逃离。

可她哪是墨霖谦虚的对手?秦茵才刚迈出一只脚,衣服的后领瞬间就被身后的男人一把拽住。

力气之大根本不是她能够与之抗衡的。

下一秒,他紧紧锢住她的手腕,猛地用力拉着她往电梯走。

整个电梯内气压低到了谷底,秦茵屏住呼吸,大气不敢出。

地下车库,负一楼。

电梯门刚开,一股冷风顺着缝隙瞬间就窜了进来,还没等她反应,肩头就被男人的黑色西服包裹住。

秦茵回头望去,他依旧沉着脸,大步拽着她往车里走。

一进去,男人朝司机吩咐道:“开车,去紫苑。”

紫苑——临川市最豪的住宅区。

秦茵冷着脸,“我不去。”

身旁的男人半点反应都没给,很明显,她的回答并不重要。

车子迅速驶出车库,驶入人流。

寂静无声的车内,两人继续僵持着,直到秦茵的手机再次响起。

刚刚她从贺宁哲的场子跑出来,中途电话也不接,一句解释没有,他不急才怪!

秦茵去接,指尖才刚碰到屏幕,手机就被男人一把抽走顺着车窗扔了出去。

“你有病啊?”

墨霖谦睨她一眼,语气不容置疑的道,“给你三天时间,和你那个男朋友分手。”

“凭什么?”秦茵也来了脾气,忍不住和他呛起来。

墨霖谦挑眉道:“就凭你现在在我手上。”

“你最好还是按照我的意思来,别惹我生气。”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