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热门小说 > 女频言情 > 绝色宠妃医术无双

绝色宠妃医术无双

会云珠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一场阴谋,二十七世纪的外科圣手楚惊鸿,穿越到千年前的古代,成了人见人嫌的草包公主。公主呆傻蠢笨就算了,她还是质子公主,没有豪华宫廷,没有尊贵身份。甚至,她还在刚穿越过来时坠下悬崖,误打误撞救了一个浑身是血的男人。后来她才知道,这男人叫御龙渊,他冷情孤傲,是战神将军。但她实在是没想到,这样冷冰冰的男人,竟有一日会爱她到疯掉!

主角:楚惊鸿,御龙渊   更新:2022-08-09 09:41: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楚惊鸿,御龙渊 的女频言情小说《绝色宠妃医术无双》,由网络作家“会云珠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一场阴谋,二十七世纪的外科圣手楚惊鸿,穿越到千年前的古代,成了人见人嫌的草包公主。公主呆傻蠢笨就算了,她还是质子公主,没有豪华宫廷,没有尊贵身份。甚至,她还在刚穿越过来时坠下悬崖,误打误撞救了一个浑身是血的男人。后来她才知道,这男人叫御龙渊,他冷情孤傲,是战神将军。但她实在是没想到,这样冷冰冰的男人,竟有一日会爱她到疯掉!

《绝色宠妃医术无双》精彩片段

强烈的失重感让昏迷的楚惊鸿从黑暗中猛地惊醒。

她不是被前男友一刀穿胸给杀了么?怎么会忽然坠崖?

还不等她搞清楚状况,便整个人砰的一声,摔落在“地面上”。

地面上?

楚惊鸿有些疑惑,为什么这个地面软软的,一点也不疼,只是有些粘腻。

她缓缓睁开眼,映入眼帘的就是令她难以想象的恐怖画面。

若不是她做了外科医生多年,她此刻一定会直接被吓死过去的。

眼前看起来是一个人,一个全身上下都是血的血人,不仅如此,他还睁着眼睛定定的看着她,而他那眼眶里,本应该黑白分明的眼球此刻是血红一片。

这……这是一个被扒了皮,血肉模糊,死不瞑目的人吗?!

楚惊鸿觉得手心一片粘腻,连忙收回手,不意外的看到满手鲜红的血液。

这时候她才意识到,她似乎是摔在了这个扒皮人的怀抱中。

楚惊鸿感觉一阵恶寒,连忙就要起身离开,然而忽然觉得腰上一紧,这死人竟然扣住了她的腰。

这是死了还是没死啊?饶是见多了血肉模糊的场面,楚惊鸿还是觉得眼前的景象太惊悚诡异了。

“抱着我!”一道低沉中带着一丝沙哑的声音,从眼前的扒皮人口中流出。

楚惊鸿觉得自己身上的冷汗肯定比眼前人身上的血还多。

她僵硬的不敢动,可那血人似乎有些不满她的反映,伸手捏了一下她腰上的软肉。

“啊,抱抱抱!你别动!”楚惊鸿连忙忍着恶心,双手勾住血人的的脖颈,可是身体仍旧僵硬的和他拉出一点距离。

血人本来呼吸有些急促,似乎在极力隐忍着痛苦,伴随着楚惊鸿的手掌落在他的肌肤上,他的呼吸也渐渐平稳几分。

但只是这样,却无法满足他身体的渴望。

“抱紧些。”

楚惊鸿一脸黑线,这血人是要临死之前做个风流鬼么?一身粘了吧唧的血,谁要抱紧他啊!

见楚惊鸿没有回应,那血人立刻将手更加捏紧几分,可是却没有别的举动。

但是他手劲儿太大了,捏的又是楚惊鸿腰身那种软软的地方,直接让她又疼又痒的缴械投降了。

“啊!行行行!你松开点!”

