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热门小说 > 女频言情 > 女爱豆穿成团宠公主

女爱豆穿成团宠公主

梨花小带鱼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意外穿越,现代国民级女爱豆云琯琯穿越到古代,成了一个小不点公主。小公主是个名副其实的团宠,皇帝老爸爱她如命。只可惜,后宫嫔妃都看她不顺眼,都认为是她抢走了皇帝的宠爱。眼看自己获得宫斗剧本,云琯琯却意外获得锦鲤气运,宠冠天下。她攻略性格各异的各位俊美皇子哥哥、大将军家翩翩如玉的独子、太医令家纯情傲娇的长孙……云琯琯遍地都是好哥哥!

主角:云琯琯,司明朗   更新:2022-08-09 09:41: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云琯琯,司明朗 的女频言情小说《女爱豆穿成团宠公主》,由网络作家“梨花小带鱼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意外穿越,现代国民级女爱豆云琯琯穿越到古代,成了一个小不点公主。小公主是个名副其实的团宠,皇帝老爸爱她如命。只可惜,后宫嫔妃都看她不顺眼,都认为是她抢走了皇帝的宠爱。眼看自己获得宫斗剧本,云琯琯却意外获得锦鲤气运,宠冠天下。她攻略性格各异的各位俊美皇子哥哥、大将军家翩翩如玉的独子、太医令家纯情傲娇的长孙……云琯琯遍地都是好哥哥!

《女爱豆穿成团宠公主》精彩片段

已过了夜半时分,乌云密月,不见星阑。

天子云承弼抚额,俊美无俦的面容上染着淡淡的焦灼。

“容将军那边如何了?”

内侍赵琦小心翼翼,“三日前,容将军率小队深入敌后,至今未有消息。”

云承弼眉宇紧锁,将案板上杯盏扫落到地上,“可恶!”

云琅国安泰数十载,偏这几月海患不断,加上边境那些小国联合来犯,闹得民心难安。

赵琦抹了抹额角冷汗,“皇上顾着龙体啊,老祖宗为您留下的锦囊可有应对之策?”

提到太上皇留下的锦囊,云承弼就更烦了。

里面什么妙计也没有,只留了个锦鲤的图样。

相传,云琅国立国之初就得到了一位锦鲤气运的谋士相助,逢凶化吉,成为一段佳话。

可天下之大,去哪里再寻这样一位贵人解眼前之困。

云承弼忧思难解,毫无睡意,“也罢,你随朕去御花园走走吧。”

赵琦提着灯笼在前面开道,可云承弼刚踏入其中,耳旁却掠过宫女高声的吆喝。

“来人呐,这小孽种染了病,立刻处理了!”

云承弼顿了顿步子,“这是怎么了?”

他登基以来忙碌于朝政,后位一直空悬。

因为后宫之事无甚兴趣,就连妃嫔的脸也记不大清。

赵琦只探头看了眼,就知道大事不妙。

“皇上,几天前江氏产下一名女婴后不幸身亡,那孩子就跟了林贵嫔。”

云承弼冷冷朝前迈去,正见到林贵嫔傲然立在一旁,十分享受这生杀予夺的权力。

身侧小宫女的手上,赫然拎着个如玉般的女婴。

“皇上……您怎么来了?!”

林贵嫔见到云承弼的瞬间,吓得花容失色。

小宫女更是手一抖,眼看那可怜的女婴就要掉到水井里去了!

云承弼反应极快,飞身上前揽住了那孩子。

女婴在被他揽入怀中的瞬间,嚎啕大哭,响彻了整个御花园。

夭寿啊,这坑爹的穿越,她差点又重开一次。

云琯琯真的哭出声来。

睁眼前,她还是人见人爱的国民女团C位,领奖舞台上摔了一跤直接变成了个婴儿。

才喘了口气,差点又被宫女摔死。

好在眼前这个好看的男人救了自己。

就在云承弼抱住云琯琯的那一刻,周围的月光霎时清亮起来。

柔和的光芒洒她粉嫩如玉莹的面颊上,眉眼清亮,眼下有颗小小的红色泪痣。

她的唇瓣似恬静的弯月,一颦一笑之间都透着说不出的灵气。

好个精雕玉琢般精致的奶娃娃!

哪里像是染了病的样子?

