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热门小说 > 玄幻奇幻 > 天价新娘别逃了

天价新娘别逃了

青芹菜作者 著

玄幻奇幻连载

叶清对秦琛一见钟情,从此陷入了爱情的陷阱,痛苦而无法自拔。她以为只要自己坚持下去,就可以等到他的回头,但是没有,她等到的,只是他变着法的伤害和折磨。秦琛恨她逼走了自己喜欢的女人,他只想看叶清给他认错。可是,他愈发狠厉的折磨并没有让她学会屈服,她遍体鳞伤时,都不承认自己犯过错。最终,知道真相的他已经来不及道歉!

主角:叶清,秦琛   更新:2022-08-08 19:01: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叶清,秦琛 的玄幻奇幻小说《天价新娘别逃了》,由网络作家“青芹菜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叶清对秦琛一见钟情,从此陷入了爱情的陷阱,痛苦而无法自拔。她以为只要自己坚持下去,就可以等到他的回头,但是没有,她等到的,只是他变着法的伤害和折磨。秦琛恨她逼走了自己喜欢的女人,他只想看叶清给他认错。可是,他愈发狠厉的折磨并没有让她学会屈服,她遍体鳞伤时,都不承认自己犯过错。最终,知道真相的他已经来不及道歉!

《天价新娘别逃了》精彩片段

叶清爱秦琛,从她第一眼在秦家别墅的楼梯间看到那个高高在上仿佛从画里走出来的少年时,便泥足深陷,粉身碎骨。

深夜,露台。

叶清被男人狠狠甩在摇椅上,眼前发黑。

她时刻担心着被人看到。

纤细的脖颈被狠狠箍住,男人冷笑着附在她耳边嘲讽:“叶清,你装什么贞洁烈妇?”

整个青城谁不知道,她叶清就是个不顾礼义廉耻的婊子!

男人嗤笑一声,冷笑道:“这不就是你想要的吗?这会又在矫情什么?”

不......

叶清抗拒地摇着头,泪水决堤而下。

她本以为自己已经麻木了,然而男人的话还是能轻易将她击垮。

视线渐渐变得恍惚,叶清也依旧倔强的不吭一声。

男人被她的态度激怒,一把将她从摇椅上提起。

身下刺骨的凉意和失重感让叶清发抖,她闭着眼睛,终于沙哑着声音反抗:“秦琛,你放开我!”

男人不为所动,暴虐地捏住她的下巴,察觉到她的挣扎,他冷笑:“你再动,我就找你母亲过来看一看你现在的样子!”

叶清惊恐地摇头,麻木的心隐隐作痛。

她以为自己已经什么都不在乎了,可还是被这个男人轻而易举地抓住软肋。

三年前的事已经让母亲大受打击,若是让母亲看到他们现在这个样子......

不,不可以!

身体僵硬的可怕,眼泪一滴滴凌空飘落,叶清头一次,恨自己对秦琛的屈服。

她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喜欢上秦琛的,等她意识到这种感情不应该存在时,已经来不及抽身。

她时常会想,若是三年前那晚狠心离开,是不是一切都会变得不一样,她与秦琛,也不用走到如此狼狈的地步。

如今这些,从来都不是她想要的。

她只想找一个相爱的人安安稳稳度过一生,而不是像现在这样。

“秦琛,你看清楚,我不是林婉!”

心如刀割,叶清鼓起勇气,终究是咬牙说出了这个让她最不想提及的名字。

空气有片刻的凝结。

几乎是瞬间,男人便嫌恶的将她推开。

叶清苦笑。

果然,如今只有林婉这两个字,才能让他知道现在发生的一切有多不堪。

默默整理好衣服,叶清准备离开。

就在她以为男人受到刺激无暇顾及她时,身后的秦琛却狠狠捏住了她肩膀。

她一个腿软,踉跄着跪在了他的面前,肩膀上传来的剧痛让她面色更加苍白。

“你也配跟我提婉婉?”

秦琛脸色阴沉的可怕,眼里的狠意恨不得将叶清凌迟处死。

忽然,似是想起了什么可笑的事,他唇角勾起一抹嘲讽的弧度,漫不经心抬起叶清的下巴,轻声道:“叶清,你知道我最讨厌什么吗?”

温柔地抚过叶清脸上每一寸肌肤,他居高临下,施舍般陈述道:“我最讨厌的,就是你跟你妈这副无论何时都唯唯诺诺的模样。明明比任何人都脏,又何必把自己装的那么清纯?”

狠狠捏住这张让他心烦意乱的脸,秦琛刚想警告叶清不要挑战他的耐心,身后忽然传来一道惊疑不定的质问声:“你们在干什么?”