感受到腰上的力道确实放松了几分,楚惊鸿认命一般撑起身子,索性直接从横坐变成的跨坐在他的腿上,双臂用力一搂,揽住那血人的脖颈,将那血人的头搂在怀中,紧紧的相拥。

血人身子明显抖了一下,似乎是没想到这个从天上掉下来的女子这么大胆,竟然用这种姿势拥抱他。

下巴被迫压在她的颈窝处,血人闻到了一股好闻的气息,有点像薄荷叶的清凉气息,又有点像栀子花的甘甜香气,将他身上浓重的血腥气驱散了大半。

嘴唇滑过了她脖颈细腻的皮肤,让血人心中生出一抹奇怪的感觉,仿佛嘴下面的不是人,而是一颗软嫩的糖果,让人忍不住想品尝更多。

血人喉头滚动了一下,压制住张开嘴的冲动。

伴随着这种亲密的拥抱,血人身体的僵硬开始渐渐缓解,体表的疼痛,也慢慢褪去。

就在他觉得自己可以稍微活动一下身体的时候,猛地感觉脖颈一阵轻微的刺痛。

刺痛过去之后,便是铺天盖地的晕眩感觉,意识朦胧中,血人听到了楚惊鸿最后一句话:“不管你是人还是鬼,你都好好睡一下吧,本小姐没时间跟你耗了!”

话音落下,血人软软的倒了下去,而楚惊鸿则是站了起来,重重松了一口气,她刚刚换做这个姿势,就是为了方便从医疗空间里拿出镇静剂。

没错,她不仅仅二十二世纪最优秀的外科医生,还有一个可以储存医用物资、检查病患情况的医疗空间。

还好还好,在眼前这个怪物要吃了她之前,她先把他放倒了。

只是不知道这怪物是怎么回事,医疗空间明明对他没有任何提示,这说明他根本没有受伤,可为何他全身都是血呢?难道是他身上的血, 是别人的?

想到这里楚惊鸿忍不住打了个寒颤,连忙拔腿就跑。

——

半个时辰后。

两个身穿黑色劲装的男子,拿着干净的衣衫和帕子来到血人面前,看到血人昏迷不醒的样子,两个男子顿时大惊失色。

“王爷!”其中一人连忙冲向那被称呼为王爷的血人,下意识伸手探向他的鼻息。

然而还不等他手指靠近,就感觉手腕一紧,竟然被那血人攥住了。

“王爷!您怎么能动了?您怎么样了?”另外一个黑衣人连忙伸手去搀扶他。

血人挥挥手,拒绝了侍卫搀扶,他盘膝而坐,一层白雾浮现在身上,两个暗卫连忙退后几步,白雾附着于血人体表,片刻后将体表的血渍都凝结成冰,又过了一会儿,血冰一片片迸裂脱落,露出血人那本来的肤色,竟然看起来没有半点脏污。

待全身都干净之后,血人才从暗卫手上接过帕子,擦了擦脸上遗留的碎冰。

此时此刻,他双眼中的血色也退去了,剩下的只有黑白分明清透冷冽的双眼,和犹如神仙雕刻一般的俊颜。

若是刚刚他以这付令天地失色的容貌去面对楚惊鸿。楚惊鸿一定不会用镇静剂撂倒他的!

“本王无事!”原来这一身血的怪兽,竟然是大周的战王——御龙渊。

“王爷,您怎么能动了?今日似乎还不到时辰!”暗卫风行有些担忧的问着。正常来说这血咒发作,应该是从子时开始,午时结束。

怎么能动了?御龙渊忍不住想起那个从天而降落在他怀里的大胆女子!

他也不明白,为何碰到她,就能动了,一开始只是手指能动,可是等她完全将他抱在怀里的时候,他就发现自己全身的力量都回笼了!

她是什么人?为何能缓解他身上的血咒?

“去查一个女人!”御龙渊面无表情的吩咐道。

只是他没想到,他和这个女人很快又再见面了!


