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热门小说 > 女频言情 > 以乞丐之名绝杀豪门

以乞丐之名绝杀豪门

风尘大虾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五年前,韩家一夜之间遭难,核心十八口人从大厦被扔下,死状惨不忍睹。明明是有人故意杀人,却被判定成集团破产,韩家人集体自杀,不了了之。当时,韩家只有最不成器的小儿子韩青不知所踪,因为他在省城,所以逃过一死。可他醒来后神智不清,成了一个疯癫乞丐。实际上,他的灵魂已经被古玉带到修仙世界,躯壳才会没有心智。如今他学成归来,势必要为韩家报仇雪恨!

主角:韩青   更新:2022-08-09 09:41: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韩青 的女频言情小说《以乞丐之名绝杀豪门》,由网络作家“风尘大虾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五年前,韩家一夜之间遭难,核心十八口人从大厦被扔下,死状惨不忍睹。明明是有人故意杀人,却被判定成集团破产,韩家人集体自杀,不了了之。当时,韩家只有最不成器的小儿子韩青不知所踪,因为他在省城,所以逃过一死。可他醒来后神智不清,成了一个疯癫乞丐。实际上,他的灵魂已经被古玉带到修仙世界,躯壳才会没有心智。如今他学成归来,势必要为韩家报仇雪恨!

《以乞丐之名绝杀豪门》精彩片段

江南省,春城。

一个衣裳褴褛的乞丐抬头,正看着春城的地标建筑,六十八层高的接天大厦。

他头发散乱地披在脑后,又脏又长,满脸都是污渍,几根倔强的鼻毛都窜出了鼻孔外,随着他急促的呼吸不断颤动着。

他双拳紧握,目光带着复杂以及刻骨的仇恨。

“我韩青,终于回来了,我要夺回属于我的一切,我要那些害我韩氏家破人亡的刽子手,生不如死!”乞丐咬着牙,声音如同从牙缝中挤出来一样,带着森森寒意。

曾经的春城,是韩家的春城。

韩家作为春城第一家族,就是春城的天,韩家一跺脚,整个春城就要大地震。

但五年前,韩家却在一夜间被抹去,韩家核心十八口人,从接天大厦被扔下,死状惨不忍睹。

而后,被判定为接受不了破产事实,集体自杀!

