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热门小说 > 女频言情 > 血狱战神

血狱战神

挽风依旧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当年,陈无敌年少有为,交了漂亮女朋友。但恶霸也相中他女友,逼陈无敌交人。双方厮打后,对方以小伤栽赃,说他故意伤人。为了护他不进监狱,母亲替他认罪。此时,有人找上陈无敌,只要他答应进入龙军,那个人就会保护自己的母亲。于是,陈无敌投身战场,立下战功无数。可此时传来消息,家中老母在做乞丐,弟弟被人伤害至残。陈无敌怒起回家,势必要他们血债血偿!

主角:陈无敌   更新:2022-08-19 19:08: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陈无敌 的女频言情小说《血狱战神》,由网络作家“挽风依旧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当年,陈无敌年少有为,交了漂亮女朋友。但恶霸也相中他女友,逼陈无敌交人。双方厮打后,对方以小伤栽赃,说他故意伤人。为了护他不进监狱,母亲替他认罪。此时,有人找上陈无敌,只要他答应进入龙军,那个人就会保护自己的母亲。于是,陈无敌投身战场,立下战功无数。可此时传来消息,家中老母在做乞丐,弟弟被人伤害至残。陈无敌怒起回家,势必要他们血债血偿!

《血狱战神》精彩片段

龙狱。

世界上最恐怖的监狱。

活着进去的囚犯,只有变成骨灰盒才能出来,无一例外。

同样,能进入龙狱的条件也极其苛刻,这里关押着全人类最猖狂最凶恶的凶徒,曾有大人物将屠杀六十四人的凶犯送进去,没活过一晚上。

“龙狱?不过如此!”

三名身穿军装,肩头金星闪闪发亮的年轻将军迈着大步走了进来,神情颇为不屑。

“叫姓陈的给我滚出来!”

彰武大吼。

作为新晋的三名战神,他们本不屑于来这种污秽地方,但“龙符”在这里,他们必须得到。

那是能调动百万大夏龙军的权利。

黑暗中一双拳头袭来。

彰武脸色一沉,毫不畏惧地与之对抗,砰地一声闷响,两人齐齐后退几步。

一个满身脏乱的囚犯走了出来,嗤笑道:“我当是什么大人物,连我一招都接不下,还敢在这里叫嚣?”

彰武面色有些不好看,冷声道:“我们可是战神,你们这种早该烂在这里的人,有资格跟我说话?”

话音刚落,一道道身影出现。

他们身上无一不带着惊天的杀气和血腥味,压抑得三人面色难看。

三人中的女子喝道:“我们无意招惹,让姓陈的滚出来!”

然而并没有人搭理他们。

女子怒道:“你们要造反吗?外面有百万龙军镇守,信不信我平了这座龙狱!”

也许是女子的话起了作用。

不多时。

黑暗深处缓缓走出一个身材削瘦的青年。

他面容冷峻,一双眸子平静而不怒自威,穿着简练干净的白色单衣,与其他囚犯不同的是。

他全身上下被密密麻麻的巨大铁链束缚着。

每走一步,就会发出巨响。

彰武见状哈哈大笑,笑的直不起腰:“这就是传说中盖世无双的大夏军神,陈无敌?我看只是一个等死的废物罢了!”

旁边两人却没有说话。

彰武疑惑抬头。

当看清面前场景时,顿时面露惊容。

周围不知何时密密麻麻都是囚犯,这些杀气冲天,桀骜不顺的囚犯,此时正浑身颤抖地跪伏在地,正是那青年的方向!

三人不敢置信。

他何德何能?竟能让这些家伙跪地臣服。

如同朝拜王座上的王!

从震撼中回过神来,彰武冷声开口道:“陈无敌,你身处龙狱已经是一个死人了,痛快把龙符交出来,还能苟活几年!”

龙符?

陈无敌轻笑一声,淡淡道:“龙符根本就不存在,因为我就是龙符,龙符就是我。”

他的话语平静,但其中蕴含的无上威严和俯视众生的自信,让人侧目!

“你可真能装,难道凭一己之力镇杀敌国十七战神,靠的是这张城墙般的厚脸皮?”

“你已经是死人了,还贪恋什么权利,赶紧交出龙符!”

