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热门小说 > 玄幻奇幻 > 失忆后前夫总想撩我

失忆后前夫总想撩我

葡萄糖作者 著

玄幻奇幻连载

秦禾嫁给顾其琛两年,也是独守空房两年。这期间,他回来的次数屈指可数,两人也没什么亲密的举止。可如今他不仅回来了,还和她在家里过了夜。秦禾以为两人的感情会有转机,但是她想多了,他提出了离婚。理由只有一个,他心上人回来了。净身出户的秦禾收拾东西走人,却在路上发生车祸。再醒来,她失忆了。从此,她做回首富家的小公主,反虐起前夫来!

主角:秦禾,顾其琛   更新:2022-08-08 19:00: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秦禾,顾其琛 的玄幻奇幻小说《失忆后前夫总想撩我》,由网络作家“葡萄糖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秦禾嫁给顾其琛两年,也是独守空房两年。这期间,他回来的次数屈指可数,两人也没什么亲密的举止。可如今他不仅回来了,还和她在家里过了夜。秦禾以为两人的感情会有转机,但是她想多了,他提出了离婚。理由只有一个,他心上人回来了。净身出户的秦禾收拾东西走人,却在路上发生车祸。再醒来,她失忆了。从此,她做回首富家的小公主,反虐起前夫来!

《失忆后前夫总想撩我》精彩片段

深夜,秦禾已经陷入了熟睡,却突然感觉身上的衣服被扯开。

她惊慌的睁开眼。

是顾其琛,她法律意义上的丈夫。

男人的表情一如既往的冰冷,即便这个时候他在跟她做着最亲密的事,却依旧连一个温和的表情都懒得施舍给她。

结婚两年,他回家的次数不超过十次。

秦禾脸色发白,咬唇回忆着,意识却逐渐涣散,最终在顾其琛毫无顾忌的掠夺下晕了过去。

……

第二天清晨,阳光透过窗帘缝隙打在卧室的床上。

秦禾缓缓转醒,感受到浑身的酸疼,有些苦涩地笑了笑。

转过头,身边的位置早已冰冷。

顾其琛早就不在了。

她也习惯了。

秦禾从床上起身,身上难以忽视的酸痛让她动作变得缓慢,她拿起床头的衣服换上,又将凌乱的床铺整理了一遍。

咔嗒—

身后传来轻微的声响。

秦禾回头,看到西装革履的顾其琛正推开门进来。

长期处于高位的男人眉目间总是带着居高临下的冷傲,以及与生俱来的矜贵与霸气。

秦禾愣了下,惊讶道:“你还没去上班?”

“吃了。”顾其琛忽视了她的问题,直接将手里的东西递了过去。

秦禾下意识的接过去,低头将手中的包装盒转了过来,这才看清上面的字。

避孕药。

她无意识的捏紧了包装盒,低着头小声道:“其琛,我不想吃……我……”

“吃了。”顾其琛皱着眉开口,直接打断秦禾还未说完的话。

他最讨厌她这副低眉顺眼的卑微样子。

秦禾目光一黯,抿了抿嘴角。

她打开手中的包装盒取出一粒药,又转身拿起床边放了一夜的水杯,把药就着杯里剩下的水咽了下去。

她不想吃。

她对避孕药过敏。

吃了会长红疹。

不过顾其琛从不知道。

他从不关心她,就算她说出来又有什么用呢。

秦禾将水杯放回去,还没来得及直起身,就听见男人冷冷的声音再度传来——

“秦禾,我们离婚吧。”

刺耳的话传进秦禾的耳朵里,她难以置信的抬头看着他,好半响才找回声音,艰难地问到:“为什么是现在……”

明天……就是他们结婚两周年的纪念日。

顾其琛的声音平静而冷漠,说出口的话也直白残忍:“秦禾,你知道我并不爱你。”

“娶你是因为我需要一个结婚对象,而你够听话,仅此而已。”

“而且。”

“她回来了。”

……

她回来了。

这个“她”,其实秦禾并不认识。

但她无意间看到过顾其琛钱包里的照片,听到过他夜晚无意识的低喃出的名字。

秦禾眼眶通红,下意识地想去抓他的袖口。

顾其琛毫不留情的避开,直直地开口:“你想要多少钱都可以。”

秦禾的手僵在半空中,她讷讷道:“你就是这么看我的吗?”

所以,他以为,她只是为了钱才嫁给他的吗?

顾其琛蹙了蹙眉。

难道不是?