只有韩家最不成器的小儿子韩青,不知所踪。

当时韩青心血来潮,去省城给未婚妻谢依晨挑生日礼物,接到消息后大受刺激,直接昏死。

醒来后神智不清,身上值钱的东西被人抢了,成了一个疯疯癫癫的乞丐。

但实际上,韩青的灵魂被随身携带的一块古玉带到了一个修仙的世界。

仙路漫漫,一修就是千年,因执念太深,天劫之下飞灰烟灭,但那灵魂,却再度被那古玉带着破开虚空返回。

昨天,韩青才在原本的身体上苏醒,他这才发现,地球上才过了五年。

而这五年间,他这具身体浑浑噩噩,靠着活命的本能翻垃圾桶,捡别人不要的食物,与流浪狗争食,竟然奇迹般活了下来。

“要报仇,得先了解春城现在的情况,我去找依晨,她一定会坚定不移地站在我这一边的。”韩青自言道,凌厉的目光变得温柔了许多。

谢依晨是他的未婚妻,一直对他百依百顺。

想起她对自己的感情,韩青有信心,即使五年过去,她一颗心一定还在自己身上。

但就在这时,接天大厦上面巨大的LED屏幕突然亮起,里面显示出了一张巨大的喜庆照片。

那是一男一女依偎在一起,笑得甜蜜。

“恭贺李氏集团李少隆与谢氏集团大小姐谢依晨定婚大喜,才子佳人,龙凤绝配,相伴一生。”照片旁边,是一行硕大的红色字体。

韩青浑身一僵,瞳孔大张,如被雷击,心脏更是如同被一只大手握紧,让他无法呼吸。

“不可能,这不可能……”韩青声音嘶哑,双目血丝遍布,令得他的瞳孔如同化成了一片血色。

他脑海中不断浮现出谢依晨对他的依赖,痴缠,她每天都对他说,她有多么爱他,她还说,如果有一天离开他,她会活不下去。

在仙界千年,除了仇恨,他最挂念的也就是谢依晨了。

但这张订婚照,却让一切,都成了一个笑话。

韩青表情扭曲,拼命地朝着接天大厦的方向冲去。

他眼里只有接天大厦上的照片,一连撞了好几个人,自己也摔倒在地。

他爬起来,仿若未觉地继续往前跑。

“臭乞丐,找死!”

“撞了人还想跑,打他!”

“打死他!”

顿时,一群人围了过来,对着韩青拳打脚踢。

“滚开!”

韩青嘶吼着,下意识地要动用自己的灵力,却发现身体空空如野,他这具身体,已不是修仙界渡劫境的大能,只不过是一个流浪了五年,与狗争食的乞丐罢了。

刹那间,韩青就被击倒在地,拳脚如雨点般落在他的身上。

他只能抱头蜷缩,护住要害部位。

而在身体的剧痛中,韩青也恢复了理智。

他修行了千年,意志强大,见识不凡,之前失去理智,一方面是千年的执念,一方面是灵魂刚回归,还不够稳定。

此时,韩青趴在地上,目光通过人群的缝隙,看着接天大厦那个依偎在别的男人怀里的女子。

往事一幕幕在脑海里闪现,以旁观者的角度梳理一遍,他已经明白了一切。

谢依晨爱的从来不是他,而是他韩家的权势金钱,她每天重复说她有多么爱他,不过是一种精神控制手段罢了。

“住手!你们干什么?”就在这时,突然一声娇喝声响起。

一辆奔驰大G停下,从上面下来一个身材曼妙,肌肤胜雪的女子,正一边喝斥一边冲过来。

围殴韩青的人一看这女子就知道来头不小,顿时一哄而散。

韩青鼻青脸肿,嘴角带血,摇摇晃晃站了起来。

云楚楚看着狼狈的韩青,好看的柳叶眉皱了皱,然后从包里拿出五百块钱,递了过去,道:“这钱拿着去看医生,对了,看你年纪也不太大,有手有脚的,做什么养活不了自己?偏偏要做个乞丐!还是好好去找份事做吧。”

韩青愣了一下,心中怪异的同时,也有一股暖流划过。

见得韩青发愣,云楚楚上前,直接将这五百块塞进了他的手里。

也在这时,她的手腕与韩青的手指轻触了一下,又立即分开。

韩青目光一闪,眼见得云楚楚转身要上车,他立即大声道:“等一下。”

“怎么?嫌少?”云楚楚转身,眉宇间已带上了一丝寒霜,她讨厌贪得无厌的人。

“你是不是每年的五月,一到正午时分,就会下腹坠痛,大腿两侧更会有酸涨感?”韩青急忙开口。

“你闭嘴!”云楚楚先是惊愕,随即脸色涨红。

紧接着,她深吸一口气,冰冷地盯着韩青:“你是谁派来的?有什么目的?”

韩青见得云楚楚戒备的神情,知道一时半会也说不清楚。

“我能治,很简单……”韩青说着,上前两步,大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在云楚楚小腹几个穴位按了几下。

这种小病,靠穴位的关联震动,就能治好,不需要灵力。

云楚楚根本没有想到韩青会上手,一时躲避不及,下腹更是传来电流窜过的酥麻感。

“啪”

云楚楚气得浑身发抖,一巴掌狠狠扇在了韩青的脸上。

“你这白眼狼,爷爷说得对,我就不该对你这种污秽的乞丐抱有同情心,你这种垃圾,活在世上也是浪费空气。”云楚楚愤怒地指着韩青大骂,然后上了车,绝尘而去。


韩青摸了摸自己的脸,苦笑着摇头一叹,自言道:“也罢,就当两不相欠吧。”

这时,韩青抬头,再度望向了接天大厦,目光变得冰冷。

李氏集团,原本就是依附于韩家而存在,可以说是韩家养的一条狗。

只是没想到,这条狗竟然反噬主人。

现在,连他的未婚妻,都被李家给抢走了。

韩青目光充血,双拳紧握,声音嘶哑:“灭门之仇,夺妻之恨,不共戴天!”

