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热门小说 > 女频言情 > 校花养成靠修仙

校花养成靠修仙

梓天殇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一场意外,任晓城获得了无限灵力,也是从那时候起,他身边多了许多校园里的美少女。好巧不巧,这些美少女都是学校校花排行榜上的校花,类型各异,一个比一个漂亮。于是,学生们把任晓城的行为戏称为校花养成,权当个笑话在看。殊不知,任晓城的行为已经迈入修仙的第一环节。在此之后,他修仙之路每走一步,都要经历学校大众的审视目光!

主角:任晓城,曾晴月   更新:2022-08-09 09:41: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任晓城,曾晴月 的女频言情小说《校花养成靠修仙》,由网络作家“梓天殇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一场意外,任晓城获得了无限灵力,也是从那时候起,他身边多了许多校园里的美少女。好巧不巧,这些美少女都是学校校花排行榜上的校花,类型各异,一个比一个漂亮。于是,学生们把任晓城的行为戏称为校花养成,权当个笑话在看。殊不知,任晓城的行为已经迈入修仙的第一环节。在此之后,他修仙之路每走一步,都要经历学校大众的审视目光!

《校花养成靠修仙》精彩片段

始终不相信,一个人的过去,可以确定他的现在,也不相信他的现在可以确定未来,可以彻底否定过去,更不相信他某个瞬间不经意间的动作可以影响他的一生,只相信某个时刻眼前看到的真实发生的事情。

可是,就在她真正意义出现在我的世界,我才发现……自己已经回不去了!

摘自任晓城日记

都说高三甚至于高考乃是人生中最重要的转折点,因为高三一年里你努力了,并在高考里考出了好的成绩,然后去了更好的重点大学,再然后大学顺利毕业了,你以后的人生,你的职业都会更多更好的选择。

虽然不知道这是什么样的思想,可一代传一代的,就这么传下来的,而实际上呢?成绩好的学生依然好,不好的学生照样混日子,然后毕业了,高考落榜的那些就跑到各种大城市里打工,过着起早贪黑的度日如年的日子,日子是一天不如一天,可又有什么办法呢?现实如此!

不过这些,对于同样是高三学生的任晓城而言,他可真的就是一笑而过,因为在他眼里在他心里,他是始终觉得,这个世界上,比起学习,比起高考,甚至于未来的方向,他还有更感兴趣的事情,或许是藏在他心底已久不愿意跟任何人提起的秘密,又或者是他看待这世界的独特的目光。

今天是学校开学的第八天,离教师节还有不到两天的时间。

傍晚吃晚饭的时候,他就收到了他结拜大哥陈龙鹰约他去操场乒乓球桌见面的消息,消息是班上的小灵通刘景坤带来的,至于什么内容,小灵通也不知道。

不过,任晓城猜想,肯定是和小师妹曾晴月有关。

想到曾晴月,他不自觉的想到了曾晴凤,这个在他整个初中里唯一跟他关系比较好的女同学。

只是如果陈龙鹰因为曾家的事情找他,可不意味着要再一次要跟曾俊豪作对?

看来,事情远比想象中的复杂,而且棘手。

不过这样一来,任晓城就更加有兴趣了。

吃过晚饭,并且洗完澡,任晓城就只身前去了陈龙鹰约好的地方。

此时,陈龙鹰正靠着乒乓球桌,像是在思考着什么。

走近后,听了这家伙说了一大堆的话,任晓城也终于听出了重点。

原来事情真的如同他想的那样,这家伙还真真就是想要对曾晴月下手,原因也如同三年前在初中的时候,找曾晴凤麻烦的时候一模一样。

现在,先不说早在开学前,任晓城就收到曾晴凤的信息,让他回校之后,多帮忙照看一下曾晴月,重点是别让陈龙鹰之类的找她麻烦,就说如今这家伙的身份,加上那见不得人的目的,任晓城就十万个不情愿了。

呵!还兄弟情分?就算是亲兄弟也没可能。

当下,任晓城直接风轻云淡的回了句:不可能。

怎么可能?怎么样都没可能!