彰武破口大骂。

陈无敌坐在那里一动不动,周围的囚犯依旧跪着,大气不敢喘。

见辱骂无用。

女子走出几步,将一个手机丢在陈无敌面前。

她开口讥讽道:“死猪不怕开水烫是吧?只是可怜你那七十岁的老母亲了,如今被当成狗一样拴在王家门口要饭,老婆女儿也要被送去拍卖了,啧啧啧……真惨呐!”

话音刚落,一直平静的陈无敌猛然睁开了眼睛。

他的眸子仿佛蕴含着雷霆,如同一只沉睡的巨龙忽然苏醒,那股惊天的杀意让所有在龙狱的人都感到窒息。

拿起面前的手机,其中正播放着一个视频。

视频中。

一个岣嵝的老妇人正在被一群体型高大的壮汉用棍棒殴打,他们脸色冷漠,下手毫不留情。

哪怕是隔着很远的地方拍摄,依旧能听到棍棒到肉的闷响声。

旁边坐着一个西装革履的年轻人,怀中一左一右抱着美女,正愉悦地看着这一幕。

老妇人每发出一声惨叫,他就狠狠捏一下怀中的美女,惹得美女也发出惨叫,自己则是肆意狂笑。

老妇人衣服破破烂烂,看起来宛如风中残烛,满头满脸都是土,和鲜血混杂在一起,眼神充斥着哀伤和痛苦。

陈无敌如遭雷击,不敢置信地看着这一幕,心痛得犹如刀割。

那被殴打的老妇人,正是他的母亲。

而众心捧月,宛如主宰一般的年轻人,便是王家的大少爷王天宝。

这时。

一个青年跑过来,是自己的弟弟陈武。

他跪在地上抱着王天宝的腿苦苦哀求,声音焦急而又绝望:“王少,求求你,放过我母亲吧,她已经七十岁了啊,身子骨经不起折腾,如果您生气就冲我来吧!”

可王天宝却是一脚将他踹开,当着陈武的面,狠狠几棍子将老妇人抽的是皮开肉绽,骨断筋折,连哀嚎都已经没有力气了。

陈武跪地磕头,眼泪横流。

而王天宝则是扔给他一把刀,居高临下笑道:“你每在自己身上割一刀,我便少打你母亲一次!”

陈武毫不犹豫,狠狠一刀割在自己身上!

一刀又一刀,陈武的鲜血流了一地,已经濒临死亡,只想让王天宝这个恶魔放过自己的母亲。

王天宝见状,仰天狂笑起来:“哈哈哈哈!蠢不可及!”

他脸色狰狞,再次朝妇人狠狠抽了上去!

视频戛然而止。

而陈无敌双眼已经赤红一片,从眼角淌出血泪。

看着母亲被打得不成人形,看到弟弟被骗的自残,陈无敌的恨意和愤怒宛如火山一般,快将他焚烧殆尽!

“啊啊啊!王家!王天宝!上至九霄下至黄泉,我必杀你全家!神都无法阻挡!”

陈无敌几欲发狂,恐怖的气息席卷了整座龙狱,所有人骇然失色,浑身冰冷。

当年盖世无双,屠神屠魔的陈无敌,回来了!

下一瞬。

陈无敌瞬间出现在三人面前,没等男人反应,一巴掌就将他拍成了漫天血雨!

女子骇然:“怎会如此!”

他们都是战神,居然连陈无敌一招都撑不过,甚至看不清他的动作!

“等等!”

彰武预感到死亡的危机,大喊出声,然而这是他能说出的最后两个字。

一脚将彰武踢爆,女子也没落到好下场。

陈无敌看着她,猛地张嘴怒吼。

那声音不似凡人,如龙似虎,又仿佛是天上那神王的怒吼,瞬间就摧毁了女子的一切防御和衣服,让她变成一个血人!

陈无敌怒!

怒不可遏!


他转身离开,没有任何人敢阻拦,所有人趴在地上瑟瑟发抖。

他恨。

杀得了天上众神。

守得住泱泱国土。

却保护不了自己的家人。

“恭迎吾王!”