叶清和秦琛同时一震,叶清猛地推开秦琛挣扎着从地上站起来。

“妈......”

对上母亲不敢置信满是失望的眼神,叶清到嘴的解释,怎么也说不出口。

破碎的衣衫,凌乱的头发,还有被擦花的口红印,怎么看怎么像偷情。

叶清忽然就明白自己这样根本没什么说服力。

然而她的沉默,让叶母更加心痛。

叶母踉跄着退了两步,脸色煞白的指着叶清,半天说不出话来。

她有哮喘,一向受不得刺激。

“妈——”

眼见母亲呼吸急促,直挺挺向地上倒去,叶清尖叫一声,快步上前将母亲扶住,声音满是恐惧,“妈,你药呢,快告诉我你药在哪儿?”

叶母无力地指了指自己的口袋。

叶清连忙将母亲的药拿出来喂母亲服下。

过了一会,直到叶母的脸色渐渐好转,叶清才虚脱一般瘫软在地上,她抱着陷入昏迷的母亲,声音带着哭腔和哀求,“秦琛,你走行吗?我求你。”

“呵。”

秦琛冷笑一声,扫了眼听到动静正往这边赶来的父亲,嘲讽道:“你们母女这卖惨的技术倒是越来越厉害了。”


“逆子,看看你干的好事。”

秦雄到的时候,看到露台狼藉的一片,就大概猜到了来龙去脉。

他冷冷看着这个一向不服自己管教的儿子,吩咐叶清好好照顾叶母,脸色难看地将秦琛叫去了书房。

叶清不知道他们说了什么,等她照顾母亲熟睡,回到自己房间时,已经是凌晨三点。

洗去一身疲惫,她躺在床上,睁眼到天亮。

自从三年前那件事后,她恐惧闪光灯,恐惧黑夜,三年来没有睡过一个好觉,这次自然也不例外。

平时她不会回来的,然而今天是秦叔叔五十岁的生日,日子特殊,就算她再怎么躲避,也必须回来硬着头皮待两天。

本以为秦叔叔的生日,秦琛会有所收敛,没想到他还是这么肆无忌惮,还是不愿放过她。

三年了,她默默承受着他的百般折磨。

不管他私下怎么作践她,在母亲面前,她依然强颜欢笑。

是秦家收留了她们母女,很早的时候,母亲便教育她要时刻维护着秦家,所以她选择沉默,母亲带着她这个拖油瓶在秦家已经很不容易了。

再痛,忍一忍就好了。

她本来以为自己能一直瞒下去,最后找个人把自己嫁了。

然而母亲出现的那一刻,她小心翼翼维持的平静彻底被打破。

或许,她该离开了。

小心翼翼的遮盖住身上青青紫紫的伤痕,叶清扑了一层厚厚的粉盖住黑眼圈,才在佣人的呼唤中下楼去。

大厅里已经来了不少的客人,叶清安静站在一旁,面对着各种审视与轻蔑的目光。

这些自诩上流社会的人,对于母亲和她,并不友好。

灰姑娘是家道中落,而她与母亲,连家道中落都算不上。

“这年头,野鸡都能变凤凰!”

“可不,母女一脉单传,这勾引男人的本事可是学了个精。”

夹杂着嘲讽与侮辱的闲言碎语不堪入耳,叶清向来看不得母亲被人诟病,刚想反驳,却被门口传来的喧哗声打断。

她转身看去,整个人都僵在原地。

清纯娇弱的女人挽着英俊的男人,两人如金童玉女般携手而入,男人是从未见过的柔情似水,女人是久违的娇俏得意。

众人迫不及待围上去与二人攀谈,宛如众星捧月。

叶清隐在角落,颤抖着看着这一幕,恐惧一丝一丝蔓延至全身。

她的心止不住地颤抖着。

女人昔日的张狂与诬陷历历在目,最让她心痛的,是男人冰冷无情的折磨。

林婉,这个让她恨入骨髓的女人,终于回来了。

叶清抬眼望过去,被眼前的一幕灼痛双目。

只见林婉撒娇说着什么,没一会,秦琛笑着将她搂进怀里,神色是她从未敢奢望的温柔。

叶清收回目光,忍下心中的瑟缩,本要离开,却被路过的人撞的一个踉跄,险些摔倒在地。

她扶着一旁的桌子站稳,再抬头,就看到男人的大手搂着女人纤细的腰,俯身吻下。

秦琛很少穿的如此郑重,他一身精心制作的米色西装,与怀中女人的米色长裙相得益彰。

他们亲密的热吻着,当着在场所有的宾客,当着秦家所有长辈的面,当着她这个......