任晓城心里冷笑着。

“你就不怕我暴露你身份?”陈龙鹰冷笑的反问。

“你觉得暴露了我,对你有好处?”任晓城说。

任晓城没有直接回答陈龙鹰的问题,因为他知道同样的事情,放在这家伙身上,或许这家伙也是同样的感受。

“所以,你确定不帮了?”陈龙鹰再问。

“帮不了!”任晓城直接回答。

或许,真正的原因,还是时候未到。

“我听说你有个表妹很可爱!”陈龙鹰似笑非笑的说。

“你……”任晓城怔住,不过仅仅一秒,他又恢复了原来的表情,“那你去吧!如果你觉得你现在的实力可以跟谢家抗衡。”

“那就没办法了!”陈龙鹰嘴角在此刻露出了一丝诡异的笑容,“我本来不打算对你的干妹妹下手的,毕竟高二的时候……不过,既然你不答应……或者,还有公主,我想在你还没跟她表白之前,你的事情,她……”

“直接说吧!要我怎么做?”任晓城是听不下去,所以直接打断了陈龙鹰的话,并把话抢了过来。

陈思盈倒也还可以,毕竟曾俊豪和谭庆伟还有励志会都不是好惹的,可是公主,他是实在没办法。

当然,也不完完全全是因为他喜欢她,只是,说到底,还是他的身份,一旦让她知道,他们俩或许都会很困扰吧!

虽然在此之前,他还并不知道她真正意义的想法。

“简单啊!”陈龙鹰脸上诡异的笑容更胜了,“这次的事情,你不参与就可以!”

陈龙鹰是怕,事情还没真正开始,任晓城就出来捣乱,然后……直接打乱他的计划,再然后,达不到他想要的结果,那可真的就是功亏一篑了。

陈龙鹰可不想做这种没效果的事。

“……”任晓城无语了,但还是在心里暗暗的做了个决定。

因为在他想来,一旦陈龙鹰对曾晴月下手,那小丫头第一个想要找的帮忙的对象也一定是他,所以,到时候,他再来个反间计也未尝不可。

至于陈龙鹰的请求,任晓城可有的是办法糊弄过去。

第二天,同样的时间点,小小的曾晴月吃过晚饭并洗完澡后,便回到教室,拿了英语书,去操场上的足球场“疯狂英语’”。

只是半路上,在她经过操场的塑胶跑道上,那一棵桃花心木树荫下之前,迎面就碰上了陈龙鹰,这个她想躲都躲不及的男生。

所以,这次她干脆也懒得躲了,或者逃走,而是直接停住脚步,站在陈龙鹰正对面,并把英语书抱在怀里,像是在刻意等待着什么。

“小月月,最近可还好?”脸上笑容极其神秘,又耐人寻味,陈龙鹰像是随口敷衍了一句,又像是在刻意的暗示着曾晴月什么。

“拖学长的福,小月过的还不错。”曾晴月倒是不卑不亢的回了句,脸上一片冷漠,并没有别的多余的表情,“倒是你,平白无故的拦我干嘛?”

“没什么?”陈龙鹰漫不经心的说,“我只是突然发现,其实你长的还不错,也完全符合我择偶标准,我想你带你回家生娃!”

“额?”曾晴月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警惕的看着陈龙鹰,“可是我才十六岁,生不出的,而且我也不是很喜欢你!”

“那就算了!”陈龙鹰懒得纠缠,接着说出了目的,“把伏羲琴给我吧!”


我常常在想,如果我一开始就把握住属于自己的能给予自己最好结果的机会,现在我会不会就不再这么苦恼了?