他记得他将银行卡的副卡给她的时候,她很开心。

“郊外的别墅群也会划到你名下,你收拾收拾,下午去民政局。”说完,他的手机响了起来。

他很快拿出手机看了一眼,眉眼间都温柔了下来,“……已经说好了,乖,我马上就过来。”

挂断电话后,他连一句多余的话都没有再说,转身就走了。

秦禾如同一具行尸走肉地下楼,出门。

佣人担心地喊住她:“太太,您怎么了?您要去哪里?”

秦禾嗓音嘶哑:“我一个人出去转转,没事。”

她无意识地在街上晃悠,她不知道要去哪,可她知道,再在那个房子里待下去,她会窒息!

这时,手机嗡嗡震了一下。

有人给她发了一张图片。

秦禾下意识咬紧了嘴唇。

照片上,身材纤细的女人紧贴着男人,两人相拥着,亲密无间。

心脏疼得快要裂开。

秦禾把嘴唇咬的血迹斑斑,她浑身都是冷的,颤抖着。

她目光失神,不知怎么,就恍惚地迈开了脚步往对面走去。

突然,在等红绿灯的路人尖锐地喊道:“小心!”

秦禾还没反应过来,身子就被一辆卡车撞飞出去。


“嘀嗒、嘀嗒。”

耳边安静得似乎只能听到点滴低落的声音。

秦禾动了动手指,缓缓睁开了眼睛。

她转过脑袋,看到坐在床边打着瞌睡的男人,刚要起身,就发现整个人都疼得动不了。

她脸色惨白,虚弱地开口唤道:“哥哥……”

秦昀半梦半醒间被她吓得撑着下巴的手一滑,整个人一个踉跄。

他眨了眨眼睛,看见秦禾醒了,语气说不上太好,但掩盖不住关心:“醒了?”

“哥……”秦禾疼得难受。

秦昀愣了一下,觉得秦禾有点不对劲。

她嫁给顾其琛两年来没回过几次家,他总觉得自己这个妹妹和自己生疏了,可是现在……

秦禾咳了咳,感觉嗓子要冒烟了:“我想喝水。”

秦昀本来还想说什么,听她说渴,立刻起身去给她倒了杯水,然后小心翼翼地把她扶着坐起来:“也是你命大,被车撞了也没受什么严重的伤。”

就是浑身青一块紫一块,有些轻微骨折。

秦禾润了润嗓子,又把水杯塞回秦昀的手里。

“顾其琛呢?”秦昀把水杯放到床头,环起胸,冷哼了一声,“医院说打了他电话都没人接。”

秦禾有点懵逼:“那是谁?”

她想了想:“是今天送我到医院的人吗?”

这下轮到秦昀懵逼了:“哈?”

半晌他才回过神:“什么意思?顾其琛是谁你不知道?”

眼见秦禾更懵逼地摇头,秦昀瞬间从椅子上蹦起来,疯狂地摁动床头的铃。

十分钟后,医生检查完:“虽然身体上没什么大碍,但海马体损伤,丢了一段记忆。”

秦昀对医生说了谢谢,才扭头看秦禾。

半晌,憋出一句:“你今年多大了?”

秦禾懵逼脸:“23啊。”

秦昀:“?!”

什么鬼?这记忆咋还能倒退??

不过……

秦昀眼睛一亮。

现在!不就是他挽救他家脑子不好的小妹的绝妙时机吗!

他咳了一声,煞有其事地警告:“刚刚跟你说的顾其琛,是个渣男,远离他。能离多远离多远,明白了吗?”

秦禾又很懵逼地点点头。

……

在医院待了几天,秦禾身上的擦伤好得差不多,秦昀把她接回了秦家。

秦禾其实两年没回来了,可她现在记忆倒退回了两年前,她什么也不记得了,熟门熟路地跑进去。

看见自家妈妈在花园浇花,秦禾过去,抱了抱她:“妈妈,我回来了。这几天你为什么没来看我呀?”

秦夫人已经从儿子那知道了小女儿失忆的事情,虽然思念,但拉不下这个脸,就一直在家里憋啊憋。

直到今天秦禾要回来了,因为冬天太冷,所以不愿意到外头来浇花的秦夫人一大早就跑到花园来了。

她浇花浇得心不在焉,旁边的佣人一直在喊:“夫人!可以啦,再浇花要淹死啦!”

现在被女儿这么一抱,秦夫人立刻红了眼眶,她摸了摸女儿的头:“是你哥哥没告诉我。”

秦昀:“……”这锅他不背。

“乖,先进去,里面给你准备了你最爱的甜点。”

秦禾欢呼一声,跑进家里去了。

秦夫人看着她的背影,心里头有些复杂。

半晌,她侧过身子,语气冷沉下来,对秦昀说:“把禾儿就医的记录抹了,不要让顾其琛找到她,最好,这辈子都不要再见!”