云承弼嗅到云琯琯身上的甜香,心头一片柔软,竟是从前从没有过的感受。

云琯琯跟男人四目相接之际,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抱紧皇帝老爹的大腿!

她现在是个毫无还手之力的婴儿。

要想在这个古代宫廷活下去,唯一的方法只有获得天子的欢心。

她立刻停止了哭泣,努力支棱起来冲云承弼使劲地笑。

不料,云琯琯的笑容刚挂上脸,云承弼却将她整个身子翻了过去。

好似压根不想看到她的脸一样。

云琯琯:……你礼貌吗?

君心难测,刚才皇帝老爹看她的时候分明很是欢喜啊!

云承弼的目光其实是凝在了云琯琯脖颈后的胎记上。

太像了,这个锦鲤的图样,实在是太像太上皇锦囊当中所留的了。

难道这孩子就是传说中拥有锦鲤气运的贵人?

云承弼本还怀疑,忽见得一个侍卫急匆匆跪倒在跟前。

他拂袖问道,“何事如此慌张?”

侍卫难掩喜色,“皇上,前方捷报!容将军的小队凯旋而归,现正清除残余的叛党,不日就能回到都城。”

困扰云承弼多日的难题终于得解,还偏偏是在他刚刚抱到女儿的时候!

若说是巧合,更不如说是老祖宗的启示。

云承弼眉头舒展,“甚好,传令给容将军让他安心抗敌,朕等着他的好消息!”

林贵嫔见天子难得喜色,趁机附和道,“嫔妾恭贺皇上大喜,云琅国大喜。”

喜事可不止这一桩。

云承弼将云琯琯抱在怀中,那温柔和细心的动作令赵琦也是一惊。

他常伴天子左右,何曾见过云承弼对皇嗣如此宠爱过。

即便是那几个皇子,也是例行公事罢了。

果然,云承弼的温柔只对小公主开放,下一秒他森寒的目光就落在了林贵嫔的身上。

“林贵嫔,你来说说,这孩子得了什么病,你可曾叫过太医来诊治?”

“这、这……”林贵嫔跪倒在地上,紧咬着发白的下唇,“嫔妾愚钝,还没来得及叫太医来看。”

云承弼懒得听她拙劣的谎言,“林贵嫔意图谋害公主,即刻打入冷宫。”

林贵嫔傻眼了,“皇上,嫔妾何时……”

等下!公主?云琅国哪里来的公主?

“今日起,这孩子就是云琅国唯一的公主。”云承弼看向云琯琯目光充盈着慈爱,“由朕亲自抚养。”

云琯琯:喵喵喵?

她还没来得及发挥自己顶级偶像的魅力,怎么忽然就成了公主了?

云琯琯困惑的神色反而令云承弼心头一喜,这孩子果然不凡,似乎能听得懂自己说话。

“怎么你觉得自己当不起?”云承弼反问她。

云琯琯沉思了下,随即费劲地摇了摇脑袋。

她有什么当不起,至少自己不会跟林贵嫔一样轻践人命。

上辈子努力了十年登顶国民偶像,这辈子出生就是顶流,那就努力做个对国家有用的好公主!

云承弼见奶娃沉思凝重的神情,跟那张圆嫩的小脸反差极大,一时忍俊不禁。

“朕说你当得就当得!若有人再敢欺你,便是与朕为敌。”

林贵嫔便是前车之鉴。

云承弼温柔地哄着云琯琯,想到她出生坎坷,就连那记不起样子的江氏也有点怜悯了。

他当即吩咐道,“赵琦,给江氏女按照婕妤的规格下葬,既然是公主生母,朕也不能薄待了她。”

从毫无分位的卑贱之人连跨三级成了婕妤?

这也是云琅国立国以来闻所未闻之事啊!江氏也算是母凭女贵,可以含笑九泉了。

赵琦心下感叹,领了命,立刻着手去办。

被拖下去的林贵嫔怎么也想不通。

她只是想处理江氏留下来的卑贱之女,怎么就招致了如此大祸?

天降公主这件事很快传遍了朝野,云琅国上下都为之轰动。

毫无疑问的是,云琯琯身为百年来的第一个公主,是当下云琅国最尊贵的孩子!