感受到腰上的力道确实放松了几分,楚惊鸿认命一般撑起身子,索性直接从横坐变成的跨坐在他的腿上,双臂用力一搂,揽住那血人的脖颈,直接将那血人的头搂在怀中,紧紧的相拥。

血人身子明显抖了一下,似乎是没想到这个从天上掉下来的女子这么大胆,竟然用这种姿势拥抱他。

下巴被迫压在她的颈窝处,血人闻到了一股好闻的气息,有点像薄荷叶的清凉气息,又有点像栀子花的甘甜香气,将他身上浓重的血腥气驱散了大半。

嘴唇滑过了她脖颈细腻的皮肤,让血人心中生出一抹奇怪的感觉,仿佛嘴下面的不是人,而是一颗好吃软嫩的糖果,让人忍不住想品尝更多。

血人喉头滚动了一下,却无法压制住张开嘴的冲动,他薄唇轻启,轻轻吸住了楚惊鸿的脖颈,然而他行动受到束缚,能做的也仅此而已,连伸出舌头舔骶一下似乎都做不到。

然而伴随着这种亲密的拥抱,血人身体的僵硬开始渐渐缓解,体表的疼痛,也慢慢褪去。

就在他觉得自己可以稍微活动一下身体的时候,猛地感觉脖颈一阵轻微的刺痛。

刺痛过去之后,便是铺天盖地的晕眩感觉,意识朦胧中,血人听到了楚惊鸿最后一句话:“差点让你咬了啊,呼……还好我机智。不管你是人还是鬼,你都好好睡一下吧,本小姐没时间跟你耗了!”

话音落下,血人软软的倒了下去,而楚惊鸿则是站了起来,重重松了一口气,她刚刚换做这个姿势,就是为了方便从医疗空间里拿出镇静剂。

还好还好,在眼前这个怪物要吃了她之前,她先把他放倒了。

只是不知道这怪物是怎么回事,医疗空间明明对他没有任何提示,这说明他根本没有受伤,可为何他全身都是血呢?

难不成是吃人的时候沾染到别的人?

想到这里楚惊鸿忍不住打了个寒颤,连忙拔腿就跑。

——

半个时辰后。

两个身穿黑色劲装的男子,拿着干净的衣衫还有干净的帕子来到血人面前,看到血人昏迷不醒的样子,两个男子顿时大惊失色。

“王爷!”其中一人连忙冲向那被称呼为王爷的血人,下意识伸手探向他的鼻息。

然而还不等他手指靠近,就感觉手腕一紧,竟然被那血人攥住了。

“王爷!您怎么能动了?您怎么样了?”另外一个黑衣人连忙伸手去搀扶他。

血人挥挥手,拒绝了侍卫搀扶,他盘膝而坐,一层白雾浮现在身上,两个暗卫连忙退后几步,白雾附着于血人体表,片刻后将体表的血渍都凝结成冰,又过了一会儿,血冰一片片迸裂脱落,露出血人那本来的肤色,竟然看起来没有半点脏污。

待全身都干净之后,血人才从暗卫手上接过帕子,擦了擦脸上遗留的碎冰。

此时此刻,他双眼中的血色也退去了,剩下的只有黑白分明清透冷冽的双眼,和犹如神仙雕刻一般的俊颜。

若是刚刚他以这付令天地失色的容貌去面对楚惊鸿。楚惊鸿一定不会用镇静剂撂倒他的!

“本王无事!”原来这一身血的怪兽,竟然是大周的战王——御龙渊。

“王爷,您怎么能动了?今日似乎还不到时辰!”暗卫风行有些担忧的问着。正常来说这血咒发作,应该是从子时开始,午时结束。

怎么能动了?御龙渊忍不住想起那个从天而降落在他怀里的大胆女子!

他也不明白,为何碰到她,就能动了,一开始只是是手指能动,可是等她完全将他抱在怀里的时候,他就发现自己全身的力量都开始回笼了!疼痛的感觉也瞬间消减大半。

她是什么人?为何能缓解他身上的血咒?

“去查一个女人!”御龙渊面无表情的吩咐道。

只是他没想到,他和这个女人很快又再见面了。

——

楚惊鸿脱困之后,几乎是拔腿就跑。因为在刚刚和那血人纠缠的过程中,她的脑海中已经涌入了大量的信息。

只是这信息越多,楚惊鸿越怔愣。

她……她竟然穿越了?