而在我在再一次接触她漂亮的双眸,心里虽然有一丝后悔,但终归还是选择了放下,或许那样,才是对自己也是对她最好的宽恕。

摘自任晓城日记

教师节当天下午,任晓城又一次接到了小灵通带来的消息,消息是陈思盈约他傍晚时分去楼下紫荆树树荫下见面。

傍晚时分,任晓城如约而至。

此时,小小的陈思盈正捧着英语书,坐在草坪上,靠着紫荆树干,低着头,念着英语,虽然发音不是很标准,但却又极其认真,似乎是想要将每个英语单词甚至字母都镶嵌入灵魂一般。

为了不打扰陈思盈,任晓城就小心翼翼地这丫头身边找个位置坐了下来。

而任晓城刚坐下来,陈思盈就反应过来,转过头微笑着看向前者:“哥,你来了!”

“嗯!”任晓城点了点头,“你等了很久吗?”

“没呢!”陈思盈回过头,并且放下书本,垂头丧气地说道,“我也是刚来!”

“所以,你找我是真的有事?”看着陈思盈那清新脱俗的侧脸,任晓城像是一下子读懂了什么,于是询问。

“呃……”陈思盈有些愣住,但也只是仅仅一秒,愣过之后,脸上又恢复了甜美的笑容,“好吧!我是真有事找你,不过,不是关于我的,是励志会会员曾晴月的请求,本来我也不打算麻烦你的,可是小月非要指名道姓要我找你!”

真正原因其实也简单,就是曾晴月的姐姐曾晴凤在初三的时候和任晓城是极其要好的朋友,然后在开学之前她托任晓城帮忙照看妹妹而已。

只是又因为,曾晴月刚上高中,认识的人也少,不过刚好是励志会新会员,并且与陈思盈交集最多,于是乎,就有了现在这一幕。

“她的事情我知道!”任晓城说,“只是你确定我能帮她吗?”

任晓城虽然有百分百确定他可以解决这件事,也真的有那个绝对的能耐,也虽然在此之前他也已经答应过陈龙鹰,但,其实这些都不算什么,因为真正的关键还是陈龙鹰这么做真正的原因,还有他到底要引出什么人,或者说,伏羲琴都不算他的真正需求,他真正的需求其实另有其人或者另有其物。

不过这些,都只是猜测。

而相对来说,曾晴月的请求,他能帮吗?

任晓城给不出陈思盈想要的回答,只是他想,如果真的帮了,他绝对有些最绝对完美的方法,而且还是不破坏和陈龙鹰约定的办法。

只是现在,他还不想这么着急出手,因为他是想着过段时间,等找到陈龙鹰真正目的也不迟。

“我相信哥哥啊!”陈思盈转过头给了任晓城一个自认为最灿烂的笑容,一秒钟后,笑容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却是一脸无奈,“我只是不相信那个陈龙鹰!”

说起陈龙鹰,陈思盈也实在不知道说什么好了,一年前就设计让人围剿她,而那时候要不是任晓城,她现在还能不能坐在任晓城身边,并且还这么惬意的聊天,尽管这惬意里夹带一种无法言语的担忧!

但愿哥哥真有办法吧!毕竟这陈龙鹰是真的太能折腾了!

“放心吧!”任晓城却也只能安慰,“我有办法!”

“好!”闻言,陈思盈脸上又恢复了笑容,接着回过头去,看着英语书,沉吟了好一会儿,才开口询问,“哥,除了小月的事情,我还有一个很重要的问题想问你,你能如实回答吗?”

“嗯,你说!”任晓城可没有深究陈思盈能给他什么样的问题,他只是觉得无论那是什么样的问题,他都有办法应对。

“你……为什么只要我当你妹妹?”陈思盈说,“我记得你当时明明有机会的,可后来有为何放弃了?”

一年多了呢?再次回想起这个问题,陈思盈都甚至都有些不敢面对任晓城,因为在一开始,她可是对任晓城……可后来,不知觉的变成兄妹了,就否定了原来的想法吗?