但很快,他的脸上,就只剩下了寒意。

然后,他一步一步,朝着接天大厦走去。

……

奔驰大G进入了春城一幢顶级别墅,云楚楚气冲冲地从车上下来。

“小姐,你总算回来了,你下次可不能撇下我了,要不然,家主可饶不了我。”一个身材矫健,英气十足的女子迎了上来,焦虑地对云楚楚道。

“知道了,红燕姐,是我任性了。”云楚楚道。

红燕的目光,扫过云楚楚的下腹,突然目光一滞,看到上面几个肮脏的手印,气势顿时变得无比凌厉。

“这是谁干的?我要剥了他的皮。”红燕一看,就知道这是男人的手印,一想到有男人胆敢轻薄小姐,她就怒到了极致。

云楚楚咬了咬银牙,一想到那该死的乞丐,心口也是发闷,她烦躁地摆摆手道:“算了,马上就到正午了。”

红燕闻言,收敛起杀机,进入了别墅里的一间密室。

一进入,她就接通了一个电话,冷酷道:“去查,找到侮辱小姐的人,把他的手砍下带回来。”

随即,她才从密室的保险柜里,取出了一个玉盒,来到云楚楚面前。

打开玉盒,里面放着一块玉牌,上面雕刻着一些古怪的纹路。

云楚楚的病发作时,只有握住这玉牌,才能有所缓解。

这时,她看了一眼墙壁的挂钟,深吸了一口气。

还有一分钟……

半分钟……

十秒……

正午时间到!

云楚楚全身紧绷,等待着痛苦的折磨。

但是,意料之中的痛苦并没有出现。

十秒过去……

半分钟过去……

一分钟过去……

云楚楚摸了摸下腹,愣了一会儿后,突然想到了那个乞丐,然后赫然站了起来。

“难道,他真的……真的是帮我治病?”云楚楚自言道。

“小姐,你不痛了?”红燕又惊又喜。

“红燕,你帮我分析一下……”云楚楚将遇到韩青的事情说了一遍。

红燕听完,开口道:“照这么说,还真有可能是那乞丐治好了你的病了……”

但她说到这里,突然脸色大变,惊道:“不好,刚刚我让人去把那乞丐的手砍了。”

……

接天大厦,中央宴会厅。

男女老少都盛装出席,此时全都望着台上那此次宴会的绝对主角——李少隆和谢依晨。

“订婚戒指交换完毕,让我们热烈的掌声恭喜李少爷和谢小姐幸福美满,琴瑟合鸣。”司仪激情四射地大声道。

顿时,掌声如雷。

“亲一个,亲一个……”有不少人在下面起哄。

李少隆志得意满,看着一脸娇羞的谢依晨,低头朝她的嘴唇吻去。

“砰”

就在这时,中央宴会厅的大门突然被人踹开。

巨大的声音令得场面一静,一双双眼睛朝大门处看了过去。

李少隆也吓了一跳,和谢依晨望了过去。

“绿茶配狗,天长地久,你们俩倒真是绝配。”韩青声音冰冷,一步一步走了进来。

韩青虽然衣衫褴褛,但身材高大,此时身上更是散发出一种泰山压顶般的气势,所过之处,人群不由自主地退开。

“哪里来的乞丐,保安呢,把他轰出去。”李少隆回过神,暴怒地大吼道。

顿时,有十几个保安从各个方向冲了过来,围住了韩青。

“李少隆,谢依晨,你们连我都不认识了?”韩青厉声道,目光如刀,盯着这对狗男女。

就在这时,谢依晨突然惊呼一声,指着韩青颤声道:“你……你是韩青……”

“韩青!”李少隆全身一颤,本能地升起了一种畏惧。

来参加主宴会的宾客,也一片哗然,窃窃私语。

这时,李少隆反应了过来,然后猖狂大笑:“我道是谁?原来是韩大少啊,消失了五年,我还以为你韩家死绝了,没想到成了乞丐,这是知道我和依晨订婚,特意来恭喜的吗?”