身处在后宫中的众妃嫔,对这位新来的公主态度各异。

昙华殿,宫女环儿正为林妃梳头。

“娘娘,这公主来得突然,一点也不合规矩啊。”

林妃的面容在镜子中略显憔悴。

她语气淡淡,“合不合规矩,自然是皇上说了算。”

林贵嫔是林妃的堂妹,借着家中势力在后宫一直混得不错,也被云承弼招幸过好几次。

这次竟然因这个横空出世的公主被打入冷宫?

她打心底就对这个公主喜欢不起来。

三皇子云星华端着茶盏走过来,“喝茶。”

“乖。”林妃欣慰地接过茶盏抿了口,转而却长叹了声,“你父皇新添了位公主,以后来看你的时间怕是更少了。”

云星华已经五岁了,可惜先天不足,到现在说话还是一个字一个字往外蹦,在众多皇子里也不讨喜,云承弼一个月才来看他们母子一次。

“妹妹,小……父皇照顾她,很好。”

云星华读不懂母妃的困扰,清澈的眸子里反而满是欢喜。

他这还是头一次有妹妹。

要不是母妃拦着,他恨不得立刻奔去妹妹身边,同她亲近呢。

林妃只得抱着云星华抚慰,“傻孩子。咱们先不动,后宫哪几个没有省事,且看着好了。这个公主能不能平安,长大还不一定呢。”

此刻,在松林殿的容妃就对公主很是不满。

“太子之位还不曾定下,皇上就封了那么个丫头做公主,那我的大皇子以后岂不是矮她一头了?”

她美艳端方的脸蛋上浸满了郁气,“皇上当真是不眷顾容家!”

容妃出自容将军府邸,是当朝武将的嫡妹。

后宫之中她与林妃的位份齐平,但家室却高出林妃很多。

一旁正在看书的大皇子云景焕温声开口,“母妃,这样的话切勿再说了。父皇对容家已经恩宠无限了。”

云景焕已经七岁了,说话做事都像个小大人。

他对新添的这个妹妹没有好感。

公主再可爱能可爱到哪里去,父皇对她的宠爱怕也持久不了几时。

更何况,封公主一事,寿康宫的太后怕不会轻易点头。

正如大皇子所料,封公主之事才传出去半日,太后就气势汹汹地摆驾到了春熙殿外。

她虽不是云承弼的生母,但扶持天子登基又监国多年,一向最重视皇家的颜面规矩。

哪里容得一个卑贱宫婢所出的女儿,一跃成为公主?

太后威严的声音回荡在宫殿内,“江氏生的那女婴在何处?”

四下的宫婢瑟瑟发抖,无人敢应答。

太后身侧的大宫女立刻找了一圈,将还在襁褓中的云琯琯抱了起来,径直送到了太后的跟前。

太后满面不悦,伸手拨开被褥想看看小东西的真颜。

云琯琯还在做梦,她梦到自己在庆功宴上啃鸡腿。

经纪人破天荒不让她节食了,喊她使劲吃!

云琯琯一把抓住眼前的大鸡腿要往嘴里送,只送到鼻尖怎么就嗅到一股幽兰花的甜香味……

这鸡腿子还挺特别。

太后的手指猝不及防地被眼前的奶娃娃握住。

她眉间微蹙,心道这小家伙还挺灵,知道哀家要开罪于她,就先示好?

太后不由多看了眼云琯琯,可就是这一瞥,却让她震惊万分。

这孩子的那颗泪痣……

怎么跟她当年夭折的女儿生得一模一样?

大宫女见得太后神情异样,赶忙扶住了她,“娘娘,保重身体啊,不值当为着卑贱的东西伤神。”

太后稳了稳心神,看向云琯琯的眼神大不相同,连眼底也湿润了。

算算时间也已经整整十八年了,难道真是她心爱的琯儿回来了?

云琯琯幽幽醒转过来,睁眼就看到眼前有个中年的美妇,对着自己默默垂泪。

她吓了一跳,这漂亮姐姐怎么这么伤心?

云琯琯可见不得这个,她费劲扬起小手为太后抹泪。

温热的搭在太后微凉的面颊上,泪水渗过云琯琯的指缝。看着奶娃纯真无辜的眼眸,太后忍不住将云琯琯抱在了怀里,泣不成声。

周围的宫人都吓了一跳,不知太后这是怎么了,噼里啪啦地跪了一地。

“太后,你……要对朕的公主做什么?”

云承弼不知何时出现在身后。

他接到太后要发难的消息,下朝匆匆赶来要护着女儿。

可踏入殿内,云承弼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一向不苟言笑的太后,竟正亲热地抱着小公主?