说实在的,她倒也没多大在意这否定不否定,只是同样的问题,在心里久而久之成了如同心结一般的存在,她怕再不问,以后都没有机会了,仅此而已。

“你……这么问,我是不是也可以误以为你曾经对我有那样的想法?”任晓城没有直接给陈思盈回答,而是直接反问,虽然答案已经很明显了。

“算是吧!”陈思盈没有特意否认什么,而是无奈一笑,“不过,也或许是心有灵犀,你当初给我否定的同时我也给了你同样的否定!”

心有灵犀吗?陈思盈默然,或许那也不过是当时的她单方面认定了任晓城已经放弃了,她也选择了同样的放弃而已。

至于否定,那可不就是她把自己单方面的意愿,强加到任晓城身上吗?

换言之,如果没有所谓的心有灵犀,这一切都不过是她自己心中所想而已。

“既然都否定了,再深究又有何意义?”任晓城轻轻一笑,“行吧,我也实话实说,我放弃其实是因为不想你夹在我和他之间左右为难,也同时不让我夹在你和她之间继续纠缠不清,继续困扰,仅此而已!”

左右为难吗?或许纠缠不清才是真的吧!虽然这两者表面上没有什么区别,可实际上……任晓城在心里苦笑不已,也许在他还没有真正跟公主告白之前,在陈思盈和吴进宏还没真正摊牌之前,一切都还只是未知数!

不过,陈思盈会不会真正意义懂得他说“他”和“她”到底是谁?又或者会不会把这两个ta当成一个他,他也懒得深究了,毕竟他现在要做可不是他和陈思盈还有吴进宏,又或者公主四人之间到底什么关系,而是查清楚陈龙鹰的真正目的。

果不其然,此刻,陈思盈听了任晓城的话之后,还真的就错将任晓城说的ta当成了吴进宏,于是心下窃喜,原来哥哥是为了成全她和吴进宏才放弃的吗?

想到此处,她心里不免得有些遗憾,因为哥哥终究还没有给予她想要的而且还是最好的回答,只是给了她让她能够最大程度接受的答案。


如果人与人之间或者所谓的朋友只有表面上那种塑料一般的敷衍,我要这样的朋友何用?难道真因为每件事说的太透没什么意思才开始各种伪装吗?

也许就像是我总在追求的真心,却一直都寻不到。

摘自任晓城日记

任晓城离开后,陈思盈思索了许久,也还是弄不清楚任晓城说的那些话的弦外之音,于是干脆不想了,目光再次回到英语书,继续念英语。

之后,又不知道过了多久,她的身旁又多了一个帅气男生的身影,那是吴进宏。

这吴进宏也和任晓城一样,并没有刻意的打扰陈思盈,也是一样在这丫头身边找了和空地坐下。

几分钟后,陈思盈才反应过来,接着放下,转而看向了吴进宏,满脸的微笑:“进宏,你来了?”

“任晓城找你做什么?”吴进宏并没有转过头与陈思盈对视,而是冷冷地问了一句。

“呃!”陈思盈顿时满头黑线,可还是连忙解释,“他没有找我,是我找的他!”

“嗯?”吴进宏有些愣住。

“是我们励志会的会员曾晴月,她遇上了一些麻烦,然后找我,并指名道姓的要我找的任晓城,怎么了?”陈思盈有些想不明白,吴进宏这是吃醋了吗?可是,在此之前,她和任晓城像现在这般接触,他也不会这般生气,而现在还专门找他理论?难道是因为别的事情吗?

“所以……没别的事了?”吴进宏还是有些不甘心,按理说,就算那个曾晴月真的有麻烦,这丫头也应该直接找任晓城才是,怎么还要通过陈思盈,难道只是因为励志会会长吗?

也许真的就是他多心!

“没别的了,你是怀疑什么?陈思盈白了一眼吴进宏,“我好歹跟你好了这么久,你居然连我都不相信?”

“没!”吴进宏不紧不慢地说,“我只是有些不相信任晓城,总觉得这家伙隐藏的太深!”

任晓城隐藏的有多深,或许是跟这家伙有过接触的人都清楚一些吧!至少吴进宏是这么想的!

至于陈思盈……真的就是无条件信任吗?