“是。”

爸爸十年前因为意外去世,是妈妈一个人扛着秦家壮大起来。

现在她不问世事,差点都让秦昀忘了她是个多么雷厉风行,有着铁血手腕的女人。

家里圆圆满满,秦昀也觉得心情轻松起来。

这下,他家小妹终于不用和那个渣男有什么牵扯了。

她重新做回了秦家的小公主。


高耸入云的顾氏大厦。

六十六楼的总裁办公室内一片死寂,空气仿佛都凝滞着,几乎让人无法呼吸。

“你说,过了这么久,你什么也没查到?”顾其琛抬眼看着站在面前的助理,语气很平静,目光也很冷静,却莫名让人产生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是的,顾总。太太好像……凭空消失了一样。”助理大气都不敢喘,紧张得额角都滴下几滴汗珠。

凭空消失?

顾其琛半眯起眼:“你觉得一个人可以凭空消失?”

助理已经不敢再接话了。

这是他工作这么多年来遇到的最不知所措的事情,他是真的找死了也没找到关于秦禾的一点消息!

“继续找。”顾其琛沉沉下令。

助理擦着冷汗退下了。

顾其琛莫名有些烦躁,他扯了扯领带,起身拎起挂在一旁的西装外套,回家了。

别墅里同样一片死寂。

顾其琛隐约记得他偶尔回来的时候大厅内总是会有暖黄的灯。

而那个漂亮乖顺的女人也总是会窝在沙发里等着他。

此刻却是一片黑暗。

顾其琛伸手打开灯,光芒骤然亮起灯时候,他有些不适地闭了闭眼。

随即他睁开眼,看见了空无一人的室内。

再也没人会等候着他,接过他脱下的外套,准备一桌子饭菜了。

他抬手摁了摁心脏的地方。

这是他第一次觉得这个家里这么冰冷。

……

在家修养了小半个月,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秦禾觉得自己快要发霉了。

秦昀已经把痕迹抹得差不多了,当下也不忍心:“要不,你出去浪浪?”

秦禾眼睛一亮,立刻打电话骚扰闺蜜。

徐挽挽接到她的电话时还挺吃惊:“怎么想起来给我打电话了?”

秦禾彼时正坐在自家花园的摇椅上,翘着脚晒太阳:“喊你出来玩啊。”

徐挽挽觉得更奇怪了。

虽然这两年她们也经常联系,但秦禾从不主动喊她出来玩。

她总是说要在家给顾其琛做饭啊之类的,反正三句不离那个男人。

听得人怄死了。

徐挽挽试探地问:“去哪?酒吧?”

让她没想到的是,秦禾满口答应了:“好啊。”

酒吧里,五光十色的灯光疯狂地跳跃着。

徐挽挽在酒吧门口等秦禾。

不久,一辆亮眼的跑车停在她的面前,踩着黑色高跟鞋的女人从车上下来,见到门口的徐挽挽,用手指勾下墨镜,冲她一笑:“来了。”

徐挽挽愣在原地。

秦禾吃错药了?

不是为了那个男人扮演贤妻良母的角色吗,今天这打扮,又辣又飒,简直是来掐尖儿的。

“你今天跑出来,你家……”

秦禾耸耸肩:“我家怎么?我哥催着我出来玩呢。对了,忘了和你说,我被车撞坏了脑袋,丢了两年记忆。”

“?!”

徐挽挽瞪大眼,有些不可思议。

怪不得呢。

她突然福至心灵,这,正正好好把顾其琛那个渣男忘了。

真是好事啊!

她立马把人肩膀搂住,就差放鞭炮了,“走,今天姐姐高兴,带你浪!”

两人走进酒吧,舞台上的架子鼓没人,显得有些寂静。

“敲一个?”徐挽挽挑了挑眉,看向秦禾,“我去跳舞。”

她走之前顿了下:“还记得怎么敲吧?”

秦禾红唇一扬,抬手打了个响指:“看好了。”

顾其琛踏入酒吧时就看到了这样一副场景。

舞台上的女人面容肆意又潇洒,浓密的漆黑发丝随着动作摆动着,墨镜架到脑袋上,更是靓丽。

她熟稔地敲击着面前的架子鼓,红唇上翘,整个人透着一股飞扬的骄傲。

顾其琛的脚步顿时停住。

旁边的人看见他的脸色变得极其阴沉,也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一下子吓得都结巴:“卧槽,这这这不是嫂子吗?”

顾其琛的目光阴沉得如同打翻的墨汁,一片漆黑。

他找了秦禾好几天,这个女人好像就像凭空消失一样。

没想到再见面,竟然在这种地方?!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