太后抹了抹眼角的泪珠,“皇帝,你的人是如何照看小公主的?她怎么瘦弱得跟只小猫一样?若是朝政太忙,哀家亲自照顾公主。”

已经七八天的孩子,竟跟刚生出来差不多,可怜得很!

云承弼眸光微愣,“亲自照顾?”

一向跟他唱反调的太后,居然认可他封赏的公主,还要亲自照顾?

“不必了。”云承弼很快淡淡推拒了,“多谢太后对公主的爱护之心。”

自登基之后,他们母子二人之间的隔阂日益加深,非一朝一夕能够消解的。

如今公主是他的宝贝,更是他的软肋,断不可能拱手交给太后。

太后对皇帝的冷脸习以为常,她冷哼了声,“难道你还怕哀家会加害于她?”

两人针锋相对,谁也不让谁。

殿内的气氛安静得令人窒息,赵琦捏了把冷汗,往日太后和皇帝争执起来,那可都是城门着火殃及池鱼……

偏在这时候,云琯琯的肚子响了。

叫得惊人不说,还连带转了几个调,窘得她脸色涨红。

太后和云承弼齐齐朝她看了过来。

夭寿!

她原本只想在边上吃瓜看戏啊,这下倒好全来看自己笑话了。

太后沉着张脸,“公主怎么饿成这样?”

内侍赵琦赶忙应道,“太后有所不知。皇上对小公主那是无微不至啊,可惜公主不知是不是思念亡母过度,这几日都不肯喝奶。”

云承弼也很心疼,精挑细选了几个奶妈来喂云琯琯,可她却根本不肯喝。

整个太医院都被折腾得底朝天,也看不出小公主得了什么病。

云琯琯有苦难言。


云琯琯作为一个神志清醒的成年人。

成日被五六个波涛汹涌的奶妈团团围住,画面已经令人不敢直视了。

还让她放弃节操喝人奶?

还不如饿死重开得了!

太后听闻此事,眸光微愣,片刻后忍不住笑出声来。

“赵琦,你去找些羊奶膏来。本宫亲自来喂。”

赵琦瞥了眼云承弼,得到了首肯,这才赶去拿了羊奶膏,用热水冲开成一碗。

奶香四溢,太后抱起云琯琯,那勺子温柔地喂她。

云琯琯如获大赦,还是太后靠谱啊,知道她不喝人奶。

她一口口喝得正欢,还发出了咯咯地笑声,逗得周围的宫人都欢乐起来。

云承弼有些讶异,“太后,您是如何知道小公主喜欢羊奶膏的?”

太后轻轻拍着云琯琯的后背助她消化,神情前所未有地慈爱。

“皇上,你刚送到哀家宫中的时候,也不喜人奶。急得哀家半夜跟先帝去求进贡来的牛乳和羊奶膏,没少挨骂呢。”

云承弼生母早夭,太后虽没有生恩,但确是手把手将他带大。

只是碍于朝政之事,太后对云承弼过于严苛,两人的关系才日渐紧绷。

云承弼心头一动,也不禁回想起遥远记忆里太后的温情。

他面色缓和了不少,“看来太后当真爱惜公主。”

“这孩子虽得了公主的名头,可还没有封号吧,哀家为她赐名一个琯字,愿她今后安享荣华富贵,康泰顺遂。”

太后静静抚上云琯琯的小脸,下定决心要将不曾给过自己女儿的爱,全部倾注到她身上。

云承弼也笑了,“琯琯得太后厚爱,是我云琅国之幸。”

云琯琯喝饱了奶,正满足地打饱嗝,她还不忘将太后的手跟云承弼的手放在一处,朝着他们忽闪忽闪地眨眼。

云承弼和太后的心都被萌化了,不约而同地冲着云琯琯笑出声。

天子和太后如此和谐的奇景,十年难得一见,整个宫殿的人都面面相觑。

赵琦恨不得当场给小公主磕三个响头。

这可真是天降锦鲤,除了这小公主,满天下还能找到谁让太后和皇帝和好?