于此,吴进宏也许也不会过多深究,毕竟他们俩是过命的交情,但这么长期下去,真的好吗?

先不说任晓城会不会用兄妹情感利用,甚至于欺骗陈思盈,就说现在这事,吴进宏都有理由怀疑,这家伙是借着陈龙鹰来变相利用陈思盈,而这丫头此时此刻还被蒙在鼓里,也不一定。

所以于情于理,他都觉得这事都必须跟陈思盈讲清楚,不然到时候,这丫头可真的会受伤。

“还好吧!”陈思盈却不以为然,“我哥不一直都这样吗?他有什么好隐藏的,倒是你,进宏,你是不是想多了?”

“多吗?”吴进宏邪恶一笑,“我该说你单纯,还是直接说你蠢,你真的认为就凭任晓城他一个人就可以搞定那么多的事,还有那个谭庆伟,他一个人就可以创立战力指数排行榜和校花榜吗?这里面没点猫腻我都不信,或者也不值得相信!”

“……”再一次白了吴进宏一眼,目光又回到英语书上,然而,就是此刻,陈思盈却是一个字也说不上来……

是吧!就算任晓城在她心里,自从去年他们俩有过那一段经历后,早已是高高在上的她的哥哥一般,可也不得不承认,吴进宏说的也不无道理!

任晓城对她很好没错,也至始至终都没有欺骗过她,甚至可以将她保护的很好,可是这么久以来,她真的没有利用过她吗?

或许事情就如同吴进宏说的那样,现在的任晓城真的没有多少值得信任,因为在她看来,这家伙隐藏的实在够深,也正因此,才值得被怀疑,可是,她又该怎么做,才可以跨过这心结呢?

太刻意会让任晓城有所警惕,甚至不利于他们俩的关系吧!保持原状呢?或许只能让事情更加糟糕吧!

还有最为重要的,那个谭庆伟,以及那两个排行榜的,这里面又有多少,她不知道的事情,看来接下来还得好好侦查一番。

于是,她连忙转过头,看向吴进宏,微笑着说:“进宏,不如你帮我做件事吧!”

“嗯?”吴进宏又是一愣,因为她是完全不懂,陈思盈这个瞬间到底怎么了,怎么还是请求的语气,难道在此之前,不是都不用这么客气的吗?

不过,他也没有继续深究什么,而是说:“你说!”

“帮我跟踪那个曾俊豪,因为……比起我哥还有陈龙鹰,就属他最可疑,又或者,如果你查出了关于他的秘密,我哥还有陈龙鹰或者就全都暴露了。”陈思盈仔细着分析。

或许就是直觉吧!毕竟都这么久了,自从上次陈龙鹰设计让人找她麻烦一直到现在,与谭庆伟关系最不一般也最一般的人也有且仅有曾俊豪一个了,再加上与陈龙鹰是死对头……呵,两边都是死对头,而恰巧,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所以,谭庆伟和曾俊豪没有一腿,她还真不信,或者,也没有理由或者证据直接相信。

而让吴进宏去……除了灵力相对,最重要的原因,或者还是因为她,与任晓城……

好吧,对于这茬,她同样无奈,两边都有一个不可触碰不可逾越的底线……可是,她又能如何?

“确实是个办法,不过,要真这么做,那个谭庆伟也该有所警惕吧!毕竟他们俩可真的暧昧不清!”吴进宏免不得有些担忧,可真的担忧了吗?

答案其实很明确,或者说,他并没有担忧,而是觉得有些麻烦,因为一旦对上谭庆伟,就等于和整个治安队,还有整个学生会作对,而真的到了那个时候,他想脱身都不太可能。

可是,他又可以找外援吗?

答案同样很明确,那就是不可能。

想想,对上谭庆伟无疑就是死路一条,试问,还有谁陪他一起送死呢?刘明琛吗?

呵!那家伙和任晓城关系这么好,估计这会儿早被任晓城找上,然后开始各种见不得光之事!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