刚走出监狱,山呼海啸一般的声音从前方传来,伴随着金戈铁甲声响连成一片。

陈无敌睁开血红的双眸。

正看到前方百万雄狮跪伏一片,连绵不绝看不到尽头。

他们从始至终没有离开,而是守卫在这里。

等待王的归来!

这是他打下的盛世王朝!

“随我……”

陈无敌环顾左右,缓缓抬起了一只手,猛地挥下,怒吼道:“杀尽宵小!”

“杀尽宵小!!”

怒吼声直冲天际,震得山林鸟兽奔走,天地变色!

每个将士神情坚毅,没有一丝犹豫。

而当这驻扎三年的百万龙军随陈无敌离开,世界各处势力开始惶恐不安!

他,回来了!

……

海市。

再回故土,心境却有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当年的陈无敌朝气蓬勃,事业蒸蒸日上,也找到了自己一生的挚爱秦汐月。

但。

王天宝同样看上了秦汐月。

作为当地首富王家的大少爷,王天宝根本没把陈无敌放在眼里,然而秦汐月坚定地选择了陈无敌。

当时的陈无敌哪里是王家的对手,被逼得背井离乡,母亲承担下一切罪责,代他入狱。

为了救母亲,陈无敌和一个人做了交易。

参加龙军选拔。

只要陈无敌可以进入龙军,那个人就会保护自己的母亲。

这一去。

便再没有陈无敌。

有的只是那个一路扶摇直上,一拳一脚在战场上杀出来的无双战神,镇北王,大夏军魂!

那一战。

陈无敌率军,虐杀十七国战场,谁来谁死,没有任何人能够拦得住他的脚步,如果不是条件不允许,现在大夏已经统一世界。

最后被逼得没有办法。

三大国动用了核力量,结果便是生灵涂炭。

这场战争必须停下来了。

而他们将一切的罪责归到陈无敌头上,若不是他,也不会让战争走向不可预知,如果大夏不想开启核战争,大家一起玩完,就制裁陈无敌。

陈无敌只能自愿入狱。

此时在王家门口,一个白发苍苍,浑身是血,已经失去行动能力的老妇人正跪在地上。

风萧索地吹过。

老妇人已经饿的皮包骨头了,浑浊的双眼无神看着前方。

一个小孩跑了过来,一手抓着一个白面馒头递给老妇人,眼睛中满是纯真:“老奶奶,给你吃。”

老妇人微微抬头,嘴唇动了动。

“滚一边去,谁家的小孩?”

这时,一个恶声恶气的声音从一边传来。

这座辉煌的庄园门口,王天宝走出来,见状顿时飞起一脚,将小孩手中的馒头踹飞,连带这小孩也踹倒在地。

哇地一声就哭了出来。

“对不起王少,是我没看好自己的孩子。”

一旁的妇人连忙冲出,将孩子抱在自己的怀里,哪怕孩子的手已经被踢出血了依然在忙不迭地道歉。

“下次长点眼睛,爱心是用在这种地方的吗?”

王天宝趾高气扬地说着,一脚就踩在老妇人的头上,还吐了一口口水,指着老妇人说道:“都给我擦亮眼睛看清楚了,这就是招惹我王家的下场!”

旁边小弟谄媚道:“招惹了我们王少,死不是最可怕的,一辈子给王家当狗才是最好的结局!”

旁人神色各异,无人敢出声反驳。

王家的势力太大了,招惹了王家,下场就是如此。

“你们王家,上上下下祖宗十八代,都得死!”

当赶来的陈无敌看到这一幕的时候,眼睛顿时红了。

看到自己已经七十岁高龄的母亲,非但没有享受天伦之乐,反而因为自己的缘故,被小人这么踩在脚下侮辱,他全身都在颤抖。

这是含辛茹苦将自己养大,一次次给自己擦屁股,收拾烂摊子的母亲啊!

作为战神。

哪怕陈无敌被母亲打骂,都心甘情愿,不敢有一丝反驳。

却被小人侮辱至此!

杀!

杀得他们肝胆欲裂,杀得他们断子绝孙!!

陈无敌的脑海里只有这么一个念头。

“谁?谁敢说这种话?”