于是,琯琯公主才降世十天,第二次让整个后宫震惊了。

有了太后的疼爱,后宫众人这才看清了风向,赶紧开始巴结起这位新公主来。

各宫送来的礼物络绎不绝,想来亲自拜访的妃嫔更是几乎将春熙殿的宫门踏平。

为了云琯琯的身心健康,云承弼不得不下了道圣旨,暂时不许妃嫔前来探望。

可即便是这样,有心人的步伐仍不可阻挡。

这日,云承弼下朝来正准备带云琯琯去花园晒太阳,刚走出几步迎面便撞到了一个正在哭泣的妃嫔。

云承弼眉宇微皱,“你不知道朕下旨不许妃嫔接近小公主吗?”

“妾身惶恐,来这里并非是为了公主,而是想念江妹妹。”

那妃嫔昂起头来看着云承弼,只见她一张娇俏如花般的容颜,楚楚生姿,水眸含泪,竟是无限的风情。

她的身侧还跟着个五岁左右的男童,长得跟这妃嫔足有五分相像,秀气得跟庙会上的娃娃一般。

云琯琯一下就来了精神,这不是宫斗戏经典桥段之跟皇帝偶遇?

来啊!要是唠这个她可不困了啊。

赵琦赶忙提醒云承弼道,“皇上,这是盛婕妤跟二皇子。盛婕妤跟那江氏女是同乡,大抵是之前有些交情。”

盛婕妤又是埋头抹泪,“皇上,妾身这几日总梦到江妹妹来问小公主是否安好。这才领着乐成来此处……”

她摸了摸云乐成的小脑袋。

云乐成立刻乖巧地行礼,“父皇万安,妹妹万安,我也跟母妃来看,就看一眼。”

云承弼看了眼二皇子,对盛婕妤多少缓和了些态度。

“起来吧,朕恕你无罪了。”

他招了招手,“乐成,你也来看看妹妹吧。”

云承弼分明是冲着二皇子招手的。

可盛婕妤却迫不及待地凑到云琯琯的跟前,“江妹妹若是在世,亲眼看到公主得到这般恩宠就好了。”

云琯琯乍看盛婕妤,觉得美人哭得梨花带雨还颇为可怜,可紧接着就闻到盛婕妤身上传来一股浓烈桂花油的味道……

再看盛婕妤的眼底一片红肿,怪异得很。

报告!有人假哭!

顶级国民偶像云琯琯看着这哭戏,只觉得如芒在背,如鲠在喉,如坐针毡,简直跟在现代那批用眼药水的女星一样。

怎么搞宫斗都有人划水啊?

云琯琯忍不住笑出声来。

没想到这一笑,却打破了原本悲伤的氛围,让盛婕妤营造出来苦情姐妹的戏码一秒破功。

盛婕妤的假眼泪还挂在脸上。

可她越是酝酿悲伤,云琯琯就笑得越开心,场面一度陷入尴尬。

云承弼不禁垂眸看云琯琯,“你也觉得盛婕妤戏假?”

云琯琯点点头,原来皇帝老爹看得出来啊!

云承弼虽不常处理后宫事务,但也不是一个傻子,早在盛婕妤冒出来的时候就猜到了她的路数。

只是碍于皇子还在一旁,想给他的生母留几分情面。

云承弼的面上闪过一丝厌恶,“盛婕妤殿前失仪,即日禁足,不许她再出来。”

盛婕妤这下是真哭了。

二皇子云乐成也跪了下来,边跪边捂住了自己的眼睛。

“父皇,不关母妃的事,都怪我。说好只看一眼妹妹,可是妹妹也太好看了。我……我就多看了几眼。”

云琯琯不由多看了眼二皇子。

只见他一脸天真浪漫,确从刚才起就目不转睛地盯着自己傻乐,当真是半分坏心思也没有。

哎,稚子何辜啊。

盛婕妤要是终生禁足,这二皇子也不好过。

云琯琯动了恻隐之心,她故意伸出手来朝着云乐成挥挥。

云承弼一下就读懂了她的意思,这小家伙还有这般的宽恕之心,不愧是他的公主。

他于是改了心思,“也罢,先扣盛婕妤三个月月俸,禁足两月反省吧。”

二皇子知道是公主妹妹帮了自己,对云琯琯更是喜爱异常,下定决心要好好守护她!

盛婕妤面上感激涕零,“谢过皇上,谢过小公主,妾身定当好好反省。”

可她心底却从此记恨上了公主。

这后宫局势变幻莫测,盛婕妤就不信,这云琯琯能得意到几时?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