叶清苦笑,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自己。

心痛到窒息,叶清真的很想问问秦琛,为什么偏偏是林婉这个女人。

自虐般看着那吻得难分难舍的二人。

强烈的恶心泛上心头,叶清扶着身边的椅子一阵干呕。

“唔......”

身体与心理的不适稍微好转,叶清直起腰来,才察觉到周围安静的可怕。

她刚抬头,还没看清发生何事,便被迎面而来的一巴掌扇倒在地。

秦琛冰冷的声音在她头顶响起:“叶清,婉婉今天刚回来你就摆出这幅姿态,你妈平时是这样教育你对待我们秦家的客人的?”

“我没有......”

到口的话忽然顿住,叶清对上林婉幸灾乐祸的眼神,定定看向秦琛。


“对,我就是不欢迎她。”

话锋一转,叶清嘲讽的笑笑,擦掉嘴角泛出的鲜血,支撑着身体摇摇晃晃的站起来。

她指着林婉,第一次反驳秦琛,“你知道她三年前是怎么对你的吗?你把她当宝,她只不过把你当成一个跳板而已!”

“呵,堂堂秦氏总裁,被一个女人玩弄于鼓掌之中,秦琛,你真可悲。”

叶清冷笑,眼框却渐渐泛红。

其实,她又有什么资格说他?

“你闭嘴!”

秦琛粗暴地揪住叶清的衣领,对上女人浸淫着泪水的双眸,心猛地一缩,到口的话又咽了下去。

他抿了抿唇,刚想警告叶清不要造谣,就被一道柔弱而又委屈的声音打断:“小清,三年前你用尽手段将阿琛从我身边夺走,几乎让我痛不欲生,如今我好不容易康复回来了,我求求你把阿琛还给我好不好?”

秦琛身边,林婉红着眼眶上前一步,失望的看着叶清,言语中满是低声下气,“小清,我求你,放过我,放过阿琛,也放过你自己,好吗?”

这番话,让秦琛瞬间清醒,原本还有些迟疑的心瞬间恢复了冷硬。

是了,三年前她就不知廉耻爬他的床逼走婉婉气晕父亲,三年后只会变得更加卑劣。

他怎么能如此轻易就被这个女人迷惑。

“现在立刻向婉婉道歉!”

秦琛狠狠箍住叶清的脖子,逼迫叶清:“你若是不道歉,便跟你母亲一起,从这儿滚出去!”

“当年林婉她根本就是害怕你无法翻身无法提供给她高高在上的生活,想要搞臭你的名声离你而去,秦琛,你能不能信我一次!”

叶清呼吸困难,她拍打着秦琛坚硬的臂膀,歇斯底里喊出这句话,眼里还抱有一丝希翼。

只要秦琛信她这一回,只要他肯派人去查三年前的真相,绝对能查到林婉当初的自导自演。

可惜,叶清注定失望了。

秦琛根本就不信她,他只是讥讽的问她,“道歉,还是滚出去?”

这一刻,叶清忽然觉得自己很可笑。

她到底在期待什么?这个男人,从一开始,就怀疑她,恨她至极。

他怎么可能为了一个恨之入骨的人,而去调查自己捧在心尖尖上的娇花。

她一直在自欺欺人,一直是输得最彻底的那个。

狠狠将泪水憋回去,如果可以,她想保留自己那仅剩的一丝倔强和尊严。

可是,她可以离开这个大厅,母亲却绝不能被她连累。

就在叶清忍着心里的疼痛耻辱准备道歉时,叶母不知何时出现在大厅,她红着眼眶看向如同行尸走肉般的女儿,轻声道:“小清,不用道歉。”

“妈妈......”

一直强忍着的泪水喷薄而出,叶清使劲挣脱秦琛的手,扑进母亲怀里,崩溃大哭。

叶母心疼地抚着叶清的背,哽咽道:“小清,你不用为了妈妈委屈自己。”

这三年来,女儿脸上的笑容越来越少,明明不快乐,偏偏还要为了她这个母亲在所有人面前强颜欢笑。

如果不是昨晚的事,这个傻姑娘还要瞒她多久?

想到自己怀胎十月相依为命的女儿在自己不知道的地方受尽委屈和凌辱,叶母就觉得有人拿了把刀在往她心上割。

她握住女儿的手,挺直脊背,目光平静地看向秦琛,淡淡道:“我会与你爸爸离婚,以后我们两家各不相干,秦少也不必担心清清妨碍你和这位林小姐。”

说着,叶母搀扶着叶清,头也不回地离开了这个纸醉金迷的大厅。

在场的人大气都不敢喘一声。

秦琛的脸色阴沉的可怕,心里更是泛起一丝不舒服。

他总觉得叶清这对母女,好像跟以前不一样了......

 


章节在线阅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