小弟一下子就跳了起来。

众人寻声看去,便看到站在不远处眼眶赤红,浑身发抖的陈无敌。

王天宝眯起眼睛,似乎是想起了什么,脸上露出一个耐人寻味的笑容:“你就是陈无敌吧,我还以为你死了,没想到你还敢出现。”

随着王天宝的话语,周围人的惊呼也传了出来。

“他就是当年那个敢和王少抢女人的小子?”

“简直不知天高地厚啊,在海市敢和王少作对,现在落到家破人亡的下场。”

“据说是逃走了,现在回来干什么,送死吗?”

他们不理解。

不过这并不妨碍他们落井下石。

如今王天宝就在眼前,一方是首富家族未来的继承人,一方是如同落水狗一般被赶出去的丧家犬,站在哪一方在明显不过了。

“王天宝是吧,当年的账我还没跟你算,如今你敢辱我母亲,把你王家上下杀绝也偿还不了你的罪孽!”

陈无敌眼神冰冷,看王天宝的眼神如同在看一具死尸。

“呵,好大的口气,我就站在这里,你能拿我怎么样?”

王天宝不屑,掏出一把水果刀,对着地上的老妇人:“我现在就戳瞎她的双眼,让你眼睁睁看着。”

陈无敌虎目圆瞪,瞬间就冲了上来。

而王天宝身后的保镖也不是吃素的,八个人一涌而出,手里都拿着利器,摆明了要将陈无敌杀死当场。

有人叹了一口气说道:“王家的保镖都是重金从国外请回来的雇佣兵,寻常以一敌十根本不是问题,陈无敌没救了。”

王天宝冷笑着看着这一切。

就在所有人都觉得手无寸铁的陈无敌很快就会被打倒在地,并且被杀死的时候。

陈无敌一拳轰出。

这一拳带起的气浪瞬间就掀翻了面前的土地,将冲上来的保镖全部击飞出去,人在空中便已经吐血昏迷。

这些花了大价钱请来的保镖,根本不是一合之敌。

所有人都惊愕地瞪大了眼睛,宛如碰见鬼一般。

陈无敌一步步朝王天宝走去:“你准备好受死了么?”


王天宝的脸色变了又变。

以往他身边随便一个保镖出手都是碾压,现在八个一起出手却被陈无敌碾压了。

他理解不了,但事实就摆在面前。

不过。

“能打又有什么用?当今时代可不是拳头说了算的。”

王天宝冷笑,肆无忌惮地将脚踩在老妇人的背上,神情极其张狂:“我就站在这里,你敢动我一个试试?”

他背靠王家。

在这海市,就是当之无愧的太子。

敢动他一下,只有死的下场。

下一瞬。

咔嚓。

陈无敌瞬间出现在王天宝面前,一脚踹出,直接将王天宝踩着的那只脚踢断。

“啊啊啊!!”

王天宝发出杀猪似的惨叫,躺在地上抱着自己的右脚开始惨嚎起来,脸上的表情已经疼得扭曲了。

只见他的右脚已经向上弯曲成了九十度,鲜血流出,骨头都狰狞地露了出来。

这血腥的一幕让所有人为之骇然。

他们意识到。

陈无敌,闯祸了!

陈无敌没去管王天宝,而是将老妇人扶了起来,丝毫不顾她身上的恶臭,眼眶通红,痛苦道:“妈,我来晚了。”

老妇人听到这声音,浑浊的双眼这才恢复了一丝神采,在看到陈无敌的时候,顿时愣住了。

“儿啊……你怎么,回来了?”

陈母的思维已经有些迟钝了,她焦急道,手都在颤抖:“你快走,快走,王家不会放过你的!”

潜意识里。

她还是想保护自己的儿子。

“没事的妈,我这次回来,以后这个世界不管是谁,哪怕是神也不能动你分毫。”

陈无敌更加心痛,擦了擦眼角的泪。

陈母有些不敢置信,不过在看到陈无敌坚毅的神情时,不知为何就放下心来,喃喃道:“你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说着,竟是昏死过去。

王家不光将她养在门口不允许离开,饿着她,甚至不让她睡觉,用这种方式摧毁陈母的精神。

陈无敌看到自己的母亲这幅样子,牙关都咬出了鲜血。

在自己不知道的情况下,母亲竟然受了这么多罪!

他该死!