韩青目光冰冷,扫了谢依晨一眼,淡淡道:“小李子,以前我不喜欢的东西,就会赏给你,没想到我玩过的破鞋,你也当成了宝。”

“你……”李少隆脸色难看。

谢依晨俏脸也是一阵青一阵白,她尖厉大叫:“姓韩的,你不过是一个废物罢了,你连少隆一根头发都比不上,你根本就算不上一个男人,毕竟你只是个两分钟快枪手。”

此话一出,四周顿时传来一声声嘲弄的笑声。

曾经韩家或许是春城的天,但现在,天已经塌了,这些人自然也就无所顾忌了。

李少隆也哈哈大笑起来,伸手搂住了谢依晨的小蛮腰,傲然对韩青道:“韩青,你要搞清楚,你曾经拥有的东西,都已经是我李少隆的了,这接天大厦,还有你韩氏的产业,以及,你曾经的女人。而你,现在不过是一个肮脏的乞丐罢了。”

“少隆,不要跟这乞丐废话了,让人打断他的手脚,把他丢出去吧。”谢依晨娇声对李少隆道。

李少隆拍了拍谢依晨的腰,然后居高临下地望着韩青道:“韩青,我给你一个机会,跪下磕三个响头,然后爬出去,我可以不计较你捣乱我定婚礼之事,否则,我会让你知道,能做乞丐都是一种幸福。”

“听到没有,还不跪下磕头,你这韩家的狗杂种。”谢依晨傲然冷笑,以前她像一条母狗一样讨好韩青,现在能看到韩青跪在她面前,这让她有一种别样的兴奋感。

“啪”

韩青双目充血,一脸狰狞,抬手一耳光狠狠甩在了谢依晨脸上。

谢依晨被扇得转了一个圈,一屁股坐在地上,眼冒金星,耳朵嗡鸣。

场面刹那一静!

半晌,李少隆回过神,暴怒地大吼:“保安,你们都吃屎的吗?还不快上,把他双手双脚废了。”

十几个保安顿时如狼似虎冲向韩青。

“江南云氏,云楚楚云小姐到!”


宴会大厅嘈杂的声音一静,一双双眼睛流露出震惊之色。

云氏,在整个江南省,都算是赫赫有名。

虽然近些年比较低调,但人的名树的影,云氏两个字的份量,谁敢无视?

“李家难道攀上了云氏的高枝?”

“若真的如此,李家未尝不能成为春城新的天。”

“李家这是走了狗屎运啊。”

宾客议论纷纷,露出了强烈的羡慕和嫉妒。

很快,云楚楚带着红燕踩着高跟鞋走了进来,身上高贵的气质横压整个宴会厅,所有女人在她面前,都要自惭形秽。

李少隆看着云楚楚,也不由心跳加速。

可以说,身边的谢依晨与云楚楚相比,仅仅气质上,就直接被碾压到尘埃里,更不用说五官和身材了。

“云小姐大驾光临,真是蓬荜生辉啊。”李少隆一把推开谢依晨,带着讨好谄媚的笑容,快步来到云楚楚面前。

云楚楚却没有理会他,一双秋水般的眸子扫了一圈,定格在被保安围住的韩青身上。

李少隆顺着云楚楚的目光望去,立刻道:“这个乞丐胆敢闯进来闹事,我正准备把他打出去。”