楚惊鸿是相信科学的,但是也相信科学解释不了的东西,比如第六感,又比如平行空间。

有句话不是说的挺好的么,迷信科学也是一种迷信,既然都是迷信,那就不分彼此了。

可是她怎么也没想到,这种玄学的事情,会落在她身上。

这里是三千年前,但是却不是她历史课本上学过的那个西周。

这是空间轨迹上另外一条支线,这里是她完全陌生的世界,这里叫做——九方大陆。

在这里存在着五个国家,东夏,西赵,南秦,北楚,还有一个大商。除此之外还有几个独立于皇权之外的城池。

而五国当中,以大商为首,其他小国各自为政,却要年年上供,还要送质子到大商,以表俯首称臣之心。

而楚惊鸿好巧不巧的,就是五国中最弱的北楚,送到大商的质子,北楚皇帝的第七个女儿,惊鸿公主。

她九岁入京城,如今已经过了六个年头了,十五岁的楚惊鸿,刚刚及笄不久,可在这个时代却已经算是大姑娘了。

不是楚惊鸿不信啊,是她看到小河里倒映出自己这付穷酸的样子,实在难以和公主两个字联想到一起。

面黄肌瘦,衣衫褴褛,蓬头垢面!

最重要的是满脸的胭脂水粉,堆了得有半斤吧?指甲轻轻一刮,都能刮下来一层的那种。

这样子是公主?楚惊鸿嘴角抽了抽,忍不住想这个年代对公主的要求竟然比前世KTV里还低。

按照她的记忆,昨天是东夏公主,温凉玉的生辰,温凉玉在行宫设的小宴席,众人纷纷去道贺,她自然也不能失礼。

可后来是怎么了……

她好像喝多了,然后就被人抬走了,再然后就被从山顶推下来了。

原主胆小怯懦,不等摔死就先吓死了。

这才有了楚惊鸿的穿越。

楚惊鸿撇撇嘴,觉得自己真是倒霉催的,穿越到一个质子身上已经身不由己了,而这个质子还惹上了杀身之祸。

这以后还能有消停日子么?那些对她下杀手的人,一次不成,不会来第二次么?她这是挡了谁的路了? …


自己没有权势,就只能寻个靠山了,她若说自己的奸夫是御衡亲爹,是这大商的皇帝,这当儿子的御衡会不会信?

楚惊鸿嘴角抽了抽,放弃了这个可能让她死的更快的想法。

就在场面焦灼的时候,一个侍卫急匆匆跑进来,开口对御衡说道:“启禀二殿下,属下抓到和惊鸿公主私奔的侍卫了!”

御衡一愣,似乎有些难以相信真的有奸夫。

其实就算是袁霏雨和温凉玉,都说楚惊鸿和行宫中的一个侍卫交往过密,他都没有想太多,因为这楚惊鸿的眼睛都恨不能长在他身上,他根本没想过她会移情别恋啊。

现在是怎么回事?还真的冒出一个奸夫来?

这么大一顶绿帽子,他如何能忍的下!

就算是他御衡不要的女人,也轮不到旁人来染指!

“带上来!”御衡咬牙切齿的吩咐着。

楚惊鸿一脸茫然的看着被押到面前的男子。

那男子穿了一身虎威军侍卫的衣服,与御衡带来的这些侍卫没有什么不同,除此之外便是被捆的跟螃蟹一样了。

“大胆奴才,竟然敢拐带公主,还不如实招来!”袁霏雨口齿利落的训斥这地上跪着的人。

那被捆在地上的侍卫听闻此话,立刻连裤带喊的说道:“殿下赎罪,殿下饶命,是惊鸿公主她……是她……是她说怀了属下的骨肉,所以属下才大胆带她逃走的,可跑到半路,她趁着属下休息的时候,在水里下了蒙汗药,忽然要杀属下灭口,好在属下有些拳脚功夫傍身,这一招才没让她刺中要害!她见势头不好,这又折返回都城。”

楚惊鸿闻言,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从她出现在城门口到现在,才过了短短一刻钟的时间吧。

这么短的时间,眼前这个男人竟然就能编出来这么一套,看起来合情合理的说词,连苦肉计都用上了,还真是有备而来啊!

“惊鸿公主,你这是想否认么?属下身上的伤,还有你这簪子,还有……啊,还有你这满身血渍,可都做不了假!”