而王家,更该死!

将母亲扶到远处的树荫躺下,他已经忍不住自己的怒火了。

心中的愤怒快要将他刺激得失去理智,如果不发泄出来,很难保证会做出什么事。

要知道,他本来就是一个杀神!

王天宝眼中怨毒地盯着陈无敌,恨声道:“竟然敢对我动手,你完了!我不会让你死,我会好好折磨你们母子,砍掉你的四肢,永远给我当狗!”

已经有人去通报王家了。

陈无敌无论如何都是跑不了的。

他也从来没想着离开,直接从地上拎起王天宝,左右开弓狠狠抽了十几个大嘴巴子。

抽的王天宝的脸已经扭曲变形,鲜血横飞,恐怕整容都整不回来。

精通杀人技的陈无敌知道怎么样可以让一个人感受到最大的痛苦,又不至于死去或者失去意识。

开始对王天宝的穴位下手。

从王天宝嘴里发出的惨叫,让周围的人只是听到,心中就升起一股寒意。

这得是有多痛苦啊。

才能发出这种不似人的声音!

“住手!!”

一声怒吼传来。

赶来的王家家主,也是王天宝的父亲看到这一幕,气的双眼园瞪:“你怎么敢对我儿子动手!你不知道他是我王家的人吗?!”

从小到大,对于这个儿子他含在嘴里怕化了,骂都不舍得骂。

居然被人打成这个样子。

“我动手了,又能如何?”

陈无敌神情冰冷,毫不在意地向下一踏!

王天宝的另一只腿也应声而断!

王父气的浑身发抖,怒极反笑:“好,好得很!你这种人不过是我王家随意就能踩死的蝼蚁罢了,你若是跪下道歉还有活下来的机会。”

陈无敌冷漠地看着他,又将王天宝的双手也废掉。

王父一股逆血冲上心头,当即打了一个电话,阴翳地看着陈无敌:“等着吧,你很快就会去炼狱里呆着,在那里你就会知道什么叫后悔!”

炼狱。

那里关押着最为凶恶的人,如果能侥幸活着出来,整个人也废掉了。

敢和王家作对的人,无疑不是被送了进去。

“哈,你说的我好怕。”

陈无敌笑了起来,自己可是刚刚从龙狱出来,淡淡道:“那我可求你快一点,不然你儿子就要死了。”

说着就狠狠一脚踹在王天宝的肚子上。

很快。

一队人马走了过来,为首阴翳男子散发着阴冷的气息。

王父躬身道:“王大人,此等凶徒,敢在我王家门口行凶,你看该如何处理?”

“知道了。”

此人正是炼狱的最高层,王昆。

他不带感情的眸子看向陈无敌。

在看到的一瞬间,原本死灰般的瞳孔猛地收缩,整个人也颤抖起来。

王父不解:“大人,您怎么了?”

王昆根本没搭理他,而是小跑到陈无敌面前,点头哈腰道:“陈帅,您怎么在这里?”

他认出了陈无敌。

因为当年他在龙狱当过一个小卒,知道陈无敌多么恐怖。

“杀人,看不出来?你要把我抓起来?”

陈无敌根本毫不客气。

“自然不敢,陈帅的事,我怎么敢插手。”王昆擦了一把额头的冷汗。

就算现在当他的面把王家平了,他也只会说自己眼睛瞎了,什么都看不见。

王父心中不安起来,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王昆扭过头,看着王父是一副吃人的目光:“蠢货,自己招惹到什么人都不知道,他就是大夏的无双战神,镇北王!”

声音并不大,却如晴天霹雳作响,砸在所有人的心头。

王父脸色惨白。

他的身躯摇摇欲坠,看着陈无敌的目光中满是惊惧。

这时。

天空中传来直升机的轰鸣,一队队人齐齐前来报道。

“吾王,海市已经被包围,请作出指示!”

来人单膝跪在陈无敌面前。

陈无敌淡淡道:“把王家所有人给我抓了,还有,送我母亲去最好的医院治病!”

“是!”

一声令下,一群人井井有条冲入王家,根本不管他们的惊叫抵抗,按在地上就给抓了起来。

王父哆嗦着嘴,他的眼中露出哀求。

他知道一切都完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