“动手!”云楚楚冷声道。

“没听到云小姐的话吗?还愣着干嘛,还不动手。”李少隆大声喝道。

但就在这时,云楚楚身边的红燕,鬼魅般出现在这些保安身边,一阵阵惨叫声夹杂着骨头断裂的声音响起,转眼间,这十几个保安便断手断脚倒了一地,正在地上哀嚎着。

整个宴会大厅除了这一声声惨叫声外,一片死寂。

李少隆也张大嘴,惊声道:“云小姐,你弄错了……”

云楚楚看都没看他一眼,却是走到韩青面前,一脸歉意道:“之前……是我误会了,对不起,同时,也谢谢你。”

韩青点点头,他倒是没有想到,这个女人会是云家的小姐。

当年韩家在春城一手遮天,但也仅限于春城,而云家在整个江南省,都有极大的影响力。

可以说,即使巅峰时期的韩家,在云家面前也有着阶层上的差距。

而此时,李少隆以及整个宴会大厅的宾客,全都惊呆了。

谁也没有想到,云楚楚竟然是来为韩青撑腰的。

他一个乞丐,何德何能?

“你是我云楚楚的恩人,谁动你,就是动我云楚楚。”云楚楚的声音,在寂静的大厅响起。

外面一队正准备冲进来抓人的巡捕司黑衣人,顿时面面相觑。

“收队。”巡捕队长叹了一声,带队离开,当作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

这时,韩青一双充满血丝的眼睛,死死盯着李少隆。

李少隆瞬间感觉呼吸困难,脑仁传来一阵阵巨痛,如同一把刀在大脑中绞动。

他感觉到了一种无边的恐惧,就如同眼前是一只择人而噬的猛兽。

李少隆大吼一声,嘶吼道:“韩青,你以为你还是那个高高在上的韩家大少吗?你现在不过是个乞丐,我不怕你。”

说罢,他冲了过来,一拳砸向了韩青的脸。

在韩青看来,李少隆的速度就跟蜗牛一样慢,他现在身体即使不具备灵力,但战斗本能还在,而且当他情绪稳定后,灵魂与肉身完全契合,他仍拥有强大的精神力量。

韩青微微侧身就避让开来,然后一记冲拳,轰在李少隆的檀中位置。

顿时,李少隆惨叫一声,身体如同一只大虾一样弓起。

这时,韩青的大手蓦然掐住了李少隆的脖子,用力收紧。

李少隆的喉骨因挤压,发出咔嚓咔嚓的声音。

“我韩家十八条人命,就从你开始还吧。”韩青声音冰寒。

“不……不要,韩家血案,不……不关我李家的事……”李少隆恐惧到了极点,他能感觉到,韩青是真的想杀他。

“是谁?”韩青寒声问,他早就知道幕后另有黑手,要不然,凭李家想灭韩家,痴人说梦。

“我不能说。”李少隆颤声道。

韩青掐着李少隆的脖子,往地上重重一摔,然后一脚踩在他的膝窝处。

“咔嚓”

骨头爆裂的声音响起,李少隆发出凄厉的惨叫。

紧接着,韩青再度一脚,踩碎了李少隆另一只膝盖。

那非人的惨叫声,令得宴会大厅一众宾客脸色发白,一个个都瑟瑟发抖,看恶魔一样看着韩青。

“我说我说……”李少隆受不了这痛苦,凄声道。

韩青收回脚,居高临下地盯着李少隆,等待着他的回答。

“是……”李少隆刚说一个字,突然一道劲风打在他的后颈窝,顿时,他身体一阵抽搐,如同羊癫疯发作,然后直接昏死过去。

韩青猛然抬头,盯着人群中一个一脸阴森之色的男子。

这男子见韩青望来,略微有些诧异,但随即冷然一笑,伸手做了一个割喉的动作,然后转身没入了人群之中。

韩青没有去追,他的目光扫过宴会大厅一众宾客,缓缓开口:“我韩青回来了,当年韩家血案是谁在幕后操控,又有谁参与了,我会一个一个挖出来的。”

“凡是参与的,都洗好脖子等着。”

韩青的声音如同来自地狱的阴风,令得所有人都打了一个寒颤。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