众人闻声望去,果然那侍卫左胸上靠近心脏的位置,还插着一根“凶器”,而楚惊鸿的水蓝色的衣裙上,染着鲜明的斑斑血迹。

那凶器看起来是黑金沙石质地的,在簪头上雕刻了两朵小花,样子十分朴素,可那两朵小花却是只有北楚地界才会长出来的,青鸢花,所以任谁一看,都会认为这簪子是楚惊鸿的。

然而这簪子也确实就是她的,楚惊鸿九岁便来中都做质子,整整六年,早就为了生计把值钱的东西都当了。

而这个发簪她一直没舍得,是因为它是原主娘亲的遗物。

虽然现在的楚惊鸿,对眼前的发簪没有太多的羁绊,可这毕竟也是这具身体娘亲留下的东西,于情于理,楚惊鸿都不想让它流落在外。

楚惊鸿不慌不忙的走到那侍卫面前,侍卫跪着,她站着,居高临下的冷冷看着他。

看到楚惊鸿处变不惊的眼神,那侍卫有些心虚的别开脸。

“你说,我有了身孕是吗?”楚惊鸿平静的问道。

“公主殿下,是你自己跟属下说,你有了身孕,属下才破釜沉舟带你逃走的,是不是真的有了,属下也不知道啊!或许公主只是以身孕为借口,目的就是为了杀属下灭口!可我们已经有了夫妻之实,这做不了假,不然属下也不会冒天下之大不韪,带公主逃走,来犯下这欺君之罪!”

这番话说的太漂亮了,楚惊鸿都要给他点赞了。

是不是有了身孕,大夫诊脉便知道,很容易被拆穿。

可他一口咬定已经跟楚惊鸿有了夫妻之实,这对楚惊鸿来说就很麻烦了。

因为她自幼来到大商,所以楚惊鸿并没有像那些娇生惯养的公主一样,早早被点上守宫砂,她没办法用旁人可见的方法证明自己的清白。

那侍卫也正是知道这一点,才敢随便攀诬。

若是招来嬷嬷验身,那么少女和少妇之间,就全都掌控在旁人的股掌之间了。

她这样一个无权无势无依无靠的质子,根本没办法寻求值得信任的人来验身。

再说,验身本身就是一种极大的羞辱!传出去了,她以后就别说嫁给二皇子了,怕是稍微有点门面的人家都不会娶她。

而且她代表的还是北楚,这直接就让北楚更加丢脸了。

在清白这个问题上继续纠缠下去,吃亏的始终都是她。

楚惊鸿眼眸低垂,就在众人以为她无计可施的时候,她忽然冷笑了一下。

楚惊鸿走上前,唰的一下把插在那人左胸上的发簪拔了出来,疼的那侍卫一阵哆嗦。

漆黑如墨,散着点点金光的发簪上,沾着斑驳的血渍,入肉两寸。

演戏而已,至于下手这么狠么?

“楚惊鸿,你干什么,杀人灭口吗?”袁霏雨现在巴不得楚惊鸿一怒之下直接杀了眼前的“奸夫”这样她就全身张满嘴也说不清了。

楚惊鸿笑了笑,没有理会她,只对着那“奸夫”开口道:“你说你这伤是我伤的对吗?”

侍卫咬牙道:“正是!”

楚惊鸿呵呵一声:“你站起来!”

侍卫看向御衡。

御衡皱眉道:“楚惊鸿,你还想干什么,还不够丢人现眼吗!”

楚惊鸿颇为无奈的撇撇嘴,开口道:“二殿下,就算你不待见我,可我好歹也是跟你有个婚约的是不是?你也不想自己头上莫名其妙多个绿帽子吧。让我猜猜,你可能巴不得今日找不到我,或者找到我的尸体,也好过在城门口上演这么一出大戏,对不对啊?”

不等御衡开口回答,楚惊鸿就自顾自的继续说道:“我可以证明自己的清白,保证不给二皇子头上种草,二皇子不乐意吗?”

二皇子御衡明显被楚惊鸿的话带到沟里去了,他确实巴不得楚惊鸿死了,也不希望她与侍卫有染。

袁霏雨见御衡有所动摇,连忙开口道:“清白?若是你证明不了又如何?楚惊鸿,你若是还想保存颜面,想维护北楚的脸面,就应该立刻自尽!”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